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5:顾少发怒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(*^__^*)……

  亲们元宵节快乐,群么么。樂文小說|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孟婉清在他怀里动一下,小声问道:“顾叔叔,你是不是娶了老婆就不能要我了?”

  顾启云一上去,就抬手扯了领带。

  车上。

  ——

  晏少卿见他离开,也就没怎么停留,抬步进了山庄。

  顾启云抱着孟婉清,也直接上了后座。

  赵钦连忙应声上车了。

  “当然要紧了,我带她回去抹药,先不说了。”顾启云话音落地,直接朝赵钦道,“愣着干嘛,去开车。”

  云若岚锱铢必较的性子他也心中有数,关切道:“要紧吗?”

  可——

  这两人这年龄,也打不到一起去啊。

  掐伤孟婉清了?

  云若岚?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没怎么,就你那个后妈,把这丫头掐伤了……”顾启云冷着脸说了一句,没好气。

  “怎么了?”晏少卿蹙眉,疑惑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嗯。”顾启云还没消气。

  晏少卿抬眸看见顾启云,意外一下,发问道:“这就走了。”

  几个人在停车场就遇到晏少卿了。

  路上给赵钦打了一个电话,山庄里休息的赵钦也连忙跟出去找他。

  顾启云抱着孟婉清一路往外走。

  ——

  婉清也是个小没良心的,有了叔叔,他这个舅舅都靠后站了。

  他的本意,只是让顾启云帮着照顾几天而已,可眼下,顾启云根本不愿意放人了。

  乔远抬手在眉心里重重地揉了两下,也有点无可奈何。

  “舅舅。”孟明宣看了乔远一眼。

  她也无奈了,看着乔远叹口气,转身走了。

  顾夫人:“……”

  “我说了三十之前不娶妻,您别费心了。”顾启云话音落地,抱着孟婉清,直接转身,大跨步走了。

  “你这孩子!”顾夫人简直拿他没办法,“眼看着二十六的人了!你都不能让我省点心。”

  顾启云抬眸看着她,舒了一口气,“没什么好见的,您别操心了。”

  顾夫人脸色都变了。

  乔远和孟明宣齐齐愣了一下。

  顾启云却直接收紧了手臂,淡声道:“不用,我抱着就好。刚才让这丫头受惊了,是我照顾不周,以后不会了。我们现在回去,我帮她抹点药。你们孟家那样,还是先顾好自己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孟婉清可怜兮兮地答应了一声,就要从顾启云怀里下去。

  看了乔远一眼,朝着孟婉清笑笑道:“来,哥哥带你去玩,让顾叔叔休息一下。”

  孟明宣心思通透,自然也明白。

  乔远自然明白。

  言下之意,自然是希望顾启云不要再带着孟婉清了。

  顾夫人揉了一下她头发,看一眼乔远,又朝顾启云道:“你喜欢这孩子我知道,可这样总带着也不成体统,尤其你刚才,黑着脸像什么样子,我正准备介绍两个姑娘给你认识呢,都得被你吓跑了。先把孩子交给人家舅舅,我带你过去见个面。”

  孟婉清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看了顾夫人一眼,怯怯道:“奶奶好。”

  “不用,我们这就走。”顾启云淡声道。

  顾夫人却没走,到了顾启云跟前,一只手撩了一下孟婉清的衣领,若有所思道:“指甲有毒的,我带这丫头去抹点药。”

  晏平阳也有点生气,看了顾启云一眼,和身边几个人散开了。

  云若岚气得身子都颤抖起来,侧身直接走了。

  顾启云一愣,又被她逗笑了。

  奶奶?

  孟婉清抱着他脖子,只觉得安心,侧头看了云若岚一眼,鼓着腮帮子道:“奶奶都道歉了,我就不疼了。”

  顾启云哼了一声。

  半晌,定定神,一脸抑郁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云若岚被吓了一跳。

  云若岚正想着到底怎么办,边上的晏平阳突然耐心告罄,厉声道:“给孩子道歉!”

