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0:还没哭够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再定睛一看,才发现了孟明宣。

  孟明宣只有十二岁多,站在一排高大壮硕的保镖边上,自然显小,挺拔秀气,像一棵小白杨树。

  晏少卿见过他,自然晓得他的身份咯。

  乌黑修长的眉第一时间蹙了起来。

  想想啊,孟明宣都在,他舅舅,那乔远能不在吗?

  姜衿这丫头越来越能行了,简直无法无天!

  晏少卿都没有将车子开到停车位上去,直接停在边上,朝着姜衿按了两下喇叭。

  姜衿自然看见他了,朝孟明宣笑道:“那我就先走了,今天的事情真是谢谢了,拜拜。”

  “姐姐再见。”孟明宣点头笑起来,眉目秀气如画。

  姜衿勾勾唇,背着包很快上了车。

  晏少卿看她一眼,抿着薄唇,直接开车,随口道:“安全带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连忙扯了安全带,扣好了,目光落在他冷峻的侧脸上,便讨好般嘿嘿笑一声,主动解释道:“我不是出来玩的。孟佳妩这几天心情不好,下午跑出来喝酒了,我怕她出事,不得已才追出来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淡淡应了一声,再无话。

  很明显,还生着气呢。

  姜衿又笑了,再接再厉,“幸亏我来了,不然她今天又被云昊欺负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又淡淡应了一声,看上去没什么情绪的样子。

  姜衿小心翼翼瞧着他,继续道:“不过我揍了云昊一拳,正和他在那揪扯呢,孟明宣就刚好出现了,给我解了围不说,还将孟佳妩给送了回去,你刚才也没说下去和人打个招呼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这意思怪他咯?

  他总算有点反应了,拧着眉,侧头发问,“那你没事吧?”

  话刚问出口,就瞧见姜衿脸颊上两道红印了,冷着声音道:“你脸上怎么回事?云昊欺负你了?”

  姜衿干笑一声,没说话。

  晏少卿冷哼一声,放缓了车速,没好气道:“就你多管闲事!”

  呃,又是这四个字。

  姜衿简直无语了,翻着白眼道:“能不能换个词啊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多管闲事。我就关心一下朋友,也没怎么样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晏少卿看着她笑一声,也懒得多说了,收回目光。

  结果又看见她手腕了。

  刚才一直和孟明宣在一起,姜衿没好意思揉,此刻上了车,自然就下意识揉一揉。

  别说,孟明宣年龄不大,手劲当真不小。

  晏少卿脸色又倏然冷了,“你这手腕又怎么回事?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连忙缩了缩,眨眨眼睛笑道:“没什么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彻底收回视线,“当我没问。”

  又生气了?

  姜衿觉得这人真不是一般难搞,又连忙小心解释道:“手腕真没事,就我和孟明宣往出走,觉得那孩子挺可爱的,想揉一下他头发嘛,他就突然正当防卫了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淡声提醒道:“以后和异性保持距离。”

  姜衿傻眼了,“至于吗?那孩子才十二岁,算什么异性啊。”

  “你觉得是同性?”

  “呃。”

  姜衿定睛看他一眼,扑哧笑道:“好了好了知道了,就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男人。”

  他小心眼?

  晏少卿就更不想说话了,就当他小心眼吧。

  他就是不怎么乐意。

  乔远也罢,孟明宣也好,孟佳妩也好,总归,这几个人他都算不上非常喜欢,确切地来说,他受了老爷子一点影响,很自觉地一直和孟家人保持距离,自然希望姜衿也能保持点距离了。

  不过——

  两个人因为这些事也闹了好几次了,没必要。

  明天两家人要见面,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,又惹得这小丫头炸毛不满。

  晏少卿一路没怎么说话,姜衿倒是主动和他东拉西扯了一阵,到最后,就有点困了。

  她坐车总容易犯困。

  一只手扯着安全带,靠在座椅上,打盹儿。

  也不知道到了哪,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。

  姜衿一睁眼,就看到晏少卿戴上了耳机,声音低沉平缓地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然后——

  他车速突然就慢了下来,淡声道:“我现在过去。”

  姜衿一愣。

  晏少卿挂了电话,看她一眼,开口道:“方淮出了点事,我得回一趟医院,你要不先回家?”

