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6:回家去住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电脑版首页上方那个公告处也可以进去,登陆账号投票给阿锦的《豪门暖媳》,方位大概在倒数第四排最末哈,求支持么么哒。し

  亲爱的们请把珍贵的一票投给咱们的《豪门暖媳》,么么哒,爱你,感谢!

  投票链接:。.//?=1。

  再继续求征文投票,这个进行到十五号,都别嫌我烦呀。

 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月初的票票特别珍贵呀,亲们有了千万别攒着,支持阿锦么么哒。

  呼呼,阿锦来了么么哒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晏少卿看她一眼,“你情况特殊,大病初愈需要休养,宿舍环境不适合养病。”

  姜衿:“学校里明确规定学生不能在校外留宿的。”

  “批准你回家住。”晏少卿淡声道。

  “……”姜衿看他一眼,“你找他做什么啊?”

  “你找没用。”

  姜衿低声道:“这些事我找他就可以了。”

  干嘛啊,有什么事情都找辅导员,还是晏少卿帮她找,感觉起来,好像没长大似的。

  姜衿脸色难看又古怪。

  “走吧,带路。”晏少卿直接揽了她的肩膀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学生的学习生活情况和他没关系,那什么和他有关系?”晏少卿反问。

  “找他干嘛?”姜衿连忙扯着他停下来,无奈道,“这些事也和辅导员没关系。”

  “你们辅导员办公室。”

  姜衿只觉得尴尬,转移话题道:“我们现在去哪?”

  呃……

  “我怎么来了?”晏少卿脚步没停,头都没回,声音冷淡,“我要是不来,都不知道你们宿舍能人这么多!”

  姜衿跟着他,很快就下了楼,气喘吁吁道:“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
  “晏哥哥……”

  晏少卿的视线落在姜衿身上,没好气嗤一声,握了她手腕就往出走。

  啧,真是占齐了。

  一个王绫,一个童桐,嗯,再加上他原本就没什么好感的孟佳妩和楚婧宜。

  弄半天,这两个新闻女主角还都在姜衿宿舍里?

  昨天两个新闻他们办公室同仁都有说起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他先前从没来过姜衿的宿舍,也就晓得她和孟佳妩在一个宿舍,此外,见过楚婧宜而已。

  晏少卿修长乌黑的眉拧成了一个“川”字。

  一片安静,宿舍里没人说话。

  姜衿她们在三楼,上午楚婧宜和王绫打架的时候周围宿舍都没人,自然没人晓得,后来学校里出事,宿管阿姨也还根本不知道,一进门发现五个人都挂了彩,能不意外?

  晏少卿还没说话,宿管阿姨已经诧异地开口问,“你们宿舍这都怎么回事?”

  姜衿看见他都愣了,站起身来。

  晏少卿看她一眼,跟着宿管阿姨直接进门了。

  再反应过来,才觉得这男人有点眼熟了。

  宿舍里平时不允许外人出入,家长填了有效信息勉强可以,单独的男性却肯定是不行的,因而,李敏看见宿管阿姨身后跟着一个男人,还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李敏一愣,起身开了门。

  宿管阿姨?

  “姜衿在不在宿舍?”外面一道中年女人的声音。

  “谁啊?”里面这情况,李敏都不好意思直接开门了。

  她一会想这,一会想那,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,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
  这样下去,简直让人无法忍受。

  王绫和楚婧宜无法共处,孟佳妩和童桐无法共处,索性直接分开得了。

  按着她的想法,应该建议宿管给她们重新分配一下宿舍。

  姜衿抬手在头发上抓了一把,觉得还有点热,索性连假发都直接扯掉了,蹙着眉纠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  能不烦吗?