  四目相对。

  顾启云脸颊蹭到她软嫩的脸颊,心软得一塌糊涂,仍旧是瞪着云若岚。

  这丫头这么依赖他。

  乔远带着孟明宣,伸手要抱她,孟婉清却是一扭头,又紧紧抱住顾启云的脖子了。

  “小舅舅。”孟婉清回过头,可怜兮兮地唤了一声。

  正咬牙,边上又传来一道,“婉清怎么了?”

  众目睽睽之下,简直颜面尽失。

  “你!”云若岚难堪极了。

  顾启云在气头上,都顾不得她了,只朝着云若岚道:“晏夫人,给婉清道歉。您这么大一个人了,不至于这一点气度都没有吧?”

  可——

  顾启云接手养她,她是一万个不乐意。

  这孩子还姓孟。

  尤其——

  他从小养尊处优,别人不伺候他就不错了。

  听说两人同吃同住同睡,自己这儿子还伺候这丫头洗澡?

  尤其他还不到三十呢,婚都没结,眼下总养着别人一个孩子算怎么回事?

  她觉得自己这儿子对这丫头的关照未免太夸张了,哪有这样替别人养孩子的。

  顾夫人心情复杂地看了孟婉清一眼。

  况且——

  说到底这算多大点事啊,哪能在人家宴会上这样闹?!

  他脸上怒意实在阴寒,大庭广众的,顾夫人蹙眉唤了声,“启云!”

  “呦,血都碰出来了。”顾启云直接打断她,寸步不让。

  “你看看我这裙子,”云若岚委屈道,“就让这丫头道个歉,她扭头就跑,我就拽一下她衣领,这不是指甲长嘛,就不小心碰了他两下。”

  晏平阳黑着脸看向了云若岚,“你和一个孩子较量什么?”

  他说着话,直接将孟婉清抱着换了个方向,方便他看后颈一眼。

  “姨父你来的正好。”顾启云抬眸看着他,直接道,“烦请主持公道,让您夫人给婉清丫头道歉。你看看……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晏平阳到跟前了,铁青着脸色问。

  云若岚脸色越发难看了。

  “对。”顾启云咬牙道,“脖子都被你掐出血了,不道歉您想怎么解决?!”

  “我给她?”让她给一个黄毛丫头道歉,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  顾启云还不依不饶道:“给她道歉!”

  她正生气,不远处晏平阳、姜煜、顾夫人等一众人,都抬步过来了。

  可这人是顾启云,又不一样了。

  如果帮着孟婉清出头的是乔远,她根本理都不愿意理会一下。

  “你说什么呢!”云若岚简直也气死了。

  他心疼死了,从来都没有这么怒火中烧过,冷脸厉声道:“小孩子不懂事拍点蛋糕怎么了?就不道歉又能怎么样?您多大她多大,您和她一般计较,连手都用上了,这么恶毒,到底是谁没有教养?!”

  简直……

  几个指甲印都渗出血了。

  迟疑一秒,手指撩开孟婉清的衣领瞅了一眼。

  顾启云脸色一变。

  “她好凶,呜呜。”孟婉清抽抽搭搭道,“她掐我脖子了,说不了话。”

  他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性情随和,人前一贯都是眉眼含笑的,云若岚哪里见过他这样,恼怒道:“干了什么事?你自己看,蛋糕拍了一裙子,这么大的丫头连一声道歉都没有,哪里有一点教养规矩,我都不能教教她了。”

  顾启云下去一点的怒气顿时又上来了,瞪着云若岚。

  他垂眸看了孟婉清一眼,小丫头一脸泪痕地看着他,好不可怜。

  糊了一裙子的奶油蛋糕。

  “这孩子做了什么事,你和她过不去?”顾启云声音冷厉地又问一句,就看到云若岚裙子了。

  云若岚也没好气了,冷着脸道:“喊什么?!”