  走了好一会,两个人距离依云首府也不远了。

  “方律师怎么了?”姜衿蹙眉问。

  “头部受伤了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姜衿还有点意外,也不想耽误晏少卿时间,索性道:“那我和你一起去,回去也没事嘛,上次我住院他还来看过我。”

  “也行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不废话,直接十字路口掉了头,回四院。

  路上还有点堵,等两个人再到医院,已经晚上八点多了。

  方淮和云舒也刚到没多久,处理了一下伤口,就在急诊科里等着他们。

  “晏教授。”急诊科值班的医生看见他就舒了一口气,低声道,“情况不算严重,可伤口有点深,流了血,看样子是得缝针才行的。”

  “嗯,我看看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就去方淮边上了。

  方淮一只手扣着纱布,捂着后脑勺,蹙着绮丽的眉,就坐在椅子上。

  晏少卿俯身查看了一下,淡声道:“是得缝针。”

  “要不找你呢。”方淮无奈道,“还是自己人放心一些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电话里没有多说,晏少卿看着他的样子,也忍不住蹙眉问了一句。

  “稍后再说吧,你先给我看伤,疼死了都。”

  “行。”晏少卿也就不问了,看一眼边上红着眼眶的云舒,目光又落在急诊科医生身上,吩咐道,“先准备手术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医生点点头,应了一声。

  已经下了班,医院里非常安静,晏少卿直接带着方淮去缝针了。

  情况也不严重,姜衿和云舒就等在急诊值班室。

  云舒坐在椅子上,从头到尾红着眼眶,也没说话,看上去还有点心神恍惚。

  姜衿打量她半天,小声道:“怎么回事啊?”

  “是云昊。”云舒也没瞒她,无奈道,“我在公司加班,云昊不知怎么就过来找我了,喝了点酒不让我走,恰好方淮就来接我了,两个人动了手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怎么哪哪都有云昊啊?

  那人她眼下也算了解,自然晓得,云舒所言不让她走,一定不光是阻拦的意思。

  指定动手动脚了,又醉着,说不定还和上次一样。

  被方淮看见,那不是找打吗?

  姜衿都无语了,轻声安慰道:“已经这样了你也别伤心,就缝几针嘛,很快就能长好的,方律师那人挺好的,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和你闹脾气。”

  “我知道,就心里挺愧疚。”云舒苦笑一下。

  她是为了逃开云家才答应了方淮的提议,协议结婚。

  平心而论——

  方淮对她挺好的,他父母对她更好。

  可眼下她都连累方淮好几次了,每一次都是因为云昊的事情。

  就光打架挂彩,这都第三次了。

  人家脑袋都受伤了,她怎么可能不愧疚呢?

  云舒蹙着眉,看上去挺烦的,到最后,又好像在想些什么事情,一直抿着唇。

  姜衿看着她,也挺无奈的,安慰了几句没什么效果,索性和她东拉西扯地讲起故事了,讲了点故事,又随意说了自己住院时记得挺牢的几个笑话。

  到最后,云舒看上去才放松了一些。

  再没一会,方淮和晏少卿就缝了针出来了。

  ——

  晚上九点十五分。

  四个人一起出了医院。

  方淮来医院没开车,晏少卿抬手腕看一眼表,直接道:“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  “不麻烦了,打车回去也一样。”方淮笑了笑。

  “顺路的事。”晏少卿淡声道,“你妈刚才不打电话说了吗?让你们一起回家去,那地方就在我们回家路上,能有多麻烦。”

  方淮略微想一下,笑起来,“好像也是。”

  “上车。”晏少卿直接发话了。

  方淮看一眼云舒,开口道:“走吧,我们俩坐后面。”

  “回你爸妈家啊?”云舒看上去还有点迟疑。

  “她已经知道我受伤的事情了,非得要我住回去,那就回吧,没事,我就说被打架的两个同事不小心殃及到了,别担心。”

  云舒抿着唇看他一眼,点了一下头。

  她是有些担心的,毕竟,方淮的父母对他非常疼爱。

  要是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,指定生气,连带着,也就知道他们结婚的真相了。

  可——

  云舒想到自己刚才的决定,又愣了一下。

  不说话了,安静地上了车。

  姜衿也上了副驾驶,晏少卿开车,先送方淮和云舒回家了。

  方淮的父母都是公务员,眼下双双退休在家,膝下两个儿子,方淮是老二,和他哥哥都算事业有成,家境自然算得上殷实了。

  十点左右,晏少卿将车子驶入了方家父母居住的黎园。

  他和姜衿是第一次来,已经到了家门口,自然拗不过方淮的提议,进去坐坐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半路上方淮已经打了电话,提了有客人的事情。

