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2:一波又起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晚上,十一点。

  晏少卿正准备入睡。

 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想想也知道是姜衿了,他抿唇一笑,侧头拿了手机,直接接通了。

  “晏哥哥,你睡了吗?”姜衿问。

  “准备睡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姜衿那边沉默了一小下,有点不同寻常。

  晏少卿拿远手机看一眼时间,声音低缓些,询问道:“怎么?遇上什么事了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对着电话,支吾道,“我说个事情,你不许生气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语调平淡道:“说吧。”

  “生气了?”姜衿突然问。

  晏少卿哭笑不得,“你这不还没说吗?先说事,我听听。”

  那……就是还有可能生气?

  姜衿胡乱想想,却也只能硬着头皮,故作轻松道:“就我现在还在外面KTV呢,刚才和同学聚会了。”

  晏少卿一愣,又看一眼时间,反问,“现在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似乎深吸了一口气,“而且我惹了一个麻烦,得你过来处理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我把云家少爷打晕了!”姜衿良久没听他反应,眼睛一闭,干脆利落说了一句。

  晏少卿坐起身了,“地址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忙不迭如实上报。

  晏少卿略微想一下,又问,“你怎么样?”

  “我没事,有人陪着我,就是走不了。”

  晏少卿松口气,“那就原地等着,我最多一小时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姜衿挂了电话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边上的小胖古怪地看她一眼,干笑道:“衿衿姐,你打电话这样子可简直太乖了。”

  最起码,他从未见过。

  边上几个男人也有点意外,面面相觑半晌,有人去稍远处打电话了。

  ——

  云昊脑袋被敲了一下,流了点血,不严重。

  看上去就好像暂时晕过去的样子。

  呼吸也正常。

  自然是不用送医院的,跟着他一起来的两个男人将他抬到了前面大厅的沙发里,等人过来。

  毕竟——

  这地方归属孟家,他们不方便滋事,又不好离开。

  眼见姜衿当真打电话叫了人,索性也就等着,想要云昊清醒以后再走。

  这位爷最近脾气挺暴躁,一醒来看不见他们跟着,不开心了,后面指定得收拾他们。

  还是跟着看看再说。

  各自怀着心事,一众人神色各异地等在大厅里。

  半个多小时以后,乔远和阎寒前后脚到了。

  乔远是小胖差人叫来的。

  阎寒自然是被云昊的朋友给惊动了。

  两个人在旋转玻璃门外遇见,对看一眼,都没说话,一起进了大厅。

  “四哥。”

  “阎总。”

  大厅里几个人连忙迎上去发问。

  乔远直接越过小胖,到了姜衿跟前,发问道:“你怎么样?”

  姜衿还没答话,抬步过来的阎寒又声音低沉地问询,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……”大厅里静了一瞬。

  热恋贴了个冷屁股,云昊几个朋友脸上的笑意都顿时僵住,神色古怪地看着姜衿。

  内心有点崩溃。

  这姑娘什么来历啊,刚才分明找的晏三少啊?

  怎么孟家和云家这两位,一来就直接奔着她就去了。

  姜衿也有点郁闷,她刚才有点乱,又顾着给晏少卿打电话,自然没注意到旁的人都在干什么。

  眼下……

  姜衿只得抿抿唇,“我没事。”

  被两个人一左一右围着,还觉得有点压力。

  实在因为乔远和阎寒个子都高,差不多都在一米八五左右,站在那,很容易给人压迫感。

  晏少卿也到了。

  一进门就看到前面比他还早一点的两个人,神色一愣,就蹙眉了。

  一只手握紧车钥匙,面无表情地朝着姜衿的方向走。

  夜里静,大厅里原本也就他们一众人,自然很快都察觉到有人进来了,齐齐抬眸朝着门口看了过去。

  姜衿漆黑的一双眼顿时亮堂起来,开口唤道:“晏哥哥。”

  晏少卿到了她跟前,一只手扣上她肩头,垂眸询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和同学一起来玩,就……云昊,骚扰我一个女同学,我用背包砸了他一下,就……”

  姜衿抬手指了指沙发上一直都没醒的云昊。

  她一说话,其他三人自然也都晓得她口中那个女同学大抵是孟佳妩了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云昊一眼,很快收回视线,朝阎寒道:“既是云家人的不对,事情就交给阎总了,时间不早了,我得带衿衿先回去,她明天有课。”

  一开口就定性了。

  边上插不上话的几个人简直欲哭无泪。

  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晏少卿本人,只觉得这人比他们想象中还要英俊高挑一些,也更淡漠清冷,一看就不好接近。

  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们,他们还觉得本该如此。

  可——

  云少没醒啊,万一脑震荡呢?

