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8:一起洗吧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晏少卿一笑,“放心。”

  姜衿对上他眼睛,紧张感突然就没了。

  对啊。

  他们已经领了证,该发生的也都已经发生了,可以说,木已成舟。

  宁锦绣是性情温和的人,肯定不会拿晏少卿怎么样的。

  姜衿这样想着,还是紧挨着晏少卿而坐,一只手握着他的手,摆明了维护他的意思。

  宁锦绣返回来就看到这一幕,莫可奈何,心情还有点抑郁无奈。

  难怪人总说女大不中留呢。

  她轻咳了一声,抬步坐到沙发上,声音柔和地问晏少卿,“你们领证结婚的事情,老爷子知道了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晏少卿神色谦逊,语调温和道,“老爷子的意思,是希望两家人找时间见个面,衿衿还在上学,婚礼就先不着急了,等她毕业了再办。”

  “嗯。”宁锦绣点点头,心里寻思着见面事宜,突然又愣了。

  她是姜衿的妈妈,这没错。

  可——

  这事情说来话长,也有点根本没法说。

  除了晏少卿,晏家那边应该是没有人知道的。

  老爷子要求两家人见面,心里想着的那个家长肯定是姜煜一人而已。

  和她自然没什么关系。

  宁锦绣抑郁了。

  看着晏少卿,却是也并不表现出来,笑着道:“老爷子说的不错,自然是应该见面的。可衿衿爸爸眼下不在云京,这事情我也没办法做主,这样吧,我明天打个电话给他,先问问他的意思。”

  “好,看您方便。”晏少卿点点头。

  宁锦绣纠结着她和姜衿的关系,有点心不在焉。

  几人说了一会话,很快到了八点多,晏少卿便起身告辞了。

  姜衿带着丞相去送他。

  ——

  春日,晚上八点。

  夜风微凉。

  景观灯照亮了门口宽阔的道路。

  姜衿站在路灯下,眼见晏少卿取了车,开着驶过身边,突然就有点舍不得了。

  目光紧盯着他。

  晏少卿落下车窗看她一眼,唇角勾了极浅一个弧度,道:“回去吧。”

  姜衿咬着唇,发问道:“我不该和你一起回去吗?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一愣。

  姜衿抬手摸着丞相的脑袋,若有所思道:“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?结婚以后夫妻应该一起住吧,我们现在这算怎么回事呀?”

  晏少卿一条胳膊搭在车窗上,笑道:“我没意见。就你妈,估计不会放人。”

  宁锦绣认回女儿也就两个月时间,对姜衿的事情非常上心,眼下认可了他们领证结婚已经算难得,晏少卿自然明白她心情,也就没有提议姜衿搬过去和他一起住。

  姜衿听着他说话,转念一想,也明白他意思了。

  一只手捧着他的脸,扁嘴道:“可是我不舍得你啊。”

  她说话嗓音清甜,纤细小巧的一只手非常柔软,晏少卿猝不及防,正享受,垂眸看见了蹲坐的丞相。

  姜衿这丫头,摸过狗头的手又来摸他脸!

  晏少卿抬手握了她手腕,无奈道:“别摸了,狗毛得沾我脸上了。”

  姜衿一愣,待反应过来,也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  收了手,小声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也没怪你。”晏少卿一只手搭在车窗上,抬眸看着她,深黑明亮的眸子里带着点温柔波光,勾手道:“嘴过来,让我亲一下。”

  姜衿一愣,红着脸道:“会被看见的。”

  “这么晚了,没人。”晏少卿话音落地,一只手从窗户里伸出去,直接拽了她胳膊,仰起头,准确无误地**了姜衿送过来的唇。

  辗转吮吸一通,薄唇停在她脖颈一侧的肌肤上。

  姜衿脖子非常敏感,下意识瑟缩一下。

  小小一个动作,便取悦了晏少卿,他略带冰凉的手指挤压着她的唇,在她耳边,压低声音道:“今天就算了,明天晚上过来,嗯?”

