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1:不缺秘密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月底倒数第二天了,求月票不能停,小天使们加油,么么哒

  这一章信息量略大啊,⊙﹏⊙b

  呼呼,亲们早安么么哒。``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自己这儿子,对他老娘都没有这么好过!

  隔着桌上的花篮看见,顾夫人眉头一时间挑高了。

  “……”

  顾启云自然也知道,抱着她一抬手,拿了片西瓜,都没让她动手,温柔地喂她吃。

  “我要吃那片西瓜。”孟婉清抬手指指了一下,她最喜欢西瓜了。

  他垂眸看一眼小丫头,也懒得纠正那么多人,眯着眼睛笑道:“宝贝说是什么,就是什么,要不要吃鱼?”

  不过——

  顾启云却是自然按着晏少卿那边的辈分在称呼了。

  她按着自己和姜衿的称呼想当然。

  宁锦绣显年轻嘛,姜煜也不显老,哪有这样的爷爷和奶奶呢,再说了,他们家孟老爸,看上去都比衿衿姐姐的爸爸老很多嘛。

  “才不是,就是漂亮阿姨和伯伯。”孟婉清一本正经地纠正他。

  顾启云一愣,抬眸就看见低头说话的宁锦绣和姜煜了,笑着道:“那是爷爷和奶奶。”

  阿姨和伯伯?

  她脸上的表情实在生动,对面的孟婉清眼尖看见,一转身,就趴在顾启云耳边道:“漂亮阿姨和那个伯伯在吵架呢?”

  宁锦绣恨恨地瞪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“好了好了,有什么气回家再撒,这么多人呢,别闹脾气。”姜煜被她踢了一下,正中脚踝,自然没忍住闷哼一声,回过神来连忙小声哄起来。

  宁锦绣偏头瞧见,抬脚就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下,抿着颜色浅淡的红唇,一脸愠怒。

  姜煜胡乱想想,唇角忍不住又有了笑意。

  想想又觉得好笑,每天都在半夜里才睡,精神头怎么可能足?

  回来一周,他每晚都睡得非常好,却每晚都觉得精力不济,好像睡不够。

  更何况,她还是一个懂得在床上取悦他的小女人。

  闲来无事只看着她,那都是一种享受。

  宁锦绣是个能静下心享受生活的人,对插花、茶道、瑜伽一类,修养身心的事情都非常热衷。

  最近和宁锦绣相处,倒觉得自己都年轻了很多。

  楚玉英专注逛街、美容、搓麻,他一心奔事业,这些人也一直洁身自好,连逢场作戏都没有过,他是个处事相当慎重的人。

  他和楚玉英的婚姻就好像一潭死水。

  姜煜看着她又笑了,伸筷子又夹了片翠绿的豆角放在她碟子里,只觉得心情愉悦。

  宁锦绣不想理他了,埋头夹了碟子里那块扇贝,抿着唇咀嚼起来。

  这意思,喜欢的地方太多了,一时还说不完了?

  姜煜都无奈了,看着她着急不满的样子,又忍不住想逗逗,也就笑着道:“平春姐优点很多。”

  “说啊,你喜欢她什么?”宁锦绣压低声音又道。

  姜煜听着她问话忍不住一愣,低笑道:“你当真的呀?”

  宁锦绣怎么释怀,话里都带着酸味。

  突然就好像不那么自信的,感觉起来,自己是凭着年轻美貌获得了姜煜的注意,晏平春却是靠内涵。

  她想起来很嫉妒。

  姜煜到底喜欢这女人什么呢?

  所以——

  宁锦绣自然没办法和她比外貌了,她在年龄上都占了十多岁优势呢。

  皮肤比一般的贵夫人都差些,她还不怎么注重保养美容,穿着打扮都以休闲为主,看上去却显得大方洒脱,和宁锦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人。

  和男人相比,女人总是比较显老嘛,尤其晏平春这种半辈子都专注户外的。

  “你喜欢她什么?”宁锦绣突然问。

  “怎么了这是?”姜煜就坐在她边上,夹了一块扇贝放在她的小碟子里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,“醋劲还没过去?”