  几个人都看向阎寒了,阎寒却神色一愣,问姜衿,“这么早就上学了?”

  姜衿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有人无奈了,连忙提醒道:“这,这云少还没醒呢?好久一会了,要不送医院瞧瞧?”

  晏少卿侧头看了他一眼,男人干笑一声,倏然噤声了。

  已经被提起,好歹是堂兄弟,阎寒自然不能置若罔闻,笑道:“没事。一会我让送医院瞧瞧,有什么事再说。”

  这意思,明显是让晏少卿和姜衿先走了。

  晏少卿神色平淡地看他一眼,却又没走了,侧头朝边上值班经理道:“拿根牙签过来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牙签。”晏少卿言简意赅。

  “哦。”值班经理下意识快步走了,去收银台拿了根牙签过来。

  晏少卿伸手接了。

  侧头朝刚才说话的男人道:“他没事。”

  话音落地,大拇指和食指捏了牙签,一俯身,直接朝云昊的人中扎了过去。

  “啊!”一声大喊,直接刺破了众人耳膜。

  云昊从沙发上蹦坐了起来。

  牙签晃到了地上,人中那一块溢出一滴血珠来。

  他还有点懵,抬手碰了一下,看见是血,气急败坏道:“谁他妈……”

  他话未说完,就看到冷着脸的晏少卿了。

  两个人虽然没什么往来,却也是见过面的,云昊定定神,突然就直接清醒了过来。

  一时语塞。

  晏少卿看着他哼笑一声,“还有力气叫骂?看来当真没什么事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云昊迟疑地看他一眼,又看看边上的姜衿,联想到先前她的话,自然也就相信了,抑郁地咬着牙。

  都在一个圈子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。

  晏少卿的面子,他自然得给的。

  这道理,他明白,其他人自然也清楚,连带的,跟着他来的几个人也就松了一口气。

  晓得事情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晏少卿本不欲多留,和几人告了别,揽着姜衿的肩膀就要离开。

  没走两步,又突然回头,问值班经理,“有监控吗?”

  “……有。”值班经理点点头。

  晏少卿淡声道:“刚才那段监控,让我看一下。”

  “四少?”值班经理看了乔远一眼。

  乔远从晏少卿来了之后就没怎么说话,此刻听见有人唤他,还有点恍惚,直接点了一下头。

  经理带着晏少卿去监控室,乔远和阎寒也跟着。

  晏少卿主要是为了保证姜衿周全,到了监控室,值班经理一脚踢醒了坐在椅子上打盹的工作人员,冷着脸要求回放一下刚才公共洗手间外走廊上的监控录像。

  也就倒退到了姜衿出现的那一块。

  几个人一言不发地看着,突然就读到了姜衿那一句,“如果,我是晏少卿的妻子呢?”

  室内更安静了。

  乔远和阎寒神色诧异地看向了姜衿。

  晏少卿也是。

  看着看着,突然忍不住抿抿唇,笑道:“行了,不看了。”

  侧头朝乔远道:“他们来过这一段,让人想办法处理一下,免得后面闹什么麻烦。”

  乔远不答反问,“你们结婚了?”

  晏少卿看着他点点头,“领了证。”

  简洁的三个字,却让乔远久久说不出话来,站在原地,半晌,垂眸看向了姜衿。

  只觉得窒息。

  孟家出事以后,甚至,孟家出事以前,他都知道,这一刻,也许总有一天要面对,可,当真面对了,还是让他有点难以接受。

  他十几岁就遇见姜衿了,分明,是他先看上的。

  他才是先来的那一个,也是陪她最久的那一个,感情都已经深入骨髓了。

  乔远握了拳,抵着唇角低笑了一声。

  姜衿看着他,突然就觉得非常难受了,小声唤了一下他名字。

  乔远定睛看着她,半晌,又笑道:“我没事。”

  姜衿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,身侧,阎寒一扭头,直接抬步离开了监控室。

  姜衿深吸一口气,晏少卿揽着她,也离开了。

  两人出了KTV,临近一点。

  冷风总是能让人更清醒,姜衿喘口气,问晏少卿,“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  “我送你回去。”晏少卿道。

  “学校早关门了。”

  “花半里。”晏少卿揉揉她头发,“晚上就住那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姜衿干笑一声,“我把那地方租给一个朋友了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没好气道:“你缺钱?”