  实在太丢人了,两个人连医务室都不好意思去。

  她一晚上根本没睡,王绫又被逼到极致,连她头发都硬生生扯下了一撮。

  楚婧宜最严重。

  这样一来,除了孟佳妩,她们宿舍五个人都挂了彩。

  可——

  打架这种事多半都是两败俱伤,因为老人那几个家人比她们还惨,学校也没好追究了。

  李敏也没好多少,推搡中扑倒了地上,手背都被踩肿了。

  打架的时候她和李敏也都被波及了,不知道谁的包混乱之中砸到她头上,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,她额头都肿了好大一块。

  姜衿其实也没什么心情吃,只觉得烦。

  孟佳妩知道的晚了些,在外面给姜衿带了午饭。

  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。

  姜衿等人被辅导员叫去办公室安抚了一通,回宿舍了。

  保卫处来人以后,将几人轰出了学校。

  人多力量大嘛,惹是生非的几个人根本没有占到便宜,被学生的背包砸的鼻青脸肿。

  毕竟当时在饭点,下楼的学生算是挺多的。

  学校里,闹剧已经结束了。

  ——

  前往云京大学。

  晏少卿冷着脸握紧了手机,加快脚步,一路出医院,取了车。

  他这才想起来,视频里姜衿的电话被摔了。

  无法接通。

  一边走,一边给姜衿打电话。

  晏少卿视频都没看过,直接回到自己位子上收拾了东西,拿了外套拎了包就出去了。

  这丫头,能不能更轴一点,遇到这种人不知道先顾好自己吗?

  学生在现场拍的视频,里面声音自然很混乱,嘈杂得让晏少卿都紧紧蹙着眉,他的目光从中年男人身上再移到姜衿身上,脸色顿时就难看了。

  晏少卿侧头看一眼他电脑,直接抬步过去,余承乾拔了耳机,直接给他放外音。

  余承乾直接指着自己电脑道:“网上一个视频,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天呐,他第一次发现他们晏大教授关注点这么奇葩。

  余承乾:“……”

  这两人,私底下有联系?

  “不是我有事,是小师娘有事,她……”余承乾话音未落,晏少卿已经蹙了眉,古怪道,“她怎么了你怎么知道?”

  晏少卿抬眸看他一眼,“有事?”

  余承乾也知道,起身到了他边上,又唤一声。

  明天在别的医院有个交流会,他正神色专注地写报告,肯定是心无旁骛。

  晏少卿没听到。

  余承乾一愣,下意识急声道:“师父!”

  小师娘在视频里。

  他看着看着,就觉得不对了。

  可——

  这几个点凑一起,原本就很容易引人关注。

  云京大学女学生、好人好事、碰瓷、云京郊区村民、老人昏迷不醒……

  童桐的这件事博人眼球的点很多。

  自然点开来看。

  余承乾趁着饭后时间刷微博,很快,就看到新传上网的视频了。

  四院,医生办公室。

  ——

  这过程就有人认出童桐了,编了标题,直接将视频传上微博了,顺手了昨天采访童桐的新闻网站,本来就成了热点的新闻,更是被炒到了白热化。

  有学生快跑去找学校警卫处了,好些学生直接将手里的包砸过去,和几个人打成了一团。

  现场陷入一片混乱。

  两个人体力差异大,男生很快挨了一拳。

  “小心。”边上一个男生实在看不下去,扯了她一把,就和男人对上了。

  她一抬眸,迎面就扇过来一巴掌。

  手机直接飞了出去。

  这话一说完,她直接就掏出手机来。

  怒火中烧,看着神色张狂几个人气急败坏道:“学校不是你们乱来的地方,我打电话报警了。”

  姜衿回过神来,就看见她鼻子磕出了血来。

  童桐被摔在了坚硬的石板地面上,李敏一愣,连忙就跑过去扶她。

  男人“啊”一声直接将她扔了出去。

  那一个动作完全是不假思索做出的反应,还挺狠。

  眼下因为这件事,她父母被整得不得安生,日日待在云京,她也是,连正常的上课作息都受到了影响,做好事做到这种地步,除了她,也是没谁了。

  兔子急了还咬人了。

  老太太家里有人气急败坏地过去抢手机,童桐抿着唇,突然抬腿直接踢到男人裆部了。

  还有人拿出手机就拍视频了。

  却因为已经下楼了,没几个同班学生,大多观望。

  许是他的样子太凶神恶煞了,周围的学生里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呼声。

  “在那!”中年男人怒气冲冲地说了一句,大步流星地就走到了几人跟前,抬手就扯了童桐的胳膊,将她直接提起来离开地面,怒骂道,“小丫头片子有点本事,用记者来压老子!”

