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1:愿意负责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姜衿整个人都傻了。

  圆瞪着眼睛,耳听着周围人的惊呼议论声,只觉得气火攻心。

  这还不到五月,一杯冰镇可乐兜头浇在脸上,冰块哗哗地砸一遍又落到地面上,她感觉自己一张脸好像在冰箱里过了一遍,黏黏的,冷冷的,冷意传到心里,让她止不住哆嗦。

  “孟佳妩。”姜衿咬牙唤了一声。

  孟佳妩紧咬着唇瞪她,好像才略略解气了一般。

  姜衿一抬手,端起自己没动的那杯可乐,也直接“啪”一声泼了过去。

  孟佳妩身后是墙壁,冰块哗啦啦全部砸在墙面上,更是引起顾客一阵尖叫大喊了。

  “你还泼我?”

  孟佳妩话音刚落,姜衿手里的汉堡也飞了过去。

  紧接着,一个还没开动的圣代也直接朝孟佳妩脸上招呼了过去。

  孟佳妩侧身躲了一下。

  姜衿冷笑道:“谁都是妈生父母养的,我的脸能泼得,你的脸就泼不得了?孟佳妩我告诉你,你这种人活该没人爱,真可怜,你真可怜!”

  “两位小姐?”店里的经理急匆匆迎了出来。

  姜衿转身看他一眼,一把推开,直接朝门外走去了。

  孟佳妩连忙去追。

  经理抬手拦她,还根本没碰到呢,孟佳妩气急败坏一声“滚”,直接将他推到了一边去。

  在外面街道上拦住了姜衿。

  “你让开!”姜衿看都不想看她一眼。

  孟佳妩抬手推她,冷声道:“我不让,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?这件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?你和童桐好上了是不是?帮着她在追江卓宁?”

  “我要你管!”姜衿彻底暴躁了,气急败坏道,“你能不能别发疯,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!你祸害江卓宁都不够吗?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!”

  “我祸害江卓宁?”孟佳妩冷笑,好像听到天方夜谭一样的表情。

  姜衿咬牙道:“对。就是你祸害他。全校学生在背后嘲笑看热闹你不知道?凡事有个度好吧?你能不能别一出事就像泼妇一样大动干戈,这世界上没人欠你的,比你可怜的人多了去了,也没见人扭曲成你这样……”

  她话未说完,“啪”一巴掌迎面而来。

  孟佳妩咬牙切齿地看着她。

  “我艹你妈!”姜衿低咒一声,手里的背包直接朝她脸上招呼过去。

  孟佳妩一把揪掉了她假发,姜衿也揪上她头发,两个人直接在街道上打了起来。

  边上有人拍视频了。

  孟佳妩直接掏出自己手机砸了过去。

  拍视频的人也跑了,不远处临街店铺的大叔大妈就跑出来劝。

  两个人完全置若罔闻。

  双手双脚都用上,打了整整好几分钟。

  孟佳妩狠推了姜衿一把。

  姜衿跌坐在坚硬的地砖上,手里攥着孟佳妩一缕头发。

  孟佳妩捂着头看她,这才发现姜衿额头到眼角的地方被她抓了好几道。

  血都渗出来了。

  她没用多大劲啊,指甲划一下而已,这人纸糊的啊?

  她其实也好不了多少。

  姜衿看着她,目光从她嘴角扫过了。

  她没指甲,刚才为了推开孟佳妩的脸,不知怎么,就把她嘴角扯破了,血也流出来了。

  姜衿一只手撑着地面站起来。

  一个动作花了好半天。

  屁股疼。

  这种天气,她也就单穿了一件薄款牛仔裤而已,这么重重跌在坚硬的地砖上,感觉起来,骨头缝都全部裂开了,脚也扭了,她站起来才发现,又“砰”一声跌坐了回去。

  孟佳妩傻了一般看着她。

  姜衿咬着牙瞪她一眼,猛地站起身,弯腰拎了包,一瘸一拐地就往回走。

  “你给我停下!”孟佳妩连忙唤了她一声。

  姜衿自顾自走着,头都没回,好像根本没听见似的。

  孟佳妩一把扯住她手腕,“去医院。”