  “不缺。”姜衿摇摇头,又道,“不过我按照单间收的房租,咱们过去住一下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两人上了车。

  晏少卿发动车子上路,略微想想,又道:“住酒店。”

  酒店?

  姜衿蹙眉想想,觉得也不是很有必要。

  没说话,索性拿出手机,低头翻了云舒的号码,拨了出去。

  晏少卿问她,“给谁打电话?”

  “就云舒姐,我说的朋友就是她。”

  “这都一点了,你给人打电话?”晏少卿提醒道。

  姜衿一愣,连忙低头去挂断,一看,电话已经被人接听了,里面传来云舒柔和一声,“喂,衿衿。”

  “云舒姐。”姜衿连忙笑道,“我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,一时没注意时间。”

  “我还没睡,有事啊?”

  “你在花半里吗?”姜衿问。

  “嗯,”云舒迟疑一声,“没在。”

  “哦?”姜衿一愣,突然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道男人的咳嗽声,脑子一转,突然了悟了,嘿嘿笑道,“我都忘了你和方律师结婚了,你已经住去方家了?”

  “没。”云舒急忙否认道,“这个说起来很麻烦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止了话茬,笑道,“那就闲了再说吧,我就告诉你一声,我一会回去花半里住一晚,你不在就算了。我直接过去。”

  “嗯,路上小心。”云舒道。

  “那你早点睡。”

  姜衿挂了电话,看了晏少卿一眼,若有所思。

  “怎么?”晏少卿开着车,没回头。

  “电话里有男人的咳嗽声,你说是不是方律师啊?”姜衿很好奇。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这么八卦?”

  “不就好奇嘛。”

  “好奇心害死猫。”

  “……晏医生你真不会聊天。”

  姜衿不想和他说话了,看着窗外自己琢磨。

  ——

  方家,卧室。

  云舒挂了电话,抬手在眉心里揉了揉。

  苦恼得要死。

  她先前就知道方淮是因为被父母一直逼婚,所以找上她,不得已来了个有名无实。

  却从未想过,他父母逼婚到了这种地步,简直……变态了。

  自从方淮带着她见了父母以后,两个人就被要求每周必须回家住三天,基本上都是周五、周六、周末。

  与此同时,她开始了被逼孕。

  方淮的父母人不错,可就是在这件事情上看不开。

  毕竟——

  方淮已经年近三十,相貌太好,周围还基本上都是男人。

  老太太也不知从哪里听说了同性恋这么一回事,天天怀疑自己小儿子是个>

  这不,莫名其妙就到眼下这一步了。

  她和方淮躺在一张床上,尤其,她的床头,还放着刚才进门时老太太塞给她的浅紫色镂空蕾丝睡裙,说是她平时打扮太素净了,又说女人适当主动一些也好,还说自己儿子是个木头疙瘩,让她多包容。

  简直……

  云舒无法形容她的心情。

  房间门突然又动了一下,夹杂着一道步伐移动的声音。

  老太太在外面偷听呢。

  云舒将脸颊埋进了枕头里,就听到边上的方淮压低声音道: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,正准备睡呢。”

  话音落地,挂了电话。

  云舒听着他动静,偏偏,方淮没动静。

  实在捂得难受了,她索性抬眼看了方淮一下。

  方淮一只手撑着脸,无奈道:“要不,咱们意思一下,让她听听。”

  云舒:“……”

  “这都三天晚上了,她一点动静都没听到,今晚再听不到,估计我们都没办法睡觉了。”方淮又道。

  云舒脸都红了。

  又不是小孩,她自然知道方淮说的动静是何意。

  眼见她不说话,方淮倾身往她的地方挪动一下,精致绝伦一张脸就停在她眼前,压低声音道:“你就意思意思叫两声。”

  叫两声?

