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9:温柔一点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晚上二更,八点之前哈。--群么么。

  最后,推荐个楼观台农家种田文《农家悍女之瓦匠难追》,已经五十多万咯,喜欢种田文的亲欢迎去啃。

  然后,征文,请投给的哈。

  现代征文票,投给阿锦本文,这个事对阿锦非常重要,没投票的亲或者不知道怎么投票的亲,一定别怕麻烦,冒个泡问问阿锦。

  咳咳,是不是最近阿锦一直在求票,求得小天使们都不敢冒泡了,今天长话短说。

  么么哒。

  总算来了,亲们午安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“我太难受了。”贺景妍眼眸里染上痛苦,“尤其是一到晚上,想到你,太难受了……”

  “要不怎么说他是你哥呢。”方淮耸肩笑笑,“就冲他对你这么好,你也不该做这种傻事才对。”

  贺景妍目光痴缠地看着他,有些心疼,小声道:“对不起,我哥他那人你也知道,他也是心里生气,都是我不好,让你们为难了。”

  方淮拿了张凳子,坐在床边陪着。

  贺景琛抬步出去了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方淮点点头。

  贺景琛看他一眼,开口道:“妍妍说肚子饿,我出去看看,这会还有没有能吃的东西,你陪她说会话。”

  贺景妍朝他流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。

  贺景妍和贺景琛正说话,眼见他进来,收了话茬。

  方淮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,心情仍旧复杂,半晌,装了手机,返回抢救室里面。

  云舒点点头,挂了电话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方淮舒了一口气,“不会很久。”

  “有。”云舒没说假话,声音轻轻道,“我有感觉,只是这感觉有限。”

  “对我没感觉,我不信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方淮轻声问她,“你呢?”

  云舒没说话。

  “这就是你给的反应?”方淮失笑。

  云舒狠狠愣一下,心跳好像突然都慢了,抿唇道:“怎么了?突然说这种话?”

  “我爱你。”方淮突然道。

  “嗯?”

  方淮听着电话里她轻轻的呼吸声,想了想,轻唤道:“云舒。”

  “嗯。”云舒声音也淡。

  方淮淡笑一声,“我晚上不回来了,你先睡吧。”

  云舒已经洗漱完上了床,眼见他来电,大抵也晓得怎么回事,接通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贺景琛面容冷硬,方淮看他一眼,抬步去了外面,给云舒打电话。

  贺景妍咬唇看一眼贺景琛,又不出声了。

  自然是打给云舒的。

  方淮叹口气,低声道:“我先去外面打个电话。”

  贺景妍看着他,眼睛里倏然就有了亮光。

  答应了?

  方淮抬手在眉头按了按,不经意间,就碰上脸上的伤了,贺景琛下手忒重,他没忍住就轻嘶了一声,点头道:“嗯。”

  “就陪我一晚好不好,半晚上也行,我就想和你说说话。”贺景妍又道。

  方淮看着她,没说话。

  “我,我能让方淮晚上陪着我吗?”贺景妍话一出口,又咬着唇看向方淮里,恳求道,“陪陪我好不好?感觉好些天没看到你了,我真的很想你陪陪我。”

  “说吧。”自己的妹妹,当然没人比他更了解了,这模样一出来,就是有事相求的意思,贺景琛直接道。

  “哥……”贺景妍咬着唇,小声道。

  “这会才知道难受了?”贺景琛没好气地说了一句,“吞药的时候干嘛去了?”

  “有些难受。”贺景妍蹙着眉,声音小小道。

  “你要是不醒,我会打死他。”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冷硬的声音,贺景琛面色冷淡地走了进来,对上她,语调才温和一些,柔声问,“感觉怎么样了?”

  半晌,才回过神来,拧着眉道:“我哥又打你了?”

  贺景妍一愣,呆呆地看着他的脸。

  “不会。”方淮一笑,“身为朋友也不会不管你。”

  “我以为你再也不管我了。”贺景妍看着他,泪眼婆娑,“真的,以为你再也不管我了。”

  方淮一愣,快步走过去,轻声道:“别哭。”

  看见他,眼泪就掉了出来。

  方淮叹口气,视线里,贺景妍浓密纤长的睫毛就动了动,睁开了眼睛。

  原本是希望她尽快开始新生活的,这几天都一直避着她,哪曾想,这丫头傻到这种地步,连命也不要了吗?

