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7:得叫老公 福利活动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手指挤压着她的唇。

  晏少卿的唇,却一直在她纤薄的脖颈肌肤上流连摩挲。

  姜衿肌肤白,又薄又嫩,非常敏感。

  很快,脖颈一侧到锁骨的那一片都红了,颜色好像蔷薇花,那粉红色,好像要从她细嫩的肌肤里映出来,映红了晏少卿深邃黑亮的眼眸。

  舱里温度高,外面却冷。

  玻璃上都有一层薄薄的雾气,缭绕、湿热。

  姜衿纤细的一只手扣着玻璃,分明的骨节凸起,指甲,都在玻璃上划出了细微的声响。

  晏少卿一个吻,都像折磨人的刑罚。

  姜衿有气无力。

  晏少卿略带冰凉一只手,覆上她手背,将她胡乱把抓的一只手握成拳,包在了掌心里,另一只手从后面揽了她的腰,抱着她,直接坐到了边上的靠椅里。

  姜衿大口大口地呼吸着。

  晏少卿垂眸笑看她。

  姜衿一面脸颊刚才压在玻璃上,惨白如纸,另一面脸颊却承受了他的吻,被室内的温度熏得红扑扑,好像娇艳欲滴,即将破开的一朵花,美极了。

  此刻含羞带怯,身上散发着独属于女孩的那种芬芳。

  晏少卿低头在她脖颈处嗅了一下,低笑道:“这一会就不行了?那几天的张狂劲哪去了?”

  “被你拿去了。”姜衿小声嘀咕道。

  晏少卿狠狠愣一下。

  思绪突然飘飞到两个人第一次亲吻的那一天。

  小丫头很伤心,对他表白,却要求两人以后不要见面,眼泪流了满脸。

  他太怜惜太心疼,忍不住吻了她。

  她便傻了,话都不会说。

  他笑问,“你怎么这么不经事,平时的机灵劲哪去了?”

  她恍惚回答,“被你拿去了。”

  似曾相识的一句问话,一模一样的五个字答案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,只觉得心疼就像浪潮,在他胸口一圈圈拍打激荡,让他几乎难以承受。

  这就是姜衿了。

  他的丫头。

  无论带着怎么样的记忆,无论表现出什么样的性格,胸腔里跳动的那颗心,还是会因为自己乱了节奏,爱着自己的那颗心,也始终如一,趋近本能。

  他……何其有幸?

  晏少卿深深喟叹一声,抱紧她,柔声问,“要洗澡吗?”

  “出来找你的时候洗过了。”姜衿抿抿唇。

  晏少卿一笑,掐着她的腰放在地面上,拍着她脸蛋道:“那你先吃饭,我很快,冲个澡就来。”

  “我等你一起上去。”姜衿小声道。

  “不饿?”

  “不是,”姜衿看着他眼睛,“就是想等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略一迟疑,“那好,十五分钟。”

  姜衿点点头。

  晏少卿放开她,先去了浴室。

  姜衿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,扭头朝外,看着海上的夜景。

  听着浴室里传来水声,一张脸越发滚烫了。

  她有点晕,还有点醉醺醺。

  分明没喝酒,可整个人都轻飘飘的,只觉得眼下这一切都不太真实,好像一个美丽飘渺的梦,她走在云端,幸福得要飘起来。

  “嘿嘿。”

  姜衿胡思乱想着,忍不住傻笑两声。

  笑完了,一垂眸看见地毯上自己的背包了。

  抬步过去,弯腰拿了背包,打开翻了翻,找出了那盒杜蕾斯。

  超薄的……

  只想着医药超市里导购员的话,她都觉得热,一颗心好像在油锅里,来回滚了好几圈,难受极了。

  太紧张了。

  纵然已经想象过,真正到了这一刻,她还是觉得好紧张。

  姜衿抿了抿干涩的唇,将盒子拆封,打开,放在了床头的矮柜抽屉里。

 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。

  没一会,晏少卿就出来了。

  没穿西装,上面一件烟灰色v领薄毛衫,下面一条黑色笔挺长裤,带着点温润休闲的居家感觉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领口的原因,还有那么一点……性感。

