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3:争宠打压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眼见他离开,姜衿也就收回视线。

  想想还觉得尴尬。

  又有点窝心。

  那男人看上去应该有三十岁了,西装笔挺像个精英,还能亲自来超市买这种东西,应该,是给老婆的吧?

  真好。

  她胡乱地想着,弯腰将地上和推车里掉落的东西全都捡起来放回货架,自己比对着选了两包,掏出购物清单看了眼,继续去其他地方了。

  在超市里转了一圈,花了差不多半小时。

  姜衿到了收银台。

  可巧——

  一抬眼,刚才那男人就在她前面排着队呢。

  两个人一对视,她还觉得有点尴尬,连忙抿着唇笑了一下,带着歉意。

  眼见她笑,贺景琛就抿着唇移开视线了。

  觉得这姑娘古灵精怪的。

  他产生这样的想法其实也不奇怪,姜衿的头发渐渐长了,天气也慢慢热起来,她觉得烦,当然不怎么戴假发了,顶着短短的头发,看上去像个挺另类的假小子。

  偏偏——

  巴掌小脸上,柳眉杏眼非常秀气,尤其那双眼睛,乌黑清亮,怎么看都脉脉含情,惹人生怜。

  还是留个长发比较好的。

  贺景琛随意想想,收银员的声音就落在耳边了,“会员卡有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贺景琛回神说了一句。

  将推车里东西一样一样捡起来,放到了收银员手边。

  他买的东西不算多,很快就结了账,站在边上装东西去了。

  “会员卡有吗?”收银员又问姜衿。

  姜衿也答没有,将东西一个一个拿出来,目光又下意识朝贺景琛边上看了过去。

  应该是一个小偷。

  从小在东辛庄那种地方长大,小偷小摸的这种人她算见多了,也不能说就怎么发现的吧,主要就是一种感觉。

  贺景琛刚才掏钱夹的时候露出很明显一沓来,能不招眼?

  那小偷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,T恤衫外面裹了件薄外套,眼见他装东西就靠到跟前去了,一只手握着手机,颇是不耐烦地说着话。

  贺景琛还看了他一眼,又收回视线了。

  小偷也没动作。

  然后——

  贺景琛拎着东西离开了,他还在那。

  还在?

  姜衿觉得难道自己判断有误?

  “刷卡还是付现?”收银员的问话声落在耳边。

  姜衿略微想了一下,“刷卡吧。”

  背包一侧拿了卡递过去,她一边装东西一边抬眼又看了眼那男生。

  男生还在打电话。

  姜衿觉得,可能自己当真想多了。

  舒口气,她也装好了东西,用推车推着,先下楼再说。

  很快就到了扶梯上。

  一回头,又发现贺景琛在她后面了。

  超市那一层还有好些卖零食卤味的店铺,贺景琛帮着贺景妍买了点小吃,稍微耽搁了一会,哪曾想扶梯上又遇到姜衿,这次,他主动点头打了个招呼。

  然后——

  刚才装东西时碰上那男孩很快从他右边走过去了,握着手机,神色匆匆,好像有急事。

  姜衿的目光落在那男生脸上。

  两个人四目相对。

  贺景琛已经收回视线了,就听到她突然大声道:“小偷!”

  话音落地,直接侧身站在推车一侧挡了道。

  姜衿想得很好,这空间就这么大,男生一副形销骨立的样子,贺景琛那身形,还不得分分钟制服他?

  哪曾想——

  她说话的一瞬间,男生衣袖里突然亮出一柄小刀来,眼瞅着就要朝她脸上来。

  也不晓得是吓唬还是真来,姜衿一愣,连忙握了他手腕,男生手腕也灵活翻转一下,刀子就在她手腕直接划了一道,鲜血顿时涌出来,钻心得疼。

  姜衿都傻了,吃痛松开他。

  男生也没停下,腿一抬,不知怎地就从她推车上往过飞。

  这一切突如其来,其实也只发生在分秒之间,姜衿再回过神来,就见小推车嘎嘣一声往下滑了一大截,那男生还没越过去呢,一只手扑在了推车里,惨叫了一声。

  好像折了手腕……

  姜衿也不比他好多少,鲜血嗒嗒地顺着手腕往下淌。

  贺景琛已经到了她边上,忙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有事。”姜衿没好气地说了一句。

  她怎么就这么多管闲事呢,以为自己喊一声也就举手之劳,这都差点英勇牺牲了。

  其实怪不得贺景琛。

  她刚才和小偷对视间才确定,等他喊出声,那男生已经就在她眼前了,亮刀子吓唬她也就几秒钟的事情,贺景琛有点距离,稍后一步很正常。

  可——

  疼啊。

  姜衿疼得一双眉都紧紧皱起来,推车也不管了,一只手捂着自己手臂。

  贺景琛自口袋里掏出一张方巾,二话不说折起来捂上她伤口,叮咛道:“忍忍。”

