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4:事出反常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云若岚被他盯着,脊背都出汗了。

  狠狠地瞪了晏少瑄一眼,连忙笑着解释道:“爸,这小孩子口无遮拦不懂事,我下去肯定好好管教他。”

  口无遮拦不懂事?

  晏平春淡淡地看了晏少瑄一眼。

  小贱人这样的称呼,这孩子怕是没那么自然地能脱口而出,不就有样学样么?

  也真是,呵呵。

  她能意识到,其他人自然也心明如镜。

  当着姜衿的面,晏老爷子也不好太让她没脸,沉着脸斥责道:“少瑄过了生日九岁,这么大孩子平时就这么讲话?能出去见人?我的脸面都让你们在外面给丢尽了。”

  “是我的疏忽。”云若岚仍是好声好语地陪着不是。

  边上——

  晏清绮看着她,一时就失神了。

  先前知道了她让人弄死姜衿朋友的事情,她只觉得可怕,眼下每每见到自己这母亲,都觉得不自在,畏惧,又同情,好像自从姜衿那一跪之后,自己这妈妈,在家里的地位直接一落千丈了。

  前几年老爷子还挺给她脸面的,眼下也不知是不是老糊涂了,经常训斥她。

  她哪里晓得——

  老人就是这样的。

  年纪大了,越发喜欢回忆过去,情绪也会鲜明许多,性情接近孩子。

  晏老爷子年近百岁,肝火旺,自然更容易动气。

  晏清绮反正不明白,她只晓得,眼下来了晏少瑄,自己妈妈在家里的地位尴尬极了,连带着,自己和晏少瑄都尴尬极了。

  晏少卿还好哩,反正住在外面,偶尔回来看看老爷子,在家里都很少过夜。

  她和晏少瑄不一样。

  母亲健在,却和他们一样,也得忍受那些古怪的目光。

  晏家人都贼精贼精的,又或者说心思深沉,说话做事大多滴水不露,连佣人也是,可她就是觉得所有人都在嘲笑他们,眼下,她每次在家里都觉得忐忑。

  也就晏少瑄看不来势向,再这么口无遮拦下去,哪来好果子吃?!

  因此——

  她紧紧地捂着晏少瑄的嘴,以至于手心都出汗了,就怕一松开他胡说。

  哪晓得,晏少瑄突然咬了她一口。

  晏清绮一撒手,就眼看着他气急败坏站起来,朝着孙娇道:“我才没有胡说呢。她就是贱人,勾引爸爸还生下小杂种,在古代是要浸猪笼的,不要脸的贱货荡妇!”

  这话一出,云若岚脸色都变了。

  孙娇抱紧了怀里的晏少晖,低着头连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  晏少瑄看着她,只觉得怒火中烧。

  死女人贱女人!

  刚才自己说不出话,她明明看着他笑,眼下被他骂,还装可怜?!

  晏少瑄随手抓起边上一个苹果就砸了过去。

  动作太突然,云若岚都没拦住他。

  孙娇侧个身紧紧捂着自己孩子,额头硬生生挨了一下,苹果又蹦到茶几上去了,骨碌碌滚两下,掉落在地毯上,从地毯上又滚到通透光亮的地砖上。

  孙娇怀里的孩子嗷一声大哭起来,她似乎被吓到一般连忙离开,看着鼓着腮帮子的晏少瑄,梨花带雨道:“和董事长的事情是我不对,可少晖是无辜的,他比你小,身子骨还没长好呢,被苹果砸到了是要死人的!”

  “你胡说什么,我没有砸他,我就砸你!”

  “要不是我挡一下,苹果就砸少晖脸上了……”

  “死女人!”

  “够了!”老爷子气急败坏一声喊,让两个人的争辩戛然而止。

  “有完没完?”老爷子拿过手边的拐杖在茶几上狠狠敲一下,怒道,“少卿和衿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你们在这吵吵什么呢?再吵吵都给我滚!”