  晏少卿一年四季在外都是西装,衬衫扣子都系得非常规整,和一般男人比,自然是显得白一些。

  个子高,穿了衣服显瘦。

  却丝毫不会给人体质文弱的感觉,就好像古典小说里,那种文武兼修的世家公子。

  英俊、笔挺、气质淡漠疏离、举手投足自成风骨。

  很容易让人痴迷。

  姜衿咬着唇,傻乎乎看他,有点被电到。

  晏少卿抬手擦着头发,另一只手轻握着,食指朝她勾一下,随意道:“过来。”

  姜衿眼睛都笑了,乖乖到他跟前去。

  晏少卿深黑的眼眸里也盛满了温柔的波光,很快擦好头发,直接俯身,拦腰抱起她。

  姜衿“啊”一声轻呼,没好气道:“吓死了。”

  “我抱你上去。”晏少卿十分温柔。

  姜衿抿着唇笑笑,主动亲了一下他眼睛,“谢谢晏哥哥。”

  晏少卿一愣,“该改口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傻乎乎地看着他。

  “得叫老公。”晏少卿修长乌黑的眼眸弯着,神色专注地看她。

  老公?

  这称呼,她有点叫不出口啊。

  姜衿舔舔唇。

  晏少卿眼尾挑一下,“嗯?”

  “老……公。”姜衿咬着唇,一字一顿。

  晏少卿不怎么满意,若有所思道:“以后常叫着,慢慢就习惯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乖巧地应了一声,话锋一转,又道,“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你晏医生哎。”

  晏少卿一笑,“想让我治你一辈子的意思吗?”

  “我也觉得我有病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抱着她往外走,无语了。

  姜衿柔软纤细的小手搂着他脖子,小声道:“我中了一种名叫晏少卿的毒。”

  “你说情话这本事跟谁学的?”晏少卿边走边问。

  “我也是无师自通。”姜衿嬉笑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哼笑一声,总算到了中层,将她放在了餐桌边的椅子上。

  除了驾驶仓和甲板平台,中层也就设置了厨房和客厅,客厅面积自然大,灯光敞亮,一抬眼,就能从玻璃窗将海上夜景尽收眼中。

  快速行驶的游艇,就好像海面上一座流动公寓,日常所需,应有尽有。

  姜衿从未有过这种体验。

  有点新奇,还有点感动,好像,正在被宠爱。

  桌上花瓶里的玫瑰花吐露芳香。

  晏少卿看着眼前的牛排,若有所思道:“时间好像有点晚,忘了让换一下晚餐。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姜衿笑笑道,“我不挑,吃什么都行。”

  “喝汤吧。”晏少卿抬手将两人眼前的餐盘推到了边上去,柔声道,“晚上少吃点,喝了汤吃掉蔬菜沙拉,还有这个起司蛋糕,估计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  姜衿看他一眼,“中午到现在都没吃饭。”

  晏少卿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,一本正经道:“晚上喂饱你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医生一本正经耍流氓的功力见长。

  她都不好意思了。

  姜衿低了头,鼓着腮帮子,很快解决了一块蛋糕。

  早都饿过头了,吃一点都觉得饱。

  两个人磨蹭到了十二点。

  姜衿是紧张。

  晏少卿也不知怎的,端得很稳,到最后,姜衿都忍不住催促他了。

  抬眸看她一眼,晏少卿低低笑起来。

  牵着她回房。

  晏少卿简单刷了牙,随后,姜衿才进了洗手间洗漱,磨蹭了半晌,还没出来。

  胡思乱想着,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  第一次肯定很痛的,她怕痛。

  真的。

  她从小对痛楚的感知就比别人敏感许多,这种事,肯定会难以忍受的。

  一直犹豫,她差点都将口腔刷破了。

  连忙漱了口,深呼吸,出门去。

  晏少卿关掉了大灯,只留下一盏光芒流转的床头灯,灯光颜色渐变,暖黄朦胧,非常暧昧,只看着,她竟然突然觉得腿软,走不动了。

  晏少卿倚在床头看她,目光……极具侵略性。

  姜衿呼吸一窒。

  晏少卿坐起身在床边,低声道:“过来。”

  姜衿抬起一只脚,走到他边上去。

  晏少卿一把揽了她的腰,大手紧扣着她的背,指尖触上去,脱了她外面那件针织衫,仰起头,沿着她细长白皙的脖颈往上吻。

  姜衿被迫仰着头,眩晕感又阵阵袭来。

  她纤细的手指抓紧了晏少卿的手臂,只觉得,他手臂非常紧绷。

  晏少卿将她推倒在床上。

  姜衿看着他眼睛,只觉得,他已经用目光占有她了。

  “晏医生。”她梦呓般唤他。

  “叫什么呢?”晏少卿低下头去,牙齿咬着她衬衫第一颗纽扣,哑着嗓音道,“不长记性啊。”

