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1:我同意了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今天有二更,晚上七点多。︾樂︾文︾小︾说|

  这个票对阿锦非常重要,截止十五号,请看文的每位亲,一定支持阿锦。

  正版亲也可以通过这个群进入正版群,和大家一起交流。

  嫌麻烦的亲,可以加验证群,让管理员帮忙哈。

  进入网页版首页,大图推下面公告栏第一行第二个,,登陆选择咱们的哈,倒数第四排最末的位置。

  征文票投票方式:

  求月票和征文票。

  亲们午安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话音落地,他直接转身走了。

  “好。”江卓宁点点头,“这是你说的,很好,我同意了,分手!”

  “我说,分手。”

  江卓宁愣一下,看着她,薄唇一抿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那就分手。”孟佳妩抿着唇笑一下,“我们俩完了,你去找能给你长脸的女生吧!”

  “是。”江卓宁突然道,掷地有声。

  “爱不爱,很难回答吗?”孟佳妩笑了,“我让你很丢脸是不是?”

  江卓宁还是没回答。

  孟佳妩看着他的眼睛,“江卓宁,刚才我出来,你也没有追出来,你都不怕我出事吗?你还爱不爱我?”

  江卓宁看着她,没开口。

  孟佳妩又开口道:“说你爱我。”

  学习这种事,他不要求不热爱,可,这态度他又着实无法接受。

  眼下这爱情不如她意了,反倒又变本加厉。

  难怪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呢,孟佳妩还是那个孟佳妩,只有一段时间因为爱情,性子稍显柔顺。

  从两人发生关系以后,这一切又变了。

  可——

  一开始是这样,也改变了,好长一段时间,都晓得迁就他一下。

  “是,是。”江卓宁气笑了。

  孟佳妩一愣,看着他眼眸里一闪而过的烦闷,抿紧唇,突然道:“我一直都不爱学习,你又不是不知道?江卓宁,你一开始爱我,我就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你真是不可理喻。”江卓宁的语气却越发僵硬了。

  “我毕业了接手我妈的生意就行。”孟佳妩看着他,语气缓和道。

  “最多也就没毕业证?”江卓宁忍耐地看着她,“你觉得这个无关紧要?”

  愣了一下,忍不住嗤笑道:“你意思他不给我过这门?不过就不过了,我懒得伺候,最多也就没毕业证。”

  江卓宁想到了,孟佳妩自然也想到。

  但凡一科成绩补考不及格,清考照旧,按着学校规定,无法毕业。

  “先不说谁的错。”江卓宁看着她眼睛,一脸认真道,“如果你不道歉,我能保证,你这门课,到了毕业李教授都不可能给你及格,你想过后果吗?”

  “你觉得是我的错?”孟佳妩咬唇。

  江卓宁最先开口了,“和我去给教授道歉。”

  两个人站在高大耸立的教学楼下,显得渺小。

  孟佳妩没一会又上了台阶,还没进教学楼,江卓宁迎面而来。

  下课铃在姜衿身后响起。

  孟佳妩看傻子一样地看了她一眼,也不说话了,没一会,看了看手机,又抬步走了。

  跑人工湖来?

  上厕所?

  “出来上厕所。”姜衿淡声道。

  眼见她出来,还意外了一下,下意识就开口问,“你怎么也出来了?”

  孟佳妩坐在一个石椅上,面无表情,发呆。

  她下了台阶,就看见孟佳妩了。

  这种天气,吹风看鱼都好。

  姜衿迎着风,舒了一口气,抬步下台阶,台阶下,有一个人工湖。

  柳暗花明和万劫不复也就一念之差。

  有时候——

  敢想、敢做,往往做了,就得承担做了之后的种种负担后果。

  一个成年人,理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买单。

  孟佳妩已经跳过楼了,也旷课买醉过,如果还不能清醒,由她去。

  姜衿没想着找孟佳妩,她觉得李教授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,生命只有一次,如果自己都不晓得珍惜了,自残放纵轻生,那又如何让别人操心珍惜呢?

  与其让他为难,不如让自己出来透气好了。

  他骨子里是和李教授一样的人,教条规矩、冷静严谨,这些,都是他那样的人,原本认可的东西。

  不回答,僵持到最后好像不可能。

  回答了,就是认可李教授的意思。

  那样的问题,那样的情况,让他那样正直的人,如何回答呢?