  话音落地,他单手拎了自己的购物袋握着姜衿的推车,另一只手将正要跑的男生撕扯到手下了,扯着领子下了扶梯。

  扶梯下有超市工作人员整理推车,贺景琛直接开口道:“麻烦找一下保安。”

  工作人员很快反应过来,快步走了。

  姜衿捂着自己手腕,血都从方巾里渗了出来,不过感觉起来也没那么恐怖了,伤口的血好像止住了。

  贺景琛暂时没管东西,就钳制着小偷。

  小偷求饶一声,他又直接抬腿踹过去,迫使他半跪在地。

  扶梯上下来的其他人就指指点点了。

  “这小姑娘真勇敢。”

  “这年头做好事不容易啊。”

  “小小年纪不学好。”

  “有手有脚的也不知道找个正经工作。”

  “局子里蹲着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姜衿是被夸奖的那一个,夸得她都有点尴尬了,不自在地偏过头看向一边去。

  贺景琛垂眸看她一眼,唇角抿了极浅一道弧。

  想起刚才她大义凛然挡人那一幕,还觉得有点好笑。

  很快——

  商场保安过来了两个,扭着小偷走了。

  姜衿一只手腕受了伤,自然没办法拿东西,贺景琛很自觉地将所有购物袋都拎了,看着她道:“附近应该有诊所,我陪你过去看看。”

  “不用,”姜衿话未说完,直接改口道,“好。”

  她就算不看手,也不可能将自己这三个购物袋拎回去,还是得贺景琛帮忙的。

  也就不和他客气了。

  反正自己做好事受了伤,帮他拿回了钱夹。

  两个人又不认识,走在路上自然就有点尴尬了。

  尤其——

  姜衿不是多话的人。

  贺景琛也不是,这几年周围就贺景妍一个女性而已,他的工作团队,基本上也都是男人,平时玩命工作,还真是没有时间约会什么的。

  他告诉姜衿,“女孩子在外面还是最好保护自己,捉贼这种事悠着点。”

  “我以为你单手就能制服他。”姜衿呵呵了一下。

  贺景琛也不介意,笑一下,“我就是单手制服他了。”

  一只手拎着小偷下扶梯了嘛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这男人和晏哥哥一样不怎么会聊天啊,她懒得和他计较。

  想什么来什么。

  她正胡思乱想着呢,口袋里手机就响了。

  姜衿掏出来,低头道:“晏哥哥。”

  “怎么没在家?”晏少卿直接问,声音里还有一丝不悦。

  难得路上没堵车,他早回来了十几二十分钟,一开门,得,连姜衿的影子都看不见。

  “我在外面。”姜衿也有点郁闷,小声道,“我看家里没什么东西了,出来在超市买点东西,很快就能回来了。”

  “怎么不等我?”

  “想着做好饭给你个惊喜嘛。”

  “喜是没有,惊倒是有一点。”晏少卿轻哼一声,“你在哪,我过来接你。”

  “就小区对面这有一个便民诊所,你来吧。”姜衿声音更小了。

  “诊所?”晏少卿蹙眉,“你不舒服?”