  姜衿急促地呼吸一下,“老公。”

  晏少卿眼眸眯了眯,薄唇落在她温热肌肤上,“嗯,别怕。”

  姜衿舔舔唇,听着衣衫窸窣的声音,只觉得,自己好像砧板上一条濒临窒息的鱼。

  拖鞋啪地一声落到地毯上,发出了沉闷的声响。

  远远地,海面上传来游艇破浪的声音。

  窗帘没拉,目光尽头有缭绕星光。

  玻璃上有雾气。

  她先前那一个手印已经不见了,姜衿却想去玻璃那边了。

  玻璃上多凉啊,冰冰的,可以降温。

  她实在太热了,整个人都着了火,像一颗糖,在柔软的大床上化成了甜腻粘稠的汁液。

  她的衬衣在余光里划过一道弧,轻飘飘落地了。

  裤子被晏少卿蹬了下去,也发出闷响。

  晏少卿修长的手指**着。

  浑身都疼。

  她想象自己是那条鱼,窒息眩晕,这过程,又被人小心翼翼地搓掉了身上所有的鳞片。

  光溜溜,极度柔软的身子暴露了出来。

  面对着晏少卿,她被灯光照亮,一丁点的秘密和*都不再有了。

  这感觉,多么羞耻啊。

  却还带着隐秘的、让她期待雀跃的快乐。

  姜衿晕乎乎想着,对上了晏少卿的眼睛,他目光着了火。

  突然就非常渴望了。

  姜衿激动而热烈地吻起他来。

  晏少卿喉结滚动的声音在夜里是那样明显,抱着她被汗水浸湿的身子,滚进了被子里。

  四目相对,两个人急不可耐地吻到一处。

  牙齿磕碰的声音、吮吸亲吻的声音、肌肤摩挲的声音、大床轻晃的声音,都同时响了起来,交织成一张暧昧的网,将两个人同时网罗了。

  天地间,都好像只剩下彼此。

  姜衿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,在被子里昏暗的光线中,注视着晏少卿。

  眼眸亮晶晶、湿漉漉,实在迷惘天真至极,却闪着热烈的期待。

  晏少卿倾身压上她。

  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眸,也觉得眩晕不已。

  抬手拉了被子。

  整个世界都突然暗了下去。

  姜衿崩溃尖叫出声,纤细的两只手抓紧了他的背,十个指甲扣进去,仍是无法忍耐,在他背上划出道道痕迹来。

  晏少卿却第一次没有疼惜她。

  实在做不到。

  有些*蚀骨的滋味,只有深入体会了,才能明白。

  大床剧烈地晃动了一个多小时。

  万籁俱寂。

  晏少卿抬手掀开被子一角,姜衿整张脸好像被水洗过一般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
  垂眸定睛看她,晏少卿俊脸上妖异绮丽的潮红慢慢退去。

  他恢复神智了。

  刚才那一会,的确是好像疯了一般。

  连姜衿的哭泣求饶都顾不得了。

  此刻看着她好像死过一次的样子,突然就有些后悔了。

  “小不点。”晏少卿侧身抱紧她。

  姜衿轻喘着,上气不接下气,断断续续道:“忘……忘了那个。”

  “你买了?”晏少卿声音哑得不像话。

  “嗯。”姜衿声音极轻。

  “不用。”晏少卿大手抚慰着她仍旧颤抖的身子,“你在安全期,这几天用不上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紧绷的心弦松懈,她闭上了眼睛。

  浑身上下一点劲都没有,四肢百骸,都好像被碾压重塑了一遍。

  想起最后那一瞬,又忍不住痉挛了一下。

  晏少卿抱着她,靠在床头平复了许久许久,突然抿唇轻笑了一声,饱含喟叹。

  姜衿蜷在他怀里,还是没吭声。

  她实在没有说话的力气,别说说话了,抬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没一会,竟是睡着了。

