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9:精妙一步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老人连忙扶了她一把,被惯性带着跪倒在地了。

  晏少卿神色一愣。

 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,低声道:“李庆说他女儿有白血病,先前在你们医院住院着呢,住院费不够被赶了出来,他就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抱着她上了车。

  姜衿靠在副驾驶上,眼瞅着晏少卿给她放低了座椅,系了安全带,关了门,转身绕过车头上了车,冷峻的侧脸上还笼着怒意,就不敢说话了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,略带冰凉的手背探上她额头,淡声道:“自然有人管她的。”

  言下之意,你就别操心了。

  姜衿自然也明白他怒气未消,声音低低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只觉得头晕。

  先前被姜晴灌了酒,其实不多,可对她来说能坚持到现在已是不易。

  放松了,四肢百骸好像都开始疼了。

  她软软地靠在位子上,上下眼皮都碰了好几下。

  晏少卿小心查探了一下,发现她身体也没受到什么大伤害,稍稍放心,脱了自己外套盖在她身上,安抚道:“我开慢点,我们先回家,你不舒服了随时吭声。”

  “喉咙难受。”姜衿眼眸迷离地看着他,“想喝水。”

  晏少卿将车子倒出了停车场。

  大晚上警车来了十多辆,响动自然扰民。

  街道边好些店铺外面都站着人,交头接耳窃窃私语。

  晏少卿路边停了车,进去一家便民小超市,没一会拎了个袋子出来。

  开了副驾驶门,扶着姜衿坐起来。

  “漱漱口。”他进去时间有点久,让老板热了一瓶水一盒奶,水瓶解开递到姜衿手里正好是温温的,姜衿被他扶着漱了口,忍不住就抬眸看他一眼。

  晏少卿一双眸子里满是心疼柔情。

  胃里翻江倒海,姜衿握着他胳膊就下车,脚一软没站稳,弯着腰就呕了起来。

  好久没进食,其实也呕不出什么,都是酸水。

  一部分溅到了晏少卿身上,他熨烫笔挺的裤腿上都是,深黑的皮鞋也根本未能幸免。

  姜衿晕乎乎,抬手就要去给他擦。

  晏少卿一把握了她手腕,紧紧蹙眉道:“做什么?”

  “你裤子都弄脏了。”姜衿只觉得难受,看着他裤子上的印记,手指蜷了蜷,哑着声音懊恼道。

  “别管它。”晏少卿无奈道,“漱口吧,有没有感觉好一点?”

  姜衿用完了一瓶水,仍是晕乎乎,朝着他胡乱点头。

  晏少卿将她重新扶上座位,低头取了小块姜片递过去,柔声道:“把这个含嘴里,一会不想含了吐掉就好,喝了这盒奶,回家了我再给你熬点豆汤喝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看着他点点头。

  晏少卿在她脸上摸了摸,“乖。”

  安顿好她,这才转身去开车了,回依云首府。

  医院太远了,她的情况也不需要挂急诊,晏少卿自然直接回家了。

  宁锦绣和Amy很快出来,也上了车,跟着他一起先回。

  路比较远,晏少卿开得也慢,临近十一点,一众人才回到了依云首府,宁宅。

  姜衿已经睡过去了。

  晏少卿直接抱着她回了卧室,拿体温计给她夹着。

  四月底昼夜温差大,她穿的薄,又是被灌酒又是迎风跑,在车上的时候已经有点发烧了。

  自然让人着急了。

  晏少卿陪着,宁锦绣就张罗着去帮她熬汤醒酒了。

  姜衿穿着贴身背心躺在被子里,红彤彤一张小脸露在外面,许是觉得热,她抬手去抓自己的头发。

  晏少卿俯身帮她取了假发,一只手揉着她短短的头发,柔声问着,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嗯,我拧个毛巾给你敷敷?”

