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9:明宣解围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进入正版群步骤:加入验证群,找管理员提交本文订阅截图哈。

  再然后,下午三点,上次的《新婚之夜》章节完整版群福利上传正版群和,亲们下午见啦。

  哈哈,小剧场博君一笑啦,月底了,亲们别忘记清空月票哈,支持阿锦一下,么么哒。

  晏少卿:⊙﹏⊙b

  阿锦:晏哥哥心好累,小天使们快用月票安慰一下他。

  晏少卿:你自己想想怎么死吧,心好累。

  阿锦:我一开始没想那么多。

  晏少卿:乔远的外甥女配我表弟还不行,外甥还要配我女儿,女儿还要配我儿子?阿锦,你想过我的感受么,过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!

  姜衿:乔远的大外甥配我们女儿,亲女儿配我们儿子?(⊙o⊙)

  阿锦:如果孟明宣配晏仲灵,乔允乐配晏仲宁,顾启云配孟婉清,关系会不会有点乱套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晏少卿开车过来的时候,远远地,就看见姜衿和好几个男人站一起。

  想完了,也就陪着姜衿等在外面了,间或说上两句话。

  还是陪着等一下好了,孟明宣如是想。

  过了五点,酒吧里人肯定越来越多了,又是星期五,比较乱,万一姜衿碰上点什么事情,别说自己愧疚了,就自己那舅舅,不得吃了她啊。

  孟明宣点点头,还是没走,淡声道:“那我陪你等一会。”

  姜衿看着他笑一下,“晏医生马上过来接我,可以放心了吧,真得不用送我。”

  孟明宣还没走呢,在边上默默地听完了两个人打电话。

  姜衿挂了电话,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那就别说了。”晏少卿打断她,“就在那等着,我过来接你。”

  “说来话长了……”

  晏少卿整个人都不好了,声音低沉冷硬,“你去那里做什么?”

  还有脸说?!

  好好的上课时间,这丫头片子跑酒吧去了?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经纬度酒吧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在福临街,经纬度。”姜衿咬着唇,实话实说了。

  晏少卿愣一下,“那你在哪?”

  语调支支吾吾的。

  “那个,”姜衿抓抓头发,“可是我不在宿舍楼里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姜衿一愣,半晌没说话。

  楼下?

  宿舍楼下?

  晏少卿听起来心情不错,笑着道:“收拾好了吗?我在你们宿舍楼下,老地方。”

  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讨好意味。

  姜衿抿着唇接通了,唤道:“晏医生。”

  她一笑,掏出手机看一眼,后知后觉地发现,已经快六点了。

  孟明宣话未说完,姜衿的手机突然就响了。

  “可……”

  姜衿一愣,连忙道:“不用不用,我又没喝酒。”

  眼见他们先离开,孟明宣看一眼姜衿,询问道:“衿衿姐去哪?我送你吧。”

  孟明宣一个保镖将孟佳妩推进了一辆车后座,送她回家了。

  一众人到了外面停车的地方。

  她比孟明宣大八岁,说起话来就像大姐姐一样含着笑意,孟明宣愣神之后,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抿着唇角笑了一下,点点头,没说话。

  姜衿笑笑道:“我又没怪你,原本想揉揉你头发的……”

  也就眼下,看上去才比较正常。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孟明宣又说一句,眉眼间有一抹孩子气的懊恼。

  姜衿自然也晓得,晃晃手腕道:“没事。”

  他不是故意的,只是刚好在想事情,没犹豫就出手防备了。

  孟明宣愣一下,连忙放开她,一脸歉意道:“对不起衿衿姐,你没事吧。”

  姜衿也没有防备,痛呼了一声。

  很疼。

  孟明宣猝不及防,手肘翻转,极刁钻地扣住了她手腕。

  一众人往出走的时候,她和孟明宣落在最后面,就下意识抬手要揉揉他头发。

  许是因为和乔远太熟悉,又非常喜欢孟婉清那丫头,她对孟明宣,很自然地就有好感,不仅有好感,看着他少年老成的样子,还有一丝怜惜。

  姜衿觉得好笑。

  言谈举止,看上去都像个小大人。

  “不麻烦。”孟明宣抿唇淡笑一下,很客气。

  他一开口,姜衿也想到了,松一口气,忍不住笑道:“那也行,麻烦你了。”

  同为孟家人,他当然晓得孟佳妩和刘樱住在哪了。

  孟明宣沉默了一小下,也有点想到她处境了,开口建议道:“要不我让人送她回家好了?”

