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6:新婚之夜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翌日。

  姜衿起得很早。

  带着丞相出门散步半小时,没遇到晏少卿。

  归家。

  吃过早饭,心里就紧张了,九点多的时候,在浴室里泡了一个澡,顺带着贴了一个补水面膜。

  十点半,开始选衣服。

  昨天下过一场雨,早上又出了太阳,落地窗外阳光非常明媚。

  她有点纠结穿什么?

  领证算人生大事吧,自然应该穿得漂亮正式一点。

  她最先选择了一条春秋款的浅粉色及膝连衣裙,是可爱甜美的名媛风,下面搭配了浅灰色的裤袜和一双浅口小皮鞋,在衣帽间镜子前来回转了三圈。

  觉得哪里不对劲,看了半天是头发。

  她总不可能顶着小光头就和晏少卿去领结婚证吧。

  拉开柜子,又开始找假发了。

  纠结半天,选了一个梨花卷造型的假发。

  假发是板栗色,戴上去显得甜美可人,自我感觉还挺萌的。

  姜衿抿着唇看了半晌,又开始纠结了。

  自己好像从来不曾这样打扮过,也不知道晏医生喜欢不喜欢呢?

  要不……发个微信给他?

  姜衿这样想着,点开微信,才突然想到,晏少卿……好像没有微信吧?

  这样想着,她又退了微信,发个短信问晏少卿,“晏医生,你有微信账号吗?”

  晏少卿正坐诊,听见手机震动,原本没想着理会。

  突然又觉得可能是姜衿,拿到手中看了一眼,果然是。

  直接回复,“没有。”

  “呃,我想发照片给你怎么办?”姜衿问。

  “彩信。”晏少卿言简意赅。

  “彩信要钱。”姜衿又道。

  “我给你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无奈地扯扯唇角,自拍了一张照片给晏少卿发了过去。

  问道:“你觉得我穿成这样好看吗?”

  “好看。”晏少卿简短道。

  “穿成这样去领结婚证?”姜衿又问。

  晏少卿回复,“行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这人,一点参考意见都不愿意给么?

  姜衿握着手机,忍不住扁扁嘴,埋怨道:“你能不能多说几个字呀,好歹给我点意见。”

  晏少卿:“病人比较多。”

  言下之意,他没时间。

  姜衿愣了一下,也算理解,握着手机叹了一口气。

  自己琢磨了半天,又觉得这件衣服实在和她风格不太匹配,索性又去衣帽间脱掉,重新选了选,找了一件浅米色的中长款风衣穿上。

  晏少卿肯定穿西装嘛。

  穿风衣显得成熟利落一些,撑点年龄。

  她若有所思地想着,又将假发换成了自然色的长直发。

  重新拍了张照片给晏少卿发过去。

  继续问:“这件怎么样?”

  “也行。”

  “会不会显得成熟了?”

  “有一点。”

  “那我要不要换掉?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一番对话之后,姜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给他发了一个鼓着腮帮子扁嘴的照片。

  晏少卿趁着间隙看一眼,忍不住笑了笑,回复道:“乖,穿什么都行。”

  “可是我不想随便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抿着唇角想一下,回复,“有白衬衣吗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道。

  “白衬衣,外面搭一件开衫。”晏少卿给了建议。

  姜衿仔细看一眼,回了一个字,“好。”

  又进衣帽间换衣服了。

  这次,选了一件款式简洁的白衬衣,外面搭了件浅蓝色的针织开衫,下面穿了小脚牛仔裤和平底鞋,自己都觉得顺眼了。

  镜子前端详老半天,将假发也换了。

  长直发成了略显蓬松的齐耳短发,和她以前的发型差不多。

  拍照片给晏少卿看。

  晏少卿这次连字句都省了,发了个“OK”的手势符号。

  姜衿回复了一个笑脸,也不打扰他了。

  整理完衣服,开始准备其他东西。

  领了结婚证两人就是夫妻了,嘿嘿,肯定可以一起过夜了吧?

  姜衿在备忘录上开始写。

  1、找借口晚上不回家。

  2、一支唇彩。

  3、纸巾、湿巾、钥匙、钱包、身份证、户口本、手机。

  4、套。

  还有吗?

  应该没了吧?

  她来回反复地想了几遍,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送一件新婚礼物给晏少卿?