  顾湘的外甥,晏少卿的表弟。

  这人还是顾启云。

  尤其——

  自己教训一个孩子而已,哪里轮得到一个小辈对她大喊大叫。

  云若岚被他厉声一喝,狠狠愣了一下,停下了,一脸愠怒地看着他。

  顾启云原本就专程过来找她的,远远就听见她在哭,自然加快了步子,此刻看见她摔坐在地上,脸色都变了,一个箭步冲过去,将她抱起在怀里,声音冷厉道:“晏夫人!”

  可谁曾想,她还没迈步,摔倒在地的小丫头突然哭嚎道:“顾叔叔!”

  真是晦气。

  出个气就行了,她还得处理裙子呢?

  边上有人凑过来,云若岚也觉得丢脸,直接松开她,就要走了。

  “大巫婆,你放开我,呜呜。”孟婉清才多大,被她大力掐着,又拍又踢都跑不了,哭得更伤心了。

  云若岚不把乔远放在眼里,又占足了道理,觉得自己教训一个淘气孩子也无可厚非,掐着孟婉清的一只手不仅没松开,反而越发用力了,嘴里还义愤填膺道:“你这孩子还反了天了,你看看我这裙子都成什么样了。”

  两个人原本就引起了旁的人注意,此刻她一哭,自然更吸引许多目光了。

  孟婉清“啊”一声尖叫之后,直接大哭起来。

  云若岚穿着裙子,被她这么一拍,蛋糕自然就糊了一身,气得要死,揪着孟婉清衣领的一只手就去扣她后颈里,尖利的指甲直接掐了进去。

  一边挣扎着,就转头在她身上拍打了起来。

  自然晓得眼前这女人不喜欢她。

  孟婉清六岁多,虽然因为多动症和一般小孩不太一样,却也是极会看眼色的。

  连带着,先前因为姜衿生的那一肚子气,都直接窜了上来。

  眼下遇到这么一个小丫头,她自然不客气。

  乔远才多大,纵然有孟庆许多得力属下拥戴,在她眼里,那也根本不够瞧的。

  眼下乔晞和孟庆都死了,孟家被一个乔远搅合得乌烟瘴气。

  也因此,她没少受气。

  晏平阳私底下脾气不怎么好,晏老爷子又是个刚硬板正的,纵然不怎么喜欢孟家,遇到事情,却也是从来对事不对人的。

  乔晞无论惹出什么事,总有孟庆撑腰的,她若惹了事,回家却逃不了一顿责骂。

  女人在外面有没有底气,很大程度也因为在家里地位如何。

  却不怎么敢惹乔晞。

  说白了,她看不上孟家人。

  她以前和乔晞时常碰到,互相看不对眼。

  “没教养的东西。”云若岚压低声音咒骂一声,被她又蹬了一脚,简直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“放开我!”孟婉清脖子被勒得难受,挣扎道。

  云若岚直接抬手揪住了她的衣领。

  扭头就跑。

  孟婉清心地单纯,拍了蛋糕自然想道歉的,可云若岚的脸色实在难看,吊着眼睛瞪她,怎么看,就怎么讨厌了,孟婉清道歉的话,自然就忘了。

  还是一个看上去就挺厉害的坏女人。

  哪曾想,拿了蛋糕往回跑,突然就撞到别人怀里了呢。

  她无聊呀,就跑去偷拿蛋糕了。

  她是和顾启云来的,可一来这种地方,顾启云自然有的忙了,一直被牵绊着陪人聊天。

  孟婉清咬着唇,睁着大眼睛看她。

  她一低头,就发现一个奶油蛋糕被全部拍在她裙子上,部位还非常尴尬,让她整个人都傻了。

  大腿根狠狠痛一下。

  还没走几步,怀里突然撞进一个冒失的小人儿。

  云若岚笑容有点僵硬了,也不想说话,端着酒杯,去草坪上找晏平阳了。

  “宁董事长会处事嘛。”有人笑着接话。

  眼看着两人说话的背影,有人喟叹道:“她们相处得好像还不错。”