  姜衿突然犯难了,蹙着柳眉,迟疑道:“我想想。”

  可她好像也不知道孟佳妩住哪?

  应该送回家去?

  似乎——

  孟佳妩醉了,自然也不能交给江卓宁了。

  她晚上要回依云首府,总不可能带着孟佳妩一起去找晏少卿。

  事实上,她好像也不知道她应该去哪了。

  姜衿看着他,愣了一下。

  “姐姐是舅舅的朋友,又照顾过婉清,应该的,不用客气。”孟明宣话音落地,看一眼不省人事的孟佳妩,发问道,“你们要去哪?我让人送送你们。”

  姜衿想想还觉得好笑,弯弯眼睛道:“谢谢了。”

  这孩子……

  在他心里,也已经毫不客气地受了云昊那样一声称呼,“孟家小主子。”

  很显然——

  按理,应该称呼一声五姐姐的,可他直呼为“五小姐。”

  他说的,自然是孟佳妩了。

  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见孟明宣又道:“扶五小姐起来。”

  姜衿都心生喟叹。

  一双眼眸黑若琉璃,看上去实在漂亮。

  经过了家庭动荡,眉眼间似乎总笼着一层寒霜,显得冷静内敛。

  孟明宣和他刚好相反,他从小长在孟家,又被孟庆和乔晞捧在手心里,悉心教导,锦衣玉食地长大,站着不说话,便能显出矜贵内秀的气质来。

  乔远长在市井,那股子放纵倨傲,几乎是从小刻在骨子里的,站没站相,坐也没坐相,姜衿当年第一次看见他,就很排斥,谁让他看上去就像个流氓呢。

  却没有乔远身上那股子痞气。

  孟明宣的相貌,和少年时期的乔远像了七八分。

  人常说外甥像舅舅,这话当真没错。

  看着他的脸,已经能想象未来俊美清逸、风靡万千少女的模样了。

  可——

  按理说,眼下这小少年,还根本不到十三岁呢?

  目光却久久地难以从他身上移开了。

  姜衿看着他,松了一口气。

  孟明宣抿着削薄的唇角,淡淡笑了一下,算作打招呼。

  他一只胳膊搭在圆桌上,拧着眉,眯着眼睛看一眼孟明宣,饶有趣味道:“这不是孟家小主子吗?”

  云昊原本体质不错,可这些日子作息太混乱,偶尔还喝到胃出血,今天又照例醉着,对上姜衿还勉强可以,对上训练有素的保镖,就毫无反抗力道了。

  男人很快上前,一只手按了云昊手腕,一只手按了他另一边胳膊,将他强制性扶坐到沙发上去了。

  孟明宣站定在姜衿面前了,看一眼云昊,直接朝边上跟着的一个高大男人使了眼色。

  眼下——

  这种地方出现,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偶尔有时间,会跟着齐叔等人,了解一下孟家名下的各种生意。

  学习都是在家里进行的。

  原本早熟的他,更是被迫飞快地长大。

  孟庆和乔晞没了。

  孟明宣被几个人跟着从过道里走出来,不经意间一个抬眸,自然就看见她有麻烦了。

  酒吧下午人本来都不多,这会音乐停了,没人跳舞,好些人都在打量他们。

  她都没注意,孟佳妩和云昊原本都是挺引人注意的两个人,再加上她突然出现,三个人,光是长相就足够吸引人了。

  怎么就出现在酒吧这样的地方了,还不是一个人。

  这孩子,眼下不应该在学校?

