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:永不生怯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  (* ̄3)(e ̄*)

  求月票,么么哒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永远,不。

  眼下这社会,舆论好像轩然大波,面对它,可能每个人都会心生怯意,他不会。

  他很愤怒。

  江卓宁看着电脑屏幕,异常沉默,薄唇抿成一条线,弧度又冷又硬,握着鼠标的一只手,骨节分明,青筋都隐隐跳起来。

  他眼下能力有限,能做的,似乎也只有这些。

  发表完这个,他又将桌面上一个文档修改好,署了名,给学校论坛上发了一篇文章,《我眼中的姜衿》。

  他从中学时期开始,已经是国内小有名气的博主之一了。

  男生宿舍里,江卓宁用自己平时写评论的笔名“江清月明”在个人博客上发表了一片文章,《论互联网时代的网络暴力》。

  晏少卿已经开车离开学校了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一直打电话没人接,是个人自然慢慢意识到不正常了。

  刚断线,阎寒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重复了一遍前面乔远和她的对话,也直接挂断了。

  乔远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“没在宿舍,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,晏少卿正找着呢。”

  她一接通,乔远就粗声发问,“姜衿的电话怎么打不通?她人呢?”

  是乔远。

  孟佳妩正胡思乱想,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她其实根本不了解。

  姜衿她,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。

  奇了怪了,晏老爷子那么厌恶他们孟家,怎么就欣然接受一个经历这么复杂的姑娘。

  东辛庄能养出这样的姑娘来,也真是挺不容易的,她在污泥里过了二十年,愣是在晏家那样的门庭里获得了认可和喜爱。

  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,反倒都得跟着沾光了。

  她觉得其实姜衿比她手段强多了,江卓宁一开始喜欢她,阎寒和晏少卿都喜欢她,乔远对她死心塌地不说,就连那个小鬼孟明宣,外面撞见了都会主动帮着她。

  她也就没什么能做的。

  她其实给姜衿打了电话,姜衿关机了。

  孟佳妩还躺在床上发呆。

  楚婧宜看着她们的背影,冷淡地抿了一下唇,王绫继续化妆,裸照风波她反倒因祸得福了,圈子里一个老板要捧她拍网络剧,尺度比较大,她也欣然接受了,她眼下不想别的,唯一的想法就是踩死楚婧宜。

  话音落地,两个人就折回宿舍,跑出门去了。

  晏少卿深深地蹙着眉,李敏和童桐对视一眼,朝他道:“我们下来和你说吧。”

  出了事不找人解决,难不成还一个人躲起来了?

  不在学校也不在家里,这人能跑去哪呢?

  晏少卿愣了一下。

  不在?

  两个人都跑到了阳台上去,他们在三楼,也不高,李敏直接道:“姜衿不在。”

  李敏和童桐正小声说着话呢,也是一愣。

  正想着,就听到楼下的喊声了。

  孟佳妩对网上她经验丰富那些话嗤之以鼻,她其实还有点好奇,姜衿是怎么拿下晏少卿的。

  她那人吧,有时候看上去好说话,有时候看上去难说话,有时候规规矩矩的,有时候又能做出惊世骇俗的举动来,就像买安全套。

  孟佳妩躺在床上,都有点难以想象。

  姜衿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?