  边上两位夫人笑着说完,宁锦绣就带着姜衿离开了。

  “对啊,去忙吧。”

  “你忙你的。”

  宁锦绣侧头朝其他夫人道:“失陪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宁锦绣有点担心,当着外人却是也不好问,笑笑道:“姜皓和柔儿都在那边,我带你过去。”

  眉眼间蕴含一抹愁闷,看上去不怎么高兴的样子。

  云若岚正想着,姜衿就到了两人近前,看到宁锦绣,抿唇唤了一声,“妈。”

  她是宁锦绣啊,怎么就这么伏低做小。

  可——

  要一般人当了后妈,刻意讨好前妻生的女孩也正常。

  眼下再看到宁锦绣这样,更抑郁了。

  也挺意外。

  姜衿出车祸的事情她也知道,又听晏平阳说起过,对宁锦绣照顾姜衿的事情略有耳闻。

  云若岚笑着看了她一眼。

  宁锦绣对晏家人不算喜欢,明面上却也要照顾周到了,笑着道:“这孩子挺招人喜欢的,乖巧懂事又上进。”

  其他人对姜衿和晏少卿的事情却是不怎么知道,温和笑着看宁锦绣。

  姜衿和晏少卿领了证的事情她也知道了,别提多怄气,眼下看到姜衿,自然不舒服,可到底当着好几个夫人呢,也就克制着,笑容亲热,说起她,就好像说起天气一般。

  云若岚看着她被司机领着远远而来,忍不住笑着朝宁锦绣道:“衿衿这丫头都来了,还挺让人意外的。”

  那么,姜衿这身份多尴尬啊。

  这种情况,女人在家里肯定有地位的。

  宁锦绣比楚玉英年轻漂亮,家世背景出挑,尤其,一个公司,已经是财富鼎盛了。

  好些人都觉得,楚玉英之后再娶她,姜煜这运势简直不要太好。

  甚至——

  她是时尚帝国掌舵人,眼下回了国,算得上国内首屈一指的女强人了,做的是奢侈品行业,本人在穿着打扮方面又极为讲究,性格好,处事大方,原本就属于那种让女人乐意结交的同性。

  宁锦绣却是截然不同了。

  眼下——

  名声威望在外,以往人们都会给楚玉英几分薄面,哪怕楚玉英出身粗陋。

  姜煜虽然从市长的位置上退了下去,可按着他的年龄、资历和政绩,去秦宁省做灾后重建工作最多也就三年五载,的不出意外,一回来就得高升的。

  云若岚正巧和圈子里几个夫人一起,同宁锦绣说话。

  眼下才不到一年时间,又多了一个后妈,怎么相处,总归让人好奇。

  姜衿是女孩,还是丢失再找回的。

  姜皓从小就在这么一个圈子里,还是男生,那些夫人小姐的,也不怎么议论他。

  毕竟——

  姜衿一出现,自然就引起了许多人注意。

  姜煜是二婚,可宁锦绣却是第一次,因而,鉴于这种情况,姜煜也是不怎么愿意委屈宁锦绣,相交往来的朋友,该通知的,基本上也都通知了。

  下午七点多,姜衿到了。

  宁锦绣和姜煜一起,在郊区长青山庄宴请宾客。

  很快,就到了星期三下午。

  整整两天,没联系。

  两个人冷战了。

  ——

  晏少卿也不打电话了,直接将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,关灯睡觉。

  非得让那丫头自己想明白不可。

  原则性问题不能退。

  想到两个人那么些交集,他都不爽。

  能不小心眼吗?