  孟明宣?

  姜衿侧头一看,愣了。

  是男声,清冽好听如泉水,还有点陌生。

  她正瞪着云昊出神,边上突然传来意外的一声,“衿衿姐。”

  怎么才好?

  孟佳妩喝太多了,趴在地上就睡了。

  可——

  姜衿原本就被他眼神看得心里恶心,眼下听见这么一句,更是怒火中烧了。

  她连忙收了自己拳头,又直接抬脚在云昊的膝盖骨上狠踢一下,云昊闷哼一声,反倒抓紧她了,气急败坏道:“丫头片子还挺烈的。”

  手疼!

  姜衿将他揍得脸偏向一边了。

  云昊还残存着一丝理智,正想着就此放开她,左眼突然就挨了一拳。

  竟然连晏少卿的女人都忍不住肖想。

  呵,他实在是喝多了啊。

  碰一下身上都多一道红印,要是大力一些揉进怀里,那情动的小样子,岂不是连人眼睛都要映红了。

  就这姑娘的滋味,想来都是非常美妙,令**罢不能的那一种。

  云昊突然觉得,难怪晏少卿疼爱她呢?

  这姑娘……

  瞪着他,却让他心痒难耐了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,她蹙着秀丽的柳眉,一双杏眼泛着盈盈水光了。

  她一手握着自己手腕,自己的手指便移开了一些,刚才掐着她脸颊的地方已经泛红了,红色衬着她纤薄细嫩的肌肤,看起来很美,好像云霞。

  念及此,云昊忍不住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姜衿了。

  并非香水,而是独属于这姑娘的体香了。

  一种类似于云舒身上那般,让他觉得踏实安心,又稍微有所不同的香味。

  云昊凑得近,还能闻到她身上幽幽的香气。

  姜衿皮肤好,尤其前段时间一直住院,被宁锦绣精心呵护了两个月,身子恢复得好不说,皮肤也是比以前更白更嫩,水灵灵的,算的上吹弹可破了。

  刚才下意识掐上她的脸,却着实被手下温热滑嫩的触感惊了一下,只觉得美妙难言。

  云昊一觉睡到下午,一口饭都没吃直接来了酒吧,灌了许多酒,有点醉。

  再回头,就对上云昊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了。

  又懒得管云昊了,侧身看了孟佳妩一眼。

  姜衿猝不及防,更头大了。

  她一手握上云昊手腕,扶着的孟佳妩被松开,软软倒地了。

  这个词今天和她有仇啊,简直了!

  多管闲事?

  姜衿顿时就气得有点懵了。

  酒气喷了姜衿一脸。

  云昊已经站起身了,眼见她回头,一只手捏上她的脸,眯着眼睛道:“你怎么这么喜欢多管闲事?”

  姜衿正想扶着她走,肩膀突然被人扣住了。

  好久没喝了,实在太难受。

  “没多少。”孟佳妩一只手扶着沙发,干呕了一下。

  “人渣!”姜衿瞥了眼桌上空了一片的酒杯,又问孟佳妩,“你喝了多少?”

  云昊被她瞪了一眼,愣一下,忍不住就笑了,整个人都懒散地后靠,两个胳膊伸长了搭在沙发背上,开口道:“别来无恙啊。”

  第一次见面就欺负强吻自己的妹妹,后来又是和江卓宁动手,又是和孟佳妩牵扯的,实在讨厌!

  她还从来没这么讨厌过一个人呢,云昊刷新了她底线!

  姜衿嫌恶地看了云昊一眼。

  “没醉。”孟佳妩扶着沙发站起身了。

  姜衿一只手扣上她肩膀,问道:“你还好吧?”

