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8:她晓得,他来了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晚上八点,天色暗了。爱玩爱看就来

  对姜衿来说却没什么区别,车厢里原本都是昏暗漆黑的。

  也就阿明的手机手电筒发出一点光。

  光亮正对着姜衿。

  她就坐在地上,背靠着一面车厢,低垂着头,要多安静有多安静,浅蓝色的衬衫裹着单薄的肩头,光晕映在她脸上,纤柔秀美,让阿明觉得,那背上好像能长出翅膀来。

  他平时见到的女人大多泼辣,哪里遇到过这么冰清玉洁的姑娘呀。

  活到二十几岁了,没工作没女人,每天游手好闲,现实生活里见过最好看的,也就姜晴了。

  可惜按着血缘,姜晴是他表妹。

  王大志又疼她,再给他几个胆子,都不敢起那份色心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他觉得,姜晴和姜衿比起来,那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,面由心生嘛。

  姜晴和楚玉英一见面就战火蔓延,对待王大志更是颐指气使,对上他那叫一个不屑一顾,那张脸算得上漂亮好看了,可着实刻薄了些,和眼前这姑娘再比,都让人倒胃口了。

  这世上还有这么乖巧柔弱的姑娘呀。

  阿明看着她,又想起了来路途中,她那含着警惕和倔强的怯生生的一躲,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了,他想一亲芳泽,尤其在这种紧张阴沉的气氛里,在这种四面刚硬密不透风的车厢里。

  多刺激啊!

  他正胡思乱想着,刺耳的铃声突然划破了寂静。

  王大志整个人都抖了一下,掏出手机看一眼,接通道:“来了?”

  语气恶狠狠的。

  他刚才靠在车厢上,差点睡着,都做了一个梦。

  梦里警察都把这一个破烂的停车场包围了。

  突然惊醒能不紧张吗?

  电话里楚玉英还嘟嘟囔囔地抱怨着,说是车太多了,都没几个人,她找不见地方。

  “行了行了,我过来接你一下,你在中间空道上等着。”王大志不耐烦地说了一句,扭头朝阿明道,“看好她,我去接一下玉英。”

  他现在其实有些六神无主。

  这绑了的是市长千金啊,又不是阿猫阿狗。

  他就算拿了钱能怎么样,别说出境了,可能连这云京市都无处藏身,他需要楚玉英尽快给他拿个主意,楚玉英毕竟也跟了姜煜那么多年,肯定晓得这事情怎么解决对他们最好了。

  “你去吧。”

  阿明说了一句,王大志就拉开车厢门出去了。

  姜衿一抬眼,看见外面天黑了。

  门从外面又关上,里面还是有一点光的。

  她不想对上阿明的视线。

  她能感觉到,那**裸的目光一直盯着她,好像已经扒了她的衣服。

  “你饿不饿?”阿明突然问。

  姜衿一愣,抬眸看着他,却发现那贪婪的目光里还夹杂着一丝试探,好像刻意讨好。

  她看着他,也就没说话了。

  嘴里一直塞着破布,她嘴角好像都裂了,也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  阿明抬手扯了她嘴里的那块布。

  姜衿低着头,大口**了两下,喉咙口都觉得疼,不但疼,还干干痒痒的,可能都因为布上的气味细菌过敏了,非常难受。

  她抿着唇角看了眼阿明,低声道:“我想喝水。”

  “喝水?”阿明愣一下,手里的灯光照着她水蒙蒙一双杏眼,只觉得心软,快语道,“我去给你买。”

  话音落地,又觉得不对劲,干笑道:“等会买。”

  姜衿咬咬唇,算是默许了他的说法。

  阿明就着灯光凑到她跟前去,低头就在她颈部吸了一口气,嘿嘿笑起来,“你真好闻。”

  姜衿偏了一下头。

  她今天带了假发,柔软的发梢就扫到了阿明的脸上。

  阿明一个激动,抬手就想抱她,一只手刚搭上她肩膀,车厢门就开了。

  他连忙后退一下,捡了布子塞住了姜衿的口。

  楚玉英跟着王大志进来了。

  一进来就开始数落道:“哼哼,真是向天借了胆,你他妈想进去别连累我啊,一千万,你以为一千万那么容易就来了?一千万那么容易,全世界人都跑去抢劫了!”

