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0:风波迭出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这条新闻下,评论就显得五花八门了。

  当然还是有人骂。

  可——

  更多的网友,就和李敏的态度一样了,好奇,并且期待。

  宁锦绣的公众形象一贯还是不错的,无论从外貌气质,还是举手投足、修养谈吐,她都算得上同龄人之中的佼佼者,穿衣打扮更是有自己独特风格和品味,很容易,就能引领潮流风向。

  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是小三呢?

  就算是,那也是一个充满谜团,令人好奇的小三。

  现在这社会,笑贫不笑娼嘛。

  再说了——

  所有人都知道宁锦绣去年冬天才回国,国外二十年未归,这小三也当得挺奇怪了。

  李敏将手机推到了姜衿眼前去,小声试探道:“你妈妈后天晚上要去华夏第七频道的《传奇人生》节目呢,你到时候会不会一起啊?”

  “哦?”姜衿总算有了反应。

  姜煜和宁锦绣只让她安心上课,其他事情她并不晓得。

  拿过手机看一眼,确定自己没看错,姜衿抿唇笑道:“我应该不去。”

  “话说回来,”李敏盯着她的脸多看了一会,又笑笑,“你和你妈妈长得还挺像。”

  “好些人都这么说。”姜衿应一声,又低下头去,自顾自看书了。

  很快,下午几节课就完了。

  她眼下已经不住学校,又想着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铃声一响,就干净利落地收拾了自己东西,往出走。

  “姜衿。”江卓宁在教学楼下叫住了她。

  姜衿脚步一顿,停在了原地。

  江卓宁身高腿长,很快到了她跟前,笑笑道:“去学校外面?一起走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转念一想,直接发问道:“你怕我出事啊?”

  江卓宁抿唇笑一下,没说话。

  姜衿淡声道:“我已经没事了。而且那几个人都抓进去了,也不可能绑架我两次。”

  “不是担心这个。”江卓宁抬眸远眺一下,答话。

  “那?”姜衿抬手在头发上抓一下,又突然想起他在学校论坛上帮自己说话的事情,话锋一转道:“校论坛上的事情,谢谢你了。”

  “不客气,朋友之间应该的。”

  两个人说话间往学校门口走,姜衿看着他俊秀的侧脸,略微想了想,忍不住道:“你都不好奇我的身世?”

  学校里这么多学生,好像也就他,一点好奇揣测的意思都没有。

  江卓宁淡声笑道:“出身又选择不了。”

  姜衿一愣,点点头道:“也是。”

  这世上有句话,事在人为,每个人,唯一无法选择左右的,大抵也就是出身了。

  姜衿好笑地想着,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了解他一点,江卓宁性子的确古板教条,可同时,他有着某些刻板的人不曾有的一面,好像,更理智客观。

  也难怪会不在意孟佳妩的家庭情况了。

  “那其他呢?”姜衿又问他,“我恶毒虚伪那些方面,和出身好像没什么关系。”

  江卓宁唇角微抿,一本正经,“我相信自己的判断。”

  姜衿一笑,倒也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只能又边走边道:“嗯,那你和孟佳妩呢?”

  “分手了。”江卓宁据实已告。

  他声音太平静,姜衿在里面听不到丝毫的波澜动荡,若有所思的咬了一下唇,试探道:“就确定以后都这样了吗?”

  “嗯……”江卓宁话音未落,目光落在一处,唇角就抿紧了。

  姜衿正等着他回答呢,就听见不远处开车门的声音此起彼伏,很快,挂着相机举着话筒的记者们都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了,呼啦啦将两人围在中间。

  “请问你是姜衿同学吗?”

  “昨天晚上的绑架案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幕后主使是不是你的姐姐姜晴?”

  “网上那些评论你怎么看?”

  “你妈妈周四要上节目的事情你知不知道?”

  “姜晴有没有收买人强暴你?”

  “姜小姐?”