  “晏哥哥。”姜衿迷迷糊糊叫他。

  晏少卿便握紧了她伸在外面的一只手。

  姜衿手指蜷着,吊坠在手心里,都被她捂热了。

  她糊里糊涂,只觉得头疼欲裂,脑海里似乎有星火飞溅,又变成一片漆黑了,漆黑的夜里,又慢慢有了亮光,她觉得开心,一蹦一跳地走着,吹着夜风闻着草木香,远远地,就看见了一道高挑挺拔的背影。

  她欣喜若狂喊道:“晏哥哥。”

  那人就慢慢转身看过来。

  姜衿“啊”一声尖叫,突然坐了起来。

  一脸惊惧,湿汗爬了一脸。

  晏少卿都被她吓了一跳,忙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有脸。”姜衿惊魂未定地看着他,傻乎乎道,“刚才在梦里看见你了,转过来没有脸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扑进了晏少卿的怀里。

  晏少卿抱紧她,手心抚摸着她紧绷僵直的脊背,柔声安抚道:“梦而已,没什么好怕的,就是一个梦,我这不是在这呢么,陪着你,哪也不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。

  “我看看体温计。”晏少卿说着话,在被套上捡了刚才掉落的体温计,看了一眼。

  三十七度六,不算高烧。

  他轻轻舒了一口气,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。

  宁锦绣端着碗进来了。

  眼见她醒了,连忙将碗放在边上,柔声问她,“感觉怎么样?哪里难受?”

  “有点发烧。”晏少卿朝她道,“不过不严重,一会喝点药,晚上发发汗,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宁锦绣叹气道,“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  “让你们担心了。”姜衿抿了抿唇。

  “快别说这些话。”宁锦绣嗔怪起来,“只要你没事什么都好。”

  姜衿疲倦地笑了一下。

  晏少卿探身端着碗,喂她喝了豆汤,正喝着,他的手机突然就响了。

  “我来吧,你去接电话。”宁锦绣连忙接了碗。

  晏少卿点点头,也就出去打电话了。

  姜衿喝了半碗豆汤,摇摇头不喝了,宁锦绣放了碗,再回身,就瞧见她盯着手里的吊坠发呆,饱满可爱的翡翠豆荚躺在手心里,灯光下越发透亮好看了,不但好看,还价值连城。

  按着姜煜的财富和行事作风,应该不至于买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女儿?

  她正想着,就听见姜衿若有所思道:“这是晏哥哥送我的吗?”

  “你不记得?”宁锦绣一愣。

  姜衿声音低低道:“我就记得军训前就有了,好像不是爸爸送我的,再就不记得了。”

  这感觉很惆怅,她声音嘶哑,落在宁锦绣耳边,又觉得心疼了。

  “姐姐。”

  一道声音传来,柔儿也端着一个小碗进来了。

  到了姜衿边上就笑道:“胖师傅给你熬得莲子粥,吃点吧?”

  “晚上是不是没吃饭?”宁锦绣又接过小碗了,询问道,“我喂你吃点?”

  “现在不想吃了。”姜衿靠着床头,有气无力。

  晏少卿打完电话回来了,“妈,你放着我来喂她吧,时间不早了,你们早点去休息。”

  “这怎么睡得着?”宁锦绣叹了一口气。

  姜煜和姜皓都还没回来呢,自从知道姜衿失踪了,网上那些消息她也就再没关注,都不知道这会又成什么样子了,怎么睡得着?

  “睡不着也得躺着。”晏少卿淡声道,“事情总归会解决,别将身子累垮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宁锦绣看他一眼,点点头,“那我们就先去休息了,衿衿吃了药也得睡,辛苦你照顾着。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晏少卿抿唇笑了笑。

  宁锦绣和柔儿就一起出去了。

  姜衿仰头问晏少卿,“谁的电话呀?”

  “启云。”晏少卿答了话,端过床头的小碗喂她喝粥。

  姜衿蹙着眉,“胀,不想吃了。”

  “少吃点。”晏少卿哄她,“给胃里垫点东西,等会再喝药,睡一觉明天醒来就好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抿唇看着他,不情愿道,“那好吧。”

  “我喂你。”

  “唔。”

  晏少卿喂她吃了半碗,喝了点水,姜衿就重新躺回被窝了。

  眼睛眯瞪着,看上去就像一只瞌睡猫。

  晏少卿陪着她说了一会话,眼见她晕乎乎又睡过去,才拿了睡袍,起身去浴室里洗漱了。

  简单冲了一个澡,很快出来,叫醒姜衿喝了药。

  药还有点苦,姜衿吃完又觉得喉咙口难受了,晏少卿找了一颗糖给她含着。

  等他躺下,已经过了十二点。

  一上床,姜衿就跟着小火炉似的,往他怀里钻。

  晏少卿抬手帮她掖了被角,将她整个人都紧紧地搂在怀里,低声:“快点睡,睡着了发了汗就好了。”

  姜衿却非要仰起头来,拿出自己的坠子问他,“这个翡翠豆荚是你送给我的吗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应了一声,没下文了。

  姜衿知道他肯定不会多说,也就不问了,抬手去解他睡袍。

  晏少卿自然蹙眉,“你干什么?”

