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0:检验一下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  另,明星作品请投【家奕】的【独家专宠】哈,每个人在两项都各有一张票滴。:3w.し

  征文票投票截止十五号,没投票的亲们给力一些哈,支持阿锦么么哒,从书院网页进去,大图推下面第一行第二个【人气作品投票】进入,选择《豪门暖媳》,位置在倒数第四行最末。

  求月票征文票。

  二更奉上,亲们晚安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孟佳妩抿抿唇,直视着他的视线,淡声道:“亲吻啊,您不是看到了吗?”

  一句话,问得火冒三丈。

  老教授腰板笔直地站在讲台上,冷着脸道:“你刚才在做什么?!”

  孟佳妩站起身了。

  “站起来!”老教授一早就认识她,可因为她这学期在课堂上表现并不过分,也就从来没有刁难过她,眼下这,还是第一次呢。

  整个教室都安静了几秒,孟佳妩也愣了,转过身去,坐着没说话。

  讲台上带着眼睛的老教授厉声喝道:“孟佳妩!”

  还没吻到呢?

  孟佳妩看着他冷淡神色,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握一下,抱着他胳膊就凑上去吻他。

  江卓宁直接抽了手,垂在一侧,冷着脸不理她了。

  “爱不爱?”孟佳妩又问。

  江卓宁有点难堪了,低声道:“下课再说。”

  前面坐着的两个女生还是听见了,下意识回头看她一眼,抿着唇,又转了过去。

  孟佳妩又握住,神色执拗,抿紧唇看着他,小声道:“你爱我吗?”

  江卓宁垂眸看她一眼,将自己的手移走了。

  抬手过去,握上了江卓宁正搭在桌面上的那只手。

  孟佳妩越想越觉得不安。

  他是理智冷静的那种男生,学习做事都专注,有时候心无旁骛,感觉起来都忘记了她的存在。

  好像江卓宁其实也没那么爱她。

  她习惯了被瞩目被惊叹,平淡无奇让她觉得难熬。

  她觉得空虚。

  跳楼强吻那样的事情都不可能再有,眼下她和江卓宁感情稳定,感情处于平稳期,没什么谈资。

  最主要的,两个人也的确没什么好八卦的了。

  学院里学生习以为常,渐渐地,不怎么注意两人了,能考上云京大学,学生们以前成绩大多也是挺不错的,经历了大一一开始的新奇躁动,到了如今,一个两个忙着考级考证,哪有心思再天天八卦她呢。

 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,可她还是不得不承认,她和江卓宁,的确,一开始的激情轰动,慢慢淡去了。

  孟佳妩觉得,他们两人眼下这种状况,就像姜衿提醒的那种状况。

  可现在不怎么管用了。

  江卓宁脸皮薄,大声喊他下楼,这一招原本百试不爽的。

  不上课的时候,他也有很多事情要做,完全不像一开始那样,听见她在宿舍楼下喊两声,无论情愿不情愿,都会很快下来了。

  孟佳妩只觉得最近诸事不顺,江卓宁的态度尤其让她窝火。

  实在让人无语。

  两个人关系不知怎么就僵了下来。

  早上吃饭的时候,对饭堂里一个盯着她看的男生发了火,江卓宁觉得丢脸,来教室路上说了她两句。

  主要孟佳妩心情不好。

  孟佳妩跟着江卓宁,很快选了后面的位置坐下,两个人气氛还有点僵。

  姜衿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随意地收回视线了。

  她坐在中间靠边位置上,孟佳妩就从她边上走过,神色淡淡,和她,目无交集。

  姜衿胡乱想着,一抬眸,就看到孟佳妩和江卓宁一起来了。

  李教授规矩多,学生留着前面的空位往后躲,他从来都不放过,提问都从来由后往前倒,总的来说,反正往后躲就是一种悲剧。

  上课之前,教室里靠前三分之一的位置就坐满了。

  学生自然很多了。

  教课的李教授是个古板的老头子,在学校里颇具威严,基本上没人敢逃课。

  第一节必修课,却有学院里三个班一起上。

  姜衿垂眸略微想了一下,选了第二排的位置坐下,掏出书,翻看着前面的重点,中途又发了一会呆,也就很快到上课时间了。

  晨光从窗户里照进来,阶梯教室明亮宽阔,一眼望去,空无一人。

  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到教室了。

  姜衿上课时间还早,背着包,慢悠悠走着去学校。

  晏少卿开车上班得一个小时,怕堵车,吃完饭很快走了。

  七点左右,两个人就下楼吃早餐了。

  她基本不化妆,又没有长发需要搭理,洗漱速度自然快。

  抿唇看着床单,脸色又变了变,一抬手直接揭了床单,先扔到洗衣机里去了,红着脸去洗漱。

  姜衿很快穿好,叠了被子铺了床。

  转个身,认命地去拿衣服了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姜衿咬着唇瞪了他一眼,“那你给我拿一下衣服。”