  姜衿尴尬一笑,“我就是抓小偷的时候被刀子划了一道口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声音低沉道:“行了,我知道了,马上过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松口气,挂了电话。

  没几分钟——

  她和贺景琛先到了诊所里面。

  医生低着头给她缠绷带的时候,晏少卿就到了。

  进来看见她,紧蹙的眉头还没舒展呢,就看见了边上站着的贺景琛。

  尤其——

  姜衿抿着唇,贺景琛还对医生说,“姑娘家细皮嫩肉的,您手下轻点。”

  “伤口也不深,没事。就最近做事的时候小心一点,别让她这一块见水了,每天换次药,过上三五天,差不多也就慢慢好了。”

  医生显然有点误会,姜衿正预备说话,余光就瞧见晏少卿了。

  晏少卿脸色还有点难看。

  她连忙开口唤道:“晏哥哥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到了近前,看见她就蹙眉道,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

  “就不小心被划了一道口。”姜衿忙道。

  “责任在我。”边上的贺景琛看一眼晏少卿,也紧跟着道,“我要反应快点也不至于出这个意外了,让一个姑娘家帮我抓小偷,真是过意不去。要是两位不介意的话,我请你们吃个晚饭,算作赔礼道谢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两个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道:“不用。”

  姜衿有点紧张,晏少卿黑着脸。

  贺景琛愣一下,笑笑道:“您妹妹真勇敢,现在这样的女孩还挺少见的。”

  姜衿心想:“我不是他妹妹。”

  晏少卿眼尾一挑,淡淡道:“是吗?”

  心情不悦。

  多余的话却懒得多说,萍水相逢而已,他就算心里不怎么愉快,总不可能当着陌生人说出姜衿是他老婆这样的话来,一来他性子内敛,二来故意强调显得他小气。

  他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

  当然不是了。

  晏少卿抿着唇看了姜衿一眼。

  姜衿没说话,给了他讨好的一个笑容。

  贺景琛看着两人这样的互动,也没多想,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  心里只以为两人是亲密的表兄妹之类的关系。

  毕竟——

  姜衿看上去显小,头发短短的,笑起来又柔和又狡黠,怎么看也就十*岁的小姑娘,至于这眉眼清冷的男人,看上去应该比他小一两岁?

  人家妹妹因为他受伤了,不悦是正常的。

  贺景琛越发语调温和道:“可不是?世风日下,没几个年轻人愿意做好事了。”

  更何况势单力薄的小姑娘呢。

  三个人心思各异,又听见医生开口道:“好了,总共九十八块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贺景琛正准备掏钱了,晏少卿直接道:“不用了,我来。”

  “还是我来吧,毕竟是因我受的伤。”

  晏少卿直接按住了贺景琛拿钱夹的手,自己掏了钱递过去。

  贺景琛:“……”

  好在他也有妹妹,完全能体会晏少卿此刻的心情,也就不坚持了,说了抱歉,又再次道了谢,门口分开,他就拎着自己东西走了。

  晏少卿拎着姜衿买的东西走在前面,姜衿咬着唇跟在后面。

  过了天桥,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。

  进了小区,又进了电梯,晏少卿垂眸看姜衿一眼,突然道:“你准备毕业了考警察?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才反应过来他在讽刺她呢,忍不住辩驳道:“感觉起来就举手之劳,总不能让小偷就从我眼前溜过去了,没想到他袖子里还藏着刀片呢。”

  “疼不疼?”晏少卿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,话锋又转了。

  姜衿连忙道:“疼啊,好疼,需要安慰。”

  晏少卿嗤了一声。

  出了电梯,开门换鞋,将东西都放在茶几上了。

  姜衿紧跟着他,进了家也就没什么顾忌了,轻声哄道:“别生气别生气了,我以后会注意的。”

  “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少做!”晏少卿冷淡道。

  “是是是,以后坚决不做了。”姜衿抬起一只手发誓。

  晏少卿又嗤了一声,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姜衿连忙凑过去,小脸蹭着他胳膊道:“再也不做了。你别生气啊,我知道你心疼我嘛,以后打死也不做了,放心放心。”

  晏少卿冷着脸看她一眼,抬手搂了她肩膀。

  姜衿连忙道:“你想吃什么?我买了可多菜,做饭给你吃吧?”

