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:你别惹我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小丫头睁着大大的眼睛,声音却很小。

  像试探,还有点胆怯。

  顾启云看着她,只觉得心疼,半晌,柔声哄道:“谁说的,我们婉清这么可爱,怎么可能不要呢?心放肚子里面去,只要你愿意,顾叔叔一直照顾你。”

  “奶奶说的呀。”孟婉清肉呼呼两条胳膊圈着他脖子,扁嘴道,“奶奶刚才说的。让你去约会,把我给小舅舅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叔叔这不是没给吗?”顾启云温柔一笑。

  孟婉清眼珠子滴溜溜转两下,咧嘴道:“也对,你没给。”

  “这不就行了。”顾启云抬手在她软嫩嫩的脸颊上捏了一把。

  孟婉清嘿嘿笑一声,蹬了鞋子,直接跪在他身上。

  顾启云“嗷”一声闷哼。

  声音怪异,还不小,将孟婉清吓了一大跳。

  前面的赵钦都愣了,自后视镜里看了顾启云一眼,猜到点什么,憋着笑没说话。

  孟婉清却是不解,疑惑道:“叔叔你怎么了?”

  差点被她一膝盖跪得不能人道了。

  顾启云倒吸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坐姿,勉强笑道:“没事。”

  这丫头才几岁,懂什么啊,就他说,她也是根本没办法明白的,更何况……

  顾启云对上她大大的眼睛了。

  孟婉清的眼睛非常漂亮,大而黑亮,因为她本来就活泼,眼睛也是非常有神采的,笑起来飞扬明亮,一本正经说话的时候也带着迷惘天真的那股感觉,要多无辜有多无辜。

  长得也漂亮。

  虽然有点肉呼呼的吧,那也更加可爱了。

  小姑娘就得肉肉的。

  顾启云只觉的,这丫头怎么看怎么顺眼,简直就像这世界上最可爱漂亮的宝贝了。

  有朝一日长大了,那肯定更漂亮。

  绝世美女级别的。

  他盯着孟婉清的脸蛋瞧着,看着她眼睛鼻子,慢慢地,就好像能想象这丫头长大之后的模样了。

  有点期待有点喟叹。

  也不知道以后哪个混小子有这种福气,能娶到他们婉清呢。

  随便想象,还有点不悦。

  果然是吧,这世界上的父亲总是疼爱自己宝贝的,看哪个男孩子都不顺眼,就好像好不容易养大的小白菜,一不留神就被猪给拱了。

  顾启云也不知道和谁怄气,嗤笑了一声。

  孟婉清在他嘴角“啵”了一口,开心地坐下,懒洋洋地靠在他怀里了。

  顾启云垂眸看她一眼,突然地,就想到她白天在幼儿园里欺负的小男孩了,发问道:“今天幼儿园里那个小朋友为什么亲你啊?”

  “他说我长得可爱。”孟婉清鼓鼓腮帮子,仰头道,“顾叔叔觉得我可爱吗?”

  “可爱。”顾启云中肯道。

  孟婉清嘻嘻笑一声,“顾叔叔也可爱。”

  “……”顾启云一愣,叮咛她,“打人是不对的,不过随便亲人更不对。女孩子就得矜持一点,以后有人偷亲你,还用积木拍他,顾叔叔给你撑腰。”

  “嗯啊。”孟婉清一本正经点点头。

  前面开车的赵钦简直哭笑不得。

  只觉得,这世界上有这么教小孩的家长吗?

  没经验真可怕。

  顾启云却觉得理所当然,抬手撩了一下孟婉清的衣领,眼看着那两道掐痕边上都肿起来了,更心疼了,小心问道:“脖子疼不疼?”