  也实在没法说了。

  这丫头皮肤白嫩,很容易留痕迹,情动之时反应又太敏感,小身子都是绯红一片,他百般克制,可,其实到最后都会有些失控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,轻咳一声,建议道:“穿个长袖t恤就行了。”

  想到昨晚,姜衿觉得身上又疼了。

  晏少卿这种人,每次一开始最是温柔不过,到后面又最强势不过……

  她皮肤白,夏天最热的时候也经常穿薄衬衫,手臂比一般女孩都纤柔细嫩许多,此刻,那柔嫩的内侧肌肤上,好几个吮吸的印子,看上去都充了血。

  “你看啊。”姜衿抬起手臂伸向他,一张脸都红彤彤的。

  晏少卿打好了领带,转身睨着她,“怎么了?”

  刚起身,就是一声轻呼。

  姜衿鼓着腮帮子看他一眼,半晌,哼哼唧唧地起身穿衣服了。

  晏少卿看她一眼,笑笑不说话,根本不接她话茬。

  姜衿抱着被子哼唧一声,“我就是纸糊的。”

  “你也不是纸糊的。”晏少卿已经起身了,气定神闲地套着裤子。

  “疼啊。”姜衿下意识蹙了眉,无语道,“都不能轻一点啊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。”

  她胡乱喊叫着,晏少卿耳朵都被吵疼了,也就忍着笑饶过她,大手在她圆翘的臀上“啪”地拍了一下,淡声命令道:“起床。”

  姜衿连忙加紧腿,咯咯笑道:“不要不要,不要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  话音落地,一只手就直接伸进被子里。

  短暂地愣了一下,他直接拖着姜衿到身下了,一本正经道:“那我检验一下,到底谁更诚实。”

  晏少卿:“!”

  姜衿突然掀开被子坐起来,让他整个人大喇喇袒露在晨光里,眨眼坏笑道:“你自己说咯,谁比谁色!嘴上说不要,身体最诚实了。”

  她就是那么随口一问而已,又不是想和他做什么,哼!

  她一点都不色的好吧?

  她很色吗?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抬手将她脸颊拨到一边去,声音含笑道:“我没你这么色。”

  她能感觉到晏少卿略快的心跳。

  姜衿眼珠子转了转,“其实你是不是想吃我?”

  晏少卿伸手握了她点火的指尖,指腹在她手背上轻轻摩挲着,抿着薄唇,半晌,哑着声音道:“你说吧,我和你一样。”

  “晏哥哥想吃什么?”姜衿又问他。

  晏少卿一愣,话锋一转道:“那就出去吃。”

  “家里应该没吃的吧?”姜衿皱着柳眉看他一眼,提醒道,“我们昨晚才住过来。”

  晏少卿任由她画着,柔声问,“早上想吃什么?”

  指尖在他身上画圈圈。

  她转个身就趴在晏少卿胸膛上。

  她的认知里,能这么一本正经做这种流氓动作的,除了晏少卿,也是再没谁了。

  姜衿简直囧了个囧。

  晏少卿勾勾唇,索性也就陪着她在床上躺一会,手指从她腋下穿过去,紧扣着,将她往上拖了拖,靠在自己胸膛上。

  话音落地,她又直接抱紧了晏少卿的手臂。

  姜衿揉揉眼睛,蹙着眉,半晌,开心笑了,“晏哥哥早,我还以为做梦呢。”

  晏少卿一笑,“早。”

  姜衿不知怎么就醒了,睁开一双水灵灵的杏眼,呆呆地看着他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,无奈地叹了一声。

  起也不是,睡也不是。

  晏少卿只得又去挪她脚,一只手刚握住她脚丫,小丫头又是一声哼唧,软嫩娇柔,大清早撩人心弦。

  晏少卿抬手去挪动她手指,小丫头哼唧一声,两条腿都伸出来去缠他,脚丫子就抵在他腿弯上,一副不满他起身的迷糊样子。

  半晌,忍不住笑一下,掀开被子要下床了,姜衿却抱着他胳膊,怎么也不肯撒手。

  时间还早,晏少卿垂眸看着她,细细打量。

  身侧姜衿还在睡,一张小脸贴着他胳膊,鼻子眼睛都快挤变形了。

  晏少卿六点钟自然醒过来。

  房间里。

 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,天色慢慢亮了。

  一夜很快过去。

  ——

  “好。”方淮在她手心吻了一下。

  “别保证。”云舒抬手捂了他的嘴,“做给我看就行。”

  方淮又笑笑,无奈道:“过去的事三言两语说不清,我对她有愧,知道她急救的确不可能坐视不理的,保证以后……”

  “油腔滑调。”

  方淮一把握住,忍不住搂紧她,低声笑道:“好了好了,以后都不和她往来了。难得看见你这个样子,心都化了。”

  想起来还有点恼,她直接挥拳砸了过去。

  她明白不能自欺欺人的道理。

  可——

  云舒不说话了,她的确不怎么高兴,可她是情绪不外露的人,也一直恪守协议,不愿意去探究方淮的私事。

  “是吗?”

