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2:传奇人生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星期四晚,九点半。

  宁锦绣做客华夏电视台第七频道,《传奇人生》节目。

  直播厅座无虚席。

  有别于大多数访谈节目的录播形式,华夏台《传奇人生》从一开始就选用了直播形式,力求将嘉宾相对真实的一面展现给观众,与此同时,增加节目的可看性、调动观众的积极性。

  主持人苏可荏,十多年未换。

  这些年对节目现场的总体掌控也越发如鱼得水,收视率也一直勇创新高。

  究其原因有两点。

  其一,随着在业界地位越高,苏可荏在访谈中提问越发犀利老辣,有时候,连一些老牌艺术家都会觉得招架吃力;其二,节目组请到的嘉宾越发重量级,观众期待值极高。

  这次的宁锦绣算得上典型代表之一了。

  年过四十,她身上的所有经历,的确够得上传奇二字。

  尤其最近媒体关注度极高,本身极具话题性,也甭管这舆论是褒是贬,总归,有热度,就行了。

  某种程度上,热度就等于收视率嘛。

  苏可荏整理了一下耳麦,唇角笑意流露,舞台上灯光就亮了。

  随后——

  演播厅四面的灯光也点亮了一些,掌声起,露出一张张闪着期待的面孔来。

  镜头给了苏可荏近景,年近四十的她妆容精致,脸色白皙,连一丝丝皱纹也无,大方笑道:“大家好,星期四晚九点,《传奇人生》与您有约,我是主持人苏可荏。”

  热烈的掌声潮水一般来,很快,又潮水一般退去。

  苏可荏继续笑道:“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嘉宾朋友,公司董事长兼现任首席设计师,宁锦绣女士。”

  演播厅又响起一片掌声。

  宁锦绣眉眼弯了一个极为柔和的弧度,点头笑道:“大家好,我是宁锦绣。”

  “好年轻啊!”

  “天呐,我不相信她四十多岁!”

  “我喜欢她身上那件旗袍。”

  “古典美人。”

  “笑起来感觉好温柔啊。”

  “真人比杂志上还好看,好亲和。”

  她话音刚落,观众席第一排坐着的一些年轻女孩就忍不住交头接耳了。

  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宁锦绣身上。

  她穿了一件珍珠白色改良旗袍,立领,中袖,长及小腿,高开叉,写意山水画从一侧肩膀往下逶迤,从设计、绣工、色彩和整体风韵,无一不精致,无一不完美。

  整件旗袍好像特地为她量身定做一般,极为贴合地勾勒出她仍旧婀娜秀美的曲线。

  女人味十足。

  难怪人说,旗袍挑人呢。

  有味道的女人,才能穿出它的风情和韵味来。

  年过四十的宁锦绣,看上去仍旧年轻美丽吸引人,她甚至能让比她更小的女人自惭形秽,只觉得,这样的女人,怎么可能当小三呢?

  现场连电视机电脑前所有人的好奇心第一时间被勾了起来。

  主持人苏可荏也不负众望,简单聊了几句之后,话锋一转直接道:“宁董事长去年之后,低调成婚,这事情近几天也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,您有关注吗?”

  “您也说了,闹得沸沸扬扬。”宁锦绣一笑,答案很明显。

  “您的感情和您的事业一样富有传奇性,在您看来,这二者孰轻孰重?”苏可荏主持节目多年,主次还是颇为分明的,虽然连她本人也对宁锦绣和姜煜的事情真相极为好奇,问话还是显得慎重礼貌。

  宁锦绣略微想了一下。

  苏可荏也不为难她,笑着道:“或者也可以这样说,您觉得,您是一个更看重事业的人,还是一个更看重家庭的人呢?”

  “坦白说,现如今更看重家庭。”宁锦绣给了极为明了一个答案。

  “哦?”苏可荏挑眉笑,“为什么呢?心境发生这样的一个偏转改变,您觉得主要原因是?”