  晏少卿停了车,也就带着姜衿一起下去。

  姜衿还有点不好意思,小声问晏少卿,“我们第一次来,都没带礼物,会不会不太好。”

  “已经没带了。”晏少卿抬手揉揉她头发。

  言下之意,已经没带了,那就算了。

  大半夜的,他也总不可能找地方买礼物去,反倒显得见外了。

  姜衿鼓鼓腮帮子,也就没说话了,跟着三个人一起,进了方淮父母家。

  方淮拿钥匙开了门,里面客厅里等着的方母听到响动了,很快迎出来,笑着道:“请进请进,真是麻烦你们了,这么晚还送他回来,别见外,不用换鞋了,就和自己家里一样。”

  这话自然是说给晏少卿的。

  晏少卿礼貌笑笑,“都是朋友,应该的,阿姨您别客气才是。”

  方母乐呵呵笑两声,一抬眼就看见姜衿了,正要说话,就被方淮直接打断道:“这是姜衿,少卿的女朋友。”

  “哦。”方母明显愣了一小下,她还以为是妹妹呢,很快回过神来,招呼道,“这姑娘可真水灵,来来来,客厅里,哦,不,餐厅里坐吧,折腾这么久肯定没吃饭吧,阿姨包了饺子,这就给你们煮点都尝尝。”

  “阿姨别麻烦了,我们过会就得走。”晏少卿连忙道。

  “不麻烦不麻烦,”方母好像怕他们这就离开似的,一边挽着姜衿往里面走,一边说道,“水都已经烧上了,我让老头子在厨房里看着呢,你们好歹吃点东西再走,阿姨安心。”

  姜衿抿着唇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晏少卿看看方淮,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方淮勾唇笑笑,直接道:“真不用客气,我妈这人好客,给点面子。”

  “那我们就叨扰了。”晏少卿从善如流。

  方母眼看他应下,可算高兴了,按着姜衿肩膀让她坐在椅子上,扭头就朝着云舒道:“小舒来陪着这丫头聊聊天,妈去看一下水开了没有。”

  “您去吧,我陪着。”云舒点头笑笑。

  方母乐呵呵地去了,没一会,又端出两盘切好的水果来。

  姜衿其实也饿了,客气了两下,也就笑着接过她递上来的叉子,吃了两块菠萝。

  方母又去厨房里忙碌了。

  方父很快出来,和几个人打了招呼,陪着聊了一会天。

  方母就端着两盘饺子出来了,放上桌,转个身,很快又端了两盘出来,顺带着,还招呼方父帮几人端了醋碗出来,非常热情贴心。

  从下午开始四个人都没吃饭,其实都饿了。

  方母手艺不错,饺子包的一个个都浑圆可爱,鼓鼓的,形状一致。

  口味又是姜衿喜欢的莲菜大肉馅,到最后,她不但低头吃完了一盘饺子,用完了醋汁,就连方母特意端来的小碗面汤,都喝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方母自然高兴地不得了,送她和晏少卿出门,都哼起歌了。

  方淮坐在沙发上,看着她忍不住打趣道:“知道的说是我朋友,不知道的还以为您亲儿子回来了。”

  “我倒想让人家当亲儿子呢,比你省心多了。”方母看他一眼,没好气地走到他跟前,看着他后脑勺上的纱布道,“伤口很严重?怎么都缝针了?”

  “还好。”方淮淡笑一声,并不多说。

  “十一点了。”方母看一眼墙壁上悬挂的摆钟,催促道,“快点上楼休息。”

  话说完,又看一眼沙发上坐着的方父,疑惑道:“小舒呢?”

