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1:我成全你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>

  翌日,上午。

  十点多的时候,宁锦绣办了出院手续。

  护工张阿姨帮着收拾东西,姜衿换了衣服,陪着孟婉清趴在床上,两个人用ipad切水果。

  没几分钟,晏少卿先到了。

  一进门,就瞧见姜衿和孟婉清头碰头趴在床上,一脸紧张地切水果。

  音效外放,声音……实在扰人。

  “有时间怎么不好好休息?”晏少卿直接抬步过去,一俯身,将ipad拿起在手中,微微蹙眉问了一句。

  “啊呀!”姜衿气急败坏仰头道,“要破纪录了!”

  “东西都收拾好了?”晏少卿无视她的怒火,淡声发问。

  姜衿没好气道:“好了。”

  晏少卿抬眸环顾,目光刚移开,就对上鼓着腮帮子、一脸委屈的孟婉清。

  “叔叔好讨厌哦。”孟婉清扁嘴道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,蹙眉思索了一小会,解释道:“趴在床上玩游戏,还距离那么近,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“会生病吗?”孟婉清愣一下。

  “压迫心肺自然会影响健康,会生病,嗯,还会近视。”

  “唔。”孟婉清好奇地瞅了他一会,由衷道,“叔叔好厉害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这么厉害,”孟婉清看着他,眼珠子转了转,咧嘴道,“那我以后就不说你凶啦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晏少卿一本正经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孟婉清一笑,坐在床边,仰头看姜衿,“衿衿姐姐我要下床。”

  姜衿来不及答应,晏少卿单手拎着她胳膊将她放下床了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孟婉清两只脚都踩进鞋子里,自己又爬上凳子坐着,叹息道:“小舅舅什么时候回来呀,好想他。”

  她楚楚可怜地看着姜衿,姜衿张张嘴,还不知道说什么好,边上的宁锦绣到了跟前,柔声开导道:“舅舅有事情才出去的嘛,回来得几天呢。婉清今天和衿衿姐姐一起回家好不好?”

  “回衿衿姐姐家吗?”

  “好吗?”宁锦绣试探问。

  “可是我想回我家。”孟婉清咬咬唇,小声嘀咕。

  病房里陷入一瞬间的沉默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,素来清冷的眸光里闪过一抹罕见的怜惜。

  俯身抱了她,淡笑着开口道:“你家现在回不去了。衿衿姐姐家里也很好……”

  他话未说完,孟婉清扁着嘴打断他,“小舅舅说乔小姐和孟老爸,还有孟明辉,都在车祸了死掉了。我听家里的伯伯说死掉很可怕的,埋在黑乎乎的地底下,骨头和肉都会被小虫子啃掉的。乔小姐可怕疼了,呜呜……”

  她昨晚一出现都没哭,此刻突然一扁嘴,豆大的泪珠就从眼眶里迸了出来。

  让人猝不及防。

  姜衿咬咬唇,想开口,愣是说不出话来。

  晏少卿也安静了一小下,抬手在白大褂口袋里拿了张软帕出来,替她擦了眼泪,柔声笑道:“家里的伯伯骗你的。人死了不可怕,会去天上过快乐日子。”

  “去天上?”孟婉清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对,天上。”晏少卿肯定地点点头,“婉清知道上帝和天使吗?”

  “我知道天使。”孟婉清歪头想一下,破涕为笑,“就是后背上带着翅膀的小人嘛。”

  “是。爸爸妈妈和哥哥上了天以后,就能每天听那些小天使唱歌了,天堂没有路,他们白天就走在云朵上,晚上枕着星星睡觉……”

  “我也想去。”孟婉清一脸神往。

  “你去了你舅舅怎么办?”晏少卿一笑,“爸爸妈妈在天上可以做伴,你和小舅舅在这里也可以做伴,你都不要他的话,他一个人肯定会特别伤心的。”

  “也是哦。”孟婉清懊恼地点点头,“那怎么办呀?我想乔小姐他们怎么办?”

  “这样,”晏少卿想想道,“叔叔和衿衿姐姐周末带你去教堂,你在那里可以和妈妈说话,怎么样?今天先去衿衿姐姐家里……”

  “好吧。”孟婉清看着他,“医生叔叔也去吗?”