  话音落地,他就剧烈地咳了两嗓子。

  “爸,您保证身体!”晏平春连忙侧身扶住他。

  晏少卿搭把手,将他直接扶着站起来,低声哄劝道:“我扶您去歇一会。”

  “走吧走吧,去歇着。”老爷子点着拐杖说了一句。

  晏少卿扶了他出去,走两步突然停下,看一眼晏平春,淡声道:“姑姑你抱着少晖进去睡一会。”

  “好。”晏平春直接应下。

  晏少卿又看晏管家一眼,继续道:“黎叔,麻烦您请人送孙秘书回去。”

  “行。”晏管家也点点头。

  沙发上坐着的孙娇却狠狠愣一下,抱着晏少晖起身道:“今天周六,我才刚过来看少晖的,老爷子,您说我每月可以看孩子一次。”

  晏老爷子看都没看她。

  晏少卿唇角抿了一道弧,冷淡道:“每月看孩子一次,没说让你每次看一天。”

  孙娇:“……”

  “少晖来,姑姑抱。”晏平春却是没磨蹭,直接伸手朝晏少晖笑了笑,自称姑姑也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。

  晏少晖脸上还挂着泪呢,就往她怀里扑。

  刚才孙娇拧他那一下太疼了,他迫不及待就想离开她,毫无留恋。

  儿子都被抱走了,孙娇自然呆若木鸡。

  晏管家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,“孙秘书,请吧。”

  孙娇压力很大,这几个人每个人对她说话都不含情绪,比云若岚和她那个儿子难缠多了,她有再多话,此刻也不敢多说了。

  孙娇跟着晏管家朝大厅外走去。

  晏少卿看一眼身侧的姜衿,叮咛道:“坐着歇一会,我安顿了爷爷就过来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看他一眼,乖乖应了。

  晏少卿扶着晏老爷子回房去,一边走着,老爷子一直唉声叹气,到最后都蹦出一句,“你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,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,还不得安生。”

  “瞎说什么呢。”晏少卿没好气地看他一眼。

  晏老爷子又叹一声,低声道:“爷爷这也是没办法,孩子不养在晏家,我终归不放心。再怎么说也是你爸的骨肉,要是放在外面了……”

  老爷子声音渐渐低下去,晏少卿淡声道:“我明白。”

  “你明白就好。”老爷子拍着他的手,声音缓慢道,“明白了就常回家看看。最近都没有前段时间回来的勤了,你说我还能再有几年,过一天就少一天咯,多带着衿衿回来,啊……”

  “是。”晏少卿又道。

  老爷子枯槁的一只手握住他的手,被扶着回房去。

  ——

  此时,大厅里。

  姜衿是有些无聊的。

  和晏少卿有关的事情她基本不记得,自然,晏家这边的人也基本没什么印象。

  车祸后,只隐约记得艾伦。

  云若岚母子三人根本没什么印象,先前的纠葛都忘了。

  又不熟,也就坐着看手机了。

  她忘了,却不代表其他人也忘了,偏偏,晏清绮和晏少瑄都不怎么敢惹她,皆是因为她已经嫁给了晏少卿,而晏少卿那个人,他们都根本不敢惹。

  云若岚先前就存了巴结她的意思,更不会针对她了。

  眼见没人了,也就主动坐到她跟前,勉强笑道:“刚才让你看笑话了,真是的。现在这第三者是越来越猖狂了,破坏人家庭不说,严重点就像这孙秘书一样,脸面都不要,直接登堂入室。”

  “您消消气。”姜衿装了手机,安抚她一句。

  “我这可真是气愤难平。”云若岚喝了一口茶,继续道,“你都没看到,刚才你平春姑姑抱着孩子进去的时候,孩子那后腰露出来,红了一大块,很明显被她拧的,这女人真是为了钱权一点底线都没有,连自己孩子都能下那么重的手,太无耻了。”

  “难怪少晖喜欢平春姑姑呢。”姜衿当然没发现孩子怎么样,诧异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哼。”云若岚冷笑道,“一边耍心机激怒少瑄这傻孩子,一边在老爷子面前装可怜。我不想拆穿她还不是为了老爷子的身子着想,年龄大了不能动气,有个好歹可了不得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赞同地点点头。

  语气虽然淡,总算和她在一条战线上,云若岚当然开心了,笑着道:“你坐,妈再倒杯茶给你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姜衿连忙道。

  “上学累的跟什么似的,尤其你这身体才刚好,我来。”

  “那就谢谢您了。”

  姜衿实在拗不过她,只得做罢。

  云若岚起身又倒了一杯水,端着放在了茶几上。

  晏真真一进门,正巧就看见这一幕了。

  脚步一顿。

  “怎么?”晏程明拉着她的行李箱,眼见她停下,自然柔声问了一句。

  晏真真没答话,眼眸里却燃烧着火焰。

  晏程明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自然就看到了姜衿,也不由地愣了一下,小声道:“过去的事情就算了,眼下她都已经和少卿结婚了,说是好像还失忆了,你们好好相处。”