  送什么好呢?

  姜衿穿好衣服,带着这个疑问出了房门。

  宁锦绣不在大厅。

  穿着一件鸡心领的砖红色薄毛衫,搭配着居家常穿的黑裤子,一只手握着长剪刀,在露天花园里剪花枝呢。

  姜衿看着她娴静的背影,笑着唤了一声,“妈。”

  “衿衿。”宁锦绣侧身看她一眼,意外道,“要出门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一只手扣紧背包,笑笑道,“宿舍的好朋友今天过生日,晚上有聚会,完了估计会很晚,我就不回来了,和她们回宿舍住一晚。”

  “哦。”宁锦绣点点头,不疑有他,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不知道呢。”姜衿抿抿唇,“反正这几天在家里也闲着,我身体都好得差不多了。也许明天在学校再逗留一下。”

  “我让老王送你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姜衿连忙道。

  “家里到你们学校少说一小时路程了,不送怎么行?”宁锦绣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姜衿还想再推辞,看着她脸色,直接改口道:“那好吧,又得麻烦王叔。”

  宁锦绣一笑,将手里的剪刀和杏花放在了手边的圆桌上,拿帕子擦了手,领着她去找司机了。

  十一点半,姜衿出了门。

  被司机直接送到了云京大学校门口。

  时间临近一点。

  距离和晏少卿越好的时间就剩下两个小时了。

  她很无奈。

  直接在学校门口拦了出租车,报了四院的地址。

  还没到四院门口,又提前一点路程下了车,在附近的百货商场里买了一条铁锈红的领带。

  背着包往四院走。

  走两步,又觉得忘了什么东西,倒回去,进了路边一家大型医药超市。

  计生用品货架。

  想买安全套,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医药超市还不比商场,星期一人满为患,姜衿站在货架边上,抿唇看了半天,小声问导购员,“嗯,哪个牌子的安全套比较好用?”

  导购员是个年轻女孩,听到这问题愣了一下,琢磨着“好用”的意思,抬手给她指了一款。

  姜衿抬眸一看,脸蛋涨红,“就普通的就行。”

  “超薄的怎么样?”导购员解释道,“男士比较容易获得快感。”

  姜衿难堪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导购员递了一盒给她。

  姜衿接到手里,还觉得有点烫,正想走,突然又愣了一下。

  站在原地纠结了一小下,想着昨晚在晏少卿卧室里那一幕,姜衿深吸一口气,转身道:“这个有大小号之分吗?”

  正选购安全套的年轻男人脸一红,“有。”

  姜衿举着杜蕾斯,风中凌乱了。

  年轻男人显然也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眼见她没走,脸更红了,低声道:“一般中号都可以了。”

  姜衿脸色一僵,“谢谢。”

  拿着安全套,转身就飞快地跑开了。

  男人看着她的背影,抬手在自己头上挠了挠,只觉得羞窘。

  刚才那姑娘,好像拿了一个大号跑了?

  ——

  姜衿付了帐,低头出了超市。

  深深地呼吸了一下。

  扯开背包拉链,将手里的杜蕾斯扔了进去。

  心情非常愉悦。

  拿手机看一眼时间,两点四十五了。

  直接打电话给晏少卿。

  晏少卿开着车刚出小区,一接通,声音低柔道:“你在哪?我过来接你。”

  “马上到你们医院门口了。”姜衿笑嘻嘻道。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愣一下,“那你就站在路边等着我,我直接过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姜衿挂了电话,很快走到了四院门口。

  心情实在太好,扯着背包带,动作轻巧地在原地蹦跶了两下。

  没几分钟,晏少卿的车子就在眼前了。

  路边不能停车,姜衿一开车门,飞快地窜了上去。

  “安全带系上。”晏少卿侧头叮咛了一句。

  姜衿“哦”了一声,扣上安全带,笑嘻嘻看了他一眼。

  神色一愣。

  晏少卿和以往不太一样,似乎也是刚洗过澡,黑而短的头发一根根精神抖擞地竖着,乌黑干净。一张脸棱角分明,修长的眉好像画笔勾勒描绘,眼眸明亮深邃,鼻梁高且挺直,薄唇微微勾了一个弧度,显出几分耀目的俊美来。

  尤其——

  他打了一条宝蓝色的领带。

  看上去,实在是……贵气英俊非凡。

  姜衿从未想过,一条领带也有这样神奇的魔力,能让一个严谨沉稳的男人,突然就不一样了。

  “晏医生,”姜衿吞了口口水,笑道,“你好帅啊!”