  “我和你们一起去。”

  “你去了衿衿姐姐肯定更高兴,她可喜欢你了。”孟婉清扭头看姜衿,“对吧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薄唇一抿,忍了笑意。

  ——

  几个人在病房里说了会话。

  十一点,宁锦城、柔儿和几个保镖一起到了。

  三月底,温度渐渐升起来,宁锦城穿了件立领的黑色长风衣,越发显得身形挺拔稳健,进门摘下墨镜,和几人打了招呼,笑着问姜衿,“感觉怎么样,两个月就急着出院?”

  “没事了已经。”姜衿笑笑道,“不信你问晏医生,我可以出院了。”

  晏医生?

  不是说已经知道真相了吗?怎么还这么称呼?

  宁锦城探询地看了宁锦绣一眼。

  宁锦绣耸肩一笑。

  宁锦城也不问了,略略笑一声,道:“那就走吧。争取十二点到家,刚好吃饭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宁锦绣点点头,一众人一起出去。

  宁锦城和宁锦绣走在前面,柔儿和护工阿姨笑着说话。

  晏少卿抱着孟婉清,和姜衿一起走在后面。

  停车场取了车,直接回依云首府。

  ——

  十二点一刻,总算到家了。

  姜衿刚进大厅,还没来得及换鞋,一个庞然大物飞奔而来,直接扑到了她身上。

  温热的舌头就在她脖子上一通狂舔。

  “丞相。”姜衿哭笑不得,一把将它抱了个满怀,边笑边道,“好了好了,别用你的大舌头舔我了,唔,好痒,哈哈……”

  一人一狗久别重逢,丞相连以往的风度都不要了。

  晏少卿一愣,他怀里的孟婉清惊喜道:“唔!好大的一只狗!”

  听见陌生人说话,丞相从姜衿怀里跳出去,蹲坐在地上,一脸警惕地看着孟婉清。

  孟婉清也看着它,半晌,突然大喊道:“汪!”

  “汪汪!”丞相自然不甘示弱。

  孟婉清瞪大眼睛,探着身子继续道:“汪汪汪!”

  “噗!”

  大厅里几个人都被逗笑起来。

  姜衿也乐了,伸手抱了孟婉清,放在地上,柔声道:“婉清不怕,丞相很乖的。我们打个招呼来。”

  “我才不怕它呢。”孟婉清皱着鼻子道,“我就和它打个招呼嘛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孟婉清一本正经地看着她,歪头道:“不对吗?说人话它能听懂吗?得说狗话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姜衿拧着她脸蛋笑了笑,“咱们就说人话,时间长了它就听懂了,丞相很乖的。先握握手来。”

  “咦?”孟婉清一愣。

  姜衿握着她的手,将丞相伸出的前爪子握在手心里。

  “嘿嘿嘿。”孟婉清握不过瘾,一把扑过去,抱紧了丞相毛发浓密的脖颈。

  丞相挣扎了两下,一扭头,抖了两下身子,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。

  “别走啊!”孟婉清连忙追过去。

  然后——

  丞相跑了。

  孟婉清一愣,甩着小腿也飞快地跑起来。

  一人一狗,在大厅里转圈圈。

  姜衿忍不住乐了,看着孟婉清笑哈哈的样子,也总算放下心来,换了鞋,先回房间放东西。

  晏少卿第一次来,自然陪着她一起进去。

  宁锦绣年前才回国,依云首府这座宅子其实是宁锦城先前购置的。

  面积比不上晏老爷子购置的那一套。

  却也不小。

  姜衿的卧室非常大,衣帽间、小客厅、浴室空间都十分宽敞,阳光通透,带着一个抬眼就能看见花园池塘的大阳台。

  晏少卿四下看两眼,没发表意见。

  家里暖和的很,姜衿在衣帽间换衣服出来,就看到晏少卿站在落地窗前出神。

  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大喊道:“晏医生。”

  晏少卿回过头来,正想说话,看着她愣了一下。

  姜衿穿着紧身牛仔裤,上面套了件大圆领的蓝色T恤,看上去轻松随意的很。

  晏少卿意外的是,她戴了假发。

  一头俏丽短发,看上去,足能以假乱真了。

  “有没有变漂亮?”姜衿歪头问。

  “嗯,没有。”晏少卿抿着薄唇,一本正经。

  姜衿蹙着柳眉看他,半晌,扁着嘴将短发扯了下来,扔到床上去,“那算了,不戴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一愣,无奈道,“脾气见长。”

  “哼。”姜衿咬唇抑郁地看着他,“你都说不漂亮嘛,既然不漂亮,那我戴它干什么?”

