120:别挑战我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姜衿抱着孟婉清坐在床上。

  一个一脸忧容,一个面无表情。

  面无表情的那一个是孟婉清,看见顾启云,也只是抿着唇不说话。

  似乎——

  从他见到乔远之后,这丫头就这样了。

  一脸忧容的,自然是姜衿了。

  眼见顾启云进来,她才抬眸看向他,怔怔道:“顾大哥,乔远走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顾启云点头道,“走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应一声,点点头,重新抱紧了孟婉清。

  “咳咳。”孟婉清被她抱得难受了,忍不住蹙眉道,“疼,衿衿姐姐,疼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又连忙松开她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也不知道想些什么,突然站起身来,直接将孟婉清塞到了顾启云怀里去,一侧身,就跑到病房外面去了。

  三月夜晚,春寒料峭。

  她穿着单薄的病号服也不觉得冷,脚步飞快地跑下了楼。

  楼下花园里空荡荡,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风好像突然大了,呜咽盘旋。

  姜衿深吸一口气,紧紧地抿着唇,继续飞快跑起来。

  绕过了门诊楼,出了医院大门,终于,在霓虹闪烁的马路边看到了乔远。

  保镖开了门,他正准备上车了。

  姜衿呼吸一窒,停了步子,大喊道:“乔远!”

  只一声,眼泪就刷刷地掉了下来。

  乔远动作一顿,整个人都有些僵硬了,慢慢地、慢慢地转过身来。

  就好像,他根本不敢置信,只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,好像一扭头,出声喊他的那个女孩就不见了。

  他看见了姜衿。

  依旧那么纤瘦单薄,因为车祸,头发都剃光了,戴了薄薄一顶白色小圆帽。

  只看着,他都觉得心疼。

  又欣慰。

  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这一刻,让他觉得欣慰了。

  他渴慕爱重的那个姑娘,终于不再躲着他防着他,没有抗拒犹疑,在春天冷气氤氲的夜里,追上他,大喊他的名字。

  乔远神色定定地看着她,没说话。

  姜衿飞快地跑到他跟前,直接扑进他怀里。

  紧紧地搂抱他,双臂收紧,好像用尽了全身气力一般。

  “乔远。”她埋头在他胸前,呢喃道,“会没事的。你会没事的对不对?我反悔了,我不会照顾孟婉清一辈子的,我和她又没什么关系。你才和她有关系,你是她舅舅,她在这个世界上就剩下你这么一个亲人了,你得照顾她!乔远,你得照顾她!”

  “姜衿啊。”乔远一只手捧起她的脸,“为什么?”

  “什么?”姜衿一愣,满脸泪痕。

  “为什么追下来?”

  姜衿咬唇看着他,没说话。

  “是不是其实有一点喜欢我?”乔远突然笑了,声音低低道,“你十一岁就认识我了,这么多年,就没有那么一刻喜欢我吗?我不信,我后来一直想,觉得我只是一开始用错了方式。”

  姜衿仍是咬着唇。

  “如果我没在一开始强迫你捉弄你,肯定就不会现在这样了。对不对?”

  姜衿依旧抿着唇,还是没说话。

  “我当时太小了。”乔远深吸一口气,自嘲道,“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情,不知道怎么表示爱意……”

  “别说了。”姜衿仰头看着他,嘴唇轻颤。

  “好。”乔远道,“都过去了。”

  “你一定会回来接婉清的,对吗?答应我。”姜衿执拗地看着他眼睛,一字一顿道,“答应我。你会回来接她的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答应我!”姜衿一只手揪着他外套,晃了一下。

  “答应你。”乔远笑道,“那,能不能让我吻一下,我从十七岁开始就在想象了。”

  姜衿一愣,看着他没说话。

  “你这样,算是默许吗?”乔远问。

  姜衿还是没说话。

  乔远看着她,彻底恍惚了,微微俯身过去,慢慢地、凑近她的唇。

  姜衿呆站在原地,天人交战,没避开。

  乔远的薄唇停在了她唇角,突然停下,站直了身子。

  “还是别了。”他自嘲一笑。

  怎么能吻她呢?