  宁锦绣是小三,姜衿是私生女,一进门,就抢了姐姐的未婚夫,要不然,这事情根本没办法解释呀,按着年龄,姜煜肯定婚内出轨了。

  相信了关于姜衿身世的那一部分。

  最起码——

  其他人没有她那么重的嫉妒心,可基本上,全都相信了网上的话。

  这世界上的好运,简直被她占全了。

  她有姜煜那样的父亲,宁锦绣那样的母亲,还有晏少卿那样的男朋友。

  毕竟——

  楚婧宜都不愿意承认,眼下姜衿发生这种事,她还是嫉妒她。

  她嫉妒姜衿,这嫉妒,从那一个翡翠吊坠开始,从阎寒对她的另眼相待开始,日久弥深。

  每每看到姜衿淡然正经一张脸,她都嫉妒得咬牙切齿,尤其相貌上分明是各有千秋的,姜衿却过得什么日子,她还得舔着男人的脚趾才能往上爬。

  一直以为她对面住着一个真千金呢。

  姜衿不在宿舍又怎么样,楚婧宜看着她的床,都觉得心情愉悦。

  好些人都跟着看热闹呢。

  这一次事情出来,舆论完全就乱成了一锅粥。

  姜煜为官多年,不可能没一个政敌,前不久晏少卿又惹恼了楚家。

  更何况——

  有些事你越是努力抹平,那没看到的人就越好奇了,一点点风吹草动,都能闹出无数事情来。

  平时高高在上清冷傲气的一个人好不容易出丑了,羡慕嫉妒恨地就跟着煽风点火,不明就里地跟着群起而攻,着急火燎的某些人,就像姜煜、晏平阳、顾启云,想办法将大火苗全部扑灭了,时时刻刻就盯在那,奈何关注起哄的网民太多了,那小火苗还是这里蹦一下那里溅一下。

  眼下就像怎么个情况?

  有人就补充了,一定是床上手段了得,姜晴的小说里都写了嘛,回了姜家就勾引了她的未婚夫,一群人跟着煽风点火的,整个网络都是一片嘲笑。

  姜衿一个城中村出身的姑娘都能拿下,可见在某一方面那肯定有过人之处。

  这身份多引诱人啊。

  姜衿她男朋友,哦不,可能是未婚夫,真实身份是开国元帅晏云瀚的亲孙子,环宇集团晏董事长的大公子。

  楚婧宜在下午八卦炒得最热的时候也在网上添了一道猛料。

  姜衿她们宿舍几个人自然最是震惊不过了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想起炒得热火朝天又一闪即逝那些八卦,女生们都觉得,身为女人,就得有点手段,就像姜衿那样,才二十岁而已,这传奇狗血的人生估计都能写成一本书了。

  新闻发布会上,他说的那个女朋友,不会就是姜衿吧,难不成还当真是真爱?

  又是真假千金,又是楚家小姐的,果然最难消受美人恩。

  天呐。

  应该是姜衿她男朋友吧,看一眼都知道出身不凡,而且……这不是前段时间网上闹绯闻那个医生吗,晏少卿啊,说是开国元帅晏云瀚的孙子。

  看见了就忍不住窃窃私语,猜测起来。

  阳台上都出来不少女生看他呢。

  经过下午几个小时,网上的事情在学校也传了个七七八八,尤其新传院,几乎人尽皆知。

  他声音很大,自然吸引了不少注意力。

  晏少卿抿唇想着,停车在林荫道上,大跨步到了宿舍楼下,也没上去,直接对着姜衿她们宿舍方向喊,“姜衿,姜衿!”

  事情再多,她其实只关心姜衿。

  可——

  网上的事情他也已经知道了,下了班一直都在打电话,知道网上新闻有人处理,也知道姜煜已经坐了下午最后一趟班机往回赶,总归事情很多。

  回了花半里却发现人不在,自然着急。

  他下班倒是没耽搁,可路上堵车了,给姜衿打电话又打不通,只以为她手机没电了。

  晏少卿才刚到了云京大学。

  连夜离开。

  在车上就打电话,通知他妈赶紧收拾东西。

  李庆将最开始开的那辆面包车扔在路边,拦了辆出租就飞快地回家去了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一咬牙就说出了自己绑架了姜衿的事情,楚玉英在电话里狠狠愣了一下,问了地址就挂了电话,姜晴也是,多说了一句自己马上就到,让王大志先别急着打电话给姜煜他们。

  一个打给楚玉英,另一个打给姜晴。

  王大志看一眼牛气哄哄的阿明,觉得他实在不靠谱,转身去打了两个电话。

  眼下——

  绑架这样的事就得合伙干,彼此壮胆才行。

  他是粗人,也是最近好逸恶劳的日子过太久了,才一时见钱眼开,有了这么大胆的想法。

  “那能怎么样?”王大志突然烦躁起来,挥手道,“你让我好好想想。”

  阿明气急败坏,“大志叔你就这么让他走了?”

