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:她的底线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宿舍环境不适合养病?

  姜衿皱着鼻子,看着他干笑一声,“我早都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“哦?”晏少卿微微一挑眉,“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?你有没有事或者说继续这样住下去会不会有事,还能有人比我更清楚?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看着他,无言以对。

  “走吧。”晏少卿又在她单薄的肩头拍了一下。

  姜衿只得跟着他往前走,看上去还有点不是那么情愿的意思。

  慢吞吞的,也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,半晌,一只手握成空拳抵着唇角,干咳一声,状若随意发问道:“怎么?莫非是不想每天都看见我?拉着个脸。”

  姜衿一愣,突然反应过来他的意思。

  对啊!

  她要是回家住,就可以每天晚上都和晏少卿在一起了。

  卿卿我我什么的,不要太方便!

  想到这——

  姜衿一张脸突然就红了,笑着反驳道:“不是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神色淡淡地点点头,叮咛道,“一会配合我说话。”

  “怎么配合?”姜衿好奇。

  晏少卿言简意赅道:“见机行事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这人就不能多说几个字么?

  她也懒得问了,想到能和他回家住瞬间就豁然开朗了,好像四肢百骸都非常通畅,宿舍里现在那种情况,她的确也不想住了。

  很快,两个人就到了辅导员办公室。

  杨阳也在。

  一抬眸就看到晏少卿,辅导员张磊愣一下,站起身笑道:“晏先生。”

  “您好。”晏少卿浅笑着打了招呼。

  两个人先前见过面,晏少卿因为秦宁省地震那件事在网上也有了曝光度,张磊对他印象很深,自然也一直记得他是姜衿男朋友的事情,打起招呼来都非常客气热情。

  可——

  听到申请回家住的事情脸色马上变了。

  张磊耸肩笑笑,一脸认真道:“是这样的,学校宿舍有明文规定,学生是不能在外留宿的。”

  晏少卿认可地点点头,“嗯;食膳田园[重生]。”

  张磊:“……”

  姜衿咬着唇看了晏少卿一眼,只见他不紧不慢继续道:“可这丫头情况特殊,先前车祸出院以后急着上学,身体都还没恢复好,最近这几天喊着头疼,我考虑了一下,觉得还是在家里休养略微合适些。”

  头疼?

  脑袋受伤可非同小可!

  张磊顿时紧张起来,问姜衿,“身体不舒服?”

  姜衿垂在身侧的一只手蜷了蜷,点头道:“嗯啊,不知道是不是车祸后遗症,这几天总觉得头疼,的确不怎么舒服。”

  “是不是你给自己压力太大了?”边上站着的杨阳都忍不住发问。

  姜衿笑一下没说话。

  晏少卿的目光在杨阳身上晃了一下,继续道:“我既是姜衿的丈夫,又是她主治医生,当然得为她的身体状况负责了。眼下她这种情况,继续住在宿舍里肯定不适合,学生宿舍是公共场所,睡个觉都可能被影响,可这丫头性子执拗,又不愿意休学休养,所以,您看……”

  他淡笑着看了张磊一眼。

  张磊将他的话在脑海里里过了一遍,半晌,古怪道:“丈夫?”

  “是。”晏少卿略略勾唇。

  杨阳看一眼红着脸的姜衿,脱口而出,“你都结婚了啊?”

  姜衿也不晓得晏少卿怎么突然就提起这个,小声道:“嗯,领了结婚证。”

  领了证?

  杨阳唇角扯出个不自然的笑,“恭喜啊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姜衿抿抿唇。

  两个人莫名其妙就将话题扯远了,张磊干咳一嗓子,朝晏少卿道:“那行。这件事可以理解,毕竟情况特殊,我回头给院里和宿舍那边都说一下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劳烦您了。”

  “不客气。”

  张磊和他说话很有压力,这压力,主要来自身高和气场。

  按着年龄来说,他应该比晏少卿稍微年长一些些,可对上他,就是总觉得底气不足。

  张磊目送两人出了办公室。

  姜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半晌,没忍住,哈哈笑了起来。

  “笑什么?”

  “笑你啊,”姜衿乐得不行,“说话装得好正经,导员一下子就信了。”

  什么叫装得好正经?