  她刚蹙了眉,就和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老太太儿子对视了。

  想什么来什么,迎面而来的就是老太太那几个不讲理的家人,眉眼间就带着戾气。

  姜衿一愣。

  几人刚出了教学楼,就看到迎面气势汹汹几个人。

  不曾想——

  很快,就到了中午吃饭时间,她收拾了东西,和童桐、李敏一起下楼。

  姜衿胡乱想想,收了手机。

  云舒和方淮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,眼下要搬家,肯定是要住回家嘛,其实没什么好问的。

  姜衿回复了一个字,因为在上课,也就没有多问了。

  “行。”

  “嗯,那好的。我搬了东西之后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姜衿略微想想,回复道:“随时都可以。”

  不住了?

  “我可能暂时不住在花半里了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过来送钥匙给你。”来自云舒。

  是一条短信。

  姜衿抬手在眉心里揉了揉,正抑郁,口袋里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。

  毕竟眼下事情在胶着状态,老太太没醒,而那一家人又是那般难缠,一旦知道,怎么会善罢甘休。

 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,可就是让她莫名地觉得不安。

  童桐获得了很多网友的力挺和同情。

  所有网民都在征讨老太太一家人,甚至出现了“死了活该”、“这年头好人不能做”、“倒打一耙的那些人都应该去死”,种种偏激言论。

  不过半天时间而已,网上的言论已经一面倒了。

  童桐律师帮她请的那几个记者都是知名网站的新闻记者,应该是事先拿了好处的,从新闻标题到新闻内容,都非常有引导性和煽动性。

  事态发展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。

  只因为——

  想起来都让她心情复杂。

  昨天晚上王绫的照片上了网,童桐的新闻也上了网。

  晏少卿那边出了晏平阳那一档子事,她很担心,宿舍里更是一直火药味弥漫,让她产生一种感觉,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,整个宿舍都得炸了。