  “姜衿同学,请回答一下。”

 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,炸弹一样地落在耳边,姜衿只觉得大脑嗡嗡响,下意识就蹙了眉。

  她已经想着以记者为未来职业了,也开始为着这方面努力争取,碰到这种场面还是觉得头疼,很容易地,就勾起了她脑海中特别不好的那一段回忆。

  她讨厌毫无秩序的问题轰炸,非常讨厌。

  江卓宁看一眼她脸色,低声道:“还是先回宿舍吧?”

  网上曝出那几个头条新闻都是独家,按着规律,肯定会引发各方媒体争相跟进,姜衿一个人出学校,他远远看一眼,就觉得有点不放心了,索性找借口送一段路。

  眼下——

  看情况再出校门已经挺困难了。

  不如先回宿舍待着。

  江卓宁这建议落在耳边,姜衿才略微回神了,看他一眼,摇了一下头。

  她不想回去。

  的确,从昨天开始她一直绷着一张脸,看上去安静淡然,毫无所谓,实际上,却不是。

  她一下课就飞快离开,就是不想出现在人多的地方,不想忍受那些满怀揣测的指指点点,不想面对那些奇奇怪怪,或鄙夷,或同情的目光。

  宿舍那个样子,她怎么愿意回去呢。

  完全不如花半里安静。

  她当然不想回去,摇头的动作不怎么明显,眼眸里的神色却坚决。

  江卓宁一愣,“那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姜衿淡声一笑,“不用的。”

  话音落地,侧头扫一眼边上一众记者,神色淡淡道:“没错,我就是姜衿。有什么问题可以问,我有两点要求,第一,我回答你们每个人一个问题,第二,问完了别再拦着路了。成么?”

  一众记者面面相觑,都默许了。

  很快,一个话筒抢着递到了姜衿跟前去,“你是姜市长和宁董事长的孩子吗?”

  “是。”姜衿答。

  “那你是承认自己是私生子了?”记者又问。

  姜衿看她一眼,没说话。

  第二个记者直接道:“你是承认自己是私生子吗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你是姜晴的妹妹吗?”第三个记者咬牙问。

  “不是。”

  所有人齐齐一愣。

  一个记者没好气道:“姜小姐,你能不能配合一点?”

  “好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问话记者:“……”

  姜衿越过她,直接看向下一个人。

  下一个记者就问了,“你和姜晴都是姜市长的女儿,没错吧?怎么会不是姐妹呢?”

  姜衿就笑了,“有错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说你们不是姐妹?”有记者终于问到了正题上。

  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  姜晴做了姜家十几年养女,普通记者当然不晓得了,听着她说话,只觉得奇怪,又懊恼,目光齐齐落到了最后两个记者身上。

  倒数第二个记者抿抿唇,发问:“同样姓姜,怎么会没有血缘关系?”

  姜衿可笑地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那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白痴。

  问话的记者一愣,也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,看着神色冷淡的姜衿,只觉得又可气又可恨。

  原本她们人也不少,只想着一人问一个问题,那回去肯定也有东西可写了,谁能想到这姑娘每个答案都出乎意料,简直让他们没办法发散思维。

  采访的时候经常碰到不愿配合的对象,许多记者会尽可能规避模棱两可的提问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有了一个答案,才可以顺藤摸瓜继续往下,将问题答案串起来。

  可——

  这姑娘第二个回答就出乎意料了。

  按着一般思维,她该迟疑沉默才对,却直接给否决掉了。

  这不明显撒谎吗?

  不过——

  以为她否定了,她们回去就没东西可写了吗?

  真是笑话。

  最后一个记者直接问,“同为姜市长的女儿,怎么会没有血缘关系?”

  姜衿看着她“姜晴不是我爸爸的女儿。”

  不是?

  记者们又愣了。

  她这回答到底是真相还是恶意抹黑?

  “姜小姐,你这意思原姜夫人也婚内出轨吗?”

  “你刚才所有回答是否全部属实?”