  “谢谢。”晏少卿欣然受了。

  垂眸打量她一眼,“你也很漂亮。”

  “那当然了。”姜衿翘翘唇角,“你眼光真好。”

  晏少卿哼笑一声,“吃饭了吗?”

  姜衿看着他,“午饭?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眼尾一挑,“没吃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也没吃。”晏少卿淡淡道,“要不要先吃饭?”

  “呃!”

  姜衿鼓着腮帮子看他一眼,一本正经道:“五点多人家就下班了,未免夜长梦多,我们还是先领证吧。领了证干什么都行。”

  她急不可耐的样子将晏少卿都逗笑了,“昨天谁嘴硬来着?”

  “嗯……”姜衿拖长音促狭道,“不一样,昨天你都没有现在这么帅,现在这样子……”

  姜衿突然一笑,不说话了。

  晏少卿微愣,“怎么?”

  “男性荷尔蒙气息太浓烈了,是个女人都想和你上床。”姜衿说话飞快。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,唇角一抿,眼睛微弯,“这……算是夸奖么?”

  “当然。”姜衿一脸笑意。

  晏少卿侧头瞧了她一眼,心情非常愉悦,眼眸里的笑意都醉人了,声音也是,他问,“对宁董事长撒谎了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什么时候回去?”

  “明天下午。”姜衿抿着唇看他一眼,“后天下午也可以。”

  两天两夜?

  晏少卿淡淡想着,没发表意见。

  眼睛里的笑意却有点出卖他的心情了。

  一方空间里,暧昧的气息一直流动着,半晌,晏少卿抬手,将自己颈间的领带稍微松了一下,神色自若地发问道:“想要在外面还是在家?”

  “什么?”姜衿有点没能回神。

  “新婚之夜。”晏少卿轻启薄唇,淡淡地吐出四个字。

  姜衿红着脸看他,“还是在家吧,外面夜里很冷的……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他是那个意思吗?

  这丫头脑袋瓜里整天想些什么呢。

  晏少卿没好气道:“外面的意思,是酒店。”

  “这样啊?”姜衿干笑一声,“那还是在家里吧,不过……”

  她转念一想,“我们在依云首府的话,会不会被发现,万一回家时候碰上我妈怎么办?”

  晏少卿静默一瞬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知道你的意思了。”晏少卿勾唇一笑。

  “去酒店吗?”姜衿问。

  晏少卿淡笑道,“先保密吧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时间便过得飞快了,没一会,就到了民政局外面。

  晏少卿停了车,绕过车头,开了副驾驶车门,接了姜衿出来。

  姜衿抬手挽上他胳膊,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“还怕吗?”晏少卿问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的婚前恐惧症,”晏少卿抬手在姜衿脸颊上捏两下,“还有吗?”

  “没了。”姜衿咬咬唇,克制着笑意,嘀咕道,“我现在有点小激动,怎么办?”

  晏少卿愉悦地哼笑一声,揽着她肩膀,“走了。”

  “你不紧张吗?”姜衿问他。

  “还好。”晏少卿声音淡淡地说着话,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蜷了一下。

  两个人进了大厅。

  姜衿都已经来过一次了,对程序驾轻就熟。

  工作人员复印了身份证,她和晏少卿一起去拍照。

  晏少卿脱了西装外套,解了领带,她也脱了外面的针织开衫,两件白衬衣,看上去就好像情侣装了。

  “一二三,笑。”摄影师一声令下,干脆利落地拍了照。

  两个人又拿着照片和复印件去填表。

  一人一张,很快填完。

  “九块。”领证处工作人员低头盖章,顺带道。

  晏少卿递了钱过去。

  工作人员将两个结婚证递出来,笑着道:“新婚快乐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晏少卿揽着姜衿,含笑说了一句。

  工作人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找钱的时候多看了他两眼,又神色艳羡地看了姜衿两眼。

  姜衿却未曾察觉,抱着她和晏少卿的结婚证,晕乎乎地出了民政局。

  直接上车。

  坐在副驾驶上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还有点不敢置信,将结婚证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,嘀咕道:“这就行了呀。”

  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晏少卿好笑道。

  “嘿嘿。”姜衿抬眸看着他,“我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做……爱……”姜衿眼眸亮亮地看着他,“行吗?”