  很快就告诉贺景妍了。

  他心里有了云舒,不能骗自己,当然更不能骗别人。

  方淮看着她,只觉得心情复杂。

  贺景妍躺着还没醒,明艳的脸蛋白得跟一张纸似的,嘴唇也白,看上去当真有几分可怜,眉头还蹙着,身上盖了件黑色的男士西装。

  “我去看看他。”方淮舒了一口气,站起身,眼见他不说话,也就抬步去了抢救室。

  贺景琛抬眸睨了他一眼,“洗了胃,还没醒。”

  果不其然——

  这一点上,方淮自认了解他。

  贺景妍要是当真出了事,眼下这人,肯定不是揍自己那么简单,估摸着分分钟和他玩命了。

  他挺担心,可看着贺景琛这样,晓得大抵也脱离了危险。

  方淮看着他面无表情的侧脸,略微迟疑一下,又问,“景妍到底怎么样了?”

  贺景琛一言不发。

  方淮抬步坐到了他的边上,声音低沉道:“八年实在是太久了,对不起。”

  贺景琛双手交合,紧握成拳。

  想必景妍已经知道了,难怪这几天情绪消沉。

  他结婚了?

  他妹妹在国外飘零八年,他陪着飘零八年,连自己最喜爱的篮球都扔了,兄妹俩一起,努力忘记那件事,再回来,久别重逢竟然毫无喜悦。

  可眼下,这人竟是结婚了。

  他是将他当成未来妹夫的,一直都,认可他。

  以往每一次,他揍方淮,这人都是不还手不避开,临了,还会看着他说出这样一句话。

  就是这句话。

  贺景琛神色变了变,定定地看着他,半晌,低着头坐回椅子上了。

  方淮看着他充血的眼睛,突然地,声音缓慢道:“哥,是我让景妍受委屈了,对不起。”

  到最后,贺景琛自己停下来,慢慢地,松开了他的衣领。

  方淮没还手,任由他泄愤般砸了好几拳。

  他一记重拳又落在方淮腹部,咬牙切齿道:“你他妈有脸结婚?我让你结!”

  谁允许的?

  这人竟然结婚了?

  “你结婚了?”贺景琛揪着他衣领的那只手都紧了紧,不敢置信。

  方淮一笑,“老婆看见了得心疼,自然要爱惜些。”

  “你他妈还知道要脸?”贺景琛看着他,重重吐出一口气,收了手,声音冷硬,一个字一个字从唇齿间迸出来,好像冰碴子,溅在方淮精致俊秀的面容上。

  这么柔软的地方,挨上一记硬拳自然痛,方淮闷哼一声,绮丽的眉峰都紧紧地蹙了起来。

  贺景琛一记重拳落在他腹部。

  方淮用手挡一下,开口要求道:“别打脸。”

  贺景琛的拳头又挥了过来。

  方淮生生挨了,闷声道:“景妍怎么样了?”

  贺景琛抬眸看着他,脸色紧绷,一言不发,站起身揪着他衣领就是一拳。

  方淮胡思乱想着,已经走到了他跟前去。

  当年和贺景妍谈恋爱的时候,方淮就见识过他的拳头了,高大帅气的青年,就因为自己惹哭了他的妹妹,二话不说,找到他就是一顿胖揍。

  贺景妍的亲哥,比她大四岁,从小将她捧在掌心里。

  当年那件事,改变了两个男人,一个是他,另一个,也就是贺景琛了。

  这男人和他最近在杂志上看到的一个样,黑亮的头发用发油全部梳上去,露出饱满光亮的前额来,眉眼深邃,鼻梁高挺,面部每一处,都冷硬锐利异常。

  方淮面色紧绷地进了大厅,一抬眸就看到长椅上坐着的贺景琛。

  灯光敞亮。

  人民医院急诊科,一片寂静。

  晚上十一点,夜凉如水。

  ——

  方淮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忍不住握了握,半晌,控制了还想说话的冲动,转个身,拿了钥匙和包,走了。

  “开车小心。”云舒淡笑一下,又弯腰收拾东西了。

  方淮点点头,“嗯。”

  “是因为贺景妍?”云舒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,也知道了她是方淮前女友的事情,难得没沉默,开口多问了他一句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方淮实话实说。

  她点点头,轻声问,“晚上回来吗?”