  “疼啊,老巫婆好可怕。”孟婉清撅撅嘴。

  “忍一下,到家里就帮你抹药。”

  “嗯。”孟婉清白软的小手揉揉眼睛,“我想睡一觉。”

  “睡吧,到家了叔叔叫你。”

  “好哒。”孟婉清往下缩了一些,枕在他大腿上,放心地睡觉了。

  ——

  晏少卿进了山庄。

  一路灯火通明。

  远远地,就听到了说话笑闹声。

  目之所及,衣香鬓影,觥筹交错,人比他想象中还要多。

  可——

  没有姜衿那丫头。

  他蹙着眉,在服务生的托盘里刚拿了一杯酒,边上突然传来一道清丽的女声,“晏少?好巧呀,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上你。”

  “你好。”晏少卿垂眸看一眼,发现说话的女人有点眼生。

  大约二十四五岁,穿着一件宝蓝色单肩长裙,梨花卷的短发,看上去挺活泼大方。

  还认识他?

  他倒当真没什么印象。

  “不会忘记我了吧?我是叶嘉倩,咱们在依云首府见过两面呀,晨跑的时候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略微想了想,笑笑道,“你是叶总的侄女。”

  他说的叶总,自然是叶逸之了。

  作为美淘网创始人,国内电商巨头,叶逸之四十出头,在叶家同辈里排行第五,算是最小的一位,思维开阔,博学多闻,心态年轻,又爱好交友。

  两个人在依云首府比邻而居,晨跑时常遇见,一来二去,关系自然不错的。

  眼下这姑娘是叶逸之的侄女,偶尔在叶逸之那里小住,晨跑的时候,两个人也算有过几面之缘。

  不过已经比较早了。

  当时叶嘉倩还不是眼下这个发型。

  好几个月都没怎么见过,晏少卿自然也就忘了。

  此刻想起来,也就略带歉意地笑了一下。

  谁曾想,这一笑就出事了。

  被姜衿看见了。

  姜衿刚才不在,是被宁锦绣领着去见了宁家老爷子和老太太,也就是她的外公外婆了,两位老人初到云京,又第一次见她,自然拉着说了好一会的话。

  她还没有见到晏少卿,有点心不在焉。

  等终于说完了,原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抬眸就找晏少卿了。

  晏少卿在和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说话,唇角含笑。

  姜衿看着那笑容,就觉得怎么看怎么刺眼了。

  什么人啊。

  两天不理她,好不容易见上了,还在和别人交谈甚欢。

  这算怎么回事?

  她原本已经缓和些的心情又委屈起来,紧咬着下唇,就站在长桌后面看着晏少卿。

  “怎么站着一动不动的?”边上突然传来一道男声。

  姜衿一回头,就看见宋铭了。

  宋铭眼见她脸色不对劲,关切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  姜衿脸蛋和嘴唇都有些白,灯光下看上去,整个人就显得很懊丧,明显心情不佳的样子。

  “没有不舒服。”姜衿舒口气,笑了笑,“宋大哥一个人来的呀,怎么刚才也一直都没看见你?”

  “和那边几个熟人说说话。”宋铭解释一句,正想问一下晏少卿怎么没陪着,就觉得姜衿的眼神晃了一下,一侧头,他也就看见晏少卿了,顿时了然。

  难怪这丫头不开心呢,敢情是吃醋了。

  一直跟着姜煜,他自然已经知道了姜衿和晏少卿结婚的事情,也算很能理解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他很早就明白了姜衿对晏少卿的感情,对这件事也算有心理准备。

  没什么不能接受的。

  毕竟,对他来讲,感情只是人生中可有可无的一部分。

  他看得很淡。

  就算对姜衿有好感,这好感也没到非表白不可的地步,很容易就压下去。

  可——

  护着姜衿的心思还是有的。

  除此之外,也不介意给晏少卿添点堵。

  宋铭笑了笑,直接朝姜衿道:“要不要跳支舞?”

  “嗯?”姜衿的目光逗留在晏少卿身上,没怎么听清楚他说话。

  宋铭勾唇又笑笑,没说话,却朝她伸出了一只手,意思就非常明确了。

  姜衿略微想想,抿唇点点头。

  她其实脑子有点乱,尤其和晏少卿已经冷着整整两天了,原本一直等着他道歉呢,哪里曾想,这人倒是来了,没道歉不说,一来就和其他女人聊一块去了。

  她能不生气吗?