  江卓宁太难堪了。

  刚才那样剑拔弩张的气氛实在让人心情压抑,一路发展到最后那种地步,她实在有些不忍心了。

  姜衿勾勾唇,直接出教学楼了。

  刚出门口,就听见李教授声音沉缓道:“都安静!继续上课!”

  话音落地,也直接一转身,抬步出去了。

  姜衿淡淡道:“是。”

  “笑什么?有什么好笑的?!”李教授厉声一喝,目光又落在姜衿身上了。

  教室里响起一阵唏嘘喷笑声。

  李教授又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,犀利的目光盯着姜衿,半晌,沉声开口道:“这节课不用上了,你也给我出去。”

  所有人又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李教授会怎么回答呢?

  姜衿这样挑不出错处的提问,却是让人忍俊不禁,只剩下好奇期待了。

  他们纯粹都是跟着躺枪的。

  想起来都委屈。

  孟佳妩刚才那样的,大家看个热闹,最后还引来一堂政治课。

  李教授脸色变了几变,教室里其他学生脸上的神色更是精彩了,毕竟,大家都被李教授压制太久了,平时上课,被斥责的学生,也大都连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  视线里只剩下姜衿这么诚恳清净一张脸。

  要是平时,他也许还能引经据典地和她辩一辩,可眼下他在气头上,被这么突然一问,大脑都空白了。

  明显在堂而皇之地刁难他!

  可这问题——

  说是没规矩吧,人家有了他的许可才站起来提问。

  前面的孟佳妩,在学校劣迹斑斑,他尚且有的放矢,可眼下站起来的姜衿,既是班干部,课堂表现也从来没什么可说的地方,他想训诫,都不知找什么由头。

  哪里还能想着去教训江卓宁,教书几十年,她还第一次被一个学生这么挂在台上。

  李教授那些怒火就怎么也发不出来了。

  姜衿一脸诚恳,眼眸清亮地看着他,神色间带着那么一点困扰,似乎还有点求知若渴的意思在里面。

  李教授措手不及,也狠狠愣了一下,脸色阴沉地看着姜衿。

  她话音落地,教室里就响起了一阵压抑的低笑声。

  “噗。”

  姜衿抿抿唇,一只手扣在桌面上,身姿笔直,尽可能语调平缓道:“华夏文学博大精深,可许多时候,道理相悖,单看怎么讲了。比如说,‘宁与玉碎不为瓦全’和‘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’,又比如,‘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’和‘百无一用是书生’。我觉得您这句话也是如此。近墨者,黑,可是,近朱者,赤。那如果朱和墨放在一起呢?是墨水变得和朱砂一样红,还是朱砂肯定会变得和墨水一样黑呢?我很困扰,求讲解。”

  李教授声音沉着道:“你说。”

  虽然休学了一阵子,一回校就补齐了所有课堂作业,后面也每节课都到,而且次次都坐在前排位置上,他自然有还算不错的印象了。

  李教授认得所有学生,自然包括她。

  李教授也僵着脸朝着声源看了过去,前面第二排,姜衿已经起身了。

 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抬眸看过去。

  这声音突如其来,却又掷地有声,教室里绷紧的气氛,好像突然就破了一道缝。

  两个人目光远远相对,正僵持,教室里突然响起一道清亮的女声,“教授,我有疑问。”

  一触即发似的。

  他也在等一个回答,没答案,他都根本下不来台了,教室气氛实在太紧张。

  “江卓宁!”李教授又声音严厉洪亮地叫了他一声。

  过往多少年,他在任何一个老师面前,都没有眼下这么难堪尴尬,在任何一个课堂上,都没有眼下这么无所适从,他目光看着地面,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是了,他大脑一片空白,一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
  江卓宁薄唇颤动了一下,看着讲台上头发花白、腰板笔直的李教授,竟是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  教室里寂静了好久,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。

  他会回答吗?

  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孟佳妩,就是墨,如若洁身自好,就应该尽快远离她。

  某种程度上,回答了明白,也就是等于承认李教授的言外之意了。

  江卓宁会怎么回答?

