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2:好尴尬呀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孟佳妩看着他的背影,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心口紧缩。

  她不想分手啊!

  她只是想让他说爱而已,说爱她,就有那么难吗?

  可——

  想到今日种种,她突然就恐慌起来,感觉,江卓宁好像是认真的。

  怎么可能呢?

  他那样性子的人,已经和她进展到眼下这一步,该发生的也都已经发生了,怎么可能会同意分手?江卓宁,竟然不要她了?!

  孟佳妩不敢置信,飞快地跑过去,从后面抱紧了江卓宁的腰。

  江卓宁被她抱得停下了动作。

  “放开!”他声音冷冷。

  孟佳妩更慌了,忙不迭道:“我胡说的,我没想和你分手,我这么爱你,我就想让你说一句爱我而已。你已经很久没说过爱我了!”

  “放开我。”江卓宁没回头,声音低低。

  孟佳妩抱着他不撒手。

  江卓宁一抿唇,低下头去,修长的手指握着她的手指,用力,一根一根,全部掰开了。

  又冷漠又决绝,力道大,孟佳妩觉得疼,只能轻喘着放开他。

  江卓宁继续往前走了。

  孟佳妩眼眶里都泛上眼泪来,呢喃道:“江卓宁。”

  这一声,又让江卓宁停下了脚步,慢慢地、转过身来,神色定定地看着她,慢慢道:“是。我很久没有说过爱。知道为什么吗?孟佳妩,那是因为我不敢相信,我竟然会爱上你这样的女生。再没可能了。你的那些心机招数也好,热情冲动也罢,尽数去给别的男人吧,我不想要了,以后别打扰我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孟佳妩话未出口,他又直接打断她,“还有,跳楼轻生这样的事,你再做我也是不管的。我真后悔和你这样开始,真的,就这样吧。”

  “我不会再跳楼了。”孟佳妩泪流满面道,“你说过让我珍爱自己。”

  “随你的便。”

  江卓宁话音落地,转身很快走了。

  他忍到极致,似乎也怒到极致,眼下终于发泄出来,只觉得酣畅淋漓。

  难怪孟佳妩总是口无遮拦,这种感觉真好,不用愧疚,不用包容,不用忍耐,不用将所有情绪压制在心里,想说什么,就说什么,想怎么做,就怎么做,不怕对方受伤。

  什么刀子嘴豆腐心,什么心直口快,什么直接坦荡真性情,都是狗屁。

  但凡有一丁点心疼歉疚,很多话,就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口了。

  分手?

  去找能给他长脸的女生?

  真是呵呵了。

  这样的女生,指望她明白什么是忠贞廉耻吗?

  强吻他,勾引他,迎合他,算计他,那些层出不穷的花招手段,一样一样,用在他身上,时至今日,他连自己都不认识了。

  孟佳妩,真是他的灾难。

  烟花也好,火焰也罢,那些虚无缥缈的瞬间感受,他这辈子也不想要了。

  很烦,不仅烦,还觉得厌恶。

  他实在无法想象,有朝一日,自己将她带回家的画面,更无法想象,两个人若是结婚生子,孟佳妩这样的母亲,会把他的孩子带成什么样。

  李教授说得对,真正的爱情是灵魂的共鸣,孟佳妩这样的,红尘俗世的行尸走肉,她有灵魂吗?

  自己和她,连共鸣都无法产生。

  江卓宁冷着一张脸,走得很快,边走边想。

  他自己都不曾察觉,从一开始到现在,他隐忍克制了太多的情绪,这些情绪眼下汇聚,就好像火山爆发一样,再也无法收住了。

  他其实对孟佳妩有太多太多的不赞同不认可,一旦宣泄出来,连自己都不堪忍受。

  更何况孟佳妩。

  她觉得疼。

  的确,从来不曾有这么一刻,她觉得心疼。

  好像一只大手,在紧紧攥着她的心,也好像有人,将一把刀扎进她心里。

  她不想承认那是江卓宁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每个人所受到最重的伤,往往都来自最在乎的人。

  若是不在乎,根本肆无忌惮,她可以忍受千万人羞辱,却无法忍受江卓宁一人责骂。

  只因为,他在她心上。

  她终于也能体会到这种感觉了。

  因为别人的只言片语,而失魂落魄,无法呼吸。

  她以往经常无所顾忌地对别人,现在,也终于有人无所顾忌地对她了。

 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。

  哈,哈哈。

  孟佳妩忍不住笑出声,一偏头,就看到姜衿一脸沉静地看着她。

  “分手了?”姜衿突然问。

  “对。”孟佳妩定睛看着她,“我们分手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,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江卓宁和孟佳妩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,性格作风、从小所受到的家庭教育,甚至周围影响他们的环境,都是完全迥然不同的。

