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:多生几个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下午七点。

  片区值班民警到了医院。

  好巧不巧地,正是上一次姜衿出事见到的那几个民警。

  张磊都还有印象。

  松了一口气,向值班民警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,与此同时,中年男女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情况,甚至连索赔数目都堂而皇之地提了出来。

  半天过去了,老太太还没醒。

  警察就说了,接到报警他们就了解了一下北辰大道的路段状况。

  出事地点距离电子摄像头太远,什么都没拍到,建议童桐和人家家属私下解决,要不就少赔点钱算了,花钱买个教训,以后长点心眼。

  碰瓷这种事,太难界定了,尤其连个目击证人都没有,老太太这还昏迷着呢?

  她要是一直不醒,童桐就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  这年头,好人难做啊。

  张磊没办法,只能将民警意思告诉给童桐了。

  童桐抿抿唇,看了姜衿一眼,又看看两个民警,摇头了,开口道:“我不赔钱。不是我有没有钱的问题,就像衿衿说的,赔了钱就是承认,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能承认,不能助长这种风气,您让警察帮帮我吧,我的自行车还在原地扔着呢。可以推去鉴定,我没有撞人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张磊眼见她坚持,还有些意外,又将她的意思转达给警察了。

  警察又去劝中年夫妇。

  中年夫妇登时就火冒三丈,女人气急败坏道:“她说没撞就没撞啊,警察同志,你相信吗?她没撞人她这么好心,能将我妈送到医院里面来,骗谁啊!”

  “就是就是。现在这社会上哪来这种人,您可不能因为她是大学生那就偏袒她,前段时间新闻上还有大学生杀人案呢,啧,一次性就杀了四个人,我都不敢。”

  “那是两码事!”一个民警没好气地训了一句。

  民警也是人嘛,会用眼睛看。

  童桐这姑娘还不到二十岁呢,说话又急又气的,眼睛挺大,看上去就是那种挺热心的女孩。

  至于这两口子,是北辰大道附近的村民,男的厉害女的泼,说起话来对自己亲妈一点尊重都没有,动不动就死不了,医生说是植物人,反正得赔八十万,这是想发财呢。

  可——

  人家老母亲在ICU里面躺着呢,算起来是受害者家属,他们能怎么样。

  一丁点证据都没有。

  碰见这种案子警察都觉得烦,正郁闷呢,楼道上又走来几个人。

  和中年夫妇差不多,看上去都气势汹汹的。

  打头的男人五大三粗,直接发问道:“哪个撞了咱妈?”

  “就她!”中年女人直接指向童桐。

  “我没撞人。”童桐气急败坏道,“我就送她来医院了而已。”

  “呦呵,你没撞人你这么好心啊,你以为你是雷锋,小丫头片子还晓得推卸责任,是看老太太昏迷不醒害怕了吧?”紧跟着来的第二个妇女就直接叫嚷起来了。

  另一个后来的女人也帮腔道:“就是就是,老人都要成植物人了,你还搁这嘴硬呢?依我看八十万都少了,得要一百万,这老太太要是十几二十年不醒,那要多少钱都不过分!”

  “一百万。”

  “对,我们兄弟两个得轮流照顾吧。”

  “还有我呢,我也得照顾我妈。”

  “啧,就说你今天怎么成孝顺女儿了,敢情想着来分钱?”

  “什么叫成孝顺女儿了,我一直都孝顺,比你们强多了才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老太太两个儿子一个女儿,直接就在楼道开始理论了。

  几个警察都傻眼了。

  什么叫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啊,这就是。

  儿子媳妇女儿姑爷来了,不问问老太太怎么样,就在这开始想着分钱了。

  一个警察同情地看了童桐一眼。

  童桐回过神来,气得眼眶又红了起来。

  姜衿嫌恶地看了一眼吵嚷的几个人,突然问童桐,“你不说你看见撞人的男生了吗?”

  “就远远看了个背影。”

  “再看见能认出来吗?”

  “……”童桐仔细想一下,“不确定。”

  “那也得试试。”姜衿直接朝警察道,“她看见撞人的男孩了,可以让她看看路段监控,指不定就找见人了。”

  “怎么不早说?”一个警察诧异地问了一句。

  “这不挺混乱。”张磊无奈道,“您刚才不是说监控太远了?”