  “姜小姐,请回答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所有话筒还是簇拥在她跟前,摇来晃去,就是不拿开。

  姜衿抿紧了唇。

  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缠的一群人,说好的约定置若罔闻,一不如意就直接变脸了,简直……

  姜衿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她的心情了。

  江卓宁也抑郁,一只手臂横在她身前,一只手就将记者们往外挥了,紧紧蹙眉道:“诸位刚才答应了一人提一个问题,眼下所有机会已经用光了,还请……”

  后面一句话还没出口,他就被迎面而来一阵疯狂的喇叭声给惊了一下。

  黑色越野车开进校门,直接朝着他们的方向而来了。

  记者们一哄而散,姜衿也被江卓宁扯到了边上去,还没回神呢,就看越野车在前面空地上飞快地摆个尾,又箭一样窜到她跟前了。

 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,车一停下,副驾驶门就从里面打开了。

  她才看清驾驶座上的男人。

  乔远摘了墨镜朝她晃一晃,挑着唇角道:“上车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愣着干嘛?!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直接扶着车座侧身上去。

  看一眼松口气的江卓宁,笑笑道:“谢谢了,我先出去再说。”

  “注意安全。”江卓宁提醒了一句。

  姜衿点点头,从里面拉上车门,乔远就踩了油门直接飞出去,吓死人的速度。

  “你慢点。”姜衿连忙扯了安全带,疑惑道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”乔远喟叹道,“你和那些记者废什么话呢,上次看见你不还挺厉害的么?就他们手里那相机,砸就对了,让她们抱回去挨批去,看见就烦。”

  “每个行业的人都良莠不齐……”

  姜衿话未说完,乔远看着她“嗤”了一声。

  姜衿白他一眼,索性也不说了,侧过头看外面的街景。

  ——

  此时,学校里。

  一众记者惊魂未定。

  只觉得刚才那车速简直吓得人心跳骤停了,他们还没回神呢,手忙脚乱地检查完相机,别说姜衿了,就连刚才跟着她的那个男生,都走老远了。

  江卓宁松口气,信步往宿舍方向走。

  半路上,身后突然一道熟悉至极的女声,“江卓宁!”

  是孟佳妩。

  他略微想了想,便停下脚步了。

  孟佳妩跑到了他前面去,抿唇仰头道:“你刚才干什么去了?”

  江卓宁看她一眼,“你看见了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在问什么?”

  “我问你什么意思?!”孟佳妩突然气急败坏道,“她一出事,你帮她说话有必要搞得全校学生都知道吗?你以为你是护花使者啊,想送她回家?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?”

  “我没必要向你解释。”江卓宁看着她,神色冷淡。

  “为了让我吃醋?还是为了让我嫉妒?”孟佳妩咬唇看着他,“江卓宁你成功了。”

  “我没你想得这么狭隘。”江卓宁也定睛看着她,一字一顿道,“我在做什么我很清楚,我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,和任何人也无关。”

  “你没有这么狭隘?”孟佳妩冷笑道,“那你吻童桐那一次怎么算?”

  江卓宁狠狠愣了一下,半晌,声音硬邦邦道:“那是截至目前,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。”

  孟佳妩也忍不住愣了,面上流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喜悦。

  江卓宁脸色却越发冷淡了,“不是因为你。我后悔不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你,你介意。而是觉得对不起童桐,我伤害利用了一个女孩最真挚的爱,想达到羞辱你的目的。”

  江卓宁喉结滚动一下,突然自嘲一笑,“可结果,我羞辱了我自己。”

  “你!”孟佳妩看着他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她没想到这样。

  她以为江卓宁和她一样,日日夜夜备受折磨。

  却不曾想——

  他能冷静无比地说出这样一番话来。

  什么意思?

  他现在当真觉得,就连童桐都比她好吗?

  孟佳妩根本想不通。

  江卓宁为什么不难受不痛苦,为什么不怀念不悔恨,为什么,不回头,也不低头?

  他真的,都对她没有感情了吗?

  孟佳妩不接受。

  紧紧咬着唇,质问他,“你觉得童桐比我好?姜衿对你说什么了?”

  江卓宁诧异地看着她。

  孟佳妩继续道:“说童桐比我更适合你?她单纯又善良?你们来自一个地方,更有共同话题是不是?童桐家庭简单,父母恩爱,更适合你的家庭,对不对?我这种爱情太自私了,不该要,是不是?!”

  江卓宁看着她,许久,突然问,“她在你跟前这样说了?”

