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:为了真相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  童桐的哭声慢慢地停了下来。

  姜衿抿着唇,抬步过去,递了张纸巾给她。

  “谢谢。”童桐低声说了一句。

  “没事。”姜衿笑了笑,在她边上坐下,安慰道,“哭过就算了。感情这事情也勉强不得,不被心疼的眼泪不值钱,流再多也没用的。”

  童桐安静了一下,无奈道:“你真是一点都不会安慰人。”

  “嗯,”姜衿一笑,“我很少安慰人。”

  “我好讨厌孟佳妩。”童桐咬咬唇,又委屈又气愤。

  “她是挺讨厌的,不过也有自己可爱之处,看立场吧,我要是你,估计也不会喜欢她。”姜衿耸耸肩。

  “可她是你的好朋友。”

  “不打不相识嘛。”

  童桐看着她,点点头,又沉默了下去。

  她沉默了,姜衿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站在边上,无聊地看天。

  还觉得有点饿。

  ****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她正准备去接,才发现,原来是童桐的****在响着。

  童桐掏出来看了一眼。

  江卓宁?

  她存着江卓宁的号码,却从来不曾主动给他打过电话。

  童桐接通了。

  “童桐?”那边的江卓宁出声唤了一句,声音里还带着点沙哑。

  “嗯。”童桐小声应了。

  “你在哪呢?”江卓宁征询道,“我过来找你,有几句话想要对你说。”

  “操场。”童桐应一声。

  “那我过来找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童桐挂了电话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久久地盯着****屏幕看。

  “江卓宁?”姜衿不确定地问了一句。

  “嗯。”童桐看她一眼,抿着唇,大大的眼睛里,有一丝很明显的欣慰和开心。

  姜衿若有所思。

  杨阳事无巨细都告诉她了。

  她也算了解江卓宁,大抵也晓得他会找童桐道歉的,略微想了想,直接道: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点点头。

  姜衿就转身了,舒口气,顺着台阶往下走。

  回宿舍去。

  操场外面遇到江卓宁了。

  他嘴角还带着一点伤,四月里穿着长t恤牛仔裤,看上去,依旧干净挺拔,只,清俊的眉眼间还是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,眼眶里带着血丝。

  看见姜衿明显愣一下,发问道:“你刚才和童桐在一起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,“说了几句话。”

  “谢了。”

  “不用,其实我不会安慰人,也没说什么。”姜衿一笑,略微想了想,终归是一句话也没说,抬步走了。

  江卓宁侧身看着她离开,抬步进了操场。

  他知道童桐喜欢他,事实上,一直都清楚,童桐也算给他示好过一次。

  况且——

  两人来自一个地方,一所高中,原本就有印象的。

  只他以前不怎么上心,对她的印象也就一直停留在很浅的层面上。

  昨晚当真是冲动了。

  他和孟佳妩的事情,不应该将她牵扯进来。

  更别说她还喜欢着他呢。

  江卓宁抿着薄唇,抬眸巡视一周,就看见站起身的童桐了。

  拾阶而上。

  到了她跟前,也没讲究,直接坐到了台阶上。

  童桐也坐下了。

  江卓宁两只手交握了一下,侧头看着她,叹口气,出声道:“专门来给你道歉的,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对,不应该吻你,当时有点冲动,对不起了。”

  “我不怪你,”童桐自嘲一笑,“我自己愿意的。”

  她说得直白,江卓宁神色怔了一下,没说话,目光澄净地看了眼远处。

  “你和孟佳妩又在一起了吗?”童桐问他。

  “是。”江卓宁声音淡淡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江卓宁低声道,“我以前觉得这世界上什么事都有原因的,现在觉得其实不是,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什么原因,不仅没有原因,而且不讲道理,比如感情。”

  “你爱她吗?”童桐低声又问。

  “爱吧。”江卓宁收回视线,看着她笑了一下。

  童桐咬咬唇,说不出话了。

  江卓宁看着她神色,突然间就有一点不忍心了,缓声道:“你的心意我明白,可就像我刚才说的,感情的事情没什么原因和道理,不是说你不好,明白吗?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,也不值得,一个不珍惜你的男生,你也没必要将他放在心上,为他难过伤心。”

  “这些话我都明白的。”童桐抿抿唇,有点委屈,“可是我做不到。”

