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5:时间长着呢 附小剧场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科普君:

  晏仲灵:哦哦,哥哥好棒啊,棒棒哒棒棒哒!有月票的姐姐阿姨快来给哥哥捧个票场,星星眼。(*^__^*)……

  姜衿:……

  晏少卿:……

  阿锦:……

  晏仲宁:请叫我混世魔王人见愁。

  阿锦:好像我很害怕你似的,你以为你谁啊。

  晏仲宁:她敢!

  晏仲灵:呜呜,哥哥,阿锦姐姐这意思,是不是不想让我们出生了?

  阿锦:突然有点无法想象,这两只怎么养孩子,感觉起来,这两只好像不会养孩子啊。(⊙o⊙)

  姜衿:晏哥哥你吓坏小孩了。

  晏少卿:几岁大的孩子了,哭什么呢?小心打屁股。

  姜衿:……

  小甜馨:呜呜,好尴尬呀。

  姜衿:哪有?

  小甜馨:你和你老婆。

  晏少卿:谁学你了?

  小甜馨:这位叔叔,你为神马要学我说话?!

  晏少卿:时间长着呢。

  小甜馨:我们白着呢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晏少卿一愣,哑声笑,“也是。”

  姜衿声音闷闷,“厚待你才对。”

  他的气息喷在姜衿纤薄的肌肤上,那一处都红了。

  晏少卿将她转个身抱在怀里,啃着她耳垂道:“给了你好皮囊,又给了这么一副好骨肉,是不是厚待你?”

  “嗯?”姜衿晕乎乎应一声。

  他声音低低笑道:“上天可真是厚待你。”

  姜衿猝不及防,嘤咛一声。

  晏少卿帮她捏着,一低头,薄唇就凑了上去。

  “恩恩。”姜衿在被子里转个身,将整片光裸柔白的背朝向他。

  “来。”晏少卿言简意赅。

  “那我浑身还都有点酸,”姜衿抿抿唇,一脸期待道,“要不你再帮我捏捏吧,就和在医院那会一样,好怀念。”

  “那我帮你揉揉?”晏少卿柔声问她。

  “不是那个。”姜衿无语,“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,是例假啊,肚子疼。”

  “以后晚饭少吃点。”晏少卿屈起手指在她鼻尖刮了一下,“知道吗?实在不想吃就算了,说你不吃而已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  无奈道:“我肚子有点疼。”

  话音落地,又忍不住紧紧蹙了一下眉。

  姜衿红着脸,“没有。”

  晏少卿直接抬腿将她两条细长白嫩的腿都压得紧紧的,低声道:“难受?”

  身子往下缩了缩,脚丫子在被子里,蹬着他腿肚。

  “哦。”姜衿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你刚才又没出声,”晏少卿把玩着她柔软的手指,忍不住笑了,安抚道,“这种事他也不可能问你,放心,没什么事,你该怎么样还怎么样。”

  “好尴尬啊。”姜衿看着他,小脸红彤彤,“那可怎么办?我觉得自己都没办法面对他了。”

  “听到一点。”晏少卿不愿意多说。

  “啊?”姜衿脸色都变了,“那他……听没听到什么?”

  晏少卿抱着她放到床上,抑郁道:“老爷子大晚上跑来听墙脚了,真是越老越小,闲的。”

  “爷爷过来了。”

  姜衿就问他,“刚才谁来了呀,我好像听见有人说话。”

  这世界上,应该再没有比这个质疑更让男人不爽的事情了,直到姜衿出来,晏少卿还一直黑着个脸呢。

  怀疑他不行啊?

  真是的。

  他分明每次到最后自己都觉得累了,姜衿更别提,早上起来那嗓子都是哑的。

  什么叫“衿衿那丫头连个声都没有?”

  什么叫“他就那么一下?”

  将背包递到了洗手间去,靠在床头看了眼时间。

  晏少卿实在无语。

  房间里。

  ——

  他忧心忡忡,晏管家只得一直安慰,扶着下楼了。

  “这不正说明他不行啊。”老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一边下楼,一边心事重重道,“这可怎么办?你看看他不配合的那个样子,根本听不进去话。”

  “可能您想多了。”晏管家安慰他,“您都没瞧见吗?三少那脸都黑到什么程度了。”

  晏老爷子无奈道:“少卿这孩子从小就好强,这可怎么办,简直愁死人了!”