  云舒扭头朝另一边了。

  方淮无奈,看一眼门板,索性自己在床上动起来。

  一只手推着床头大力晃动撞击了两下,慢慢地,配合着发出了两道粗喘声,甚至,极为动情地喊了两声,“小舒,小舒……”

  云舒想死的心情都有了。

  趴在床上,被他有节奏地晃着,简直躺不下去了。

  方淮一个人演,演了两分钟就有点演不下去了,实在无法,一只手掰着她肩头转个身,整个人压在她身上。

  云舒猝不及防,惊呼一声。

  喊完了,才觉得不对劲,咬着唇,气急败坏地看了方淮一眼。

  “叫的不错。”方淮忍不住笑了。

  云舒直接握拳在他胸口砸了一下,恼极。

  方淮也不逗她了,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:“已经演到这里,总不能停下,不然她明天以为我不行呢?”

  想到这几天被逼着喝下的那些补汤,云舒欲哭无泪。

  “帮帮我。”方淮又道。

  他相貌太好,声音里带着些讨好哄劝,云舒就不忍心了,咬着唇,闭着眼点点头。

  方淮一只手压着床板,又猛撞了两下。

  她咬着唇发出了两道细微声响。

  “声音稍微大一些。”方淮还得寸进尺地要求着。

  演都演上了,云舒一咬牙,闭着眼睛,尽可能地将声音出的大了些。

  可——

  方淮温热的唇突然就堵住了她的声音。

  辗转亲吻起来。

  一边亲吻着,他还一边将床晃出更大的动静来,足以以假乱真了。

  云舒气急了,胡乱挣扎了两下,愣是不能撼动他分毫。

  方淮毕竟是男人,还是个高高大大的成年男人,体力上天生有着压倒性的优势。

  半晌,云舒也不挣扎了,直接咬了他一口。

  方淮从她身上翻下去,平躺在床上。

  云舒猛地坐起来,就听到身侧传来极为愉悦的一阵低笑声。

  简直气死了。

  方淮看着她愠怒的脸色,突然道:“我妈走了。”

  走了?

  一句话又突然转移了云舒的注意力。

  她也松了一口气。

  老实说,方淮的父母实在是性格心地特别好,知道她是孤儿,也不介意,热情对待,当成亲女儿一样地疼爱着。

  甚至,早上变着花样地哄她吃饭。

  纵然有为着早生贵子的嫌疑,一定程度上,也是的确为了她身体考虑的。

  也许就因为这样,她才心软,又能体谅老人为方淮操心的辛苦,刚才一松口,就答应了配合着演戏。

  可——

  这人怎么能吻她呢?

  云舒越想越不舒服,转身看着他,语调僵硬道:“方先生,我们这样下去怕是不行的!”

  “怎么?”方淮双手交握放在脑袋下,一脸惬意地看着她。

  “演戏总有一天要穿帮的,而且你妈妈以为我们发生了关系,肯定心心念念想着抱孙子,可我这肯定不可能怀上啊,她早晚有一天得失望,还可能越来越失望,这还不算,我一直没孩子,咱们不就得总是回家来住,那她每天都拿大补汤给我喝,更是不妥了!”

  云舒蹙眉说着话,越说,越是觉得不妙,心里还有点愧疚感。

  “你不想喝就算了,我明天给她说一声。”方淮漫不经心。

  云舒:“……”

  那个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?!

  妈的,她简直想骂脏话了,方淮这人根本油盐不进。

  每一次,总有办法顾左右而言他。

  “还有事吗?”方淮看着她神色变来变去,眯着眼睛又问。

  “没了。”云舒没好气说一句,重新躺下了。

  她明天还得上班呢?

  就因为这事,闹到一点多了都还没睡!

  简直疯了!

  ——

  此时,云京大学。

  宿舍楼下。

  孟佳妩、江卓宁和童桐、杨阳,四个人还在。

  原本十二点之前一众人全部回到学校了,可,孟佳妩不愿意上去。

  她不上去,扯着江卓宁的袖子,江卓宁也没能上去。

  江卓宁没上去,童桐一直看着两人,不知怎的,也就根本不愿意回宿舍了。

  杨阳这才觉得不对,也没上去睡觉了。

  四个人就坐在宿舍楼下林荫道一侧的花坛边上。

  很快就一点多了。

  夜里有点冷,孟佳妩穿着针织衫,环抱了一下自己的胳膊,瑟瑟发抖,心里痛,实在忍不住了,侧头看了眼一直沉默在边上的江卓宁。

  离开KTV回到学校,这一路上,江卓宁根本都没说话。

  身上不知道有没有事,他嘴角还带着伤呢。

  孟佳妩看他一眼,心疼不已,小心翼翼去摸他的手,“阿宁……”