  “那就转移一****意力。”江卓宁忍不住笑了。

  童桐看着他的笑,心里的委屈不甘好像突然就烟消云散了。

  她印象里,江卓宁其实很少笑。

  眼下——

  看见他笑,她又觉得自己因此受到的委屈都是值得的。

  她喜欢看到他笑,如果他能一直这么轻松地笑着,她其实真的无所谓的。

  孟佳妩给的痛苦无所谓,她那样漫长时间里的苦涩也都无所谓,江卓宁一句话,比其他人成百上千句都重要,她愿意为了他努力,也愿意为了他改变,怎么都行,只要他要求。

  ,只要他要求。

  童桐的唇角忍不住弯了一下,“我尽力。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松了一口气。

  ——

  姜衿出了操场。

  很快,又走到宿舍楼下了。

  远远地,就看见乔远站在台阶上等着她。

  昨晚刚见过面。

  她还挺意外,抬步过去,疑惑道:“找我有事啊?”

  “想你了,过来看看。”乔远下了台阶,到了她跟前,抬手想揉揉她头发,也不知道想些什么,一只手刚伸出来,又直接缩了回去,手指微蜷。

  姜衿自然注意到他这样一个小动作,微愣。

  半晌,仰头道:“那刚好,我还没吃饭呢,请我吃饭吧。”

  “想吃什么?”乔远顿时高兴了。

  “嗯。”姜衿歪着头想了一下,“太饿了,就想吃碗面,吃面吧。”

  “让我请你,结果就吃一碗面?”乔远忍不住蹙了眉,没好气道,“不用这么帮我省钱。”

  “谁帮你省钱了,走吧。”

  “骑车快一些。”

  乔远话音落地,抬眸,远远地看了眼他停在林荫道上的机车。

  姜衿也远远看了一眼,点头笑道:“走吧。”

  两个人抬步往乔远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
  “给。”

  乔远将头盔递给了姜衿。

  就准备在外面吃饭,又不远,姜衿也没戴,抱着头盔坐在他身后。

  很快,两个人就到了学校外面。

  一家菠菜面馆。

  乔远起得晚过来找她,也没什么心情吃饭,两个人分别要了大小碗,选了一处窗户边的位置坐下了。

  服务员倒了点面汤过来。

  姜衿端着喝了几口,一抬眸,就对上乔远专注的视线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问。

  乔远指腹摩挲着杯壁,若有所思道:“你……想起晏少卿了吗?”

  姜衿一愣,“没有。”

  “怎么就结婚了?”乔远神色疑惑地看着她。

  “喜欢啊。”姜衿抿抿唇,浅笑道,“我就感觉很喜欢他,而且他本来就是我男朋友嘛,我已经知道了,虽然他那人有时候挺让人生气的,性子傲,嘴硬,可我还是喜欢他,没原因没道理。”

  她说话语调轻快,和乔远的印象中实在有出入。

  乔远却只觉得欣慰轻松。

  他心疼以前的姜衿,也喜欢现在的姜衿,总之,姜衿什么样都好。

  她是什么样,自己就喜欢她什么样。

  她快乐,那最好不过了。

  乔远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两口。

  姜衿的****突然响了。

  是晏少卿。

  她垂眸看了眼,直接接通了,含着笑意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晏少卿问,“干嘛呢?”

  “学校外面吃饭。”姜衿直接道。

  “一个人?”晏少卿没听到别的人说话声,又问一句。

  “不是啊。”姜衿看一眼对面的乔远,笑笑道,“我和乔远呀,他过来找我吃饭了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她和乔远?

  和乔远吃个饭,有必要这么高兴吗?

  还理直气壮地告诉他?

  事实上,不止是晏少卿,听见她说话,乔远都意外极了,神色定定地看着她。

  以前的姜衿可不这样,总是避免和他见面,实在避免不了,在晏少卿跟前,反正是没有这么理直气壮的。

  乔远看着她,突然就有点想笑了。

  他随意惯了,自孟家和乔家出事以后,却许久都没能笑过。

  眼下——

  这笑声就传到了晏少卿耳边去。

  晏少卿紧紧蹙了眉,压低声音问姜衿,“你不看看这都几点了,还和他在外面,上课都不会迟到吗?这种状态,靠什么申请生?”