  孟佳妩往边上退了一下,差点掉下沙发的身子被人扶住了。

  他扑过去想亲她。

  抬手在后颈上使劲地揉了两下,和孟佳妩四目相对。

  云昊恼得要死,又灌了一杯酒。

  他妈的。

  她突然就找了个男人,把自己给嫁了。

  可偏偏——

  那么乖顺的人,原本经不起他撩拨的,他有自信。

  云舒太安稳了,每每想起她素净的脸,他都会觉得非常踏实,有倦鸟归巢的感觉。

  云舒和他玩在一起的那些女人都不一样,她性子温顺,在家里就像小绵羊一样,他妈说什么就是什么,百依百顺,她按部就班,上学放学,毕业工作,生活就那么平淡,可她好像乐在其中。

  也许是第一次,他看见她晾在阳台上的小内裤,又或许是后来,他总是下意识就在家里搜寻她的身影。

  他总算能正视自己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就喜欢上云舒了。

  可偏偏,他就是喜欢她。

  也是奇怪了,云舒那样的女人,其实是有些死板无趣的。

  他总会突然就想起云舒来。

  眼下没有酒精刺激,他没办法找女人。

  他得喝酒。

  云昊胡乱想想,伸手又去摸酒杯了,桌上孟佳妩的酒都喝光了,他又打个响指,让服务生上了新的。

  两个精于此道的人,总晓得如何令自己和彼此更快乐。

  仔细想想,和孟佳妩一起的时候,还是最合拍的。

  可——

  他爱玩,家世背景摆在那,自然也从来不缺女人的。

  她脸蛋酡红的样子可当真挺勾人的,云昊也许久不曾找过女人,看着她,突然就有点难以自控。

  孟佳妩没说话,打了个酒嗝,盯着云昊看。

  “呵,我说了你们不是一路人吧。”云昊也不介意,端起一杯酒自己喝,很快,杯子就空了,他一只手倒勾着杯子晃两下,自嘲道,“这谈恋爱也讲究路数的,对路才行。”

  “关你屁事。”孟佳妩没好气。

  云昊自然也看见她了,愣一下,也就绕过圆桌,直接坐到沙发里面了,勾唇笑道:“怎么?被那个小白脸甩了?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?”

  孟佳妩拧着修长妩媚的眉,瞪着美眸,盯着云昊看。

  最近怎么老碰见他?!

  可——

  碰到也不奇怪。

  两个人先前有段时间老混在一起玩,常去的地方都差不多。

  云昊。

  孟佳妩越想越气,醉眼迷离,又一大杯酒直接就灌了下去,她看见了一个熟人。

  不过冷言讽刺几句,不行啊,姜衿竟然还帮着她说话?!

  为什么非要去,不但要去,两个人还都对童桐和颜悦色的,童桐是谁,那是她情敌啊,她能没有成见吗?搁以前,就凭她凑上去被江卓宁吻那一下,她早已经一个大耳光抽过去了。

  不当交换生,难道就没有梦想、目标和未来了吗?

  去他妈的梦想、目标和未来啊……

  什么未来?

  什么目标?

  什么梦想?

  眼下他们却都要离她而去。

  她早几天知道了姜衿要申请交换生的事情,眼下,又知道了江卓宁要申请交换生的事情,一个爱人一个朋友,她就这么两个人,除了她妈,这世界上就这么两个人最亲近了。

  的确挺烦的。

  她又端起了桌上的酒。

  她的确有点喝多了,一只手握着手机,听见姜衿说完话,手机就啪一声,落在沙发上了。

  “嗯。”孟佳妩晕乎乎应了一声。

  姜衿咬咬牙,“知道了,你别喝多了,我马上过来。”

  “酒吧名字啊,经纬度,福临街。”

  “什么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经纬度。”

  “我问你在哪个酒吧!”姜衿气急败坏。

  “你干嘛?”

  姜衿没好气,“我知道你在酒吧,我问你在哪个酒吧呢。”

  “酒吧啊。”孟佳妩声音扬得高高。

  姜衿一出教室就给孟佳妩打电话了,一接通直接发问道:“你在哪呢?”

  她怕她再出点什么事,估计她不疯,江卓宁也得疯了。

  不管都不行!