  “厨房里洗碗呢吧。”

  “洗碗?”方母一愣,很快就转身走到厨房里了,将云舒往外推,便推边道,“几个盘子而已,放着我洗,你上班一整天了多累啊,早点上去歇着。”

  “妈,我没事。”云舒都有点哭笑不得了。

  “没事也不用你洗,我整天在家里闲着呢,这些事情我干就行了,快去休息。”

  云舒住了步子看着她,有点无奈。

  “去吧去吧,知道你孝顺,等我以后做不动了你再替我就行,乖,快点去休息,十一点多了都。”方母不由分说,连厨房门都给关了。

  云舒在外面搓搓手,柔声道:“那辛苦您了,您也早点休息。”

  厨房里传来冲水的声音,方母又催促她了。

  云舒只得转身上楼去。

  方淮先她一步上去,简单地冲了一个澡,换了睡衣上床。

  云舒随后,也很快洗了澡,穿着睡衣出来了。

  两个人都靠在床头,一左一右,距离不远不近,云舒侧头看他一眼,抱歉道:“今天的事情真是挺对不住的,又连累你受伤了。”

  “没事,怪不得你。”方淮并不介意。

  “嗯。”云舒浅浅应一声,抿抿唇,继续低声道,“我刚才想了一下,觉得我们要不还是离婚算了。”

  方淮相貌好,其实并不近女色,眼下相处了一段时间,她也算了解。

  可——

  昨天那张照片里,他和那个女人的确挺亲密。

  应该,是有人了吧?

  两个人事先说的好好的,并不干涉对方感情之事,若是有了喜欢的人,可以协商离婚。

  而且——

  一来她连累方淮好几次,有点不好意思,二来方淮的父母实在对她太好了,她感动难言,既不想继续顶着儿媳妇的身份欺骗二老,又不愿意继续待在方家享受疼爱。

  感觉起来,这样下去,早晚有一天,她会不舍得离开这样一对老人。

  早断早好。

  云舒的心情还有点复杂。

  她不怎么好受,边上听着她说话方淮就更不好受了。

  他下午到的时候,云舒正被云昊压在桌子上吻呢,那一瞬,他就怒火中烧了。

  直接过去揪了云昊衣领,就是一拳。

  眼下——

  那种憋闷气愤感都还没能下去。

  云舒倒好,不说好言好语安慰解释一下,竟然要离婚?

  就现在这样,她要提出离婚,他妈那一关都难过,指不定怎么揍他这个当儿子的呢。

  当然不行了。

  方淮胡乱想着,就对上云舒看他的眼神了。

  他一愣,云淡风轻道:“怎么突然就有这种想法了,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。”

  云舒:“……”

  她怎么就不觉得哪里挺好的。

  云舒蹙着眉,继续道:“云昊是一方面,事实上主要是你妈的原因,她对我太好了,我受之有愧,感觉没办法一直骗下去。”

  “你对她也挺好的。”方淮一笑,“她说你每天都打个电话问候她,老人嘛,就想要点重视关心,你儿媳妇这个角色也做的不错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云舒话音未落,方淮突然皱着眉捂了一下头。

  “怎么了?”云舒自然紧张了。

  方淮仍旧是拧着眉,看着她,声音低哑道:“伤口疼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啊?这怎么办?”云舒想到一开始他流的那些血就觉得晕,紧紧蹙眉道,“要不给晏医生打个电话问问吧,留下后遗症就不好了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方淮阻止她,“你倒点水吧,我药还没喝呢。”

  “哦。”云舒连忙下床了,去给他倒水。

  方淮看着她忙碌的背影,轻轻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麻药过了,伤口一直在隐隐作痛,不过远没有他刚才表现的那么夸张就是了。

  他只是不想离婚。

  脑海里这个念头闪过,方淮突然就愣了一下。

  的确,他不想离婚。

  和云舒相处的这段时间,多半时间温馨平淡,偶尔他逗逗她,看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,也觉得心情愉悦,说实在的,他挺享受这种安稳的感觉了。

  而且——

  这是和以前谈恋爱的时候,完全不同的一种感觉。

  贺景妍性子活泼大方,喜欢玩,尤其喜欢拍照、逛街、旅游,体验新奇和刺激的事情。

  他其实不一样的。

  他少年时候因为太漂亮的相貌苦恼过一段时间,和刺激新奇相比,更喜欢音乐,沉浸在音乐世界里,可以让他放飞心情陶醉自我,本质上,他是挺喜欢安静的。

  他以前一直觉得爱情就是互补,他喜静,贺景妍好动,所以他们天造地设,彼此磨合。

  就好像——

  贺景妍喜欢拍照,他却不喜欢,一开始惹了她不高兴,后来他却一心一意帮着她拍照,两个人这样的矛盾,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  可眼下,许是因为时间实在太久了,当时那种快乐都淡了许多。