  “小声点!”王大志气闷提醒她。

  “鸟不拉屎的破地方,进来半天一个人影都没看见,还怕人听见啊!”楚玉英继续骂骂咧咧。

  说话间,连自己的手机手电筒也弄亮了。

  姜衿就看清楚了她的脸。

  楚玉英还不到五十呢,以前在姜家,官太太的气势十足,过两天就要去做一次发型,买衣服,美容,好像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脸面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她化了浓妆,似乎是在遮挡嘴角的乌青,头发也没什么发型,杂草一样绑在脑后。

  这才多久不见,就好像老了十几岁。

  女人就好像易败的鲜花,缺少了滋润,很快就枯萎了。

  姜衿看着她,还有点出神。

  阿明站在边上,朝着王大志道:“叔,有烟没?”

  “抽完了。”王大志没好气说了一句,看起来很烦躁。

  “那我去买一包。”他的确好久没睡过女人了,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,想得很。

  可——

  到底钱财重要些,抽根烟冷静一下。

  王大志准了,阿明又很快地出去买烟了。

  他刚走没一会,王大志的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。

  是姜晴。

  姜晴也来了,电话一接通就发了脾气,说是地方不好找,七拐八绕的。

  阿明的手机在照明,没拿走。

  王大志就让楚玉英出去再接一下姜晴。

  楚玉英不肯去。

  前十几年,她是姜晴的养母,两个人相处的还算是非常不错,可眼下,她是姜晴的亲生母亲了,两个人的关系反而急剧恶化,剑拔弩张,一见面就吵,还经常动手。

  姜晴让乔远找人凌辱那一次她就在现场,她令人作呕的裸照姜晴手里也有。

  这样的她们,彼此之间连遮羞布都没了,自然无所顾忌。

  不像母女,反而像仇敌。

  楚玉英不肯去,王大志只能骂骂咧咧地自己去了。

  车厢里就剩下姜衿和楚玉英两个人了。

  姜衿有点紧张了。

  她紧张不是因为楚玉英,而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姜晴,姜晴在电话里不让王大志打电话给姜煜。

  可见,她有别的心思。

  她想干什么,姜衿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了。

  李庆拿了她的翡翠吊坠,二话不说已经率先离开了,应该不会再回来。

  姜煜他们没接到电话,现在到底有没有确定她失踪,有没有开始找她,根本不能确定,那么,她的处境突然就危险了起来。

  一个脾气暴躁宠爱姜晴的王大志,一个明显预备对她不轨的阿明,还有一个恨她恨得牙痒痒,整天想着将她除之而后快的姜晴。

  姜衿觉得,按着姜晴的性子,有了这个机会,肯定百般折磨凌辱她。

  不能等了,她得尽快想办法离开才行。

  “唔唔。”姜衿突然朝楚玉英喊叫起来,声音很急。

  楚玉英一把扯了她口里的破布,冷眼看着。

  “妈,帮帮我!”姜衿仰头恳切地看她一眼,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,眼眶里水雾缭绕的,看上去很可怜。

  楚玉英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“你叫我什么?”

  竟然叫她妈?

  真是天大的笑话了。

  眼下——

  姜晴不管她叫妈了,姜皓也不把她叫妈了,姜衿竟然叫她吗?

  还有比这更让人好笑的事情吗?

  “你养过我,母**十个月,这些都是你自己说的。”姜衿仰头继续道,“本来你要养我二十年,只是你弄丢了我而已,要是你一直养着我,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。”

  是啊,要是没有弄丢她,一切肯定没有现在这么糟。

  楚玉英听她说了这句话,突然就失神了,只觉得无法接受,她竟然将好好的日子,过到这种地步了。

  每天和一个鼾声如雷、粗话满口的男人朝夕相处,一开始她和王大志只是碰撞的激情,他在床上说几句粗话,甚至让她觉得刺激。

  可——

  时间长了怎么受得了。

  她过惯了富贵平稳的日子,怎么受得了这天上地下的落差?!

  粗口相向、打架动粗、嘲笑讽刺,她这几个月经历的一切,简直算的上地狱般痛苦的煎熬了。

  她想回去?