  宁锦绣细长的手指摩挲着手边的茶杯,心情挺复杂。

  再见到本人,莫名其妙又上来了。

  可——

  她能感觉到姜煜的热情和激情,心里那点不舒服原本已经差不多没了。

  她先前知道今天会见到晏平春,昨晚在床上,就已经吃醋了,拿话刺了姜煜好几次,结果可想而知,两个人翻滚到后半夜了,主要姜煜不肯放过她。

  姜煜爱过的女人。

  她听见了晏平春的名字,自然就第一次看到晏平春了,晏平春和晏少卿换了位子,就距离她很近了。

  刚才老爷子喊了姜衿之后,她就没什么胃口了。

  宁锦绣却没什么胃口。

  人早已经到齐了,老爷子发了话,一众人热闹地先开动,边吃边聊。

  两个人这样的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过老爷子的眼睛里,老爷子觉得还挺欣慰,和边上的顾家、宁家老爷子寒暄一阵,山庄服务员就上菜了。

  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手背,很温柔。

  幸好,晏少卿很快就放松了。

  力道还不怎么小,姜衿只觉得,自己的手指都要被他捏痛了。

  晏少卿微愣之后,反手攥紧了她的手。

  姜衿抿着唇,探手过去,在桌下碰了一下他的手。

  早上分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?

  她性子敏感,总是能很快地感受到来自周围人的情绪,尤其眼下已经挺了解晏少卿了,他虽然一直表情淡淡,她也能感觉到,他好像不怎么开心的。

  姜衿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晏少卿扯动唇角,朝着她淡笑一下,好像在用目光安抚。

  她还有点忐忑,抬眸看了边上晏少卿一眼。

  老爷子另一边,是顾家老爷子和宁家两位老人,再接下来才是一众晚辈。

  就在老爷子边上。

  姜衿愣了一下,眼看着晏平春又和晏少卿换了位子,也就坐了过去。

  此刻听见他吩咐,自然站起身,往边上移了一个位子,朝着姜衿道:“老爷子叫你呢,快过来,坐这个位子。”

  家宴上自然没有晏管家,晏平春就坐在他边上,方便照顾。

  刚落座,就听到晏老爷子爽朗道:“平春,让衿衿丫头坐到我边上了。”

  他抬步坐到了宁老太太边上去。

  宁锦城再进去,包厢里气氛早已经热闹了起来,好像先前进门看到的那一瞬间根本是错觉。

  宋长青颔首一笑。

  “那我知道了。”宁锦城点点头,“我先进去。”

  “没什么,我就随口一说。”宋长青摇头笑笑,很明显,没有再多说的意思。

  这宋长青和晏家没什么牵扯才对,听起来却好像很熟悉人家家事。

  “你这话何意?”宁锦城愣一下。

  “就刚才在门口,我亲眼所见。”宋长青耸耸肩,“晏家这秘密,还真是从来不缺。”