  吻了她,他会忍不住想要更多了。

  且不说姜衿能不能给,单是他,已经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要了。

  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

  接下来这么多天里,他还有许多许多事情要做,已经没资格再奢求感情了。

  “保重好吗?”姜衿也舒了一口气,“明宣会没事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乔远看着她,微微勾唇,露出一个小孩子恶作剧得逞般的狡黠笑意,“他当然没事,就是我让人接走他的,眼下已经在很安全的地方了。”

  姜衿一愣,“那你?”

  “我得找他,你这么聪明,自然明白我为何得找他了。”

  姜衿抿唇想想,点点头。

  “别担心。”乔远隔着帽子揉揉她脑袋,“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彻底放下心来,点点头。

  “走了。”乔远收了手,转过身去,在她的视线中猫腰钻进车里。

  姜衿站在原地,目送他离开。

  夜晚的凉风吹来,她才觉得冷了。

  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及时披在她肩上,隔绝了寒冷。

  姜衿一扭头,就看到晏少卿了。

  晏少卿抿唇一笑,“不冷吗?我带你回去。”

  “晏哥哥。”姜衿直接埋头在他胸膛,呢喃道,“我好难过。”

  “你有我。”晏少卿抬手揉着她后脑勺,柔声劝慰道,“你还有我,我会一辈子在你左右,不离开。”

  “你觉得,”姜衿迟疑一瞬,小声道,“我像不像克星?”

  晏少卿一愣,“怎么会?”

  “身边的人,一个一个,慢慢就离开了。”姜衿声音很小。

  “那些都和你无关。”晏少卿直接拦腰抱起她,一边往医院里走,一边开口劝解道,“别胡思乱想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抿抿唇。

  晏少卿收紧手臂,抱着她往回走。

  ——

  病房里。

  顾启云抱着孟婉清,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。

  柔声询问,“小丫头,还是让顾叔叔先给你洗脸,好吗?”

  “不要。”孟婉清摇摇头,一本正经道,“小舅舅让衿衿姐姐照顾我,等她来了才能洗。”

  “小脸蛋都不难受吗?”顾启云蹙眉。

  “难受。”

  “所以得让顾叔叔先给你洗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

  “衿衿姐姐得等一会才能回来。”顾启云一本正经。

  “那就等她等一会回来之后给我洗脸。”孟婉清同样一本正经。

  顾启云:“那好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孟婉清指了指姜衿的病床,“我要去那,叔叔你将我放在衿衿姐姐的床上好吧?”

  顾启云忍不住一笑,“怎么这么听你舅舅的话?”

  “乔小姐说的。”

  “嗯?”顾启云挑挑眉。

  “乔小姐说,在外面要听小舅舅的话。”孟婉清一板一眼。

  顾启云垂眸看着她鼓着腮帮子的小脸,从椅子上起身了,将她放到了姜衿的病床上。

  孟婉清坐在床头,蹬了鞋子,给自己拉上被子,乖乖地靠坐着。

  等姜衿。

  边上的宁锦绣垂眸看着她,只觉得心疼,看着她脸上的血,试探道:“要不,我给你洗脸怎么样?”

  “唔。”孟婉清看她一眼,“也不行。”

  “我是衿衿姐姐的妈妈,本来就是要照顾她的,她要照顾你,等于我也可以照顾你。”宁锦绣抬步坐到了床边,柔声细语地分析给她听。

  “可以这样吗?”孟婉清歪头思索起来。

  “当然咯。”宁锦绣俯身拿了鞋子,小心替她穿上,“来,带你去洗脸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孟婉清点点头,“谢谢漂亮阿姨。”

  “应该叫奶奶了。”宁锦绣一笑。

  “不叫奶奶。”孟婉清被她牵着手,鼓着腮帮子瞪大了眼睛,仰头看她道,“白头发的才是奶奶。”