  “我的女儿。”宁锦绣直接回答了。

  苏可荏看着她愣了一下,现场观众也齐齐一愣,倏然兴奋起来。

  女人天生都有第六感,对八卦秘密更有非同一般的嗅觉,宁锦绣这样极为配合的样子,很明显,没有要遮掩私生活的意思,这访谈,也并非是一次危机公关,为了树立正面形象那么简单了。

  苏可荏当然明了,笑着又道:“方便详细说说吗?”

  “说来话长了。”宁锦绣语调柔和道,“正如网上所说,我女儿现如今已经二十岁,这事情自然得从二十年前说起,有了她的那一年,是我人生最波折起伏的一年,那一年发生了三件事,第一,我的初恋男友劈腿了我的好朋友,第二,我在化装舞会上邂逅了现如今的先生,第三,我抛弃了我的女儿,越洋出国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整个直播厅都陷入片刻的寂静。

  苏可荏定睛看她一眼,突然道:“信息量有点大。”

  直播厅发出一阵爆笑来。

  宁锦绣却没笑,秀丽的柳眉慢慢地拧了起来,轻声道:“的确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都觉得,那一年是我人生的最低谷。爱情不是爱情,友情不是友情,双重打击让我连亲人都忘了,只想躲起来疗伤。没曾想,疗伤的过程中连童真也一时冲动失去了,更要命的,我怀孕了。未婚先孕在当时算挺不要脸的一件事,父母从小的言传身教让我觉得羞耻,可因为身体一向不好,那段时间情绪也根本不稳定,发现的时候孩子已经好几个月了,不忍心拿掉,我自己做了自己的主,生下了她,后来……”

  宁锦绣咬牙道:“将她放在了孤儿院门口,我出国了。”

  “出国之后,最开始的日子怎么样?”苏可荏绕过了观众最想知道的事情。

  宁锦绣情绪平缓一些,安静道:“最开始当然艰难,国内设计师在国外要出头很难,尤其我也就刚毕业而已,作品都没有几个,最可怜的时候,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。独在异乡,无家可归的那种感觉,太糟糕了。”

  “是因为没有钱吗?”

  “差不多。”

  苏可荏一脸好奇道:“最终您这个困境是怎么解决的?”

  感觉起来,可以拍一个励志剧了。

  宁锦绣抿抿唇,眼眸里流露出一丝令人意外的羞涩又窘迫的笑容,“实在走投无路的时候,我求助了我哥。”

  苏可荏都笑了,“您哥哥?”

  “宁锦城。”宁锦绣莞尔一笑,说出的三个字却令台下的观众齐齐沸腾了。

  宁天王啊?!

  宁董事长的哥哥,真的是宁天王!

  苏可荏都有些激动了,开玩笑道:“说起来我也是看着宁天王的影视作品长大的,下场了有没有签名啊?”

  宁锦绣朝着她眨眼笑一下。

  苏可荏都乐了,略微想一下时间,言归正传,开始提问了一些她和结交并且一步步成就辉煌成绩的相关问题。

  宁锦绣一一解答了。

  时间很快过去一半,重头戏才来了。

  苏可荏将话题绕了回去,发问道:“您抱着补偿女儿的心情回国,寻找女儿的这个过程一定很难吧?”

  “是,将近一个月时间,我拿到了当年孤儿院院长的家庭住址。”

  “按着地址找到了?”

  “没有。孤儿院院长已经搬家了。”

  “好遗憾,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

  “快过年了,这事情暂时放了下来。”宁锦绣神色喟叹道,“不过这过程里我遇到了挺单纯秀气一个姑娘,了解之下,她和我女儿同年同月同日生,我就暂时将感情寄托在她身上了。”

  同年同月同日生?