  “真的?”宁锦城还有点不敢置信。

  “出事了。”宋长青站直了身子,四下看一眼,确定周围也没人,才做了一个让宁锦城低下头的动作,而后,在他耳边低低絮语了一番。

  “怎么了?”宁锦城这个年纪了,可着实很少被这样粗鲁对待,没走几步就问出声了。

  随后进来的宁锦城就在门口被宋长青直接扯走了。

  宁锦绣和姜煜也似乎感觉到,面面相觑。

  姜衿看了宁锦绣一眼。

  不光是他,除了他之外,晏家其他人的脸色也有些古怪,尤其是晏老爷子,面沉如水。

  晏少卿的脸色,看上去实在不怎么好。

  姜衿弯着眼睛对上晏少卿的时候,却愣了一下。

  可——

  包厢里圆桌就摆放了一张,规格很高,坐个三十人不成问题。

  很快,一行人就这样到了最大的包厢。

  孟婉清肉呼呼的小手就被他攥在手中,看上去也挺兴奋,一只手拉了姜衿的手,一蹦一跳地往前走,嘴里还乌拉乌拉地哼着幼儿园阿姨教的儿歌。

  顾启云乐了,俯身将她放在地面上。

  “不累,我这几天都胖了,得减肥了。”孟婉清一本正经地盯着他,煞有其事。

  “不累啊?”顾启云问她。

  孟婉清却是听懂姜衿的话了,在他怀里扭动一下,要求道:“顾叔叔放我下来吧,我可以自己走的。”

  顾启云似乎能明白她疑惑,也不过多解释,抬手拧了拧孟婉清肉嘟嘟的小脸。

  这人,不会是当真的吧?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顾启云不以为意,反问,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  “这什么话啊,你总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,无亲无故的。”姜衿瞪着眼睛看他一眼。

  顾启云也不介意,勾唇笑笑道:“不离开就好了。”

  想半天,也就直呼为“你”了。

  姜衿和他说起话来还有点别扭,感觉怎么称呼都不对。

  她比顾启云小,可眼下和晏少卿结婚了,按理说,等于是顾启云的……表嫂。

  姜衿无语地看了顾启云一眼,小声嘀咕道:“你这样宠着她怕是不行吧,将来有一天离开你可怎么办?六岁半的孩子了,哪有天天被人抱着的。”

  宠上天了都……

  眼下这顾启云却是着着实实随时都抱着她,待遇简直不要太好。

  就连乔远,那也不是随时都抱着啊。

  可——

  先前她和孟婉清在一起的时候,一般都是牵着她走,印象中乔晞好像也是,也就乔远身高腿长力气大,多半时间抱着这丫头,得她喜欢。

  谁见过六岁的孩子还总是在人怀里窝着的?

  她也就二十岁半,孟婉清六岁半了。

  本来嘛。

  姜衿看着她身量,无奈道:“姐姐估计都抱不动你了。”

  小丫头脸蛋一直都是肉肉圆圆的,带着点婴儿肥,看上去却越发显得粉嫩可爱,就……

  孟婉清朝着姜衿伸手道:“衿衿姐姐抱抱我,好久不见,我可想死你了!”

  顾启云也没再看她,直接到了姜衿边上。

  顾夫人不说话了,云若岚只能吃一个闷亏,她是长辈,总不好和两个晚辈去争来争去。

  毕竟是自己亲生儿子嘛,和云若岚这样的外人比起来,她肯定还是偏帮自己孩子多一点,说两句有训斥的意思就行了,这种日子,还是少拌嘴动气为好,没必要。

  他一笑,顾夫人就懒得说话了。

  顾启云爱笑,笑容看上去还总显得非常……人畜无害。

  他对待父母一向都挺孝顺的,商场上笑面狐狸的名号也不是莫名其妙来的。

  顾启云愣一下,看着她勾唇一笑,没说话。

  半晌,没好气斥责道:“我没说婉清,就说你呢!多大的人了,一点礼貌都没有。”

  顾夫人:“……”

  “妈,童言无忌。”顾启云扯动唇角,看她一眼,说话还是漫不经心的。

  他不留情面,身后跟上的顾家其他人却不能不顾及了,顾夫人最先瞪他一眼,“这孩子怎么说话呢?”

  说话做事自然也懒得留情面了。

  云若岚是晏少卿的后妈,进门的手段又不怎么光彩,原本又因为她的缘故让晏少卿在国外多年,顾启云可算是从小都不怎么喜欢她。

  他是晏少卿的表弟,年纪轻轻手里就握着偌大的产业,一贯都是被捧着的那一个。

  顾启云哈哈笑起来,眉眼飞扬,颇有点肆无忌惮。

  “喏。”孟婉清白嫩的手指朝着云若岚就过去,歪着头,一本正经道,“就是她嘛,顾叔叔你都忘了呀,她上次可使劲地掐我了,好坏的女人。”

  她没有好脸色,顾启云也没什么好脸色,笑着问孟婉清,“巫婆在哪呢?”