  与之相反的,都是愧疚和压力了。

  贺景妍的事情放在他心上,八年来,每每想起,他都难以释怀,无法放松。

  方淮蹙着眉,陷入沉思了。

  云舒倒了水回来,就对上他心不在焉的神色,连着唤了两声,方淮才回神,看清她手中的水杯,笑着道:“谢谢了。”

  “不客气。”

  云舒又转身拿了药给他。

  方淮将一把药全部扔了进去,微微仰着头,喝了大半杯水。

  这男人,实在是有一副好皮囊。

  云舒看着他滚动的喉结,还有点不自在,索性移开视线,看向一边去。

  方淮将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,淡声道:“很晚了,休息吧。”

  “你怎么睡?”云舒看一眼他后脑勺,发问。

  “只能趴着了。”方淮耸耸肩,抬手将床头灯拧到了一个昏暗的程度,问她,“留点光不介意吧?”

  “嗯。”云舒点点头,“留着吧,你起来方便点。”

  方淮笑了一下。

  云舒扯了点被子,闭着眼睛,准备睡觉了。

  她和方淮同住一个屋,同睡一张床,甚至,方母为了保证他们夜夜亲密,给房间也就留了一床被子,虽然这被子比较大吧,那睡起来还是挺尴尬的。

  好几次,早上醒来她都莫名其妙滚到方淮怀里去了。

  云舒正胡思乱想,昏暗里突然响起一声手机短信提示音。

  是方淮的。

  方淮也愣了一下,抬手拿了手机。

  “睡了吗?”短信来自贺景妍。

  方淮抿了抿薄唇,迟疑了好一会,回复道:“正准备休息。”

  “我想你。”贺景妍的短信很快又来了。

  方淮将手机调了静音,回复道:“很晚了,你怎么还没睡,早点休息。”

  很快,贺景妍的电话又打过来了。

  方淮手指握着手机,过了半晌,掀开被子起身,踩着拖鞋,抬步去阳台上打电话了。

  云舒也没什么睡意了,平躺在床上,听到他的声音从阳台上传进来,不怎么清晰,可,她能隐约感觉到,挺耐心的。

  她抿了抿唇,侧过身,换了个姿势睡觉。

  突然,心情就有点烦闷了。

  方淮性子属于挺温和礼貌的那一种,偶尔无赖,相处这么长时间,她也算了解。

  可——

  她其实没见过他和别的女人相处。

  方淮这样的长相,一般美女,站在他边上都是挺自惭形秽的,得顶着压力。

  照片里那女人,倒是和他比较登对,天造地设。

  谁在追谁?

  还是说两人互有好感,已经在进展了?

  既如此,她都主动提出离婚了,方淮还干嘛不答应?

  云舒正胡乱想着,方淮就挂了电话,进来了,轻手轻脚地上了床。

  却没睡觉。

  不多会,好像又在床头柜抽屉里摸了什么东西,再一次去了外面阳台上。

  夜里很安静,云舒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。

  方淮在抽烟?

  她第一时间想到,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在她印象里,方淮这人应该是不抽烟的才对。

  脑袋上还带着伤呢,大晚上抽烟。

  云舒觉得自己应该出去劝劝他,转念一想,又觉得还是算了,她也没什么立场对他太关心,还是省点心,睡觉好了。

  她又翻个身,继续睡觉了。

  可——

  实在睡不着,半晌,无奈起身出去,轻声道:“伤口还没好呢?抽烟伤身。”

  方淮想事情太出神,猛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,转过身看见她,“哦”了一声,顺手就掐了烟。

  云舒看着他,索性也抬步过去,站在他边上。

  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,低声继续道:“你在心烦?要不还是离婚吧?”

  他要是真得心里有人了,离婚是个不错的选择嘛。

  难不成——

  他不知道怎么和那个女人解释?

  云舒略微想想,又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没办法和人家解释?要是需要我的话……”

  她没察觉,方淮的脸色有多难看,仍旧自顾自说着。

  正说着,方淮突然倾身,将她压在阳台护栏上,一只手掐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,薄唇就凑了过去。

  “唔!”云舒猝不及防,连忙推他。

  就在她张嘴的这一瞬间,方淮灵活的舌就直接探了进去,翻搅。

  云舒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。

  又羞又气又急,没好气地推他,却怎么也推不开。

  方淮身形清瘦修长,可,到底是个男人。

  身高一米八以上。

  他的吻一开始急促,到后面就慢慢地非常温柔缠绵了,逗弄纠缠着她的,又专注,又认真,还有一丝很容易察觉的柔情。

  他慢慢试探亲吻她,气息微乱。

  云舒的气息也就乱了,有点无力感,一只手揪着他睡袍,承受着他的吻,不反抗了。

  许久——

  两个人才慢慢分开。

  方淮低低喘息着看她,声音微哑道:“你就这么想离婚?”