  “你做饭?还是我来吧。”晏少卿语调还是有些古怪,尤其想到刚才那人一句“毕竟是因我受的伤”,更没什么好心情了。

  正抑郁呢,柔软的唇就压上了他的唇。

  这人醋劲大,偏生每次还别扭地就憋着,姜衿当然晓得了。

  想来想去,也就这一招最好了,她已经坐到了晏少卿腿上,贴上他的唇就亲吻起来。

  晏少卿愣了一秒,抬手搂紧了她纤细的腰。

  低头回吻起来。

  过了许久,等他再放开,姜衿已经气喘吁吁了。

  眼眸如水,嘴唇都肿了。

  晏少卿略带凉意的指尖摩挲挤压着她的唇,喉结滚动一下,开口道:“起来,让我去做饭。”

  “我想吃你。”姜衿突然呢喃。

  她好像爱极了晏少卿这幅样子,明明想要了,还要忍着,每次一开始都这样,非要她多说点甜言蜜语来哄他,他才好像为了满足她来奉献。

  真是又腹黑又傲娇,又别扭又好玩。

  此刻——

  晏少卿拍拍她的脸,“不给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还没来得及瞪他,晏少卿已经拎着她坐到了边上去。

  自己起身了,气定神闲地整理了一下衣服,然后,拎着购物袋直接去厨房了。

  姜衿连忙跟进去,突然间就想到自己和晏老爷子打电话的事情了,看着他试探道:“我说一件事你不许生气。”

  他有那么爱生气吗?

  晏少卿淡声道:“说吧,我听着。”

  “我刚才在路上和爷爷打电话了,他说让我们周末回家住。”姜衿略微想一下,老实道。

  晏少卿看了她一眼,没发表意见。

  姜衿小声道:“行吗?”

  晏少卿比较介意的事情,她当然还是得小心点了。

  怕他不悦。

  晏少卿分门别类地整理着东西,点头道:“星期六上午回。”

  “住一天,然后星期天再过来?”姜衿又问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不高兴啊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我感觉起来你就是不高兴?是因为乐乐啊?”

  晏少卿停下动作,垂眸睨了她一眼,有些无奈道:“你既然知道,还问什么?”

  姜衿干笑一声,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,脸颊凑上去蹭了两下,试探道:“要不然,我不要申请交换生了吧?两年时间呢,感觉好长,受不了,我想留下来陪你。”

  想到他就这样一个人在国内待两年,她就心疼难受。

  晏少卿低笑道:“机会难得就别错过了,我又不是小孩,不需要人陪。”

  “可你经常一个人。”

  “谁说的?”晏少卿转身拧一下她的脸,“每天接触到的人也不少,哪是一个人?”

  “没有我就等于是一个人。”姜衿执拗。

  晏少卿又忍不住笑一声,“好了好了,别纠结这些问题,以往不都这么过来的,你去坐外面歇着,小心点别碰到左手了。”

  “那要不周末不回去了?”姜衿又问。

  “你不是都和爷爷说好了?”晏少卿摸摸她的头,“说好了就别变卦的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姜衿无可奈何地回了客厅。

  于是——

  到了周六,两个人还是回家了。

  刚进客厅,就听到了一阵吵闹说话声。

  人很多。

  老爷子之外,晏管家、晏平春、云若岚都在,还有云若岚的两个孩子,以及,孙娇母子俩。

  姜衿看一眼都觉得古怪,没想到这几个人能和平相处。

  边上的晏少卿问了人,她也连忙道:“爷爷、姑姑、妈……”

  最后一声自然是叫云若岚,不叫不行,叫出口还觉得有点别扭,反正哪里就是觉得怪怪的,她好像不怎么喜欢云若岚,每次对她笑,心里都有点勉强。

  是因为后妈吧?

  因为她是晏哥哥的后妈,自己觉得别扭?

  姜衿正想着,云若岚已经起身笑道:“少卿和衿衿回来了,快过来坐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亲自抬步去倒茶了。

  晏少卿也没多管,抬步坐到了沙发上去,姜衿挨着他坐,两个人刚坐下,孙娇就小心翼翼地笑着道:“乐乐乖,叫哥哥姐姐来。”

  老爷子允许她每个月来看孩子一次,她今天恰好就来了。

  一来就知道晏少卿要回来,自然高兴,从刚才开始,都在小声教自己孩子喊人了。

  可——

  晏少晖一直都被她扔给别人照顾,说话学的慢,都两岁了,也根本没有别的孩子那么聪慧伶俐,只会说简单的一些字,短句更是甭想了。

  眼下在晏家待了几天,也算熟悉环境了,尤其今天孙娇来看他,又很开心,坐在沙发上朝晏少卿道:“锅锅,锅锅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他心里再不悦,对上两岁大一个孩子还是没办法生气。

  孩子有什么错呢。

  晏少卿朝孙娇点了一下头,面无表情。

  这已经足够让孙娇开心了,又指着姜衿道:“还有姐姐,叫姐姐来。”