  宁锦绣:“……”

  “卷头发的一般都是阿姨。”孟婉清又道。

  “这世上的事情可没有这么绝对。”

  “绝对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嗯,就是一定。”

  “一定又是什么意思啊?”孟婉清皱着小鼻子,倏然苦恼起来。

  “一定啊?”宁锦绣好像都碰到了难题,索性也不回答了,笑笑道,“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唔,看来漂亮阿姨也不知道了。”

  宁锦绣:“……”

  “妈妈说,大人碰到了连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,就会告诉小孩子,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。”孟婉清歪头想着乔晞的话,一本正经地严肃道。

  “哈哈。”宁锦绣一笑,也不反驳她,轻手轻脚地替她洗了手和脸。

  带着她再出了洗手间,晏少卿和姜衿正好进门。

  孟婉清松开宁锦绣的手,跑过去抱住她的腿,撒娇道:“衿衿姐姐,你妈妈帮我洗了脸了,我们睡觉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俯身抱起她,“睡觉。”

  孟婉清咬着唇看了晏少卿一眼,嘟囔道:“这个好凶的叔叔还在,阴魂不散。”

  “噗。”姜衿诧异地看着晏少卿,“你们有仇?”

  “没有。”晏少卿淡声道。

  孟婉清撇撇嘴,大眼睛看向一边去,不接话。

  姜衿抱着她坐到了床上去,替她脱了鞋,拉上被子,哄着她睡觉。

  孟婉清跟着乔远折腾了一整天,其实早就困了,小脑袋歪靠在姜衿胳膊上,没一会,就睡了过去。

  姜衿舒了一口气。

  看着晏少卿,沉吟道:“我明天可以出院吧?”

  “想出院了?”晏少卿问。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,“你不是说我都可以出院了嘛,婉清跟着我,也不知道得多久,我不可能让她一直住在医院里。”

  “话没错。”顾启云点头道,“我就从来不喜欢医院这地方。”

  晏少卿看他一眼,朝着姜衿回答,“那就明天上午办一下出院手续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笑了笑。

  看着晏少卿,抿唇思索了一小会,下了床到他边上去,挨着他肩膀道:“去外面吧,我有几句话想说呢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应一声,转身率先出去。

  宁锦绣戴着眼睛看晚间新闻,病房里很安静。

  顾启云便抬步坐到了孟婉清边上,靠在床头,垂眸打量她。

  小丫头留着可爱的蘑菇头,一张小脸圆乎乎,肉嘟嘟,粉粉嫩嫩,看上去就让人想要捏一把。

  此刻睡着了,便显得非常乖巧。

  大眼睛紧闭着,卷翘浓黑的长睫毛小扇子一样惹人喜爱。

  这丫头——

  到底知不知道,死亡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听到父母的死讯也没有哭,说话仍旧是那样,三句都离不开孟小姐。

  他看的出来,孟婉清比一般小孩都依恋妈妈。

  所以——

  等她真正明白了,会不会彻底变一个样子,不再是眼下这个小丫头了。

  顾启云觉得不忍心。

  指腹摩挲过她的脸颊,想着先前仅有的两次见面,心情竟罕见地沉重起来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不知不觉,手指就移到了孟婉清的唇角。

  孟婉清一歪头,下意识伸舌头舔了一口,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,直接咬上他手指,啃了起来。

  是真啃,很疼。

  顾启云诧异地看她一眼,忍着痛将手指往外抽。

  这丫头,八成把他的手指当成鸡腿了!

  顾启云试着抽了两下,愣是没办法将自己的手指抽出来,又怕惊醒她,索性也不抽了。

  任由孟婉清看着他手指。

  哈喇子都从她唇角流出来,沾了他一手。

  ——

  病房外。

  姜衿一出去,就侧身抱紧了晏少卿的腰。

  心里有些慌张。

  这感觉,从乔远说出那几句话的时候,就已经存在了。

  “为什么追下来?”