  可——

  在这个问题上,他是有些小心眼的。

  纵然他晓得姜衿对他其实没什么,可他就是觉得,姜衿应该清楚明白些,和他尽可能保持距离,最好别往来。

  乔远的问题他一直都在介意,简直像根刺。

  生气之余,还觉得有点心疼,偏偏,握着手机,就是不愿意再打电话了。

  晏少卿挂了电话,也有点生气。

  眼泪都气出来了。

  姜衿翻个身躺在床上,无比委屈。

  气死她了。

  这人怎么这样啊,哄哄她怎么了,说两句软话就那么难吗?

  捂着心口喘一下,她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。

  姜衿:“!”

  半晌,发话道:“睡吧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姜衿简直被他给气死了,直接道:“你打电话有事吗?没事我睡了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

  “没笑什么。”晏少卿语调淡淡。

  姜衿顿时就火冒三丈了,紧紧拧眉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  晏少卿在手机那头呵呵笑了一声。

  什么也没做?

  “就是什么也没做。”

  “没干嘛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没干嘛。”姜衿还在气头上,不悦地回了一句。

  “在干吗?”晏少卿问她。

  姜衿很快接听了,不咸不淡地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握着手机想了一下,直接打电话给姜衿。

  懒得回。

  他突然就觉得有点无聊了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她只得继续问,“您妻子是做什么的?”

  姜衿只觉得头疼,她怎么都忘了,晏少卿这人实在不怎么会聊天啊!

  晏少卿说话风格没变,简短直接,言简意赅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我挺喜欢您的,一见钟情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好遗憾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姜衿也爬**,直接回复道:“听医院里同事说,晏医生结婚了?”

  是她起了头,硬着头皮也得演下去。

  可——

  又生气又委屈又愤怒,心情复杂极了。

  姜衿简直暴跳如雷。

  就这样答应和别人聊天了?

  晏少卿上了床,忍不住哼笑一声,回复道:“嗯,正好没睡。”

  他握着手机略微想了想,直接打了一个电话,让医院里同仁确定一下,皮肤科有没有一个叫刘云的,结果,当然查无此人。

  想和他聊天?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就想和您聊聊天。”

  晏少卿想起来都没什么好心情,回复道:“有事?”

  姜衿那没良心的丫头!

  他原本对工作之外的事情就漠不关心,此刻,也是有点迟疑了,觉得指不定真是医院同事。

  晏少卿蹙眉想想,一无所获。

  刘云?

  “我是皮肤科的刘云。”短信很快回来了。

  回复道:“你是?”

  原本不想理,转念一想,觉得指不定是姜衿那丫头呢?

  再出来,就看到这条突如其来的短信了。

  就这样一边纠结着,一边洗了澡。

  觉得自己应该打个电话给姜衿,又觉得应该晾晾她,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  也一直在纠结。

  手术完已经七点了,吃过饭,差不多九点回到住处。

  晏少卿下午有个手术。

  姜衿这样想着,就直接装好卡,一边回学校,一边发短信给晏少卿,“晏医生休息了吗?”

  她可以装成别人啊,看看他在干嘛。

  那——

  晏少卿不是不理她吗?

  姜衿蹙眉略微想了想,直接抬步进去,花几百块随便买了个手机,又办了一张手机卡。

  是一家卖手机办卡缴费的营业网点。

  视线里,撑着一张广告牌,基本上都在介绍话费套餐。

  胡乱看着,目光落在了一个店铺门口。

  学校里还很热闹,她心情实在不怎么好,一个人出了校门,随意地吃了饭,也不想回去,就站在霓虹闪烁的街道边,发了一会呆。

  姜衿咬咬唇,又觉得饿,胡乱想了想,背着包就出宿舍了。

  连晚饭都没吃,就这么一直等着呢。

  她好委屈。

  说不理她,当真就不理她了。

  他不就和乔远吃个饭吗,至于生这么大气啊?