  这几天事情太多了。

  姜衿看着摊开的书本,一直眉头紧蹙。

  孟佳妩觉得烦,抬眸搜寻了江卓宁,直接过去和他坐一起了,剩下的姜衿和童桐、李敏也习以为常,随意地找了连在一起的空位坐下。

  阶梯教室里坐了二百来号人,从她们几个进教室以后,目光就一直落在她们身上了。

  早上后三节是学院选修课。

  王绫没去,姜衿等人在教室里都受到了不少关注。

  可——

  早上去教室,也都默契地没叫她了。

  这事情,宿舍里一众人自然都晓得,都没办法安慰她。

  一着不慎,名声毁于一旦。

  她跟着楚婧宜一起,这半年也接了好些平面模特的活,很容易被对号入座。

  那些照片虽然因为顾启云的缘故一开始消失了个干净,可到底因为实在太劲爆了,影响力无法消退,王绫很快就被人肉了。

  从昨天晚上开始,就躲在宿舍里,再也不敢出门了。

  她还傻乎乎地回了学校。

  王绫的照片被曝上网以后,在学校里轰动性不言而喻。

  楚婧宜刚进宿舍,就被唯一没去上课的王绫扯住了头发,两个人都牟足了劲,在宿舍里扭打了起来,一直过去很久,都没有停下。

  赵钦七点钟就过来了,直接送她回云京大学。

  她等了顾启云一夜,可,别说晚上了,就是大早上,她都根本没有见到顾启云。

  客卧的楚婧宜,一夜未眠。

  这一夜,他自然小心陪着怀里的小丫头。

  ——

  当然,那些都是后话。

  他懊恼又自责,也不曾想到,这么一个小意外,直接影响他接下来的人生了。

  刚才的那些激情冲动,早已经不知跑哪去了。

  他觉得羞愧。

  小丫头这么天真无邪,他实在不忍心欺骗她,可,被她撞见这种事,他都没办法解释了。

  “比较少,她没见过。”顾启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。

  “是吗?”孟婉清更糊涂了,“老师说这世上就没有妖怪的。”

  顾启云抱着她放进被子里,摸着她脸蛋道:“那不是人,是一个妖怪,跑进来被我发现了,肯定要打死她。”

  “她的头发,看上去好像的。”孟婉清被撞了额头,小脑袋还有点晕,疑惑道,“还有啊,你干嘛那么欺负人,她都痛得要死掉了……”

  略微想想,他直接否认道:“不是。”

  顾启云悔得肠子都青了,事实上,他已经完全忘了楚婧宜还在家。

  她没看到楚婧宜的正脸,可,她对楚婧宜那一头长发还是极为熟悉的,却觉得很纳闷,她睡觉的时候,楚婧宜根本就没有来啊,怎么半夜突然出现在家里了?

  孟婉清惊魂未定地靠在他怀里,半晌,突然道:“刚才那个女人是楚姐姐?”

  找了消肿药膏,先帮她抹上,只想着明天早上,再去医院给她做个全身检查。

  “哪里疼?是不是额头疼?”顾启云一边问话,一边抱着她回了主卧,开了大灯,在灯光下细细地查看了一番,才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她怀疑自己刚才看见的是不是一个梦,顾叔叔这么温柔爱笑的人,怎么会可怕呢。

  “头好疼。”孟婉清委屈地说了一句。

  眉眼间蓄满温柔焦急,神色关切,又是她喜欢信赖的那个顾叔叔了。

  孟婉清傻乎乎地看着他的脸。

  “我在,我在这。”顾启云说着话,连忙抱着她站起来,小心翼翼问道,“疼不疼?哪里疼都告诉我,顾叔叔这就叫医生过来帮你检查一下。”

  孟婉清只觉得眼冒金星,迷迷糊糊道:“顾叔叔。”

  娇软的身子还是磕了好几处乌青,额头碰在了扶手上,都肿了一个包。

  所幸楼梯上铺着地毯,她滚下去没有太大危险,可——

  顾启云浑身血液都凝固一秒,再回过神来,都不晓得怎么走路的,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,在楼梯拐角蹲下身去,扶起了她。

  孟婉清一哆嗦,倒退一步,一脚踩空,“啊”一声,滚了下去。

  顾启云大步朝着她方向走。

  孟婉清惊魂未定,转过身看他一眼。

  “婉清!”顾启云自然着急,哪里还有什么男欢女爱的心思,额头上汗水都冒了出来,眼见她下楼,更是蹙眉喊了一句。

  孟婉清光着脚,很快就跑到了楼梯口。

  她想逃跑了。

  在黑暗里,就好像吃人的野兽一样,不然,为什么那个女人那么痛苦呢,感觉要死了似的。

  她觉得顾启云太可怕了。

  她太小,从未碰到过这样的画面,只觉得害怕。

  就看到了那么让她恐惧的一幕。

  然后——

  二楼空荡荡,很快,她就听到了痛苦的喊叫声。

  她套了自己的小内裤,就出门找人了。

  床头灯亮着,顾启云却不在。

  孟婉清睡着了喜欢往顾启云怀里钻,可,晚上顾启云不在了,她挪着挪着,睡梦中就直接挪下床了,扑通一声掉在地毯上,自然就被摔醒了。

  “婉清!”顾启云一把推开了楚婧宜,扯过浴袍就追了出去。

  孟婉清看着两人,突然间就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小脸上写满恐惧,咬紧下唇,飞快地跑开了。