  “你十一岁就认识我了。”

  “这么多年,就没有那么一刻喜欢过我吗?我不信。”

  “我只是一开始用错了方式。”

  “你这样,算作默许吗?”

  每一字每一句,越是在她脑海里回荡,她就越觉得心慌。

  她记得和乔远相处的每一个细节,每件事,可,为什么就独独忘了晏少卿呢?

  人下意识回避忘记的人和事,应该是潜意识里就想放下的吧,在她这里,为什么就单单是晏少卿呢?

  姜衿抿抿唇,询问道:“晏哥哥,我是因为你出车祸的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因为楚医生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嗯,”姜衿犹豫了一小下,“我们以前的事情,你能讲给我听吗?脑海里一片空白,我好不喜欢这样的感觉。”

  闫少卿一只手扣着她后脑勺,“我觉得这些事情应该你自己想起来比较好。”

  “可是我想不起来。”

  “想不起来就算了。”晏少卿道。

  心里突然就有些烦闷了。

  他其实在医院门外看了许久,自然看见了姜衿和乔远许多互动。

  心里不舒服。

  可理智还在,理智告诉他,这种时刻,应该充分理解信任姜衿,应该明白,她只是一时愧疚和冲动作祟。

  她心里的那个人,从来只有他。

  可——

  其实不行的。

  尤其是姜衿这样小心翼翼求证的时候。

  她在求证什么呢?

  与其说求证,不如说疑惑。

  她在疑惑,为什么自己爱的那个人不是乔远,而是他;她在疑惑,为什么自己车祸后会独独忘记他;她在疑惑,为何她会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流言都被刺激到车祸……

  她的每一项疑惑,都让他无法忍受。

  他没办法,在她想不起来的时候,去描绘渲染她对自己的爱。

  别人讲的,肯定不如切身体会。

  强迫灌输,有什么用呢?

  晏少卿随意想想,只觉无力,脸色僵硬,没说话。

  姜衿看着他脸色,又委屈又生气,咬唇道:“我想知道。”

  “想知道就自己想起来。”

  “想不起来啊。”

  “想不起来就算了。”

  “怎么算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晏少卿话音落地,扣着她肩膀扶她从怀里出去,转身朝向楼下花园了。

  “晏少卿。”姜衿简直被他的态度气死了,连名带姓唤他一声,扯着他胳膊扳过来,一字一顿道,“我不管,你讲给我听。我有权知道。”

  “我再说一遍,想知道自己想起来。”晏少卿也一字一顿。

  “你怎么这么讨厌!”姜衿简直被他气死了,抑郁道,“你都不能让让我吗?”

  “你想求证什么?”晏少卿眸光锐利地盯紧她,发问道,“姜衿,你在疑惑什么?为什么不爱乔远,爱了我?为什么忘记我?还是,为什么轻易车祸?这些事只有你自己知道,你让我说什么?”

  姜衿语调一怔,看着他,愣了半晌,突然道:“晏医生,你在吃醋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晏少卿脸色一变。

  “还嘴硬!”姜衿被他一瞬间的表情变化抓了心神,一脸肯定道,“你就是在吃醋。”

  “我说了没有。”晏少卿转身就走。

  姜衿一把拉住他,不满道:“让你承认吃醋,就这么难嘛。”

  “没有的事情,我为什么要承认……嗯……”