  她一点都没意识到,晏少卿是和她完全一样的心情。

  乔远对她的意义太特殊了,陪着她度过了整整九年光阴,这一点,也像晏少卿心上一根刺,并且,越是把姜衿看得重一点,他越是无法忍受乔远还继续出现在她身侧。

  可——

  哪曾想,除了乔远,又突然蹦出一个宋铭了。

  晏少卿和叶嘉倩又说了几句话,不经意一个抬眸,就看到姜衿和宋铭在灯光下跳舞了。

  直接愣了一下。

  再看到宋铭脸上柔和的笑意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姜衿这丫头当真是翻天了。

  这要是以往,这种情况下,还有心情和别的男人一起跳舞吗?

  尤其——

  晏少卿的视线落在她身上。

  上下打量着。

  姜衿穿了一条**白色的露肩及膝裙。

  柔若无骨一只手,搭在宋铭的肩膀上,另外一只,就被他握在掌心里了,身高不及宋铭,和他说话便得微微仰起脸来,越发显得脖颈细长白嫩,天鹅一般优美。

  晏少卿抿着薄唇,捏紧了手里的高脚杯,视线胶着在她身上,看着。

  姜衿自然察觉到了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从她和宋铭一开始跳舞,就后悔了。

  晏少卿那人有多麻烦她知道,自己这样,纯粹在挑战他的底线吧。

  他会不会气死?

  可——

  姜衿转念一想,又觉得气死活该。

  是他先不要和她说话的,那么大的人了,整整两天,也不知道哄哄她,说句软话就那么难嘛。

  她一边做着心理建设,一边又觉得如芒在背,很快就跳不下去了。

  宋铭被踩了好几下,低头看着她,笑问,“是不是累了?”

  他是男人,又极擅长揣摩人心、察言观色,当然,也晓得怎样激怒一个男人了,低头和姜衿说话,因为有几分刻意的成分在,唇角的笑容要多柔和有多柔和,扎眼极了。

  姜衿心不在焉,被他这么一问顿时觉得解放了,小声道:“抱歉啊宋大哥,不想跳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铭放开了她。

  姜衿刚站稳,一侧身,就对上抬步而来的晏少卿了。

  他脸色难看到极致。

  姜衿紧紧抿着唇,突然就觉得心虚了,小声问道:“你来了啊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简短地应了一声,直接握了她一只手,另一只手穿过她腋下,自她脊背下移,落在她腰际,往前一扣,迫使她下巴差点都抵在他胸口了,仰视着他。

  两个人有了最亲密的关系,这动作被他做起来,怎么感觉,都暧昧不已。

  姜衿还有点不习惯,挣扎了一下。

  晏少卿在人前一向很淡漠啊,根本不曾这样强势过,两个人好像在人前也根本没跳过舞吧。

  姜衿正想着,晏少卿已经揽着她移动了好几步。

  她的舞蹈其实原本就是他教的,晏少卿自然能很好地把控她。

  姜衿被他带着,一会就晕了。

  晏少卿不知怎的,也不说话,带着她跳舞,反正就是不停下,脚步也慢慢地越来越快了,一小会的工夫,不知道让她转了多少圈了。

  简直就好像故意的。

  可偏生他举手投足都极尽优雅,跳起舞都非常专注,哪怕动作急促,也是好看的。

  到了最后,竟是有好些人围着看他们跳舞了。

  姜衿觉得难堪。

  等晏少卿终于停下,她两只脚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,死死咬唇看了晏少卿一眼,就要抽回她的手。

  很疼。

  晏少卿大手紧握着她的手,简直能握断。

  姜衿这下自然肯定他就是故意的,当真生气了,冷着脸又抽她的手。

  晏少卿冷声道:“你再动一下试试?”