  简直不可理喻。

  晏少卿竟然还没有打电话给她。

  九点十五了。

  姜衿发现她回来,下意识看了眼时间。

  楚婧宜也没弄出动静,拿了毛巾去水房洗漱了。

  王绫、李敏、童桐都各自戴着耳机看视频,孟佳妩已经爬**睡觉了,姜衿和以往许多时候一样,就坐在自己位子上,戴着耳机看书。

  宿舍里几个人都在,却很安静。

  楚婧宜才回到宿舍。

  晚上九点多。

  ——

  吃了饭,顾启云就差人送她回校了。

  孟婉清不怎么喜欢她,她留着也没什么意思。

  也根本没人在乎她怎么想。

  可——

  楚婧宜根本一丁点都想不通。

  这算怎么回事儿?

  吃饭是哄着来的,洗澡是他亲自伺候的,就连睡觉,都是他亲自陪着的。

  毫无血缘关系的一个小丫头被他这么宠爱着,在家里竟是一步路都不用走,脚印踩了他一身,没事,鼻涕蹭了他一身,也没事。

  堂堂顾氏集团总裁,花名在外的云京第一少,竟然有这样的一面,说出去谁信啊。

  眼见两人这种互动,除了不可思议,还是不可思议。

  楚婧宜根本说不上话。

  顾启云只能耐心地接受被喂饭。

  “我喂你吃。”孟婉清歪着头笑了笑,脸蛋上就笑出一个酒窝了。

  “好,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,可以吃饭了吧,我都饿死了。”顾启云都没劲和她再争了,反正争来争去,他也赢不了,不如省点力气。

  “好嘛?”孟婉清拧着他的脸撒娇了。

  顾启云:“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孟婉清破涕为笑,“洗完了就陪我睡觉,继续讲故事,还要主公,我要主公和我们一起睡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帮你洗,行了吧?”顾启云直接投降。

  “不要你!”孟婉清大声道,“我不要这个姐姐,不许她给我洗澡。”

  楚婧宜眼见他欲哭无泪,连忙道:“我一会帮婉清洗。”

  他真成二十四孝男保姆了。

  顾启云:“……”

  “那我吃了饭你帮我洗澡,不要桂姨帮我洗,她都不会讲故事。”

  “乖。”

  “我吃饭。”

  “嗯。”顾启云抱着她回餐厅了。

  孟婉清哭了两嗓子,胖乎乎两只手直接捏上他脸颊,语调软软道:“顾叔叔。”

  顾启云忍耐着,将目光投向一边了。

  “呜呜。”孟婉清情绪来得快去得快,直接将鼻涕全部蹭在他衬衫上。

  “小祖宗!”顾启云抬手直接将西装外套给脱了扔在沙发上,连忙凑过去抱她,柔声哄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叔叔错了,没有不要你,就故意逗你玩的,谁让你不听话来着。”

  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落下来,大声道:“我要小舅舅和孟明宣,不要你了,呜呜!”

  “哇!”孟婉清嘴巴一扁,直接哭了。

  “不听话我真将你送回孟家去。”

  “不听。”

  “你到底听不听话?”

  “不要。”

  顾启云只觉的头疼,好言好语哄道:“吃完饭再玩。”

  孟婉清最喜欢追着主公欺负了。

  顾启云还养着两条,一公一母,公的叫主公,母的叫公主。

  主公也是一条苏格兰牧羊犬。

  “不听。”孟婉清蹬了鞋,爬到沙发背上,撒娇道,“我要和主公玩啊。”

  “听话不听话?!”顾启云气急败坏。

  孟婉清飞快跑去了沙发边上,爬上去,歪着脑袋又道:“不想吃不想吃,肚子就这么大,放了鸡腿和薯条,放不了别的东西了。”

  “那不是晚饭。”顾启云起身去逮她。

  小丫头扭过头,振振有词道:“我不想吃饭,鸡腿都吃饱啦。”