  晏少卿话音未落,姜衿突然踮脚扯了他领带,粉唇凑上去,恨恨地吻住了他。

  晏少卿第一次被强吻,姜衿吻上的那一刻,他甚至下意识发出一声闷哼,紧接着,整个人就靠在了栏杆上。

  脖子被勒得很紧,差点窒息了。

  这感觉……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……

  他已经完全掌控不了姜衿了。

  姜衿仰着头,吃力地吻着他,许是为了泄愤,灵活的小舌在他口里纠缠扫荡,甚至,发出了吮吸的响声,在寂静的楼道上格外暧昧。

  晏少卿下意识回吻她,整个身子突然紧绷了一下。

  姜衿不怀好意地摸了他一把。

  这种地方,羞耻和刺激同时袭来,晏少卿很快回过神来,扣着她肩膀,反转方向,一把将她压在了栏杆上。

  姜衿体力远不及他,被大力推着,整个脑袋都仰到了栏杆外面去。

  睁着眼,头晕一下,又看见满天星斗。

  惧意顿时褪去,她看着晏少卿,用口型无声道:“你、想、要。”

  话音落地,唇角扬起了极大地笑容,好像胜券在握。

  晏少卿被这样的笑容彻底激怒了,俯身压住她,上半身都探到栏杆外面去,咬着姜衿的脖颈道:“你以前不这样。”

  “我以前什么样?”姜衿有点难以呼吸,慢慢问。

  晏少卿薄唇吮吸着她耳后纤薄的肌肤,“不告诉你。”

  “那……晏医生喜欢以前的我,还是现在的我?”

  以前那个女孩,让他怜惜心疼不忍要,现在这个女孩,却连番挑衅让他忍不住想打压。

  喜欢哪个?

  晏少卿无声地想,两个都喜欢。

  偏偏——

  嘴上却不肯承认,淡声道:“以前的。”

  姜衿呼吸一窒,“要是我永远都想不起来呢?”

  她后仰太久,说话都没劲,偏生还不肯服输,即将断气似的,说得极慢。

  晏少卿伸手扣着她脊背,将她揽起来,三两下推到边上的阴影处去,直接用吻回答她。

  姜衿后背抵着墙,感觉自己好像一张纸,被晏少卿挤压着贴到了墙壁上。

  晏少卿冰凉的指尖从她上衣下摆伸进去,轻捻慢拢。

  姜衿猝不及防,差点疯了。

  晏少卿低迷的声音便懒懒地落在耳边了,“要是你永远都想不起来,那我就占了现在这个你,喜欢吗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姜衿发出极撩人绵长一声轻呼。

  晏少卿放开了她,气息微喘,警告道:“以后别挑战我了。”

  姜衿俏脸微红,看着他,抿唇不吭声了。

  晏少卿抬手整理了一下衣服,紧接着,掌心直接扣在她左边胸口上。

  感受着她急促的心跳,薄唇一抿,“这个频率的心跳,除了我,其他男人能给你吗?”

  姜衿傻了一般地看着他。

  浑身上下血液都翻滚起来,身子极速升温。

  “说话。”晏少卿命令她。

  姜衿心跳都停了,直接伸手抱紧他的腰,痴迷道:“不能。除了你,没有人能给我。晏医生,你这个样子,还有其他女人看见过吗?”

  “哪个样子?”晏少卿蹙眉。

  “就现在这样,荷尔蒙爆棚的样子。”姜衿促狭一笑。

  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一愣,转身又直接走了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在夸奖他啊,这人,都不允许旁的人夸奖他吗,真是好难伺候。

  姜衿面红耳赤地理了理衣服,连忙跟了上去。

  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病房里。

  ——

  顾启云从洗手间里出来,朝着姜衿笑笑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去。”

  “嗯。今天谢谢你了啊。”姜衿弯弯唇角,连忙说了一句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顾启云点点头,看一眼晏少卿,微微挑眉道:“一起走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应声,看向姜衿和宁锦绣,温声道,“早点休息,我明天上午再过来。”

  “别忘了呀,我明天早上要出院的。”

  “好。”晏少卿抬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,勾勾唇角,跟着顾启云离开了。

  两人并排往医院门口走。

  下了楼,顾启云抬眸看向晏少卿,若有所思道:“你们这是又在一起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啧啧。失忆了还能这样,真爱呀。”

  晏少卿睨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顾启云却忍不住笑一下,慢条斯理道:“话说回来,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变了挺多。”

  “哦?”晏少卿唇角微扬。

  “嗯,变得……饥渴了许多。”顾启云潋滟的桃花眼里蓄满笑意,“我刚才可是瞧见了,小姑娘嘴唇都肿了,脖子上又是指痕又是吻痕的。人家不就叫你出去说两句话嘛,至于不?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一愣,“你不了解情况。”

  “什么情况?”