  非常想回去,希望这一切噩梦都没有发生。

  “回不去了。”楚玉英突然喃喃道,“已经到现在这个样子,回不去了。”

  两个多月而已,她的心境都慢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她喜欢回忆。

  她经常躺在老旧卧室里,躺在充满着男人体味的床上,回忆她在姜家的日子。

  奢华璀璨的水晶灯、风度儒雅的老公、谦卑听话的佣人、一尘不染的卧室、精巧奢华的珠宝首饰、一排排高档的化妆品、宽大的按摩浴缸,以及,骄傲张扬的儿子……

  太多太多了,每次回忆,画面都会定格在姜皓那张生机勃勃的脸上。

  她才发现,原来她不算空虚。

  这个世界上,其实有一个人,从出生到长大,十几年,都全心全意地爱着她。

  那就是姜皓。

  她父母不喜欢她,从小把她当成佣人一样在家里使唤打骂,她在亲戚邻里中抬不起头,上了学,在学校里都抬不起头。

  没有人真心喜欢她。

  姜煜不喜欢,他是认错人娶了她,王大志其实也不喜欢,年轻的时候爱她的容貌和身体,现在爱她带来的金钱和首饰,姜衿不喜欢她,主要因为她先不喜欢她,姜晴其实也不喜欢她。

  她的亲生女儿,阴差阳错地来到她身边,讨好她都是故意的。

  除了姜皓。

  这个儿子在她富贵安稳的时候到来,从小无忧无虑,养成了天真单纯的性子。

  她被赶出姜家,其实是怨恨他的,因为他没有帮自己说话,她都忍不住去姜家闹,就为了让他难堪羞耻。

  可——

  她没想到,姜皓住到宁家去了。

  她可能认了另一个女人当妈妈,那个女人才是一只金凤凰。

  凤凰回来了,她这只山鸡,就打回原形了。

  她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回忆了,没日没夜地,回忆着以往的日子,回忆着她的儿子。

  去他学校里,偷偷看他,却不敢再和他说话了。

  她不是一个好母亲,硬生生地,磨掉了她孩子对她的所有感情。

  楚玉英垂眸看着姜衿,干笑道:“回不去了,已经成了现在这样子,覆水难收了。”

  “你可以离开王大志。”姜衿看着她神色松动,知道自己大抵是猜对了,边咳边道,“你还不老,未来还有几十年可过,不要卷到这件事里来,离开王大志,去香江,只要你帮我,我就送你去香江那边,要不国外也行,你可以开始新生活的。”

  “国外?”楚玉英愣了一下,她知道姜皓高考完要出国了。

  “只要你愿意。”姜衿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,飞快道,“现在放我走,要不你和我一起走。这件事我就绝不追究了,也不让我爸他们为难你,你想去哪就去哪,保证你下半生衣食无忧。”

  楚玉英定睛看着她,没说话。

  姜衿只以为她不愿意,咬咬牙又道:“还有姜皓。你总该想想姜皓吧,他是你儿子,他又没错,眼下事情闹到这一步,你让他以后如何自处?你们害了我,他如何面对我爸妈,如何面对那些同学朋友,这事情一旦暴露了,他就有一个犯罪的母亲了!”

  “我不是!”楚玉英突然情绪激动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我知道你不是!”姜衿语调缓一下,慢慢开口道,“可是警察不知道。警察一来,你就是共犯了。”

  楚玉英如遭重击地后退了一步。

  姜衿往她的方向挪了一步,继续仰着头,一脸迫切道:“帮帮我吧。你的后半生和姜皓的未来,都攥在你手里。妈,来不及了!”

  楚玉英身子抖了一下,突然蹲下身了,一边帮她解绳子,一边道:“我是为了我儿子,他喜欢你我才帮你的,都是为了他,和你没有关系,你以后好好对他,像个亲姐姐一样照顾他疼爱他。”

  姜衿看着她的动作,一时都愣了。

  “听见了没有!”楚玉英厉声问了一句,神色很崩溃。

  “是。”姜衿点头道,“我一直当他是我亲弟弟。”

  楚玉英没说话,又继续帮她解着脚上的绳子,很快就解开了,姜衿松口气站起身来。

  车厢门哗一下拉开了。

  王大志愣神过后,大声道:“玉英!”

  楚玉英哆嗦一下,一转身对上上来的三个人,同样大声道:“她是姜煜的女儿你又不是不知道,绑了她别说钱了,你连命估计都保不住!”