  他这挖苦来的莫名其妙,姜衿看一眼时间,一点半。

  她们下午两点半开始上课。

  完全来得及。

  姜衿也蹙了眉,“两点半才上课呢,来得及啊。我就吃个饭而已,有必要上纲上线嘛。”

  “你们昨晚才刚见过面,没说上话?”晏少卿反问。

  “没啊,昨晚没说几句话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昨晚在****室的一幕突然又浮现在脑海中了。

  因为被乔远知道两人结婚,姜衿声音低低地唤了他一声。

  那一声很忐忑担心。

  再往前,两人在四院门口那一晚。

  再再往前……

  晏少卿越想,越是觉得气闷了。

  事实上,一开始他并没什么意思,只是因为听到两个人的说笑声,有点吃味。

  可这一刻,当真是有了点怒气了。

  姜衿这丫头,他惯着,她就反了天吗?

  一点都不顾及他的心情。

  哪里像以前?!

  晏少卿抑郁极了,手指紧握着****,还没有再说出什么话,姜衿突然道:“我先吃饭了啊,好饿。等我吃完了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匆忙地挂了电话。

  的确是因为饿了。

  早上晏少卿给她定了八点钟的闹钟,她起来急着去学校,整个早上就啃了一个面包。

  中午回到宿舍又开始等孟佳妩,没吃饭。

  当然饿了。

  自然想着吃完饭再打电话。

  匆忙挂

  匆忙挂断,是因为担心晏少卿再说出什么话,让她难堪。

  毕竟,乔远就近在咫尺。

  他在电话那头挖苦恼怒的,指不定就被听去了,多影响两个人的形象啊。

  吃完饭再哄他。

  姜衿也就没多想了,专心吃饭。

  晏少卿看着****上显示的“通话结束”,简直不敢置信。

  姜衿挂了他电话?

  这可真是破天荒头一遭了。

  简直……

  晏少卿气得说不出话来,也不想给她打,将****直接扔到了桌上。

  隔几分钟,就忍不住看一眼。

  整整四十多分钟,姜衿都没有打电话给他。

  她不打,他打!

  晏少卿又将电话拨了过去,连着响了三次,姜衿还没接。

  姜衿吃完饭就被乔远送回学校了,坐在机车上,当然不方便接电话了,一告别,就连忙拿出了****。

  两个未接来电。

  她给晏少卿拨了过去。

  晏少卿也没接。

  直到第三个,才接了起来,声音淡淡地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“我刚才在摩托车上呢,不好接电话。”姜衿好言好语地解释了一句。

  “什么?”晏少卿一愣。

  “吃完饭回学校啊,摩托车。”

  “乔远的?”

  “嗯啊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晏少卿话音落地,又直接挂断了。

  气得不行。

  坐着乔远的摩托车回学校?

  想想就很亲密。

  她竟然还能大言不惭理直气壮地说出来。

  能不生气吗?

  晏少卿冷哼一声,端坐在椅子上,半晌,起身去倒水喝了。

  又轮到姜衿愣神了。

  她说什么了啊,还使脸色挂她电话?!

  姜衿又直接给晏少卿拨了过去,一接通,就抑郁无比道:“我也没干什么啊,就和他出去吃个饭而已,你生什么气啊?!”

  “就吃个饭?”晏少卿淡淡道,“你还想做什么?”

  “我没想做什么啊!”姜衿十分无语,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对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说我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?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!”

  “呵呵。”晏少卿冷笑一声,“姜衿同学,你已经结婚了。”

  “哦,结婚了和朋友吃个饭就十恶不赦啊!”

  “结婚了不应该和男性朋友保持距离?乔远是什么人?!”

  “什么叫他是什么人?你就说你小气啊,没必要扯上他,这事情和他有什么关系?!”

  “我小气?”晏少卿简直被她气死了。

  “可不是你小气吗?”姜衿念念有词道,“这世上除了男人就是女人,而且我以前也没什么朋友啊,我总不可能因为结了婚,就和这世上所有男人断绝往来吧?”

  “谁让你和所有男人断绝往来了?”

  “你!”

  “强词夺理!”

  “到底谁不讲理?”姜衿气急败坏道,“你对我朋友有成见。”

  “我就是对他有成见!”

