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3:流鼻血了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再,特别特别重要的一个事:书院征文投票,所有在2015年6月-2016年1月期间订阅满30元,绑定手机号码的妹纸在这一栏都仅有票!请一定一定投给阿锦,戳进这个链接:。.|.//?=1,找一下我们的《豪门暖媳》,投票么么哒。

  月初啦,票票非常珍贵,有了月票的亲,继续支持阿锦哈,三月奋战走起,二月底票票涨得非常快,谢谢小天使们,群么么。这两月的月票奖励预计即将出统计结果,出来了会及时通知,邮寄礼品。

  呼呼,今天两更一万加,二更下午三点前奉上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他低声笑两下,朝宋铭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。”

  这一眼含着女人的妩媚风情,眼角眉梢,又因为喜悦而显得生动,自然极大地取悦了姜煜。

  宁锦绣脸都红了,瞪了他一眼。

  其他几个人也觉得不自在,默契极了,一起移开了视线。

  怎么看,都温柔至极,和姜衿、姜皓一贯见到的姜煜都不太一样,和众人眼中一贯威严沉稳的他,也是不一样的,宋铭都下意识多看了一眼,又飞快地移开了视线。

  姜煜便笑了,依依不舍地松开她,在她额间落了一个吻。

  半晌,低语道:“我也是。”

  宁锦绣一颗心都微微震颤起来。

  便听到那极低的一声,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一句,“我爱你。”

  她也紧紧地抱了姜煜一下。

  此刻落在宁锦绣耳边,突然就多了许多缠绵不尽之意。

  这些天他唤过这个名字无数遍,大抵都是在床笫之间,纠缠翻滚的时候,情不自禁出口。

  姜煜收紧手臂,在她耳边又低低唤了声,“锦绣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宁锦绣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姜煜叹一声,也懒得顾及周围几个人了,张开双臂将她抱紧了怀里,声音低柔道:“还和前一段时间一样,每天按时给你打三个电话,你想我了,随时打电话都行。”

  她抿抿唇,忍了半天,看着姜煜,发红的眼眶还是泛了泪。

  两个人也才结婚几天嘛,眼下算起来,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,突然分开,难过是难免的。

  心里有些感伤。

  “嗯。”宁锦绣抱了抱胳膊,点点头。

  几个孩子都在,姜煜也就没抱她了,低声哄道:“过段时间就回来看你,可别哭出来,让孩子笑话。”

  周末下午,周围人来人往。

  宁锦绣也看着他,欲言又止,眼眶微红。

  距离登机时间越来越近,姜煜和姜衿、姜皓先后说了话,又让宋铭检查了一下文件之类的东西,最后,就垂眸看向宁锦绣了。

 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很快,也就到了云京机场了。

  “哦。”姜衿蚊子哼哼似的应了一声。

  晏少卿看一眼她绯红脸色,也不逗她了,正经道:“放心,对身体没什么危害,想要孩子了提前停药就好。”

  姜衿脸都红了,小声嘀咕道: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是你,我也不是医生。”

  什么叫她觉得阿,这人说话有歧义!

  她觉得?

  晏少卿散漫地笑了一下,“你觉着呢?”

  她还不太懂,小声问道:“你用药了?会不会对身体有伤害?”

  男人那方面,也有药吗?

  吃药了啊?

  他做了避孕措施?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“不用担心,我做了避孕措施,不会有。”

  姜衿连忙道:“其实我这个经常不准的,应该不会是孩子。”

  晏少卿愣了一下。

  “哦。”姜衿点点头,嘀咕道,“我这个月大姨妈还没来呢。”

  晏少卿侧头看她一眼,淡笑道:“你太小了,等毕业工作了再说吧,这事情不急。”

  这么多年,他都习惯了一个人过。

  姜衿这丫头还是太小了,生孩子什么的为时过早,而他,似乎没有做好迎接一个孩子的心理准备,能完完全全地,让姜衿这丫头占据他的生活和心田,已经挺不容易。

  现在的他,是的确,好像不怎么喜欢小孩了,没有原因。

  以前觉得无所谓。

  突然地,就想起昨天在晏家大哭不止的孩子了。

  晏少卿一只手握紧了方向盘。

  晏少卿已经二十八了,按着年龄,肯定想过这件事吧。

  倒是比她想象中还要冷静直接了,姜衿抿着唇看他,“为什么呀?”