  “要你管!你竟敢偷偷放她走!”王大志拎着酒瓶,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句。

  出去接姜晴,他顺便买了一瓶酒,只想着晚上喝了暖暖身子,顺便壮壮胆子,将这一票给干了。

  一千万啊,那绝对不是个小数目,他一辈子都挣不来。

  “就是,你怎么还阳奉阴违啊。”姜晴看了楚玉英一眼,冷笑着添了一句。

  她最喜欢的,莫过于在王大志跟前奚落楚玉英了,这感觉,就好像以前楚玉英在家里对她颐指气使,脾气上来就训斥一样一样的。

  “关你屁事!”楚玉英看她一眼,没好气道,“我和你爸说话,要你插嘴!贱丫头!”

  “你才贱!你骂谁呢?不要脸的老婊子,就你这样的好意思说别人!”

  “我撕烂你的嘴!”

  “爸,你快管管她!”

  “这么大的人了和孩子较什么劲!”

  “我就该生了你就弄死你!”

  楚玉英朝着姜晴扑了过去,王大志气愤之下挥手去打她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声巨响之后,整个车厢都顿时安静了。

  紧接着——

  楚玉英砰一声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。

  鲜红的血从她额角直往下淌,她双眼圆瞪地看了姜衿一眼,“皓皓……”

  “妈!”

  姜衿一屈腿跪在她边上,大惊失色。

  楚玉英闭上了眼睛。

  一滴泪从眼角淌了下去,滚落在车厢里。

  姜衿不敢置信地看着她。

  身后三个人也都明显吓傻了,王大志回过神来,一把推开她,俯身探了一下鼻息,退出去好几步。

  死了?

  他就拿酒瓶挥了一下,这人怎么就死了?

  他杀人了?

  王大志看一眼滚落在地的酒瓶子,底端都是血。

  他好像挥到了楚玉英的太阳**上。

  到底有没有,他很糊涂。

  可是,人死了,楚玉英头下汇聚的鲜血在明显告诉他,他杀人了。

  这变故将阿明和姜晴也吓坏了,两个人对视一眼,齐齐看向王大志,征询道:“怎么办,这下怎么办?”

  王大志目光投向了姜衿。

  姜衿看他一眼,侧身往车厢边上躲了一下。

  “走。钱也不要了,连夜就走。”王大志吞着唾沫说了一句。

  杀人得偿命啊,要钱得有命花才行,他现在要做的是逃命,不是绑架勒索了。

  “怎么走?”姜晴看他一眼,慢慢镇定下来,“不得先处理一下她的尸体啊,瞒几天是几天!”

  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王大志烦躁道,“还有这丫头。”

  “她?”姜晴看着姜衿,突然冷笑道:“我有办法,她的去处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王大志蹙眉看她一眼。

  “赵坤电器那个董事长儿子,一直想睡她呢,我们交给他就行了,同样能拿到一笔钱!”姜晴侧头看了王大志一眼,飞快道。

  “赵坤电器?”王大志皱眉道,“董事长儿子你怎么认识?”

  “老早就认识了。”

  “你确定可以把人交给他?”

  “肯定啊!”姜晴气急败坏说了一句。

  赵玉成在做那事的时候喜欢交流,言语中对姜衿颇有垂涎之意,他们把姜衿交到他手中去,到时候赵玉成选个好地方,光明正大地和她发生了关系,之后再来个胡搅蛮缠就行。

  反正只要他敢接,他们就能扔掉这个烫手山芋了。

  尤其——

  赵玉成夜店混了那么久,花样多,带走了姜衿,那肯定可着劲的折腾。

  姜晴只想想,都忍不住冷笑起来。

  姜衿抿唇看着她,漆黑的眼眸像一潭冷寂的水。

  边上的王大志略微想一下,咬牙点头道:“成,你快点联系,这地方咱们不能多待了。”

  “我现在就去。”

  姜晴去到一边给姜衿打电话了。

  她也很抑郁。

  她原本想着用舆论威胁姜皓,主要是为了免除自己的牢狱之灾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事情根本不受她控制了。

  网上的那些话题不是她发起的,帖子更不是她写的,水军也不是她请的。

  她了解姜煜,若是有人能将他惹到那一步了,就是硬碰硬而已,事情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。

  她避免不了坐牢了。

  怎么能甘心,她去坐牢,却让姜衿快乐逍遥,要毁掉就一起毁掉好了,姜晴握着电话,一抿唇,直接就拨了号码,和赵玉成商量好地点,交人。

  当然,她并没有说姜衿先前被王大志绑架的事情。

  只说了她发现了醉酒的姜衿,想着他呢,让他过来带姜衿离开。

  她和姜皓的事情只有赵玉成知道而已。

  按着他的能力,请点水军将事情捅上网非常有可能,尤其他们家先前和姜煜结仇了,赵玉成那种人,肯定会伺机报复,想着拉姜煜下马。

  蠢货,真他妈蠢货草包一个。

  他怎么都不知道用脑子想想,要是真相当真那般,她怎么可能按兵不动到现在。

  她老早都毁了姜家了。

  还要等他出手!