  “我他妈嫌丢人!”姜衿一把甩开她,没站稳,自己又歪倒在地上了。

  孟佳妩捡了她的包背在自己背上,一只手握了她手腕,将她整个人架起来在她肩膀上。

  她力道不小,人又执拗,姜衿被架着往前走,简直能气死,一只脚在下面踹了半天,孟佳妩愣是纹丝不动,任由她踹了好几脚。

  姜衿也累了,靠着她懒得折腾了。

  两个人就这么古里古怪地走着,没一会,到了小区对面的诊所了。

  医生对姜衿有印象,看见她就蹙眉道:“怎么又伤了?”

  姜衿看了他一眼,抿唇不吭声。

  孟佳妩扶着她就往凳子上走,姜衿不坐,一侧身,蹦到了边上的单人床边靠着,朝医生道:“我扭了脚,麻烦您帮我看一下。”

  诊所了这会也没人,医生直接就到了她跟前。

  目光刚落到她脸上,才发现她脸蛋也伤了,发问道:“这脸上又怎么回事?”

  “野猫抓了一把。”姜衿闷声道。

  “哦。”医生看着她脏兮兮的衬衫,又下意识看了孟佳妩一眼,不确定道,“你们打架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孟佳妩和姜衿同时道。

  医生嗤笑一声,也就不说话了,低头帮着姜衿看扭伤。

  孟佳妩抱着她的包随意地靠在边上。

  抬手又在自己头上揉了揉,指尖触到了一点血。

  姜衿一抬眼也看见了,抿唇朝医生道:“您稍后帮她看看头。”

  “朋友啊?”医生又回头看一眼孟佳妩,无奈道,“君子还动口不动手呢,你们这姑娘家,什么事说不明白,非要弄到打架这一步,出点问题可怎么办?”

  姜衿僵着脸不说话。

  医生帮姜衿查看了一下脚伤,又去洗了手,帮着孟佳妩看了一下头部。

  “轻微性头皮出血,不严重。”医生说完话,棉签沾了点碘酒,按在她那小块头皮上,叮咛道:“消毒止血就行,按一会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孟佳妩按着棉签去了边上。

  姜衿背包里手机铃声传了出来。

  孟佳妩还没挨到包呢,姜衿一把将自己背包扯了过去,掏出电话来。

  接通了,声音柔和道:“晏哥哥。”

  “回家了没?”晏少卿正准备下班,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她。

  姜衿“嗯”了一声,突然语带试探道:“你们医院有没有那种消肿祛瘀效果特别好的药,你带回来一点,我晚上要用。”

  “怎么了又?”晏少卿愣了一下。

  姜衿不好意思笑了一下,“没怎么,就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

  “摔了一跤?”晏少卿蹙蹙眉,没好气道,“行了我知道了,是不是扭了脚?扭了脚就乖乖待在家里别动,等我回来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姜衿声音低柔和地答了一句。

  松口气,挂了电话。

  医生很快给她上药缠好绷带了,起身道:“休养个一周左右就行了,这几天脚别用力,十字路口有个药房,买个拐杖先用着比较好。”

  “那我去。”孟佳妩话音落地,转身就走了。

  医生洗了手,一边给姜衿拿药一边道:“你这朋友还挺热心的嘛。什么事非要搞到动手的地步,有话好好说。”

  姜衿问他,“多少钱?”

  “一三七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低头在包里找了钱,直接递给他。

  没停留,一只手扶着墙,蹦着往出走。

  “诶我说……”

  医生着急的话音落在耳边,姜衿也好像没听见似的。

  她实在受够了。

  什么朋友,她有病才有了这么一个朋友。

  绝交真是对对的。

  她第一次,深深切切体会到了江卓宁往常的那种心情,就两个字,丢人。

  孟佳妩一贯我行我素,好像从来不顾及周遭任何人的看法,凡是都凭着自己心情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,围观的看客倒是觉得热闹了,还有心情拿手机拍视频呢。

  被她连累成了被拍的那个,她觉得自己就好像那动物园的猴子。

  滑稽又可笑。

  大街上连假发都被扯掉了,能不好笑吗?