  晏少卿定睛看她一眼,喉结滚动一下,直接倾身过去,一只手扣上她后脑勺,低头,在她柔软的唇上就是一通碾压吮吸。

  姜衿很快气息不均了,急促喘息。

  晏少卿手指紧扣着姜衿脑后的头发,声音低哑,“听你的。”

  姜衿只觉窒息。

  晏少卿放开了她,抬手将颈间的领带又松了一下,发动了车子。

  “我们去哪?”姜衿半天回神,问他。

  晏少卿正想答话,边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他先接电话了。

  听着里面说了两句,脸色微变,沉声道:“我知道了,马上过来。”

  话音落地,直接挂了电话,朝姜衿道:“先回医院一趟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二环上出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,科室人手排不开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在十字路口转个弯,一边开车一边道:“一会你就别跟我进医院了,先在外面找个餐厅吃饭,我出来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低头玩着手指,应了一声。

  晏少卿抬手揉揉她头发,歉意道:“别委屈了,手术完一直陪你。”

  “你说的。”姜衿道。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“我说的。”

  姜衿柔声道:“不过手术也别着急了,慢慢来,安全第一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晏少卿答应了,专注开车。

  没一会,两人返回四院。

  晏少卿停了车,催促姜衿先去吃饭。

  姜衿又突然想到,他先前说自己也没有吃饭,又不愿意去了。

  这样的日子,她想和晏少卿一直待在一起。

  他做手术,她在外面等一会也是好的。

  这样想着,她说什么都不愿意一个人吃饭了,执拗地跟着晏少卿进了急救中心。

  “师父。”两人一进门,急救大厅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就迎了上来,朝晏少卿快语道,“病人已经分流了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他突然看到了边上跟着的姜衿,神色一愣。

  呃。

  姜衿也有点傻,弄不明白眼下这算个什么情况。

  说话的这男人,就是她中午时候在超市安全套货架边遇到的那一个。

  真是……人生何处不相逢啊。

  姜衿干笑一声,听到晏少卿介绍道:“这是科室里的实习医生,余承乾,这是我妻子,姜衿。”

  被介绍的两个人都没说话。

  余承乾在想,一向高冷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师父竟然结婚了,师娘是个软萌的小姑娘,主动跑去医药超市里买安全套,还选了超大号!

  姜衿在想,晏少卿什么时候收了一个徒弟,看上去挺清秀阳光的,怎么就中午吃个饭的工夫,就跑到外面超市里买安全套去了!

  这心情,简直……哔了狗了!

  晏少卿有点摸不着状况,疑惑道:“你们先前见过?”

  “见过了。”

  “没见过。”

  余承乾和姜衿同时道。

  晏少卿唇角耸动了一下,两个人又同时改口。

  “认错了。”

  “见过了。”

  余承乾一愣,以手握拳,抵着唇角轻咳了一嗓子。

  姜衿咬唇看了他一眼。

  晏少卿这徒弟,看上去明显比她大了五六岁啊,怎么这么不会来事?!

  余承乾接收到她目光里的责备之意。

  他表示很无语。

  他就下班时间去医药超市里给奶奶看一个代步轮椅而已,谁能想不小心就撞见买超大号安全套的师娘呢,他又不是故意的,怪他咯。

  “走吧,先去手术中心。”

  时间紧急,晏少卿也懒得管两人先前怎么个情况了,直接发话。

  “哦。”两人又异口同声答了一句。

  姜衿扭头看旁边了。

  太尴尬。

  简直太尴尬了!

  这尴尬,甚至已经完全抹掉了晏少卿称呼她为“妻子”的喜悦。

  哦,不,她压根没注意到晏少卿在介绍她的时候,说了一句,“这是我妻子。”

  她的思绪全部被各种猜测占据了。

  余承乾人品怎么样?

  会不会将她买安全套的事情说出去?

  他说出去晏少卿肯定超级超级尴尬,估计想要捏死她的心情都有了。

  怎么办啊?