  “承认了吧?”姜衿呵呵一笑,“给我道歉。”

  晏少卿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你自己说的啊,你对我朋友有成见,不应该给我道歉啊?”

  “姜衿!”晏少卿压低声音怒斥一声。

  姜衿吓了一跳,拿着****没说话。

  半晌,咬唇道:“我不管,反正就是你的错!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气得停了一下,“我不想和你吵。”

  “你以为我想和你吵啊。”姜衿无语道,“我也不想和你吵,是你莫名其妙先指责我的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为什么指责你?”

  “不就因为你对乔远有成见吗?”

  得,又绕回去了。

  晏少卿伸手在眉心里重重按了两下,“上课去吧,这问题不说了!”

  “凭什么啊,你说不说就不说了。”姜衿还在生气。

  “我说不说了!”晏少卿忍耐道。

  “不说就不说,讨厌死了。”姜衿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临挂断,还气急败坏说了一句,“反正这件事就是你不对。”

  晏少卿久久都没能回过神来。

  他还第一次发现,这丫头嘴皮子这么利落。

  气死了。

  简直气死他了!

  晏少卿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两圈。

  边上几个医生面面相觑,然后,余承乾没忍住直接喷笑了。

  “笑什么?”晏少卿僵着脸看他一眼。

  “就感觉小师娘还挺逗的。”余承乾乐得不行,笑眯眯说了一句。

  晏少卿看着他,更不悦了。

  上次的事情,他和姜衿还没算账呢。

  她在医院里和自个这小徒弟眉来眼去怎么回事?

  两个人眼神交流简直不要太频繁。

 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,这丫头招蜂引蝶的本事这么大呢?

  晏少卿又垂眸看了眼****,****很安静。

  姜衿当真不和他打电话了。

  没然后了?

  晏少卿还有点不敢置信,看着****愣了许久,才恍惚想到,眼下的姜衿,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姜衿了。

  没有那么小心翼翼,还很嚣张。

  简直……欠收拾!

  晏少卿都忍不住磨了磨牙

  住磨了磨牙。

  什么心情都没了。

  ——

  姜衿比他也好不了多少。

  一路握着****,气急败坏地就回到了宿舍。

  下午有选修课,宿舍里其他几人都已经去上课了,除了孟佳妩。

  她还在睡觉。

  姜衿抬眸看一眼,也没叫醒她,抱着书直接去教室了。

  有点迟。

  阶梯教室里上课的学生很多,她环视一周,看了上课老师一眼,发现老师戴着耳麦,也就放心了,直接坐到了后面几排的一个空位上。

  边上的男生有点眼熟。

  她看见男生笑,才发现是江卓宁他们宿舍一个男生。

  昨晚还和她们一起吃饭唱歌的许辉。

  姜衿也笑笑,落座了。

  自然而然地,就看到男生手边放着的学习资料了。

  神色一愣,发问道:“你考雅思啊?”

  “啊?”男生看她一眼,才反应过来她看到手边那本书了,笑了笑,“不是我,是江卓宁。”

  “江卓宁?”姜衿愣了一下,“他出国?”

  “今年院里有两个生名额啊。”许辉解释道,“你们艺术类专业几个班有一个,我们前面几个班也就一个,约翰逊大学生啊,有机会都想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一时无话了。

  她当然知道这是个好机会了,只,她没想到江卓宁也会争取而已。

  虽然——

  只要他想去,基本上十拿九稳。

  一来他成绩好,二来,她也知道江卓宁家境不错。

  可——

  她还是觉得意外了。

  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。

  姜衿“哦”了一声,迟来的江卓宁已经站在她边上了。

  姜衿连忙让了位子。

  许辉也许是怕麻烦,直接往里面移了一个,江卓宁就坐在他原本的位子上了。

  前面选修课老师抽查着点了名,开始上课了。

  江卓宁开始看书。

  姜衿瞥一眼,就发现他那本书崭新的。

  刚松一口气吧,又发现他直接拿了一个本子开始做笔记,啧,笔记本密密麻麻。

  好吧,学霸的学习方式,总和一般人不太一样。

  姜衿喜欢在书上勾来划去。

  她也摊开自己的书了,就是上课用的课本,也是崭新的。

  两个月没上课,她的进度当然和其他人进度也不一样了,所幸她对文字天生是比较敏感的,尤其他们选修课原本就是比较有趣的,看起来也不乏味。

  没一会,二十多页就被她翻了过去,画了许多道横线。

  江卓宁随意地瞥了她一眼,将自己那本书推到她手边,低声道:“前面有两次作业,第八页第一题,还有二十一页那道思考题,你补一下交上去,要算平时分。”