  他说话尾音上扬,明明白白一句邀请。

  姜衿一愣,红着脸嘀咕道:“过去你也不许做。”

  晏少卿声音低低笑起来。

  姜衿扁嘴道:“不许笑。真的,好疼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若有所思,柔声询问,“除了疼,就没有其他感觉吗?”

  事实上,他已经足够温柔耐心了。

  姜衿站在车外,耳根子都红了,咬唇道:“没有。”

  “没有快感?”晏少卿轻笑着问。

  姜衿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看着他,半晌,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,飞快地抽回了自己的手,转身就往回走,走了几步,又红着脸回头道:“丞相,走了。”

  没有和晏少卿打招呼。

  晏少卿一条胳膊搭在车窗上看她,只觉得,这丫头一张脸比烟霞还要红。

  他低着头,发出极为愉悦一声笑,开车回家去。

  ——

  姜衿羞愤欲死。

  一路红着脸往客厅里走。

  她怎么就没发现,晏少卿还有这么流氓的一面,和他平时高冷淡漠的样子完全不符合,偏偏,他每次一本正经开玩笑的样子,都让她脸红心跳,恨不得溺毙在他波光潋滟的眼眸里。

  真是要死了啊……

  姜衿胡思乱想着,路过大厅的时候,看到宁锦绣还在。

  止了步子,缓缓心神,问候道:“妈。”

  “过来坐。”宁锦绣指了指自己手边的沙发。

  姜衿依言过去。

  宁锦绣问:“晏医生走了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宁锦绣的目光在她脸上绕了几圈,也没绕弯子,开门见山道:“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

  姜衿一愣,咬着唇,没说话了。

  “**了?”宁锦绣又问,语调里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  “嗯。”姜衿道。

  宁锦绣倒吸一口气,抬手在自己眉心里揉了揉,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“就,”姜衿哼唧道,“领了证以后。”

  宁锦绣看着她神色,也算是相信了,良久,叹了一口气,低声道:“你们结婚证都领了,我再说什么也都不顶用。改天等你爸回来,两家人见个面就行。嗯……”

  宁锦绣停顿了一小下,提醒道:“你还在念书呢,这年龄也不适合要孩子,注意安全措施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姜衿羞得不得了,小声应了。

  母女俩第一次说到这种话题,宁锦绣也有点不好意思,眼见她答应,直接点头道:“那行了。我没别的什么事,你早点休息。”

  “嗯,您也早点睡。”姜衿也舒了一口气,起身回房间。

  身后——

  宁锦绣看着她走远,无奈地叹口气。

  又开始寻思两家人见面的事情。

  觉得烦,掏出手机来,想着给姜煜打一个电话。

  姜煜饭局已经结束了,身形慵懒地靠在车后座椅背上,闭目养神间,边上扔着的手机就响了,他侧身拿过,直接接听,“喂。”

  “你现在方便吗?”宁锦绣柔和的嗓音传到耳边。

  “没什么不方便,说吧。”姜煜握着手机,端坐起身来,和她打电话。

  宁锦绣还有点难以启齿,半晌,声音缓慢道:“衿衿和晏医生领结婚证的事情,晏老爷子已经知道了,老爷子的意思是,希望两家人见个面,你意下如何?”

  “可以。”姜煜道,“正准备下月初回云京一趟。”

  “嗯。”宁锦绣应一声,没后话了。

  姜煜一愣,“怎么了?”

  “就见面的事情。”宁锦绣苦笑道,“我和衿衿的关系不好公开。”

  言下之意,她不能以姜衿母亲的身份和晏家人见面了。

  可——

  很明显,她希望能以这样的身份为姜衿做主。

  姜煜陷入沉思,半晌,声音低缓道:“我倒是有一个主意。”

  “什么?”宁锦绣问。

  姜煜换了一个手拿手机,淡淡提议,“我们结婚。”

  结婚?