  语气里还饱含威胁,好像他也生气了,正在如何百般忍耐她。

  什么人啊。

  姜衿仰头看着他,一声不吭,瞪着。

  周围人还不少,大多都弄不明白这两人怎么回事,正窃窃私语,眼看着晏少卿突然扯着她手腕,僵着脸,直接带她离开了。

  姜衿不乐意,可也不好意思闹,被他握着手腕,一路带出了山庄。

  已经快九点了。

  又在周内,停车场都没什么人。

  姜衿忍耐到极致,没好气道:“晏少卿你放开我!”

  晏少卿?

  小东西连他名字都叫上了!

  晏少卿觉得被挑衅。

  本来啊,他比姜衿大了将近八岁,尤其为人又老成持重,一直都喜欢管教她。

  姜衿从来都是哥哥、哥哥地叫着,即便出车祸失忆了,很多时候叫一声晏医生,他都觉得不太适应,更何况被直呼其名了。

  晏少卿冷着脸看她一下,没好气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  “晏少卿!”姜衿怒道。

  “很好。”晏少卿握紧她手腕,继续往停车方向走,一脸阴云。

  很好算个什么话?

  好个屁啊。

  姜衿没好气看他一眼,气急败坏继续道:“你带我去哪?我不想和你走,快点放开我。”

  “不和我走和谁走?”晏少卿头也没回,“宋铭还是乔远?跳舞没跳够?”

  提起跳舞,姜衿更生气了。

  她脚还疼着呢。

  都是眼前这人害的,带着她转啊转啊,脚后跟都磨破了,简直没人性。

  姜衿咬着唇又要抽手,晏少卿直接拉开副驾驶车门了。

  姜衿一抬脚直接蹬住了车门。

  晏少卿脸色铁青地看了她一眼,“你闹够了没?”

  “到底谁在闹?”姜衿气得抬脚就想踢他,结果,脚还没踢出去,晏少卿直接抬腿死死抵住她的腿,将她整个人推靠到了车门上,两只手都举过头顶了。

  一个投降般屈辱的姿势。

  姜衿第一时间怒火中烧了,看着他冷峻的面容,愤怒道:“放开我啊,你怎么这么……”

  讨厌两个字还没出口,晏少卿一低头就压上她的唇了。

  姜衿直接咬紧了牙关。

  说生气就生气,说冷战就冷战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,跳舞接吻都由了他啊,这人怎么这么霸道,简直气死她了,凭什么给他吻!

  姜衿生着气,根本不要被他亲。

  晏少卿舌尖探不进去,薄唇却不离开,压着她的唇,隐忍怒气道:“张嘴。”

  姜衿不说话。

  浑身都紧绷,在备战状态。

  晏少卿冷哼一声,压低声音道:“腿别夹得这么紧,我还不至于在这里要了你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姜衿剩下两个字还没出口,晏少卿的舌尖直接探了进去,纠缠上她的,强势霸道,根本连个**的机会都不给她。

  刚才分明使诈,故意激怒她。

  姜衿想到这一遭,简直恨死他了,又羞又气,提起膝盖就想踢他。

  晏少卿一条腿压得她膝盖动弹不得,舌尖勾一下,停在她唇边,没好气道:“踢坏了你就用不了了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怎么没发现这人能这么流氓?

  不但流氓,还根本不要脸!

  谁要用他!

  晏少卿的舌尖再探进去,姜衿直接咬了他一口。

  还挺狠。

  晏少卿闷哼一声,原本还算压抑着的怒气更直接爆发了,给了她一个狂风暴雨般激烈又不容拒绝的亲吻,再结束,姜衿两条腿都软了,脚麻得动弹不得。

  握拳恨恨地捶了晏少卿一下。

  晏少卿鼻尖还挨着她鼻尖,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,气息紊乱。

  简直想就地正法她。

  忍着。

  声音低低发问道:“知错了没有?”

  “我没错!”