  “暂时不想要。”晏少卿没什么情绪。

  “就是觉得你年龄也到了,问问你怎么想的?”姜衿显然已经想过了说词,语调很随意。

  车速慢一些,若有所思道: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你想要一个孩子吗?”

  晏少卿开车一向专注,余光瞥她一眼,淡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晏少卿的车上,姜衿也突然唤了声,“晏哥哥。”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他和宁锦绣坐一辆车,柔儿和姜皓一辆,姜衿就坐了晏少卿的车子,路上,姜煜又将姜衿的事情给宁锦绣强调了一遍,听到她再三保证会提醒姜衿,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  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“嗯。”姜煜垂眸看她一眼,迟疑半晌,还是没说让她小心避孕的事情。

  “我知道的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出门的时候,姜煜就走在姜衿的边上了,声音低沉道:“爸爸这一走,至少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次,你可得好好学习,不要又因为结了婚就荒废了学业,明白吗?”

  抬眸看见两个人一起进来,姜煜和宁锦绣对视一眼,心情还都有点复杂。

  宁老爷子和老太太昨天已经回去了,眼下,姜煜的东西也已经收拾好了,就等着姜衿回来,一起去机场。

  晏少卿抽了手臂,转而揽上她的肩膀,进了大厅。

  一生一世,一双人。

  有了这丫头,就是一双人了。

  这感觉这么好,让他觉得,原来自己并不是一个人。

  晏少卿也是,似乎就在上午开始,他突然就觉得,小丫头片子长大了,从他的羽翼中探出头来,能主动积极地,以一个妻子的身份照顾宽慰他,逗他开心,和他做伴。

  “本来也不小。”姜衿撇撇嘴,心里却觉得高兴。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俯身凑过去在她耳边,低声道,“我的小不点长大了。”

  “说话算数?”姜衿哼唧一声。

  晏少卿淡淡笑了,点点头,声音低缓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姜衿仰着头,一脸期待地看着他。

  晏少卿伸手揉着她头发。

  姜衿扯着他胳膊,停在原地,伸胳膊抱紧他的腰,固执道:“好吗?”

 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,没说话。

  姜衿憋着难受,等两人一下车,她就紧紧地握住了晏少卿的手,脸颊在他胳膊上蹭了两下,声音小小道:“晏哥哥,以后你心情不好了都告诉我好吗?虽然帮不到你什么,可最少我能陪着你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淡淡应一声,当然能联想到她为何撒谎。

  姜衿顿时干笑一声,轻声承认道:“其实我昨晚没和我妈吵架。”

  刚才打电话,分明一切正常。

  可——

  姜衿装了手机,和他一起开了车去宁宅,突然就想到,她昨晚说自己和宁锦绣吵架了。

  晏少卿眼眸微动,“没什么。”

  “怎么?”她问。

  对上晏少卿审视的视线。

  姜衿嘿嘿笑一声,挂了电话,松一口气。

  宁锦绣没好气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姜衿听着宁锦绣在那边嗔怪,连忙笑着道:“我走的时候给柔儿说了嘛,给谁说都是一样的。知道了知道了,我们现在就回来,一起送我爸去机场。”

  姜煜还没走,也正准备打电话给她呢。

  姜衿也合了书,掏出手机,找了号码就给宁锦绣拨了过去。

  晏少卿合上了书。

  “……”姜衿一愣,“对啊,你不说我都忘了。”

  晏少卿抬手腕看一眼时间,突然朝姜衿道:“你爸是不是今天回秦宁省?”

  窗户外,雨停风歇,天色亮起来。

  等到再吃了午饭,晏少卿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。

 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。

  给了他一本医学辞典,自己拿了本艺术画册琢磨。

 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看了一会,姜衿在晏少卿的吩咐下,去书房找了两本书。

  大白天的,根本睡不着啊。

  可——

  **休息。

  有人管就行,姜衿点点头,跟着晏少卿回了房间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小邓带出去散步了。”

  姜衿跟着他起身,走两步才发现丞相不见了,诧异道:“丞相呢?”