  她觉得她就是倒霉,怎么当初就猪油蒙了心,和孟佳妩那么难搞的人交朋友了。

  姜衿上了两节课,背了包,趁着老师不注意,从边上门溜出去了。

  不找她,啧,感觉起来更他妈烦躁了。

  想去找找孟佳妩吧,有点烦。

  一嘴巴不知道什么味,姜衿扁着嘴,什么心情都没了。

  她喜欢咬笔帽,刚才发着呆,下意识就一直咬着笔帽了,发完短信,不知怎么就咬上笔头了,中性笔流油厉害,简直恶心死……

  再回过神来,连忙扯过纸巾吐了口口水。

  姜衿蹙着眉,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现在这又什么意思?

  烟戒了,酒也慢慢不怎么喝了,按着她自己的话,江卓宁就喜欢她良家妇女的样子。

  分明已经收敛许多了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相处这么久,她算是挺了解孟佳妩那个人,说话做事,一贯是按着心情,比较随心所欲。

  姜衿简直能气死。

  孟佳妩许是有点烦了,到最后,短信也不回复了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没跟谁,就我自己。”

  “和谁?”

  “没多少。”

  “你喝了多少?”

  “我说了我没事。”

  “你在哪个酒吧?”

  “心情不好喝点酒而已,没事,我那会也没有针对你的意思,就最近太烦了。”

  姜衿狠狠愣一下,“你当真的?”

  孟佳妩过很久回复了两个字,“酒吧。”

  姜衿抿抿唇,半晌,叹口气,索性发了短信问她,“你在哪?”

  她虽然平时不怎么爱学习,可因为和江卓宁在一起,也不怎么玩了,出勤率还是挺不错的。

  可转念一想,孟佳妩能去哪?

  感觉起来神烦,她没在就没在好了,自己操哪门子的心,多管闲事。

  姜衿有点意外,咬着笔,蹙眉了。

  孟佳妩没找他?

  第一节课上了一半,她不经意一个回头,就远远地看到江卓宁了,他在倒数第二排,低头写东西,一个人。

  下午三节选修课。

  一直到两点十五分,抱了书本,去教室里上课了。

  冷着脸推开宿舍门,坐到了椅子上。

  姜衿心情奇差。

  她选个屁啊,她最讨厌做选择题,尤其选择对象又是两个人。

  选择权在她?

  非常烦人。

  怎么事情就进展到眼下这一步了。

  可——

  她敲晕云昊,当时是为了给江卓宁和孟佳妩解围的,也并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。

  现在想来,童桐也许就是那么一说,并没有她想得那么多意思。

  可这件事,归根究底,得从一众人去ktv说起,童桐让孟佳妩提议说玩的地方,理由是她吃喝玩乐比较在行,她性子敏感,想着童桐可能有影射之意,截了话,提议去ktv,后来就发生了云昊的事情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就像从头到尾对楚婧宜的态度,就昭然若揭。

  孟佳妩的心情她当然明白,喜欢讨厌都表现在脸上,性格如此,她也明白。

  转个身,就远远看着天。

  姜衿抬手在心口按了按,觉得闷,暂时没回去。

  很明显,下午的课也不上了。

  孟佳妩在柜子里拿了包,随便往里面装了两样东西,一言不发,直接转身走了。

  姜衿一愣,脸色也僵了,透过窗户看着她。

  “选择权在你。”孟佳妩话音落地,直接推开门进宿舍了。

  “我的确没你那么讨厌她。”姜衿实话实说。

  “我的感情没有中间状态。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,我喜欢江卓宁,结果呢,他亲了童桐,我拿你当朋友,你现在关心她又算怎么回事?说实在的,我不舒服,你还要我这个朋友,就和她划清界限,别那么模棱两可的,看了真挺烦的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为我好你就别对她那么好,看了眼睛疼。”孟佳妩没好气道。

  “那就当我没说,我以为我是为你好。”姜衿道。

  “我就是对她有成见,放你身上你能没意见吗?要是晏少卿和别人接吻,难不成你还笑脸相迎?你现在这又算怎么回事?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
  “你对她有成见。”姜衿淡声道。

  孟佳妩噎了一下,好一会,又突然笑笑道:“总归你变了,你都没发现吗?你这是帮着童桐说话呢?就因为我说了她两句?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姜衿若有所思。

  “你又不是没课。”孟佳妩嗤笑道,“你不想去他能非拉着你去吗?”