  “我没说不漂亮。”晏少卿忍俊不禁,慢条斯理道,“我说没有变漂亮而已。嗯,毕竟你无论什么样,在我眼中都是最漂亮的。”

  他不常说情话,尤其,眼下的姜衿,还真没听他说过几句情话。

  愣一下,直接跳到了他身上。

  晏少卿太高了,姜衿跳起来紧紧缠上他脖子,两条腿却没能一下子勾到他腰上。

  晏少卿连忙扶了她一把,双手托住她的臀。

  下意识地,就收紧手心拢了一把。

  姜衿愣一下,促狭笑道:“干嘛趁机占我便宜?”

  晏少卿也愣了,回过神来,耳根慢慢染红,一本正经道:“你占我的便宜还少吗?”

  “不少。”姜衿嘻嘻笑起来,垂眸看着他眼睛,下一秒,两片唇直接覆了过去,吻上他眼睛。

  晏少卿下意识闭了眼,姜衿在他眼皮上撩了两下,嘴唇下移,又在他挺直端正的鼻梁上咬了一口,最后,柔软的舌尖滑到晏少卿唇角,从他抿着的唇角往里探。

  很快撬开他牙关,闭着眼睛,忘乎所以地吻起来。

  晏少卿抱着她,当然处于下风了,得仰起头,才能保持这个吻。

  只觉得姜衿可恨。

  故意跳到他身上的吧,用了这么嚣张的一个姿势。

  “晏医生你不专心。”姜衿吻着他,突然嘀咕一句,两只手抱住了他的头。

  下意识的,纤细柔软的手指就一根根插进他头发里,揪扯着他短短的头发,指尖紧扣着他头皮。

  晏少卿猝不及防,发出变了调的一声闷哼。

  室内气氛突然暧昧起来。

  姜衿一愣,好像也突然明白了什么。

  晏少卿的敏感点……在头发?还是在头皮?

  她没说话,十根手指缠着晏少卿的头发,手心和指腹,都紧扣在他头皮上。

  “啪!”

  一声闷响,晏少卿将她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。

  姜衿差点被摔晕了,四仰八叉地看着他。

  宽大的T恤都卷了上去,露出一截凝脂白玉般的纤腰来。

  晏少卿没说话,站在原地,整个人也有点懵,声音低哑,关切道:“没事吧。”

  “晏哥哥的敏感部位……是头发?还是头皮?”姜衿突然问。

  晏少卿一愣,耳根子都红了,抿着薄唇没说话。

  姜衿索性坐起来,抬手扣上他皮带,扯了一下,不等他反应,又仰头看他,趁机摸了他一把。

  晏少卿脸色都变了,一把推倒她,倾身覆过去。

  姜衿闷哼一声,就要起身,晏少卿却根本不给她机会,一边抬手解皮带,一边咬牙恨声道:“我上次说什么忘了吗?”

  “什么啊。”姜衿见他生气就想笑,挑衅道,“难不成是弄死我那句话?”

  晏少卿喉结滚动一下,呼吸都重了。

  姜衿一把扯住他领带,在他耳边呵气如兰,“晏医生,我不想活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真被她气死了,粗喘道,“我成全你。”

  姜衿侧头咬住他脖颈。

  晏少卿抬手捂了她的嘴,气得发颤的两片唇便印在她脖颈上,狠狠吮吸了一下。

  冰凉的手指揉搓着她的腰,迟疑了一秒,果断地去解她牛仔裤纽扣。

  气死他了。

  身下这小东西,再不教训,真得骑到他头上了。

  晏少卿带着这股怒气,整个人便有点不受控制了,“啪”一声轻响之后……

  姜衿闷哼一声,整个人都突然蜷起来。

  晏少卿也愣了,一瞬间,才突然意识到他做了什么,停了动作。

  姜衿咬唇看着他,不敢说话了。

  身子紧缩一下,晏少卿脸色一变,眉峰紧皱,清俊的脸上呈现出一种类似于痛苦欢愉的表情。

  姜衿咽咽口水,小声道:“晏医生,我裤子扣子被你弄掉了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他不是故意的。

  却不想离开,胳膊都僵硬了。

  姜衿看着他隐忍克制到极致的神色,也实在不忍心,咬咬唇,“我……”