  江卓宁像冰,孟佳妩就是火。

  最初遇上,那块冰,也许总会被火融化的。

  可——

  一旦时间长了,冰融化成了水,大多又会造成两种结果。

  要么,火让水干涸了,要么,水将火浇灭了。

  还是没有共存。

  眼下两个人走到这一步,已经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了,未来怎样,姜衿突然觉得,她无法预料。

  孟佳妩看着她沉静素白的脸,又问,“你都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

  “有。”姜衿看着孟佳妩,若有所思地开口道,“我突然觉得,其实童桐比你更适合江卓宁。你看,第一,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,饮食生活习惯大多类似,在一起没问题,肯定也有许多共同话题可以聊;第二,江卓宁有才,童桐有钱,结合了在当地可能都是一段佳话;第三,江家书香门第,规矩严苛,童家夫妻恩爱,睦邻友好,结为亲家都是再合适不过;第四,江卓宁正直善良,童桐也是,人生观价值观一样的人,在一起其实更容易;第五,江卓宁是胸怀大志一类人,童桐却是贤妻良母一类人,我觉得她既然爱江卓宁吧,肯定也愿意为他付出奉献,做大男人背后的小女人;还有第六……”

  姜衿话未说完,孟佳妩突然打断她,“江卓宁不可能爱她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你是江卓宁肚子里的蛔虫啊,”姜衿抿着唇角一笑,“你觉得他爱你,可他眼下不还是和你分手了?所以,爱情有时候不是那么绝对的,以前不爱,不代表以后不爱,以前爱着,不代表以后还爱着。”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孟佳妩看着她,脸色都变了。

  姜衿淡声道:“就突然想到这些而已,也没有特别想说什么。我就觉得有时候有爱,不一定就可以,尤其你的爱又是这个样子。走出这个校园,步入社会,大多数人要面对的是婚姻,就不是爱情了。因为各种原因,一毕业就分手的情侣简直太多了。佛法中有一个观点,爱之所以成为有害的贪爱,根本不在‘爱’,而是‘贪’,也就是说,以妄认的自我和我所为中心的占有欲,说白了就是自私,大多会引起爱情和婚姻的失败。慈悲、平等、无私,这些品质,才能让爱情长久温存。”

  她说的有点深度,孟佳妩蹙着眉道:“你以前不这样说话。”

  “我怎么说话不重要,这个观点,是我住院的时候,闲来无聊看到的。就突然觉得应该转达给你,不然,你只会离江卓宁越来越远。”

  “你这意思我应该感谢你?”孟佳妩仍旧蹙眉。

  “随你的便,谢不谢无所谓,不过,”姜衿看着她,一脸认真道:“江卓宁离了你,指不定就找到更优秀更好的人了,哪怕没有童桐,以他的条件,还会有夏桐张桐王桐,我敢保证,每一个都崇拜他仰慕他顺从他体贴他,给他最好的爱。可是你呢,这辈子,想来也不可能遇到第二个比他更好的男人了,这么正直善良、忠贞负责、上进包容。”

  “他也遇不到第二个孟佳妩。”孟佳妩抿紧了唇。

  “阅尽千帆,你选择了江卓宁,江卓宁经历了你,也许就能明白别人的好了。你们的顺序不一样。”姜衿叹口气,“我不想说了,你自己好好想想吧,也许时间久了,你才能看到他有多累。”

  孟佳妩语调僵硬,“你能看到?”

  “旁观者清吧。”姜衿看着她,耸耸肩。

  孟佳妩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都忍不住握紧了,一转身,直接下台阶。

  姜衿看看她的背影,也没耽误,进去上课了。

  上课铃已经响了,她进去的时候,李教授已经开始讲课了,抬眸忍耐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姜衿朝他抿着唇笑了一下,带着些歉疚讨好之意。

  老头子也就不理她了,继续上课。

  姜衿舒了一口气,轻手轻脚地坐回到了自己位子上去。

  边上原先的同学不见了,换成了童桐。

  姜衿愣一下,朝她一笑,也就再没说话,将课本摊开在桌面了。

  童桐在笔记本上写了一句话推过来,“谢谢你上节课能帮江卓宁解围啊。”

  “不客气,朋友一场应该的。”姜衿也拿笔写了一句。

  童桐又继续,“他刚才进来看上去很不高兴,不会又在外面和孟佳妩吵架了吧。”

  姜衿问她,“你的事情解决了?”