  已经十点多了。

  “现在?”云舒直起身,抿着唇看了他一眼。

  靠在门框上看了云舒一眼,淡声道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  方淮脸色沉沉进了屋子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眼看着仍旧亮着灯的手术室,骨节分明的一只手握紧手机,恨不得捏碎。

  那头贺景琛冷哼一声,挂了电话。

  抿抿唇,他直接点头道:“知道了,我现在过来。”

  方淮:“……”

  “不知道,大抵快死了,过来给她收尸。”

  方淮一愣,“她怎么了?”

  “尚明路人民医院急诊科,给你半小时,速度过来。”贺景琛声音阴沉。

  方淮淡声道:“是我。”

  许久未见,这道声音方淮也是记得的,贺景琛。

  “方淮?”那头传来咬牙切齿一声低沉男音,唤着他名字,好像要将他名字在唇齿间咬碎了。

  方淮脸色微变,掏了手机就去阳台上。

  他话未说完,手机突然就响了。

  “你这人……”

  “没。”云舒说话间就放倒了箱子,一本正经道,“我只答应过来住,又没说过来就和你一起住,你是你,我是我,当然得分清楚一些了。”

  跟着她进去,看着她素净淡然一张脸,好笑道:“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?方太太?”

  她这么想,方淮却不这么想了。

  可——

  没在方家,她和方淮自然分房睡。

  云舒看着短信笑一下,没再回复,收了手机,将行李箱拖进次卧了。

  姜衿回复道:“好的,知道了,早点休息哈。”

  “衿衿,我们到家了,晚安。”

  姜衿探身在地上扯过牛仔裤,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短信是云舒发的。

  很快又停下,是短信。

  还没想出一个结果来,手机铃声又突兀响起了。

  “好吧。”姜衿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

  君子之交淡如水,男人的友情,也远没有女孩子的友情那般黏糊。

  他的感情尤其慢热,认可一个朋友,都有挺漫长的一个过程,认可之后,基本上也不会出现问题。

  “我不是你。”晏少卿抬手揉揉她头发,失笑。

  “晏哥哥,”姜衿往他怀里又缩缩,小声问,“如果你是我,你还会和她和好吗?”

  “早点告诉你,你要如何?”晏少卿一笑,“我说这件事不是说鼓励你和她绝交,只是事情摆出来,让你自己思考判断。你选择的这个朋友,她的过去并不光彩,行为处事也不一定占理,可这样的她,是真实的。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,特质自然不同,就像你们宿舍另外那个女生,从小都乐于助人,很善良,但也就像你说的,很软弱。你选择朋友,自然是她有吸引了你的地方,过去不代表未来,人也是会变的,这过程中,感情时时刻刻也都会变,她会变,你也会变,所以,下结论总是为时过早,也没必要为这种事情烦恼,做好自己,然后,顺其自然,明白吗?”

  姜衿咬咬唇,“那你既然知道,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?”

  晏少卿看她一眼,默认。

  姜衿呵呵一笑,“连记者的口也封了。”

  晏少卿点头道:“嗯。孟佳妩身后毕竟有孟家,那男生家境也不错,两家连同校方一起,给了女生父母两百多万,封了口。”

  肯定算天大的丑闻了。

  中学生恋爱一般都不被学校允许,更何况**呢。

  姜衿抬手在自己心口按了按,若有所思道:“这件事被学校压下去了?”

  可这世界上就是有许多傻姑娘,遇到了一个男生,便以为有了一场忠贞不渝的爱情,全身心投入,眼里不容沙子,一丁点的瑕疵都不容出现。

  怎么可能未卜先知,晓得女生会因此跳楼呢?

  她生活在孟家那样的环境里,对男女关系,看待的自然比一般人开放许多。

  得不到的永远都在骚动,被偏爱的也就一直有恃无恐。

  人性似乎就是这样的。

  如果她还衬衫的时候,江卓宁没有冷声拒绝,拒绝不掉,没有直接扔掉,那也许,孟佳妩对他的兴趣不会持久热烈,两个人也不会一步步发展到眼下这种状况。

  这一点,从她和江卓宁的关系上就能窥得一二。

  她过往经历那么混乱,看上的男生,大抵都不同程度上有些纠缠,应该是从未被拒绝过的。

  其实这件事不全怪在她身上,姜衿自然明白。

  她又想起了当年报纸上看到的那个新闻,新闻照片打了马赛克,女生的相貌不怎么清楚,可穿着校服,身形秀美,文静的感觉还是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竟是……因为孟佳妩?