  被拒之门外的两个人又面面相觑对看一眼。

  晏管家:“……”

  晏老爷子:“……”

  话音落地,就直接关了门。

  晏少卿已经走到了主卧门口,侧头看他一眼,咬牙道:“您多虑了,我时间长着呢。”

  老爷子看他不说话,只以为他默认,苦口婆心继续道:“听爷爷的话啊,后天去医院了一定要看,要实在不想在医院看,咱们在家里……”

  晏少卿在书房沙发上拿了姜衿的包,拎着又往回走,简直没法答话了。

  老爷子急的不得了,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晏管家说的。

  “你就那么一下。”晏老爷子跟着他都往书房走,边走边道,“衿衿那丫头连个声都没有,正常的可不是这个样子,你是不是不懂?不对啊,这孩子是医生,怎么能不懂这么呢?!”

  晏少卿黑着脸道:“你这说什么呢?我健康得很。”

  他有什么病啊,自个这爷爷在想什么?

  有病赶紧治?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老爷子却觉得他这是秘密被自己发现了,有点恼羞成怒呢,也不拐弯抹角了,忧心忡忡道:“少卿啊,这婚姻里面夫妻生活质量很重要,不能小觑,有病要赶紧治啊,你不就在医院嘛,上班了去看一下,也不费什么事,别怕丢脸,咳咳……”

  唇角轻勾,似笑非笑,看上去无可奈何。

  晏少卿简直拿他没办法了。

  看看小丫头住的习惯不,大半夜这理由找的,可真有意思……

  听墙脚来了吧?

  一开门对上老爷子古里古怪一张脸。

  谁曾想——

  之后去了洗手间,才发现卫生用品忘在大书房了,让他过去取。

  小丫头不方便,帮他解决了一下。

  他抱着姜衿回来了,情动,肯定难受。

  一副根本不相信的样子。

  晏少卿裹着睡袍,清俊白皙的一张脸上还带着隐隐潮红,倦倦挑眉道:“这样啊?”

  “呵呵。”晏管家连忙干笑一声,“老爷子说你们长时间没回来,想着过来看看,衿衿住的习惯不习惯,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补充的?”

  晏少卿狠狠愣一下,“爷爷?黎叔?”

  房间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了。

  老爷子站在门外,皱纹满布一张脸上愁云惨淡,别提多糟心了。

  衿衿一点声音都没有,那得有多委屈啊?!

  这质量,猴年马月才能有孩子啊?

  从小就让他习武健体啊,这孩子,怎么一次就这么短时间,一声就完了?

  老爷子脸色难看极了。

  面面相觑地看了一眼,老爷子低声道:“少卿他?”

  晏管家:“……”

  老爷子:“……”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床的位置太远了,老半天什么声音也没有,突然地,才传来晏少卿一声闷哼声,尔后,又直接归于寂静了。

  两个人走的慢,蹑手蹑脚地到了二楼,一路停在了主卧外面。

  心里叹一声,晏管家扶着老爷子,抬步上楼了。

  他能有什么办法,那就去呗。

  晏管家:“……”

  “你去不去,你不去我自己去。”老爷子完全没耐心了,恼怒道。

  “您刚才不看见了吗?好的跟蜜里调油似的。”

  “这小两口难得回来一次。”晏老爷子看他一眼,执拗道,“我就听听,听了才放心,要不然,谁知道他们私底下关系到底怎么样?”

  “还是算了吧,时间也不早了,我扶您回去休息。”晏管家劝说道。

  老爷子这意思,是要听人家墙脚?

  这都几点了?

  “上去?”晏管家欲哭无泪。

  晏老爷子躲了几分钟,眼见晏少卿抱着姜衿进门了,才出来,开口道:“走,我们跟上去瞧瞧?”

  小夫妻俩浓情蜜意的,猛不丁看见他,多不合适啊。

  连忙抬步躲到边上去了。

  晏老爷子爽朗地笑起来,正笑着,就看见晏少卿抱着姜衿远远而来。

  “哈哈。”

  晏管家笑道:“那丫头晚餐好像吃多了,估计是在花园里消食呢,睡不着觉可都是您害的。”

  晏老爷子站在原地若有所思,“少卿和衿衿在花园?”

  晏真真点点头,走了。

  “是。”

  晏管家其实也没听到她完整的一句话,开口道:“今天才回来,没事的话早点休息。”

  眼见她这样说,晏老爷子松了一口气。

  还有她什么事?