  “那也有点希望,总好过什么线索都没有。”带队警察直接朝边上另一个人道,“派人先去找一下自行车,我带着这姑娘去看监控。”

  依着这老太太一家人的样子,没证据,这屎盆子指定得扣到人家姑娘头上了。

  警察忍耐着将想法给几个家属说了。

  家属不乐意,坚持童桐留着不能走,最后,留下警察和张磊的电话号码了。

  张磊和童桐跟着警察一起走了。

  姜衿单独回学校去。

  ——

  晚上九点。

  童桐才一脸郁闷地回来了。

  她的自行车不见了,依着警察判断,可能是被附近村民顺手牵羊了。

  监控里都没有,还得一家家去找。

  等找到,估计一丁点的线索都没有了。

  至于骑自行车那男生,她也根本无法确定。

  主要——

  她是出去散心的,根本无暇顾忌其他。

  他们在大学城里,周围还有好几所高校呢,学生非常多。

  北辰大道是挺适合骑自行车看花的路段,周围有好几个村子都有农家乐的项目,哪怕是周内,没课的学生也喜欢骑自行车过去逛。

  她有左眼两百多、右眼三百多的近视,出去也没戴眼睛,远远看见一个骑车飞奔而去的背影,当时又乱,一来二去地,真的有点认不出来了。

  宿舍里几个人也都知道事情了。

  看见她脸色,就晓得事情进展得不怎么顺利。

  面面相觑。

  姜衿直接发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  “一无所获,警察让我明天再去医院,说是最好私了,少赔点钱。”童桐丧气道。

  “凭什么啊!”李敏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,一脸气愤道,“这钱可不能赔,姜衿都说了,那一大家子人很难缠,你赔了钱估计也不行,那就跟个无底洞一样,老太太一日不好,他们就非得把你榨干了不可。”

  “就是,不能赔!”王绫都气不过了。

  “不赔的话他们会不会来学校闹?”楚婧宜迟疑道。

  姜衿略微想想,问道:“你现在预备怎么办?”

  “我先给我爸打个电话吧,辅导员说可能得让家长过来处理。”

  “善人就不是那么好当的。”孟佳妩突然来了一句,一只手握着扶手,爬上床睡觉了。

  童桐抬眸看她一眼。

  有点郁闷,心情实在差,也不想理她了。

  宿舍里安静了下来,她坐在椅子上,给父母打电话了。

  一接通,电话那边就传来乐呵呵的一句,“宝宝怎么了?好几天都没给爸比打电话了!”

  声音奇大,童桐没开外放,一宿舍人也差不多都听见了。

  童桐她爸是暴发户,搞煤矿发家的,宿舍里一众人基本也都知道,以往童桐打电话也见识过她爸的大嗓门,晓得童桐小名就叫宝宝,却是第一次听见她爸爸自称爸比。

  还觉得略洋气,不应景,却有点搞笑。

  童桐一听见他声音就委屈了,语带哭腔唤了一声,“爸。”

  童桐爸爸愣一下,电话里突然就传来一声,“手机给我,”紧接着,就是一道着急的女声了,“宝宝怎么了,怎么哭了,谁欺负你了,快给妈妈说。”

  童桐的父母是一对活宝,两个人抢电话宿舍里人都习惯了。

  面面相觑之后,姜衿突然有点想笑了。

  童桐性子善良又软弱,热情又简单,想来,和这样一对父母也扯不开关系了。

  怎样的家庭,往往都能养出怎样的孩子呢。

  此刻,听到自己妈妈的声音,童桐就直接哭了出来,边哭边结结巴巴道:“我今天在路上送一个受伤的老太太去医院了,结果……结果她就给昏迷了,嗝,她家人非说是我撞她了,要八十万赔款,我……我们辅导员说要你们过来,看看这事情怎么解决啊,呜,真得不是我,我没有撞人……”

  “岂有此理,简直岂有此理,欺负我女儿!”童桐爸在里面大吼一声。

  她妈妈就更着急了,颠三倒四道:“宝宝别哭,快别哭了,我和你爸明天早上就过来,坐最早的飞机,明天早上就过来啊,别怕别怕,八十万就八十万,咱们不差钱。”