  全场观众都愣了一下,面面相觑,只觉得脑子不够用了。

  苏可荏也面露疑惑。

  宁锦绣自顾自道:“我先前在外面碰见她,后来发现住宅距离很近,她经常牵着一只狗散步,看起来挺招人疼的,我就多问了几句,才知道她住在男朋友家里,男朋友因公出差了。”

  苏可荏迟疑一秒,犹豫道:“那姑娘的男朋友,是……四院的医生?”

  “是。”宁锦绣点点头。

  “那,您说的这姑娘,是您女儿姜衿,还是……”

  苏可荏话说半截,宁锦绣直接接过,叹了一口气,道:“是姜衿。”

  “您在不知道她是您女儿的情况下,就和她见面了?”苏可荏流露出一种不敢置信,又意外喜悦的表情。

  “是。”宁锦绣看着她继续道,“我当时好奇,问她怎么放假了不回家,住到男朋友家了。她说……”

  宁锦绣似乎有点难以开口,勉强道:“她说因为小时候走丢过,回家了和父母收养的姐姐关系不怎么好。姐姐找人轮J她未遂,被判了刑,却因为怀孕了一直住在家,她就没办法回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直播厅又安静了良久。

  苏可荏似乎都有些被绕晕了,疑惑道:“您当年那个孩子不是放到孤儿院门口了吗?按着您这说法,不应该是姜衿,似乎……”

  “的确是她。”宁锦绣无奈道,“这世上巧合太多了,我生产的时候,孩子和同时出生的一个孩子抱错了。我放在孤儿院门口的是别人的孩子,我的孩子被抱去了别人家,那个家庭的男主人,就是我现在的先生,也是我女儿的父亲。”

  “……”苏可荏迫不及待道,“您女儿后来失踪了,您的先生和前妻去孤儿院领养,恰好领养了自己的女儿?”

  “确切地说,是领养了他前妻和别人的女儿。”宁锦绣抿抿唇,淡声道。

  直播厅所有人都愣了。

  看着电视电脑的所有人也愣了。

  电视台外等着的姜煜也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没想到——

  她连这一点,也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。

  舞台上——

  宁锦绣却好像如释重负,慢慢解释道:“我现在的先生品行端正,当年在化装舞会上,他未婚我未嫁,当时也都有伤心事,所以发生了那样一场关系,事后他为了负责娶了妻子,可不曾想,一时不察,娶错了人。后来知道了这一通荒唐,就和当年结婚的女人,也就是他前妻,协议离婚了。再后来,为了弥补女儿,给她一个完整的家,我们商量着领了结婚证。”

  “所以,”苏可荏若有所思道,“姜衿就是您和您先生的亲生女儿,另一个,和您先生毫无关系?”

  “是。”宁锦绣点头道,“我是未婚生子,可从来不曾介入过别人家庭,我先生的品行也毫无问题,相反的,我认为他是一个相当负责可靠的男人,至于我女儿……”

  宁锦绣眼眶里都泛了泪,慢慢道:“她不是私生子,她只是这一段纠葛的受害者。原本阴差阳错到了自己父亲身边,可以过公主般的好日子,可却因为意外丢了十七年,再回来,又承受了许多原本不该由她承受的压力和迫害。算上我,她有三个母亲吧,一个抛弃她,一个弄丢她,一个拐骗她,有时候想想,我觉得很难过。真的,因为我的一念之差,让她年纪轻轻就承受了这么多。可是我多庆幸,她长成了现在这么好的样子,哪怕从小生活艰难,那孩子也是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名校,十几岁就开始写小说了,眼下还出版了自己的第一套书,很让我骄傲。”

  “很不容易。”苏可荏由衷道。

  略微想想,又试探提问,“节目前我了解到,您先生的前妻在绑架案里意外死亡了,嗯,详细情况方便透露吗?”

  “她是为了救衿衿。”宁锦绣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攥了攥,面色平和。

  苏可荏点点头,又随意地聊了一会,给了观众消化信息的时间,节目很快又进行到最后了。

  她语带笑意地喟叹道:“有了完整的家庭,现在又有了美好的爱情和优异的学业,您女儿眼下应该很幸福,能让您觉得欣慰吗?那种愧疚感,会不会少一些?”