  “好好相处?”晏真真抿着唇,将这几个字在唇齿间反复摩挲几遍,语调阴寒。

  王大勇那件事情之后,她出国了一个多月。

  流产了养身子,外加散心。

  原本根本不可能怀孕,可当时她用了香料,也不知道王大勇到底做了几次,身子实在酸软,第二天才有点精力,坚持正常上班。

  原本想着中午了用一下紧急避孕药,可,王大勇的老婆找到医院了。

  闹了那么一通,她自然什么心情都没了。

  等想起来吃避孕药,已经有点晚,也没心情上班,在外面公寓颓废了一段时间,晏程明帮她摆平了王大勇的事情,她才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劲,检查之后是宫外孕。

  手术后——

  医生说以后怀孕不容易,风险也大。

  她在晏管家和晏程明的劝说下出了国,这一待,就是几十天。

  前几天,才从晏管家那里听说了晏少卿和姜衿结婚的事情,怎么能忍受?

  她因为晏少卿受了这么多苦,如何算了?

  她恨得要死。

  晏真真看着姜衿的方向,忍不住咬咬牙,那眼神,晏程明看见都觉得可怕,抬手推了她一下,低声道:“真真。”

  晏真真回过神来,看着他咬咬唇,没说话,径自朝姜衿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  她穿了高跟鞋,姜衿自然很快就看见她了。

  神色一愣。

  她也不怎么记得晏真真了。

  自然忍不住多打量了她两眼。

  远远走来的女人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岁,踩了高跟鞋,身高超过了一米七,四月底,穿了一件柔软的棉麻质地针织裙,曲线婀娜窈窕,看上去挺妩媚娇柔,微微性感,这感觉又被她外搭的短外套中和了一下,杂糅了些许干练,波浪卷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,女人味十足。

  若是她还记得,应该会诧异晏真真变化挺大。

  鞋子变高了,头发烫卷了,化了妆,整个人韵味都变了,很女人。

  而且——

  是那种很容易吸引男人的轻熟女。

  和孟佳妩那样外放的美艳不一样,眼下的晏真真,淡妆的一张脸仍旧显得清秀柔和,气质却复杂了,既有女人的成熟风情,神色间还有点不容侵犯。

  属于看上去挺正经禁欲,气息却引诱人,让人想征服的那一种。

  姜衿觉得她还挺特别,下意识看了云若岚一眼,疑惑。

  云若岚也意外,一来没想到姜衿对晏真真一点印象都没有了,二来没想到晏真真出国散心回来,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变化。

  云若岚不知道她怀孕流产的事情,却也算知道她的心思,以前一直走清秀佳人的朴素路线,自然是为了投晏老爷子和晏少卿的喜好,出点事,倒是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了。

  她忍不住笑一下,介绍道:“这个是晏管家的女儿,真真,两个字一样,真假的真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点点头,率先问候道,“真真姐好。”

  “出趟国的工夫你和少卿都结婚了,没能赶回来恭喜你们,真是罪过。”晏真真一笑,和她说起话十分熟稔,好像两个人先前关系很好似的。

  “我们就领了结婚证,没惊动别人。”姜衿抿唇回了一句。

  晏真真好笑地看看她,朝云若岚道:“瞧瞧,结了婚的人了,还害羞呢。”

  云若岚一笑,“这丫头一向脸皮挺薄的。”

  “可不是。”晏真真说话间转过身去,拉过了自己的皮箱,朝云若岚轻笑道,“给大家都带了礼物,才下飞机,我先回房整理一下,中午吃了饭再给大家。”

  “快去吧。”云若岚点点头。

  晏真真又看一眼姜衿,笑道:“给你也带了呢。”

  “我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对啊。”晏真真柔声道,“你和少卿的新婚礼物。”

  姜衿意外极了,“谢谢。”

  “那我先上去。”晏真真话音落地,就拉着皮箱先朝里面走去了。

  没走几步呢,就看见晏少卿迎面而来。

  晏真真停了步子,笑笑道:“送老爷子休息下了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看看她,又看看随后跟来的晏程明,发问道,“你们刚回来?”