  云若岚怎么可能有好脸色?

  刚才那三个字,就是小丫头片子脱口而出的。

  扭头就看见顾启云抱着孟婉清进来了。

  她一愣。

  云若岚正想着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,“大巫婆。”

  她得先需要讨好了姜衿,让老爷子重新对她改观才是。

  甚至——

  她不能松懈,说什么也得想办法除了那母子两个,其他地方自然就不能跟着着火了。

  今天被孙娇这么闹了一通,她才突然明白,好日子还没来。

  姜衿那件事算是最严重的了。

  那些小心翼翼的心思慢慢没了,心情好了,得意了,说话做事,便都有些欠缺考虑了,一来二去,都引得老爷子动怒好几次。

  渐渐地,就放松心情了。

  她旁敲侧击,私下观察了晏少卿许久,愣是没发现他有一丝一毫插手集团的意图。

  哪个人不是一心一意为自己谋划打算。

  这世上,还有谁嫌钱多啊?

  可——

  再加上他不菲的收入,以及老爷子差人帮他搞得那些投资,说是屁股下就压着一座金山也不为过。

  老爷子、晏平阳、顾湘、甚至顾家那老两口,他那两个舅舅,每一个都非常疼爱他,从小到大给他的东西,都根本数不胜数、难以计算了。

  虽说晏少卿身份在那摆着,就除去公司那些股权,手里也握着不少财产。

  云若岚一开始还不理解,纳闷了许久。

  好像就一心顾着工作。

  晏少卿对生意上的事情没什么兴趣,对公司的事务也没什么兴趣,甚至,对自己手中的那些股权,都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。

  却远没有她想象中那样难以接触,甚至让她欣喜了。

  去年初,晏少卿总算回国了。

  晏少卿,始终是她心上的一根刺,她随时都在担心他回国。

  嫁给晏平阳十七年,她一直谨小慎微地讨好老爷子,为了什么,不就是为了她的地位和她两个孩子将来在晏家的地位吗?

  她并不知道先前姜衿已经知道了叶芹的死因,眼下,是的确抱着和她建立良好关系的想法了。

  “已经在里面了。”云若岚笑了笑。

  想到这,姜衿就主动问云若岚,“晏哥哥他们已经到了吗?”

  就算是为了晏少卿,她也该努力地学做一个好妻子,和晏家所有人好好相处。

  都已经成为了一家人,能有什么了不得的深仇大恨?

  晏少卿也不主动说,周围的人也都不怎么乐意告诉她,估计没几件是令人愉快的事情了,忘了就忘了吧,反正也不影响什么,该想起来,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。

  眼下忘了,偶尔苦思冥想也难以记起,慢慢地,她也就不怎么去强求那些事了。

  因此,她甚至都不愿意去晏家。

  她和晏少卿在一起,一直想着叶芹被云若岚害死的事情,无法释怀。

  尤其——

  她忘记的那些事,多半都是让她心情压抑且沉重的。

  姜衿也是这样想的。

  能和晏家所有人不计前嫌、和睦相处,自然是最好不过了。

  虽然都晓得之前在晏家,姜衿和云若岚、晏平阳闹得不太愉快,可眼下她反正也失去了关于晏少卿的那些记忆,自然就是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了。

  真心爱着她的人,总是希望她轻松幸福。

  这笑容被姜煜和姜皓都看到了,他们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不热情,却也不算冷淡。

 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,姜衿知道她是晏少卿的后妈,也就抿唇笑了一下。

  云若岚就走到了姜衿边上,一边陪着几人进去,一边笑道:“每次见这丫头,感觉起来都比上次漂亮一些,我们家少卿还挺有福气的。”

