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2:给他安慰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下午一点半。

  一众人在长青山庄吃完饭。

  姜家人先离开了。

  晏少卿送了顾家一众人随后上车,转身回了老爷子边上。

  老爷子目送顾家几辆车驶出停车场,也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旋即,满布沧桑的一张脸就阴沉了下来,问晏管家,“他们人呢?”

  “按您的吩咐,还在山庄里呢。”晏管家连忙道。

  “哼,我这张老脸今天也算丢尽了。”晏老爷子没好气哼一声,声音沉沉,“让程明带他们一起回家,有什么事回去再说。”

  “爸!”边上的晏平阳连忙唤了一声。

  孙娇算个什么东西,连顾湘的替身都算不上。

  生了孩子又怎么样?

  总归,也并不是因为感情才生下那个孩子,他这么大年龄了,自然一清二楚。

  怎么就能让孩子进晏家呢?

  这样一来,他这张脸可往哪里搁?!

  眼下晏少卿不怎么待见他,再来一个孩子,他们父子俩这感情可就更加难以修补了,那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乐意见到的。

  老爷子自然明白他心思,可眼下……他有点乱。

  他已经年近百岁了,人就是这样,年纪越大,对子嗣越是看重,越容易情绪化。

  孙娇那个儿子才两岁多,让他怎么忍心?

  可——

  老爷子突然想到晏少卿了。

  抬眸看晏少卿一眼,迟疑发问道:“你觉得呢?适合带回家么?”

  晏少卿表情很淡,“您决定就好。”

  他看上去没什么情绪,老爷子却知道,自个这孙子,越是面无表情,越是内心愤怒,这一点,随着他年龄越大,越发明显了。

  想起来就让他心疼无奈,可却毫无办法。

  老爷子长舒一口气,朝着晏管家道:“先回家吧,有什么事回家再说。”

  这意思,自然还是带孙娇和她儿子一起回晏宅了。

  晏管家从小就跟着老爷子,自然再了解他不过,点点头,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,亲自返回山庄里面了。

  晏少卿面无表情,扶着老爷子上了车。

  除了司机,车上也就坐了他们两个人而已。

  等车子发动了,老爷子侧头看了晏少卿一眼,低声道:“别怪爷爷。”

  晏少卿没看他,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微微蜷了一下。

  他想起了云若岚进门的那一次,老爷子也是如此,满含愧疚,无奈地向他道:“别怪爷爷。”

  当时他怎么回答的?

  好像是从头到尾都根本没有说话。

  老爷子眼见他不说话,也无可奈何,陪了一会,就走了。

  再后来——

  他就出国了,一去,将近二十年。

  晏少卿的目光越过车窗,看着外面飞快闪过的景观树,半晌,闭了闭眼睛,又睁开,扯了扯唇角,侧头朝老爷子开口道:“您自然有您的考量,我没意见,不怪您。”

  “你爸他……”

  老爷子话音刚起,晏少卿一笑,打断他,“不说他了。”

  关于晏平阳的只字片语,他都不想听,眼下,甚至根本不愿意想起他。

  他是晚辈,学识教养都约束他,很难对长辈出言不逊,或者说,指手画脚,当年他还不到十岁,不满意了,尚能以不吃不睡来表达抗拒,眼下早已成年,只觉得当时那样的行为都是可笑的,毫无意义。

  唯有冷漠以对。

  他就当……没有那样一个父亲吧。

  晏少卿话音落地,唇角浅淡的笑意消散了,收回视线。

  明显不想再说。

  老爷子看着他的样子,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靠在座位上,闭着眼睛休息了。

  ——

  近一个小时后,一众人回了晏宅。

  大厅里。

  孙娇抱着自己的儿子,抬眸环视一周,目光里掩饰不住艳羡和欢喜,做梦都不曾想到,有朝一日,自己竟然当真能进了晏家的大门。

  她的视线落在稍远处一张古拙雅致的高桌上,很难移开。

  倒不是因为桌子的缘故,而是她第一时间发现,桌子上左右两侧对称摆放的一对花瓶,分明是元青花中的极品,前几年在国一个拍卖会上,被国内不具名商人高价买回的,因媒体报道,曾经传为美谈。