  语调讨好卑微到极致了。

  她晓得是她的错,无论因为什么,她当着他的面,说自己是阎寒的女人,又被另外的男人吻,这对他来说,已经是天大的羞耻和伤害了。

  从头到尾,她其实一直在伤害他。

  抱着征服的心思,强迫强吻他,一步一步,逼着他接受了自己的感情。

  从未考虑过他的感受。

  他那么干净那么优秀,又骄傲又克制的一个人,却因为她,一次次被全校学生看笑话,看热闹,一次次气急败坏,被迫改变。

  她一直自视甚高,可事实上,她有什么呢?

  从小生活在孟家那样的环境里,不到二十岁就和男人发生了关系。

  第一次的确是被迫的。

  可后来,她一直觉得理所当然,她喜欢玩弄男人,甚至,也抢过别人的男朋友。

  看到男人为她癫狂发疯激动痛苦,她能从中获得快感。

  这样的日子,她也过了许久。

  一直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一直以此为傲。

  直到慢慢爱上他。

  确切地来说,是两人在四院门口那一次,他为她点了烟,她为他戒了烟。

  那以后,她才觉得羞愧的。

  可——

  即便这样,仍旧会无意识地做出一些强迫他的举动。

  已经尽量在改了。

  已经努力地,和孟家告别了。

  想要重新开始。

  可眼下,连孟家这样的后盾也没有了。

  她不过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而已,母亲还不甚光彩。

  从家世背景到品学修养,各方面,都已经完全配不上江卓宁了。

  拿什么爱他?

  孟佳妩只想着,都无比心痛,伸出去的那只手,更是一直颤抖着,她觉得,这一生,从未有这一刻,她能这么忐忑,也从未有这一刻,如此痛苦。

  纵然眼下这种波折痛苦,和她以后所经历的相比,不过九牛一毛。

  这一刻的她,却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。

  她只想着,如何能尽可能抹平江卓宁心上的伤口,如何尽可能地,用一种让他能接受的方式,将今天这件事,揭过去,再也不提起。

  只有道歉和请求,她能做的,只有道歉了。

  可——

  她的那只手,还没碰到江卓宁的手,江卓宁突然一把挥开她,站起身来。

  动静太大,边上的杨阳和童桐也吓得站了起来。

  孟佳妩也站了起来。

  她咬着唇,目光定定地看着江卓宁,泪光闪烁,要落不落。

  江卓宁看她一眼,转身就往学校门口走了。

  孟佳妩快走两步,一把扯住他衣袖。

  江卓宁停了步子,垂眸看着她,半晌,一字一顿,慢慢道:“我就问一句,和我在一起之后,你……”

  似乎是太难启齿,江卓宁喘息了一下,定定神,继续道:“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。”

  孟佳妩愣了。

  恍惚回想了一下,脑海里闪过她和云昊在会所里深吻那一幕,低声道:“只接吻算吗?”

  江卓宁一把推开了她。

  力道太大,以至于,她直接跌坐到边上去了。

  发出极重一声响。

  听起来,都会让人觉得疼。

  身上的疼,却比不过江卓宁接下来的一句话。

  他目光冰冷地看着她,一字一顿道:“孟佳妩,我们完了。”

  完了……

  孟佳妩大脑中经过短暂的一阵空白。

  第一次,竟是没有起身纠缠他的勇气了。

  却仍是不甘心。

  踉跄着站起身来,想说话。

  童桐比她更快一步到了江卓宁跟前去,劝他道:“有什么话好好说,孟佳妩她……”

  “你喜欢我?”她话音未落,就被江卓宁打断了。

  童桐神色一愣,呆呆地看着他。

  目光便泄露了一切。

  江卓宁定睛看着她,突然侧过头,哈哈笑一声,看也没看孟佳妩一眼,一只手直接扣上她后脑勺,一低头,薄唇就压了下去,胡乱而急切地亲吻起来。

  童桐整个人都傻了。

  孟佳妩就站在一步之外看着,也傻了。

  杨阳稍微远一些,看着眼前这无法收场的一幕,也傻了。

  他也在暗恋,能体会到童桐的忐忑和迫切。

  又算了解孟佳妩,也能体会到她的震惊和崩溃。

  但同时,他最能明白的,还是江卓宁。

  云京大学是国内最好的文科学府了,可,饶是如此,全国就那么多城市,每一年能有多少个高考状元呢?