  两个人刚才过来的时候横穿了马路,眼下她这样当然不行,姜衿扶着天桥往上蹦。

  到最后,实在蹦不动了。

  趴在天桥上看往来疾驰的车辆。

  潮水一般。

  这世间的道路四通八达,每一天,人都像候鸟一样,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,从那个地方再到这个地方,奔波迁移,大多为了生计。

  她眼下生活富足,整天纠结的,却是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  姜衿胡乱想想,一颗心也就慢慢安宁了。

  扶着天桥扶手,继续往回蹦。

  天桥多脏啊,她也顾不得了,反正头发脸面衣服全脏了,本来就狼狈得不得了。

  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也不管了。

  最后——

  她总算下了天桥,一抬眸就看到孟佳妩了。

  姜衿神色一愣,太累,索性也就不顾及她了,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。

  疼得又连忙站起来。

  孟佳妩飞快地扶住她,紧张之下拐杖都扔了,发问道:“你屁股没事吧?”

  “和你无关!”

  “那我也不是故意推你的。”孟佳妩一脸别扭道,“你说我那么一撮头发都被你扯下来了,疼死人了,我能不条件反射地推你吗?”

  “你没错,都是我的错。”姜衿呵呵笑一声。

  “好,是我不对,不该泼你扇你,可你也还手了,我又没占到便宜,我也是气急了,我问你你又不说。”

  “和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“你能好好说话吗?”

  “不能。”

  姜衿语调云淡风轻,孟佳妩看着她,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  她觉得她下手也不重啊,怎么这人脸上都隐隐带着指印,可她刚才在气头上。

  不过——

  她意识到她的确过分了。

  孟佳妩难得软了语气,声音试探道:“那我先扶你回家吧?”

  “不需要。”姜衿看神经病似的看了她一眼。

  孟佳妩俯身捡了拐杖,二话不说,就和刚才一样,一只手架着她胳膊就往回走。

  姜衿气急败坏地挣扎地两下,最后,也就彻底放弃了。

  孟佳妩扶着她进了小区,姜衿便声音冷淡道:“我说童桐比你适合江卓宁是为了刺激你而已。从头到尾,我也根本没有撮合过他们两个人。不过眼下这些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,我觉得江卓宁可能不是在和你赌气开玩笑。你们大抵真的完了。”

  孟佳妩狠狠愣一下,没说话。

  她感觉得到,眼下的江卓宁,生活重心已经变了。

  不再是她,而是学习。

  没有她,他生活看上去按部就班,事实上,却又显得规律清净。

  感觉起来,那才是他原本应该有的状态。

  孟佳妩抿抿唇,低声问,“我问你你怎么说?早点说不至于这样。”

  “我不说,是因为我觉得太失望了。会失望,说明我还对你含着点希望,总觉得你不至于连这一点都无法信任我。可事实证明了,你对我的确没有最起码的信任。孟佳妩,你就相信你自己。”

  “我只是想要个答案,你说了我就相信你。”

  “朋友之间不是这样的。”姜衿笑了笑,一脸无所谓。

  两个人进了电梯,很快到了十三楼。

  姜衿开了门,也没请她进去,直接道:“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,以后桥归桥路归路。”

  “你是我第一个朋友。”孟佳妩突然道。

  “果然我不太正常。”姜衿自嘲一声,扶着门,自己就走了进去。

  孟佳妩也跟了进去,将拐杖放在沙发边,询问道:“要喝水吗?我给你倒?”

  “不喝。”

  孟佳妩给她倒了一杯水,放在手边茶几上。

  姜衿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  孟佳妩问她,“几点了?”