  眼下出现在晏家,自然是真品无疑。

  一对宝瓶,价值两亿三千万。

  晏家大厅摆放的东西其实算不上琳琅满目,简洁大气为主,很有底蕴。

  可——

  随随便便一件,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。

  若是自己能在这个家有一席之地,那……未来简直难以想象了。

  孙娇抿着唇,只觉得自己先前还是目光短浅了。

  让孩子进来顶什么用?

  她应该沉住气,想办法获得晏平阳的心,取代云若岚,成为晏家的媳妇,才对。

  念及此——

  孙娇抱着孩子,越发低眉顺眼了。

  “拿张椅子给她坐。”晏老爷子蹙眉看着她半天,叹一声,朝着边上的晏管家发话了。

  晏管家拿了张椅子递过去。

  “谢谢您。”孙娇道了谢,抱着孩子坐在了椅子上。

  还觉得紧张。

  毕竟这件事还是挺丢人的,纵然晏少英和晏少安兄弟俩,连带着媳妇孩子,以及艾伦都识眼色地回避了,大厅里剩下的几个人还是让她很有压力。

  晏老爷子自然不必说了,郁薇和晏平春不说话的时候都挺严肃,年纪大,看上去情绪难测。

  晏平阳和云若岚恨不得活剥了她。

  晏少卿异常冷漠。

  就连刚才被老爷子训走的晏清绮和晏少瑄姐弟俩,都明显对她充满敌意。

  能没有压力嘛。

  孙娇抱着孩子的胳膊紧了紧,抬眸看向老爷子,主动示好道:“乐乐差一个月满两岁,的确是我和董事长的孩子,您可以带他做亲子鉴定的,我绝对没有说假话。”

  “嗯。”老爷子沉声道,“亲子鉴定是自然,只是,做了亲子鉴定之后,纵然这孩子是平阳的孩子,你也是不可能进晏家的,明白吗?”

  这意思,竟是允许这孩子进门了?

  她就知道!

  云若岚急了,连忙道:“爸,这事情得三思啊。”

  老爷子当真是年纪大了糊涂了,就算不为她着想,也应该为其他几个孩子想想才是,最起码,应该为晏少卿想想啊!

  莫名其妙多一个两岁的弟弟,传出去不得笑掉人大牙了?!

  云若岚不可置信地看着晏老爷子。

  老爷子瞪了她一眼,没好气道:“闭上你的嘴。”

  语调低沉,神色间含着一丝厌恶。

  只看着孙娇的长相,他对这孩子的身世已经信了八分,不让他进门,还能怎么办?

  孙娇年龄不大,总得嫁人的,若是到了那一日,这孩子肯定就随了别的男人姓,这是他绝不可能允许的,只能点头同意。

  就和当年应允云若岚进门一样。

  看着孙娇和孩子,他自然第一时间想到当年情景,怎么可能给云若岚好脸色。

  老爷子在晏家积威甚重,向来说一不二,他决定的事情,一般很少有人能提出反对意见,眼下他年纪大了,脾气越发情绪化急躁一些,更是没人敢惹了。

  若是将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,那后果,不是一个人能承受得起的。

  云若岚一出声就挨了枪子,自然不敢吭声了。

  孙娇暗笑,脸上却表现出一副胆怯的样子,轻声道:“乐乐离不开我的。”

  这意思,她要和孩子一起,随时照顾着,才行。

  云若岚气得鼻子都冒烟了,她边上,晏平阳也好不了多少,冷声问,“你这意思,你要跟着她一起住在晏家吗?你也配?!”