  晏少卿很快察觉到,一只手捧了她的脸,就着暖黄温馨的灯光,专注温柔地打量着。

  唇角的笑意便越来越深了。

  良久,起身披了手边的睡袍,抱着她去浴室里清洗。

  温水漫过身子,姜衿便有了点活过来的迹象,靠在浴缸边,一只手还紧紧地拽着他,却没有睁开眼睛。

  晏少卿动作非常轻柔,目光从她身上移过,这才发现,她身上都是青紫痕迹。

  指痕吻痕都有。

  脖颈以下和腰间、大腿上尤其严重。

  简直……

  他想切腹自尽的心情都有了。

  好一会清洗完,顺带着帮她上了药,浴巾一裹,抱着她回了房间。

  床上实在乱,床单被罩都潮湿得没法睡了。

  姜衿出了好多汗,他也是。

  晏少卿蹙眉想了想,被子裹了姜衿,先放到不远处沙发上去。

  他弯腰揭了床单,重新换了一条,再将小丫头连被子一起抱了回来。

  新床单有点凉,姜衿一上去,就忙不迭往他怀里缩。

  晏少卿搂抱着她,一点睡意也无。

  目光从雾气缭绕的窗户看出去,海面上远远有亮光,和视线尽头的星光连成一片,游艇好像都不存在了,世界里就剩下他和怀里这丫头,在床上,互相依偎。

  “晏哥哥。”姜衿突然哑着嗓子唤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晏少卿垂眸问她。

  姜衿眼睛都没有睁开,迷迷糊糊道:“水,我要喝水。”

  “渴了?”晏少卿问她。

  姜衿没理他。

  晏少卿忍不住轻笑,侧身在床头端了水杯。

  又看姜衿一眼,略微想了想,自己喝了水,含在嘴里,放下杯子,转身覆上她的唇。

  姜衿急不可耐地张了口。

  连着喝了两次,扁着嘴,又睡了过去。

  晏少卿还是睡不着,目光宠溺地看着她,意外地,发现眼泪从她眼角掉了出来。

  神色一愣。

  正出神,姜衿扁着嘴哽咽了一声,嘀咕道:“呜呜,疼。”

  小丫头还想着呢?

  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疼。

  他已经帮她上过药了。

  “乖,不疼了。”晏少卿手指抚上她的脸,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拭了泪水。

  姜衿哼唧一声,偏着脸朝一边睡去了。

  晏少卿哭笑不得看她一眼,躺在她身边。

  还想要。

  却怎么也不舍得了。

  好半天,才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——

  翌日,上午。

  姜衿一睁眼,就看到窗外光芒万丈的金色了。

  太亮,她揉着眼睛转个身,对上晏少卿的视线,分外痛苦地蹙了眉。

  脑海里昨夜许多片段涌上来,她才突然反应过来,她和晏少卿,总算是进行到了最后一步。

  可——

  没人告诉她会痛得要死啊。

  身上的酸楚感丝毫没有减缓,反而因为睡了一觉,越发严重了。

  胳膊腿都不敢活动。

  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罪魁祸首,姜衿也不想说话了。

  扁扁嘴,翻了个白眼。

  晏少卿抿唇看着她,哭笑不得,“还痛?”

  “哼哼。”姜衿孩子气地哼唧了两声,不满就写在脸上。

  晏少卿低声道:“我拿了许可证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竟无言以对。

  轻轻咳嗽了两下,反问道:“几点了啊?”

  一开口,才发现她声音嘶哑得不成样子,简直,都好像不是她的声音了。

  “九点半。”晏少卿回答完,直接起身,接水给她喝。

  姜衿抱着被子坐起来。

  其实根本坐不起来,腰太酸了,她只能被晏少卿揽着,靠在他臂弯里。

  小口地喝了多半杯水,又躺了回去。

  晏少卿一向起得早,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穿好了衣服,转身放了水杯,就问她,“想吃什么?”

  “什么也不想吃。”姜衿答。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笑了笑,伸手捏捏她脸蛋,“好歹吃一些,我去给你做。”

  “都没有刷牙呢。”姜衿又扁嘴,简直太委屈了。

  分明都是做的同一件事,晏少卿还是出力的那一个,怎么就是眼下这么精神百倍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。

  反观她,简直想多了都是泪。

  “那我抱你去刷牙?”晏少卿好脾气地问。

  “我不想穿衣服。”姜衿无奈又道。

  太累,身上疼,她连抬一下胳膊的力气都没有,怎么穿衣服呢?