  老爷子最宠的就是晏少卿,她一旦说了,那姜衿不得成为大熊猫一样被照顾起来。

  她当然不能说姜衿了,又不傻。

  晏真真一笑,“没什么?我就刚才在花园里遇到少卿和衿衿了,聊了一会天,说到了一个我不能生养的朋友,正念叨着呢,准备给她打电话。”

  她低着头,声音又不大,老爷子年纪大了耳朵背,自然没听清了。

  晏真真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我听你说什么不能生?”老爷子又问。

  自己父亲正扶着,不满道:“走个路急匆匆的,嘴里念叨什么呢?差点都撞到老爷子了。”

  边上——

  一抬眸,老爷子正疑惑地看着她呢。

  “谁不能生?”一道男音突然传来,晏真真吓了一大跳。

  太气愤,晏真真走了好一会,才想起姜衿来了例假的事情,心情稍微平复一些,转念再一想,又咬着牙低咒道:“结婚了又怎么样,晏家应该容不下一个不能生养的媳妇。”

  都被狗吃了啊!

  他的规矩教养冷静克制呢?!

  晏少卿那样的人,也会有这么放浪形骸的一面,这才几点,竟是要和姜衿在小花园里做那种事吗?

  根本无法接受。

  只看了一眼而已,又紧握着拳头离开了。

  已经走了的晏真真又去而复返了。

  稍远处——

  姜衿被他撩得不行,又听他说不会有人再来,也就忍不住哼唧了两声,嘴里唤着他的名字。

  他两只手都缓慢地游走在姜衿的身上。

  让他蠢蠢欲动。

  他原本只是想和这丫头亲近一下,倒是不曾想,这感觉这么……刺激。

  “这会没人过来。”晏少卿嗓音低沉,轻喘。

  姜衿被他吻得晕乎乎的,又听着藤椅咯吱咯吱地响,感觉起来根本支撑不了两个人,窘迫道:“要不我们上楼去吧,一会被人再看到了。”

  晏少卿一只大掌覆上了她圆翘的臀,将她往上提了一些,薄唇就从她下巴上开始轻啃流连了。

  “走了。”姜衿收回视线,低笑。

  “看到就看到了。”晏少卿一张俊脸笼着素白月光,声音淡淡。

  又羞又窘,无语道:“被真真姐看到了啊。”

  一抬眸,就看到晏真真回头看了一眼。

  藤椅不堪重负,飞快地往后仰,两个人都躺在了摇椅上,姜衿猝不及防,再反应过来,整个人已经趴在了晏少卿的胸膛上。

  余光瞥见晏真真走远了,晏少卿一把扯上她手腕,将她抱到了自己大腿上。

  “真真姐再见。”姜衿招呼了一声。

  她也就直接起身,毫无留恋道:“你们坐吧,我回去休息了。”

  姜衿去而复返了。

  不一会——

  晏真真安慰性笑了一下,一时间也就没说话了。

  看样子,还没原谅晏平阳呢。

  晏少卿脸色微冷,“他是他,我是我。”

  “会不会转行?”晏真真笑道,“平阳叔总有退下来的一天,偌大的集团得交给你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呢?”晏真真突然又问。

  “嗯,考虑清楚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晏真真无奈道,“我们这专业处境现在其实挺尴尬的,我再想想吧,要不要转行。”

  “云京也不是四院一个医院,找其他医院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晏真真再接再厉,“我上次也是挺没脸的,你知道了吧?都是被同事捉弄的,说是带了安神香给我,结果我午睡时间就点上了,结果谁知道那香有**作用,我哥打电话我没接,好巧不巧又让保镖进来看我,弄成那个样子,眼下连医院都没办法去了。”

  她一番话说得恳切诚挚,晏少卿的脸色缓和了一些。

  晏真真愣一下,苦笑道:“其实挺难堪的,有点不好意思说。就想为以前那一次道个歉,我不该调查衿衿,更不该质问指责她,闹成那样。原本没想着让她避开的,可她忘了那件事,你好像也没提,是不愿意她想起来吧?我也就只能把这道歉的话给你说了。眼下她这样也挺好的,我希望你们幸福,真的。”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晏少卿问她。

  她又继续道:“衿衿失忆以后,好像比以前活泼开朗了一些,性子也没以前那么拧了,还挺招人喜欢的。”

  晏少卿沉默。

  “嗯。”晏真真耸耸肩,轻松道,“其实看得出来。”

  “挺好的。”

  晏真真对姜衿笑了一下,眼见她抱着孩子走了,轻声开口道:“你最近过得好吗?”

  晏少卿薄唇一抿,没再吭声。

  姜衿看她一眼,抱着晏少晖起身道:“没事,我送他过去再回来,也就几分钟的工夫,你和真真姐先说话。”

  晏真真弯唇笑了笑。

  晏少卿淡声道:“有事情你说,不用避着她。”

  姜衿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和两人说了一会话,突然笑着朝姜衿道:“孩子好像困了,要不你先送他去休息?我有几句话和少卿说一下,不介意吧?”