  “你也闭嘴!”老爷子拿着拐杖敲了一下地面。

  “爸!”晏平阳自然没有云若岚那般害怕他,沉声道,“既然是我的孩子,这件事,您还是交给我做主吧?”

  “你做个屁的主!”老爷子瞪他一眼,丝毫不留情面。

  一直没开口的郁薇正襟危坐着,看了孙娇一眼,淡笑道:“孙小姐,孩子缠人是常有的事情,倒不是离不开,只是习惯罢了,一旦离开了,习惯两天,也就那么回事。”

  “可是我……”

  孙娇一开口,就对上郁薇好整以暇的目光了。

  突然就有点说不出话来。

  晏平阳有老婆,云若岚还给他生了一儿一女,这种情况下,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进门的。

  孩子能被顺利接受已经是难得。

  她不能太得寸进尺了,徐徐图之才是上策。

  否则——

  惹毛了晏老爷子和晏平阳,她没什么好果子吃的。

  能争取到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孙娇仿佛下决定一般咬咬唇,丧气道:“我明白的,能让乐乐回到晏家,我已经很开心了,这件事也是我的错,不应该因为情不自禁,就破坏董事长的家庭,任性地生下孩子,是我对不起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,我不敢奢求原谅,只希望晏家能善待乐乐,让他健康平安地长大。”

  婊子!

 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!

  爬床的时候怎么都没想到这些?

  云若岚听着她说话,只觉得无比恶心,她都要吐了。

  却根本毫无办法,只能忍耐地听着。

  孙娇柔柔弱弱地说了颇长一段话,到最后,眼眶里都滚下泪来,看上去情真意切得很。

  晏老爷子觉得烦,不想看了,朝着身侧的晏平春道:“先将孩子抱下去。”

  “知道了,爸。”晏平春回国以后,基本是百分之百地顺从老爷子,此刻听见他吩咐,自然站起身来,到了孙娇跟前,就去抱孩子。

  手一碰上去,孩子就哭了。

  声音还挺大,吵得人只觉得头疼。

  孙娇抱着他,也不知道是真心疼还是假心疼,连忙哄了起来。

  边上一众人无动于衷。

  她哄了两下,自己都不好意思了,只得一狠心,将孩子直接塞到了晏平春怀里去。

  “妈,妈妈!”

  孩子才两岁,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怀抱,自然大哭。

  晏平春抱着他,快步离开了大厅。

  到底是做了母亲的人,孙娇骤然离了孩子,又觉得有点难受了,坐在椅子上,默默地,自己抹眼泪。

  还没哭够,就听到晏老爷子沉声道:“乏了,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,晏祁,扶我回房,嗯,少卿,你跟着爷爷过来一下。”

  这话,明显是对晏平阳说的。

  孙娇连哭泣都忘了,无措地看了晏老爷子一眼,连忙起身道:“老爷子。”

  晏老爷子刚被扶起身,目光深沉地看着她,略微想了一下,淡声道:“以后你可以每月过来看孩子一次。”

  孙娇顿时狂喜,连忙道:“谢谢老爷子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老爷子点点头,被晏管家扶着,离开大厅了。

  年近百岁,他自然世事练达,刚才孙娇那样急切可怜的语气,分明是想着求一个平安。

  他允诺每个月看孩子,云若岚纵是想针对她,也会掂量着来。

  他愿意做的,也就仅止于此了。

  云若岚嫁给晏平阳十八年,他一直不怎么喜欢她,也因此,发生孙娇这样的事情,除了觉得烦闷,根本不曾考虑过她的感受。

  谁让她不是顾湘呢?