  可眼下他这样的问话,却已经糅杂了浓重的个人情绪了。

  他训斥,你得忍着,再训斥,还得忍着,不想忍了,那最起码,就不是一个尊师重道的好学生,老师呢,那顶多也就是一个不近情面的老师而已。

  老师和学生的关系,原本就并不平等,最起码,在某方面,不平等。

  哪里有人敢反驳他?

  他是桃李满天下的新闻界泰斗,而他们,只不过是刚进校门,有待雕琢的一群莘莘学子而已。

  李教授这年龄,在学校里教授里,都算老人了,颇有话语权。

  姜衿也是。

  教室里学生好多也就才十**岁,心都揪紧了。

  气氛太僵持凝滞。

  他在挽回他,众目睽睽,大庭广众之下,感觉起来,好像一场逼迫。

  李教授一番话,说得无非是孟佳妩,他眼下这样叫起来江卓宁,自然也是有点痛心疾首的心情在里面,觉得学院里各位老师一等一的得意门生,未来似乎都得毁于一旦了。

  所有学生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唏嘘有之,同情有之,更多的,却都是一种杂糅了期待的目光。

  江卓宁就在这样的气氛里,站起身了。

  一番话已经吓得满教室鸦雀无声了,再一喊,全部学生都齐齐震颤了一下。

  此刻怒极,嗓音更是洪亮威严。

  他年纪大了,上课却从不带耳麦,一张口,却往往声如洪钟,传遍全场。

  李教授正说着,突然一顿,抬眸远眺,“江卓宁,你明白吗?”

  李教授端起桌面上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,继续振聋发聩,“孟佳妩这样的学生,放在学校里,那就是最让老师头疼的问题差生,将来进了社会,也必然游手好闲一无是处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自残轻生就是不孝!一个女孩子,自己都不爱惜自己,更何况其他人?什么是爱情?那必须是让人变得更好的东西。但凡能伉俪情深、举案齐眉、相伴到老的爱情,都必须建立在两个人思想觉悟高度一致的基础上,才能稳固、平等、长久!高境界的爱情,追求灵魂共鸣,我国古代才有梁山伯与祝英台双双化蝶的凄美故事,哪怕身死,爱情也是永存的。现在有些年轻人,谈恋爱追求刺激轰动,好像万人瞩目了,就是多了不起的事情,那纯粹是扭曲的价值观和享乐主义思想在作祟。古语有云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这道理……”

  李教授目光环视一周,没上课,而是声音缓慢开口道:“无规矩不成方圆。学校有学校的规章制度,学生来学校,首要任务,就是学习。当然,有的学生说了,法律都允许大学生结婚了。没错,法律是允许大学生结婚了,可影响学习就是不对。你们还很年轻,年轻人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奋斗,努力钻研,将来成为社会和国家的有用之才。在此之外,更要长一双明辨是非的眼睛,一颗严谨求学的心,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爱情观……”

  满教室更显安静寂寥了,好像没有人。

  他心神百转这工夫,李教授已经重新回到了讲台上。

  孟佳妩搁在桌面的一只手忍不住握紧了,握紧,再握紧,重重地抵着桌子,凸出的骨节甚至发出咯吱的响声,那响声落在耳边,虽沉闷,却好似惊雷。

  所有人都看到这一瞬的盛放,他的家人却可能要和他一起,去清理应对这一地灰烬。

  更糟糕的是——

  激情稍纵即逝,留在心头无法磨灭,为了这几秒钟无法磨灭的欢愉,他需要付出更多更多的时间,去应对欢愉之后的落寞和残骸。

  欢愉伴随着烦恼……

  这对比,多像他的这一场爱情啊!

  盛放的时间只有几秒,清理的时间却需要很长。

  黑点斑驳,又难看,又难堪。

  盛放的时候,浑然忘我,盛放之后,那些垃圾,就算清理,印记还会在地上留几天。

  孟佳妩就像火焰烟花,那些东西,本身是需要木柴炭火硫磺纸屑做燃料的,一瞬间照亮天空的欢愉浪漫之后,留下的,也不过遍地灰烬而已。

  现在却下意识将目光投向那一堆灰烬残骸。

  他以前觉得,孟佳妩这人,迟早凝固成他胸口的朱砂,她带来的眩晕火热,是他从未体验过的,可以燃烧他的四肢百骸。

  他不但困扰,还觉得羞耻。

  眼下这样——

  哪怕有一段时间沉浸在爱情里,不那么在乎,可总体来说,他还是非常在乎的。

  她不在乎,他却在乎。

  她倒是敢爱敢恨、畅快肆意了,哪里想过他呢?