  姜衿话音落地,晏少卿直接拉开后座车门,将她塞了进去。

  姜衿头晕目眩刚坐稳,晏少卿已经到了前面,开车发动,直接落了锁。

  姜衿看着他冷峻的侧脸,气急败坏,问话道:“我们去哪?我还没和我妈打招呼呢。”

  “回家。”晏少卿头也不回。

  “我不想和你回去。”姜衿不满道,“你放我下来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晏少卿一声冷笑,“不由你决定,想下自己下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车门锁着她怎么下?砸玻璃吗?

  晏少卿分明是故意的。

  可恶!

  偏偏他开着车,速度还比以往快许多,姜衿不敢惹他,怕出事。

  咬唇坐着,也不说话了,脱了鞋子。

  她不怎么喜欢穿高跟鞋,自然不常穿,每次穿了,难免都会磨一下脚后跟,因为她脚型瘦,磨破皮算是家常便饭了。

  刚才晏少卿扯着她转啊转啊,脚后跟磨了两个水泡。

  姜衿抬手摸了一下,觉得委屈,靠在车窗上看夜景了。

  两个人一路无话。

  晏少卿开着车直接回了依云首府。

  他明天早上没工作,姜衿也没课,正好,有一晚上时间好好收拾她。

  晏少卿忍不住磨磨牙,停好车,自己先下去。

  绕到后面拉开了车门。

  姜衿咬唇看着他,不下车。

  “我抱你?”晏少卿居高临下看着她,挑眉问。

  “不用,谁要你抱。”姜衿往车里面缩了一下,仍旧带着情绪。

  晏少卿直接伸手去扯她手腕,她又往里面缩一下,一直缩到了最角落。

  晏少卿怒气也没消,索性弯腰进去,一把揽了她的腰,将她整个人从里面捞了出来,倒挂在身上。

  姜衿尖叫一声,就用双手去拍他挠他。

  翻天覆地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好。

  晏少卿锁了车,一边往家里走,一边将她直接调转个方向,不等她再表示愤怒,两只手直接托了她挺翘的臀,在手心里**了两下。

  姜衿倏然噤声了,不自在极了。

  这种情况,难不成他还想着和她亲热,做梦。

  两个人一进大厅,她就直接道:“放我下来,我晚上不和你睡。”

  “不和我?”晏少卿抱着光脚的她,自己换鞋,语调凉凉发问,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一噎,气急败坏道,“反正我不和你睡,放我下来。”

  晏少卿手臂简直像钢铁,力道太大了。

  她挣脱不开。

  要求也就显得没底气了。

  晏少卿不再理她了,抱着她一路到卧室,直接扔到床上去。

  自己站在床边,扔了外套扯了领带,眼看着姜衿就要往床下蹦,他一弯腰捉了她的脚,攥紧在手心里。

  姜衿脚丫冰冷,在他手里,就像一条不安稳的鱼,滑不留手,不停地往外蹦跶。

  晏少卿索性将她扯到床边,衣服也不脱了,直接覆身过去。

  一只手掐了她的下巴,就开始吻。

  “唔。”姜衿被堵了个正着,抬手就推他,晏少卿一只手握了她两只手,另一只手就直接探进她裙子了。

  姜衿啊一声尖叫。

  晏少卿动作没停下,很快将她剥光了。

  自己还衬衫裤子穿着齐整。

  这下,两个人才都有点懵了。

  四目相对。

  姜衿又羞又气,晏少卿眸光深沉,半晌,又问她,“知错了没有?”

  知错知错知错……

  姜衿简直气死了,浑身都颤抖,“我没错!”

  “很好。”晏少卿也气死了。

  修长白皙的手指触上去,去解自己的衬衫纽扣了。

  意图不要太明显。

  姜衿蜷在他身下,有点怕了。

  这人……

  自己根本不堪承受啊,想起来都怕。

  认错吗?

  她究竟错在哪啊。

  她也想认,关键她就觉得她没错啊,怎么能屈服在他的威逼之下?