  如若在顾湘活着的情况下,晏平阳出轨,别说让私生子进门了,他不打断晏平阳的腿就不错了。

  可眼下顾湘已经不在了,晏少卿又是个淡漠冷静的性子。

  他也就……

  老爷子自我宽慰着,却还是觉得对晏少卿有愧。

  被扶着到了房间,还没坐下,就突然道:“先去书房吧。”

  “您累了一天,去书房做什么?”晏少卿微微蹙眉,不赞同道,“先休息吧,什么事休息起来再说。”

  “爷爷预备立个遗嘱给你。”晏老爷子拍着他手背,实话实说,“你爸的这些事实在也是没法说了,爷爷知道委屈你了,总得多补偿你一些,才觉得心安。”

  “我不需要。”晏少卿抿着薄唇道,“您寿比南山,说什么遗嘱的事情。”

  “我就提前准备好。”老爷子语气里都带上一丝讨好意味了。

  “睡觉。”晏少卿扶着他坐到了床边,一俯身,直接替他脱了鞋子,声音淡淡道,“那些事情以后再说,您这身体状况,再活个十年八年都不成问题,别老想着那些,行吗?”

  “行行行。”老爷子自然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关心之意,只觉得熨帖,也就不说了,躺**。

  晏少卿拉了薄被,盖到他胸膛位置,侧身坐在床边,两只手握了他一只手,帮着他按摩**了一下,淡笑道:“您好好休息,我今晚就不住这边了,过去依云首府。”

  “急着找媳妇啊?”晏老爷子抬眸看着他,打趣起来。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抿抿唇,没否认。

  老爷子就笑了,“那就快过去,不用陪着我了,陪着衿衿丫头比较要紧。”

  “没事,等您睡了再走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老爷子爽朗地笑了一下,朝着身侧的晏管家道,“还是少卿这孩子最孝顺,要不我怎么就最喜欢他呢。”

  晏管家也跟着笑了两声。

  晏少卿眼眸里也流露出温和的笑意,哄着老爷子睡下了。

  无论怎么说,老爷子年纪大了,在这世上的日子,过一日就少一日,纵然他这几年看管了生离死别,面对至亲之人的老去,还是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  老爷子睡眠一向还不错,很快就发出鼾声了。

  晏少卿帮着他掖了掖被角,抬步去洗手间里洗了手。

  再出来,朝着晏管家温声道:“麻烦您照看着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放心。”晏管家点点头。

  晏少卿一笑,再没说话,侧头看老爷子一眼,收回视线,抬步出门了。

  没一会,就到了大厅,抬眸看见晏平阳。

  他不理不问,直接就往大厅外面走。

  “少卿!”晏平阳一愣,起身叫住他,沉声道,“过来坐。”

  晏少卿没动,淡声道:“不必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晏平阳:“……”

  什么叫没什么好说的,自己好歹还是父亲呢,父子哪有什么仇,玩个女人又算不得什么大事。

  好吧,千不该万不该被他知道了。

  孙娇还有了孩子。

  他的确是有些心虚的,如果不是心虚,也不会专程在这里等他了。

  可——

  自个这儿子什么态度?!

  晏平阳正想拿出父亲的威严来,视线里,晏少卿直接转身,大跨步离开了。

  他预备去依云首府,却没想着找姜衿。

  只想静一静。

  再坚强冷漠的男人也会受伤的,眼下的他,虽然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不同,可事实上,心里的承受力,已经到了临界点,再施加点压力,可能就超负荷。

  总归,他觉得耻辱。

  晏少卿上了车,突然就觉得自己有点明白姜衿了。

  在她被楚玉英扇耳光那一次,死扛着,也不愿意主动向自己说起,反而百般掩饰。

  那心情,应该和眼下他的心情差不多。

  来自自以为的,至亲之人的伤害,除了隐忍,别无它法。

  血缘关系,不可能剔除,纵然他不想承认,可身体里还流着那人的血液。

  那样的人,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母亲呢?

  晏少卿想起记忆里那个温柔亲和的顾湘,都觉得……不值。

  他一只手握紧了方向盘。

  手机突然就响了。

  小不点……

  晏少卿接通,插上耳机,淡笑道:“到家了?”