  “给你。”两个字尚未出口,晏少卿突然收了动作坐起身,重重地喘息喟叹一声,去洗手间了。

  直接锁了门。

  他速度太快,姜衿根本没反应过来。

  好半天才回神,收回视线,晕乎乎地坐起身来。

  咬着唇扣了内衣,又去提裤子。

  难受得紧。

  也就今天,她才突然发现,她哪里是在折磨晏少卿啊。

  根本也在折磨自己才是。

  简直……

  姜衿的心情也无法形容了,捏着裤子去衣帽间,准备换一件。

  抬步到了衣帽间,索性……连里面的小裤裤也换了。

  小心地先收起来。

  ——

  晏少卿许久才从洗手间出来。

  中途,柔儿都来了一趟,提醒两人马上吃午饭了。

  晏少卿出来时脸色不太好。

  不对。

  不能说不好,简直太糟糕了。

  整张脸都是铁青的。

  他最后洗手的时候,在自己衬衫上发现了两根狗毛。

  然后——

  就想到了先前丞相在姜衿脖子上狂舔一通的那一幕,刚才,自己也吻了姜衿的脖子。

  那——

  不等于间接接吻了吗?

  晏少卿在洗手间差点吐出来,漱口无数次,还觉得无比恶心。

  简直气死了。

  他活了二十八年,哪里有这么狼狈的时候。

  简直……

  一想到姜衿,他都忍不住要磨牙了。

  姜衿换好了衣服,想到晏少卿刚才的狼狈劲,又觉得可乐,喜滋滋地在床上打了两个滚,听见洗手间门锁响动的声音,才翻身端坐起来,笑看着他。

  “看什么!”晏少卿没好气道。

  “你好了吗?”姜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肆无忌惮地打量半晌,往下移。

  晏少卿快走两步捂了她眼睛,气急败坏。

  浑身更不自在了。

  他克制严谨了二十八年,眼下,对上这样的姜衿,所有的自制力都宣告崩溃了。

  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他捂着姜衿的眼睛,姜衿便什么也看不到了,又抬手去摸他。

  晏少卿只得放开她,转身出门去了。

  “晏医生!”姜衿飞快地跳下床,追出去,从后面一把搂住他的腰,左摇右晃道,“你不会又生气了吧?别生气呀,我也没干什么。”

  晏少卿哼笑了一声,依旧往前走,不理她。

  “哎呀哎呀!”姜衿快走两步,张开手臂拦着他,扬着下巴道:“不许生气!”

  晏少卿僵着脸,“没有!”

  “明明就有。”姜衿扁扁嘴角,小猫一样,乖巧地蹭到他怀里去,仰着头,笑眯眯道,“你到底为什么生气啊,我又没说不给你,是你自己要跑洗手间去的。”

  “你觉得合适吗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晏少卿伸手揉揉眉头,压低声音道:“这种时候,那个地方,你要给我,你确定?”

  “嗯,是有点不够正式。”姜衿若有所思。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简直无语了。

  姜衿一双小手抚摸着他的背,惆怅道:“我是太爱你了呀,我觉得自己以前肯定很爱很爱你是不是?你看呀,我放着乔远那样的都不要,知道你传点绯闻都出车祸了,这得多伤心啊。晏医生,我觉得我以前肯定很爱很爱你,真的。我愿意给你,其实没骗你。”

  “我没说你骗我。”晏少卿声音缓和许多,“就是不忍心,懂吗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使劲点点头,“可是你都二十八了不是,忍着不难受啊。”

  又来了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,哭笑不得。

  姜衿也不逼他了,笑嘻嘻地缠上他胳膊,撒娇一般,用小脸蹭了两下。

  晏少卿无奈极了,叹口气,抬手在她后脑勺上揉了揉,淡声道:“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子像什么吗?”

  “什么?”姜衿好奇极了。

  “流氓。”晏少卿轻哼。

  “唔。”姜衿一愣,笑眯眯道,“那你喜欢不喜欢?”

  晏少卿没法回答了。

  对这丫头,以前心疼怜惜深重,现在,又气又爱又恨,太复杂,越来越难以形容了。

  “喜欢不喜欢啊。”他不回答,姜衿倏然不满了,执拗发问。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看她一眼,“喜欢。”

  “有多喜欢?”姜衿又问。

  “你想要多喜欢?”

  “嘿嘿。”姜衿又眨眨眼,话锋一转道,“爱吗?”