  “我是班长。”姜衿定定看着她,“辅导员让我跟着去,我总不好推说不是。”

  “难道不是?”孟佳妩问她,“就说童桐这个事,和你有什么关系,顶多通知一下张磊就行了,没必要和他跑一趟吧,不是多管闲事是干什么?”

  “你觉得我是在多管闲事?”

  “没现在这么多管闲事。”

  半晌,也笑了,“我以前怎么样?”

  姜衿一愣,看着她没说话。

  孟佳妩上下打量她一眼,“你以前也不这样啊,最近变了不少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看着她眼睛,“除了她再能有谁?”

  “你说童桐啊?”孟佳妩一笑。

  姜衿起身去了阳台外面,等她跟出去,拉上了阳台门,直接道:“你最近怎么回事?好歹都在一个宿舍,抬头不见低头见,总不能一直呛声吧。”

  孟佳妩一愣,看她一眼。

  她上学晚,其实比孟佳妩还大了小半岁,随着关系越好,也就不怎么连名带姓地叫她了。

  姜衿看了她半天,突然道:“小妩。”

  孟佳妩坐在位子上,发着呆。

  人都是自私的。

  感情的事情谁知道呢?

  她甚至怕,在江卓宁离开的这两年里,她会因为无所事事,淡忘他。

  她不确定。

  两年之后再回来,江卓宁,还是眼下这个江卓宁吗?