  姜衿眼珠子转两下,索性直接伸手抱住他的头,猛地一翻身,将他整个人压在身下了。

  晏少卿一愣,盯着她看。

  “晏医生。”姜衿突然一笑,千娇百媚地唤一声,俯身亲上他眼睛,反正不能被动,那就只能主动了,她一主动,晏少卿肯定就觉得恶心了。

  可——

  两个人的思维根本不一样。

  晏少卿怎么会觉得恶心,就在姜衿翻身压上他的那一刻,他都快爆发了。

  他任由姜衿吻着自己,还矫揉做作地脱了他衣服。

  一直一言不发。

  直到——

  姜衿神色莫测地看着他,有点被吓傻了。

  晏少卿直接抱着她滚进被子里,哑着声音道:“不是不要,这么主动做什么?”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

  姜衿抖抖索索说半天,愣是表达不出来。

  后知后觉地觉得,她根本在玩火,好端端将晏少卿挑起来,还得自己灭火。

  她不行啊。

  她想求饶了,求饶的话还没说出来,晏少卿再一次堵住了她的嘴。

  得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也挣脱不开。

  晏少卿一反常态,简直温柔得要死,一路吻着她,从头发到脚丫,再从脚丫到头发,来来回回,好像这世间最最温柔的情人了。

  姜衿哼哼唧唧的,很快就忘乎所以了。

  天旋地转,眼睛水亮。

  晏少卿停了动作,看着他,她也看着他,粉唇微开,就好像等待雨水滋润的花瓣。

  “我先去洗个澡。”晏少卿突然道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洗澡?

  这什么时候了,他竟然要洗澡?

  姜衿都快被他气晕了,紧紧咬着唇,愣是不说话。

  晏少卿抽身离开,却被她一把抱紧了。

  姜衿蛮横道:“不许去。”

  “哦?”晏少卿也就没去了,看着她,似笑非笑,眸光深深。

  “你不许去。”姜衿重复道。

  “为什么?”晏少卿拍拍她滚烫的脸颊。

  姜衿又咬唇了。

  鬼知道为什么,天知道为什么,他去洗澡,洗个屁啊,什么时候了还洗澡!

  “说话。”晏少卿漫不经心地**着她的腰。

  姜衿已经软成了一汪水。

  天知道他有多辛苦,可,辛苦归辛苦,他就不信制服不了她。

  “不许去啊!”姜衿差点崩溃了。

  “为什么不许去?”

  “反正就是不许去!”

  “呵。”晏少卿轻笑一声,还是要下床。

  姜衿一把勾住他脖子,咬牙闭眼道:“我要,现在立刻马上,不许去!”

  最后三个字简直吼了出来。

  她实在太不舒服了,从来没有过这么难以忍受的时候,晏少卿肯定故意的,真不要脸,真黑。

  她说着话,又委屈又气愤,哪曾想,晏少卿又道:“先道歉。”

  道歉?

  道什么歉?

  姜衿彻底懵了。

  乔远?他怎么还记着呢?

  姜衿烦躁极了,身子胡乱扭动着,眼眸水一样地瞪着他。

  晏少卿一只手紧握成拳,抵着床,又继续声音低沉道:“知错了没有?”

  姜衿气哭了。

  直接抬脚将他往床下踢。

  晏少卿猝不及防,被她软乎乎的小脚踢了一下,突然就不想下床了。

  姜衿翻个身,不看他,吧嗒吧嗒掉眼泪去了。

  什么人啊。

  凭什么要她道歉?

  她就不道,气死他,不做拉倒!

  轮到晏少卿发愣了,他就想磨一磨她的锐气,也没想惹哭她。

  眼下看着她小肩膀一颤一颤的,就舍不得了。

  叹一声,将她紧紧揽到自己怀里了。

  姜衿“哇”一声大哭起来,只觉得又委屈又难受,都怪晏少卿,她握着拳在他胸膛上猛捶了两下。

  晏少卿一把握住她的手,“好了好了。”

  “我没错。”姜衿执拗道。

  “嗯,我的错。”晏少卿脾气特别好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这人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啊!