  顾启云没好气唤了她一声。

  顾启云将孟婉清放在了椅子上,刚接过了边上佣人递的热毛巾,小丫头一扭腰,从椅子上滑了下去,跑了。

 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。

  楚婧宜回过神来,连忙换鞋跟上。

  顾启云抱着孟婉清走在她前面,换了鞋直接去餐厅。

  楚婧宜第一次来,只看着,眼睛都直了。

  建筑整体融合欧洲宫殿设计规制,萃取了城堡建筑的精髓元素,呈现出庄严而典雅的贵族气质,远远看上去,倒好像进入了梦幻王国。

  西玉河绕着别墅群流淌而过,生态环境极其优越。

  凯旋城堡地处云京最繁华通达的交通网中,直达云京机场也就五分钟而已。

  出则繁华,入则宁静。

  顾启云算顾家一个异类,风流惯了,又怕老爷子耳提面命,常年独居在外,这两年,基本都住在寸土寸金的凯旋城堡。

  顾家老爷子是学问人,喜静,大宅在京郊连云山附近,依山傍水,远离商业区。

  很快,就将车子驶到了正道上,直接回家。

  上了车。

  无奈地叹了一声,也就没管。

  一垂眸,瞧见西装外套上一个脚印。

  孟婉清和楚婧宜上了后座,他关了车门去开车。

  顾启云哼笑一声,抱着孟婉清出了教室,一路到停车的地方。

  “宝贝再见。”周老师笑成了一朵花。

  “美女老师再见。”孟婉清笑盈盈说了一句。

  顾启云看一眼鼓着腮帮子的孟婉清,无奈极了,直接道:“给老师再见。”

  周老师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,快让妈妈看看。”爱子心切的妈妈直接扯着自己儿子去边上关心了。

  直接将孟婉清摘了出去。

  顾启云正想说话,余承泽突然道:“我在门上磕了一下。”

  看了顾启云一眼。

  周老师尴尬地笑了一下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周老师之所以通知顾启云,就因为余承泽他妈妈不是什么善茬,尤其也特别爱孩子。

  啧,受害者他妈来了。

  余承泽正委屈,边上就传来极为夸张一声,“宝宝你怎么了?”

  哪曾想,突然就挨了打,差点疼死他了。

  他就是喜欢她嘛,觉得她很可爱,就想亲亲她,表示一下。

  男孩往后退了一步,一脸委屈地看着孟婉清。

  “谁是你叔叔,他是我叔叔,不许你叫!”孟婉清探身下去,瞪着眼睛就凶人了。

  眼见他看,男孩还礼貌地鞠躬问好了。

  “叔叔好。”

  顾启云看了,都觉得有点瘆的慌,再一看,这孩子也不算丑啊,穿着格子衬衫背带裤,看上去虎头虎脑的,也就稍微胖了一点。

  额头上肿起老大一个包。

  男孩扁着嘴过来了,一脸委屈地看着孟婉清。

  “余承泽,过来。”周老师抬手朝角落里一个男孩招招手。

  也就直接抬眸朝周老师道:“那个孩子呢?”

  对啊,他差点都忘了这一茬了。

  顾启云:“……”

  孟婉清鼓着腮帮子看他,“没乖,你不是知道了吗?我把一个小朋友的额头打肿了。”

  他抬手勾了孟婉清的书包递给了楚婧宜,笑着问,“今天在学校里乖不乖?”