  “早都到了呀。”姜衿浅笑一声,迟疑发问道,“晏哥哥,你在哪呢?”

  “在家。”晏少卿道。

  “晏宅?”姜衿又试探地问了句。

  孙娇和孩子的事情宁锦城没有当着她的面说,她一开始不知道的,可回房放了东西再出去,就听到宁锦绣和姜煜说话了。

  也就知道了。

  很意外,更多的,也就是愤怒和心疼了。

  可——

  晏少卿没有主动告诉她,应该是不想让她知道了,她也就决定先装不知道,却实在很想念晏少卿,也就想着打个电话,看看他怎么样了。

  电话一接通,听见他声音,她就更想要陪着他了。

  姜衿笑着道:“那你晚上有事情吗?你过来依云首府住吧,怎么样?”

  “嗯,”晏少卿迟疑一下,“晚上不过来,走不开。”

  “这样啊?”姜衿的声音里含着遗憾。

  晏少卿就笑了笑,柔声道:“下周末陪你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姜衿只以为他还有事情要处理,也就不强迫了,闲聊了几句,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。

  晏少卿摘了耳机,脸上的笑意就消失了。

  有点心不在焉。

  一路将车子开到了依云首府。

  眼见他过来,李婶就出门去超市里采购了。

  再回来的时候,就在外面巧遇了正领着丞相散步的姜衿。

  两人闲谈了几句,姜衿就晓得晏少卿骗了她,愣神之后,拜托李婶别说遇到自己的事情,闷闷不乐地回了宁宅,心事重重地吃了晚饭。

  姜煜明天就返回秦宁省,吃过饭,宁锦绣就帮着他去收拾东西了。

  姜衿不想睡觉,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

  能听到外面呼呼的风声。

  下午她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起风了,风还挺大,感觉起来,差点都能将她的假发给吹走了。

  她看着外面飘摇晃荡的花枝,突然,就非常想念晏少卿了。

  他为什么骗自己呢?

  应该是不想见自己吧,因为晏平阳的事情烦心?

  姜衿不确定他是个什么想法,心不在焉地坐到了十点,给柔儿说了一声,领着丞相,又出门了。

  她有钥匙,自己开了门,走到客厅的时候遇到了李婶,李婶看见她都舒了一口气,小声道:“晚饭都没吃,花园里坐了许久,看上去情绪不怎么好。”

  “您怎么不劝着点啊,下午风那么大。”姜衿心疼地说了一句。

  李婶也苦恼,无奈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她也担心啊,可三少这人一向冷淡客气得很,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劝才好。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姜衿话音落地,就带着丞相去房里找晏少卿了。

  晏少卿洗了澡,已经睡下。

  被门响的声音惊动,刚坐起身,就看到姜衿出现在眼前了。

  他没留灯,晚上也没有月亮,落地窗外大风呼啸,翠竹招摇,有点昏暗的光,还是足够让他看清楚姜衿的,晏少卿没说话。

  丞相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了,汪汪叫了两声。

  姜衿抬手在丞相脑袋上揉两下,甩了鞋子就上了床,直接扑进了晏少卿怀里,细长的两条胳膊抱住他脖子,声音委屈道:“我和我妈吵嘴了,没处可去,想着过来睡觉呢,你在家怎么也不告诉我?”

  她一来就控诉撒娇,温热纤薄的呼吸就喷在晏少卿脸上。

  晏少卿紧绷的身子慢慢放松了,还没说话,就被扑上来的丞相重重地压了腿,顿时无语了,垂眸一看,没好气开口道:“让你的狗下去。”

  “不是我的狗嘛,那是我们的狗。”姜衿嘿嘿一笑。

  晏少卿一愣,顿时没说话了。

  这丫头,难不成,想起什么呢?