  童桐愣一下,半晌才回过神来,知道她问打官司的事情,蹙眉写道:“没有呢,那个老太太都还没醒,事情僵着,我爸妈也没走,等着开庭。”

  “别太担心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童桐被她转移了话题,回过神也不写了,小声道:“我没什么意思,就忍不住想问问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轻声道,“他们俩要真出事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她声音虽小,说话却直接。

  童桐抿着唇看了她一眼,“江卓宁让我别把注意力放他身上。”

  姜衿都笑了,“你这么听话?”

  “他从来没要求过我什么。”童桐神色间带着一丝尴尬羞赧,“只要他提出来,我肯定就去努力做到的,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。”

  “拉倒吧。”她边上的李敏突然插了一句嘴。

  声音就有点大了,连忙低下头。

  在本子上写了一行字给姜衿看,“有个高富帅正追童桐呢。”

  姜衿诧异地看了童桐一眼。

  童桐脸上的表情更古怪了,连忙小声道:“你别听她胡说,根本没有的。”

  “就她那个律师。”李敏给姜衿比口型。

  律师?

  姜衿想了想,才晓得李敏说的是帮童桐打官司的那个律师了。

  可——

  眼瞧着童桐一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,她也就不问了。

  她不问却不代表没人说。

  一下课,李敏就拉着她一脸八卦道:“给童桐打官司那个律师还挺帅的,也就二十六七岁吧,鼻梁上架个眼镜,斯文得很。”

  “我都说了没有!”童桐简直都快急哭了,连忙朝姜衿解释道,“他也就送我回几次学校而已,都是因为在外面谈论案子之后顺便的,根本不像李敏说的那样。”

  “醉翁之意不在酒啊。”李敏眨眨眼,“他还给童桐发短信呢,‘小童,你百天那张照片还挺可爱的’,多暧昧呀,哈哈。”

  “我不想理你了。”童桐推了她一把,气急败坏对姜衿道,“你别听她胡说。”

  “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  “别说了。”

  “我觉得他比江卓宁成熟多了,年龄大点还会疼人,挺不错的。”

  “那你追他去吧。”

  “关键人家没看上我呀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敏和童桐在她边上直接展开了辩论模式。

  姜衿只觉得哭笑不得,再想想,似乎又有点惆怅了。

  这世界上很多事就是这样,开始的莫名其妙,爱情不知什么时候就来了。

  谁都不会永远停在原地。

  可——

  她和晏少卿的爱情,到底是怎么来的呢?

  想到这个问题,姜衿更惆怅了,直到下午放学,心情都还有点忧伤。

  她和晏少卿的事情,童桐她们都知之甚少,可见,她应该不怎么拿来和别人聊天的,但唯一知道所有事情的那个人,又轴得厉害。

  姜衿想到晏少卿,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在家里的厨房、卫生间和客厅都检查了一下,列了一张购物清单。

  接下来她和晏少卿一直住在花半里,需要购置的日常用品自然挺多,晏少卿下班回来少说也六点以后了,她想提前买了东西回来,顺便还可以给他做好饭。

  想到这,她还有一点小兴奋,背了包,乐滋滋地出了家门。

  步行去超市。

  走着走着,又想起第一次和宁锦绣碰上的事情了,掏了手机给宁锦绣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也没说她住到学校外面的事,怕宁锦绣担心。

  母女俩聊了点闲话,宁锦绣就在那边试探问她,“这几天有没有给你爸打电话?”

  “唔。”姜衿一愣,小声道,“忘了。”

  宁锦绣就柔声笑起来,在那边提醒道:“昨天打电话还给我抱怨呢,说你这闺女一点都不晓得关心他,这么几天连一个电话都没有。”

  “我觉得他工作忙嘛。”姜衿嘿嘿笑一声。

  “工作忙接女儿一个电话的工夫还是有的。”宁锦绣嗔怪。

  “那好吧,我给他打个电话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宁锦绣挂了电话,姜衿就打电话给姜煜了。

  父女俩在电话里聊了一会,姜衿又突然又想到晏老爷子了,开口道:“爸,您有晏爷爷电话吧。”

  “怎么?”姜煜道,“有。”

  “那您一会把电话号码发我手机上,我打电话问候一下他。”姜衿浅笑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姜煜挂了电话,又发了晏宅的座机号码。

  姜衿打完电话就郁闷了。

  她跟老爷子说着说着,不知怎地,就答应老爷子,周末和晏少卿一起回家住了。

  好囧。

  她也没想到老爷子会撒娇啊。

  少卿这段时间都不怎么回家看我,电话也少了,心里都没有我这个老头子了,如此种种,云云,电话里说得可怜兮兮的,她一时心软就答应了陪着一起回去。

  她当然知道晏少卿出于何故,也就是那个孩子的原因。

  晏平阳那个孩子,小名乐乐,进了晏家,现在已经改名为晏少晖了。

  听名字就知道和晏少卿同辈啊,他怎么接受?