  “欣慰会有,可是愧疚不会少,我只觉得,怎么爱她都是不够了。”

  苏可荏理解地笑了笑,“她的这些经历,感觉起来也颇为曲折动荡呢,很期待她长大以后的样子,想来也是另一段传奇人生。”

  “希望她将来也有我这个荣幸,能和您谈起自己的人生。”宁锦绣柔和一笑。

  苏可荏一张脸上都是笑意。

  节目进行到了最后一个环节,观众提问。

  镜头刚转到观众席,就有观众迫不及待道:“宁董事长,您从头至尾都没有特意提起姜晴呢,整件事因为她一本小说而起,对于她,您都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

  “年轻人都会犯错,这本没有什么大不了。可犯了错,就得为自己的错误买单,她也一样。我相信舆论和法律会让她承受应得的后果,毕竟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

  “您爱您现在的先生吗?”第二个观众一脸八卦地问了一句。

  宁锦绣一愣,突然脸红了。

  现场和电视机电脑前的所有人都看着她,静待答案。

  电视台外面,姜煜看着电脑屏幕里她骤然羞窘尴尬的一张脸,安静得连呼吸都停了。

  “嗯。”轻轻一个字,透过耳麦传遍全场了。

  底下观众一片爆笑。

  又有人道:“您对您未来女婿满意吗?”

  宁锦绣缓了一口气,“晏医生对衿衿很好,我觉得,衿衿和他在一起会幸福,作为长辈,我祝福他们。”

  “您和您先生错过二十年才在一起,回想起来,您会觉得遗憾吗?如果时间再来一次,您会选择抚养女儿,找寻他,成就姻缘吗?”

  “时间不能重来,我珍惜当下的幸福。”

  观众席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,宁锦绣和苏可荏一起,起身道谢了。

  Amy和两个保镖等在后台,眼见她出来,低声说了两句话,就护着她直接离开。

  不曾想——

  一出电视台,就被等候的记者包围了。

  “宁董事长,你觉得自己是个合格的母亲吗?”

  “泼尿事件的幕后主使是不是赵坤电器董事长公子?”

  “您和赵家有何恩怨?”

  “女装新品代言人要启用国内女星,这传闻是真的吗?”

  “宁董事长,请简单说两句。”

  “是啊,请看这边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各路媒体来的记者足有十几二十个,热情高涨地拦着路,几乎让人寸步难行了。

  宁锦绣穿着旗袍高跟鞋,走起路来更是不方便。

  正为难,最后面的记者突然惊呼起来。

  下意识往后退了。

  姜煜很容易就来到了几人跟前,一抬手,将宁锦绣护在自己的臂弯之下了。

  “姜市长。”

  “市长来了。”

  “怎么办啊。”

  深夜等着的一众记者面面相觑,有人低声问询起来。

  姜煜在云京任职八年时间,日积月累的,威严气势已经算是深入人心了,哪怕眼下已经调了职,看见他,一众记者还是心有戚戚,哪敢继续为难?

  姜煜目光环视一周,眼见没人说话,淡声道:“时间不早了,都散了吧。”

  话音落地,他打横抱起宁锦绣,直接走了。

  啊?