  “我本来就不在乎。”

  “我以为你一直不在乎。”

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他这话里带了点微妙的醋意,方淮盯着她,忍不住笑了。

  云舒抿抿唇,“感觉你的保证好像没什么用,电话一来,还不是走了?”

  “我保证。”

  “以前的事情都不提了,忠贞负责,你能做到?”

  “我也是。”方淮点头。

  云舒被他看的头皮发紧,平缓一下情绪,尽量淡声道:“我想要安稳的生活,哪怕平淡。”

  方淮察觉到她话里的坚决,也就停了下来,目光深深地看着她,涌动的柔情没有隐藏,尽数蕴藉在眼睛里。

  “我还没准备好。”云舒突然道。

  方淮却不依,一边吻着她,一边道:“从今天开始,做实实在在的夫妻。”

  “别这样。”云舒还在无奈地抵抗推拒。

  眼下吻着她,只觉得心满意足,还有点激动,心跳飞快,好像刚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,到最后,他一只手扯开被子,从云舒的背心下摆伸了进去。

  这段时间贺景妍的事情一直让他压抑,除了先前在阳台,他从未再碰过云舒了。

  云舒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,方淮一侧头,直接堵了她的嘴,一只手握住她伸过来要推他的那只手,慢慢地,将自己每根手指都挤进她指缝里,手指交缠。

  “我们本来就是契约婚姻,有名无……”

  方淮就笑了,“你怎么这么大度?”

  “你不用这么刻意讨好我。”云舒抿着唇说了一句。

  “以后不会了。”方淮更紧地搂抱她,“事情算是解决了,谢谢你给我时间,以后看我表现。”

  云舒低声道:“一点点。”

  “真没有?”方淮薄唇停在她颈部,声音有点哑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猝不及防间,方淮倾身抱住了她,喟叹道:“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云舒语调有点僵硬了。

  “是吗?”

  “刚才看了一个视频。”

  “你怎么一直没睡?”方淮看着她,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。

  云舒抿唇道:“很晚了,你快去休息吧。”

  方淮一笑,抬步到了床边。

  云舒也反应过来,一把扯了被子抱住。

  云舒脱了衣服,穿了挺柔软一条低胸背心,露出大片柔白的肌肤,衬着她眉眼恬淡一张脸,突然间,就让他有点心猿意马了。

  “事情处理完了,就回来了。”方淮回过神来,目光落在她身上,就有点移不开了。

  云舒最先开口道:“不是说不回来?”

  灯光刺眼,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愣了一下。

  她还没睡着呢。

  方淮脚步缓慢地朝床边走,床上的云舒突然坐起身,飞快地开了床头灯。

  窗帘遮得严严实实,一丝光都没有。

  房间里一片漆黑。

  云舒睡觉关了门,却没锁,方淮略微想一下,也就小心推开了。

  他却情绪难平,想要抱抱她。

  凌晨一点,云舒应该睡了。

  方淮下了车,一只手揉着脸,皱着眉,大跨步回家了。

  没了那么重的负担和愧疚感,重新开始。

  那,他也可以。

  有了他细心把关,贺景妍应该可以重新开始了。

  贺景琛以前是超级妹控,拿他这个妹妹一点办法也没有,现在,却好像明显地反过来了,他能感觉到,贺景妍挺怕眼下她这个哥哥。

  晚上惊动了贺景琛,他先前也做好了见到他的准备,倒是不曾想,事情比他料想的还要顺利。

  觉得心情还不错。

  许久后,声音低低地笑了。

  一路到家,停了车子,他暂时没上去,握着方向盘,发呆。

  方淮坐在车里,等两人离开,才走。

  他似乎才气儿顺了一些,抱着她,面无表情,动作却小心地放进了副驾驶,扯过安全带帮她扣好,才转身去开车了。

  一句话,又将她眼泪逼了回去。

  贺景琛垂眸冷眼看着她,低声道:“哭一下试试?”