  这种事,还是有点超乎她的想象的。

  孟佳妩的过去她一无所知,只凭着猜测也晓得,她一贯活的嚣张肆意,可……

  姜衿抿紧唇,又不说话了。

  “晓得你们做了朋友,特意了解了她一下。”晏少卿声音淡淡。

  半晌,看着他,小声道:“你不是去年才回国?”

  姜衿狠狠愣一下,没说话。

  “粉饰太平的新闻而已。”晏少卿削薄的唇角轻勾,淡声道,“那件事和孟佳妩有关,孟佳妩和那个女生的男朋友发生关系被撞见,女生一时想不开,跳楼了。”

  姜衿一愣。

  晏少卿嗤笑一声,“你觉得全校第一会嫌弃作业多?”

  “就那个学习压力太大的第一名?”姜衿蹙眉想想,点头道,“听班主任说过,嘿嘿,当时各科老师吓得都不敢给我们留那么多作业了。”

  “就两年前,新城一中女生跳楼那件事,知道吗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说个新闻给你听。”晏少卿淡淡道。

  灯光还有点刺人,姜衿伸手挡了一下,不解地看着他。

  晏少卿沉思一下,抬手开了床头灯。

  “我也觉得不一样,你不会吻别人的对不对,而且我也没她那么厉害,不会逼得你去吻别人,所以我们观点就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那不一样。”晏少卿声音突然冷了一度。

  “也不算喜欢她吧,就觉得她也没错,本来啊,感情这事情就是不能控制的,她很早就遇到江卓宁了,暗恋他而已,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在宿舍里也没有针对孟佳妩啊,是性子挺软弱那种女孩,被江卓宁吻一下那是意外,江卓宁在利用她,她也许能躲开,可她又不是圣人,那种时候,我觉得任谁都不忍心躲开的。孟佳妩还问我哩,说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,要是你吻了别人,我就不可能笑脸相迎了。”

  “做好事那个。”晏少卿淡声道。

  “谁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你喜欢那女孩?”晏少卿看着她神色,突然问。

  “对啊,她和孟佳妩算情敌,其实也算不上,总归很麻烦,她和孟佳妩现在的男朋友,就那个江卓宁,是老乡,你见过的,那女孩一直暗恋江卓宁呢,我们宿舍都知道,后来就ktv出事那一晚,江卓宁吻了那女孩,孟佳妩就更讨厌她了,在宿舍里经常呛声她,说起来很烦。”

  “就今天视频里那女生?”晏少卿蹙眉想一下,低声征询。

  “也就因为我们宿舍一个女生的缘故,孟佳妩不喜欢她,觉得我也不应该给人家好脸色,可毕竟一个宿舍,抬头不见低头见,而且那女孩最近做好事被讹了,我也就多关心了几句。”

  “怎么个干涉法?”晏少卿问她。

  “算是吧,反正就是突然不想说了,和她说话太累,十句有八句都是带着刺的,受不了,尤其她最近总干涉我,我不怎么喜欢。”

  “吵架了?”晏少卿若有所思。

  “就是不好了,不当朋友了,她是她,我是我,大路朝天各走半边。”姜衿哼唧了一声。

  晏少卿一愣,“不说了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和孟佳妩不说了。”姜衿扁着嘴角,低声呢喃。

  晏少卿拍拍她的脸,“怎么了这是?”