  眼下这样,就算一了百了吧。

  等他和姜衿出了事,姜衿指定痛苦一辈子,晏少卿也是,还有姜皓、宁锦绣、姜煜……

  要痛苦所有人一起,谁也别剩下。

  赵玉成自然也是。

  等着承受姜煜的怒火吧!

  若是能一举将她怨恨的这所有人都送进痛苦的深渊了,她坐牢就坐牢了。

  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楚玉英死了,死了就死了,她没有这样的亲生母亲,王大志杀了人,肯定不死也得无期,她才懒得管呢,她也从来没有承认过这样的父亲。

  只要过了今晚,只要一会赵玉成带走姜衿,度过今晚,就行了。

  一切大功告成。

  哈哈!

  姜晴癫狂地想着,装了手机,唇角勾着讽刺恶毒的笑,转身了。

  眼眸里泛出兴奋又期待的光,她看着姜衿,好像已经看到了她被百般凌辱之后的样子,看到了晏少卿痛不欲生的样子,看到了姜皓、姜煜、宁锦绣生不如死的样子。

  他们每个人都对不起她。

  姜煜从小对她就不够宠爱心疼,姜皓投诚了姜衿,宁锦绣给过她希望,又让她从云端跌倒了深渊,当然还有晏少卿,他对她,是那么的不屑一顾、鄙夷轻视。

  很好啊。

  没人喜欢她,她们都喜欢姜衿。

  那她就毁了姜衿好了,毁了他们每个人的心肝,让他们痛死。

  姜晴越想越觉得激动,目光紧盯着姜衿,哈哈笑一声,突然拿起了车厢里的酒瓶了。

  王大志买了一瓶白酒。

  姜晴拿着那瓶酒,就朝着姜衿走过去,那瓶底染满了血,她也不管,看上去着实有些疯狂了。

  王大志都吓了一跳,厉声道:“你做什么?!”

  他以为姜晴要杀了姜衿了。

  熟料——

  姜晴侧过身,瞪着眼睛道:“刚才电话里不是说过了,她喝醉了,我就让她喝醉而已,不然总不能告诉赵玉成你绑架了她吧,那这个烫手山芋他可就不一定敢接了。”

  “哦!”王大志松了一口气。

  姜晴低头拧开了瓶盖,冷笑:“怎么都不说话?跪下来求我啊,你求我,说不定我就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  姜衿看着她,抿唇没说话。

  攥在一起的两只手却差点因为疼痛而断裂了。

  怎么办?

  她先前以为,李庆那样的,肯定会帮她。

  将欲取之,必先予之。

  她为了表示并非空口白话,连自己的翡翠吊坠都给了他。

  可——

  她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吗?

  这种关头,每个人最先考虑的肯定还是自己。

  人家又不认识她,怎么会为她考虑?

  有了吊坠就足够,拿了吊坠就直接跑了,估计还想连夜离开云京吧,都不可能帮她报警。

  姜衿的目光又落到了楚玉英的身上。

  楚玉英一进来,她看着她飞快老去的容颜,便想得到她最近受了多少折磨了。

  她得多想念从前的荣华富贵。

  可她没想到,最终促使楚玉英下决心救自己的,却是姜皓。

  是姜皓啊。

  那傻小子,现在在干嘛呢?

  他都不知道,让他失望透顶的妈妈,最后却想着他。

  可惜已经死了。

  连楚玉英都死了,她还有活路吗?

  姜衿脑子飞快地转着,只觉得姜晴将他交给赵玉成,也许还有其他深意在。

  赵玉成还和她有仇。

  尤其——

  她没有酒量,姜晴手里这瓶酒,完全能要了她的命了。

  也许好一点,暂时还留着一口气,可那样,她估计很可能就死在赵玉成的床上了。

 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,也是最可能的情况。

  她醉酒之后会做出什么事?