  李庆火急火燎地离开了。

  王大志点点头。

  李庆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:“你看着给我点,得让我有钱给孩子治病,先不说了,我妈一个人在家里守着呢,我先走了。”

  这话里面带着威胁的意思。

  王大志烦躁地蹙着眉,沉声道:“你现在不干了也行,用着你的车呢,给你一百万。”

  “那我也不能拿孩子的性命开玩笑。”

  “说好了三个人一起干。”

  “可不是,这孩子最近越来越严重了!”

  “现在?”王大志诧异地问了一声。

  他接了电话,脸色一变,连饭盒都直接掉在了地上,急声道:“不行,静静突然晕倒了,我得赶紧回去。”

  李庆和阿明一样,站在边上吃着炒面,才吃了几口,电话又响了。

  王大志去而复返了,提着两个塑料饭盒。

  没一会——

  这样想着,李庆就舒了一口气。

  等他离开云京,到了半夜再打电话报警吧,为了他和孩子老妈顺利离开,他不能太早地暴露了这个地方,就先委屈这姑娘一会。

  狠了狠心肠。

  李庆坚定了这个想法,抬眸看了一眼车厢。

  坐出租再蹭长途货车,对,他必须今晚上就想办法离开云京才对。

  还不能坐火车,火车实名制买票,这会也都根本没有班车了。

  不但不能继续绑架,他还得连夜离开云京才行。

  他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  不行!

  无论能不能拿到钱,他都没什么好下场,他的静静和老妈,后面也没有好日子。

  里面这姑娘说得对,绑架是一条不归路,尤其她还不是别人,她是市长的闺女,更可能是开国元帅的孙媳妇,那些当官的人都贼精贼精的,捏死他们不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?

  脑海里灵光一闪,李庆果断地打定了主意。

  他得走!

  既然有钱了,他……

  有钱了。

  这个吊坠的价值,已经远远超出他所需要了。

  他当然晓得,不是一般东西了。

  李庆站在他边上,粗粝的手指还摩挲着手中的翡翠,光滑温热得不可思议。

  话音落地,砰一声又关了门。

  阿明拿了破布直接给她塞住嘴,“少耍花招,想去也给我憋着!”

  姜衿抿着唇直摇头。

  “上厕所?”阿明勾唇笑一下,“哥哥带你上厕所?”

  李庆两只手插进口袋退下车,淡声道:“这丫头撞车厢呢,我就开了门,说是想上厕所!”

  好在他大志叔机智,说是这货车原本就是李庆的,万一他直接开走想着独吞一千万就不好了,催促他回来一起守着,可幸亏他回来了,不然这人都要放跑了!

  阿明快步到了近前,“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?”

  远一声高喊,打断了两个人的说话声。

  “李叔!”

  “老坑玻璃种的翡翠,你听过就该明白它的价值,我说帮你就帮你,言出必行,只要你帮我……”

  李庆一愣,抬手将她脖子上的坠子扯了下来。

  姜衿直接在他身前低下头去,“我脖子上这条项链价值上千万,算作我的诚意。”

  “花言巧语!”

  姜衿定睛看着他,心里略微松了一口气,再接再厉道:“我要是出了事你没有钱,我要是没有事你拿到钱后面还是会被抓去坐牢的,拖家带口的你又跑不了,你女儿要是知道你为了救她都去犯罪了,怎么可能再认你,你在毁你全家,保护我才能真正帮到你,你就这一条路能走!”