  她这样行动随心、肆无忌惮的性格,如此这般想说就说、想做就做的作风,从不顾及他人的随心所欲,以及,随时随地,乐意了就要亲热不顾场合的言行举动。

  他和孟佳妩,要如何面对?

  他要如何面对?

  孟佳妩的反应出乎他意料,他当时惊惧震惊兼而有之,哪里有机会,想到他的父母呢?

  每个人就那么一条命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哪能那样不爱惜呢。

  潜意识里,他认为她肯定不会跳。

  孟佳妩跳楼,他实在头疼,说了她能不死就在一起。

  和孟佳妩在一起,是因为一个承诺。

  他竟是从来未想过。

  李教授是云京大学新闻学教授,国内新闻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,时常被邀请去华夏台做专业性访谈,难保,就不会认识他父亲了。

  是了,文学圈也就那么大。

  这念头在他脑海中一直反复,他一时间无法冷静了。

  李教授认识他父亲?

  江卓宁薄唇颤动两下,看着教室门的方向,一侧头,又对上边上两个女生同情的目光了,他迈开步子,面无表情地坐到了自己位子上去。

  “坐下上课。”李教授严肃地看他一眼,撂下四个字,转身去讲台了。

  江卓宁停了步子,狠狠愣了一下,如遭重击。

  李教授叹口气,惋惜道:“你在学校这样,江老他,知道吗?”

  江卓宁一愣。

  李教授却不像某些挺宽容的年轻老师,粗粝的大掌直接扣住了他的肩头。

  江卓宁这样想着,也就这样做了,下意识往出走。

  不愿意久留,他也想出去透气了。

  第一次,头疼欲裂。

  他以前从不关心这些问题,做好自己就行了。

  江卓宁胡乱地想着,却根本无法想象,他在别人眼中,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。

  他在所有人眼中,大抵是一个……

  他和孟佳妩是一体的,孟佳妩就代表着他,他似乎,并不代表孟佳妩。

  眼下这次——

  满教室同学的眼光,已经让他无法呼吸了,就好像开学点名的第一次,不,比第一次更甚,第一次他是白的,孟佳妩是黑的,他们对立,先前毫无瓜葛。

  她一走,江卓宁又回过神来,只觉得窒息。

  孟佳妩一咬牙,直接出去了。

  江卓宁松开了她的手。

  她没说话,李教授却开口道:“我不需要你的道歉,出去。”

  孟佳妩看着他,眼见他突然安静下来,幽深的目光里茫然一闪即逝,也愣了一下。

  想到这,他也就失神了。

  江卓宁突然觉得,他和自己的父亲,其实有点像的。

  和……

  李教授为人传统古板,教学认真严谨,性子板正严苛,虽然有时候不近人情,但是总体来说,已经算难得的一心做学问的老教授了。

  “我再说一次,给李教授道歉!”江卓宁一字一顿,每个字,也都好像从唇齿间挤出来的一样。

  孟佳妩梗着脖子,一字一顿道:“我、不!”

  他话都说到那种地步了,她没爆发,已经算很给他面子了。

  到底是谁过分了?!

  凭什么啊。

  他这意思,要她给李教授道歉?

  孟佳妩一愣,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冷声道:“道歉!”

  江卓宁腾一声站起来,扯着她手腕就直接到了楼道上。

  孟佳妩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了紧,看着江卓宁,抿唇道:“让我出去。”

  与人无尤。

  也就那个女生看不开,一崩溃就跳楼了。

  感情的事情原本就是你情我愿,她那个男朋友,她想要,只需要勾勾手指而已。

  再说,那件事错处也不全在她,那个女生全校第一又如何?全校第一就一定完美优秀吗?全校第一,就可以私底下贬低鄙夷她啊,以为她是谁?!