  她明显在和宁锦绣搭话,宁锦绣自然笑道:“也是。”

  云若岚咬牙想想,突然笑道:“小姑娘嘛,哪有咱们这么怕冷,看上去瘦,到底年轻,身体素质好着呢。”

  那——

  性子似乎温顺柔和了一些。

  失忆之后的姜衿,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姜煜和宁锦绣的心疼,看上去没有先前那么锋芒毕露了。

  云若岚觉得,自己完全不能理解她,可同时,她也突然意识到,眼下的姜衿,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不是先前那个能够任她拿捏的姜衿了,她有了后盾,而且,她失忆了。

  这宁锦绣的心也未免太宽大了吧。

  就姜衿和晏家长辈见个面,竟是连宁锦绣的父母和兄长都给惊动了。

  甚至——

  很明显,两人相处的非常好。

  “不冷,还挺凉快的。”姜衿耸肩笑了笑。

  宁锦绣挽着宁老太太走在边上,还正笑着介绍山庄里面的风景呢,眼见姜煜看她,默契地笑了一下,又眉眼柔和地看了姜衿一眼,发问道:“冷不冷?”

  “好。”姜煜一笑,看了宁锦绣一眼。

  晏平阳一只手揉了一下一边脸颊,点头道:“一起进吧。”

  姜煜到了近前,笑着问,“平阳哥怎么不进去?”

  等车子停在了停车位上,他们再下来,又发现,晏平阳他们四个人还没进去呢。

  姜衿一众人来的时候,就看见他们四人了。

  她咬着牙,胡思乱想完,就看到晏平阳阴沉铁青的脸色了。

  呵呵,给我等着!

  孙娇?

  真是好大的本事啊。

  天知道为了坐稳这个位子,她这些年多么委曲求全,哪曾想,一着不慎,被一个小贱蹄子摆了一道。

  云若岚是恨得简直咬牙切齿。

  晏清绮和晏少瑄是完全摸不清状况,只晓得自己妈妈好像失宠了,看见晏平阳被老爷子甩了一巴掌,脸色阴沉着,更是非常害怕。

  就剩下晏平阳、云若岚和晏清绮、晏少瑄,四个人,呆站着。

  身后——

  孙娇点点头,从后来的女人怀里接过了自己儿子,抱着他,紧跟着晏程明,一起进山庄去了。

  也不影响她接下来的人生,一举两得。

  只要他能平安长大了,将来手指缝里漏点财,都能让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。

  进了晏家,可就不一样了。

  她要是不抓紧时间将孩子送进晏家,这孩子指不定拖累她一辈子。

  她也是没办法了,老爷子已经九十多岁了,没几年活头。

  这个大儿子对晏平阳意味着什么,她自然明白,在老爷子跟前什么地位,她自然也明白,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搅合他好事的。

  孙娇看着晏少卿的背影,咬了咬唇。

  晏程明直接打断她,“今天是三少的好日子,你还是识相一点的好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晏程明自然明白,抬步到了孙娇跟前,淡声道:“孙秘书,带着孩子先跟我来。”

  “是,我明白。”晏管家连忙应一声,朝着边上的晏程明使了个眼色。

  晏老爷子脸上的厌恶就怎么也遮不住了,朝着边上的晏管家低声道:“让人带他们进山庄,找个房间看起来,吃完饭再处置,别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!”

  “哇,爷爷!”孩子哇一声大哭起来,声音却非常响亮。

  孙娇紧紧咬着唇,抬手就在孩子腰上轻掐了一下。

  孩子看着她,没叫。

  众人齐齐愣一下,孙娇也意外极了,又着急,连忙拍着自己孩子胳膊道:“乐乐,叫爷爷,快啊!”