  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她,神色间还带着点识破她轨迹的讥诮,根本不信。

  “帮你?帮你逃走了我去坐牢?”李庆总算说了一句话。

  李庆抬手又要给她塞住嘴,姜衿连忙往后退一步,继续道:“你跟着他们拿不到钱的。我爸那种人,肯定会送你们去坐牢的。您家里有女儿等着治病呢,就图钱而已,和他们合作不如帮我,我既能给你钱又能帮你救女儿,你好好想想!”

  反而更不敢轻易和她说话了。

  可——

  再转念一想,他们绑了的可是市长家的小姐,也就第一时间相信了一大半。

  晏云瀚他还是知道的,沁安地震自然也关注,倒是不曾想,这姑娘还有这样的背景。

  长途司机几十年,路上无聊,见识却不闭塞。

  她一番话说得斩钉截铁,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,李庆就愣了一下。

  “我让他找人替你女儿看病!”姜衿不理他,一本正经飞快道,“我没骗你,我男朋友真是四院教授,其实也不是男朋友,我们领了结婚证的,就刚才打电话那个晏哥哥,他是我丈夫,开国元帅晏云瀚的亲孙子,在四院脑外科,沁安地震的时候你有没有看电视?就四院医疗队里最年轻的那个医生,我可以让他帮你的,相信我!”

  李庆又扯了她嘴里的破布,冷声道:“别想着耍什么花招,我就让你少受点罪!”

  这眼神,和自己那闺女还有点像。

  李庆抬手就要关上车厢了,姜衿连忙往前又蹦一步,神色恳切地看着他。

  他现在最恨的就是医院了,不就要钱么?孩子治病到一半就不管了,那些医生护士他妈的一个个人模狗样的,还不都是看钱说话。

  李庆将破布直接塞了回去。

  姜衿恶心地朝着脚下吐了口唾沫,看着他飞快道:“我男朋友是四院教授!”

  李庆抬手扯了她口里的破布。

  姜衿站在车厢里看着他,眼见他进来,就“唔唔”地喊了两声,下巴往一边抬。

  他沉思了一下,打开了车厢门。

  就像人撞在车厢上的声音。

  李庆点了一根烟,靠着车厢抽着,突然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咚咚声了。

  还是第一次用来做这种事……

  他的车和王大志原先那车不一样,有车厢,也算是个极隐秘的藏人地方了。

  有一段时间没跑货运,他原本正打算卖掉车,一直没找着下家。

  主要看中他的车了。

  王大志就给他介绍了这么一门生意。

  前不久却查出了白血病,自然是流水一样地花钱了,他求爷爷告奶奶将周围认识的人都借了一遍,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,才想着找王大志借点钱。

  女儿出生的晚,也就才十五岁,已经上高一了,又聪明又乖。

  他是和王大志一起跑长途时候认识的,都因为老婆出轨离了婚,平时关系也就还凑合,王大志好搓麻,他没什么爱好,挣点钱都供了女儿了。

  开车的男人比王大志还大一岁,叫李庆,年近五十,沉默粗壮,留着寸头。

  王大志关了车厢,带着自己侄子先去吃饭了。

  开车男人当然明白,点了一下头。

  留下自己这侄子一个人,他还不怎么放心。

  “你看着,我们先去吃饭。”王大志话音刚落,又突然犹豫了,看向开车男人道,“李哥,要不你先守着,我带阿明先去吃饭,给你带过来。”

  “好!”阿明忙不迭点了一下头。

  “她塞着嘴能不安静?”王大志没好气斥他一声,略微想了想,开口道,“等会通知一下玉英,这个电话让她打,有情况我们再商量。”

  “叔,叔你别急,我觉得这事情不对,那小妞是不是太安静了一点?”阿明看一眼车厢里坐着的姜衿,小声道,“我这心里毛毛的。”

  “等会吃了饭再问。”

  阿明一愣,“我们把那妞手机给扔了!”