  他正胡思乱想,姜衿又继续笑着道:“我的就是你的嘛,丞相是我们的狗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静了一小会,抿唇坚持道,“那也不能**。”

  不但**了,还一屁股坐在他脚上,简直难以忍受。

  晏少卿作势要起身了。

  姜衿还隔着被子压在他身上呢。

  连忙自己坐起来,扭头推丞相,“你下去玩吧,乖。”

  丞相在黑暗里汪汪叫了两声,又被姜衿推了两下,往后移动一下,自己从床上溜了下去。

  爪子搭在床边看人。

  反正不在床上就行了,爱在哪在哪。

  姜衿满意了,一扭头,直接抬手掀了被子,钻了进去。

  柔软的小手就去摸晏少卿胸膛了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刚才还用手碰狗呢,他简直膈应得不行。

  可——

  这会已经躺下了,他懒得动。

  拧着眉不说话,也就任由着姜衿解了他睡袍,小手乱摸。

  姜衿的手指柔软纤细,在他身上上上下下地点着火,很快,他也就无法忍受了。

  晏少卿哑着声音道:“乖,手拿开。”

  “我想要。”姜衿侧着身子,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。

  “今天太累了。”晏少卿语调平静,呼吸稍乱。

  他的确没什么心情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这人好不诚实哦,分明自己也想的。

  姜衿收了手,探身过去,将他睡袍给扯了,直接扔在地毯上。

  紧接着,又脱了自己衣服侧身放在床头,转身抱紧他,肌肤相亲,胡乱磨蹭了两下。

  晏少卿有心事,又不说,她其实不知怎么安慰他最好。

  姜衿爬到了他的身上去,声音小小柔柔道:“那你就别动好了,我来吧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直接堵住了晏少卿的唇,灵巧的舌尖探进去,像他以往吻她那样的,勾缠撩拨他,小心翼翼,又非常温柔,全情投入。

  晏少卿还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  姜衿这丫头片子和以往不太一样,好像存心取悦他。

  他正想着,就听见姜衿嘟囔道:“什么妈妈嘛,一点都不好,还是晏医生你最好。”

  小丫头片子和宁锦绣斗嘴了。

  念及此——

  晏少卿低声道:“宁董事长会和人斗嘴?可见你气人的本事了。”

  一开口,才发现自己声音有多哑。

  “你帮我还是帮她啊。”姜衿注意力却不在他的声音上,撇着嘴不悦道,“我们俩才是一对,你得站在我这边才行!”

  晏少卿一笑,“好。”

  姜衿的小嘴就移到了他的喉结上,啃了两下。

  纤细白嫩两只手,一只插在他头发里,一只搂着他脖子。

  她挂在他身上,侧躺着了。

  晏少卿有点不堪忍受,低声说她,“别闹了,一整天下来,你都不累?”

  “嘿嘿。”姜衿不回答他,濡湿的吻顺着他腰线一直往下。

  晏少卿抬手扣了她胳膊,她却直接钻进了被子里,像他以往耐心呵护那般,摸索着,去吻他周身,好像最虔诚的信徒,顶礼膜拜他。

  晏少卿呼吸粗重极了,喉头滚动一声,伸手握了她胳膊,将她拽上来,抱紧了怀里。

  平复两下心情,还是难以克制,倾身压上去。

  姜衿轻呼一声,所有话,又被他压下来的薄唇吞没了。

  晏少卿吻她,温柔又沉默。

  姜衿抱紧他的腰,柔顺极了,展现出前所未有的主动和热情。

  手脚并用,缠紧他拥抱他凑近他,一次又一次。

  晏少卿觉得自己脖子好像要断了,纯粹是被身下这小丫头勒着了,腰也快断了,姜衿两条腿缠得太紧,就像藤蔓一样。

  到最后,她的腿又去缠他脖子了。

  两个人在床上翻滚了好长时间,一方空间里,都是暧昧声响。

  姜衿出了好几层汗,到最后,终于觉得冷了。

  小声道:“晏医生。”