  “我不想给他们赔,不是我撞的人!”童桐崩溃地哭声更大了。

  “不赔不赔,欺负我女儿,老子给他赔个屁!”电话又被她爸爸抢去了,在里面大吼道,“别哭别哭,你哭的爸爸心都碎了,乖女儿快别哭,爸爸现在就让你赵叔叔开车去,晚上就来,晚上就过来。”

  “这都几点了,开什么车!”手机又被她妈妈抢去了,急忙道,“我们明天一早上就过来,坐最早的飞机哈,乖,快别哭了,好好睡一觉,醒来就能看见爸爸妈妈了。”

  “这种情况姑娘怎么睡得着,你能睡着啊!”童桐爸在电话里面又吼了。

  “我这不安慰她嘛!”她妈妈气急败坏道。

  “安慰顶个屁用。”她爸又抢了手机,忙不迭道,“别哭啊丫头,听你妈话,天塌下来我们给你顶着呢,乖,睡一觉明天早上就看见我们了。”

  “好像你有多能行似的,翻来覆去不和我一个意思!”

  “那你说的明天早上坐飞机去。”

  “本来就要坐飞机去,大晚上开车过去那是傻帽!”

  “你说谁傻帽呢!”

  “谁傻帽我就说谁!”

  “臭婆子!”

  “你骂谁呢这是,晚上不想上床了啊!”

  “老婆……”

  电话里,童桐父母完全偏离主题了,变相秀起恩爱来了。

  李敏没忍住扑哧笑了一声。

  童桐都忘了哭了,有点窘迫,朝着电话道:“你们别说了,我不和你们说了,我睡觉了。”

  “宝宝别急啊,听妈妈话,别放在心上哈。”

  “就是就是,那种不讲道理的傻帽,咱不和他们一般见识,爸爸明天早上就飞来给你做主哈,对了,要不要外婆做的小笼包啊,给你带几个。”

  “大晚上你要过去折腾我妈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童桐爸语塞一下,赔笑道:“那宝宝想吃什么,爸爸现在就出去给你买,咱们不折腾外婆了。”

  “我什么也不想吃。”

  “什么也不吃怎么行?!”

  “闺女都说不吃了!”

  夫妻俩又开始在电话里斗嘴了。

  童桐胡乱应付了两句,直接挂了电话,也不哭了。

  宿舍里一众人听完全程,王绫忍不住喟叹道:“你爸妈感情真好啊。”

  “从小吵到大。”童桐无语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感情就是越吵越热啊,不吵才不正常,哪对夫妻不吵架,我爸妈还打架呢。”李敏乐呵呵说了一句。

  童桐看了她一眼,若有所思道:“我爸妈没打过架。”

  “听出来了,你妈还是比较厉害。”

  “她人很温柔的,就在我爸跟前才比较凶。”童桐又连忙给自个妈妈辩护起来。

  “我说的厉害也没什么别的意思。”李敏一笑。

  童桐也不好意思笑一下,还没出去洗漱呢,手机又火急火燎响起来了。

  她许是觉得难为情,拿到阳台上去接了。

  夜风从阳台门传了进来,姜衿不觉得凉,反而还觉得暖烘烘的。

  她从小也没有爸爸,赵霞对她不错,可两个人相处这么多年,总是觉得冷清了。

  再后来的楚玉英简直像个灾难。

  也就现在,姜煜和宁锦绣在一起,她的家,慢慢地像个家了,父亲威严沉稳,母亲温柔娴雅,可,感觉起来还是没有童桐这样的父母黏糊。

  童桐爸妈隔两天就要给她打电话的。

  童桐偶尔在宿舍里接,每一次,那一对夫妻就在电话那头抢着说话,边说边斗嘴,斗嘴的内容却都听着让人想发笑,感觉起来,是极其热闹亲密的夫妻关系。

  充满着世俗幸福的味道……

  童桐偶尔说起,她都知道,她爸爸三岁就死了父母,在他们那个地方,吃百家饭长大的,她妈妈比她爸爸还大了三岁,却是从小娇养的公主,她爸追她妈的故事,说起来简直能拍一部励志爱情剧了。