  她情绪突然间好像有点低落了。

  “先躺会吧。”姜衿嗓子也有点哑,低声道,“我想抱着你躺一会。”

  清理完了,低声问姜衿,“我抱你去洗洗。”

  晏少卿探手在床头扯了几张纸巾,塞进了被子里。

  姜衿侧身抱紧了他的腰。

  晏少卿修长的手指和她纤细的手指交缠,脊背上汗水慢慢下去,他平复了一下心绪,抬脚将滑到半截的被子挑了上来,盖住两个人。

  “唔。”姜衿神智恢复以后,咬着唇拨开晏少卿的手,一翻身就趴在枕头上了。

  到最后,尖叫声太大,晏少卿不得已捂了她的嘴。

  姜衿羞的不得了,却被一波一波的眩晕感袭击着,连个完整的音节都发不出来,又难受又痛苦,又痛快又舒畅,又舒畅又快乐。

  两人身下的床似乎都不堪重负,晃动着,发出声响,好像伴奏。

  房间里温度很快升高了。

  姜衿一张脸倏然就红了,两只手攀上他肩膀,哼哼唧唧,花枝乱颤,咬着唇不想和她说话了。

  “不怪我。”晏少卿压抑着**声靠近她,“是你,太小了。”

  “不是,也不对,哎呀,反正你温柔些。”

  “我以往不温柔?”

  “是啊,都是你,全部是你。”姜衿小身子弓向他,“我这么爱你,你一会温柔一点。”

  她说得理所应当,晏少卿忍不住就笑了,一边吻她一边道:“是吗?”

  “哪有,”姜衿嗔怪,“满脑子装的都是你。”

  “要准备什么?”晏少卿好笑地看着她,柔声撩拨,“我以为你很着急呢,小丫头片子平时也不学好,满脑子就装着这些事?”

  姜衿尖叫着笑了起来,边喘边道:“别急别急,我还没准备好呢。”

  佯装直奔主题。

  晏少卿抬手扯了被角,抱着她就滚了进去。

  姜衿自己蹬掉了鞋子。

  晏少卿抬手解着她衬衫,从上到下,很快,手指灵活得简直像魔术师。

  姜衿咽了口唾沫,口干舌燥。

  “看什么?”晏少卿突然抬手揽住她的腰,起身压上去,将她整个人都钳制在身下了,低笑道,“傻乎乎的,魂都没了是不是?”

  从头发到脚趾,每一处都好看,清瘦结实,肌肉紧绷,浑身线条都流畅,她看着都觉得悸动难言。

  只觉得他修长好看。

  她自己还穿着衬衫牛仔裤,衣衫齐整,跪坐在床上欣赏晏少卿。

  没一会,就将他给剥光了。

  姜衿呼吸紊乱,一直扯着他衣服。

  晏少卿白皙俊秀的面容都泛了红,颜色深重的眸子看着她,半晌,总算是收了先洗澡的心思,一只手扣上她后颈,将她整个人尽可能地压向自己,给了她窒息般一个吻。

  她声音低低的在晏少卿耳边说了句什么。

  姜衿满意了,侧头在他耳边笑,“你别那么规矩啊,等你洗完黄花菜都凉了,而且……”

  晏少卿倒吸一口气。

  话音落地,一只手不知怎么就弄开他皮带了。

  姜衿倏然就不满了,牙齿咬着他衬衫扣子,含糊道:“不行。”

  “乖。”晏少卿仍是想抬手推开她。

  姜衿翻个身爬上去,细白的手指摸着他的脸,粉嫩的唇流连在他脖颈上,嘀咕道:“完了再洗。”

  两个人都倒在了床上。

  还没直起身呢,姜衿一把扣住他皮带,将她拉扯到自己身上。

  抬步往卧室去,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床上。

  晏少卿依言而行。

  两条腿缠紧了晏少卿的腰,她闷声道:“抱我去房间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重重地吮吸一下她的唇,声音低低道:“嗯,我先洗个澡。”

  “晏哥哥。”姜衿一声呢喃,火苗似的,将两人点燃了。

  防盗门发出“咣当”一声响,两个人连灯也没有开,在昏暗的环境里对视,暧昧的呼吸交缠着,此起彼伏,好像两只困兽。

  晏少卿猝不及防,下意识托紧她。

  姜衿在他怀里转个身,开了门,再回头,就主动压上他薄唇了。

  晏少卿敛着眼眸想一下时间,出了电梯。

  “还没有呢。”姜衿一说话,温热的呼吸就直往晏少卿衣领里面钻。

  “困了?”晏少卿侧头低声问。

  姜衿抱着他的脖子,一直蹭,她稍微有点冷,可脸蛋却有点烫,晏少卿的脸颊凉凉的,蹭一下,她只觉得舒服,喟叹般舒一口气,歪头就靠在那。

  电梯里没什么人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49:温柔一点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