  晏少卿看着她,点头道:“走吧。”

  三十七度八,已经有了退烧的迹象,她总算松了一口气,试探道:“困不困呀,要不要回房睡一会。”

  再回来,又给晏少卿量了体温。

  她看着晏少卿喝完了一整晚,回厨房放了碗碟。

  姜衿自己也吃了一块,绵软清甜,感觉起来当真挺不错,梨汁也甜甜的,很好喝。

  含了那块梨子,细细咀嚼。

  看着她的眼睛,半晌,无奈张了嘴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对啊。”姜衿直接拿叉子叉了一块梨子,递到他嘴边,“张嘴。”

  晏少卿却有点接受无能了,挑着眉道:“你喂?”

  她喜欢照顾他。

  看上去带着点散漫、带着点懒、带着点困倦,很好说话,似乎还有点呆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没有平时那样聪明又冷静的样子。

  她乐此不疲,突然觉得晏少卿这样也挺好。

  照顾人也会上瘾呢,尤其是,照顾的这个对象,还是心爱之人。

  “等会就凉了,这个得趁热了喝。”姜衿端着碗坐到了他边上,眨着眼睛道,“我喂你吧,好不好?”

  “搁着吧,等会吃。”

  “一碗而已,也没有多少嘛,我才切了一个梨子。”

  “吃不下了都。”晏少卿无奈蹙眉。

  她看着还有点纳闷的晏少卿,忍不住又笑了,开口道:“呐,我熬了冰糖雪梨给你呀,甜甜的很好喝,对上火干咳之类的很有好处。”

  生病会让人便听话吗?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微愣,“不是你让我全部吃光的?”

  姜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把水果都吃光了啊?”

  晏哥哥这么配合?

  茶几上的水果盘已经空了。

  熬好了冰糖雪梨,再给晏少卿端了出来。

  “那好,你先吃吧。”姜衿站起身,抬手在他额头又摸了一下,转个身,快步又朝厨房里走去了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晏少卿伸手接了盘子,淡声道。

  “要不要淋点沙拉酱?”姜衿扎了一块草莓喂进他嘴里,又问。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极为配合地点点头。

  “吃不吃?”

  晏少卿抿着薄唇笑一下,“我看你还真是挺闲的。”

  “肯定啊,除了我还有谁这么闲。”姜衿一只手托着盘子,另一只手拿牙签点了点,眼眸亮亮道,“一二三四五,五个爱心,谐音就是吾心啦,我的心意,必须全部吃光。”

  晏少卿定睛一看,“你弄的?”

  姜衿眯着眼睛笑了,端着果盘凑到他跟前去,笑着邀功道:“好看吗?”

  一人一狗,这画面,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暖意融融。

  姜衿先将果盘端上去了,晏少卿喝了药,有点乏,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呢,脚边的地毯上,丞相还蹲着,也一本正经地看着电视。

  红白红黄白,看上去就很有食欲。

  依次选了草莓、苹果、西瓜、菠萝和火龙果,五种水果,从里到外,摆了五圈,五个爱心套着。

  熬冰糖雪梨自然得一会时间了,她又开始切水果。

  她突然想到赵霞曾经给她煮过冰糖雪梨了,眼睛弯了弯,拿了一个梨子,削了皮,切成小块,放进一个挺大的骨瓷碗里,水烧开,留了小火,和冰糖一起熬了起来。

  姜衿一抬眼看到上面个头不算大的两个梨子,皮薄透白,看上去应该就挺好吃。

  李婶昨天刚去过超市,水果买了不少。

  话说完,就抬步过去,切水果了。

  姜衿一笑,“那我来吧。”

  “那边果篮里,我刚洗好的,还没来得及切呢。”李婶努努嘴。

  姜衿见他听话了,总算满意,原地站了一小会,又转身去厨房了,看见李婶在洗涮,打招呼道:“我给晏哥哥切点水果吃。”

  晏少卿忍不住又笑了,修长白皙的手指扣着水杯,慢慢喝。

  说话一本正经,像个小医生。

  话音落地,她又端了杯子,接了一杯水递给晏少卿,煞有其事地劝说道:“发烧了就得多喝水,热热的喝才好,很有效果的。”

  姜衿余光看见,放了遥控器,起身柔声道:“苦吗?我再倒杯温水给你。”

