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2:下任家主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三月二十五日。

  春雨霏霏。

  孟庆、乔晞以及其儿子孟明辉的追悼会在云京宝善殡仪馆举行。

  上午十点,姜衿和晏少卿领着孟婉清到达场外。

  停了车,暂时没进去。

  姜衿自车内往外看一眼,抿唇道:“人还挺多的。”

  “孟家家主的葬礼,人能不多吗?”晏少卿也从车内往外看一眼,淡声道。

  “乔远到现在还没有消息。”姜衿忧心忡忡道,“你觉得他等会会出现吗?这几天连个电话也没有。”

  医院里匆匆一别后,已经五天时间了。

  姜衿看一眼手边的孟婉清,心里的感觉并不算好。

  “应该会出现。”晏少卿略微想想,低声道,“如果他想要出现,并且还能出现的话,极大可能在今天。你不是说了吗?孟明宣是他接走的。”

  “我其实不确定。”姜衿犹豫道,“也许他只是为了让我宽心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沉默了一会,正想说话,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是方淮。

  他直接接听,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“你们到了吗?”电话里方淮直接问。

  “到了,就在外面停车场这一块。”

  “行,我马上到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晏少卿简短说完,挂了电话。

  孟家情况太复杂,孟庆兄弟姊妹四人,他在同辈里排行最大,坐了家主之位以后,孟宅里光是女人就有五个,孩子更是不必说,十个以上。

  眼下插手了集团事务的,少说也有三四个。

  孟庆一死,财产分割自然是大问题。

  可——

  孟婉清才是法律认可的第一顺序继承人,最起码,眼下是。

  乔远不出现,又将她托付给了姜衿,姜衿自然想着为她争取合法权益。

  因而——

  特地请了方淮一起来,帮着审时度势。

  连带地,还请了乔晞远嫁去外地的一个姐姐,也就是孟婉清的姨妈,连夜赶来。

  接了电话,三个人在车里等了几分钟,方淮就到了。

  孟婉清的姨妈路途较远,还没到。

  葬礼却眼看着快开始了。

  姜衿一只手牵着孟婉清,下了车,远远看着殡仪馆外站着的保镖,都忍不住发起愁来,朝着晏少卿道:“这么多人,感觉乔远出现了也不一定能进去。”

  “没有准备,他怎么可能来。”晏少卿看她一眼,弯腰抱起孟婉清,朝方淮道,“先进吧。”

  “进呗。”方淮神色间却带着点漫不经心。

  四个人一起到了殡仪馆外。

  门外的一众保镖看到孟婉清,自然面面相觑。

  站在最边上一个保镖直接拦了他们,声音硬挺道:“对不起,你们不能进。”

  “有趣了。”方淮挑眉冷笑道,“孟家人?怎么连你们孟家小姐也不认识了?”

  保镖保持着伸胳膊相拦的姿势,不为所动。

  家主和夫人一死,眼下家里权势最大的,自然是前夫人宋昭昭。

  孟婉清这个黄毛丫头好比丧家之犬,哪里还有什么小姐的尊荣富贵可言。

  保镖都不屑一顾。

  晏少卿比保镖还高些,目光环顾一周,声音淡漠道:“让开。”

  “啧,你谁啊,好冲的口气,我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样?”他话未说完,晏少卿身后突然上来一个人,顾启云走近,挑眉戏谑道,“青天白日的,这是打算将我表哥怎么着?”

  “顾少?”

  顾启云在云京名气很大,尤其这个圈子里,算是无人不知。

  保镖自然不敢怠慢得罪。

  诧异地唤了一声,又将视线落在晏少卿身上。

  这才觉得不对劲。

  眼前这男人看上去淡漠清冷得很,虽然也和今日所有来宾一样,一身黑色西装,可,通身的气度,实在不凡。

  能被顾启云唤一声表哥的,整个云京,怕也没有几个人吧?

  先前拦人的保镖也算识时务,点头哈腰道:“对不起,是我有眼无珠了。”

  话音落地,笑着退到了边上去,“您请。”

  晏少卿唇角轻勾一下,抱着孟婉清,直接进去了。

  身后三人紧跟着。

  等他们走出几步,保镖松了一口气,朝向边上另一人道:“快去通知一下大太太,小小姐出现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男人一应,快步走了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姜衿和晏少卿等人进了门,登记完,直接去了举行追悼会的厅堂。

  厅里厅外,人满为患。

  晏少卿抱着孟婉清,自然收获了颇多注目礼。

  还没进厅堂,迎面而来一个穿着深黑色西装的高瘦女人。

  看上去大抵五十多岁,细纹满布的面颊上一脸哀荣,被三五人簇拥着出来,看见孟婉清,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哽咽道:“这可算是出现了,婉清来,让老三抱着。麻烦你们了。”