  言语之中,根本也没有提及孩子的事情。

  叹口气,握着他的手,道:“进吧。”

  晏老爷子这才回过神来,目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晏少卿侧头看一眼震怒的老爷子,淡声道:“爷爷,外面风大,我扶您先进去,一会姜家人也得到了,站在这里着实不太好。”

  自己这父亲,完全到了不知耻的地步。

  现实却总是打人脸。

  他以为,晏平阳生活作风哪怕有问题,最起码的分寸,还是知道的。

  可——

  这女人和自己的父亲,肯定有着超越了工作性质的关系。

  见到孙娇第一眼,他都有感觉的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他对自己父亲的失望,是一点一点,慢慢累积,到最后,因为上一次姜衿的事情,达到了顶峰。

  桩桩件件事情,还都记得非常清楚。

  晏少卿的确很难接受,毕竟,当年顾湘去世,他已经长大了。

  让人怎么接受?

  眼下眼前这女人,看上去却怎么也不会超过三十岁,指不定还可能比晏少卿还小呢。

  云若岚进门的时候,那好歹也比晏少卿大了十几岁啊。

  当年顾湘去世的时候,所有人也都眼睁睁看着他性格大变,到最后,老爷子都没办法了,派人跟着他出国去看病修养,换个环境生活。

  和姜家人见面之前遇到这种事,太糟心了。

  目光在孙娇和远远而来的孩子身上转了半天,又不动声色地看了云若岚一眼,最后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晏少卿的身上。

  边上一众人更是神色各异。

  晏平阳一只手捂着脸,也觉得丢人,垂着头不说话了。

  “畜生!”晏老爷子没忍住,又是怒骂一声。

  声音响亮,将边上一众人齐齐吓了一跳,晏管家连忙扶着他胳膊,低声劝说道:“您消消气。”

  晏老爷子快走一步,抬手就甩了晏平阳一个巴掌。

  自个这儿子……

  眼前这女人,身姿窈窕面容秀美,看上去怎么都不会超过三十岁,他边上的晏少卿,可是已经二十八岁了。

  眼下时隔多年,这一幕又诡异重现。

  当年顾湘出事没多久,云若岚就意外出现在他眼前了,晏少卿才八岁多。

  垂眸看着她,老爷子却是差点气得吐出一口血。

  孙娇松了一口气。

  晏平阳这里行不通,她自然得找能做主的人了,好不容易才逮到老爷子出门的这么一个机会,想法设法过来,还好,遇上了。

  不然,她一个未婚女人,一直带着孩子算怎么回事?

  她当然有危机感了,想着无论如何得见老爷子一面,让她的孩子名正言顺地回到晏家去。

  一转眼又是一年多,晏平阳竟是能答应云若岚辞退她。

  偷偷先生下,又想办法联系了晏平阳,凭着一点旧情,进了公司做了秘书。

  因此,她就不敢将孩子的事情告知了。

  没想到怀孕后试探晏平阳,却惹来他雷霆震怒。

  可——

  当然也想生个孩子傍身了。

  在一起的时候,趁着晏平阳喝醉套过几次话,晓得老爷子对子嗣极为重视。

  她认识晏平阳五年了,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,也听了点小道消息,知道董事长夫人当年是奉子成婚。

  云若岚气急败坏地瞪着由远及近的女人和孩子,就听到边上孙娇急声道:“老爷子您要相信我,这孩子真是董事长和我的孩子,您可以带他去做亲子鉴定。”

  怎么可能是晏平阳的孩子?!

  女人她不认识,可她怀里那孩子,竖抱着,看上去怎么也超过一岁了。

  云若岚不由自主看一眼抱着孩子过来的女人。

  晏平阳都已经答应辞退她了,眼下又突然闹这么一出算怎么回事?