  嫂嫂这样的词汇,晏少晖反正还没学会。

  晏少晖睁着圆溜溜的眼睛,咬着自己的小拳头,憨憨地看着姜衿,咯咯笑一声,含糊道:“衿衿,衿衿……”

  他叫姐姐口齿不清,听起来就在叫衿衿一样。

  姜衿看了晏少卿一眼,也不好装作没听见,抿唇道:“乐乐还挺可爱的。”

  “一开始哭闹呢,这几天就挺乖了。”晏平春笑着说了一句。

  她也五十好几了,艾伦是个闲不住的,整天抱着相机东跑西窜没个人影,她这个年纪什么都不做了,每天都只在家里陪着老爷子,说些自己这么多年在各处的见闻,权当尽孝。

  自然,一切以老爷子的意愿为主。

  老爷子疼爱孩子,两岁大的孩子也没错,毕竟是晏平阳的骨肉,她也就多照顾着一点,态度上就和对待晏清绮和晏少瑄的态度没什么区别,一视同仁。

  她这样,云若岚可是一百个不乐意。

  她原本就不满晏平春突然回国,更何况眼下她还对晏少晖多有照顾。

  倒了茶放在晏少卿和姜衿跟前的桌面上,皮笑肉不笑道:“乐乐这孩子性子倒是挺乖的,习惯了也就不哭闹了,可我总觉得这孩子是不是发育太晚了些,两岁大了也就会说几个字,我们少瑄两岁的时候,都会背唐诗了,老爷子您看,要不要带着孩子去医院查一下智力?”

  她在晏家多年,哄人的本事原本不差,也就先前因为姜衿的事情急躁了些,眼下静下心来,说话都是柔声细语,有商有量的,让人想生气都没办法。

  孙娇咬着唇看了她一眼,委屈地低头没反驳。

  老爷子看了一眼晏少晖。

  老实说,他还挺喜欢这孩子的。

  一来,人老了就喜欢子孙环绕膝下的感觉,二来,晏少瑄从生下来就爱哭闹,这几年更捣蛋了些,在他跟前倒是乖,私底下又嚣张,老爷子心明如镜,自然不喜。

  晏少晖不一样,从没人教,腼腆胆小些,看上去憨憨的,很老实。

  越是历经世事的人,越是喜欢这种小辈。

  老爷子略微想想,觉得这孩子的确说话晚了些,他们家少卿,半岁就会说话,刚满一岁都能背唐诗了,云若岚进门之后也是听了这些,等晏少瑄一说话,就可着劲的教他背诗。

  就这,也就两岁多的时候勉强能背了。

  要不怎么说,他还是最喜欢他们少卿呢,顾湘的孩子,能不聪慧通透吗?

  老爷子这一出神,还没给出意见呢,就听到正玩水果的晏少瑄突然道:“小贱人的孩子肯定是笨蛋,智障当然不会背……”

  晏少瑄话未说完,边上的晏清绮一把捂了他的嘴。

  老爷子看着他们俩,气得脸都黑了。

  暑假里晏少瑄闯祸被他送出去管教了一个月,回来就不怎么爱往他跟前凑了,最近也是因为来了一个晏少晖,云若岚可着劲地让他刷存在感,只要一回家,就带着陪老爷子。

  可晏少瑄是个好动的,实在无聊,一直拿水果刀切水果玩。

  他又不会切,一会会就糟蹋了好几块菠萝,晏少卿他们进门的时候,老爷子正训斥他呢。

  此刻听见这话,能不生气?

  老爷子铁青着脸,冷眼看向云若岚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亲们午安。

  求票求票求票,这个月各种票都看的阿锦心惊胆战的,心脏病伤不起,感觉得叫120了……

  有些话不能多说,总归拼命求征文票。

  还没投票的妹纸们,请登录书院电脑首页,大图推下面公告栏,第一行第二个进去,找倒数第四行最末,咱们的《豪门暖媳》,投一票么么哒。

  怕麻烦又不在群里的妹纸,请加验证群【】,找管理帮忙哈。

  也可以由此进入正版群,福利多多的。

  然后,月票也别忘,有了记得随时支持阿锦,嗷呜,动力满满,更新才有劲啊,(*^__^*)……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3:争宠打压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