  晏少卿眼睛一闭,“爱。”

  “有多爱?”姜衿又问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说啊,你有多爱我,快一点,我要听。”姜衿摇着他胳膊,边走边蹦,好像问上瘾了。

  晏少卿唇一抿,反而不说了。

  姜衿没好气推推他,“快一点啊。”

  “不说。”晏少卿淡淡道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抑郁地松开他胳膊,“不说拉倒,我看你就不爱我,哼哼,不理你了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抬步就往大厅跑。

  岂料——

  晏少卿一把抓住她肩膀,按在墙壁上,低头就是一通疾风骤雨似的掠夺。

  临了,薄唇停在了她唇角,低声道:“别问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姜衿被吻的晕乎乎,声音娇憨得能滴出蜜来。

  “嗯,下次用行动回答你,怎么样?”

  “行动……”

  这两个字在脑海里转了一圈,姜衿脸红了,咬咬唇,羞答答又不说话了。

  变脸比翻书还快。

  晏少卿都觉得佩服她,眼见她羞了,又觉得心情愉悦,忍不住勾了勾唇角。

  ——

  两个人一路到了餐厅。

  宁锦绣远远看见,笑着招呼道:“快来。就等你们俩了,今天可是你舅舅亲自下厨。”

  “啊?”姜衿意外笑道,“大明星也会下厨啊。”

  宁锦城温和一笑,“没办法,现实所迫。”

  姜衿神色一愣。

  已经在位子上坐好的柔儿笑嘻嘻道:“我知道我知道,因为女厨师都垂涎舅舅的美色,男厨师都……”

  “柔儿。”宁锦城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。

  “哈哈。”柔儿笑着眨眼道,“不说了不说了。我什么都没说,反正就是因为舅舅名气太大了,请了好几个厨师都闹得不太好啦。”

  “是吗?”姜衿挑挑眉,和晏少卿就坐了。

  “别听她瞎说。”宁锦城淡笑着解释道,“她都是从助理那听说的。一个比一个说得夸张,主要我在家时间不固定,作息时间也不固定,平时也就一个人,能自己做就自己做了。”

  “这样啊。”姜衿理解地笑了笑,才突然想起来没看见孟婉清。

  连忙道:“婉清呢?”

  “追丞相去了,我让老王跟着呢。”宁锦绣解释。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姜衿连忙站起身,四下环顾一周,看到了孟婉清。

  小丫头就在大厅门口,抱着丞相的脖子,将它往大厅里面拖。

  丞相痛苦极了,发出汪汪的声音,偏偏,也没有任性地挣脱出去,边上,宁锦绣的司机苦着脸说着话。

  姜衿忍俊不禁,快走两步过去。

  “汪汪汪!”

  看见她,丞相忙不迭叫了起来。

  “衿衿姐姐,这大狗一点都不听话!”孟婉清也一把放开丞相,板着脸道,“我让它往这里,它非要往那里!我让它往进走,它还非要往外跑,没办法,我只好抱着它进来了,太重了,差点都要累死我了。”

  “噗!”姜衿忍不住喷笑道,“累死了你还抱它。”

  “伯伯说要开饭了呀,它肚子这么大,我还不是怕它饿着吗?”

  姜衿憋笑道:“丞相不和我们一起吃饭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孟婉清揪了一把自己的蘑菇头,十分疑惑,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盯着姜衿。

  姜衿简直被她打败了,一把抱起她,笑着道:“先吃饭,吃完饭再和丞相玩,姐姐先带你去洗手,好吧?”

  “唔,那好吧。”孟婉清咬着唇点点头。

  姜衿抱着她,去洗手间洗了手,两个人一起去餐厅。

  玩了许久,小丫头自然饿了,也不让人照顾,跪在凳子上,拿了筷子乖巧吃饭。

  姜衿看着她,觉得欣慰,轻轻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孟婉清扭头看她一眼,语调脆亮道:“衿衿姐姐你怎么不吃呀?这个甜甜的东西好好吃。”

  “吃饭。”姜衿一笑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呼呼,阿锦终于爬上来了,抱歉抱歉。

  昨天走亲戚回来,奖励币币和回复除夕的留言花了三个多小时【目前已全部奖励完】,刚准备码字呢,回家的同学们又非让聚会,推不掉就去了,回来又晚又累,撑不住就睡了,早上六点多爬起来,没写多少,又要回娘家了,拿了电脑想着终于可以码字了,结果大家都要吃阿锦做的菜,阿锦只能下厨去了,吃完饭补了一点,终于到七千,简直好心酸。

  结婚第一年,事情实在太多了,亲们谅解哈。

  明早九点,不见不散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21:我成全你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