  “那就不穿了。”晏少卿一笑,在衣柜里取出一件柔软的睡袍过来,抬手就要掀被子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姜衿条件反射,一脸警惕地看着他。

  “不干什么。”晏少卿无奈一笑,“你现在这样,就算我想干什么,也不忍心。”

  “唔。”姜衿撅着嘴咬咬唇。

  “来。”晏少卿掀了被子,将浴袍给她套上,一弯腰,将她整个人抱起在怀里,直接往洗手间走去。

  姜衿坐在了盥洗台上。

  一只手拿着牙刷,神色倦倦地刷着牙。

  晏少卿抬手就去掀浴袍。

  姜衿一惊,连忙用手捂住,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  “别紧张,我看看,要不要再上点药。”晏少卿哄她。

  “不要。”姜衿脸都红了。

  “说了不做什么。”晏少卿这下不顺着她了,板着脸道,“听话。”

  “那你不许再……再……那个了。”姜衿支支吾吾。

  “哪个?”晏少卿好笑不已。

  “就那个!”姜衿气急败坏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晏少卿愉悦地笑一声,抬手掀开浴袍,边看边道:“嗯,暂时不做了。”

  暂时?

  姜衿看他一眼,又不想理他了。

  刷了牙,晏少卿又将她抱了回去,放在床上。

  自己上去做早餐。

  姜衿又懒又困,很不舒服,靠着靠着,又晕乎乎给睡着了。

  晏少卿再下来,叫醒她吃了早餐。

  两个人便没事可做了。

  姜衿没办法下床,晏少卿索性也上了床,陪着她睡觉。

  下午阳光最好的时候,两个人去上层露台上坐了一会,吹吹风,也就半个多小时,又回了房间。

  临近晚上,晏少卿又要了一次。

  以至于——

  姜衿第二天还是没办法下床。

  小小软软一个人,裹着被子蜷在床上,晏少卿克制半晌,还是宣告失败。

  临下船,又哄着她要了一次。

  姜衿连船也下不了,被他抱上了出租车。

  还好在夜里,反正也没有几个人,出租车行驶了近两个小时到了四院附近的公寓,姜衿刚下车就吐了。

  两天两夜,她一直在晕乎乎的一种状态。

  晏少卿心疼得不得了,抱着她回了家,洗漱完,就决定放过她了。

  姜衿总算睡了一个好觉。

  这一觉,一直睡到了第三天下午。

  她几度死去活来,总算是回归到了正常状态。

  能下床了,就是有点腿软。

  吃过饭,晏少卿带她出门,姜衿没好气地在他胸膛捶打了无数下。

  晏少卿哭笑不得,忍俊不禁去扶她。

  姜衿没让他扶,一只手扶着墙走,到最后,上了他的车,就觉得更生气了,瞪着眼睛扁嘴问,“你现在是要送我回家吗?好讨厌,做完了就不要我了。”

  “没完。”晏少卿笑道,“这个做不完的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勾着唇看她一眼,眼见她委屈,也不逗她了,一脸正经道:“晚上回你家,现在去晏宅,带你见一下我爷爷。”

  “爷爷?”姜衿一愣,“我不去。”

  晏少卿诧异地看她一眼。

  姜衿急得都快哭了,“我现在这样子,怎么去啊,肯定会被发现的。”

  被发现?

  晏少卿有点想笑,生生憋住,“不会。”

  “怎么不会?”姜衿瞪着眼睛道,“你见过有人像我这么走路的嘛。”

  “嗯,就说我带你爬山了。”

  “爬山?”姜衿一愣,鼓着腮帮子不说话了。

  晏少卿轻声解释道:“我明天得上班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姜衿理解地点点头,“可是你应该先和我说嘛,我一点准备都没有,太突然了。”

  “不用准备。”晏少卿笑道,“你能去,他就很开心了。”

  “会吗?”姜衿问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爷爷他……”

  姜衿话未说完,晏少卿直接打断她,提醒道,“现在也是你爷爷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一愣,咬着唇笑了笑。

  晏少卿放下心来,带着她一路回了晏宅。

  下午三点,老爷子正午睡呢。

  晏少卿也就没打扰,带着姜衿坐在大厅沙发上等了一小会。

  也没多久,老爷子被晏管家扶了出来。

  已经知道了姜衿过来,老爷子走路的步子都比平时快一些,晏少卿连忙起身去扶了。

  姜衿也紧跟着站起来,到了他边上。

  “衿衿丫头来了。”老爷子上下打量她一眼,神色间带着喟叹疼惜,温声询问道,“身体好点了吗?听少卿说你前些天出院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都已经好了。”姜衿看着他,觉得亲切,乖巧地笑了笑。