  云舒:“……”

  她还不是为着他考虑的。

  可眼下,关于那个女人的话,突然就说不出口了。

  这人,突然吻自己是几个意思。

  云舒蹙着眉,才发现自己一颗心跳得极快,让她有点不敢说话了。

  “我最近的确遇到一点事。”方淮一只手捧着她的脸,指腹轻轻地摩挲了两下,请求道,“给我点时间,我能够处理好,完了再说我们的事情,好吗?”

  “我们……”

  云舒话未说完,方淮直接伸手捂了她的嘴。

  他不想在听见什么协议结婚的话。

  他动心了。

  他拿了烟出来,以为自己肯定会想起很多关于以前的事情,可是没有,他想到的,都是这段时间以来的点点滴滴,都是眼前怀里这女人。

  他们每周回来三天,同床而眠。

  她的气味令他安心,偶尔红着脸的样子令他心情愉悦,和父母交谈的样子,让他觉得岁月静好。

  他想留住她,想继续这样温馨平淡的生活,和她。

  而不是和贺景妍。

  甚至——

  再想起贺景妍,他对云舒的愧疚都很深。

  好像一种背叛。

  虽说两个人说好的协议结婚,可不知怎么地,他已经丢了心。

  他喜欢听云舒无奈地说起他妈妈熬汤给她补身体的事情,也喜欢她早上在自己怀里醒来的羞赧,这喜欢,早已经渗透进他的心里,身体里。

  方淮手指抚摸着云舒娇艳的唇,云舒不自在极了,偏过头去。

  他便直接揽着她抱进怀里,再次要求道:“给我点时间,不会很久。”

  云舒觉得自己应该推开他,可她没有。

  没有推开他,也没有生气愠怒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和不愿示人的秘密,她是,方淮自然也是。

  云昊和她的事情,方淮撞见了好几次,可他从来没问过,给她足够的尊重和包容,她觉得,也许,她是应该给方淮一点时间和信任的。

  顺便,也给她自己一点时间,她得好好想想。

  她有点乱。

  ——

  没一会,两人进了房间。

  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,方淮又拿过看了一眼。

  晏少卿不久前发的一条短信,说是他和姜衿两人已经到家了。

  方淮靠在床头,回了一条“行,早点休息。”

  晏少卿洗澡出来才看见了,看一眼时间,十二点半,也就没有再回复。

  这才发现姜衿还没上床。

  愣一下,抬眸搜寻,看见书房里有灯光。

  大半夜的,这丫头不睡觉在书房里做什么,这么勤快?

  晏少卿微微沉着脸,抬步到书房了。

  姜衿跪在书桌前面,神色很专注,敲键盘。

  她在另外一个浴室洗了澡,洗完了眼见晏少卿还没出来,又没什么睡意,就牵挂着她未写完的小说了,所以到了书房。

  书桌太大了,椅子也大,可升降的转椅,应当是晏少卿上次调节的高度。

  她懒得调,也就直接跪在椅子上。

  太出神,都没有发现晏少卿突然进来了呢。

  仍旧在写小说。

  晏少卿站在门口看着她。

  小丫头洗了澡没有戴假发,头发还是有点短,干净利落地竖起来,衬着巴掌大小一张脸,白净纤巧,眉眼清明,看上去,就像个少年。

  洗了澡,上身松松垮垮地穿了他一件白衬衣。

  下面……没穿。

  晏少卿的目光落在她蜷着的细白小腿上,身子突然就有点紧绷了。

  觉得自己还真是挺那啥的。

  这丫头这样一副清汤寡水的样子,都能让他有反应。

  晏少卿正神游,姜衿就看见他了,眼睛弯弯地笑起来,“晏医生。”

  又是这个称呼。

  晏少卿简直无语,抬步走到她跟前去。

  姜衿保存了文档,退出了U盘,直接关了电脑,从椅子上蹦起来,张开双手就搂上了他的脖子,顺便的,两条腿环上晏少卿劲瘦的腰身了,紧紧的,藤条一样。

  “在干吗呢刚才?”晏少卿两只手托着她的臀,一边往卧室走,一边问。

  姜衿低头看着他,突然就喜欢上了这个动作,歪着头吹口气给他,柔声道:“老公。”