  姜衿这才反应过来她那会在街上摔了手机,抬手腕看一眼,淡声道:“六点十五。”

  “你晚上吃什么?”孟佳妩又问。

  姜衿道:“不用你管。”

  “我去厨房里看看。”孟佳妩又自顾自转身去厨房了。

  姜衿脚不方便,也就没跟着,僵着脸坐在沙发上,没一会,抬手将自己衬衫给脱了。

  心情还是极端不好。

  任谁莫名其妙被泼一身,大庭广众再被扇一下,都会火冒三丈。

  她觉得可笑。

  当时孟佳妩跳楼,她还能置身事外地安慰江卓宁,说她是因为爱,现在想来,自己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  哪里是为了爱,分明是为了追求刺激。

  就和给他们上课的李教授说的一模一样,追求刺激轰动。

  真的爱一个人,怎么可能一丁点也不为他考虑,要是她当时摔死了,江卓宁这辈子都有阴影。

  他差点背上一条人命了,她还在那觉得孟佳妩勇气可嘉?

  她简直也有病!

  姜衿胡乱想着,又觉得烦了,起身去了卧室。

  脚腕不能碰到水,自然是没办法洗澡的,她在水龙头下洗了手和脸,抬眸再一看,索性也洗了头发。

  刚出卧室,就听见有人在开门了。

  晏哥哥回来了?

  姜衿这样刚想着,就瞧见孟佳妩拿了毛巾从大洗手间出来,探头看了一眼,擦着脸。

  然后——

  砰一声巨响,就传遍整间屋子了。

  姜衿吓了一大跳,孟佳妩扔了毛巾就跑厨房去了。

  晏少卿刚进来,自然也是狠狠愣一下,连鞋子也没顾得上换,快步朝着声音的源头而去了。

  厨房里一阵混乱的响声之后,孟佳妩脸色古怪地出来了。

  随后——

  晏少卿也黑着脸出来了。

  抬步到客厅里,看了姜衿一脸,无语道:“不说了让你什么也别做,怎么就不听?”

 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她还不知道厨房里出了什么事呢?!

  孟佳妩也晓得他弄错了,连忙无奈道:“不是姜衿,是我。她不是不方便嘛,我就想熬点粥来着,可能水放少了?没注意就炸锅了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扭头看她一眼,忍耐着没说话。

  目光又落到姜衿脸上了。

  这才发现她额头到眼角的地方有三道指甲印,顿时蹙眉道:“你这脸怎么了?”

  摔一跤脸都摔成这样了?

  刚问完,他又想起刚才无意中看到的孟佳妩唇角那道伤。

  脸色就变了。

  等孟佳妩一走,沉声道:“你们俩打架了?”

  “没。”姜衿条件反射否定了。

  晏少卿脸色越发阴沉,“说实话。”

  姜衿:“嗯。”

  轻轻一声,蚊子嗡嗡似的。

  晏少卿抬手在自己眉心里按了按,继续忍耐道:“原因呢?”

  “她男朋友和她分手了,她以为我在撮合她男朋友和别人,跑来质问我,我就没理,就在肯德基里被泼了一杯可乐。”

  晏少卿:“继续。”

  “我也泼了她一杯可乐,还用汉堡砸了她,她追出来就扇了我一巴掌,我就和她打起来了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姜衿往他跟前凑了凑,小声道:“真的不怪我,她先动手的。”

  晏少卿无奈道:“谁说我怪你了,没怪你。”

  “唔。”姜衿抱着他胳膊将脸蛋埋进去,闷声道:“我这次真得再也不想理她了,太丢人了。大庭广众的,感觉猴子一样地被人看。”

  “那你以后离她远一点。”晏少卿声音冷硬。

  “嗯。”姜衿说话间又动了一下。

  晏少卿低头看她,“哼唧什么,脚伤了还动来扭去的?”

  “屁股疼。”姜衿闷声问他,“你带药了吗?”