  他本来就很正经,好不好?

  晏少卿简直不想理她,抬步就出了教学楼。

  姜衿连忙追上去,亲昵地挽上他胳膊,仰头问道:“不过你刚才说你是我主治医生就好了嘛,干嘛连我们的关系都说了。”

  多不好意思啊?

  晏少卿哼笑,“那个男生对你有意思?”

  “哪个?”姜衿不解,“杨阳?”

  “嗯;被时间带走的我们。”

  “没有,他那人就那样,对谁都特别热情关心的。”姜衿不以为然地摆摆手。

  晏少卿:“呵呵。”

  姜衿无语地看他一眼,抱紧他胳膊道:“真没有,你别想太多了。”

  晏少卿抽回手臂了,脸色还有点僵。

  姜衿讪讪道:“不至于吧,我就和他说了两句话嘛,你都不高兴,太小心眼了吧。”

  晏少卿垂眸睨她一眼,略微俯身,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我没有不高兴。是你不停蹭来蹭去的,自己都不会觉得不舒服么?”

  她蹭……

  姜衿一脸迷糊地对上他视线,等反应过来,咬唇直接走到前面去了。

  她自己的身体变化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到?

  以前的内衣都穿不上了。

  可——

  大白天的,他冷着一张脸说这种话,真得合适吗?

  姜衿又羞又气,双手环抱挡了胸。

  晏少卿很快走到她边上了,颇为愉悦地低笑了一声,就听见了古怪的一声响。

  姜衿自然也听见了,抬手捂了肚子。

  晏少卿蹙眉问她,“怎么?中午没吃饭?”

  “吃了。”姜衿谎话脱口而出,只怕又惹来他一顿念叨。

  熟料——

  肚子一点都不配合。

  就在她说话之后,又发出一声响。

  太尴尬了,她都不敢去看晏少卿的脸色。

  晏少卿嗤笑一声,也懒得和她较量了,直接发问道:“想吃什么?”

  “你吃过了没?”姜衿看她一眼。

  “我作息很正常。”晏少卿抬手腕看一眼表,略微想了想,又道,“下午有课吗?”

  “有选修。”

  “嗯,”晏少卿点点头,“那先出去吃饭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以为这人少说又得批斗她一顿。

  心里还有点甜滋滋的,她跟着晏少卿一路往学校外面走,先去吃饭。

  晏少卿习惯将车子停在她们宿舍林荫道边,想着下午就直接帮她搬家,自然也就先不取车了,一边走一边问姜衿,“想吃什么?”

  “小火锅行吗?”姜衿笑眯眯道,“学校门口有一家特别好吃,中午人少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晏少卿直接蹙眉。

  姜衿吐口气,“那就砂锅米线好了?”

  “嗯,”晏少卿点点头,嗤笑,“选了个更没营养的;来自海洋的你[末世]。”

  姜衿看着他,突然愣了一下。

  感觉起来,这一幕好像怎么就发生过似的?

  她当真有点头疼了,一只手按着脑袋,仰头就问晏少卿,“晏哥哥,刚才这对话以前是不是发生过啊,感觉起来好奇怪,好像我们有过这样的对话。”

  晏少卿也愣了,黑亮清幽的目光看着她,对上她一脸茫然神色。

  很明显,这丫头还是没想起来。

  她自己不想起来,他就不说,她一日不想起来,他一日不说,她若是永远不想起来,他宁愿永远不说,这是他的坚持。

  晏少卿希望的,是她自己想起那些爱。

  他朝姜衿笑一下,问她,“想去哪一家吃砂锅?”

  “你不是说没营养吗?”

  “偶尔一次没事,想去哪一家?”晏少卿抬手揉揉她头发。

  姜衿话锋一转,“那算了,也不是特别想吃砂锅,要不吃牛肉面吧,怎么样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同意了。