  等一众记者再回过头来,只能瞧见Amy和两个保镖匆匆跟着的背影。

  连忙拿起相机就拍了几张。

  前市长这一面可实在罕见呐,不管能不能发,拍着也没错。

  保镖在前面打开车门,姜煜一弯腰,将怀里面色酡红的宁锦绣放了进去。

  自己从另一边上车了。

  一上车,就声音低沉吩咐道:“走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宋铭没回来,前面开车的司机是个年轻小伙,听见他吩咐,头也没回,应一声,就直接发动了。

  宁锦绣低着头整理衣服。

  姜煜一条胳膊伸过去,从她肩头往下,一只大掌准确地扣了她挺翘的臀,将她挪到了自己身边。

  宁锦绣紧张地看了他一眼,“有人呢。”

  姜煜一只手反而收紧了,手指挤压着,意图再明显不过了。

  宁锦绣低头伏在他胸膛上,也就不说话了。

  她的旗袍是高开叉的设计,姜煜搂着她,略带粗粝的手指就从那开叉处滑了进去,一寸一寸地摸,偏偏,儒雅的面容上,依旧保持着往日的从容风度。

  老色狼……

  宁锦绣一只手攥着他的衣服,忍不住腹诽道。

  每分每秒都很煎熬。

  姜煜一路都在一本正经地撩拨她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车子总算停了下来,一片寂静。

  “到地方了。”前面的司机仍旧是没回头,目不斜视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辛苦了。”姜煜声音沉稳,“你将车子开回去,明天上午九点过来就行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司机应了一声,姜煜便推开车门下车了。

  抱了宁锦绣,往回走。

  宁锦绣抬眸看一眼,就狠狠愣一下,古怪道:“怎么不回家?”

  “锦绣。”姜煜低头看着她眼睛,轻轻地唤了一声。

  他每每这样唤,语调里的柔情都能化开,宁锦绣有点难以忍受这种暧昧,笑了笑,正准备说点什么话来缓解这尴尬又恼人的气氛,就听见他继续道:“如果时间能重来一次,我希望醒来看见的那个人是你。”

  不用错过二十多年,不用让她背井离乡,也不会让他们的孩子,遭受许多本不该承受的波折艰难。

  想起来,他都觉得懊悔可惜,难以忍受。

  怀里这女人,他很早就遇到了,却错失了她风华正茂的那些年。

  姜煜重重地叹了一声。

  宁锦绣光裸的小臂环上了他的脖子,柔声道:“那样不见得好。”

  姜煜看了她一眼。

  宁锦绣继续道:“当时你心里有人呢,我也是。我们在一起,指不定怎么样呢,也许是一对怨偶,更可能没几天都分开了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姜煜摇摇头。

  轮到宁锦绣意外了。

  姜煜低头在她耳边,轻声道:“就你这具身体,已经足够我神魂颠倒了。”

  本来就是。

  他对晏平春的感情不算纯粹的爱,糅杂了少年时期长久往来的依恋,年轻人敏感的自尊心,很复杂很复杂,酒醉了,不甘心,懊恼又生气,他会泄愤一样地喊出她的名字。

  可其实他知道的,身下的女人不是晏平春。

  这一点的神智,他其实还在。

  他当时想娶的就是她,哪怕看见楚玉英那样的一张脸,他其实都有些期待的。

  更别说——

  若是一睁眼看见宁锦绣了。

  他肯定会娶她,他觉得自己也一定会爱上她,并且为她神魂颠倒,哪怕当时的她没有如今这般温柔恬淡,那般妩媚娇柔任性的样子,也能取悦他吸引他。

  他这样的感觉极为强烈,好像怀里这女人,就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一个。

  两个人无论在哪种情况下,都会碰撞出感情来。

  现在互相珍惜,放在二十年前,可能会有误会伤害,可同时,肯定有更激烈鲜活的爱。

  他很确定。

  这样确定的他,想到白白错失二十年,能不遗憾吗?