  “带了,你趴下我看看。”

  晏少卿话音落地便往后靠了一点,让姜衿抱着他的腿趴着,他一低头,便直接扒了她裤子。

  入眼两团红肿。

  简直……

  他气得不得了,手指上抹了点消肿药膏,按着她那两团儿,重重揉了两下。

  姜衿一声惨叫抱紧了他的腰。

  晏少卿又心疼得不得了,抿唇道:“忍着点。”

  “好疼。”姜衿眼泪都掉出来了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一眼她可怜巴巴的样子,叹口气,动作到底轻柔了许多。

  没一会,小心翼翼地帮着她提好了裤子。

  姜衿趴在沙发上休息。

  晏少卿便去了厨房,蹙着眉打扫了一下战场,也没心情做饭了,打电话叫了外卖。

  再出去,就瞧见姜衿抱着手机在那看。

  晏少卿直接俯身拿了手机,蹙眉道:“谁让你趴着看手机的,还距离这么近?”

  “我……”姜衿紧张兮兮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晏少卿的目光就落在手机屏幕上了。

  屏幕上正好是姜衿神色冷淡一张脸,下面配了文字说明。

  讯息大概集中在几个点上,其一,现实生活中的姜衿非常冷淡孤傲,其二,姜衿否认私生女的身份,其三,姜衿自己爆料,她和姜晴并无血缘关系……

  晏少卿蹙眉看了一些,扭头问她,“今天有记者去你们学校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怎么都没告诉我?”

  “就下午放学那会,我还没来的及说呢。”

  晏少卿叹口气,“这些事你应付不来,以后别回答他们问题,沉默就行。”

  “没办法走。”

  晏少卿看她一眼,“再遇到这种情况,打电话报警。”

  “警察管啊?”

  “不管你就找我,要不然直接找我,别自作主张。”晏少卿一本正经。

  姜衿看了他良久,突然抿唇道:“晏哥哥,我不能永远躲在你们的羽翼之后,我说的也没错,我愿意为我自己做下的所有事负责。”

  晏少卿目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侧身坐下揉揉她头发,“我明白,可这些事本不该由你负责。”

  不是你犯的错,你是无辜的。

  晏少卿略带凉意的指尖摩挲着她紧抿的唇,半晌,慢慢凑过去,一只手抬起她下巴,给了她柔情缱绻一个吻。

  吻完了,气息微喘。

  两个人依偎着说了一会话,外卖也到了。

  晏少卿抱着她坐到了餐桌前,吃了饭,之后,又直接给张磊打了一个电话,帮她请两天假。

  姜家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,张磊自然也知道,爽快地批了假。

  姜衿暂时待在家里休息了。

  ——

  翌日,上午。

  晏少卿没坐诊,在办公室里处理工作。

  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。

  他早上离开的时候给姜衿买了早点送上去,却还是觉得不放心。

  那丫头醒了没醒?

  早餐会不会已经放凉了?

  脚伤好点没?

  好多念头在脑海里烦扰着,等他再回神,就瞧见好些记者突然涌进办公室了。

  外面的两个小护士没拦住,余承乾“艹”一声,也连忙起身去拦了。

  自己这师父原本就在医院里挺出名的,灾区救援一次都能爆红网络,更何况眼下这种时刻,简直走到哪都能引来一大片八卦议论声。

  当然,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议论八卦。

  毕竟——

  晏教授的人品还是挺让人信服的。

  他女朋友大多数人也见过。

  什么恶毒妹妹进门,凭着下三滥手段勾引姐姐未婚夫这种桥段,根本不太可能嘛。

  晏少卿这种人,是轻易能被勾引走的吗?

  要是轻易能被勾引走了,那估摸着私生子都已经不少了。

  就连楚乔那样的,人家都不屑一顾嘛。

  所以——

  晏少卿其实没承受到来自周围同仁的压力,就算有,他也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
  心智年龄在那放着呢,他对这些事一向漠不关心。

  眼下虽然担心姜衿,却也不好怎么插手,毕竟事关姜家许多私密事,如何处理,主要还得看姜煜和宁锦绣的意思,他在等,也相信最多截止宁锦绣的访谈结束,这件事就能烟消云散。

  医院里医生护士主要在八卦他的身份。

  网传是开国元帅晏云瀚的亲孙子,环宇董事长的大公子,依着这么计算,那也就是当年名动云京的顾家小姐顾湘的孩子了,云京第一少顾启云,还是人家表弟?