  两个人去了马路对面一家牛肉拉面馆。

  过了下午两点,店里已经没几个人吃饭了。

  姜衿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,眼看着晏少卿结了账去取餐口。

  心情还有点复杂。

  晏少卿穿衣服一向规矩正经,一个西装笔挺的侧影,都像棱角分明的剪影画,他卓尔不群地立在那,怎么看,都有点格格不入了。

  他这样的人,感觉不应该出现在这样路边小店。

  抹布擦过的桌子还带着油渍呢。

  姜衿抬手扯了一截纸,手指捏着,将桌子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。

  又怕他嫌弃,索性起身去对面,将椅子面都仔细擦了一遍。

  临了,她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失神了。

  还有点难受。

  她也不晓得难受什么,这种感觉,这种生怕让晏少卿觉得委屈的感觉,突然就来了,她很忐忑,不仅忐忑,还有点后悔,觉得她不应该带晏少卿来这种地方。

  十字路口的那家餐厅其实不错,再不济,附近还有几家很卫生干净的菜馆。

  怎么就来了这家店呢。

  味道是不错,可也不知道是不是人手不够,卫生做得从来不仔细。

  姜衿看着对面晏少卿的椅子,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强迫症,她得控制着,才能不去将那张椅子再擦一次。

  头很疼。

  她一只手握拳抵着太阳**,脑海里闪过了几幅画面。

  好像有晏少卿,可是一闪即逝。

  她只来得及看到晏少卿挺括的肩膀和俊秀的侧脸,以及他身后,鳞次栉比的民房;绝世帝师。

  看上去,好像东辛庄?

  “想什么呢?”一道男声突然在耳边响起。

  姜衿抬眸看过去,晏少卿端着餐盘放在了她眼前,抬抬下巴淡声道:“快吃饭,不是说还有选修课吗?发什么呆呢?”

  “我带你去过东辛庄吗?”姜衿突然问。

  晏少卿一愣,“恩。”

  “为什么会去那?”姜衿拿了筷子,状若随意道,“干什么去了啊?”

  “听说要拆迁,你想回去看看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低头看着,还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。

  没有了晏少卿,她的记忆里其实很多事情根本串不起来,好像断片了似的,那一天,应该是……叶芹下葬的那一天吧。

  想到叶芹,姜衿就觉得有些难过了,没胃口。

  可她从来没有浪费的习惯,一低头,也就默默地解决了眼前一碗面。

  ——

  选修课还能上两节。

  姜衿在宿舍里拿了书,先去教室。

  晏少卿拿着她摔坏的手机,去了附近商场买新的。

  下午五点,两个人在宿舍楼下碰面。

  晏少卿将手机递给姜衿,提醒道:“云舒打了一个电话给你,我接了,说是让你回个电话给她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姜衿大抵也知道什么事,找了号码拨过去。

  云舒刚准备下班,看到她来电松口气,笑道:“衿衿。”

  “云舒姐。你今天就搬啊?”

  “嗯,我其实没什么东西,也就一个大箱子就解决了。”云舒淡笑道,“你等会有事吗?我想把钥匙给你,顺便请你吃个饭,算作感谢了。”

  “时间有。”姜衿应一声,迟疑道,“只是我和晏哥哥在一起。”

  言下之意,会不会有些不方便?

  云舒却意外一笑,“那正好,还有方淮呢,上次都麻烦你们一次,刚好趁机会一起聚聚。”

  “那我问问他晚上还有安排没?”姜衿抬眸看向晏少卿,小声道,“你晚上没什么事吧?云舒姐说请我们吃饭,还有方律师。”

  “没什么事。”晏少卿看她一眼。

  姜衿就在电话里和云舒约定好了,最晚七点在花半里集合。

  挂了电话,她若有所思地看了晏少卿一眼,突然灵机一动,笑道:“我觉得其实不用回家吧,我就搬去花半里那边住,这样上课也比较方便。”

  依云首府距离学校挺远的,天天往返跑,累死人的节奏。

  晏少卿自然也想到了,点头道:“先上去收拾东西。”

  “哦;魂卡世界。”姜衿一笑,“那你就在车上等我吧,估计得小半个小时才能整理完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晏少卿朝她挥了一下手。

  姜衿转个身,跑上楼了。

  宿舍里几个人今天都带了伤,也全部都在。

  眼见她回来,童桐就开口询问道:“姜衿你晚上有事吗?”