  王大志抬眸看一眼,松了一口气,朝着其他两人道:“先不着急,咱们晚上再打电话,争取天亮之前就拿到钱,拿了以后云京最好都不待了。”

  手脚都捆着,嘴巴也塞着,她小小一个姑娘家根本跑不了。

  她都没能多看两眼,就被直接扔上车厢了。

  再抬眸扫一眼,周围都是车,大多是货车,很多,一排排都是,安安静静地停着,周围连个人影都瞧不见。

  车门一开,姜衿被王大志握着胳膊下车了,眼前是一辆带着车厢的卡车。

  时至傍晚,天色慢慢暗了。

  车子驶出了市区,一路颠颠簸簸,也不知过了多久,总算到了地点。

  王大志哈哈笑了两声。

  “可不是,我看见楚姨手上那个玉镯了,绿油油的,好看!”

  “他们报警我们就撕票,”王大志冷哼道,“那些有钱人才不把钱当钱呢。玉英可说了,那一条项链都是几十上百万,值钱着呢。”

  “但愿这事能成。”男人沉声问,“那边不会报警吧?”

  王大志看了姜衿一眼,粗声安慰他,“只要咱们这事一成,按着说好的一人三分之一,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,静静的病不是问题。”

  “现在这医院就是这样,只认钱,没钱才不管你是生是死呢!”阿明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嗯。”男人挂了电话,声音听起来就沉闷了,“四院那个收费,根本住不起,这段时间能借的钱都借了,我妈她头发都快全白了。”

  王大志突然开口道:“孩子回家了?”

  男人笑着挂了电话,车厢里陷入一片沉寂。

 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  “爸爸今天晚上不回来,你乖乖的,和奶奶睡。”

  “静静怎么了?”男人接通了电话,声音温厚老实,还带着点笑意,很和气,根本不会让人想到他正在干违法乱纪的事情。

  是前面开车男人的手机。

  姜衿心里舒了一口气,攥着手坐着,一言不发,突然又被响亮的铃声惊着了。

  按着时间,他最多两个小时,就能知晓她失踪的事情了。

  他担心自己肯定会一下班就回花半里。

  晏哥哥知道了?

  想要钱,应该不至于再去惹恼姜煜和宁锦绣才对!

  网上的事情指向姜晴,那,给宁锦绣泼尿的事情到底又怎么回事,和这几个又有没有关系?

  前面开车的男人先不说,楚玉英和姜晴又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?

  叫阿明的看上去像个流氓,得提防。

  肯定会暂时保证她安全。

  王大志想敲诈。

  姜衿抬眸看了他一眼,又攥着手低下头去。

  没走一会,看到一个开着抢修的下水道井盖,直接扔了进去。

  阿明低着头,等手机响完,关机了。

  “先别接。”王大志紧张道,“让它响着,响完了关机扔路边垃圾桶去,现在好些手机有那个什么定位来着,麻烦得要死!”

  “晏哥哥?”阿明看一眼王大志。

  阿明低头找了找,这才发现是姜衿的手机,刚才匆忙之间掉在车座下面去了。

  他话还没说完呢,手机铃声突然在车上响起来了。

  他这表侄什么德行他心里当然清楚,王大志粗声提醒道:“想要钱就管着点裤裆,这姑娘要是被你折腾了,别说钱了……”

  阿明转过脸去,嘟囔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这都好久没睡过女人了,看看还不行啊!”

  “阿明!”王大志没好气又唤他一声。

  男人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姜衿,就差泛绿光了。

  哪是他以往碰过的女人能比的?