  姜衿小声嘀咕起来,“不是你说的吗?发发汗就好了,咱们做一次就出可多汗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这丫头脑子里想什么?

  晏少卿眉头还没舒展呢,就听她又说,“好嘛?我想要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姜衿小脸酡红,一脸期待地看着他。

  其实心里还有些紧张。

  这一下午过得太惊心动魄了,尤其她一颗心,七上八下不知道多少次,每次生出希望,都从希望走向绝望,所幸,最后还是幸免于难。

  原本,她都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了。

  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,可能都再也看不到晏少卿了。

  尤其阿明还搂了她。

  想起来就觉得浑身难受,犯恶心。

  她需要晏少卿,她想要踏踏实实地拥抱他感受他,和他合二为一。

  姜衿滚烫的唇贴上晏少卿的胸膛了,沿着他最敏感的地方,撩拨亲吻,有些笨拙,有些急切,正亲着呢,晏少卿硬生生抬手捂了她的嘴,柔声哄道:“乖一点,不舒服就别折腾了。”

  “唔唔。”姜衿他捂着嘴,含糊地喊两声他都不理,只眼眸深沉地警告她。

  姜衿抑郁不已,伸舌尖吻着他手心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柔嫩纤细一只手溜进了晏少卿的睡袍里,沿着他绷紧的腰线就往下,滑溜溜一只小鱼似的,晏少卿又僵着脸去抓她的手了。

  姜衿一个劲往他怀里拱。

  晏少卿退无可退了,翻个身将她压在下面,无奈道:“怎么这么不老实?”

  “我想要。”姜衿看着他眼睛道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给不给啊?”姜衿两只脚丫蹭着他的小腿,“晏哥哥、晏医生、晏教授、老公……”

  “别喊了。”晏少卿低头堵住她的嘴,“就没见过你这么不省心的。”

  “唔,你……见过省心的……唔……”姜衿彻底说不出话来,胡乱地扭了两下,很快就被他撩拨得浑身瘫软,不敢嘴硬了。

  酒劲还没彻底过去,一下子又被撩了起来。

  她尖叫出声,晏少卿才意识到两人在宁宅,气急败坏地又堵了她的嘴。

  姜衿都呜呜咽咽说不出话了。

  躺在他怀里,一身汗。

  晏少卿帮两人清理完,无奈搂紧了她,哑着声音道:“要的是你哭的也是你,你要我说你什么好?”

  姜衿咬着唇哼唧了一声。

  晏少卿闷声笑,薄唇停在她耳边,声音低低地说着话。

  姜衿小脸一阵白一阵红,也不看他,只觉得脚趾头都要羞得蜷在一起了。

  胡思乱想着,慢慢就睡着了。

  ——

  翌日,下午。

  姜衿正常到了学校上课。

  网上的风波一直不曾平息,甚至愈演愈烈。

  作为当事人的她自然一进教室就获得了一片注视,认识的不认识的学生都开始窃窃私语,甚至,到了上选修课的时候,学校里的任课老师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。

  姜衿置若罔闻。

  别人看她,她就用极平静的眼神看回去,到最后,也就慢慢没人看她了。

  家里这件事比较复杂。

  全部公开,他们还得想着顾及姜皓的心情。

  毕竟,楚玉英已经死了。

  不公开,从消息一出来开始,民众对姜煜的质疑都无法消停。

  着实很让人为难。

  她身子无碍,又不想因为这么一点事就请假逃避在家,休息好了也就大大方方地来了,网上的舆论和事态自有姜煜他们控制,接下来如何应对他们肯定也会有办法。

  她一脸平静,她边上的几个人却是根本平静不了。

  李敏和童桐面面相觑地看了好几次,李敏小声问,“衿衿,你真是姜市长和宁董事长的女儿啊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写着笔记,头也没抬。

  李敏咬咬唇,又看了童桐一眼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问什么了。

  童桐朝她摇摇头,神色间还有点紧张。

  这意思,自然是让她别问了。

  哪壶不开提哪壶!