  “好了就好。”老爷子被扶坐到了沙发上,拍着她胳膊说了一句。

  示意她坐下,还想说话,晏少卿突然唤了一声,“爷爷。”

  老爷子抬眸看他一眼。

  晏少卿在茶几下取了软凳,就坐在他手边,浅笑道:“有个事情给您说一下。”

  “哦?”老爷子这段时间很少见到他这么放松的笑意,微愣。

  晏少卿抬手拿了姜衿的包,将里面两本结婚证掏出来,认真道:“我和衿衿领了结婚证,她是您孙媳妇了。”

  老爷子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眼,半晌,又不敢置信地看了姜衿一眼。

  目光最后又重新落回到晏少卿脸上,迟疑道:“领证了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抿唇笑了笑。

  老爷子怔怔地看着他,眼眶里突然有了打转的泪花。

  晏少卿都愣了。

  “好,真好。”老爷子眼眶里的泪花又一瞬间退了回去,抬起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他肩膀上,半晌,还是没有说出其他的话来。

  他太激动了,等这一天又等了很久,眼下意外等到,竟是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晏少卿却明白,握着他一只手,自责道:“让您担心了。”

  “领证了就好。”老爷子长叹一声,一只手握了姜衿放在腿面的手,交到了晏少卿手中,发问道,“老头子可算等到这么一天了,什么时候举办婚礼?”

  他年纪大了,思维有时候跳跃很快,晏少卿也习惯了,温声道:“这丫头还上学呢。不着急,等她毕业了再说。”

  “也好也好,反正领证了都好,老头子也算了了一桩心事。”

  晏少卿弯着眼睛笑了一下。

  姜衿看着他,竟是突然地,也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  老爷子略微想了一下,又道:“这婚礼可以推后些,两家人还是应该见个面的。”

  老爷子抬眸看向边上的晏管家,发话道:“一会挨个去打电话,约个时间,让他们全部回来,见见少卿媳妇,也算是将这事通知到位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晏管家点头笑道,“您就放心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老爷子又抬眸看向了晏少卿,继续道,“还有你姜叔叔那边,到时候也一起请过来,大家见个面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晏少卿点点头。

  姜衿抿着唇看了晏少卿一眼,有点无语。

  别说远在秦宁省的姜煜了,就连近在眼前的宁锦绣,眼下都不知道两人领证的事情呢。

  晏少卿这……算是先斩后奏吗?

  还将她吃干抹净了。

  真黑。

  尤其,他还能如此正经淡定地面对老爷子的嘱托。

  就好像,他已经获得姜煜认可了。

  ——

  晏平阳等人都不在。

  晏少卿和姜衿见过了晏老爷子,先离开晏宅了。

  姜衿坐上车,拉开背包拉链,将厚厚一个红包塞了进去,问晏少卿,“现在去见我妈吗?”

  “不急。”晏少卿道,“先去喝个下午茶。”

  这都四点多了,还喝茶。

  姜衿有点抑郁,坐到了茶餐厅里,眼见晏少卿不歇不停地喝了好一会,好像明白了点什么,歪着头试探道:“晏医生,你不会是紧张得不敢去吧?”

  “没有。”晏少卿抬眸看了她一眼,否认。

  “我觉得就有。”姜衿嬉笑道,“我还以为你都不会紧张呢。”

  “说了没有。”晏少卿没好气看她一眼,起身道,“走吧。”

  “还说没有?!”姜衿紧跟着起身,嘀咕道,“你又恼羞成怒了。”

  晏少卿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抬手在椅背上拿了西装穿上,去了收银台结账。

  结完账,又带着姜衿去外面的百货商场转悠了一圈,给宁锦绣买了一条丝巾,柔儿和姜皓也都带了礼物,临了,又选购了好些保健养生品,一起拎着,去取车。

  车后座里放的很满,姜衿扭头看一眼,干笑道:“我们会不会买的有点多?”