  他都快老了。

  才拥有她。

  姜煜一边走一边想,很快,就抱着宁锦绣到了一座独栋别墅外面。

  夜色幽幽,花香弥漫。

  宁锦绣一抬眸,就看见了一排光亮的黑色栅栏了,栅栏镶嵌在坚硬的石墙里,妖娆美丽的蔷薇从里面攀爬而出,将一整面墙,掩映在花香之中了。

  她便晓得,这是姜煜购置的新家了。

  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姜煜进了院门,抱着她一直往里走,路过喷泉和草坪,总算停在了屋门口。

  “开门。”他声音低低耳语道。

  宁锦绣疑惑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姜煜在她耳边报了一串数字,让她一张脸又红了。

  两个人进了门。

  还没开灯呢,姜煜突然就低头吻住了她。

  他原本打算抱着她上楼的,他在主卧里还准备了惊喜,露台上还让人准备了烛光晚餐,可不知怎的,进了门,他就有点走不动了。

  只想不顾一切地吻她,像个激情燃烧的年轻人一样。

  纤薄的绸缎在黑暗里发出嘶鸣哀泣,两个人也不知撞在了何处,响声一阵接一阵,惊动了黑暗的夜。

  宁锦绣靠在了墙壁上,只觉得冷。

  姜煜堵住了她的嘴,一只手勾缠着她纤薄到几乎没有的丝袜。

  喘息声很快就响了起来。

  两个人纠缠间到了沙发上,又上楼,扶梯上楼道里都留下痕迹,最终,才双双倒在了主卧里柔软的大床上。

  薄被在空中晃一下到了地上,花瓣洋洋洒洒又落了一床。

  大床晃动了好久。

  房间里才慢慢寂静了下来。

  宁锦绣声音嘶哑道:“姜煜。”

  “我在。”

  “我爱你。”她声音低低道,“我觉得你说得对,我也希望时间重新来过。”

  她话音落地,又缠到他身上。

  姜煜翻个身压住她,又是一阵毫无形象的激吻。

  他们纠缠,从来不掩饰彼此的需要和*,带着最原始的冲动。

  融入在黑夜里。

  连同喘息和尖叫声一起。

  ——

  翌日,清晨。

  宁锦绣睁开眼,就觉得头疼了。

  两个人领证时间其实也不长,姜煜每次回来,都是小别胜新婚。

  可——

  也着实没有这么疯过。

  宁锦绣侧个身打量姜煜的面容。

  沉睡中的男人,看上去总是最没有攻击力的时候,能触动女人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块。

  宁锦绣唇角弯了弯,抬手扯了枕巾,裹着去衣帽间了。

  像她猜想的那样,衣帽间早已经准备了好些衣服,她挑了件浅蓝色刺绣衬衫穿在身上,套了裤子,也就开始整理屋子了。

  时间已经临近九点,她想着姜煜昨晚对司机说的话,直接下楼了。

  她的旗袍都被姜煜直接扯碎了,就在玄关位置。

  宁锦绣红着脸捡了衣服,又从大厅开始清理起来,最后又回到房间去。

  姜煜已经不在卧室了。

  宁锦绣略微想了想,抬步去了书房。

  姜煜穿着衬衫西裤,端坐在书桌前,揉着额头看电脑。

  宁锦绣的访谈自然在网上引起轰动了,又因为赵玉成已经被刑拘,那边的水军自然偃旗息鼓,他又事先有了准备,舆论已经完全逆转了。

  所有的矛头,都在针对姜晴而去,她成了整场风波的最终买单者。

  当然——

  赵玉成也未能幸免。

  警方掌握了他请水军造谣的有力证据,牢狱之灾也避免不了。

  宁锦绣在访谈中柔和真挚、诚恳亲民的表现获得了一片好评,有少数人谴责了她当年抛弃孩子的行为,也有更多的人对她表示了理解和体谅。

  毕竟——

  当时的她,太年轻,又几度被重创。

  她在国外最开始那些年并不容易,也算给自己的决定买单了。

  对于时过境迁的事情,人们也相对更宽容一些。

  她和姜煜错失二十年的爱情,甚至都被一众网友津津乐道了,直呼,“真爱无敌!”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关于姜衿的那些舆论言谈,自然也完完全全地逆转了。