  更别提,除了学习之外,其他各方面都无可挑剔的江卓宁了。

  这样一个男生,一进学校就算得上新生里一号风云人物,根本没人料到,他会真心实意地接受孟佳妩的。

  可是他做了。

  不仅做了,在两个人谈恋爱以后,更是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每天早起在女生宿舍楼下等,等到了孟佳妩,才和她一起去操场上跑步。

  公共课帮她占座位。

  穿她喜欢的衣服和鞋子。

  甚至,口袋里都开始装了孟佳妩喜欢的零食。

  他依旧和所有女生保持距离,身侧的那个位子,永远地留给了孟佳妩。

  这样的情意,已经做到极致了。

  纵然普通一个男生谈恋爱,也很少会为了女朋友,断绝和其他女生的相处往来的。

  江卓宁能做到。

  他是有着一定的精神洁癖的,却偏偏要忍受这样一个孟佳妩。

  爱情总是不讲道理的。

  以至于——

  眼下,连他这样素来自律克制的人,都疯了。

  应该是气疯的。

  得有多生气多痛,他才能想也不想地就吻上根本不喜欢的女孩,就为了泄愤。

  而且还吻了很久,足足好几分钟。

  到最后,童桐都忘乎所以了,双手抱上了他的腰。

  就在她抱上去的这一瞬,江卓宁突然放开了她,退后了一步。

  童桐的嘴唇肿了,江卓宁的唇角也破了,流着血,鲜血染红了他们刚才紧密相贴的唇。

  孟佳妩站在原地没说话。

  事实上,从刚才江卓宁吻上去,她就僵了。

  她吻过很多人,是啊,她吻过很多不同的男人,可,江卓宁,只是吻了一个不是她的女人而已。

  只一个……

  却偏偏让她痛得撕心裂肺,无法呼吸。

  眼泪都落了下来,滑过她脸颊,滚烫滚烫的。

  她傻了一般地看着江卓宁。

  江卓宁还是没看她,一低头,用手背抹了一把唇角的血,利落转身,直接走了。

  童桐一愣,连忙追了上去。

  杨阳左右为难,看着她,半晌,重重叹一声,安慰道:“他在气头上,你别伤心,我跟去看看。”

  孟佳妩和姜衿的关系她自然知道。

  他临走前,姜衿也是特意将他扯到边上去,让他好好看着这两人,真有事打电话给她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与其留下来照看孟佳妩,他还不如去看江卓宁呢。

  万一他和童桐出点什么事?

  按着他的性格,和孟佳妩可就当真绝无可能了。

  杨阳也走了。

  孟佳妩在原地站了许久,电话突然响了。

  她没接。

  实际上,她根本没有听见。

  江卓宁消失在视线里,她就好像傻了一般,根本没听见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不知道又过去多久。

  孟佳妩也转身了,抬步往宿舍楼方向走,到了一楼,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楼管阿姨宿舍的窗户,硬生生,将人吵起来开了门。

  挨了一顿批。

  好在楼管阿姨也困着呢,放了她上去,又去睡了。

  孟佳妩又拍开了宿舍门,进去,没睡觉,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发呆。

  好像想了很多。

  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。

  她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活明白。

  过往种种,好像一个迷乱而混沌不堪的梦。

  眼下,梦醒了。

  江卓宁那样的人,也就消失了,他其实原本就是一个寄托,可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吧。

  不存在。

  江卓宁那样的,根本不存在。

  她就这样胡乱地想着,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耳边突然传来声嘶力竭的一声,“孟佳妩!”

  好像是……江卓宁?

  怎么可能呢,她竟是出现幻听了。

  可——

  “孟佳妩!孟佳妩!孟佳妩!你给我下来!”一句接一句,一声高过一声,江卓宁的声音,很快就划破学校寂静的夜晚了。

  好些人都被吵醒了。

  孟佳妩似乎能听到整栋宿舍楼女生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  楚婧宜、王绫和李敏都被吵醒了,甚至,外面的阳台上,都有其他宿舍女生起来,出去看了。

  “江卓宁啊!”

  “一班的江卓宁!”

  “怎么好像喝醉了的样子?”