  她彻底不想说话了,只将脸颊埋在他怀里,掉眼泪。

  晏少卿伸手抬了她下巴,又开始亲她了。

  比刚才还要温柔。

  姜衿简直怕了他,左躲右闪。

  晏少卿慢慢加深了力道,又将她翻来覆去吻了一个遍,细致又耐心。

  到最后,姜衿神志不清了。

  一开始哼哼唧唧,到最后,哭哭啼啼,临结束的时候,声音哑了,整个人死去活来好几次,**都好像要断气了。

  扯着晏少卿手腕看一眼时间,十二点多了。

  两个人到家也就十点钟。

  进到房间,最多也就十点十几分。

  眼下——

  两个多小时都过去了。

  一次要这么长时间啊,难怪她觉得好久好久。

  姜衿晕乎乎地想着,她又没怎么经历过,也不知道一次到底要多久才算正常,印象里两个人这样亲密的时候也就几次而已,可,好几次她最后都晕过去了。

  晏少卿倒一向清醒,反正看上去一点也不累。

  男人和女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?

  姜衿没了骨头似的靠在他怀里,正胡思乱想着,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在地上。

  她的小背包里面。

  姜衿翻身去拿,一动弹,就忍不住啊了一声。

  浑身都痛,骨头都好像被碾碎了一样,动一下都酸软难当,腿还在抽筋。

  她本来对疼痛的感知都比旁的人敏感一些,平时磕碰一下都难忍,更何况,眼下这种情况呢。

  浑身零件好像都不得劲了。

  姜衿鼓着腮帮子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晏少卿忍不住抿唇笑了,俯身过去,帮她拿了手机。

  是宁锦绣。

  他直接接通了,唤了一声,“妈。”

  宁锦绣愣一下,“衿衿和你在一起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声音低沉道,“她明天下午才有课,我直接送她去学校。”

  宁锦绣:“……”

  半晌,点点头道:“那好吧。”

  也不和姜衿说话了,直接挂了电话,将手机放在桌上。

  浴室里传来水声。

  她和姜煜回来的很晚,一到家洗了澡,就想着给姜衿打个电话了。

  眼下又觉得,简直多余。

  宁锦绣裹着浴袍,吹干了头发,给耳后和手腕擦了点香水。

  还有点紧张。

  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步,稳稳心神,**去了。

  姜煜很快出来。

  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。

  宁锦绣裹着浴袍靠在床头,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在翻看,眼见他出来,视线便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欲说还休。

  姜煜喉结滚动一下,掀开被子上了床。

  直接伸手将宁锦绣搂在了怀里,手从浴袍里进去。

  呼吸一窒。

  宁锦绣的浴袍里,再没什么多余衣物了。

  第一时间勾起他所有渴望。

  姜煜从后面抱着她,低头吻上她脖颈,宁锦绣依旧紧致的脖颈肌肤蹭着他的脸,幽幽香气窜入他鼻尖,姜煜直接就醉了。

  他一直觉得,宁锦绣像一杯清茶,温婉娴雅。

  可眼下,越接触,才越发现,白天的宁锦绣,的确是像清茶的,可晚上的宁锦绣,却像美酒。

  还是那一种,滋味甘醇,余味悠悠的。

  喝一口,让人觉得热,喝完了,齿颊留香,还得想很久。

  好女人原来是这样的。

  可惜他活了半辈子,才遇到这么一个宁锦绣。

  他有时候遗憾,有时候又觉得这时间刚刚好,再倒退二十年,也许他们进展没有这么顺利。

  时光真是极好的东西了。

  姜煜声音都哑了,低声唤,“锦绣。”