  可——

  私底下都和晏平阳说了好几次,要求将她辞退。

  孙娇这样的,她当然不放心了。

  那个女人死都死了,却还一直是她的噩梦,但凡有人长得和她相像了,总能被晏平阳多看几眼。

  她的长相,隐约间让她看到了顾湘的影子。

  只因为——

  孙娇在董事长办公室做秘书已经一年多时间了,她老早就已经注意到。

  话音落地,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

  “就是!”云若岚也快步过来,“讹人也要找对象,我们晏家人是这么容易被你糊弄的吗?”

  “爸,您别听她胡说!”晏平阳快步走了过来,压低声音怒斥道,“孙娇,你上班时间跑这里闹这一出是何居心,孩子?呵呵,我几个孩子我自己不知道?!”

  她话音落地,稍远处一辆商务车里,下来一个女人,怀里抱着小小一个孩子。

  孙娇看着老爷子岿然不动的脸色,心里忍不住打鼓,又急声道:“孩子我带过来了,就在那边车上呢,是我和董事长的孩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周围所有人齐齐愣了一下。

  女人一把推开云若岚,快步跑到了晏老爷子面前,从口袋里拿出小小一张照片递过去,急声道:“老爷子,这是晏家的孩子啊。”

  就在她喊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,云若岚狠狠愣了一下,抬步过去的晏平阳也愣了。

  女人也眼巴巴地看着他。

  晏老爷子转过头,目光如炬地朝着女人看了过去。

  眼下——

  当年他一万个不满意云若岚,就是因为这一点,委屈了晏少卿,点头让云若岚进门了。

  确切来说,就是他们晏家的骨血。

  每个人都有软肋,晏老爷子的软肋就是孩子。

  晏老爷子倏然间停下了脚步。

  孙子?

  远远看见他神色,被云若岚拦着的女人顿时着急了,大喊道:“老爷子留步,您连您孙子都不要了吗?”

  晏平阳松了一口气,快步朝着闹事的女人走了过去。

  晏老爷子收回视线,发话道:“走吧。”

  自个这小儿子没吃过苦,从小在蜜罐里长大的,是个什么德行,他大抵也心中有数,自然和晏少卿一个思量。

  晏老爷子也狠狠剜了晏平阳一眼。

  点头一笑,朝着晏老爷子道:“爷爷,我们先进去。”

  今天这种日子,天大的事晏少卿也不想理会。

  可——

  这人跑来明显喊着“晏老爷子”,自己这父亲,倒是置若罔闻了。

  晏少卿看了他一眼,薄唇抿成了极锋利一条线。

  “没事没事。爸,那就是公司秘书,许是有急事,冒失失就跑过来了。没事。”晏平阳朝着晏少卿道,“少卿,扶着爷爷先进去,我随后就来。”

  晏老爷子看一眼晏平阳,声音低沉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有事情找老爷子。”那女人踮着脚就往老爷子的方向看。

  晏少卿蹙眉看着,不远处的云若岚已经飞快地走了过去,斥责道:“孙娇,跑到这里来大喊大叫做什么?”

  这个节骨眼,怎么会过来?

  可——

  女人和他年龄差不多,容貌有几分他母亲当年的影子。

  晏少卿只觉得快步而来的女人哪里有点眼熟,蹙着眉想了想,突然意识到,这女人,正是晏平阳的秘书,他先前去公司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。

  紧跟着他一起转过身去,云若岚看见来人,脸色也变了。

  晏平阳最先转过身去,脸色倏然间就变了。

  身后却突然响起一道急促的女声,让众人齐齐一愣,停了步子。

  “晏老爷子!”

  一众人点头笑笑,跟着她往门口走。

  宋长青大方一笑,又道:“郊区风大,快请进吧。”

  晏老爷子这些年虽然深居简出,对这些消息却也略有耳闻的,此刻看她一眼,自然对她的身份心知肚明了,淡笑道:“宋老板客气了。”

  逗人一笑而已。

  总归那些娱乐新闻也没个准性。

  谁知道呢?