  嘴里还有点苦,他轻轻地蹙了一下眉。

  晏少卿心头一阵熨帖,端起茶几上冲好的退烧药,仰头喝了。

  刚才姜衿给他递水那一幕,不知怎地,就让他突然想起顾湘了,好像是在他很小的时候,他都忘了几岁了,有一次吹了风发烧,顾湘就是这般体贴照顾他的。

  似乎很久,都不曾感受过被人照顾,尤其,这人还是他的心头爱。

  身边一开始有保镖、司机和厨师,都是男性,后来慢慢地,他连这些人也不需要了。

  从中学时代开始,也一直是自己照顾自己。

  这些年**惯了,他的所有事,基本都是自己做主,自己拿主意。

  她看电视,晏少卿看她。

  “那我们找个节目看吧。”姜衿伸手拿过遥控器,换了几个台,停在了一档轻松的综艺节目上。

  “随意。”

  “想看电视吗?”姜衿又问。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。

  姜衿又去给他冲冲剂,很快放在茶几上,搓着手道:“这个估计得等一会吧,稍微放凉一下再喝。”

  晏少卿看着她,微怔,抬手接了杯子。

  兑了杯温开水,自己先尝了一小下,才递给晏少卿,笑笑道:“不烫,喝吧。”

  姜衿“哦”一声,按着说明,仔细地拿了药。

  一种退烧药,两种消炎药。

  晏少卿抿唇看她一眼,忍不住笑了,也懒,抬手随意指了三种药。

  催促着晏少卿去了大厅,命令他坐在沙发上,她拿来医药箱过去,打开,翻来覆去看两下,问晏少卿,“你吃哪个呀?”

  姜衿胡思乱想着,很快就吃完饭了。

  还是那种看上去干干的,需要滋润的一种红。

  薄唇倒显得越发红了。

  一开始脸色红,等洗漱完再出来,脸色就反而显得比平时还要白一些。

  她身体素质不怎么好,算是挺容易生病的那一种,有时候一发烧,觉得都没办法从床上爬起来,晏少卿看上去,状态的确比她好太多了。

  半晌,叹口气,坐到椅子上,直接开动,先吃了早饭。

  姜衿抿着唇看他,只觉得无可奈何。

  晏少卿抬手揉揉她头发,“说了吃完饭喝点药就行,别紧张。”

  “他都发烧三十九度二了。”姜衿扁着嘴。

  “不要紧。”晏少卿淡淡一笑,“我身体一向好,您也知道,别听这丫头大惊小怪。”

  总算等到两人过来,拿小碗盛了粥,抬眸就问晏少卿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  知道他发烧了,李婶后来又特地熬了点小米粥。

  很快到了餐厅。

  晏少卿便揽着她肩膀往餐厅里走,丞相不远不近地跟着两人。

  姜衿说不出话来。

  晏少卿摸摸她的脸,眼眸温柔得要让人溺毙其中了。

  “别啊。”姜衿咬着唇,可怜巴巴看他,“我得心疼死了。”

  晏少卿直接将她圈到怀里了,一边往餐厅方向走,一边道:“说了不用。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发烧而已,一会吃了饭喝点药,再躺一会,没多久就会好。”

  “赶紧打电话叫医生过来吧。”姜衿就好像没听见他说话。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看她一眼,“我没那么脆弱。”

  “怎么不用啊。”姜衿都快急哭了,“我们以前巷子里一个小孩,就是因为发烧到三十九度多,没及时看,直接烧坏了脑子!”

  “不用。”晏少卿淡淡笑着。

  “三十九度啊,应该去挂点滴才对。”姜衿放下体温计,就去扶他的胳膊了,着急道,“你发烧着也不能开车吧,要不打电话叫个医生来家里?”

  晏少卿笑着握了她的手,“没事,一会吃点药就好了。”

  “三十九度二!”姜衿定睛多看一眼,有点吓傻了,连忙又抬手去摸他额头。

  还没看呢,就被姜衿接了过去。

  晏少卿抬手腕看一眼时间,取了体温计。

  姜衿一只手下意识捂着鼻子,抬步过去,问询道:“体温计呢?”

  她这么爱他崇拜他。

  能不让人大清早犯花痴吗?