  距离和时间,是最能消磨感情的。

  她和江卓宁话题有限,两个人在一起,谈论的也无非是情情**,多半时间,卿卿我我。

  她原本觉得无所谓,可,越相处,有时候越会觉得空虚茫然。

  和她也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  这信条,不是古代那些迂腐的书生才信的嘛。

  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……

  他的偶像、理想、座右铭,她统统都不明白,一开始还觉得好笑。

  他想当新闻记者,最终目标,是成为华夏第一频道《新闻与法》栏目主持人,因此,从进入大学开始,除了本专业之外,他还攻读第二学位,同时辅修着法律专业。

  江卓宁关于梦想和未来,有非常明显的蓝图和规划。

  被江卓宁打乱了。

  她原本的未来,就是这样的。

  这样一来,结了婚还可以继续再玩嘛,互不干涉。

  多半也是联姻,不一定互相喜欢。

  她的将来一直挺明确,混到大学毕业,进入家族企业,然后,玩够了,找个人结婚。

  目标、梦想、未来,这些问题,在遇到江卓宁以前,没想过的。

  如果非要有一种,大抵就是恋爱了,她擅长谈恋爱,擅长**,擅长男欢女爱,擅长掌控男人,以及,如何让一个男人,成为她裙下之臣。

  她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。

  确切来说,她不喜欢任何一个专业。

  她不喜欢这个专业,就算专业课考试时有办法得了好成绩,考上了,不喜欢还是不喜欢。

  就连考大学也是一样的。

  多的是人考场上给她扔答案。

  小学到大学,概莫能外,学习一直是捎带着的,只要她愿意,自然有办法考好。

  从小最喜欢的是漂亮衣服和男孩子的追捧。

  反观她——

  现在想想,孟庆根本是把他当成接班人一样地在培养着,难怪宋昭昭迫不及待要动手呢。

  孟庆自豪得不得了,家庭教师就请了八个,不但督促他学业,更有专门的教练从他六岁就开始住在孟家,课余时间教他用枪、击剑、骑马、散打,甚至于,棋牌。

  孟明宣非常喜欢学习,从小,但凡考试,总是第一名。

  也就乔晞那大儿子是个例外。

  她从小不怎么喜欢学习,孟家儿女,没几个喜欢学习的,孟庆也根本不管。

  江卓宁在谈恋爱的时候,依旧保持着学院第一的成绩,她呢,上学期挂了两科,其他每一科都勉强及格。

  清楚地看到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和差距。

  可眼下,面对出国交换这样一件事,突然有点傻了。

  这段感情是从她开始的,她全情投入,一直以来,也带着江卓宁全情投入。

  想一想,都觉得非常非常空虚。

  又非常担心接下来的分离。

  同时——

  她非常介意,江卓宁和童桐的那一个吻。

  孟佳妩已经知道了江卓宁要申请交换生的事情,没能劝住他,这几日一直心情不佳,尤其在对待童桐的事情上,有点阴阳怪气。

  神色一愣。

  再抬眸,就发现孟佳妩将李敏放在她桌上几袋零食全部扔了回去。

  只觉得事情怕是很难顺利进展。

  “老太太那家人挺难缠的。”姜衿也下意识蹙了眉。

  王绫若有所思道:“估计还是得赔钱,童桐不是说了吗?那老太太一直昏迷不醒。”

  “你们说这事情到底能解决吗?”李敏也吃上了,边吃边问。

  她喜欢吃肉,童桐爸拿来的牛肉干还挺有嚼劲的。

  姜衿拿了一包牛肉干,细细咀嚼起来。

  李敏是个吃货,听着童桐爸临走前一直让大家分了特产,也就没客气,蹲下身,将那些包装盒拆了一些,给每个人桌上都放了挺多。

  就留下一宿舍吃的。

  没怎么再耽误,三个人又风风火火地下楼去。

  约好去医院。

  童桐又讲了一遍经过,她爸妈自然气愤得不得了,立刻就给张磊打电话了。

  简短寒暄完了,自然就说起被索赔的事情了。

  其他人也跟着笑。

  “叔叔放心,童桐很好相处的。”李敏忙不迭回了一句。

  她爸又看一眼边上的姜衿等人,笑道:“你们都是童桐的舍友啊,叔叔阿姨拿了点家乡特产过来,大家都尝尝,我们这姑娘从小惯大的,生活中有些什么摩擦,都彼此体谅体谅哈。”

  童桐笑一下,不说话了。

  “才不要那么瘦。”她爸没好气道,“姑娘家胖胖的才可爱。”

  “现在人都以瘦为美。”童桐小声嘀咕。

  “可不是。”她妈也紧跟着心疼道,“手上都没肉了,以前捏起来软乎乎的。”

  两个人也不客气,上下打量了一下宿舍情况,童桐爸看上去就有一点心疼了,捏着童桐脸蛋道:“是不是没吃好,眼瞅着都瘦了。”

  她爸爸看上去略微结实些,笑呵呵的,一看也能晓得,是脾气性格都挺好的那种顾家男人。

  可到底从小养尊处优,也没受过什么苦,皮肤还保养的很好。

  她妈妈比想象中胖一些。

  姜衿这才看见了两人的正面,只觉得,童桐爸妈和自己想象中其实差不了多少。

  直起身,两个人都气喘吁吁。

  “你们好你们好。”她爸妈忙不迭回话,将手里的东西放了一角落。

  宿舍里其余三个人也出来了,就将她爸妈往里面请,姜衿和孟佳妩自然也紧跟着进去了,问候道:“叔叔阿姨好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她妈傲娇地哼了一声。

  童桐又连忙撒开手,给妈妈一个更大的拥抱,笑着道:“大抱抱都放在后面的。”

  童桐爸发出一阵愉悦爽朗的笑意,被冷落了一下的妈妈没好气哼了一声。

  话音落地,直接扑到胖爸爸怀里去了,抱着他脖子撒娇。

  童桐愣一下,大声道:“爸、妈!”