  李敏心里有太多好奇了,却也实在不好意思问,一低头,又拿手机刷微博了。

  没一会,表情就变了又变。

  闹了一天一夜之后,网上舆论态势有了新进展,几大媒体网站在事发后首次发声了,爆出好几条重磅讯息来。

  第一:昨天夜里,潍城区警方破获一起绑架案,受害者是云京大学在校生姜某,性别女,年龄二十岁,就读在新闻传播学院,指向性明显,就差直接公布姜衿的名字了。

  李敏诧异地看了姜衿一眼,继续往下看。

  新闻里说了,受害者被绑架时间在昨天下午五点多,三名嫌疑人目前已全部招供,从犯里有同样姓姜的一位女生,拒不认罪,不过警方也已经掌握了她的信息,原为云京大学大四在校生,去年冬天因为收买教唆他人强奸被定罪,判刑三年,因怀孕,缓期两年执行。目前警方已将涉案人员全部收押。

  李敏:“……”

  信息量这么大,她忍不住又看了姜衿一眼。

  又去看新闻下面的网友回复。

  网友也不傻,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犯案的姜某是姜晴了,也就是言情小说作家雨过天青。

  舆论明显地分成了两大阵营。

  一方网友天平直接倒向姜衿了,另一方还在言辞激烈地谴责姜衿。

  毕竟——

 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一个女生被逼迫到这种地步,能不反抗吗?能不偏激吗?

  姜晴好可怜,法理之外还不外乎人情呢?!

  “这都什么啊,太不要脸了吧。”李敏小声低咒着,只觉得姜晴的脑残粉简直无理到不可思议,气得咬咬牙,又去看其他几条新闻了。

  第二条新闻还是案件。

  公司董事长就昨天的公司门口被泼尿事件报了警,目前警方已经展开了调查,找到了昨天泼尿的几个人,据口供,背后教唆之人是赵坤电器董事长独子赵玉成,赵玉成目前已被警方带走,后续如何尚未可知。

  同时——

  网站小编上了某些微博截图,称,经技术解析,有理由相信,前姜市长被爆料这些家事,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名誉侵害案件,随着互联网普及,网络暴力这几年越演越烈,已经到了即将失控的地步,相信很快就会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,网站记者已经火速联系了政协委员、律师、微博时事评论家等诸多人发表看法,大家都表示,国家对网络新闻监管力度有待提高,需要改进,相关法律条款也应该尽快出台……

  这条新闻下面也分了两大阵营。

  一派自然是感念姜煜以往的种种好处,为他叫屈并且顺便歌功颂德。

  另一派属于那种什么都不相信的网友,反正当官者没几个好东西,当官的没几个干净的,姜煜问题这么大,不曝光,群众都不知道呢,强烈要求政府相关部门对姜煜展开调查,财产透明公开化!

  看着好心累。

  李敏又默默地去看其他热点头条。

  被其中一条又吸引了注意力,星期四晚九点,公司董事长宁锦绣做客华夏电视台第七频道《传奇人生》节目,现场讲述她的传奇人生。

  这条新闻自然更具有看点和爆炸性。

  毕竟——

  从宁锦绣去年低调回国开始,也不知怎的,根本未曾接受过任何杂志专访,更何况电视访谈节目呢?

  《传奇人生》开办几十年,节目口碑在国内一直不错。

  以往上节目的嘉宾基本上都是大牌。

  当然,主要以娱乐圈之中的前辈为主,除此之外,也有的国内其他方面的表演艺术家、民间各行各业的传奇人物,故事都非常具有可看性。

  相应的,商界人物比较少。

  讲致富之道什么的,可以去财经频道嘛。

  可——

  宁锦绣却是不同的,她有特殊性。

  单就她年纪轻轻漂洋过海,只身在国际上打拼,最终继承女士百分之八十以上财产,成为时尚帝国新任掌舵人这一点,就足以令人惊叹好奇了。

  眼下,她低调回国,又十足低调地嫁给了前云京市市长。

  据说,两人早年就相识一场,她是小三,还未婚先孕,女儿都二十岁了。

  这一切的一切,让这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好像一个谜。

  当然令人期待了。

  李敏随意想想,都觉得,宁锦绣这一步棋,走得实在精妙。

  所有人的好奇心,都被勾了起来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昨晚开始就锁在码字软件了,一直出不来。

  ⊙﹏⊙b汗,亲们久等了。

  下午二更补偿,大概在六七点哈。

  到现在为止还满脑子宋哥,捂脸,阿锦果然是一只没办法一心二用的废柴……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59:精妙一步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