  “嗯?”晏少卿汗水满布的一张脸,就埋在她颈窝里。

  姜衿吞一下口水,“冷。”

  晏少卿一愣,突然就听到汪汪两声叫唤。

  很近,闷闷的。

  原来是地毯上被惊醒的丞相发出的。

  丞相就趴在大床一侧地毯上睡觉,突然就被滑落的被子给盖了个严实,站都站不起来。

  晏少卿抬手扯了被子,将被面那一边,直接盖在两人身上了。

  他也出了许多汗,抱着姜衿,实在懒得重新拿被子了。

  冰凉凉的被子盖在身上,很快又暖了,外面突然响了一声惊雷,姜衿“啊”一声,缩进了晏少卿的怀里,有点被吓到了。

  “没事,可能要下雨了。”晏少卿抬手抱紧她,侧身在床头拿了纸巾。

  清理完,噼里啪啦的雨声就落到了耳边。

  这还没到夏天呢?

  姜衿倦倦想着,又嘿嘿笑两声,语调软软道:“下雨了,那明天早上你就不用跑步了吧,雨天里睡觉最舒服不过来了,我喜欢。”

  晏少卿低笑一声,“嗯,明天陪你睡。”

  姜衿转个身,脸颊贴上她胸膛,小猫一样蹭着。

  晏少卿手指揉着她肩头。

  姜衿突然又笑一声,小声嘀咕道:“晏哥哥,你好棒呀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这丫头,一点都不知羞。

  不过——

  被她这么闹了半夜,他原本抑郁的心情,倒是平和了许多,抱着她软软的身子,还觉得安心踏实。

  晏少卿一只手揉着她短短的头发,“你头发怎么长这么慢?”

  “已经长得很快了。”姜衿也抬手摸着自己头发,“你喜欢长头发呀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低声道,“留长吧。”

  其实原本已经挺长了,姜衿出车祸那一日,头发都能扎起来了。

  可——

  也就那么一次。

  转瞬即逝。

  眼下,她的头发比以前还要短。

  每每摸到,他心里都有些不是个滋味,复杂难言。

  “那好,我努力。”姜衿好像发誓一般,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嗯,该睡了。”晏少卿一笑。

  两个人在被子里抱得紧紧的,听着窗外雨声大作。

  丞相两只爪子搭在落地窗上看了一会,转个身,拉着长脸,很困,慢吞吞又绕床一圈,趴在晏少卿那边的地毯上去了。

  晏少卿也不介意,揉弄着姜衿娇软的身子,没一会,进入梦乡了。

  姜衿很安静。

  等他睡着,却觉得有些失眠了。

  她也困,全身像被碾了一遍似的,又酸又疼又软,没什么力气。

  却第一次,由衷地开心。

  不知道用何种方式安慰晏少卿,只能尽可能地和他亲密纠缠,让他知道,自己是他最亲密的人,那么爱他崇拜他,是他在这个世界上,最最亲密的人了。

  要不要给他生个孩子呢,晏哥哥好像很缺爱。

  虽然有老爷子爱他吧,晏家和顾家那边,也有很多人关心他。

  可他这样的性格,心情不好都不愿意告诉自己,更何况其他人呢?