  晏真真笑着走了过去。

  她远远地站着,刚好花树上架着灯,姜衿一抬眼就看见她了,招手道:“真真姐。”

  真是让人意外。

  好奇怪,按着晏少卿的性子,竟然也能和这孩子和平共处。

  出来散步的晏真真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不远处花树边——

  “好……饱。”晏少晖瞪着圆眼睛,说话慢吞吞。

  晏少卿抿着唇,在他头发上摸了摸,轻声问,“嗯,少晖晚上吃饱了没有?”

  大人的不负责任,往往造成孩子的悲剧,晏少晖就是这样的,挺无辜。

  晏少卿对他的抗拒,也突然没那么强烈了。

  这动作却让姜衿差点喷笑了。

  可——

  他小手胖乎乎的,掐人自然不疼。

  “锅锅。”晏少卿正出神,一直歪头看他的晏少晖突然伸手,在他脸颊上掐了一下。

  姜衿给了他生动的喜怒哀乐,他觉得这难能可贵。

  这么多年他都没什么情绪,所有的情绪,也就是有了这丫头以后,才越发难以自控,他其实感觉得到,甚至慢慢的,有意放纵了自己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很多时候,即便不悦,也是忍着的。

  晏少卿侧头看她一眼,无奈笑道:“嘴上抹了蜜似的,你担心什么?我没你想的那么容易生气。”

  她语调讨好,自然是怕晏少卿不悦。

  姜衿在边上小声说,“是吧,是和你有一点像吧,就是因为和你有一点像,我才陪他玩的,爱屋及乌嘛。”

  晏少卿打量着晏少晖。

  姜衿也累了,松口气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。

  晏少卿索性抱了晏少晖到自己怀里,坐在了藤椅上。

  陪着玩一会,把自己玩得这么开心?

  “没有。”姜衿连忙道,“我就是看他可怜兮兮的,陪着玩一会。”

  晏少卿一愣,迟疑道:“你喜欢他?”

  “我觉得他眉毛眼睛鼻子这一块,和你有点像的。”姜衿声音小小道,“其实孩子也挺可爱的,孩子也没什么错,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呢?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休息去了吧,我也不晓得,一会把少晖给她送过去就行。”姜衿语带笑意地说完,扯着他袖口道,“晏哥哥,你好好看看,这孩子是不是和你有点像。”

  忍不住蹙眉道:“不是姑姑带着他出来了?人呢?”

  这丫头,能不能更无聊一点?!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姜衿就一把抱住他,连忙哄道:“不怕不怕,姐姐逗你玩的。”

  姜衿玩累了,坐在藤椅上,还恶趣味地将晏少晖放在了另外一张藤椅上,抬手压一下,藤椅往后摇,晏少晖猝不及防,扁着嘴委屈道:“衿衿,衿衿……”

  晏少卿到了近前。

  看见他,姜衿还忘乎所以地招了一下手,乐道:“晏哥哥。”

  远远就看见她和晏少晖在一起玩,不亦乐乎。

  晏少卿来花园里找她了。

  没一会——

  不过老爷子没怎么想到这一点,眼下姜衿看着他,却是越瞧越觉得可爱了。

  当然会让他心软了。

  晏少晖的相貌,和当年晏少卿这么大的时候,像了几分。

  孙娇和顾湘长得像,晏少晖是晏平阳和孙娇的孩子,长相自然不差的,也的确就和晏少卿长得像了些,老爷子会觉得他乖,事实上,也是有一点这个原因在的。

  孙娇是不一样的。

  云若岚当年能怀孕,是因为晏平阳借酒浇愁,醉了。

  本来嘛——

  姜衿忍不住就笑了,抿着唇打量他小鼻子小眼睛,突然觉得,这孩子,哪里还和晏少卿有点像。

  晏少晖很享受地眯了一下小眼睛。

  “你到底叫谁呢?”姜衿哭笑不得,抬手在他头上摸了摸。

  “呼呼。”晏少晖腿短,走得快了都喘着粗气,很快到了她跟前,笨拙地扑进她怀里,笑嘿嘿道:“衿衿,衿衿……锅锅……”

  姜衿胡乱想想,也就没顾忌那么多了,蹲下身笑着道:“来,到姐姐这里来,给你个大抱抱。”