  宁锦绣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不说话了。

  姜煜能听到她薄薄的呼吸声,也就继续道:“我们结了婚,衿衿自然是你的女儿了。不过我的情况你也清楚,除了衿衿,还有个姜皓,你要是愿意的话,考虑一下。”

  这提议太突然,宁锦绣好半晌才反应了过来。

  姜煜这意思,是希望她做衿衿和姜皓名义上的后妈了。

  最起码——

  外人的眼中,她扮演了后妈这样一个角色。

  不过后妈也是妈,自然可以和他一起,以姜衿母亲的身份,面见晏家人了。

  这主意,倒也可行。

  只——

  想起来两个人突然要结婚,宁锦绣还是觉得心情复杂。

  姜煜也没强迫她,温声笑一下,缓声道:“这就是一个建议,你自己考虑一下。若是觉得可以,等我过几天回来,我们就将事情定下来,若是不乐意也不要紧,当我没说,别胡思乱想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宁锦绣若有所思。

  “那先这样。”姜煜道,“回来的话提前打电话给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宁锦绣挂了电话,仔细思量他刚才的那个建议。

  姜煜也挂了电话,朝前面开车的宋铭道:“新房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  “看了三处。”宋铭声音温润,“都是精装修新房,图片我先看了一下,都还不错。具体情况就得您回去实地考量一下了。”

  “行。”姜煜点点头。

  宋铭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,笑着问:“您心情不错?”

  姜煜哼笑一声,“看出来了?”

  “要是这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,我也不用跟您了。”宋铭一只手握着方向盘,将车开得极稳,嗓音含笑,温润若春风。

  姜煜温声一笑,不说话了。

  宁锦绣那人,在专业领域算得上才华横溢。

  情商却似乎不怎么高。

  尤其在处理私人感情问题上,有极为单纯柔和的一面。

  眼下她一心一意围着姜衿转,自己的提议,自然是十拿九稳的。

  姜煜并不担心。

  抬手将西装外套理了理,重新靠回椅背上,闭目养神了。

  ——

  此时,宁宅。

  宁锦绣挂了电话,有点心不在焉。

  拿着遥控器换了好几个频道,愣是没接收到一条讯息。

  半晌,站起身,自己去厨房里切了点水果,做了一个水果沙拉端出来。

  刚坐下,就看到姜皓进了大厅。

  姜皓这段时间形成了晚上长跑的习惯,一身藏蓝色的运动衣都因为跑步打湿了,头发也是,湿湿的,好像在外面淋了雨。

  宁锦绣看着,只觉得他个子好像也拔高了一截,笑着唤了声,“姜皓。”

  “宁姨。”姜皓也看见她了,扯动唇角唤了一声。

  “过来坐。”宁锦绣招呼他坐下,又起身倒了杯温水给他,笑着道,“喝点水休息一下,瞧瞧你脸上这汗,不知道的还以为从泳池里钻出来的。”

  “哪有那么夸张?”姜皓一笑,端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,看她道,“谢谢宁姨。”

  “客气什么。”宁锦绣嗔怪道。

  两个人相处向来客气,说了几句话,也就显得沉默了。

  姜皓正准备起身回房,宁锦绣突然道:“有件事,宁姨想问问你的意思。”

  “您说。”

  宁锦绣垂眸沉思一下,柔声道:“要是我和你爸爸结婚的话,你有意见吗?”

  姜皓一愣。

  他知道楚玉英和姜煜再绝无可能,却也没想到,宁锦绣和姜煜进展如此之快。

  姜皓抿抿唇,没说话。

  宁锦绣看着他神色,笑着道:“你别误会。我们做这个决定是为了你姐姐,你姐姐和晏医生领了结婚证,过几天两家人要见个面,眼下咱们这情况你也清楚……”

  “宁姨。”姜皓笑着打断她,定定神,开口道:“您不用给我解释。这事情本来就是我妈不对在先,眼下她和我爸也已经离婚了,自然都有选择新生活的权利,我明白,其实您不用征求我意见的。我姐姐……”

  姜皓正说着,突然一愣,“您说我姐姐和晏哥哥领了结婚证?”

  “嗯。”宁锦绣点点头,“也就前两天的事情。”

  姜皓:“!”

  他为什么一丁点消息也不知道?!