  尤其,她爸还是一夜暴富类型的。

  就在她很小的时候,就因为搞煤炭生意,突然发了家。

  难得发家了还不忘本,是他们当地人人称颂的慈善老板,早年有两个外号,一个童百万,一个童善人。

  她妈也有一个外号,河东狮。

  据说一来是因为发福了微胖,二来是因为知晓有人给她爸爸塞小三,曾经做下闯进别人家,连砸七八个古董花瓶的壮举。

  这些小事,原本都是童桐偶尔不经意提上一两句。

  眼下突然都被她想起来,感觉当真能拍一部现代家庭伦理生活喜剧了。

  姜衿突然有点想写小说了。

  自从出版了短篇合集以后,上弦月一直和她约稿来着,可她因为杂七杂八各种事,一直没能动笔。

  眼下——

  灵感突然就来了。

  她想写一个小说,很暖的那一句。

  姜衿这样想着,眼见才九点半,也就打开电脑了。

  他们的专业是广播电视编导,平时都会进行写作训练,她自然不存在手生的问题。

  很快,就写下了文名《老板娘》。

  她习惯写武侠,背景总是架空的,黄沙漫天的大漠里,风波诡谲的海面上,烟雨朦胧的江南小镇,亦或是,古时边关的重镇要塞。

  有奇人异事的地方,总有江湖。

  江湖上,又总有令人啼笑皆非的欢喜姻缘。

  贩夫走卒都有故事。

  姜衿开了文档,敲下第一段,“据传,长平关外落日镇,有三个名号响彻江湖的人物。烟柳阁的云阁主,貌美到难辨雌雄,绝色容颜令人见而忘俗;铁匠铺的李老汉,十年磨一剑,剑出,其光亮,能与日月争辉;来福客栈的老板娘,酿的极品女儿红,一开封,香飘数十里……”

  她要写的,就是一个类似童桐妈一样,泼辣美艳的老板娘的故事。

  也就起了一个头,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晏少卿?

  思绪就突然断了,姜衿叹口气,接听,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声音还有点郁闷。

  “在干嘛呢?”晏少卿问她。

  “没干嘛。”姜衿保存了文档,答了一句,有点漫不经心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这丫头总说她不会聊天,依他看,她才不会聊天呢。

  晏少卿正蹙眉想着,姜衿已经关了电脑,握着手机出了宿舍,回答道:“我刚才在写小说。”

  晏少卿愣一下,反问道:“这时候还有闲情写小说呀,看来功课还是不重。”

  “就没什么难的啊,补一下平时作业就行了,其他的考前突击都没问题,也就英语比较麻烦。”姜衿想起接下来的考试就觉得很有压力。

  “那还是得好好学……”

  晏少卿又开始了苦口婆心教训人的模式。

  姜衿听着都觉得头大,无语道:“晏大教授打电话就是为了教训我嘛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回过神来,无语道,“不是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没大没小的。”

  “你总说我没大没小。”姜衿不满了,“你虽然比我大,可我们是平辈,而且是平等关系,夫妻关系就是这样的嘛,不吵嘴还有什么意思,感情越吵才越好呢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干嘛要吵嘴,他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?

  他也懒得和姜衿东拉西扯了,正想聊点别的,姜衿突然随口道:“你现在在哪呢?”

  “在家。”

  “依云首府?”

  “不是,老爷子这边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愣一下,“怎么突然回去了?爷爷他身体怎么样?”

  “堂哥他们刚到家,我自然得回来,爷爷身体还好。”晏少卿回答完,反问道,“星期六两家人要见面的,你不是忘了吧,上点心。”

  “对哦,”姜衿点点头,好奇道,“你们那边都有谁啊。”

  “老爷子,还有外公和两个舅舅,舅妈,启云和一个表哥,一个表姐,”晏少卿算着人数,边想边道,“我们这边也就大伯母,姑姑,我爸,云若岚,两个堂哥和堂嫂,艾伦和几个小孩,再加上香江那边过来两个伯伯……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晕乎乎道:“总共多少人啊?”

  “二三十个吧。”晏少卿声音淡淡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二三十个人,会不会有点太多了?

  再看看他们这边?