  “大道理一堆,什么付出、奉献、无私,她是想让我变得和童桐一样,对你顶礼膜拜吗?”孟佳妩想着这几天反复出现在她耳边的那些话,咬牙道,“那不是我,你们都喜欢童桐,那就这样吧,绝交绝交,分手!别以为我稀罕你们,我他妈不稀罕。”

  江卓宁抿紧唇角看着她,目光里一闪而过的不可思议之后,若有所思。

  姜衿和孟佳妩闹矛盾了?

  他并不晓得。

  这件事孟佳妩没说,姜衿也没提。

  可——

  想象中应该是激将法式的一番话,又让眼前这人产生逆反心理了。

  姜衿想错了。

  江卓宁淡淡地想着。

  孟佳妩这样的人,既不吃软,也不吃硬。

  你对她越好越心软了,她会觉得理所应当还变本加厉,你对她越不好越硬气了,她越是以硬碰硬不肯回头。

  她的性格急躁激进,其实需要软硬兼施,还得软大于硬,太难掌控,太难把握了。

  他的确已经累了,分手这几日反而觉得轻松。

  江卓宁就用那种明察秋毫的冷静目光看着她,孟佳妩只觉得无法忍受,咬牙看他一眼,转个身就跑了。

  她去找姜衿。

  她简直恨死姜衿了。

  她想不通,姜衿到底想怎么样?

  不就是绝交么?

  她才不稀罕了,以为她稀罕啊,朋友这种角色,她想要,前赴后继都是人。

  她凭什么以为,她就有权利决定两个人的关系呢?

  童桐比她更适合江卓宁?

  这些话她到底有没有对江卓宁说,她到底想干什么?

  撮合江卓宁和童桐吗?

  孟佳妩一路想着,很快就到了花半里小区外,给姜衿打电话,叫她下来。

  姜衿有点意外,答应了,两人约在了小区外的肯德基里面。

  孟佳妩已经提前叫了东西,眼见她推门进来,便主动招手道:“姜衿,这。”

  坐下后平复了心情,她勉强不像一开始那么生气了,等姜衿一坐下,就捏了捏手里的可乐,尽量语气平淡道: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撮合孟佳妩和童桐了?”

  “什么?”姜衿诧异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不敢置信……

  她的确不敢置信,孟佳妩会突然抛出这么一个问题。

  没错,她当着她的面,的确夸奖了童桐,说了她很多好话,可天知道她是为了什么?

  她甚至担心童桐再搅合进去,旁敲侧击地多嘴问了她几句,得到李敏一个她似乎正谈恋爱的说法,才算是勉强放了心。

  眼下,这人竟然问她是不是在撮合童桐和江卓宁?

  在她心里,她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  姜衿没说话,桌上的东西也一口没动,提了包,干脆利落就起身了。

  “你站住!”孟佳妩一把扯住她,“默认了是不是,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

  “放开我!”姜衿咬牙看了她一眼。

  实在懒得多说。

  她一只手去掰扯孟佳妩的手腕,孟佳妩另一只手直接拿了桌上的可乐,“啪”一声,兜头泼了她一脸,冰块咣当当落下去,砸出一地声响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我要严肃地提醒各位看文的姑娘们,评论区,不光是阿锦评论区,书院所有作者所有文的评论区,那些招收打字员,一小时几百块几十块的小广告都是假的。骗人的,骗子不能信。

  竟然还看到有读者妹纸在后面跟着回复问联系方式,阿锦简直崩溃了,现在每天太忙,有时候回评不及时,让小广告趁虚而入,亲们千万都不能相信!

  然后,推荐帝歌的新文《S级独家暖宠通缉令》。

  简介:诺爷说:纪若,你要记住以下几条:

  一、出席宴会时,上不露胸,下不露腿,不能透明;

  二、片场拍戏时,不许接吻,不许摸胸,不许花痴;

  三、遭人欺负时,必须还手,无须打死,打残就行;

  “来,签字画押!”婚后一个月,男人递来一张写着诺爷三大准则的纸,温声细语念出以上内容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0:风波迭出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