  真是……给跪了。

  这样的身份,潜伏在他们医院当什么医生啊?

  虽说他一进医院就破格当了主任医师,年纪轻轻就是教授级别,上下班也是开了限量版宾利,早前就有不少人猜测他出身不俗了。

  因着他的姓氏,也有人想到他可能和晏家有关系。

  可——

  猜测就是猜测嘛,没人能证实。

  明明可以靠家室靠脸吃饭,这人还非要靠学历靠本事吃饭。

  好打击人。

  眼下这猜测被突然曝光出来,所有人最先就相信了七八分,好奇得紧。

  偏偏没人敢主动问他。

  此刻——

  余承乾一失神,记者们就前呼后拥地涌进办公室了,将他挤到了一边去。

  晏少卿被围聚在正中间了。

  摄像机镜头对准了他的脸,好些个话筒也都递到了他眼前,记者们直接七嘴八舌地开口提问了。

  “请问晏医生,姜衿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

  “姜晴是不是你的前未婚妻?”

  “姜晴被警方刑拘的事情你怎么看?”

  “姜晴先前教唆他人强暴妹妹姜衿的事情您知不知情?”

  “您觉得姜晴走到这一步是不是因为您?”

  “先前和楚小姐一起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,您说的女朋友,是姜衿吗?”

  记者们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,对他却还算比较客气。

  晏少卿原本正写东西,第一时间看到记者进来已经停了笔,此刻,他低头将钢笔插进笔帽里,身子往后靠,转椅便往后滑了半米,直接将边上两个记者别开了。

  晏少卿一抬手,慢条斯理地将钢笔插进白大褂上面口袋里,淡声问,“你们都是哪个单位的?”

  一句话,围聚的一众记者都倏然噤声了。

  余承乾站在不远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那张脸,第一次,由衷地想喷笑。

  这不怒自威的气势,他修炼半辈子估计也不行。

  一众记者也懵了。

  反应过来,看着他冷峻的一张脸,心里都有些打鼓了。

  晏少卿一笑,“没人愿意说?”

  记者们又面面相觑了,有人试探道:“晏医生,我们没有恶意,就是正常采访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朝着身侧的余承乾直接开口道,“叫保安。”

  “哦。”余承乾应一声,直接快步出了办公室。

  一个记者眼疾手快拍了两张。

  正起劲呢,晏少卿直接起身,抬手扯了他相机,低头删了照片。

  抬眸再对上拍照的女记者,淡声道:“我工作很忙,没时间应付你们,再拍的话就不是删照片这么简单。既然诸位知道上次新闻发布会的事情,应该晓得,我这人喜欢讲道理,嗯,遇事走法律途径。”

  “晏医生!”

  “还有,”晏少卿看了说话记者一眼,“这些话顺带转达给你们其他同仁听,再来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“您别误会我们……”

  “不送。”

  晏少卿话音落地,直接起身去边上水龙头洗手了。

  一众记者看着他高挑的侧影,又是面面相觑,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无奈为难。

  这人这身份,他们的确不敢动啊!

  白跑一趟,简直抓狂。

  明明看上去温文尔雅一个人,怎么说起话来就这么不留情面呢。

  记者们欲哭无泪,也不敢拍他,没一会,全部都扭头走了。

  办公室里还有两位年龄大一点的医生,见此情况,也默契地对视了一眼,都肯定了心里的猜测。

  “你们是哪个单位的?”

  这人,必须是晏老爷子的亲孙啊。

  老天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手速下降,锁在码字软件才出来……

  ╮(╯▽╰)╭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1:愿意负责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