  她收获了许多同情和喜爱。

  真的很多,比姜煜事先所预计的,还要多得多。

  那些先前辱骂鄙夷的言论都被网友自发删除了,留下的,除了唏嘘喟叹、喜爱同情,剩下的,也就唯有好奇了。

  就像苏可荏所说的那样,她这些年复杂曲折的人生经历,算的上颇具传奇性,感觉起来,也可以写成一本书了,还很励志。

  云京大学校内网上一篇文章都广为流传了。

  正是江卓宁的那篇《我眼中的姜衿》。

  江卓宁自己都不曾想到,他的名字,一开始进入公众视线,是因为这么一件事。

  想起来还让人有点无奈。

  却也不后悔。

  时间再倒退几天,他仍是会如此。

  江卓宁的目光穿过几排学生,遥遥落在了姜衿身上。

  姜衿低着头在写东西。

  不知怎么回事又扭伤了脚,她坐在临近走道的第一个位置上,拐杖就靠在边上。

  很多学生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。

  前几天事情一出来,姜衿就已经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。

  学校里几乎无人不晓。

  一直处在所有人的关注焦点上,她却显得安之若素,最起码,表面上看上去很安静。

  此刻,感受到许多打量的目光了,她也不理,在书页上划了重点,就看着那行字出神了,微微蹙着柳眉,不知怎的,她心里有点不安。

  昨天宁锦绣的访谈她自然也看了,看完后就给姜皓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宁锦绣性情算得上温柔,在节目上并没有过多地指责楚玉英或者说姜晴,有些事也说得很含糊,基本上没有挑起观众对楚玉英的反面情绪。

  相反的——

  因为她刻意回避,又提到楚玉英因姜衿去世,些许网友还跟着感慨了一下母爱。

  可——

  即便如此,姜衿还是担心的。

  她性子敏感,姜皓其实也差不多。

  宁锦绣可以回避了谈起他,算是一种变相地保护了。

  希望他远离干扰。

  可作为这事情的核心人物之一,他怎么可能不被议论干扰呢?

  姜衿自然担心了。

  昨晚电话里的姜皓情绪如常,还安慰了她两句,可眼下细细回想,姜衿觉得他只是不希望自己过多担心而已。

  胡思乱想着,下课铃声很快就响了。

  姜衿掏出手机,准备再打一个电话给姜皓。

  电话还没打呢,自己就震动起来了。

  屏幕上显示:妈妈。

  姜衿接通了,声音低缓地唤了一声,“妈,有事啊?”

  “姜皓有打电话给你吗?”宁锦绣问。

  姜衿心里咯噔一下,“他怎么了?”

  “老师打电话给家里了,说是今天早上没有去上课。这几天太乱了,我也没时间关心他,你快想想,他可能跑到哪里去?”

  “没去上课?”姜衿愣一下,“不见了?”

  “嗯。”宁锦绣握着电话,着急得都在头发上抓了两把,无比懊恼。

  都说后妈难当,她这个后妈其实向来还不错,和姜皓的关系眼下早已经很融洽了。

  可姜皓到底年龄小,又是个男生,有时候好些事她也不太方便讲,日积月累地,总觉得那孩子还是会有心事,眼下这人突然就不见了,她能不着急吗?

  连带的,连姜煜都给怨上了,气闷不已。

  宁锦绣挂了电话,气急败坏地瞪了沙发上坐着的姜煜一眼。

  姜煜无奈道:“别着急,皓皓那孩子还是有分寸的。”

  “我能不着急吗?”宁锦绣一边抱怨他,一边就起身道,“衿衿说让她想想,我们先去学校吧,找老师同学问一问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好几件事说一哈。

  第一,领养晏仲灵小朋友的亲【】,请来评论区冒泡,有个亲想问问能不能共同领养。

  第二,今天什么白色情人节,跟个潮流,大家节日愉快。

  第三,今天文文上百万啦,吼吼。

  第四,求月票啦,好几天没求票了,汗滴滴,今天来求票,亲们有月票的,别忘记支持阿锦呀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2:传奇人生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