  余承乾真得会说出去吗?

  烦死了!

  这样想着,姜衿忍不住小心翼翼地看了余承乾一眼。

  余承乾也恰好在打量她。

  两个人目光相对,余承乾示好的笑了一下,姜衿神色一愣,有点恼,又转过头去了。

  晏少卿走在两人中间,个子最高。

  自然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,心情不美丽。

  姜衿这丫头怎么回事?

  不就遇见一个比他小三岁的实习医生么?做什么一脸娇羞气恼的?

  简直了!

  将他置于何地!

  晏少卿心情不悦,面上去一贯表情寡淡,只脚下明显地加快了步子,剩下两个人连忙跟了上去。

  很快,三人到了手术中心。

  大厅里还是很乱。

  穿着粉色护士服的护士,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还有像晏少卿这样,临时赶回来穿着便装的几个医生,以及,最先赶到的病人家属,第一时间到场的媒体记者。

  护士跑来跑去,病人家属焦急哭泣,媒体记者摄像机时刻准备着。

  姜衿的目光落在几个记者脸上,发现他们脸上没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,冷静沉稳,站在不至于打扰人的地方拍了照,也没有拥上前采访。

  晏少卿已经到了一个活动担架跟前。

  一只手将伤者流血的头部往边上轻拨了一下,发问道:“CT做了没?”

  “做了。”一个护士忙道。

  “您是医生,麻烦救救我老公。”边上守着的一个女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晏少卿抬眸看一眼,“家属?”

  “是,是。”

  “签了字办一下住院手续。”晏少卿简短说完,抬手在伤者心口按了两下,垂眸看着他已经耷拉的眼皮,反问道,“能听清我说话吗?”

  伤者咕嘟了一声,晕过去了。

  晏少卿修长的手指落在他腰上,按捏两下,又试探性抬起他一条腿,放下,朝边上护士道:“推一号手术室。”

  话音落地,又看余承乾一眼,“跟家属了解一下情况,看一下有无特殊病史。”

  “我老公……”

  哭泣的女人还想问话,余承乾连忙道:“您和我说就行了。”

  晏少卿一般不和病人家属多说,尤其在手术前。

  抬眸看了姜衿一眼,给了她一个“安心”的眼神,转身跟进手术室了。

  姜衿咬唇看着他背影,突然就安静了下来。

  抬步坐到了边上长椅上。

  是了,晏少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  话不多,可很多时候一个眼神就能安抚她了,让她觉得,既踏实,又安稳。

  这样的男人,已经是他丈夫了。

  他这么优秀,是一个对社会如此有用的人,她也必须和他一样,让伤痛者有所倚仗,让悲痛者,得到力量。

  姜衿出神想着,听到了后面同样等待的两个记者说话声。

  其中一个道:“陈姐,刚才进去那个医生,好像就是沁安地震那一个,姓晏。”

  “我看见了。”另一个声音淡淡。

  “你说这短发女孩是不是他女朋友,看上去年龄好小。”

  说她呢?

  姜衿突然意识到,神色微愣。

  身后经历了好几秒一个停顿,她听到了刚才第二个说话的女人声音。

  她压低嗓音厉声道:“这是你该关心的事情?眼下这什么时候?小姑娘,你是记者,还是新闻记者,这种时候有闲情操心八卦?呵呵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闭嘴,打电话联系事故现场的李队长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身后两个记者再没声了。

  没几秒,姜衿听到了有人起来走动的声音。

  先前八卦的小记者,咬着唇走到边上楼梯口,去打电话了。

  姜衿坐了好一会,听到刚才训人的那个记者也起身了,下意识抬眸看了一眼。

  她走到了那个哭泣的伤者家属跟前,轻声道:“坐到椅子上等吧,别站着了。你不累,孩子也需要休息。”

  姜衿和伤者家属都愣了。

  后者意外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?”