  楚婧宜发出痛苦的一声喊。

  孟婉清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,揉着眼睛看他,此刻迎上他视线里,怯怯开口道:“顾叔叔。”

  顾启云脸色紧绷,突然,就看到了床尾不远处小小的那道身影。

  温度都升高了,灼烫。

  她黑亮柔顺的长发晃花了顾启云的眼睛。

  大床晃动着。

  很快,房间里就响起了她痛苦又欢愉的声音。

  顾启云抿着薄唇,扯开了她浴袍,一只手撩起她柔顺的长发,修长的手指从发间穿行而过,他甚至忍不住眯了眯眼睛,一把揽起楚婧宜,让她坐在他身上。

  楚婧宜眼眶里氤氲的水光突然落了下来,手臂抱紧他,呢喃道:“别对我这么残忍。”

  顾启云一只手搓着她的脸,突然笑道:“别对我产生感情。”

  窈窕的身子,硬生生展示出丰腴的肉感来。

  楚婧宜一张脸倏然泛红了,眼眸了溢满柔情,楚楚动人地看着他,她长得漂亮,灯光下这幅样子,实在美,像一幅西方油画。

  顾启云眼眸一眯,“刚才不够?”

  “嗯。”楚婧宜柔顺地弓了弓身子。

  顾启云的手指抚摸着她突出的脊椎骨,笑着掐了掐,“最近瘦了点。”

  楚婧宜咬着唇看他。

  等她躺回去,没一会,顾启云摁灭烟头,也**了,破天荒地揽住她,一只手就从浴袍了伸了进去。

  顾启云喜欢懂事的女人,她清楚。

  站在床边略微想一下,也就重新躺了回去。

  楚婧宜擦了头发自己平复了一会,又踩了拖鞋回浴室,将头发吹干,披散着,也裹了浴袍出来。

  事后一根烟,算是他一个习惯。

  楚婧宜趴在床边擦着头发,顾启云裹了睡袍,坐在沙发上又抽了一根烟。

  转身去浴室,再回来,又扔了一条毛巾给她。

  顾启云随意地冲了冲,垂眸看一眼几近虚脱的楚婧宜,第一次,生出一点异样情绪,扯了浴巾,将她抱出了浴室,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。

  暧昧声响在浴室里萦绕了半个多小时。

  这世界上,恐怕很难再有这么让人又爱又恨的男人了,遇上了,就好像劫难。

  他喜欢女人,却吝啬感情。

  他看上去有多么优雅绅士,私底下就有多么冷漠无情。

  女人一旦失了身,就很难守住心,尤其,这男人优秀冷漠,让她琢磨让她害怕,偏偏,又拥有这么一张蛊惑人心,翩翩如玉的好皮囊。

  原来那句话也没有错的。

  爱了,才能低下高傲的头颅,专心取悦他。

  跪在地板上那一刻,她突然觉得,自己好像,爱上他了。

  楚婧宜这方面所有的经历都来自于他,很快就被撩得难以忍受了。

  “帮我脱了。”顾启云话音落地,直接埋头过去,从她湿漉漉的脖颈一直往下吻,连吻带咬,又咬又吻,很明显,兴致比平时还要好许多。

  “顾总?”楚婧宜一只手揪着他衣领,说话跟断气似的。

  顾启云一只腿从她腿间挤过去,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冰冷坚硬的墙壁上。

  楚婧宜缩着身子往后退。

  这动作突然又好笑,顾启云也就笑了,家居服都没脱,直接抬步进了浴室,一把扯了她捂着自己的毛巾。

  “啊。”楚婧宜尖叫一声,看着他回过神来,连忙扯了毛巾去捂着自己了。

  氤氲水汽里,窈窕婀娜的那道身影,第一时间让他眯了眼睛。

  也没犹豫,直接扭开浴室门了。

  楚婧宜还琢磨着他的心思,也没关门,洗澡的速度都非常慢,顾启云进门后,第一时间就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了,他抬眸看了过去。