  如果不惹事,她还实在不晓得该干嘛了。

  可——

  一向都是放养政策,出了事就拿钱摆平,也就在她上高中的时候,因为一个女生跳楼的事,大发雷霆,狠狠训斥了她一顿,让她少惹事。

  孟庆那么多孩子,管不过来嘛。

  她的确少教。

  被她气疯,甚至被气得拒绝上课的老师都不在少数。

  当然——

  她是没规矩,从小到大,因此训诫她的老师不在少数。

  孟佳妩也在爆发的边缘,她只怕,继续留下来,继续对峙,她会说出更让所有人下不台的话。

  薄唇都已经抿成一条凌厉的线条了。

  从她一开始问话就生气了,在他和教授的针锋相对里,一步步,到了眼下这般地步。

  生气了吧。

  他从来没有这样的目光,深不见底,平静到完全看不出喜怒。

  江卓宁一双眼睛长得好看,单眼皮,略显细长,却因为眼眸深邃,瞳仁漆黑,没有一丝女气,只能让人觉得干净俊秀,想亲吻。

  愣了一下。

  对上江卓宁深若幽潭的目光了。

  “你以为我想来啊?!”孟佳妩也怒了,一抬手挥了书,转身就走。

  李教授气得哆嗦,伸手指着她,气急败坏道:“教书几十年,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寡廉鲜耻的女生,现在出去,以后别进我的课堂。”

  “孟佳妩!”

  “情爱就是耻辱啊?”孟佳妩一挑眉,“那您怎么出生的?估计您也没有老婆孩子咯?”

  “你还懂法律?”李教授都气笑了,“法律允许,那是在不影响学习生活的前提下,自尊自爱遵守规矩的前提下,不是像你这样,毫无规矩教养,拿生命当儿戏,满脑子情爱,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!”

  孟佳妩美眸瞪着他,隐忍道:“法律都允许大学生结婚了,您说这样的话,不觉得可笑吗?”

  到了近前,还气得重重喘了一下。

  李教授越说越怒,直接下了讲台,一边训斥,一边就往她的位置方向走过去。

  李教授也不傻,看着她,眼眸里闪过一抹不可置信,声如洪钟,“原来少教,难怪养成这种作风。那我今天就告诉你,教室是学习的地方,公共场合,学生的职责还是学习!作为一个学生,学习更是首要任务。身为一个女生,更得自尊自爱,尊重别人,也尊重自己。满脑子情情**的,像什么样子?你看看全校有哪个学生像你这样的?啊,跳楼、旷课、抽烟、化妆?这么神圣的地方,就是被你们这样的学生给糟蹋了,简直丢我们云京大学的脸……”

  她一张口,别人其实都知道她想说什么了。

  可——

  孟佳妩看他一眼,眼见他一双清冷眸子里皆是不赞同,一咬牙,硬是将接下来的半句话咽了下去。

  他多了解她,自然晓得孟佳妩接下来那半句,大抵就是“哪根葱呢?”

  她话未说完,江卓宁直接在课桌下踢了她一脚。

  孟佳妩也遥遥看着他,“我爹妈都没管过我,您算……”

  教室里顿时就安静了,李教授威严的眸光环视一周,堵着的那口气才算顺一些,遥遥看向孟佳妩,站在讲台上发问,“教室是什么地方?学生的职责是什么?你这种性格作风,父母知道吗?”

  简直悲了个催的。

  偏偏,他还认得自己教课的所有学生。

  据说这老头子记仇,每学期都让不少学生挂科,在学校里都挺有名。

  学分啊。

  学生们还根本没笑够呢,此刻看着他阴云密布的脸色,却是怎么也不敢笑了。

  满教室鸦雀无声。

  “啪”一声重响,板擦拍在了讲桌上。

  眼见全教室学生都笑得前俯后仰,李教授一张脸更黑了。

  此刻——

  坚持写板书,几个月下来,能叫出学院里所有学生的名字,节俭,连一个粉笔头都很爱惜,一般都会用到不能用了才丢掉,正是人们认知里,固执又极为传统的那种老人。

  他性子古板严苛,教课却是很不错的,尤其极重规矩。

  李教授将手里的粉笔放在了讲桌上。

  李教授脸色铁青地看着她,简直鼻子都气歪了,孟佳妩也依旧直视着他,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了,轻轻地勾了一下唇角,好像挑衅。

  哗一下,满堂学生哄然大笑起来。

  教室里寂静了好几秒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1:我同意了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