  别说,这小东西就有这样的本事,让人心甘情愿做牛做马。

  顾启云顿时就满足了,一颗心都能软化了。

  顾启云笑着将她抱进怀里,偏过头,小丫头很自觉地吧唧亲了他一口。

  直接朝他张开双臂道:“快抱抱我。”

  孟婉清一抬眸就看到顾启云了。

  白嫩嫩,软乎乎,脸蛋圆圆肉肉的,眼睛大大的,看上去就显得特别娇憨可爱。

  其实这小丫头的确挺招人疼的。

  顾启云到的时候,一个老师又将孟婉清的东西收拾好了,怕她再闹,小书包就挂在自己胳膊上,她还亲自抱着孟婉清,以示疼爱。

  她们这些跟着领薪水的,能有什么意见。

  园长都得供着。

  人家上下嘴皮子一碰,随便一捐就是上百万。

  再说——

  顾总是谁啊,好不容易选了他们幼儿园,就是因为口碑好,老师耐心。

  老师跟在后头捡,简直都想哭了,偏偏也毫无办法。

  孟婉清好动,在学校里玩得满头汗,老师给她整理了衣服小书包,等着家长接,她还坐不住,拉了书包拉链,又将里面东西一股脑拿了出来,扔得到处都是。

  车子停在外面,一起去学校里接孟婉清了。

  她排队十多分钟,买了肯德基,两个人又出发。

  还挺矛盾的。

  顾启云平时对女人有多么不上心她再清楚不过,怎么对孩子,就这么好呢?

  “知道了。”楚婧宜点点头,心情还有点复杂。

  顾启云叮咛她,“多拿两包番茄酱。”

  楚婧宜下去,专程买肯德基。

  快到学校的时候,顾启云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停车位上。

  两个人一起去接孟婉清。

  “嗯。”楚婧宜连忙点头,也穿了衣服。

  顾启云略微想想,也就同意了,笑道:“行吧,时间有点紧张,别耽误了。”

  有个人陪着玩还挺好的。

  他得开车吧,小丫头一个人坐在后面不安分,总想着往前面凑。

  顾启云这段时间被孟婉清折腾得太狠了,晚上都睡不好,好几次一个人接那丫头,也都出状况。

  她说话温柔含笑,看上去,当真有几分真情实意在。

  “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了,您一个人去接婉清,一会还得开车呢?谁照顾她啊?我跟去就当照顾她了,上次见一面,感觉她很可爱呢。”

  顾启云一愣,意外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抿唇想想,眼看顾启云就要走,她突然开口道:“我陪您一起去吧?”

  就算孟家那边出了事,也轮不到他管孟婉清啊,非亲非故的。

  眼下怎么就成她家长了?

  可——

  她在慈善晚宴上见过孟婉清一次,顾启云对她有多温柔耐心宠溺,她一清二楚。

  楚婧宜看着他,只觉得疑惑,半晌,也不敢问。

  衣服也穿好了,西装笔挺,皮鞋锃亮,看上去风流俊秀至极。

  顾启云挂了电话。

  “您放心。”遇上这么惯着孩子的家长,老师都无奈了。

  那头顾启云就说了,“我马上过来。这件事等我来了再处理,烦劳好好照顾婉清。”

  周老师简直欲哭无泪。

  “那就没有了。”孟婉清又想了想,干脆利落地说了一句,直接将电话递给周老师,自己又去玩儿了。

  好吧,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,多嘴,谁让他一直问来着。

  顾启云:“……”

  “那你不停问我!”

  顾启云一蹙眉,“甜筒不行,太凉了。”

  “能吃个甜筒吗?”孟婉清笑嘻嘻问了一句。

  “还有吗?”

  “再一包薯条吧,多拿几个番茄酱。”

  “好。”顾启云宠溺笑道,“还想吃什么?”

  “哦,你给我买一个肯德基,我要吃鸡腿。”孟婉清要求。

  他直接柔声哄道:“那你就乖乖地待在幼儿园里,顾叔叔马上过来接你回家。”

  小丫头还挺棒。

  好端端地耍流氓占便宜,能不挨打吗?

  只觉得,嗯,打得真好。

  顾启云也听明白了。

  “就和电视上一样嘛,跑过来亲亲我,那么丑还亲我,我当然要打他了。”孟婉清一字一顿,似乎还有点生气,说得理所当然。

  顾启云一愣,“怎么就把口水弄你脸上了?”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35:顾少发怒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