  白亮莹润像雪,碰上去感觉牛奶似的,尤其软,想起来那滋味都非常**蚀骨。

  姜衿也就穿了衬衫牛仔裤而已,被他拖上车,就露了腰肢一片肌肤。

  马上到五月,街上人都穿得单薄。

  一想到刚才掳着姜衿上车的那感觉,男人就躁动不已。

  可——

  也是从楚玉英口中听说她前夫新老婆是奢侈品品牌公司董事长,身价惊人,富裕程度他们无法想象,这么有钱,那几百上千万都是毛毛雨啊,他们弄到手一些,下半辈子都吃穿不愁了。

  王大志已经在外面欠了几十万了,能不着急吗,一合计,两个人就动了歪心思。

  家里打了好几架,楚玉英现在唇角还肿着呢。

  混着混着,楚玉英给的那点钱就混完了,再去要,楚玉英也不给了。

  最近王大志有钱了,他自然跟着混。

  他是王大志的表侄,家境一般从小坑蒙拐骗,有过案底。

 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嫩白的脸上,又从嫩白绯红的脸上移到了肌肤纤薄的脖颈上,再到隆起的胸部弧度上,最后,又扫过她的腰肢和长腿,只觉得紧绷得难受。

  姜衿低垂着眼眸,没看他,嘴里塞着一块布,也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  男人又扭头看姜衿了。

  王大志嗤笑一声,“拿了钱多少女人都能上。”

  他扭头看了王大志一眼,一脸贪婪。

  姜衿往边上躲了一下,男人深吸一口气,咽着口水道:“真他妈香,比发廊里那些小姐还香!大志叔……”

  第二个男人正是刚才拽了她上车那一个,穿一件短袖,露出黝黑结实的小臂,被踹一脚也不恼,不知道想了什么,歪着身子就往姜衿身上倒。

  “滚你妈!”王大志抬脚踹了他一下。

  第二个男人又打趣道:“我大志叔最近输了上百万了,再不来钱连裤衩都穿不起了。”

  “几千万!”开车的男人明显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王大志瞪第二个男人一眼,没好气道:“你们知道什么?!晴晴说了,那女人当她是心肝呢?丢了二十年才找回来能不心疼,别说一千万,几千万都是小数目。”

  “是啊,赎她还不如再生一个呢!”另一个男人搭话道。

  前面的男人回头看一眼,迟疑发问,“大志,你说就这么一个姑娘,那阿什么的董事长会花一千万来赎?”

  男人看着她耸了耸唇角,上下打量她一眼,那样子就像在打量待宰的羊羔。

  楚玉英的男人,她在姜家见过一次,就是这张脸。

  这才发现,刚才绑她脚的男人她有一面之缘。

  姜衿瞪圆了眼睛。

  “老实点。”绑完她手脚,一个男人锁了车门,恶狠狠道,“好好配合,留你一条命!”

  姜衿大脑经历了短暂地空白,肩膀就撞到车门上去,蹭手把。

  怎么回事?

  车厢里另外一个男人在绑她的脚。

  这一切突如其来,感觉都没有三秒钟,姜衿刚回过神来,两只手腕就被一条绳子勒到了一处。

  “你……”一个字尚未出口,嘴里又塞了一块破布。

  姜衿无奈一摇头,正准备走,后车门突然哗一声从里面拉开了,她脸色一变,被一个男人直接扯了进去。

  她也爱莫能助。

  可——

  的确,她们学校占地面积大,眼下还在下午上课时间呢,星期一下午满课的有比较多,这会也不是饭点,外面自然显得空旷了一些。

  “这一路过来都没几个人。”男人无奈地抱怨了一句。

  索性开口道:“我不太清楚,你在前面再问问其他人好了。”

  她反正没什么印象。

  姜衿蹙眉想想,只觉得这附近好像没有这么一条路。

  景阳路?

  半旧的面包车车窗落了半截,男人歉意一笑,大声问,“姑娘,景阳路怎么走?”

  对上憨厚老实一张脸。

  喇叭声又起,她忍不住蹙眉看了过去。

  姜衿下意识往边上走了两步。

  她们学校不在商业繁华区,校门口的街道非常宽阔,人行道也是,偶尔有车子就因为各种原因驶进来,一停好几天的都有。

  姜衿又想着给宁锦绣打个电话,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喇叭声。

  她可怎么忍受?