  她要是就这么死了,不仅姜煜和宁锦绣蒙羞,这世界上,最抬不起头的那个人应该是晏哥哥了。

  竟然有她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妻子。

  因为一点丑闻,买醉饮酒过度,到最后,死在花花公子床上了。

  多可笑。

  却又多合理。

  她绝对绝对,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。

  得跑,跑不了就死。

  赵玉成不可能愿意从姜晴手里接收一个死人的。

  想到这,姜衿的目光就投向那扇车厢门了,她出不去,她先得出了这扇门才行。

  外面是一个停车场。

  哪怕好像是一个废旧的停车场,那也是公共场合。

  姜衿收回思绪,闭了闭眼睛。

  咬咬牙,又睁开了,紧抿着唇看着姜晴,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她都没起身,刚才在王大志一个眼神之后往后缩,根本都没有站起来,尽可能减少存在感。

  这可怜巴巴的样子,姜晴看一眼都觉得怒火中烧,直接上前一步,手腕翻转,一瓶酒就劈头盖脸地浇了下去,姜衿躲不及,她尖利的指甲又掐上她的脸,瓶口对准她,将酒往进灌。

  人在愤怒之中力气总是奇大无比,姜衿推了半晌,才用尽全力一把挥开了酒瓶。

  伏地吐了起来。

  满口酒气,那些酒灼烧着她的口腔喉咙,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了。

  姜衿剧烈地咳嗽着,姜晴又冲过去揪她头发了。

  神色太癫狂,边上两个男人都吓了一跳。

  姜衿一把揪住了阿明的裤腿,起身躲到他身后去,**道:“阿明哥,帮帮我。”

  酒气缭绕、她呼吸灼烫,一开口就让人醉醺醺了。

  阿明都没想到,她会突然求助他。

  这么可怜兮兮、这么狼狈、这么声音婉转地求助他。

  男人的天性里,总是有着那么一点保护欲的,会下意识地在他看上的女人面前,当一个英雄。

  哪怕装,也要装一个英雄。

  阿明一垂眸,就看到姜衿抓着他胳膊的一只手了,这只手这么白这么嫩,指节细长,在车厢昏暗的灯光里,好像最嫩最嫩的葱白一样,极致勾人。

  别说睡她一睡了,就是让这只手帮他解决一下,都应该**蚀骨。

  她反正一会要被别的男人睡了,自己干嘛不先来一次?

  这念头在阿明的脑海中飞快闪过,他就一脸烦躁地推了姜晴一把,“行了行了,一会弄死她了,更甩不离手了。”

  “要你管!”姜晴勉强站稳,气急败坏。

  王大志烦躁地看她一眼,沉声道:“别吵了,都到这种地步了,赶紧想着怎么送她走才对,咱们总不可能让那谁开车过来在这里接她吧?!”

  一句话提醒了姜晴,也提醒了姜衿和阿明。

  姜衿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握紧了,小声道:“阿明哥,我想上个厕所。”

  “上屁!”王大志爆粗口了。

  这都什么关头了,还想上厕所,这丫头不会想跑吧?

  他一脸狐疑地看向姜衿。

  却发现姜衿一张脸红彤彤的,眼眸水汪汪,晕乎乎地藏在阿明身侧,看上去委屈死了。

  这丫头?

  这么一会就醉了?

  阿明自然也发现了,他甚至能察觉到,边上的女孩是温热滚烫的。

  他实在忍不住了。

  阿明直接朝王大志道:“车厢里太难闻了,你们商量对策,我出去透透气,顺便带她上个厕所。”

  王大志眼眸阴沉地看着他。

  自己这侄子打得什么主意,他怎么可能不晓得,不过,他也无所谓了。

  姜衿在这,姜晴就是癫狂状态。

  他们得商量对策,让姜衿出去了也好。

  反正她细胳膊细腿的,也根本不可能跑了。

  王大志点了一下头。

  阿明握着姜衿的胳膊,出去了。

  姜衿腿上的绳子已经解开了,手上的绳子其实已经松了,看上去却还是绑着的,她也没要求阿明帮她弄开。

  天已经全黑了。

  他们所在的地方,是一个非常大的停车场。

  基本上停着的也都是大货车,还有些轻卡、面包之内的,废弃居多。

  反正看上去破破烂烂的。

  路灯都不够,姜衿不动声色地看了好一会,大致感觉到出口的方向,那里灯光最亮,远远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和各种杂音。