  “怎么了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就我爸妈,看到视频了,说是想请你们吃个晚饭,谢谢上午帮我,还希望宿舍里大家都一起去。”童桐神色间带着点愧疚,说话间又看了王绫和楚婧宜一眼。

  王绫直接道:“我不去,这几天哪都不去,有什么事不用叫我。”

  楚婧宜淡声道:“我也不去。”

  两个人眼下在针锋相对的状态,童桐自然明白,皱皱眉,目光又落在姜衿身上了。

  看着她,还瞥了孟佳妩一眼。

  孟佳妩坐在椅子上没说话,她已经知道姜衿要搬出宿舍的事情了,有点不高兴,还有点想不明白,住哪里不是住,她已经决定好了才告诉她,根本没有问过她的意见。

  姜衿略微想想,朝童桐道:“我晚上也有事呢,已经和朋友约好吃饭了。”

  “真的啊?”童桐一张脸都垮了下来。

  姜衿轻声道:“嗯。而且我以后应该不在宿舍住了,已经和辅导员沟通过了,现在就准备搬点东西回去。”

  “啊?”童桐诧异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李敏脱口而出道:“不住宿舍?那你是以后住家里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笑了笑,低头收拾着东西。

  王绫和楚婧宜自然也意外了,默不作声地看着她,抿紧了唇。

  她们宿舍几人关系一直不怎么好,王绫和楚婧宜经常一起,面和心不合,李敏和童桐倒是关系一直好,却都不怎么和孟佳妩说话,孟佳妩自然和姜衿好了,可事实上,她的注意力和时间大部分给了江卓宁,在宿舍时间有限。

  从军训开始,宿舍里一直都没安生过。

  可——

  姜衿是舍长,某种程度上还是挺让人安心的。

  在宿舍里一向有点话语权的。

  算是挺让人信服的主心骨。

  楚婧宜和王绫都带着各自心思亲近她,李敏和童桐是下意识有事就找她,就连孟佳妩,也就乐意听她几句话,对旁的人基本上都不屑一顾。

  她要是不住了,这情况……

  胡思乱想着,宿舍里几个人都觉得一时无法接受。

  孟佳妩看一眼收拾东西的姜衿,声音僵硬道:“出来一下,我有话说。”

  姜衿停了动作,跟出去。

  孟佳妩开门见山道:“你当真的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,实话实说,“有点住不下去了,每天都没什么好心情,影响学习;末世重生之重归于郝。”

  “就为了学习啊?”孟佳妩古怪地笑了一下,“估摸着也有男人是不是?留着晏少卿一个人不忍心,想回去陪他,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。”

  姜衿倏然蹙眉,“你怎么这么说话?”

  “我说的不对吗?你敢说没有晏少卿的原因?”孟佳妩一双眸子紧盯着她。

  姜衿笑了,“我没说没有他的原因,就有他的原因怎么了?我爱他,想经常和他待在一起,有错吗?不能?”

  孟佳妩语气一窒。

  姜衿叹口气,“就这样吧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拿我当朋友?”孟佳妩突然道,“一个你,一个江卓宁,说走就走,说申请交换生就申请交换生,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”

  “没有人会为你止步不前。”姜衿看着她,反倒突然平和了下来,淡声道,“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这道理,古往今来概莫能外。动物都晓得趋利避害呢,更何况人?每个人这一生中都会遇到很多选择,大多都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,对未来有帮助的,然后变得越来越好,不应该吗?无论是离开宿舍,还是申请交换生,我觉得这都很正常,为了以后努力,让自己变得更好,这才不虚此生。”

  “不虚此生?”孟佳妩呵呵笑一声,“你是在说我?虚度光阴?”

  姜衿手指蜷了蜷,“你以前没这么敏感。”

  “那是因为以前什么都不在乎。”孟佳妩冷声道,“现在我对你们上心了,拿你们当朋友,可你们却又要弃我而去,也就罢了,有必要摆出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吗?难不成,不当交换生,你们的未来就不好不光明了?”