  “谢了。”姜衿也没客气,拿了书,翻开看了眼。

  答案就在书上。

  江卓宁倒是做了点笔记,他的字和他本人一样,清秀分明,很漂亮。

  不过——

  和晏少卿的字比起来,还是差了一点。

  虽然晏少卿的字认起来比较困难,连笔太多了。

 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,颇有大师风范。

  而且——

  江卓宁用中性笔,晏少卿似乎只用钢笔写字,看上去就显得很有格调。

  姜衿翻着书,想到晏少卿,就出神了。

  突然叹了一声。

  只觉得晏少卿那人简直太难说话了,她就和乔远吃了一个饭而已,至于吗?

  生气成那样。

  他多大自己多大啊?

  比自己大了足足八岁呢,都不能让让她吗?

  姜衿抿抿唇,决定反正自己不要主动打电话给晏少卿。

  她没错。

  这样想着,她就开始做作业了。

  很快做完了,索性又把江卓宁的书从前面开始快速地翻了一遍,抄了下笔记。

  等到笔记抄完了,江卓宁半本书也看完了。

  笔记本密密麻麻又写了好几张。

  挺认真的。

  姜衿想了想,低声发问道:“你预备争取生名额啊?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回了一个字。

  简短,却肯定。

  姜衿想到还在宿舍里睡觉的孟佳妩,有点头大了,又道:“好像都没听孟佳妩说起过,她不知道?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又道,“时间还早。”

  这意思,因为觉得时间还早,所以就暂时没说了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有点无言以对。

  转念一想,又觉得以江卓宁的性格,这件事好像又挺正常。

  江卓宁本来就是学霸,还是高考文科状元,在学习这件事上,从来都是力争上游的。

  而且——

  他属于那一种,将第二名甩老远的第一名。

  有这样的机会,原本就不该错过。

  姜衿前后想想,小声道:“你应该早点告诉她的。”

  总不可能等争取到名额之后,才通知人吧,那,的确太晚太突然了一些。

  江卓宁停了笔,看着她笑笑,“你在担心什么呢?”

  “我就觉得她知道了会不会接受不了。”姜衿干笑一声。

  孟佳妩和江卓宁不一样呀,江卓宁是即便谈恋爱,也不会影响学习的那一种,他依旧保持着学院里各

  着学院里各科最优的成绩,孟佳妩爱情至上,学习只是捎带着的而已。

  甚至,能上这个学校这个专业,也有那么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。

  姜衿不觉得她就能理解江卓宁这样的决定,尤其两人现在的关系有点古怪,她知道得晚了,会不会觉得江卓宁在刻意地避开她?

  姜衿只想着,脑袋都疼了。

  江卓宁看着她,自然也晓得她想些什么,若有所思道:“谢谢提醒了,我先前只是觉得,没确定的事情,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只要他申请,还有什么不确定的啊。

  两个名额指定有他一个。

  这人,难不成男人都是这样的,和女人想法不一样?

  姜衿蹙蹙眉,看着他密密麻麻的笔记本,突然好奇道:“你为什么选新闻专业?”

  “为了真相。”江卓宁根本没考虑。

  姜衿一愣,“真相?”

  这意思,是想要当一个记者?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彻底放下笔了,认真道,“我的偶像是罗伯特·卡帕。”

  “那个战地摄影记者?”姜衿看着他,突然就想到艾伦讲过的那几个人物了,罗伯特·卡帕是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战地记者之一,一生的摄影创作都取材于战争。

  “你知道他?”江卓宁显然有点意外。

  “嗯,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,那是你离炮火还不够近。”姜衿抿唇笑道,“我一个朋友是摄影师啦,先前总拉着我拍照片,也挺崇拜他的,就说起过他。难不成你想当一个战地记者?现在是和平年代。”

  “战争无处不在。”江卓宁淡笑道,“不是只有战场,才有战争的。很多战争,都是没有硝烟的。”

  姜衿一愣,“也是。”

  “你呢?”江卓宁问她,“想当编剧?”