  “嗯。”宁锦绣低声应了他。

  他却觉得还没喊够,又唤一声“锦绣”,将浴袍从被子里扔了出去。

  宁锦绣就没有声音了,转个身抱紧了他。

  虽然人到中年,可她全身肌肤依旧紧致滑嫩,触手生温。

  姜煜已经感受过,却还是觉得悸动难言。

  怀里这女人,简直好像一块宝。

  暖黄的床头灯笼着两人,姜煜也没关灯了,沿着宁锦绣后仰的脖颈,一直往下吻。

  ——

  此时,另一边。

  晏少卿又抱着姜衿**了一顿。

  姜衿简直快哭了。

  到最后不怎么配合,在床上胡乱扑腾着,那小脚在晏少卿腿上蹬了无数次。

  晏少卿却和她杠上一般,反正就是不停。

  偏偏却非常温柔。

  姜衿又气又恼又困,想睡觉睡不了,想推开他,还有点舍不得。

  只觉得世间没有比这更难熬的滋味了。

  这人怎么这么多花样?

  到最后,等晏少卿终于偃旗息鼓了,她又扯过他手腕看一眼时间,欲哭无泪。

  已经四点多了。

  她晚上不要睡觉得了。

  身上一点劲都没有,姜衿气呼呼地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晏少卿也看着她,翻个身,仰面躺着了。

  只觉得痛快。

  身心舒畅,四肢百骸都非常舒适。

  果然,姑娘家还是肉一点的好,眼下的姜衿,明显和以前不太一样了。

  宁锦绣似乎有心调理她,她经历了二次发育,长开了。

  穿着衣服仍旧显瘦的,可身上该长肉的地方都慢慢长了肉,整个人都是绵软娇柔的,偏偏还不自知,仍旧带着可爱的孩子气和小姑娘的娇憨劲。

  还是青涩的,就好像花苞,又敢说,很轻易就挑起他的火。

  晏少卿随意想想,又想了。

  一只手从姜衿脖颈下伸过去,从后面抱紧了她的腰。

  姜衿简直怕了他,小声道:“睡觉吧。”

  晏少卿没说话。

  姜衿深吸一口气,又道:“我知道错了啊,我以后不惹你生气了,不和别人跳舞,也尽量不和别的男生单独在一起出去。”

  所以,还是睡觉吧。

  晏少卿哼笑了一声,“早点认错不就行了?”

  “我想让你哄哄我嘛。”说起这件事,姜衿又觉得委屈了,抱怨道,“你比我大八岁呢?你都不能让让我嘛,脾气这么差……”

  “我脾气差?”晏少卿蹙眉反问一声。

  他脾气差吗?

  他怎么不觉得?

  对待这丫头,他脾气好得简直突破天际了。

  不知好歹。

  姜衿却没想到他并不认同,一本正经继续道:“你脾气还不差啊?动不动就生气。”

  “你别惹我就行了。”晏少卿声音淡淡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敢情,说了半天还是她不对?

  可——

  他是男人啊,又比自己大八岁,到底为什么就非要和她对着来呢?

  姜衿完全想不通。

  她不明白,晏少卿一直将自己放在一个家长般的权威地位上,自然下意识就管教训诫她。

  姜衿哼唧了一声,在他怀里蜷了蜷身子,虾米似的。

  感觉起来还有点小可怜。

  她一弱,晏少卿就没那么硬气了,低声道:“行,以后少管你一点,可你也不是一两岁的,该避嫌还是应该避嫌的,别忘了自己是有夫之妇,尤其和乔远那种,往来注意分寸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姜衿又累又困,不想和他辩了。

  天都快亮了好吗?

  她实在撑不住了,想睡觉。

  晏少卿却不困,确切地来说,睡不着,手指就一直**着姜衿的手。

  姜衿很快睡着了。

  他抱着她,突然间又想起她脚上的水泡了。

  晏少卿放开她,掀了被子,去查看姜衿的脚丫。

  水泡已经被她不知什么时候给蹭破了。

  露出小小一块皮肉来。

  晏少卿叹一声,掀了被子下床,去找了医药箱。

  低头帮着她清理了一下,又小心翼翼抹了点药,自己又洗了一个澡,才睡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晏少卿:“哥脾气差吗?”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36:你别惹我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