  那样的父亲,都远不如姜煜呢。

  要是他们俩有一个孩子的话,应该可以安慰他吧。

  可——

  她还得上学呢。

  姜衿脑海里两个小人打了一会架,她突然想到,她和晏少卿,好像很少有防御措施。

  她也没怀孕。

  怎么回事啊,有点奇怪。

  晏哥哥他……也从来没有提起过。

  姜衿就这样胡思乱想着,没一会,也就晕乎乎睡着了。

  睡得晚,自然睡得沉。

  也就不晓得,在她睡后不久,晏少卿突然一脸湿汗地坐起身了。

  妈……

  他听着外面雨水砸落的声音,慢慢回神了。

  已经很久了。

  最起码,回国以后,他从来不曾梦见顾湘的,还是在那样鲜血弥漫的噩梦里。

  他知道那是顾湘,可他看不清她的脸,都是血。

  晏少卿闭了闭眼睛,探身在床头又扯了两张纸巾,擦了一下汗。

  一个梦而已。

  许是因为白天一直想着她,也就做梦了。

  是梦。

  晏少卿觉得口干,想下床喝水。

  一侧身,又愣了。

  姜衿这丫头,睡着了,一条腿还勾着他的腿呢,姿势高难度,都不会不舒服吗?

  晏少卿掀开被子去推她的腿,姜衿嘀咕一声,又抱紧他的腰了,柔软的脸颊还在他后腰肌肤上依恋地蹭了两下,呢喃道:“嗯,晏哥哥……”

  声音软糯娇柔,还有点暧昧难言。

  丫头片子做了什么梦,睡着了都不安生?

  晏少卿蹙眉看着她,哭笑不得。

  半晌,索性也不下床了,重新躺下,将她搂进怀里。

  “不要了,好困。”姜衿蹭进他胸膛,撒娇似的又哼唧了一声。

  晏少卿脸色倏然精彩了。

  变了几变,低斥了一声“小东西”,闭上眼睛又睡觉了。

  这一觉睡得很安稳。

  姜衿醒来的时候,他还在睡呢?

  姜衿是被热醒的,也不知道是被子太厚了还是什么原因,她只觉得脸颊滚烫,从晏少卿怀里退了出去。

  一只手抵在晏少卿胸膛上,才觉得不对劲。

  晏少卿胸膛很烫。

  完全超出了他平时的正常体温了。

  发烧了?

  这念头在她脑海里闪过,姜衿就清醒了,抬眸盯着他的脸。

  晏少卿相貌白皙清隽,尤其沉睡的时候,因为没有清醒状态下的冷漠距离感,看上去总显得非常温润,姜衿已经见过很多次了。

  不过——

  她也见过晏少卿眼下的样子。

  要是晚上留着灯的话,晏少卿激情迸发的时候,就是眼下这样的。

  白皙的面容泛着不自然的红,映着他颜色深重的眸子,看上去,奇异瑰丽,似妖,偏偏,这样带着点妖异的感觉,又会因为他紧绷的神色和紧抿的薄唇多了那么一些禁欲克制的感觉,让人得屏住了呼吸。

  情动的晏少卿,就好像坠入妖道的上仙。

  姜衿思维比较跳跃,很多次恍惚上云端的时候,就是这样想的。

  眼下——

  她抬手在自己额头上拍了一下。

  轻舒一口气,手背伸过去,探了一下晏少卿的额头。

  很烫,明显发烧了。

  她坐起身,看着晏少卿,还有点发愣。

  认识这么久了,晏少卿好像从来都没有生过病,在她的感觉里,他是不会生病的。

  他这样的人,怎么会生病呢?

  姜衿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视线里,丞相已经醒了,站在床下朝着她摇尾巴,落地窗外,雨声也渐渐小了,天都亮了,让整个房间,清晰地呈现在她眼前。

  姜衿抬手捏了捏酸软的肩,转个身,先穿上自己衣服了。

  很快穿好,蹑手蹑脚下床,先拧了一个冰毛巾,折好了,搭在晏少卿额头上。

  自己洗漱完,便轻手轻脚地出门了。

  李婶正在做早餐,眼见她进了餐厅,还意外了一下。

  一般都是晏少卿早起才对。

  姜衿朝她一笑,都忘了问早安,发问道:“李婶,温度计在哪呢?晏哥哥好像发烧了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二月的最后一天,小天使们都看一下个人中心,有票的捧个票场啦,么么哒。

  爱你们。早安。

  (n_n)~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42:给他安慰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