  说话的女人正是孟庆的原配宋昭昭,离婚后,仍旧居住在孟宅十几年。

  他口里的老三是三太太贺云晴的儿子孟明瀚,听她说话,便主动伸出手温声道:“婉清乖,三哥抱你进去。”

  孟婉清咬唇看了两人一眼。

  也不要晏少卿抱了,朝着姜衿伸手道:“衿衿姐姐。”

  姜衿抬手接了她,抱在怀里,淡声道:“婉清不能给你们,我答应了别人好好照顾她。”

  “可她到底是孟家人。”宋昭昭唇角翘了个冷讽的弧度,垂眸看孟婉清一眼,同样淡声道,“孟家又不是没人了,照顾她的事情怎么能交给外人呢。”

  姜衿抿抿唇不说话。

  边上的方淮勾唇一笑,直言道:“不能交给外人,难道要交给自己老爸的前妻吗?”

  “方淮?”宋昭昭语气一窒。

  “幸会。”方淮颔首微笑一下。

  宋昭昭看了眼身侧跟着的几人,迟疑了一小会,朝姜衿和晏少卿道:“今日人多眼杂,那就麻烦两人先照看婉清一会了。至于后面的事情,葬礼结束后,我们再解决,二位意下如何?”

  姜衿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晏少卿点点头,算作应下。

  他们一行人来的目的主要是等乔远,不至于做出大闹灵堂,让死者难安的事情来。

  宋昭昭点点头,“先失陪了。”

  转身先进去。

  追悼会很快开始,默哀之后,就是家属致辞了。

  自然是长子,也就是她和孟庆的儿子,眼下年近三十的孟明成。

  绝对不容有失。

  宋昭昭转身进去,晏少卿和姜衿一众人也就跟着进了大厅里面去,耳边传来一阵窃窃低语声。

  “孟老大叱咤半生,倒死了个不明不白。”

  “好好的车子怎么会突然起火爆炸了。”

  “这不有人想要他们的命吗?”

  “喂,那个小丫头是孟婉清吧。”

  “怎么和顾启云他们在一起啊?”

  “等着看吧,听说乔家那个老四好像还活着!”

  “孟明宣倒是还活着。”

  “也不晓得会不会出现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来客们的议论声都没有刻意避人,饶是姜衿右耳听力不好,都捕捉到好几句。

  下意识蹙了柳眉,视线里,一身黑西装的孟明成已经拿着话筒出现了,目光环视一周,面容悲痛,声音低沉道:“首先,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我父亲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!”他第一句话尚未说完,大厅入口处突然传来一道沉稳男音,声如洪钟。

  孟明成抬眸看去,脸色倏然变了。

  “乔四来了。”

  耳边此起彼伏一阵低呼声,姜衿尚未扭头,怀里的孟婉清惊喜地喊了声,“小舅舅,还有孟明宣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从姜衿的怀里往下窜。

  “别急。”姜衿抱不住她,连忙蹲下身道,“小舅舅有事情要忙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来,顾叔叔抱。”

  孟婉清没能说话,边上的顾启云直接俯身抱了她,柔声哄了一两句。

  也不晓得说了什么,孟婉清远远看了乔远一眼,鼓着腮帮子,扁嘴点了点头。

  姜衿安心了,这才抬眸看向缓步跨入厅堂的乔远。

  和厅里所有人一样,他一身黑色笔挺西装,没有了平时的桀骜散漫,看上去肃穆庄重极了,英俊的眉眼笼了一层寒霜般的冷意,看上去,还有点生人勿近。

  身后自然是带着保镖的。

  除了保镖之外,还有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,一个身材稳健的中年男人。

  稳健的那一个,边上走着孟明宣。

  这是姜衿第一次见到孟明宣,据说,这个孩子一出生,乔晞就从孟家五太太成了孟夫人。

  孟明宣是孟庆和乔晞的大儿子,眼下已经十二岁。

  十二岁的小少年,穿着剪裁合体的黑西装,眉眼稍显稚嫩,却和自己的舅舅一样,笼了一层寒霜般的冷意,薄唇紧抿着,目不斜视,一双眸子黑亮若琉璃,里面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倒影,显得极冷静,情绪内敛。

  姜衿看着他,只觉得心情复杂。

  孟家那样的环境,孩子大多早熟。

  更何况——

  孟明宣是孟庆和乔晞的亲生儿子。

  父母皆是人物,孩子自然不是泛泛之辈。

  可——

  他所表现出的成熟克制,还是远远地超出了姜衿的心理预期。

  众人注目中——

  乔远一行人已经走到了最前面去。

  孟明成脸色都变了,看着乔远,咬牙低声道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  乔远目光定定地看他一眼,“我一直都在这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孟明成脸色微变。

  边上的宋昭昭走过来,开口低斥道:“这里不是胡闹的地方,你姐姐和姐夫等着入土为安,什么事追悼会以后,我们回了孟家再说。”

  “呵。”乔远一笑,“您这话不错,只……”

  他挑眉看了孟明成一眼,嗤笑道:“这致辞的人选,怕是有些不对劲吧。”

  “怎么不对?”宋昭昭也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明成是老爷子的长子,致辞的权利都没有吗?他不行,谁能行?”