  晏少卿看着他,张张嘴,半晌,愣是没能说出话来。

  他是被强吻的?

  那丫头现在嚣张得很!

  总结起来,嗯,就是欠收拾。

  不过——

  这个中滋味,他自然是不乐意和顾启云分享的。

  晏少卿唇角一抿,语调淡淡道:“没什么情况,我回了,你开车小心。”

  “诶?”顾启云一愣,晏少卿已经朝医院外面而去。

  他的车子停在里面。

  顾启云抑郁地切了一声,找自己车去了。

  车子驶出医院,上了路,他漫不经心地听着歌,觉得有些无聊。

  翘起左手手指看一眼,几个齿痕还挺清晰的,甚至,有两处破了皮的地方,都渗出点血迹来。

  “属狗的估计。”

  顾启云撇着嘴哼一声,顺手拿起手机了。

  目光一路浏览下去,最先落在“楚婧宜”三个字上。

  没停留多久,又继续往下了。

  楚婧宜和他还保持着怜惜,因为不常见面,倒也在新鲜期。

  只是——

  他晚上想玩点刺激的。

  楚婧宜那人无趣了些,自然是不行的。

  顾启云蹙眉想想,目光最终定格在一个好久未见的女人名字上。

  插了耳机拨电话。

  “喂,顾总,好久不见。”电话那头的女声娇滴滴。

  “好久不见。”顾启云淡声答应了,轻柔地哼笑一声,“在干什么?”

  “我倒是想干什么,”女人娇笑道,“这不是没事可干吗,床上躺着呢,无聊的很。”

  “无聊,”顾启云玩味着这两个字,勾着唇角道,“巧了,我也是。”

  “您在哪?”女人主动道。

  “老地方。”顾启云低低一笑。

  “等会见。”女人挂了电话。

  ——

  顾启云直接开车到了酒店。

  专属套房里洗了澡,裹着浴巾出来,靠在床头看电视打发时间了。

  没一会,约见的女人就到了。

  自觉地洗了澡,从浴室里面款款而出,浴巾裹在肚脐下。

  顾启云眯着眼睛看她,目光里混杂着邀请和毫不掩饰的火苗,肆无忌惮。

  “顾总……”女人娇滴滴凑近,趴在他胸膛上,岂料,后面的话尚未说完,顾启云抬手扯了自己身上的浴巾,手心按着她头顶,将她推了下去。

  女人一愣,很快了然,轻笑了一下,再没声了。

  顾启云蹙着眉,闷哼一声。

  声音里夹杂了一丝变了调的轻喘。

  房间里温度慢慢升高了。

  火热撩人。

  一切再结束,已经临近晚上十二点。

  顾启云靠在床头吞云吐雾。

  女人神色倦怠地趴在他身侧看着,只觉得痴迷,半晌,娇笑道:“怎么今天这么好兴致?”

  顾启云垂眸看她一眼,笑了笑,没说话。

  女人也不介意,目光在他身上转着圈,最后,落在了他夹着烟的一只手上。

  顾启云的食指上带着齿痕,还有……血痕?

  哪个女人这么狠?

  她一愣,抿着唇试探道:“您手指怎么了?”

  顾启云的历任女朋友中,她是跟的最久的一个,眼下虽然好久未见,也晓得他某些忌讳。

  一来,再激动也带套。

  二来,从不许人在他身上留下痕迹。

  眼下……破例了?

  女人咬唇看着顾启云,想从他眉眼神态中看出点蛛丝马迹。

  顾启云却只是散漫地笑了笑,“没事。”

  明明有事!