  想着客卧里的情况,他却不想等了,直接抬步过去。

  顾启云抬手腕看一眼时间,发现时间过的挺慢,不到十分钟呢。

  这种隐秘感,让他觉得刺激了。

  孟婉清讨厌楚婧宜,楚婧宜因为她的缘故,不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眼前,说起来,好像一件私藏品,他要见她,就得哄骗孟婉清,和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。

  难不成应了那句老话,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,不如偷不着?

  想到楚婧宜,还有点兴奋。

  眼下——

  他应该是日子过得太刻板了,所以需求旺盛。

  白天所有时间基本被工作占据,工作之余,所有时间基本被孟婉清占据。

  想到自己最近的状态,若有所思。

  去房间里看了孟婉清一眼,眼见她睡得香,也就安心了,在书房里待了一会,抽了一根烟。

  顾启云先上楼了。

  楚婧宜索性也不想了,点头道:“嗯。”

  跟了好些日子,她也清楚,顾启云行为处事实在不是她能猜透的。

  可——

  突然叫她过来,是为了那种事,她都有点不敢相信。

  王绫的事情一句话也不问?

  她如何不明白他这句话何意,可,为什么?

  楚婧宜:“……”

  他就听到那一句,“二楼左转第三个房间,洗了澡等我。”

  然后——

  楚婧宜呆傻地看着他,就感觉到他突然收了手。

  顾启云定睛审视她一眼,指尖在她唇瓣上摩挲了两下,突然笑了,笑得风光霁月,晃人眼。

  “顾总我……”楚婧宜一时紧张起来。

  楚婧宜胡思乱想着,顾启云突然抬手掐了她下巴,迫使她与他对视。

  他帮王绫,意味着什么?

  虽然照片带来的影响力还在发酵,网友可能还私藏了不少,可,这是不是顾启云的一个态度?

  可她没想到,那些照片在三个小时内就基本上消失了。

  那些照片是她一气之下放上网的不错,说白了,还不是因为知道顾启云的习惯吗,王绫那样不干净的,他怎么可能多看一眼呢。

  “顾总。”楚婧宜抿着唇,还有点忐忑。

  顾启云抬眸睨了楚婧宜一眼,在自己手边的沙发上拍了拍,勾唇道:“过来坐。”

  话音落地就走了。

  赵钦收回心神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可真是前所未有。

  这意思,要留下楚婧宜在这里过夜了?

  赵钦:“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顾启云睁开眼,“你回吧。”

  眼看他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,便抬步到了他跟前,低声道:“老板,楚小姐过来了。”

  对他这异常举动,赵钦已经看不明白了。

  先前顾启云叮咛赵钦的,正是让他在送了王绫之后,顺带打个电话接了楚婧宜过来。

  没一会,赵钦领着楚婧宜进来了。

  哄了孟婉清睡着,顾启云下了楼,在大厅里看晚间新闻。

  顾宅。

  晚上十点多。

  ——

  顾启云点点头,牵着孟婉清转身走了。

  王绫一愣,“谢谢您。”

  “已经有人处理了。”

  王绫还有些愁闷,小心翼翼地看了顾启云一眼,犹豫道:“顾总,网上照片的事情……”

  赵钦一愣,低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赵钦送王绫回去的时候,顾启云抬抬手,在他耳边叮咛了一句话。

  一顿饭,在诡异又沉默的气氛中吃完了。

  王绫乖乖地坐了回去。

  顾启云却淡然若素,抬眼看她,指了指位置道:“坐。”

  王绫哽咽着看他,还有点难以置信,这种时候,他竟然还有胃口吃饭。

  “好的。”赵钦转身走了。

  顾启云点点头,朝赵钦道:“让老板上菜。”

  小丫头不谙世事,干净无邪得就像一张白纸,她提出的请求,他怎么能舍得拒绝呢?