  最多也就姜煜和宁锦绣吧,再多就加上宁锦城和外公外婆,姜皓和柔儿,怎么样,都不可能超过十个人的。

  姜煜是独生子,根本没有亲族的。

  这些年能扶摇直上到市长位子,除了自己能力,和晏老爷子的扶助有很大关系。

  好像——

  无论怎么样,他们在晏家那边都缺少一点底气。

  人少是硬伤啊。

  姜衿有点郁闷,小声嘀咕道:“你们家怎么那么多人啊。”

  晏少卿低笑起来,“说了都是最亲的,老爷子之下全家人都到的话,近百人了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怎么就忘了。

  晏老爷子兄弟姐妹就有五个呢。

  晏少卿一辈,国内国外满打满算,兄弟姐妹更是算不清了。

  香江那边都有一个大家族,还在三辈之内,都是再亲近不过的关系了。

  莫名其妙地,她就有点紧张了。

  她已经事先听姜煜说过了晏家的大体情况。

  就只说眼下晏老爷子之下的,晏少卿的大伯父早亡,大伯母郁薇寡居二十年,是政界高干退休,膝下两个儿子,也就是晏少卿的两个堂兄,晏少英和晏少安好像是双胞胎,晏少英大一些,在军中颇有地位,妻子沈乔她上一次见过,是华夏第一频道驻外记者,年轻干练,生了一个儿子,晏仲亭。晏少安小一些,在外交部任职,妻子苏皖是外交部高级翻译,她还都没见过。

  晏平春和艾伦她见过了,人家母子俩都是摄影师。

  每一个在自己领域都挺有成就的。

  眼下——

  晏少卿都二十八了,找了个自己,二十岁了才开始念大学。

  姜衿自己都有点接受无能了。

  比较这东西很可怕,一比之下,她实在逊毙了。

  逊到,她都不想说话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晏少卿察觉到她突然沮丧起来,低声发问。

  “我是不是挺没用的。”姜衿突然道。

  “怎么这么说?”

  “你们家每个人都好像挺能干,就说你两个嫂子吧,一个是驻外记者,通晓好几国语言吧,另一个还是外交部翻译,那不得通晓更多国语言了……”

  “嗯,”晏少卿若有所思,“二堂嫂通晓十二国语言。”

  “别说了,我不想听。”姜衿丧气道。

  “都说了她是外交部高级翻译。”

  “那也知道得太多了。”姜衿瓮声瓮气道。

  晏少卿被她逗得低笑了一声。

  姜衿抿着唇想想,突然又道:“晏大教授,你会说几国语言?”

  “会说就行?”晏少卿反问她。

  “精通吧,最起码得能交流那种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略微想想,低声道,“也不多,四国吧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一个医生,懂那么多外语做什么?

  她还不死心,又问,“稍微会一些的那种呢?”

  “也就十多种吧。”晏少卿淡声回答。

  姜衿无语了,嘀咕道:“你刚才不说了吗?二堂嫂才会说十二国语言。”

  “她十二国语言交流无障碍。”

  姜衿张张嘴,彻底不想说话了,这些人都不明白术业有专攻吗?

  学那么多,能不能用上?!

  她实在不想承认她是羡慕嫉妒恨。

  晏少卿好像明白她心思,安慰道:“你也不用有压力,得看个人情况,这些事急不得,二堂嫂是学习能力超级突出的那种人,尤其还是极端完美主义者,为人挺苛刻的,没有你想得那么好。”

  “漂亮吗?”姜衿突然对这一位没见过面的二堂嫂产生了浓浓的兴趣。

  晏少卿略微想想,“嗯,没你漂亮。”

  没她漂亮?

  姜衿突然觉得,晏医生真是太会说话了。

  哈哈。

  尤其这种直白的夸奖从他口里说出来,简直能让她心花怒放。

  听着她笑,晏少卿在电话里也笑了笑,柔声道:“早点睡吧,先不和你说了,这边还有点事。”

  “老公晚安。”姜衿嘴上跟抹了蜜似的。

  “晚安。”

  晏少卿挂了电话,重新回客厅去。

  晏少英和妻子沈乔明天才回来,眼下已经回家的,正是晏少安和苏皖夫妻俩了。

  晏少英比晏少卿大十二岁,眼下已经四十了,任职在外交部,一年到头各处飞,因为职业缘故,算得上晏家最温文尔雅、风度翩翩的男人了,至少从表面看如此,唇角常年噙着笑意,鼻梁上架一副考究的无框眼镜,穿着剪裁合体的高级定制西装,端坐在沙发上,也就四个字能形容了,完美男人。