  按着年龄,感觉起来,那孩子直接当他儿子还差不多。

  他儿子?

  姜衿突然想到,他儿子不就是自己儿子。

  还得她生。

  想起来实在尴尬了,她一个人推着车逛超市,还没怎么呢,自己就被自己臊红了脸。

  先去卫生用品处。

  她大姨妈其实一向不怎么准,可按着最近躁动的情绪状态,感觉起来该来了。

  卫生纸这种东西,家里还是多备着点好。

  姜衿咬唇想着,也就沿着最边上一排一排地看,寻找自己常用的牌子,还没找到呢,裤兜里的手机又响了,是晏少卿。

  “在哪呢?”晏少卿刚下班,想到回去就能见到她,眉眼间都写满愉悦。

  “家里面等你呐。”姜衿笑着说了一句。

  没说她一个人逛超市的事情,感觉起来,又得招来一顿训诫。

  这答案晏少卿当然满意了,柔声道:“乖。”

  “嗯,你开车小心点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晏少卿勾着唇角挂了电话。

  边上的余承乾探头看着他,挑眉笑道:“小师娘啊。”

  晏少卿笑容收了收,“嗯。”

  分明很高兴,还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,啧啧,这人啊……

  余承乾都有点无语了。

  此时——

  姜衿看一眼手机,塞进了口袋里。

  却听到砰一声,她的推车撞到人了,下一瞬,那男人一只手按在货架上,许多包姨妈巾蹦了下来。

  姜衿面红耳赤地看着那男人。

  那男人也愣神地看着她。

  贺景琛过往三十年,也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

  当然——

  帮贺景妍捎带着买一下卫生巾肯定有过,可在买卫生巾的时候被人撞,还弄得这么尴尬,着实就是破天荒头一遭了。

  尤其——

  这小姑娘什么表情啊?

  愧疚就在脸上留了一秒,很快,一张脸就红了,杏眼瞅着他,好像他有什么特殊癖好似的。

  姜衿喜欢胡思乱想,也就是俗称的脑补。

  一般来说,写小说的都有这个毛病,天马行空想法不断。

  她看着贺景琛,下意识就打量了。

  男人高大挺拔,穿着一身看上去质地精良的黑色笔挺西装,也和晏少卿那群人一样,宽肩窄腰大长腿,怎么看都像一个衣服架子。

  可——

  也有不一样的地方。

  男人黑亮的头发用头油全部梳上去,也就俗称的大背头,前额饱满,眉眼深邃,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薄唇抿着弧度,看上去原本应该有点不近人情的冷酷味道,偏偏站在女生卫生用品货架边,感觉就非常诡异了。

  不是有人说吗?

  留这种发型的男人,容易给人风流、自信、成功的感觉。

  姜衿看着他,突然觉得,这人好像不风流。

  因为——

  在她的注视打量下,男人的耳尖慢慢红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  被她看得啊?

 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姜衿连忙收了视线,道歉道:“不好意思,打电话没注意就撞到您了。这些东西您别管了,我来收拾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男人低沉的嗓音略微醇厚。

  然后——

  探手在货架上拿了三包姨妈巾,转身朝自己的推车走去了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阿锦觉得,今天是不是应该表扬一下留言的妹纸们。

  发完章节就等着挨砖了,上次衿衿车祸,有妹纸说,半夜吃了屎一样的心情,那以后阿锦就有留言恐惧症了,每次发完都怕被拍砖。

  结果没想到今天姑娘们都很理智啊,真是开森得不要不要的。

  下面瞄了一眼群,又看到有妹纸说,战线拉太长,配角戏多,阿锦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一哈,其实真没有人比阿锦更想完结了,连着写了三本出版一本没休息,真心累,但是阿锦必须为文文负责,这个文的确构架略大,历时略长,但是无论如何上半年就完了,阿锦最近更新也不少,因为马上要跳时间,配角戏份必须全部齐头并进到一个点上,盼望耐心理解吧。

  然后,求月票和征文票啊,票票涨好慢,阿锦更新这么多,没天理啊,摔砖……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2:好尴尬呀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