  姜衿才多大啊,这么轻易就领证结婚了啊?

  姜皓定定神,起身道:“我去找她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宁锦绣愣神的工夫,姜皓已经抬步走了。

  脚步匆匆地去往姜衿房间,敲门道:“姐,姐姐。”

  姜衿刚洗漱完,听见他心急火燎地敲门,连忙应声道:“门没锁。”

  姜皓拧开门进来,抬眸就看到她正拿毛巾擦着头,愣了一下,缓声询问道:“宁姨说你和晏哥哥领了结婚证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一笑,“二十六号领的。”

  “太早了吧。”姜皓十分无语,一屁股坐在床上,不满道,“你才多大啊,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。”

  “这不也过了法定结婚年龄吗?”姜衿不以为然。

  “可是,”姜皓抑郁地看着她,“哎呀,想起来我怎么就接受不了呢。”

  姜衿忍不住轻笑一声,抬手在他头发上揉两下,柔声道:“有什么接受不了的,晏哥哥他对我很好。”

  “他大了你八岁,肯定得对你好。”姜皓哼了一声。

  一抬眸,目光落在姜衿的脖颈一侧,突然就愣了一下,不敢置信道:“你们不会**了吧?”

  姜衿换了宽大的t恤衫,吻痕露了出来。

  听见姜皓突然发问,脸蛋就红了,嗔怪道:“要你管,小孩子瞎问什么。”

  “谁小孩啊?”姜皓不满道,“我就小你两岁多。”

  “小两岁也是小。”

  “切。”

  “还有事吗?没事的话回你房间去,我要睡觉了。”姜衿红着脸拉着他起身,将他直接推搡到门外去。

  姜皓不敢置信地扭头道:“真上了?”

  “滚蛋。”姜衿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一下,直接闪身关门上锁。

  靠着门板舒了一口气,抬手摸摸脸,滚烫滚烫的。

  耳听着姜皓走远的脚步声,才算彻底放下心来,将自己丢到了柔软的大床上。

  脑海里胡思乱想了一通,红着脸钻进被窝里。

  ——

  翌日,上午。

  姜衿十点多接到了晏少卿的电话。

  两个人领证的事情被科室里一众人所知,自然是应该请客的。

  晏少卿算算日子,姜衿后天开始上学,自然是没多少时间了,索性也就将请客的事情定在了晚上,刚好是星期五。

  姜衿自然直接答应了下来。

  下午四点,和宁锦绣打了招呼,坐车去四院找他。

  驾轻就熟地到了办公室,还没进去,就在门口和一个人撞了满怀。

  “小师娘?”余承乾弯腰捡了文件夹,看着姜衿,喜出望外地笑了一下,开口道,“稍等一下,师父他们临时有个会要开,耽误不了多久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,攥紧背包带,坐到了椅子上。

  余承乾很快空着手折回来,看着她,弯弯眼睛,笑着询问道:“喝水、喝茶还是咖啡?”

  “不用。”姜衿言简意赅。

  余承乾略微想一下,拿一次性纸杯接了杯温开水给她。

  姜衿抬眸看一眼,抿唇道:“谢谢。”

  偌大的医生办公室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,气氛还有点古怪。

  姜衿端着茶水抿了一口,好半天,小声道:“那天的事情你没告诉给别人吧?”

  “嗯?”余承乾扬眉问一声,话一出口,就晓得她问什么了,笑笑道:“你觉得我是那么八婆的人嘛?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又不了解他,谁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。

  姜衿无聊地扁扁嘴。

  余承乾看着她孩子气的小动作,只觉得可爱,恶趣味道:“师父很大吗?”