  “的确,不申请交换生完全可以。”姜衿笑笑,“可留学回来,总归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“可笑。”孟佳妩看着她,冷笑一声。

  “是挺可笑的。”姜衿眼眶里突然泛出泪来,“口口声声说拿我当朋友的是你,可事实上呢?根本没有将我当朋友的也是你,以友谊之名,行自私之实的也是你。就这样吧,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说了,你认为是朋友就是朋友,你觉得不是朋友那就不是朋友好了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直接转身就往宿舍里去。

  孟佳妩一把扯住她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  “字面意思。”姜衿舒了一口气。

  孟佳妩看着她眼睛,紧紧蹙眉道:“你说清楚,没必要打哑谜。”

  “我忘了晏哥哥的事情,为什么瞒着我,到最后都没有一个解释?”姜衿突然道。

  孟佳妩一愣,下意识松开她衣袖。

  “因为你和云昊的关系,你被他纠缠是不是?阎寒不知怎么帮了你,后来就要求你瞒着我了,不将我忘记晏哥哥的事情告诉我,对不对?为什么呢?为了你的爱情,你可以对我的爱情视而不见,公平吗?”

  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……”孟佳妩突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了。

  她有苦衷。

  这样想着,她喘口气解释道:“云昊手里有我们以前的照片,我不能让江卓宁知道。”

  “所以在你这里,就可以对我的爱情置之不顾了,为了还一个人情给阎寒?”姜衿漫不经心地笑了笑,“阎寒的人情,比我的爱情都重要,只是这样吗?”

  孟佳妩抿紧了唇;末世秀爷[系统]。

  姜衿继续道:“还因为他眼下接管了云家吧?因为他是云家掌权人,所以你不好拒绝,应下了他这个请求?不是自私是什么?”

  孟佳妩脸色僵硬一瞬,“他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是个人都没办法拒绝的。”

  “看来我不是人了。”姜衿一笑,“我要是你,我会拒绝这么还人情给他,以后用其他方式补上这个人情,真的,根本没到绝境,你都放弃我,只顾着自己了。”

  姜衿一字一顿,“如果这是朋友,我宁愿没有过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这些事?”孟佳妩咬着唇,突然问了一句。

  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姜衿扯动唇角,淡声道,“这世上根本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”

  “可你现在和晏少卿已经结婚了。”

  “是,我现在和晏哥哥结婚了。”姜衿一只手按着心口,一字一顿道,“我们结婚了,所以这些事,我知道,也一直装作不知道。可如果我们没有结婚呢,如果我和阎寒结婚了,事后再想起来,因此而痛苦难过呢?孟佳妩,这些你都没有想过是不是?因为我结婚,所以你没错?你这样认为?又或者说,从头到尾,你都根本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你认为这件事无关紧要?”

  “我当时没想那么多。”

  “当时没想那么多?”姜衿又笑了,“之后也不曾放在心上。所以,我对你,算什么呢?”

  “我拿你当朋友的。”孟佳妩强调一遍。

  “我以前有一个好朋友。”姜衿看着她的眼睛,突然道,“她没有你这么美艳张扬,很普通很普通。为了给我送一个生日礼物,她需要好几个周末打工,买一个我看上的东西给我。她也有点软弱,有时候遇事畏手畏脚的,被逼迫的时候,都会下意识撒谎来骗我,因为害怕。可是即便很害怕,她还都是会在最后一刻又站出来,一边怕到要死,一边帮我,也就因为这样,哪怕她欺瞒我好些次,我最后都会原谅她,因为我知道,她有底线,她的底线,就是不让我受到她承受范围之外的伤害,哪怕她最后反倒因此受委屈,这才是朋友。”

  姜衿眼泪落下来,“好朋友不是嘴上说说就行,要看行动的,不是自私占有,而是彼此付出,也不是盲从维护,而是互相督促。能一起享乐,却也能一起吃苦。这种朋友我以前有一个,我们认识都很多年了,吵架过冷战过,吃过苦,以为也可以一起享乐的。很可惜,她突然就死了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晚了点,以后要是早上九点没更,基本都在中午十二点。阿锦最近,实在是压力太大了。

  感觉好缺爱,没人爱我了,码字也码不动,早上看到同时上架的作者都完结了,感觉特别忧伤,需要安慰,亲们有月票的,别忘了支持阿锦,争取让我下午能二更。

  然后,继续求征文票:

  投票链接:?=1,请亲们支持,投票给《豪门暖媳》。

  不知道怎么投的亲,请一定进验证群,找管理帮忙投票哈。

  再推荐个妹纸的文:习颜,《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》

  异能养成文,亲爱的们欢迎去看,么么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47:她的底线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