  女记者没回答,温声道:“去那边椅子上坐吧,手术少说也得一两个小时。”

  “嗯。”伤者家属点头应了一声。

  姜衿从她悲伤的脸色中,看到了一种被安慰后,稍显放松的情绪。

  女记者陪着那个家属去了边上。

  姜衿收回视线,低头看着自己交缠的手指,若有所思。

  ——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

  很快,就到了晚上九点多。

  姜衿等了三个小时,有点累,靠着椅背打盹儿。

  被边上不知谁的手机铃声突然吵醒,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才发现大厅里已经没几个人了。

  身后传来几道脚步声。

  她下意识抬眸,就看到几个人走了过来。

  晏少卿在最前面,步子跨得很大,看见她的这瞬间,好像也安心了。

  紧绷的脸色舒缓些。

  “结束了?”姜衿抱着包,抬步到了他跟前,仰头问。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抬手揉了揉她头发,柔声道,“是不是都等瞌睡了?”

  姜衿羞赧一笑。

  再抬眸,又看到边上的余承乾了。

  咬咬唇,朝晏少卿道:“我们走吧,好饿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伸手揽了她,朝身侧几人道,“我们先走了。”

  “晏医生再见。”

  “再见。”

  “师父再见。”

  几个人话音落地,余承乾又犹豫着补充了一句,“师娘再见。”

  呃。

  姜衿看着他又愣了。

  边上跟着的几个医生护士却倏然轻呼道:“晏医生,你们都结婚了吗?”

  “先领了证。”晏少卿难得浅笑。

  “那就是结了啊,要请客!”

  “对啊对啊,请客嘛。”

  “新婚快乐。”

  一众人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了姜衿一眼,朝众人笑道:“改天请,今晚陪她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

  “对啊,新婚燕尔呢。”

  “*一刻值千金,早点回吧。”

  几人打趣着,姜衿一张脸越来越红了,抬手扯了扯晏少卿衣角。

  晏少卿抿唇笑笑,揽着她离开了。

  身后——

  余承乾看了一眼其他人,好奇道:“我这小师娘多大啊?”

  “哈哈,估摸着最多二十一二岁吧,大学生。”

  “没毕业都结婚了?”余承乾有点诧异。

  有人笑道:“姑娘是没毕业,晏医生可都已经二十八岁了呀,能不着急吗?”

  一众人又是哈哈一阵笑。

  ——

  姜衿和晏少卿出了医院。

  一阵风吹来,她有点冷,下意识抱了抱胳膊。

  晏少卿脱了外套披在她身上,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。

  “你的车在医院呢。”姜衿跟着他坐进去,后知后觉地提醒道。

  “不开了。”晏少卿笑着说了一句,朝前面的司机道,“丹江港口。”

 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,提醒道:“还挺远的。”

  “去吗?”晏少卿问。

  “去。”司机爽朗一笑,“您坐车您决定,说去哪,咱就去哪,我没意见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应了一声。

  搂紧了怀里的姜衿,低声问询道:“还冷吗?”

  “不冷。”姜衿抬眸看他一眼,小声道:“我们去港口做什么?”

  “爱。”晏少卿薄唇覆在她耳边,嗓音轻柔得不可思议。

  姜衿一愣,小脸红彤彤的。

  看着他近在咫尺一张俊脸,将脸颊埋到他怀里去。

  晏少卿沉稳有力的心跳声,隔着一层衣衫,清清楚楚地传到了她耳中。

  砰、砰、砰……

  一下一下,让她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  丹江港口是云京市边上最大的港口,出租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,穿行过城市霓虹闪烁的夜景,总算到了。

  夜风清冷,白日热闹喧嚣的港口也显露出寂静安谧的一面,只剩下辉煌灯火。

  姜衿被晏少卿牵着,沿着码头一直走。

  没多久,看到了泊位上一艘被灯光点亮的游艇。

  很长,姜衿抬眸扫视一通,觉得长度应该在四十米左右了,看上去也挺高,暖黄明亮的灯光充斥了整整三层,安静地停着,美丽的倒影映照在水面上,波光粼粼,美丽梦幻到极致。

  “来。”晏少卿扶着她,抬步过去。

  朝着边上等了许久的男人道:“先吃饭。”

  “好。”男人笑着应了,问候了姜衿一声,去厨房里准备晚餐。

  春天夜里,晚上的海风自然冷。

  晏少卿也就没带着姜衿在外面吹冷风,揽着她,直接先去了下层的主人房。

  花香扑鼻而来。

  姜衿怔怔看着,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。

  好多粉色蔷薇在灯光下绽放。

  她的目光落在了房间正中央的大床上,奶白色的被罩上,粉丝蔷薇花瓣簇拥成一个心连心图案。

  晏少卿从后面抱紧了她的腰,下巴抵在了她的颈窝处,一侧头,薄唇便挨上她仍旧带着凉意的纤薄肌肤,柔声道:“喜欢吗?给你的新婚之夜。”