  女人不满地嘟嘟红润的唇,正纠结要不要再开口,顾启云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是短信。

  来自楚婧宜。

  他拿起来看一眼,没回,将手机放回到床头柜上去。

  他置之不理,那边的楚婧宜却是有点抑郁生气了,没几分钟,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顾启云接听了。

  “你没睡呀?”电话那头楚婧宜的声音带着点埋怨,“那怎么不回我短信呢?”

  楚婧宜性子高傲,男女交往中,总是自视过高,换句话说,有点作,顾启云和她断断续续联系着,眼下也有三个月时间了,越往后,她会在相处中使点小性子了,适时地表达一下她的不满。

  顾启云一开始觉得有趣,也就随了她去。

  眼下——

  突然就觉得,索然无味了。

  笑笑道:“你为什么觉得,我该回短信给你?”

  楚婧宜一愣,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娇滴滴的一声,“顾总。”

  她想装没听见,可显然不可能。

  她要是不问,那不就等于,她承认自己是顾启云的众多……床伴之一。

  怎么可以!

  楚婧宜冷声道:“你边上有女人?”

  “嗯。”顾启云淡声应了。

  他语调平淡,态度坦荡,楚婧宜一时间竟是有些无力招架了,咬唇问了一句,“谁啊?都这么晚了,你们在一起做什么?”

  “你不知道么?”顾启云声音微扬,“做这会该做的事。”

  “顾启云!”楚婧宜突然连名带姓唤了一声。

  “我们的关系结束了。”顾启云听着她愤怒的声音,冷淡道,“觉得吃亏的话,明天发个银行账号给赵钦,直接和他联系。”

  “你把我当什么了?!”

  “这问题,你一开始不应该很清楚吗?”

  “就……床伴?”楚婧宜显然崩溃了,咬牙发问。

  顾启云一笑,“我觉得商品这个词更合适。”

  楚婧宜呼吸一窒。

  见惯了顾启云风流绅士的一面,她从来不曾想,这男人还有如此寡情薄幸的一面。

  每句话都像刀子,直入心窝。

  “还有事吗?”顾启云的耐心也有点告罄了,淡声道。

  楚婧宜说不出话来。

  顾启云直接关了电话,将手机扔在床头了。

  身边的女人娇笑道:“顾总刚才的样子可真吓人,说的那些话,也是够伤人的。”

  “她和你不一样。”顾启云淡声道,“不怎么识趣。”

  “我就当这句话是表扬了。”女人柔软的一只手抚摸他,试探道,“再来一次?”

  顾启云一笑,“困了。”

  他风流归风流,却并非纵情犬马、不知节制的那种人。

  一周几次,向来都有数。

  女人自然清楚,妩媚一笑,也就不打扰他了。

  ——

  宿舍阳台上。

  楚婧宜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,气急败坏。

  平素端正温婉一张脸,都因为怒气,而变得铁青难看。

  怎么可以?!

  顾启云他,怎么就可以这样对她?!

  岂有此理,简直岂有此理!

  楚婧宜气愤得肩膀剧烈颤动两下,推开宿舍门,冷着脸走了进去。

  宿舍临近熄灯。

  王绫侧头看她一眼,意外道:“怎么?和顾总吵架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楚婧宜声音冷淡。

  “那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”

  “我说了没有!”楚婧宜目光凌厉地看着她,“你怎么就不能见人一点好?”

  “我就关心关心你都不行吗?”王绫无语地笑了笑,“又不是我给你气受的,发火也应该找准对象啊,别人又不欠你的。”

  楚婧宜定定地看她一眼,哼笑一声,**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呼呼,亲们早安,新年愉快么么哒。

  因为昨天实在太忙了,阿锦忙着码字,没能时间奖励和回复留言,现在还要去走亲戚,今天下午回来,统一回复奖励哈,么么哒,亲们谅解。

  今天更新的也很肥啦,求月票奖励,嗷。(*^__^*)……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20:别挑战我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