  与之匹配的,他边上的苏皖,只能用同样的四个字来形容了,完美女人。

  四月的天,她回来已经洗过澡,没穿正装,里面一件灰色长裙,外面套一件颜色略深的长风衣,波浪卷的长发是标准的中分,披散在肩头,外套上的一个大扣子系得很规整。

  她比晏少安小四岁,眼下也就三十六,坐在他边上,修长两条腿并拢,略微倾斜了一个弧度,双手交叠放在裙面上,微微倾着身子听老爷子讲话,简直是一个教科书般标准的坐姿,笑容也是。

  每每见到她,饶是晏少卿这般讲究的人,都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姜衿那样不讲究的人待久了,他受了影响,眼下越发觉得自个这二堂嫂刻板教条到了极致。

  相反的——

  自个这二堂哥分明是最容易让人感觉到轻松愉悦的人了,这两人,到底是怎么看对眼的?

  晏少卿扯扯唇角,笑一下,坐到了老爷子边上。

  晏少安的目光就落在他身上了,笑着道:“怎么人家姑娘才念大一呢,你就急着连证都领了?看样子,当真是动了真心了。”

  “领证怎么了?!”不等晏少卿回答,晏老爷子就虎着脸看了晏少安一眼,“少卿这都二十八了,再不领着,眼看着就过三十了,再拖下去,我都等不到他结婚的那一天了。”

  “爷爷您说什么呢?”苏皖不赞同地看他一眼,安慰道,“您老当益壮才对,快别总是将那些话挂在嘴边了。”

  “哦,我老当益壮,你们少让我生点气是真的。”老爷子突然就来了脾气。

  苏皖:“……”

  晏少安:“……”

  两个人都知道老爷子接下来要说什么了,明智地赔笑起来。

  “孩子呢!”老爷子眼见这两人不说话,更来气了,手里的拐杖敲着地,吹胡子瞪眼道,“少安都四十岁了,你这眼看着也已经三十六了,还闹着不要孩子是几个意思,你们瞧瞧人家少英两口子,仲亭都八岁了!我都不说非得上个大胖小子了,这你们要个闺女也行啊……”

  老爷子简直能被这两个人给气死,说话到最后都喘起来了。

  能不着急吗?

  大孙子就说了,他们要仲亭一个就行了。

  二孙子和媳妇眼下还不想要。

  他们晏家这样下去怎么行,人丁单薄家族还怎么兴旺啊。

  老爷子简直能愁死。

  的絮絮叨叨说了十几分钟,晏少安和苏皖再也坐不住了,双双起身赔笑道:“我们回来的匆忙,还有工作要做呢?就先回房……”

  “回什么回?!”老爷子拿拐杖就在晏少安大腿上敲了一下,“这时候还做什么工作?你们一年到头能回来几次,我不管,这次苏皖怀不上,什么工作也不许做了,快点给我生个大胖重孙才是正经,重孙女也行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安抬手扶了一下眼镜,无奈道,“那……我们也得回房啊。”

  总不可能在客厅造孩子。

  老爷子一愣,直接催促道:“快去。”

  晏少安给苏皖使了一个眼色。

  苏皖给老爷子道了晚安,总算松口气,起身走了。

  留下晏少卿陪着老爷子。

  老爷子握上了晏少卿一只手,语重心长道:“少卿啊。”

  “您说。”晏少卿笑着安慰他,“我听着呢。”

  “少安那样子我看是指望不上了,苏皖那样子你也看见了,一心奔事业,哪里有想要孩子的打算,再说她眼下都三十好几了,这辈子估计最多也就要一个孩子,所幸衿衿那丫头还年轻,你可得好好开导开导她,别学现在这些女人不要孩子这一套,给咱们晏家多生几个才行。”

  晏少卿唇角抽动一下,无奈安慰道:“您放心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你是最听爷爷话的。”晏老爷子终于获得了安慰。

  转念一想,又发愁了,苦着脸道:“衿衿那丫头实在是太瘦了,想起来她怀孩子我都没办法放心,你平时怎么照顾的,小丫头身上一点肉都没有。”

  该有肉的地方已经长肉了,晏少卿默默地想。

  晏老爷子拍一下他手背,“我和你说话呢?!”