  这王绫倒也聪明,知道利用婉清让他点头呢。

  可——

  他其实懒得管。

  女人之间勾心斗角的这些事和男人商场厮杀也没什么区别,成王败寇而已。

  楚婧宜各方面条件都比她好,再怎么,也不至于平白无故害她。

  顾启云抿着薄唇,抬眸又看了王绫一眼。

  他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。

  她哭不哭,其实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

  孟婉清摇着他手臂,“好不好嘛,帮帮她,你帮帮她,她都哭了。”

  顾启云脸色微变,看着她清亮漆黑的眼睛,没说话。

  孟婉清年龄小,当然不忍心了,仰头看着顾启云干净利落的下颌线条,声音软糯道:“顾叔叔你帮帮她吧,她看上去好可怜的。”

  实在太可怜了。

  王绫泪光楚楚地对上她眼睛,哽咽着,半晌,说不出话来。

  是了,她还有孟婉清呢。

  她正胡乱想着,一垂眸就看到眸光澄净的孟婉清了。

  怎么会这样呢?

  “帮帮我。”王绫看着稳坐在椅子上的顾启云,一时间心里竟是完全六神无主了,她原本觉得顾启云和善可亲,可眼下,却觉得这人非同一般的冰冷无情。

  赵钦连忙扶起了王绫,劝慰道:“有话好好说,别跪来跪去的,我们顾总不兴这一套。”

  “赵钦!”顾启云直接侧头看一眼赵钦,眉心紧蹙。

  “帮帮我。”王绫哭求。

  顾启云也不悦了,蹙眉道:“你先起来。”

  孟婉清被吓了一跳。

  “您帮帮我吧。”王绫眼见他神色凉薄散漫,一时间竟是有点懵了,扑腾一声直接跪倒在地了。

  “朋友一场?”顾启云将这几个字在唇齿间玩味一下,并没发表意见。

  王绫抖着肩膀说半天,愣是说不出来,话锋一转又道,“眼下知道您单独请我吃饭了,她就不满了,曝光了那些照片对付我,我们朋友一场,她竟然这么对付我。”

  “是楚婧宜。”王绫边喘边道,“肯定是她,她先前害我被,被……”

  “照片的事?”顾启云很淡定。

  这样想着,她就泪如雨下哭诉道:“烦劳顾总帮帮我。”

  王绫整个身子都剧烈地颤抖起来,她非要让顾启云明白,楚婧宜到底是怎么样一个蛇蝎美人。

  就因为她可能搭上顾启云吗?

  分明是要直接毁了她?

  现在——

  先是引她入行给她甜头,给了甜头之后再设陷阱让她跳,拿了她照片还不动声色,不承认不说,后面很长一段时间还能和她和平相处。

  她更没想到,楚婧宜竟然留了这么一手算计她。

  只可惜,她并不了解顾启云,太心急了。

  眼下楚婧宜算是已经踏进了娱乐圈,平面广告和商品代言都接了好几个,又有国民校花这样的光环加身,条件当然比她好许多,突然有了顾启云这么一个机会,她当然想尽快抓住。

  王绫是被李敏打电话通知的,看到照片那一瞬间已经崩溃了,她一直觉得她无比屈辱那件事是楚婧宜的手笔,可她一点证据都没有。

  “唔。”孟婉清鼓着腮帮子靠进他怀里,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看着王绫。

  顾启云抬手揉揉她头发,低笑道:“没人怪你。”

  孟婉清靠在他腿边,抿着唇看了王绫一眼,小声嘀咕道:“她刚才接了个电话突然就哭了,和我没关系,不是我弄哭她的。”

  顾启云随意想想,看见她后面孟婉清也跟进来,心安了,抬手将她招呼到自己跟前。

  看样子是知道艳照的事情了。

  王绫到底年纪小,一进门脸上就带了泪,楚楚可怜道:“顾总。”

  赵钦正寻思,门口急匆匆进来一个人。

  赵钦一愣,半晌反应过来,自己这老板话里的那个“她”大抵是楚婧宜了,可他这语气神色,倒是让他越发看不懂了。

  “呵。”顾启云看他一眼,突然哼笑道,“小瞧她了,还有这等本事。”

  “这不是刚发现?已经上热搜了。”赵钦解释。

  顾启云都愣了,“怎么回事?”