  姜衿是今朝有酒的事情学校里不少人都知道,江卓宁自然有此一问。

  “没,我当时考这个专业,是老师建议的。”姜衿耸耸肩,“不过我现在觉得记者也是挺不错的一个选择,差不多也是这个想法。我家里人也支持,还想让我申请去约翰逊大学的生名额呢?要不我好奇。”

  “这机会的确不错。”江卓宁点点头,笑了一下。

  “把握不大,我都耽误两个月了。”

  “试过才知道。”江卓宁提醒她,“而且也不是选全院前两名,辅导员和院系领导还会考量其他方面,毕竟机会难得,院里许多人都会争取。”

  “这样啊?”姜衿若有所思。

  江卓宁一笑,又重新低下头看书了。

  姜衿也低头看书,脑海里却又想着他刚才那简短的一句话。

  为了真相……

  的确,江卓宁是善良而正义的人。

  这一点,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,自己就晓得的。

  记者这行业,挺适合他。

  她呢?

  姜衿回想着她自己萌生这念头的那一刻。

  因为楚乔的那一张照片。

  她觉得,新闻人,就是传播者,他们奋战在新闻第一线,最接近事件本身,传递情感和讯息。

  挺神圣的。

  一个真正的新闻媒体人,总是受人尊敬的。

  ——

  选修课总共两节。

  下了课,姜衿又抱着书在空闲教室里多待了两个小时。

  六点多回宿舍。

  这过程,晏少卿一直都没有打电话给她。

  她也没有打给晏少卿。

  学习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,等学完了,就觉得心里不平衡了。

  还有点委屈。

  她比晏少卿小了八岁啊,他那么大的人了,说不理她就不理她了,一点情面都不讲。

  好歹应该哄哄她才对。

  讨厌死了。

  姜衿一路咬着唇,愤愤不平地回了宿舍。

  争取生的想法更坚定了。

  晏少卿不是不理她吗,还说她现在这样子拿什么申请生,她就非得争取到不行,让他一个人待在国内空虚寂寞冷吧。

  可——

  一个人待在国内,会不会又有女人对他投怀送抱?

  简直烦死了。

  姜衿推开门,僵着脸坐到了椅子上。

  孟佳妩不在,和江卓宁一起出去吃晚饭了。

  童桐和李敏应该也出去吃饭了。

  王绫在,楚婧宜却不在。

  姜衿正纳闷呢,就看到王绫咬着唇,神色古怪地爬**休息了。

  “你不吃饭?”姜衿问她。

  “嗯,没什么心情。”王绫淡声道。

  “楚婧宜呢?”

  宿舍里这两个人惯常形影不离的,凡事都结个伴。

  “和顾大少约会去了。”

  “顾启云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对啊。”王绫撇撇嘴,哼唧了一声。

  这两人还在一起?

  姜衿若有所思,突然觉得顾启云这人还挺长情的,和绯闻八卦传扬的那些不一样。

  好歹是表兄弟呢,晏少卿连他都不如。

  人家多浪漫,这还上课着呢,都能跑出去约会去了。

  姜衿越想越气,也不吃饭了,爬**睡觉。

  ——

  校外,酒店里。

  楚婧宜瘫软在**上,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。

  她下午正上课呢,顾启云突然打来了电话,说自己

  话,说自己过来谈事情,顺带看看她。

  的确是顺带。

  顾启云谈完事,眼看时间还早,而自己还离云京大学不远。

  就想到楚婧宜了。

  自从接管了孟婉清那个小祖宗,他除了上班,根本没时间再去四处**。

  自然,身边没有什么新人了。

  憋得要死。

  偏偏他对**的要求还挺高的,黑头发大长腿什么的,没有不行,他缺少兴趣和****。

  脸蛋还得非常漂亮。

  最好再干净。

  楚婧宜各方面其实都挺符合的。

  他想了想,就将楚婧宜叫了出来,直接到酒店了。

  酣畅淋漓地要了两次。

  然后——

  突然就发现楚婧宜在**上热情主动了许多,也能配合他了。

  顾启云一边回味着,洗完澡了。

  楚婧宜很明显累了,他刚才要的狠,让人有点吃不消。

  顾启云裹着浴袍坐到了**边。

  一只手伸过去,揉搓着楚婧宜酡红的脸蛋,微微眯着眼睛打量她,若有所思,没说话。

  楚婧宜也就刚满二十好像,还是学生呢。

  虽然有点小心机吧,到底比他以往在圈子里认识的那些女人嫩多了,自视甚高,却没能对他使什么手段,也每次很主动做防护措施,没妄想怀个孩子什么的。

  要不……再相处一段时间试试?