  “什么?”姜衿一愣。

  余承乾若有所思,“那天瞧见你拿了盒大号就跑开了。”

  唰一下,姜衿一张脸红透了。

  坐在椅子上,正觉得窘迫难堪,门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。

  晏少卿和几个医生刚进门,抬眸就看到这一幕。

  姜衿和余承乾一个坐着,一个站着,也不知道聊了什么,姜衿一张脸都红透了,盈盈杏眼,泛着水波一样羞涩的光。

  晏少卿拧了眉,到了姜衿跟前,询问道:“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  “刚到。”姜衿站起身。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朝边上的余承乾道,“去一下护士休息室,看一会谁有时间,一起吃饭。”

  “好嘞。”余承乾笑着应一声,转身出门了。

  晏少卿坐到椅子上开始收拾东西,姜衿四下环视一周,觉得果然白大褂还是穿在他身上最好看了,忍不住就生出些自豪感,抿着唇傻笑。

  晏少卿不经意间抬眸看见,更不悦了。

  这丫头想什么想得这么开心,难道是余承乾?

  医院分给他的实习医生,余承乾二十五岁,相貌俊朗、性格阳光,一来就很招那些小护士喜欢。

  难不成……姜衿也喜欢和他相处?

  是他老了吗?

  摸不透这小丫头片子的心思了,竟然也会患得患失。

  晏少卿胡思乱想着,看上去就难免有点心不在焉了,直到一行人出了医院。

  凉风让他清醒了一些。

  “想吃什么?”他扭头问边上科室里其他人。

  “鱼火锅。”

  “去艾德亚餐厅吧?”

  “晏医生做东嘛,您做主。”

  “对。”

  边上一众人给了不同答案,晏少卿垂眸看姜衿一眼,“你呢?”

  “我都行,没意见。”姜衿淡笑道。

  “宸王府怎么样?”晏少卿略微想想,问了一句。

  宸王府距离四院不远,过了十字路口转个弯就到,步行也就不到二十分钟,是一家集高档餐饮、住宿、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大酒店,环境自然比一般吃饭地方好上很多,胜在安静幽雅。

  尤其今天是星期五,他们人也多,晏少卿自然想着找个氛围好点的地方。

  其他人自然没意见。

  不一会,一众人步行到了宸王府。

  晏少卿要了一个可容纳三十人就坐的大包间。

  服务员拿来了菜谱,晏少卿抬手朝边上几个医生道:“看看吃点什么?”

  “呃。”他手边坐着的中年医生粗略看一眼,指着另一边几个护士笑笑道:“还是女士优先吧,我们无所谓,不挑。”

  服务员又将菜谱拿到了几个护士跟前。

  有人笑着道:“晏医生难得请客,我可就不客气咯。”

  晏少卿抬眸看去,“嗯。别客气。”

  说话的护士看一眼餐谱,笑着道:“芙蓉虾、红炖鱼翅、冬瓜薏米煲鸭、蚝皇凤爪……”

  晏少卿性格寡淡、话少、年轻却医术高超,原本很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,再添上楚乔的事情在医院引起挺大轰动,更没有女医生护士敢主动靠近他了。

  他安之若素,在不了解他的人那里,却多少有点不近人情的。

  眼下前面有小护士开头狠宰他,饭桌上气氛都很快热烈起来,没一会,服务员抱着菜谱下去了。

  凉菜很快上来,沿着玻璃桌面摆了一圈。

  每一道,都好像一个工艺品,端出去就可以上美食节目了。

  姜衿抿抿唇,食指大动。

  科室里一众人互相对看一下,一位中年医生率先起身道:“来,大家一起敬晏医生和小姜一杯,祝你们百年好合,生活美满。”

  “新婚快乐。”其他人齐齐笑着道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晏少卿和姜衿先后说了一句,喝了酒杯里的半杯红酒。

  姜衿没多少酒量,晏少卿是知道的,可,等他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小丫头喝酒就像喝水,咕咚咚就下去。

  晏少卿伸手在眉心里按了按,坐下,端起手边的茶水给她递过去,低声道:“先喝点茶。”