  而这女人,正是王绫。

  男人打着马赛克完全看不清正脸,面色酡红的女人却是毫无遮掩。

  两男一女**纠缠的艳照非常清晰,尤其女人。

  手机屏幕里——

  顾启云低头看一眼,神色一愣。

  “哦?”

  赵钦将手机直接递到他眼前,压低声音道:“刚刚曝光的。”

  他声音古怪,顾启云抬眸看了他一眼。

  顾启云胡思乱想着,边上看手机的赵钦突然愣一下,下意识道:“老板。”

  楚婧宜漂亮,尤其一头秀发和修长笔直两条腿,在整个娱乐圈都没几个人比她更完美了,而她那些欲拒还迎的手段,在他看来也稚嫩的很,不仅稚嫩,还好笑。

  与其要她,还不如继续和楚婧宜呢。

  顾启云自然没看上王绫,所谓吃惯了山珍海味,偶尔换换清粥小菜也不错这样的说法,在他这里根本行不通,王绫就相当于那一道清粥小菜了。

  不至于饥不择食。

  也对,按着他挑剔的眼光,王绫这样的,还是有些不够瞧。

  自己这老板,对王绫并没什么意思?

  难不成他其实想多了?

  可——

  他就是觉得自己这老板从来不会同时间脚踩两只船,眼下出现一个王绫,保不齐楚婧宜就成旧人了。

  他能有什么意见?

  “……”赵钦看他一眼,淡笑,“没。”

  赵钦胡乱想着,就看见顾启云挑眉而笑,“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  到底还是个大一学生。

  以往那些女人,跟着他半年,基本上都费尽心思想要当顾太太了,从这一点来看,楚婧宜着实嫩了些,或者说,单纯。

  人总是贪婪的。

  按着顾启云的习惯,能跟着他小半年的女人都算挺少见的。

  赵钦干笑一声,“她跟您挺长时间了。”

  “这些事不用给我报备。”顾启云漫不经心。

  赵钦适时凑过来,轻声道:“楚小姐刚才在珠宝行拿了条项链。”

  顾启云勾唇想想,忍不住哼笑一声,抬手将领带扯松一些,神色散漫地靠在了椅背上。

  自从养了这淘气丫头,他衣服都扔的越发勤快了。

  顾启云眼看两人出了门,骨节分明的一只手就伸到身前了,解开衣扣,直接脱了外套扔到一边椅子背上去,嫌弃得不得了。

  王绫一愣,紧追而出。

  孟婉清没牵她的手,飞快地就跑了出去。

  “走吧,姐姐带你去。”王绫可算是看明白了孟婉清在他跟前的重要性,自然乐意,站起身,直接朝着孟婉清伸出一只手,去牵她。

  将她放到地面上,朝着王绫道:“出门左转就是,你陪这丫头去一下。”

  闻言,顾启云长舒一口气。

  顾启云着实有点无奈,孟婉清突然道:“不喂了,我要去洗手间。”

  到最后——

  孟婉清已经吃饱了,眼见他配合,半包薯条就全部喂给了他。

  顾启云只得张了嘴,任由她折腾。

  顾启云帮着她仔细地擦了手,小丫头又直接抬眸拿手摸薯条了,一转头就往他嘴里塞,手劲不小,拳头简直能将他脑袋挥到后面去。

  孟婉清乖乖地摊开手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46:回家去住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