  顾启云这么想着,声音比平时缓和一些,低笑着问,“下午没课?”

  “你打电话的时候正上课呢。”楚婧宜抿抿唇。

  “那怎么出来了?”

  “你让我出来的。”

  “我让你出来你就出来呀?”顾启云都被她逗笑了。

  楚婧宜抿着唇又没说话了。

  顾启云突然道:“愿意跟我么?”

  楚婧宜一愣,“这个……什么意思?”

  “就字面上那个意思。”顾启云略微想了想,开口道,“固定女伴,要不……”

  他一笑,实话实说,“固定**也行。”

  和女朋友总归是差一点的,楚婧宜也明白,这已经是他能给出的很好承诺了,就等于,在未来这一段时间里,她会陪着顾启云出入公众诚,站在他边上,继续和他比肩,并且,受他**爱庇佑。

  就和他以往明面上捧着的那些女人一样,长期的各取所需的一种关系。

  “不愿意?”顾启云看着她神色,似笑非笑。

  这的确是他能给出的最好条件了,等于承诺捧她,直到两人一拍两散。

  至于女朋友什么的,当然不可能。

  那太麻烦,他也不觉得,有哪个女人,愿意让他给女朋友这样一个名分。

  他就再玩几年,心定下来,直接娶妻就好。

  娶老婆肯定是门当户对的。

  顾启云和晏少卿不一样,晏少卿看上去寡情,其实深情,顾启云看上去多情,其实最薄情。

  玩就是玩,一向拎得清。

  跟过他的女人没有不爱他的,因为他大方、绅士、周到。

  但同时——

  对他动了感情的女人,没有不怨他的。

  因为他无情。

  腻味了,总是当断则断,绝不拖泥带水。

  时间越久,楚婧宜就越明白这一点,她抱着被子坐起来,看着顾启云,咬唇道:“顾总对所有女人都这样吗?您……说话太伤人了。”

  顾启云笑看着她,没说话。

  等于默认了。

  楚婧宜深吸一口气,低声道:“我愿意。我什么也不要,只希望……”

  她话未说完,顾启云抬手遮住了她的唇,笑笑道:“愿意的话,就别说这种话了。感情这种事太麻烦,我是商人,和麻烦相比,更喜欢明码标价。”

  楚婧宜看着他,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。

  顾启云站起身,去换衣服,一边提裤子一边道:“回头我给赵钦说一声,这段时间想要什么了,就找他。”

  楚婧宜长久地没有说话。

  神色定定地看着他,顾启云的****突然就响了。

  他看一眼,直接接通,声音还非常柔和,含着笑意,“周老师。”

  两个人距离近,楚婧宜听到那边是一个女人。

  打电话的,是幼儿园周老师。

  简单问了好,无奈道:“顾先生今天早点来学校吧,婉清在学校里出了点事,需要您解决一下。”

  “她怎么了?”顾启云一愣,好像还有点紧张。

  “她打伤了一个小朋友。”

  顾启云更紧张了,“那丫头没事吧。”

  周老师:“……”

  这人到底听明白了没?

  她打伤了一个小朋友,不是她被小朋友打伤了!

  周老师声音僵硬道:“婉清没什么事,是被她打伤的那个小朋友,额头……”

  “确定她没事?你让她和我说话。”顾启云道。

  周老师无语了。

  没一会,那边传来孟婉清欢快一声,“顾叔叔!”

  声音脆亮,顾启云都被吵得将电话拿远一些,也就知道她没事了,没好气道:“你怎么又给我惹事?好好地干嘛要打小朋友?”

  “他把口水弄我脸上了,我就拿积木拍了他一下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亲们午安,么么哒。

  继续,貌似明天十五,元宵节快乐。

  这几天可能暂时中午十二点多,很快调整到早上,群么么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34:为了真相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