  反正晏少卿又不在。

  就像小姑娘都喜欢小猫小狗一样,一般也都喜欢不哭闹的孩子。

  小孩子其实挺无辜的,尤其是两岁大的孩子,正是最好玩搞笑惹人疼的时候。

  可——

  晏少卿不喜欢他嘛,晏哥哥不喜欢的,她也都不喜欢。

  毕竟——

  姜衿一开始挺为难的,还不晓得该如何是好。

  两岁多,他走路自然是没问题的,晏平春也就没管,任由他迈步。

  却是歪打正着了。

  估摸着是想叫姐姐的,咬字不准。

  晏少晖乖乖地站在原地,圆溜溜一双眼睛看着姜衿,小短腿就迈起来小步子,嘿呦嘿呦地朝她走,憨笑道:“衿衿,衿衿……”

  “也是。”晏平春点点头,抬手在晏少晖的脑袋上揉了一小下。

  “这不是才七点多。”姜衿抓着后颈笑一下,“我想着散散步就好了。”

  “吃撑了?”晏平春却显然是看明白了她,忍不住笑道,“人老了就那样,就怕孩子饿着冷着了,得学会拒绝才行,不然这晚上撑得可怎么睡?”

  “姑姑。”姜衿连忙问了一句。

  姜衿抬手在肚子上按了按,一抬眸,就看到晏平春牵着晏少晖出来了。

  好吃难消化,说的估计就是她了。

  老爷子高兴嘛,让厨房里准备的晚餐太丰盛了,她又是不愿意浪费的那种人,一来二去,足足吃了平时的二倍量,肚子都鼓起来了。

  姜衿在花园里踱着步,消食。

  晚饭后。

  ——

  岁月静好。

  暖黄的阳光从落地窗映进来,笼上了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。

  姜衿踮着脚迎过去,整个人都柔若无骨地倚在他怀里,圈着他的腰,承受一个绵长温柔的吻。

  好喜欢呐,呐呐呐!

  不过——

  一出来就说这么直接撩人的话。

  他估计很抑郁。

  两个人自然兴致全无,她勉强帮了晏少卿一会,冲完澡跑了。

  最关键的时候,她来了例假。

  可——

  刚才洗澡的时候,两个人在浴室里擦枪走火了。

  一张脸倏然爆红了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跑什么?”晏少卿却一把揽了她后颈,低头道,“让我亲亲。”

  “讨厌!”姜衿忍不住又瞪他一眼。

  晏少卿一笑。“我是不想讲。”

  “你又不愿意讲?”姜衿眉毛挑老高。

  晏少卿抿唇笑一下,拧着她脸蛋道:“也没有,好像不是你的过错,也不算什么大事,你忘了就算了。”

  二来,那些事也不怎么愉快,忘了就忘了吧。

  一来,晏真真除了一开始刁难他,也并没做下什么事,后来又和家里保镖发生那种事,原本挺清高一个人,大抵也断了对他的心思。

  他总不能说,因为晏真真喜欢他,所以刁难她?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无语了。

  “我和她?”姜衿一愣,嘿嘿笑道,“为什么啊?我觉得她看上去人还挺好的,不像会和人起冲突的样子,难道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?”

  边走边道:“你以前和她发生过争执,我也就不怎么喜欢她。”

  晏少卿心情复杂,下意识握了她的手,往里走。

  她说着话,抬手又是抓头发了。

  “唔。”姜衿蹙眉想想,“好像是没什么印象,是不是因为都是你家人的缘故啊,和你有关系的好些事都记得不太清楚,人好像也是……”

  “你不记得她了?”晏少卿看着她澄净的眼睛。

  眼见她婀娜的身影渐渐远去,姜衿扭头看了晏少卿一眼,疑惑道:“你看起来不怎么喜欢真真姐的样子?怎么回事啊?”

  晏少卿和姜衿将她送出了书房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真真姐再见。”

  晏真真却仿若不以为然,礼物也送到了,直接道:“那我先回去了,好久没回来,也得陪我爸好好说说话呢,太困了,回来一觉就睡到现在。”

  姜衿只觉得他对晏真真的态度着实冷淡了一些,还有点不好意思,勉强地笑着。

  一副明显不想多说的样子。

  “这样?”晏少卿点点头,“谢谢了。”

  姜衿看他面露疑惑,解释道:“真真姐送了情侣款手表给我们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晏真真耸耸肩,一脸诚恳,“你们结婚我又没能回来,不带点礼物怎么说的过去,总归算作我的一点心意吧,记得戴。”

  晏少卿看了姜衿一眼,又看看晏真真,淡声道:“让你破费了。”

  真真姐?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5:时间长着呢 附小剧场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