  圈子里一直传言,宋长青年近五十还未婚,就是因为她背后这位金主早已经结婚,除了这座山庄,根本没名分可给。

  奇了怪的,山庄的名声反而因此更好了。

  随着宋长青半隐退,进出的规矩条件也越发严苛了。

  山庄连普通人也不接待了。

  再到最后——

  后来却因为娱乐圈天王巨星屡屡光顾,曝光度剧增,风景、餐饮、休闲娱乐,各方面行情都被炒了上去。

  一开始生意一般。

  等于说,宋长青二十岁的时候,这以她名字为名的山庄就出现了。

  长青山庄在云京开业也有近三十年时间了。

  她眼下年近五十,作品已经非常少了,却因为长青山庄明面老板这样的身份,仍旧被圈子里一众人津津乐道。

  长青山庄幕后老板不详,出面经营的是娱乐圈传奇天后宋长青,得知了晏老爷子今天要光临的消息,早早地,就领着几个经理等在门口,远远看见车队驶入停车场,自然第一时间凑了上去,笑容婉转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欢迎晏老爷子过来,真是让山庄蓬荜生辉呢!”

  老爷子被簇拥在最前面正中间,晏少卿和晏管家一左一右,步子不紧不慢,扶着他。

  再算上跟着的晏管家等人一起,一行二十多人,一起往山庄里面走。

  晏少卿将老爷子从车里扶下来,后面跟着的车子里,郁薇和儿子儿媳连同晏仲亭也都先后下了车,晏平春和艾伦带着晏清绮,晏平阳和云若岚连带着晏少瑄,都齐齐下来。

  十一点刚过,几辆车子就开进了停车场。

  为了表示重视,老爷子倒是很早就催着大宅里一众人从家里出发了。

  自然没能一起前往。

  除了大宅里一众人,还有顾家和香江来的一些人。

  晏少卿那边人比较多。

  ——

 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,也就不耽误,一众人坐车去待会吃饭的长青山庄。

  姜衿和他一起去了晏家几次,基本上每次都会受委屈,眼下再想起,姜煜只觉得愧疚,哪怕姜衿已经没有了关于晏家的许多记忆,他还是下意识安慰了两句。

  姜煜抬手揉揉她头发,温声道:“我和你妈都在呢,没事。”

  “那边好多人。”姜衿吐了一口气。

  宁锦绣起身笑了笑,抬手在姜衿胳膊上拍两下,宽慰道:“别紧张,就一起吃个饭而已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。”宁锦城煞有其事地点点头。

  宁老爷子和老太太忍不住就笑起来,朝着宁锦绣喟叹道:“这丫头简直和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”

  姜衿到了众人近前,抿着唇笑笑,试探发问道:“这样行吗?”

  宁锦绣和其他人早已经收拾好,就等着她了。

  罕见地拿了个小手包,出了房间。

  她头发还很短,左右衡量之后,选择了平时常戴的假发,裙子下配了裤袜和圆头小皮鞋。

  正值春季,裙子是长袖,外翻的荷叶领看上去清新甜美,腰部以浅色丝带束着,看上去越发不盈一握,显得亭亭玉立。

  九点钟就开始在衣帽间里磨蹭了,一直到十点,才选了一件砖红色及膝褶裙。

  姜衿还有点紧张。

  晏少卿自然得回去,一会陪着老爷子等人直接过去目的地。

  不在姜家,也不在晏家,而是在郊区的长青山庄里。

  姜煜和宁锦绣事情的内情没有瞒着晏老爷子,因而,这次两家人正式见面的事情,晏老爷子充分尊重了宁锦绣的意思,吃饭地点等也是由宁锦绣提议的。

  他回晏家大宅去。

  八点钟,两人在小餐厅里用过早餐,晏少卿便送了姜衿回宁宅。

  姜衿和晏少卿醒来挺早。

  翌日,上午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41:不缺秘密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