  感觉起来,就这幅样子,都能登上时尚杂志封面了,面容、身材、气质,媲美超模。

  姜衿在隔壁房间清洗了一下,再回来,就看到晏少卿已经穿好了衣服,上身一件v领的浅灰色薄衫,下面配一条修身笔直的黑色长裤,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,眉眼清俊修长,看上去带着点漫不经心,却优雅迷人到极致。

  晏少卿哑着嗓子笑了一声,洗漱完,衣帽间穿了衣裤,也就夹上体温计了。

  还有点引人发笑。

  他都找不到一个词语来形容了。

  他也是觉得大清早光着不太好,可,这丫头的反应未免大了点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接了体温计,看着她低垂的脑袋,还没来得及说话,姜衿转身出去了。

  姜衿简直羞愧地抬不起头了,一只手捂着毛巾,直接将体温计递给晏少卿,“你量一下体温吧。”

  花痴,这世界上还有她这么没出息的花痴吗?

  流鼻血了!

  大清早地,她竟然,就这么流鼻血了?

  姜衿明显地感觉到——

  晏少卿比她更快一步,直接用毛巾捂了她鼻子。

  姜衿拿着体温计,晕乎乎看着他两条大长腿,鼻子一热,她下意识抬手摸了上去。

  不显强壮凶悍,却又恰到好处。

  晏少卿穿衣服显瘦,是天生的衣架子,却有极为完美的六块腹肌。

  姜衿傻乎乎地看着他,半晌,目光从他利落的下颌线条,移到了他挺括的肩膀上,再到宽厚的胸膛上,劲瘦紧绷的窄腰上……

  下意识地,晏少卿垂眸看了姜衿一眼。

  他此刻,浑身上下,就穿了一件平角内裤,尤其,男性晨间特征还非常明显,洋洋得意。

  睡袍还在地毯上呢。

  一抬眸,才瞧见镜子里的自己,光着身子。

  晏少卿俊脸微红,扯了毛巾擦手。

  洗着洗着,想起姜衿昨晚拿摸过丞相的手又各种摸他,又觉得应该洗个澡。

  从指尖到指关节,再从手背到手腕,手指缝也没有放过,拿洗手液搓了两遍,还觉得无法忍受,又摊开,继续洗着第三遍了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晏少卿在水流下洗着手。

  姜衿一愣,连忙追过去,急声道:“晏哥哥,你发烧了,我拿了体温计过来,你先量一下。”

  他身体素质一向好,发个烧而已,自然不至于卧床不起。

  晏少卿看她一眼,起身就要去洗手间。

  “乖啦,晏哥哥不舒服。”姜衿柔声哄它一句,顺带着,抬手就在它脑袋上揉了两下,丞相一屈腿,就势坐在她腿边的地毯上了。

  丞相非常受伤,拉着长脸,走到姜衿边上了,轻轻地晃着尾巴。

  还训它?!

  哪曾想,晏少卿一睁眼,就直接坐起身了。

  丞相也是为了亲近他嘛,知道他和姜衿关系亲密,又醒来没见到姜衿了,就站起身舔了他手背。

  晏少卿已经醒了,一脸愠怒地坐在床上,看着丞相,冷着脸瞪眼。

  果不其然——

  姜衿心里发憷,快步走了进去。

  不会……舔了晏少卿吧?

  昨晚她带着丞相来了,早上醒来的时候,丞相就趴在晏少卿脚下呢,眼见她洗漱,看了一会,趴在地毯上又睡了过去。

  丞相和她在一起时间长了,有时候早上醒来会舔她手背,脸颊都是有过的。

  糟了!

  姜衿正纳闷呢,又听见“汪汪”两声狗叫,非常熟悉。

  声音低哑,却冷硬得要掉冰碴子了。

  还没进去呢,就听见压抑怒气的一声,“出去!”

  姜衿也没多做停留,很快,就穿过大厅和走廊,到了主卧。

  “恩恩。”李婶点点头,就催促她回房了。

  姜衿点点头安慰道:“您别担心了,晏哥哥身体一向好,吃点药应该就没事的。”

  正念叨,她突然话锋一转道:“这,体温计,你快拿进去吧。”

  “是不是昨天吹风太久了,都是我不好,”李婶关了火,一边抬步往大厅走,一边自责道,“早知道昨天说什么也该劝劝他的,那么大的风,铁打的身子也得吹病了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,“额头很烫呢,应该是发烧了吧,您找一下温度计,我给他量一下体温。”

  李婶明显愣一下,“发烧了?”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43:流鼻血了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