  “自然是明宣。”乔远声音淡淡,“他才是孟庆和乔晞的大儿子。”

  “明宣?”宋昭昭好像听到什么天方夜谭一般,“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他懂什么?”

  “这……和年龄怕是没有多大关系的。”乔远看着他,一字一顿。

  “警告你……”

  边上孟明成警告的话尚未出口,乔远突然侧头道:“齐叔。”

  站在他身后的稳健男人是孟庆生前的得力属下齐盛,从小在孟家长大,管理着孟宅里外诸多事情,眼下这追悼会,都是他一手打理操办的。

  早在他跟着乔远进来的时候,许多人都在心里惊诧了一瞬,意外过后,齐齐观望起来。

  此刻——

  乔远唤了他一声,他便恭敬应了,目光深邃地看了宋昭昭一眼,直接拿过孟明成手中的话筒,沉声开口道:“老爷子有遗嘱一份,需要在追悼会上当场宣布,请诸位来客做个见证。”

  “遗嘱?”

  宋昭昭和孟明成齐齐一愣,意外道:“怎么可能?老爷子去的突然,身子又一向健朗,如何会留下遗嘱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宋昭昭身后站着的几个中年男女都显得意外极了。

  有人嗤笑道:“齐盛,你这安的什么心?追悼会上带了一个外人来闹事,对得起老爷子这些年信任看重么?”

  “明宣可不是外人。”齐盛沉声道,“他是老爷子指定的孟家下一任家主!”

  “什么!”

  “说什么胡话呢?一个半大孩子!”

  “来人!”

  宋昭昭有人撑腰,直接大喊道:“将这扰乱灵堂的几个人,给我统统赶出去。”

  大厅里一片寂静,无人应答。

  保镖呢?

  一个个跟死了一样,都没人听见她说话吗?

  宋昭昭意外震惊不已,脸色都变了。

  齐盛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直接道:“王律师,您请。”

  “好。”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低头,从公文包里拿了一份文件出来,接了话筒,朝着众人解释道: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鄙人王郧阳,是孟庆先生的私人律师兼庆和集团法律顾问。这份遗嘱,是孟庆先生生前所留,确切来说,是十二年前所留。里面清楚提到,遗嘱生效的唯一条件是……乔晞女士意外死亡。”

  “十二年了?”

  “乔晞意外死亡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律师话音落地,大厅里倏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。

  王郧阳神色坦然,抬眸看了众人一眼,也没有过多解释,继续道:“遗嘱很简单,总共两点内容,其一,遗嘱生效后,乔晞女士若无亲生子女,则……”

  王郧阳声音一顿,“乔晞女士名下所有财产和孟庆先生名下所有财产,皆归乔晞女士的弟弟,乔远先生所有。其二,乔晞女士若有亲生子女,则,乔晞女士名下所有财产和孟庆先生名下所有财产,由两人亲生子女和乔晞女士的弟弟平均分配,在子女尚未成年的情况下,委托弟弟乔远作为其监护人,代为打理所有财产……”

  律师很快说明了遗嘱内容,偌大的厅堂又是一片寂静,无人开口。

  宋昭昭很快反应过来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十二年前,正是孟庆和乔晞在一起的时间。

  所以——

  为了攻克乔家这三女儿,孟庆竟然留下了这样一份匪夷所思的遗嘱,去打动乔晞么?

  当时——

  她才是名正言顺的孟夫人!

  当年,孟庆竟然都能为那个小贱人做到这一步。

  她若是意外死亡,两人名下所有财产皆归属于乔远?

 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  可——

  若是乔晞死得早,她和孟庆尚为夫妻,也许能对这份遗嘱提出异议。

  可现在——

  乔晞是名正言顺的孟夫人,除了她的两个孩子之外,孟庆的其他孩子均已成年,最小的,也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!

  怎么争?

  枉费这些孩子都管孟庆叫一声爸。

  他竟是寡情薄意至此,遗嘱里,连其他任何人,提都未提。

  宋昭昭无法接受,大厅里听到律师一系列话的其他人自然也是无比震惊,尤其是和宋昭昭一样,长居孟宅的几个女人,争抢了半辈子,到头来,竟是落得这么一个结局吗?

  一分钱都没有给她们留?

  甚至——

  遗嘱里对她们只字未提!

  就好像——

  她们完全和孟庆毫无瓜葛一般,成了彻头彻尾的笑话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呼呼,阿锦急着去走亲戚,先更新这么些。

  争取下午二更算了,大概在下午五点,亲们可以上来看二更,么么哒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22:下任家主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