  “阿明哥。”姜衿晕乎乎仰头道,“我想喝水。”

  “不是上厕所吗?”阿明蹙眉问她一句,还算耐心。

  他们眼下走到中间了,厕所在最里面的角落了,他就预备到了那,好好地爽一下,也因此,对姜衿还算是挺耐心的。

  “喉咙太难受了,我想喝水啊!”姜衿蛮横地说了一句,委屈得眼泪都掉了下来。

  像抱怨像撒娇,偏偏让人非常受用。

  阿明抬眸扫一眼,扯着她胳膊直接到了边上两个车中间。

  一把将她退到了一侧车厢上。

  低头就要去啃咬他嘴唇,粗声道:“我帮你润润。”

  口气喷面就来了,姜衿实在难以忍受,一侧头避开他动作,趁着他抬头就要发火之际,两只手都攀上他肩膀,猛地提腿,膝盖重重地砸向了他的裆部。

  这一下,用尽了全身所有力气,非同小可。

  阿明嚎叫一声踉跄后退,再抬眸,姜衿已经飞快地跑开了。

  跑了?

  阿明回过神来连忙去追。

  疼得要死。

  他身高腿长,跑起来一瘸一拐的,咬着牙就喊,“大志叔!”

  他们其实才离开车厢不远。

  他一喊,王大志就着急火燎地跑了出来。

  跟着他一起追。

  姜衿跌跌撞撞在前面。

  左右看了好几次,发现根本都没有人,快九点了,天全黑了,这么破烂的停车场,中间安静地跟一座坟墓似的,还是钢铁坟墓,周围立着的,都是庞然大物。

  她下午都没吃饭,头晕眼花,还一身酒气,跑起来脚步都是虚浮踉跄的。

  可——

  人到了生死关头,潜力也是无限的。

  后面两个大男人在追,她愣生生也跑到了光亮的地方去。

  有了人影。

  姜衿直接大喊道:“救命啊,杀人了!”

  喊完了,就恍惚间看到一个人朝着她的方向跑过来,是李庆。

  竟然是他,去而复返了。

  他是回来救自己的?

  姜衿却觉得不太可能,她不相信,她眼下对谁都不能期待了。

  也许李庆真是女儿出事了。

  他送了女儿去医院,这一会工夫又折回来了,或者他走到半路,女儿又没事了。

  姜衿飞快地往门口的方向跑。

  李庆握住了她的胳膊,她一低头,就用全部力气咬上了他的手,趁着他松开的一秒钟,又飞快地跑。

  刚一跑,刺眼的车灯突然就照亮了她的脸。

  一辆黑色宾利箭一样地从门口窜了进来,擦着她而过,砰一声,将她身后的李庆直接撞飞了,都没有停下,一个狠辣的甩尾换了方向,就朝着飞奔来追她的两个男人冲了过去,阿明也被撞飞了老远,刺耳的刹车声响起,王大志惊魂未定地跑开了。

  车子又“嗡”一声发动,流剑一样倒回去,将他也撞飞了。

  世界安静了下来。

  姜衿安静地看着,三个被撞飞的男人竟然都没有死,趴在地上吐血,王大志起了两次,都没能起来。

  姜晴出现在她视线里了,似乎也被这状况吓了一跳,飞快地往回跑。

  车子熄了火,一道她熟悉至极的身影就下来了,大跨步走到车尾,三两步追上姜晴,一抬腿,直接将她踹出几米远,直直地趴在了地上。

  姜衿傻了。

  晏少卿转身远远看了她一眼,像踢垃圾一样,将王大志给踢了出去。

  大跨步朝着她的方向走去了。

  姜衿腿一软坐在了原地。

  刺耳的刹车声、警笛声、吵闹声,都在她耳边响了起来。

  整个寂静的世界突然又热闹了。

  姜衿看到眼前一个小姑娘窜了过去,大哭道:“爸爸,爸爸,你怎么样?”