  “唔。”姜衿接过茶水,一仰头,半杯下肚。

  一众人先后开动了。

  跟着的几个护士都很年轻,又都喜欢和余承乾逗趣,每每抵挡不住,余承乾又总会像自个师父求救,惹来一群人哈哈大笑。

  很快,一顿饭热热闹闹地到了尾声。

  出了宸王府,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。

  几个护士明显还没尽兴,想着去边上的ktv里唱歌。

  医生中有年纪大的,没什么兴趣,和晏少卿告了别,率先走了。

  晏少卿二十八岁,其实还算非常年轻,可严谨自律惯了,又实在不像年轻人,对这些唱歌泡吧的事情也根本毫无兴趣,带着姜衿,先回家。

  两人都喝了酒,自然也不去医院取车了,就打算住在医院外面的公寓里。

  晏少卿喝红酒不至于醉,姜衿却是不行了,跟着他勉强走了两步,就站直身子蹙眉道:“晏医生,你能不能别老晃来晃去的,我眼睛都花了。”

  晏少卿也停了,一脸无奈道:“我没晃。”

  “还说没有。”姜衿踮起脚拧一把他脸蛋,“看看,又晃。”

  “你醉了。”晏少卿道。

  “没有。”姜衿甩着胳膊走起来,“谁说我醉了,拉出去砍头一百遍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姜衿眼见他不说话了,鼓着腮帮子哼一声,一扭头,又甩手扭扭歪歪地往前走。

  一边走着,还顺带唱起歌来。

  是一首很老的粤语歌。

  她直接从*开始唱,“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,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。背弃了理想,谁人都可以。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……”

  晏少卿看着她的背影,突然觉得,这丫头一定是非常喜欢这首歌了。

  咬字都是纯正的粤语腔。

  倒是不曾想,这小丫头,还要这样的一面。

  他正想着,前面的姜衿“啊”一声,趴倒在地了。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一愣,连忙快步上去扶起她,忍着笑道,“走个路都能摔着。”

  “路不平。”姜衿委屈巴巴地看着他。

  晏少卿一笑,“我抱你回去。”

  姜衿“唔”了一声,晏少卿便直接弯腰,打横抱起她,不急不缓地往小区里走。

  繁华夜景都在道路两旁铺开,他抱着她,便觉得这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般,就在这样流转变换的光芒中一直走,很容易,就地老天荒了。

  姜衿很轻,晏少卿每每抱她,都不觉得累。

  没一会,两个人就到公寓了。

  姜衿一路晕乎乎傻笑。

  晏少卿抱着她直接去了卧室,放在床上,自己拿了睡袍进浴室洗澡。

  才洗到一半,浴室门突然被人打开了。

  姜衿隔着玻璃门傻兮兮看他一眼,半晌,扁着嘴道:“我也要洗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关了水,有点凌乱,还有点不自在,声音低沉道,“你先出去,明天早上洗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姜衿说话间直接拉开玻璃门,挤到花洒下面去,仰头道,“空间这么大,我们一起洗嘛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姜衿说话间扭了手把,温热的水流强劲的冲刷下来,浇湿了她身上所有衣服。

  她顿时就愣了,一脸懵懂地看向晏少卿。

  晏少卿也凌乱地看着她。

  姜衿穿了一件薄衬衫,里面套了小背心,此刻湿了,衬衫便紧贴在身上,小背心的形状都被十分明显的勾勒出来,晏少卿目光下移,便看到她越发挺翘的**曲线了。

  住院期间吃得太营养,这丫头,好像二次发育了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,深邃黑亮的眼眸颜色都深了,一只手扣上她肩膀,在哗哗水流里咬着她耳朵低语道:“小不点,这是你自己送进来的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一只手扯着衬衫,懵懂道,“好难受。”

  湿衣服捆着她,实在太难受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呼呼,总算爬上来了,八千也不少了。

  阿锦过年要走十八家亲戚,从初一开始,每天的更新都是熬夜写的,一天休息时间实在太少了,不知怎么给病倒了,昨晚烧了三十九度,今天还一直反复,现在去打个吊瓶。

  所以明天的更新也不固定时间,亲戚走完得初十了,本来说初八,奈何没走完。

  亲们关注评论区,几点更新,都会在早上九点评论区通知的,然后,还欠着些评论没回复,奖励没打赏,福利没写,等阿锦忙过这一两天,都给大家补上,断更情况不会有,亲们体谅哈,么么哒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28:一起洗吧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