  “可不是,累得要死。”晏程明道。

  晏少卿看他一眼,“那就好好休息一会,周末也没事。”

  “就准备去睡会。”晏程明爽朗笑一下,他边上的晏真真又柔声开口道,“听说你和姜衿结婚证都领了,恭喜啊,修成正果了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露出见到两人后第一个笑容,“我先过去了。”

  自然是去大厅里找姜衿。

  晏真真脸上没有一丝不满,点头道:“快去吧,那丫头平时不常来吧,肯定觉得无聊。”

  晏少卿抬步往大厅方向去了。

  晏程明看了晏真真一眼,总算松口气,“想通了就好。”

  晏真真勾勾唇角,没说话,往自己房间去了。

  ——

  晏少卿陪着姜衿四处转了转。

  很快到了下午。

  姜衿看见他书房里放着羽毛球拍,一时兴起,又要他陪着在楼下打了一会羽毛球。

  两个人都出了一身汗,洗完澡,姜衿穿了衣服,蹙着眉就往书房走。

  去找背包。

  好巧不巧地,一回家就来大姨妈了。

  偏偏她还就只带了一个。

  用上之后,正坐在书房沙发上纠结,她是要等晏少卿洗了澡以后出去买,还是去找一下晏真真或者云若岚她们,问问有没有。

  还没想出一个答案呢,就听到楼道上高跟鞋走路的声音。

  姜衿出门一看,是晏真真。

  晏真真也抬眸看见她了,快走两步笑着道:“一觉睡醒都下午了,也没见到你和少卿,就把礼物给你们送上来了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看到姜衿半干的头发了,甚至,闻到她身上清爽的馨香。

  眼神就有些古怪了,试探道:“刚洗过澡呀,难怪人说新婚燕尔呢,你们这下午也运动运动?”

  “嗯,刚打完羽毛球。”姜衿话音落地,就突然意识到她说的那个意思了,想到刚才浴室里两个人的确擦枪走火,脸就红了,辩驳道,“你说什么呐。”

  “开开玩笑。”晏真真笑一下,拎着手里的东西和她到了书房,开口道,“其实也不知道买什么,逛街的时候看中一对情侣款手表,刚好送给你们,以后分分秒秒都如胶似漆。”

  姜衿抿着唇看她一眼,“太让你破费了。”

  “哪里的话,应该的。”晏真真眼尾一挑,嗔怪道。

  神色看上去极亲热柔和,姜衿也就放松了心情,心念一起,突然道:“那个,真真姐那里有没有那个……”

  “哪个?”晏真真一愣。

  姜衿干笑一声,“就那个,我例假来了。”

  “哦,有呢,你现在要?”

  “是啊,回来就带了一个,平时不太准,我还以为得再等几天呢。”姜衿叹了一声。

  晏真真若有所思道:“很不规律?还是稍微不规律?这个年龄应该已经规律了才对,有没有去医院看过啊?”

  姜衿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“不用吧。”

  她这么些年都不规律,也没见得就出什么事。

  晏真真唇一抿,不赞同道:“这事情说小则小,说不小,那也不小。女人的身体情况大多和她有关呢,生理周期不规律了,有时候不孕都是有可能的,尤其你眼下有了夫妻生活,更是不能小瞧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半信半疑地看着她。

  她又没研究过,对这些自然一无所知,眼下和晏少卿很亲密了,也就知道了生理周期的事情,可由于她时而准时而不准,这段时间那个都没法算了。

  晏真真一番话说得肯定,她当然第一时间就信了。

  可——

  毕竟她和晏真真也不熟,觉得她是不是说得夸张了。

  “还不相信我的话啊?”晏真真勾唇看她一眼,“我学中西医专业,这都忘了?”

  “你也是医生?”

  “嗯,前段时间出了点事,暂时不上班了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姜衿点点头,若有所思道,“等哪天没课吧,我去医院看看。”

  “这个用中药调理比较好,中成药也行,”晏真真提醒她,“是药三分毒,药还是少吃的好,尤其西药。中药相比而言调养身子更有效果,等你有时间了找我就行,四院中医门诊里几个教授我都认识,让他们帮你好好瞧瞧。”

  “瞧什么?”一道男音突然落在了两人耳边。

  晏少卿抬步到了两人跟前,看了晏真真一眼,淡声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还和姜衿聊得这么……欢畅?

  这两人以前可一直不对付,关系着实不好。

  晏少卿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看。

  晏真真正笑着要开口,姜衿就出声解释道:“真真姐带了礼物送我们,专程拿过来的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阿锦终于爬上来了,累屎了,都没力气求票了。

  征文票这几天太异常了,也不敢求了,就求月票吧,看在阿锦更新这么给力的份上,有了票票别藏着啊,快支持阿锦……

  (*^__^*)……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4:事出反常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