  晏少卿一愣,抬眸看着她。

  姜衿坐在他怀里,自然比他高了,清楚地看见他深沉的眼眸。

  隐忍克制的,她已经挺熟悉了。

  她不想去床上。

  晏少卿抱着她过去,肯定又是这样那样一通欺负,她是被压的那一个,太弱了。

  不行。

  从两人结婚到现在,这种事上,她都没有占据过主权呢。

  好没有成就感。

  姜衿扁嘴胡乱想想,两只手就插进晏少卿头发里了,声音小小道:“别去床上了吧。”

  晏少卿头皮非常敏感,姜衿也知道,她做出这个动作,他当然就晓得小丫头又打了什么鬼主意,哑着声音,忍耐道:“别想着胡闹。”

  不去床上?难不成她想在哪里?

  沙发地毯书桌上?

  一个比一个脏,而且也不软,她肌肤这么娇嫩,得蹭破了。

  晏少卿抱着她,继续往卧室走。

  这一刻,他仍旧是那个理智残存的男人,他不曾想,怀里这丫头,在未来很多个时候,都能让他失去理智。

  他的生活依旧是挺刻板的,没有姜衿那么多跳跃的想法。

  姜衿想到了,自然想付诸于实际。

  于是——

  晏少卿抱着她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,她直接伸手拉上了门。

  将两个人关在了外面。

  顺带着,飞快地扭了两下门上的钥匙,一抬手,又拔掉,直接扔的远远的了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半晌才回神,气得不得了,瞪她道:“我看你今晚是不想睡了。”

  “嘿嘿。”姜衿抱紧他的头,呢喃道,“晏医生,你自己都不觉得,你这人实在太无趣了吗?”

  他无趣?

  他怎么不觉得他无趣呢?

  他无趣的话,能将两个人的第一次安排在游艇上啊。

  不就想给她留个浪漫的回忆吗?

  晏少卿将她压在了门板上,沉声道:“不觉得。”

  “这就和喝醉的人不肯承认自己喝醉一样,无趣的人也不觉得自己无趣嘛。”姜衿笑嘻嘻说着,话刚说完,就是一声轻呼。

  晏少卿隔着一层衬衫在吻她。

  她洗了澡就准备睡觉里,里面自然没穿背心那些小衣服。

  被他突然一吻,整个人都软了。

  晏少卿用牙齿咬开衬衫纽扣,发出吮吸的声响来。

  姜衿差点从他身上掉下去,愣了半晌,从脸蛋到小拇指都红了起来,被他压在胸膛和门板间,予取予求了。

  “感觉如何?”晏少卿在亲吻的间隙,仰起头低声问她。

  姜衿嘴硬道:“什么感觉啊?”

  “嗯,挺好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趁她不备,直接松了手。

  姜衿一声轻呼还没出来,他又直接抬腿抵在门板上,接住了她。

  捉弄她?

  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?

  姜衿都没想到,还有更讨厌的。

  有些事上,再窝囊的男人都不容许被挑战,更何况晏少卿这样的男人。

  门板晃动了快一个小时,感觉快塌了。

  她也哭求了半个多小时,嗓子好像都哑了。

  晏少卿总算放过了她。

  抱着她坐到了沙发上,清理了一下。

  姜衿睫毛上还挂着泪呢,扁着嘴,有气无力地揪扯着他的胸膛。

  “别闹了。”晏少卿抬手握住她的手,哑着声音道,“刚才还没哭够?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眼见她乖乖停了动作,晏少卿勾勾唇,抬手在她脸颊上拧一下,将她放在沙发上,自己抬步去拿了钥匙,开了门,将脚下几件衣服捡起来扔到了洗衣篮里。

  一切整理完,洗了手,才转身回来抱着可怜巴巴的小东西回卧室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呼呼,昨晚睡太晚了,重温了两集电视剧,真是作死啊。

  不过阿锦重温的是《正阳门下》,真是太迷里面的男主韩春明了,大爱啊,O(∩_∩)O哈哈~

  月底了,这个月只有二十九天哦,亲爱的们千万别想着把月票留到三十号去,阿锦会哭死在厕所的,求票求票求票,重要的事情来三遍,群么么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40:还没哭够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