  她耳朵好像完好,又好像没好,听什么都很恍惚。

  她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  一抬眸,对上一双隐忍着所有情绪的深黑眸子。

  “晏哥哥。”姜衿声音小小地唤了一声,好像梦呓一般,不敢大声。

  “没事了。”晏少卿一低头,一张脸埋进她颈窝里,他将她整个人紧紧地扣在怀里,一丝缝隙都没有,力气那么大,好像要将她嵌进骨肉里一般,姜衿都听到了自己的骨头在抗议,发出咯嘣咯嘣的声响。

  她才彻底安心了。

  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脸,听到他的声音,感受到他的气息,她晓得,他来了。

  他从来没让她失望过。

  真好!

  “衿衿!”

  “姐!”

  “人有没有事?”

  边上随后赶到的所有人都着急火燎地围了上来,警察问话间,都抹着脸上的汗。

  面包车跑得太远了,从锁定到追踪都需要时间的,他们已经尽了全力,飞快地往过赶了,哪曾想,晏家这位公子开车实在太快了,一路上风驰电掣,他们追都追不上。

  也根本没法追啊,人家开着限量版宾利,哪是他们那种破车能比的。

  没追上,这不就晚了。

  人质都被他抱在怀里了,他们还解救个屁啊。

  办事效率连自己都汗颜了。

  更何况别人呢?

  警察眼见晏少卿不理他,也怒了,直接朝着随后下车的一众警察发话道:“把他们都扣上,带走!”

  姜衿揪了一把晏少卿的胳膊,露出脸来。

  看见了宁锦绣、姜煜和姜皓一脸关切着急的神色。

  喘了一口气,她声音嘶哑道:“还有楚玉英,为了救我被王大志打死了,在第四排一个带车厢的蓝色货车上,京。”

  看着她的几个人齐齐愣了一下。

  姜皓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一转身,飞快地就跑了。

  “姜皓!”姜煜唤他一声,拍了拍宁锦绣的肩膀,也连忙追了过去。

  姜衿大睁着眼睛,将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。

  抬眸看一眼宁锦绣,哑着声音叫了一声,“妈妈。”

  这一声太浅太柔太眷恋,好像刚会说话的婴孩,在这世间的一声叫唤,懵懂无知,只认得最亲密的那个人。

  逼回去的泪水又从眼角滑落了下去。

  姜衿还是觉得难受。

  她有三个妈妈,两个都死了,还都死在她的眼前,都是为了她。

  赵霞是为了赎罪,为了让她毫无退路,为了让她过更好的生活,楚玉英说自己是为了姜皓,可再怎么也是因她而死的,她说话的时候,她感觉的到,她对自己有所期待,并且信任。

  她说,要不是姜皓喜欢你……

  她顾及着姜皓,事实上,也已经认可了姜皓喜欢的自己。

  只是太迟了。

  姜衿胡思乱想着,酒劲上来,一张脸都泛着不自然的红,很骇人。

  晏少卿低头看她一眼,又看看宁锦绣,声音低沉道:“我先带她离开。”

  “好。”宁锦绣摸摸姜衿的脸,点点头。

  amy扶着她站到了边上去。

  晏少卿抱着姜衿往自己的车边走,还没走到呢,身后突然传来焦急的一声,“姐姐,姐姐。”

  姜衿脸色微变,晏少卿停了步子。

  单薄瘦弱一个姑娘快步到了两人跟前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来,边喘边道:“你的东西。对不起啊姐姐,我爸爸他不是坏人,他只是想帮我治病,想要钱,对不起……”

  吊坠落在了姜衿的手心里,她勉强睁着眼睛,迟疑道:“你是静静?”

  女孩还没答话,身后又出现一位面容疲倦的老人,扶着她连声道歉,“对不起对不起。孩子他爸也是走投无路了,做下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,急匆匆非要连夜走,和我说话就被孩子听见了,说什么都要回来救你,看在孩子的份上……”

  老人话没说完呢,就被边上的女孩扯了一下。

  女孩都不敢看晏少卿的眼睛,只能一脸歉疚地朝着姜衿抿抿唇。

  姜衿也看着她。

  视线里女孩突然流了鼻血,身子晃一下,朝边上栽了过去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求月票么么哒。

  此后每天一更,时间为中午十二点,望周知。

  阿锦有两个出版文要修,接下来肯定特别忙,不保证万更,但是绝对尽全力保证更新,数量和质量,希望亲们谅解,不要养文,陪着阿锦,群么么。

  (* ̄3)(e ̄*)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8:她晓得,他来了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