  “听着呢,我知道了。”晏少卿点头道,“我会注意的。”

  “减肥可要不得。”晏老爷子忧心忡忡道,“你看看电视上那些女明星,一个个减肥减得跟白骨精似的,哪里有一点美感,你可得千万叮咛衿衿,不能学那些女人,听到了没有,姑娘家就得有肉,胖一点好生养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晏少卿继续点头。

  “嘴里说知道,转个身又将老爷子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了。”晏老爷子还是很忧伤。

  “怎么会呢,您放心好了。”晏少卿一脸诚恳地安慰他。

  老爷子还想说话,边上看着的晏管家笑笑道:“时间不早了,老爷子也该休息了。”

  “我扶爷爷回房。”晏少卿站起身来,朝着晏管家笑笑。

  临了,小心地将老爷子扶了起来。

  一路送回到房间去,照顾着漱了口,又拧了热毛巾帮着擦了手和脸,才扶着他上床了。

  自己又洗了手,小心地帮他掩了房门。

  想着他刚才一席话,忍不住低头笑笑,松口气,回自己房间去。

  姜衿那丫头片子才多大啊,自己都是个孩子呢,怎么要孩子?

  他简直不敢想象她做母亲的样子。

  等她成熟点,最起码还得有几年时间。

  他边走边想,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。

  方淮?

  晏少卿直接接听,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“闲着吗?”方淮发问。

  “嗯,你说。”晏少卿语调淡淡,脚步却没停下。

  “就想问问景妍的事情,”方淮淡笑一声,发问道,“你今天怎么会有她的消息?”

  “中午上班的时候被追尾了,感觉她挺眼熟,拿了名片。”晏少卿言简意赅解释道。

  “这样?”

  “你以为还能怎么样?”晏少卿失笑。

  方淮安静了下来。

  晏少卿似乎听到了若有似无一声叹息,略微想了想,发问,“怎么?已经见面了?”

  “见了。”方淮低声道。

  “你预备怎么办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前女友和现任妻子,怎么处理?”晏少卿难得关心了一句。

  突然又想到,姜衿那丫头,和云舒,似乎关系还不错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方淮实话实说了。

  他的确不知道,他对贺景妍有深深的愧疚感。

  两个人认识的时候,他才十五岁,对贺景妍算是一见钟情了,两个人属于早恋,在他们当时校纪挺严苛那所高中,偷偷摸摸谈了三年。

  好不容易高考毕业了,出去旅行回来,得知双双考上名校的喜讯,更是开心到极致。

  他做了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
  陪着贺景妍去酒吧放松了,再然后,喝到微醺的贺景妍,被两个人渣强暴了。

  他就在酒吧,却因为也喝了酒,神志不清被制服,无能为力。

  再后来——

  这件事闹大了,上了法庭。

  却因为证据不足,两个人渣被无罪释放了。

  那之后,贺景妍就失踪了。

  他去过贺家多次,被贺家父母拒之门外,毫无办法。

  高中复读了一年,出国学了法律专业,一直至今,都再没能见过贺景妍的。

  时过境迁,那件事慢慢被所有人忘了。

  他好像也忘了,能答应父母苦口婆心的要求,结婚娶妻,准备就这样度过接下来的一生了。

  可——

  贺景妍突然就回来了,要求重新开始。

  那是他原本唯一爱过的姑娘,他曾经在天涯海角发过誓,爱她,一生一世。

  能怎么样呢?

  眼下看到依旧开朗大方的她,他甚至觉得羞愧。

  他没脸说起云舒的事情。

  贺景妍离开八年,是去疗伤了。

  可八年却能发生太多事情了,他从最开始发疯一般地找寻她,到最后慢慢心灰意冷,所有一切归于平静,再到如今,深埋了过去,走出了回忆。

  他以为,他已经走出来了,没想到,有些事,其实一辈子都很难走出来。

  他亏欠贺景妍的,好像用尽一生,都无法偿还。

  那是她的第一次。

  也应该是曾经唯一的一次了。

  她一直在疗伤,在等他。

  他原先没能保护她,眼下,又如何能再让她失望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阿锦今天,真是突破极限了!

  话不多说,以后更新恢复到早上九点,求月票么么哒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38:多生几个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