  “不会。”晏少卿道。

  他觉得还不够,宁锦绣那样的人,应该多准备些才对。

  化妆品都忘了买。

  不过事出仓促,也顾不得了。

  眼下已经过去两天了,他肯定得尽快让宁锦绣和姜煜知道才行。

  ——

  七点半。

  两个人到了依云首府。

  宁宅。

  晏少卿两只手拎得满满当当,姜衿也拎了两个礼品袋。

  进了大厅,丞相飞奔过来,都没办法扑到姜衿怀里去了,绕着她,拉着长脸走了好几圈。

  宁锦绣和柔儿在沙发上坐着看晚间新闻。

  听见动静,自然齐齐扭头看过去。

  晏少卿唤了一声阿姨,抬步到了她跟前去。

  宁锦绣意外极了,笑笑道:“过来就过来,这么见外做什么?”

  她四十出头,其实也就大了晏少卿十多岁,尤其晏少卿老成沉稳,和他说话,她总是觉得有点不自在,再被他喊一声阿姨,更不自在了。

  晏少卿却很淡然,笑笑道:“应该的。”

  很快——

  宁锦绣就知道他这一句应该的,所为何意了。

  眼看着茶几上两本结婚证,她老半天都无法回过神来。

  这两人……领证了?

  竟然还瞒着她这么一个亲妈,姜煜那么一个亲爸!

  肯定是晏少卿的缘故。

  姜衿一向听他的,眼下三言两语就被哄得直接领了证,木已成舟。

  真是!

  宁锦绣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,抬眸看了晏少卿一眼,克制着不满情绪,温声道:“这么大的事,你们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,不声不响地就跑去领了证,把我们当什么呢?”

  晏少卿被指责一通,脸色也没变,只淡声解释道:“我和衿衿彼此相爱,感情也到了这一步,应该领证了。宁姨您也知道,我爷爷年纪大了,这事情一直在心上放着,也不太好。”

  “所以你就哄了衿衿去领证?”

  “我是自愿的。”姜衿抢话道。

  宁锦绣不赞同地白了她一眼。

  姜衿扁着嘴吐吐舌头,不说话了,坐到了晏少卿边上去,表明立场。

  宁锦绣觉得头大,又觉得无可奈何,半晌,勉强笑道:“你们先坐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  自然是打给姜煜的。

  姜煜在饭桌上,听见电话响,直接抬步出去,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声音还有点醉意。

  “你喝酒了?”宁锦绣尚未开口,愣了一下。

  姜煜道:“一点点而已。”

  “能听清我说话吗?”宁锦绣迟疑问。

  “你说。”

  “姜衿和晏医生,领了结婚证了。”宁锦绣有些郁闷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什么?”姜煜狠狠愣一下,人也清醒了。

  宁锦绣继续道:“姜衿和晏少卿领了结婚证了。”

  “衿衿才多大?你怎么也不劝着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宁锦绣懊恼道,“那丫头说她回学校住几天,我就信了,也没想到她出去领结婚证了,还和晏少卿在外面过了两夜。”

  姜煜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重重地呼吸了一下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宁锦绣道,“晏医生就在大厅里坐着呢。”

  “能怎么办?”姜煜无奈道,“已经领了证就是晏家人了。只……”

  姜煜发话道:“你好好问问他,老爷子那边知道了没,是个什么态度?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总归不能让衿衿吃亏受委屈的,明白吗?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宁锦绣同样无奈地应了一声,抬步回去。

  沙发上——

  柔儿正在翻看两人的结婚证。

  目光落在照片上,忍不住笑着道:“真好看。”

  姜衿笑了一下,正想说话,就瞧见宁锦绣又回了大厅。

  连忙打起精神来,准备应对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一脸戒备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笑,抬手在她背上拍了两下,安抚道:“放轻松。你妈又不会吃人。”

  “我这不是怕你紧张吗?”姜衿扭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亲们午安么么哒。

  先在这里感谢送礼物和祝福给阿锦的亲们,早上起来吓一跳啊,爱你们么么哒。

  事实上,要不是亲们在评论区提起,阿锦都忘了今天是生日,汗滴滴,谢谢第一个蹦出来的亲,谢谢票,顺带着谢谢所有冒泡的亲,么么哒爱你们。

  逢年过节,阿锦肯定发福利的,今天评论区冒泡所有亲,奖励币币30个哈,表示感谢。

  然后,本文验证群,嘿嘿,等你们。

  最后最后,再求个月票,o(n_n)o哈哈~,这么开心的日子,怎么能木有票票庆祝呢,是吧是吧。群么么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27:得叫老公 福利活动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