  宿舍门被人直接从里面拉开了。

  童桐爸妈都拿着东西,没办法敲门,童桐爸直接开口道:“童宝宝,爸比和妈咪来了。”

  很快到了宿舍。

  姜衿和孟佳妩都不是热乎性子,听着两人说话,也就一直默默跟着。

  可——

  也就第一时间明白,前面一直挡路的这一对休闲打扮胖夫妻,就是童桐的爸妈了。

  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
  所有话,都被姜衿和孟佳妩听在耳中了。

  两个人明显和她们一路,过道就那么窄,还是一直占据着横向空间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宝宝那么乖,人见人爱嘛。”

  “不是你说的嘛,给宿舍里姑娘多带点吃的,让她们照应一下我们宝宝。”

  “在这呢,我都快被你烦死了。”

  “杏埔肉呢?”

  “带了带了,问几十遍了你。”

  “龙须酥带来没?”

  “可她不知道我们直接来宿舍给她惊喜嘛。”

  “她知道我们要来的好吧?”

  “哈哈,你说姑娘看见我们会不会高兴哭?”

  “宝宝在339。”女人也吁了一口气。

  “三楼三楼,到了。”又上两级台阶,男人突然乐呵呵说了一句。

  两个人都算微胖,可因为手上拎着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挡了道,她们便只能跟在后面了。

  前面的夫妻穿的也单薄,女人是一件宽松版黑色雪纺长t恤,下面搭配着紧身白裤子,平底鞋,男人也穿一件宽松版黑色长t恤,下面搭配了浅灰色裤子,一双球鞋。

  四月多,云京很快就热了起来。

  上楼的时候,被前面拎着大包小包的一对胖夫妻挡住了去路。

  姜衿和孟佳妩吃完饭,一起回宿舍。

  云京大学。

  翌日,中午。

  ——

  拿出盒子,装进了随身的公文包里,起身去浴室洗澡了。

  起身想走,又犹豫了。

  想到这,方淮轻叹一声,又将盒子扔进了抽屉里。

  是他准备给云舒的生日礼物。

  铂金材质的链子,吊坠图案是一朵云,云朵右上角,设计了一道精巧的彩虹,彩虹是由彩色小碎钻镶嵌成形,灯光下折射出美丽的亮光来。

  略微想想,又拉开了床头柜抽屉,将他下午买的项链拿了出来。

  两个人简短地说了几句,方淮将手机放在床头了。

  “那好。”

  “下班给我打电话就行。”

  “还不清楚呢。”

  “到几点?”

  云舒还没睡,很快回了一条,“我明天可能要加班。”

  方淮略微想想,给云舒发了一条短信,“明天星期五,我下了班过来接你回家,我妈说你喜欢吃饺子,菜都准备好了,在家里等着你。”

  他能感觉到,他的心情,包括他的生活,都因为这个决定,多了些愉悦情绪。

  随着相处,他是慢慢有一点喜欢这个决定的。

  可——

  家里面一直催着,他也是被催的没办法了,又疲于应对母亲找来的各种相亲对象,才突然就瞅上云舒了,觉得他们境遇一样,肯定非常合拍。

  方淮挂了电话,舒一口气。

  “哦?”方母拖长音笑起来,“那行,你快去吧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  “已经进去洗澡了,有什么事明天回家再说。”

  “小舒呢?”方母又问。

  方淮微愣,抿着薄唇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方母笑道,“我打电话没什么事,就提醒你一下,明天星期五了,记得一定带小舒回来,我包点饺子给她吃,上次听说她喜欢吃饺子呢。”

  “正准备洗澡。”

  那边传来方母挺大嗓门一声,“还没睡呀?”

  他拿过看一眼,直接接通了。

  妈?

  电话突然又响起来。

  方淮将手机随手扔在床上,准备去洗澡。

  两人又随意说了几句,挂了电话。

  “我明白。”方淮淡淡一笑。

  晏少卿自然听出来了,略微想了想,难得安慰道:“拿不定主意的话先不要做决定,想清楚再说。”

  方淮胡乱想想,轻叹一声,心情不怎么好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39:明宣解围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