  这辈子应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。

  自己那个妈妈,说话都不会大声,穿衣打扮更是极为讲究,尤其在仪态这方面。

  忧心忡忡。

  姜衿看着图片,抿紧唇想了一下。

  应该没被泼上?

  宁锦绣一出公司,有人跑过去泼尿,她的助理飞快地帮她挡了,头发和背部全湿,很快,宁锦绣在助理和保镖的簇拥下进了公司。

  下午四点,姜煜和宁锦绣的事情被曝光以后,他恰好经过amanda公司楼下,看见这一幕。

  网友大概说了一下事发经过。

  照片应该是在公司楼下拍的,从头至尾她没看见宁锦绣的正脸,amy转身护着她,头发和后背都湿了一片,左右两边保镖护着她们往公司里面退。

  姜衿一愣,看着网友上传的那张图片失神。

  一上去就看见新热点了,“amanda公司董事长被泼尿。”

  姜衿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,握着手机的一只手都有点抖,又上了微博。

  真是……

  她和姜晴都是早产,同年同月同日生,外人眼中她还一直是姜晴的妹妹,真相不公开,怎么解释,别人都会认为姜煜婚内出轨,她是私生子归家,宁锦绣是小三转正。

  姜衿隐隐觉得,他们家的所有事,可能都藏不住了。

  作为姜煜,也许可以控制各大媒体不发声,甚至,各大官博不发声,却很难堵住民众悠悠之口,再加上要有人刻意为之,不明真相的网友随意转发,这事情很可能失控。

  现今社会网络普及,网民数量非常庞大,舆论这种东西,控制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  他在官场多年,出了这样的事肯定会第一时间知道,眼下大约半小时还没能解决,应该是在商量对策?

  姜衿蹙眉一想,觉得姜煜肯定是已经有了消息。

  难道已经有了消息?

  出了教室就一直给姜煜打电话,姜煜的手机却一直在“通话中”,似乎很忙碌。

  她也没耽误,背了包就直接出学校。

  操控舆论这些事她不懂,还没想出个所以然,下课铃已经响了。

  脑海里思绪翻飞,姜衿来回想了好几遍,只觉得头大。

  名声有染,是当官为政者的大忌。

  这件事里她最担心的是姜煜。

  清者自清。

  那些辱骂鄙夷她的言论,她其实不放在心上。

  微博上爆料刚出来,基本上注意到的学生还很少,她松口气,抿着唇思量起来。

  姜衿一只手紧握着手机,下意识地,抬眸巡视了一圈。

  她想干嘛,毁了姜家吗?

  见过颠倒黑白的,还没见过能夸张到这种程度的。

  等最后再弄明白曝光的源头和姜晴有关,更是脸都气白了。

  看着看着,脸色就不怎么对劲了。

  姜衿接过了手机。

  “不是,是你!”李敏舌头都捋不直了,“你自己看看。”

  “你欧巴裸照曝光了?”姜衿还打趣了她一句。

  她直接将自己手机推了过去,结巴道:“衿衿,你……你看一下这个!”

  怎么忍得住?

  李敏看着她的照片和信息完全暴露,只觉得头大。

  姜衿?!

  又有围观群众曝光了,就是今朝有酒,就读云京大学,新闻传播学院七班女班长,姜衿。

  有知情者说了,今朝有酒就是前姜市长和小三宁锦绣的私生女,她签售的照片里有姜市长的儿子嘛,姜市长的儿子就是哪个高中的谁谁谁,买了今朝有酒好多书发给同学看呢。

  李敏又继续往下看,越看越觉得心绪难以平复。

  透露着神秘。

  这一切,都和普通的大学生不太一样。

  她性子淡漠,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显得乖巧秀丽,她们同宿舍几个却再清楚不过,最好别惹她,惹了她反正没什么好果子吃,她也不会客气。

  她穿着打扮不太张扬讲究,比较低调,可她却有价值连城的翡翠吊坠。

  她有个男朋友,卓尔不群,一看就出身不凡。

  她入学报名是一个人来的,平时也很少和家里人打电话。

  李敏突然就想到姜衿的态度了。

  可——

  这些人的脑洞会不会太夸张了?