  姜衿没说话,侧头吻上他的唇。

  缠绵,又热情。

  晏少卿的西装外套落到了柔软华美的地毯上,姜衿的背包也落到了柔软华美的地毯上,甚至,两个人脚下移动间,踢倒了好几瓶蔷薇花。

  花瓶沿着地毯滚动起来,发出清脆亦或者沉闷的碰撞声。

  晏少卿压着姜衿,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。

  清香的花瓣扑了两人一脸。

  晏少卿轻喘着看她,这才发现姜衿的头发下都是花瓣,脸上也是,盖住了她的眼睛和嘴唇。

  姜衿正想伸手去拿开,晏少卿薄唇覆了上去。

  隔着花瓣亲吻她柔软的唇。

  姜衿一只手刚拿了眼睛上的花瓣,怔怔地看着他,那片花瓣,又轻飘飘地从她指尖掉了出去。

  她双手搂紧了晏少卿的脖子。

  身子被压的难受,急促地扭动了两下,晏少卿一愣,吻如狂风骤雨一般袭击她。

  游艇已经开了,整个世界都非常安静。

  姜衿一只耳朵嗡嗡作响,另一只耳朵,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的声音。

  喘息声、喉结滚动的声音、吮吸的声音、衣衫婆娑的声音、花瓶碰撞的声音、皮鞋落地的声音,以及,她自己似乎要断气的声音。

  这所有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她的世界便混乱了。

  颠簸、动荡、暧昧、火热……

  要死了。

  姜衿晕乎乎地想着,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被亲吻到窒息的时候,晏少卿放开了她。

  一翻身,平躺在她的边上了。

  姜衿听他说,“洗个澡,先吃饭。”

  室内静了一秒,姜衿抬脚狠踢他一下,愤愤不平。

  晏少卿哑着声音低笑起来。

  愉悦极了。

  “你能不能别这么讨厌。”等心情平复一下,姜衿咬着唇,没好气说了一句。

  “吃饱了才有力气做。”晏少卿爽朗地笑出声,一只手撑着,侧身看她,低声道,“怎么,就这么一点点时间,都等不及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姜衿拢了拢身上的针织衫,从床上蹦下去,扭头道,“不给你了。”

  “来不及了。”晏少卿也坐起身,看着她的背影,懒懒道。

  姜衿趴在光亮冰凉的玻璃上,看着外面一望无际的海水,水天一色。

  游艇像离弦的箭,划破水面,水波动荡驱散,翻卷出浪花来,浪花好像白鸽,扑棱两下,垂直拍打进水面去,美极,让她难以移开视线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背影问,“看什么呢?”

  “看浪。”姜衿头也不回。

  晏少卿低笑着起身了,从身后捕捉她,耳鬓厮磨,“别急,有两天时间可以看。”

  “两天?”姜衿扭头,诧异道,“我们要去哪。”

  晏少卿声音低迷,“不去哪。”

  “就……”姜衿咬咬唇,说不下去了。

  “就在这上面待两天。”晏少卿一本正经、声音缠绵,“只羡鸳鸯不羡仙。”

  姜衿忍不住扑哧笑起来。

  晏少卿声音低低道:“你没经验,船里恩爱那一段没写好。”

  姜衿一张脸,突然就红透了,小声道:“你看了我的小说?嗯,《鸳鸯剑》?”

  “我就随便翻了两页。”晏少卿淡笑着,薄唇从她脖颈纤薄的肌肤往下移,声音低低,“我觉得我应该多给你一些经验。”

  “你有很多吗?”姜衿突然问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经验。”姜衿咬咬牙。

  “没。”晏少卿笑道,“男人在这一方面,总是无师自通。”

  话音落地,他欺身向前一步,膝盖抵着姜衿的腿弯,将她压在了光亮澄净的窗户玻璃上,一只手探过去,冰凉的指尖落在她柔软的唇瓣上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晏少卿:“哥哥要那啥了,妹纸们有票的捧个票场,没票没动力。不干。”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26:新婚之夜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