  “他们俩又怎么了啊?”

  “风水轮流转!”

  孟佳妩只觉得,她的听力从来没有这么好过,任何一句议论,竟然都能传到她耳边。

  江卓宁在叫她了。

  用着她曾经叫他的方式。

  孟佳妩直接起身,想着下去找他。

  可——

  这种时候,宿舍楼肯定又出不去了。

  她想跳楼,还没到阳台上,突然又停了步子。

  跳楼这样的事情她干过,后来和江卓宁花前月下的时候,他警告自己,以后必须爱惜身体,爱惜生命。

  孟佳妩又回去了。

  站着想了一下,在姜衿的抽屉里找了剪刀,很快地,将她和姜衿的所有床单被罩蚊帐,能剪的,全部剪成了粗条,绑在一起,最顶端绑在了窗框上,甩出了阳台去。

  紧接着,她就在许多人的目瞪口呆中,顺着床单一路下去,还没到底,就忍不住,直接跳了。

  摔倒在地。

  边上的童桐和杨阳都惊愕地看着她。

  江卓宁明显醉了,眼眸通红地看着她,没喊了,有些狼狈。

  眼见她下来,身子晃了一下。

  再然后——

  直接扑到了她身上,狠狠地抱住了她。

  孟佳妩的眼泪一瞬间就落了下来,也同样,紧紧地抱了他。

  “小妩。”江卓宁呢喃地唤了她一声,紧接着,一只手捧了她的脸,薄唇就急不可耐地开始找着她的唇了。

  孟佳妩偏头迎上他。

  两个人,就在众目睽睽下,在夜色里,在月光下,急不可耐地,激烈万分地吻了起来。

  发出暧昧而响亮的吮吸纠缠声。

  很久很久。

  这时间实在太久了。

  看热闹的好些女生撑不住了,回去睡觉。

  杨阳都直接坐到了地上。

  童桐则站成了一棵树,忘了呼吸。

  如果说江卓宁刚才吻她的时候,像是一瞬天堂,那么,从她跟着他出去,从他开始喝酒,就持续地狱了。

  她没有见过这样的江卓宁。

  热切、急迫、激动、失控、疯狂、不顾形象……

  他吻着孟佳妩,好像根本停不下下来,好像上了瘾成了魔。

  这种体验,实在太痛了。

  可第一次,她想取而代之的心情,第一次如此之清楚。

  她想取代孟佳妩,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无论做到何种地步,无论怎么样,总之,她想取代孟佳妩,她想成为江卓宁的女人,永远,永远,仅有的,唯一的女人。

  童桐定定地看着两人,慢慢地,也就觉得麻木了。

  江卓宁将孟佳妩推到了墙上,一只手扣着她下巴,激烈又疯狂地吻着。

  不是刚才低头吻她那样的动作。

  他的鼻尖挨着她鼻尖,一只手摸着她的脸,一只手搂着她的腰,一条腿压着她的腿,从上到下,紧密贴合,是那一种,恨不得和她长在一起的亲密无间的姿势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总算才慢慢地停了下来,好像也清醒了。

  气喘吁吁。

  在月光下,神色专注而迷离地盯着孟佳妩的脸。

  他很痛苦,压低声音道:“我想原谅你,小妩,我真的想原谅你。”

  孟佳妩嘴唇肿了,也破了,抱紧他,没说话。

  江卓宁将脸颊埋进了她的脖颈里。

  怨气和冲动似乎稍微抒发了一些,可,他仍旧是非常痛苦,天人交战。

  他想将眼前这女孩嵌入骨血里,又想将她狠狠捏碎,踩在脚底下,践踏欺凌,偏偏,他又根本不舍得,他不舍得,给她一点点的委屈和痛苦。

  他脑子很混沌,从来不曾这样纠结痛苦过,好像面临这世间最难的抉择了。

  不晓得,就在刚才,他对童桐的那一个吻,才正式扭动了三个人的命运齿轮,他太年轻,那样的痛苦已经难以忍受,不得不发泄。

  根本没想到,爱情,会让他发疯,也会让别人发疯的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阿锦本来想,绝对不用这个章节名,奈何,它实在太合适了。

 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。

  ⊙﹏⊙b

 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,快来给阿锦力量,让阿锦继续虐,不对,好好宠,心情好的话,想虐都虐不起来的嘛……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32:一波又起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