  天呐!

  这小三还来头不小,amanda公司董事长宁锦绣啊?

  小三的女儿?

  他们一直觉得姜衿和前市长姜煜有关系,却是从未想过,这关系还这么复杂?

  这几个词在李敏脑海中闪过,她突然下意识看了边上的姜衿一眼。

  市长、千金?

  倒是不曾想,雨过天青这么有料,市长千金?

  她喜欢的那几个大神比较腐,都是专注**,看多了就觉得言情没意思,自然从没关注过。

  她的关注点恰好从来没在她身上。

  可——

  李敏有点印象,雨过天青好像就在她们学校。

  图片大多是截图,截图又大多和一位言情小说作家雨过天青有关。

  说的却是神乎其神,而且,有图有真相。

  发表话题的并非任何官方微博,也不是媒体记者,就和她一样,普通人。

  李敏吓了一大跳,点进了其中第一条。

  每一条,都和前市长姜煜有关?

  “云京前市长扶小三转正”、“云京前市长家暴原配”、“揭云京前市长姜煜真面目”、“民众眼中的好市长,私生活里的伪君子”……

  李敏划拉着手机一路浏览,突然就被几条相似度极高的话题吸引了注意力。

  这在毫无作为的普通学生里,着实也挺不容易的。

  与此同时的,她粉丝也有不少人,上万了。

  总归,杂七杂八地什么都有。

  娱乐圈明星占了将近一半,剩下的有明星后援会、同学朋友、小说界大神、动漫界大咖、国内一二线杂志官博、以及,好些新闻网站官博、段子手网红,等等等等。

  她微博关注了几百人。

  拿了自己手机,继续刷微博。

  李敏眼见她安静了,瞅一眼她摊在桌面的英语,又不好意思打扰了。

  姜衿胡乱想想,突然觉得她这种状态也挺不错的。

  再普通不过的大学女生了。

  李敏属于典型的没心没肺性格,爱吃爱睡爱八卦,捎带着学习,什么都不出挑,浑身上下却也挑不出一个大毛病,看上去没追求,每一天自己却也能过得挺快乐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被揭穿了,哈哈。”

  “每晚压一个?”姜衿柳眉一挑,“照片?”

  “嘿嘿,我的目标就是毕业了当个娱乐记者,天天偷拍美男,每晚压着一个人睡觉,一个月都不带重样的!想起来就激动!”

  姜衿看她一眼,无奈道:“你真八卦。”

  “真的。”李敏越发压低声音了,“大家都这么说。反正就算没分手肯定也在冷战,总归出问题了,怎么看都不对劲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李敏却素来八卦惯了,迟疑了一下,就继续道:“孟佳妩好像和江卓宁分手了。”

  “没怎么。”姜衿不想多说。

  李敏看着她神色柔和,忍不住又道:“你和孟佳妩怎么了?”

  姜衿又笑笑,没说话。

  “感觉她爸妈很可爱,要是我有这么一对活宝爸妈就好了。”李敏又忍不住喟叹起来。

  “哈哈,估计是想家了。”姜衿笑答。

  “哎,童桐爸妈这段时间都瘦了,昨天来宿舍,还抱怨咱们云京的东西不好吃呢。”

  姜衿略微想了下,笑道:“不知道,应该可以吧。”

  事发快一个月了,老太太还住在医院里没醒来呢,新闻热度这几天也暂时消退了一些,开庭日期都还没确定,结果怎么样当真难说。

  没一会,许是觉得无聊了,暂时放下手机,侧头问她,“你觉得童桐的官司能打赢吗?”

  同宿舍就来了李敏一个人,抱着手机趴在桌面刷微博。

  姜衿和往常一样,阶梯教室上三节选修课。

  星期一,下午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7:永不生怯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