  贺景妍看着他清瘦笔挺的背影,只觉得难受,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了。

  方淮转身走了。

  贺景妍咬唇看着他,不能再委屈了。

  方淮也不计较,看了贺景妍一眼,叮咛道:“爱惜身体。”

  “我不是你哥,走吧。”贺景琛脸色仍旧不怎么好。

  方淮点点头,一脸诚恳,“谢谢哥。”

  贺景琛为人他了解,自然晓得,他不可能让贺景妍受到丁点委屈的,依他眼下的身价,自然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妹妹纠缠他一个有妇之夫。也因此,刚才他一没还手,二没隐瞒,生生挨了打,又表明了心迹。

  方淮定睛看他一眼,心里那口气,突然就顺了。

  “对。”贺景琛抬起淡漠的眸子,看着他,面无表情道,“时间不早了,回去陪你老婆吧。”

  方淮看着两人还愣了一下,“要回去?”

  碰到方淮了。

  贺景妍连忙抱紧他外套,闭嘴了,任由他抱着,一路出了医院急诊科。

  “外面凉,衣服盖好。”贺景琛言简意赅地吩咐了一声。

  “我可以自己走。”贺景妍连忙道。

  贺景琛垂眸看她一眼,冷酷的一张脸,神色总算缓和了一些,却仍旧没说话,弯腰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。

  “哥!”她连忙讨好地唤了一声。

  贺景妍胡乱想着,没一会,就看到他拎着药回来了。

  能不惹人生气吗?

  眼下做到了,她却连这一条性命也不想要了。

  他说,给她最好的一切。

  商场上一贯眼光犀利、出手狠辣,对待她,却从来是柔情备至,过了三十都没成家。

  这个哥哥为她放弃的太多了,为她撑起的也太多了,因为她,放弃了从小就爱的篮球,一路护佑,从那个阳光开朗的大男生,成长为冷酷沉默的金融投资人,一回国,各大财经杂志争相邀约。

  贺景妍看着他高挑颀长的背影,咬着唇,愣是不敢说出一个字来,眼眸里水光涌动。

  “没事了就出院。”贺景琛话音落地,起身去了值班医生那里。

  “已经没事了。”贺景妍怯怯地看着他,一脸委屈。

  “身体怎么样?”贺景琛突然又问。

  “哥!”

  “选择权在你。”贺景琛锐利的眸子注视着她,挑眉道,“明白吗?时间改变了人,他心里已经没你了,你要再为这么一个男人寻死觅活、自贬身价,我要你好看。”

  “哥!”

  “我就说这么一次。”贺景琛淡淡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你自己选一个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他已经结婚了,从今天开始你也给我收了心思。”

  “我错了。”贺景妍连忙道。

  贺景琛声音冷硬道:“别叫我哥,我不是你哥。”

  果然——

  她从小被宠着长大的,可,她其实是有点怕此刻沉默不语的贺景琛,她触到底线了。

  “哥。”贺景妍看着他脸色,小心翼翼唤了一声,抿着唇。

  贺景琛收拾了东西,一言不发,坐到了凳子上。

  贺景妍喝了小半碗粥,没胃口了。

  急诊抢救室里。

  此时——

  贺景妍的事情一直压在心里,八年,他好像恢复了,事实上很多时候都难以轻松,云舒那样淡然柔和的性子,好像一个港湾,很轻易,就吸引了他,一停靠,就再也不想离开了。

  他觉得,其实这是一种必然。

  他站在花坛边抽了一根烟,突然就有点想念云舒了。

  夜色清凉,星子稀疏。

  方淮点点头,抬步出了抢救室,穿过楼道,出了大厅。

  “嗯。”贺景琛简短应了。

  方淮看他一眼,站起身开口道:“让她先吃点东西,我出去透透气。”

  没一会,贺景琛去而复返,手里拎着食品袋。

  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了。

  她实在……无法接受。

  他先前并没有表露出自己对云舒的感情,贺景妍仍旧抱着幻想,可此刻,对上方淮一脸认真神色,她怔了一秒,粉白的唇轻颤起来。

  “可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。”方淮抿着唇,突然道。

  “不,”贺景妍摇头,“我不明白。”

  “已经过去了。”方淮舒了一口气,看着她,好像下定决心一般,一字一句道,“时间太久了,纵然我现在对你还有感情,也已经和爱情无关了。我不能骗自己,更不能骗你,眼下纵然勉强和你在一起,我相信等着我们的也只有痛苦而已。退一步开阔天空,你这么聪明,一定明白的是不是?”

  贺景妍抿唇看着他,“求你了,回来好吗?”

  方淮声音低低,看着她,轻唤。

  “景妍……”

  她还是她,对上他的时候,会示弱委屈。

  可当年那个受苦最重的傻姑娘仍旧执拗,哪怕她看上去自信骄傲,哪怕她为人处事已经大方熟稔,完全没有了当年的青涩稚气。

  的确,八年时间太久,足够改变许多事情,许多人。

  方淮看着她喃喃自语,只觉愧疚。

  ...

  ...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0:检验一下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