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3:别让我死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姜煜好笑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宁锦绣没好气又瞪他,“你还笑?儿子都失踪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?有你这么当老爸的吗?家里跟酒店似的,每次回来住两晚就走了,儿子女子都丢给我,还好意思笑?!”

  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亲妈呢。”姜煜突然喟叹地说了一句。

  宁锦绣一愣,手包就直接飞了过去。

  这一幕太惊悚,门口刚进来的年轻助手都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低头站着边上,不自在极了。

  姜煜伸手接了包,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,好脾气地哄道:“行了,消消气。我们现在就去学校还不成吗?他都十八岁了,又不是小孩子,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自己知道,肯定也就翘个课散散心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 宁锦绣气得不得了,瞪了他半晌,抬手扯了自己的包。

  下属在嘛,她得留点面子给姜煜。

  不曾想——

  姜煜才不在乎呢,眼见她气鼓鼓的样子反而觉得好笑,伸手就在她腰上掐了一把。

  宁锦绣忍着没出声。

  姜煜朝边上努力减少存在感的助手道:“走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小助手忙不迭退了出去。

  大领导从来都不怒自威啊,这一面都被他看见了,感觉好忐忑。

  怎么办,宋铭哥都没有教他,看见领导和老婆打情骂俏,除了装没看见,还应该怎么办?

  小助手神色忧伤地上了车,听着后方传来的嗔怪声,眼睛都不敢往后视镜上瞟,小身板直直地,骨节分明的一只手握着方向盘,看上去就显得挺紧张了。

  宁锦绣都敏感地察觉了,看了姜煜一眼,小声道:“你平时很凶?”

  要是不凶,这助手怎么可能吓成这个样子。

  姜煜抬了抬眼睛,又低头,大手把玩着她柔软白皙的一只手,反问道:“你以为是个人都能拿包砸我?”

  宁锦绣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无奈低语道:“我还不是被你气的?”

  “嗯,都是我的错,砸的好,手腕疼吗?”姜煜认错态度十分良好。

  宁锦绣看他一眼,气笑了,“为老不尊。”

  她瞪着眼睛嗔怪的样子最美,最起码,那一刻的模样,在姜煜眼里是最鲜活年轻的,哪怕被骂着“为老不尊”什么的,他也根本不往心里去,权当夸奖了。

  脸皮比城墙还厚,宁锦绣根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侧身就往边上坐了一点,和他保持距离。

  哪曾想——

  她刚一动,姜煜的大掌就扣住了她的臀,往自己边上挪了挪。

  两个人亲热惯了,他这些动作总带着暗示性,能让人浮想联翩,大白天的,宁锦绣就没有晚上那么好说话了,压低声音提醒他,“庄重点。”

  “看见你庄重不了。”姜煜直接回答。

  宁锦绣又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气恼了半晌,只得压低声音无语道:“都五十岁的人了。”

  姜煜看她一眼,“你觉得我老?”

  她不是这个意思啊。

  宁锦绣囧得不得了,轻声道:“没,不觉得。”

  姜煜笑着在她耳边道:“嗯。我到底老不老,你的确应该最清楚。”

  宁锦绣:“……”

  她不想和这个人说话了,宁锦绣索性给姜皓的班主任打电话,又问了一遍情况,知道姜皓还是没有到学校,自然更着急了。

  正一筹莫展,又接到姜衿的电话了。

  姜衿也已经收拾了东西出了教室,着急问她,“妈,姜皓找到了吗?”

  “没有呢,电话还关机着,学校也没去。”

  “你们是去他学校吗?”姜衿略微想想,紧接着道,“我这边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他可能去哪里,我现在也过来学校,先问问他老师和同学吧。”

  “你不上课了?”宁锦绣意外地问了一句。

  “还有一节选修,不要紧,先找到他比较重要。”

  毕竟是非常时期,姜皓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,万一一时想不开做了什么傻事,她一辈子都会愧疚难安,当然是找他比较重要。

  姜衿背着包,一只手拄着拐杖,就从台阶上往下蹦。

  刚蹦了两节,就听见后面传来干脆利落一声,“姜衿!”

  孟佳妩?

  想到自己这脚腕就是因为她扭伤的,姜衿实在没什么好心情,头都没回,继续下台阶。

  孟佳妩几步就追上了她,无语道:“我叫你你没听见啊?”

  姜衿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  “我和你说话呢!”孟佳妩没好气又道。

  “听见了,我不是聋子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不回答?”

  “不想理。”

  “你还生气呢?”孟佳妩看一眼她的脚,无奈道,“你得让我说多少遍,我不是故意的,也没想到你摔一下会成这个样子,有必要上纲上线啊?”

  姜衿停了步子,“我今天有事,不想和你争论这些。”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孟佳妩话锋一转。

  “家里一点事。”姜衿抬手在眉心按了按,神色淡淡道,“你没什么事的话回去上课,我不用你送,校门口打个车就走了。”

  “你确定?”

  “嗯,不用你送。”姜衿淡声道。

  “那行,你自己说的。”

  孟佳妩话音落地,转身回教室,和她背道而走。

  姜衿扶着拐杖舒了一口气,好一会才到校门口,打了车,直接报了姜皓学校的地址。

  姜皓就读的高中自然是云京市数一数二的,上课时间,门禁很严,姜衿在学校门口等了一小会,姜煜的助手出来接她了。

  眼见她拄着拐杖就愣了一下,发问道:“你的脚怎么了?”

  “不小心扭了一下,问题不大。”姜衿话音落地,就和他一起往姜皓班主任办公室走了。

  姜煜带回来的这个助理年纪也不大,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其实和宋铭差不了多少,看上去却比宋铭稚嫩了好几个层次,一路看着她,都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领导的女儿嘛,扶着好像不太好,不扶吧,好像还不太好。

  等他纠结完到底要不要扶的问题,两个人已经到姜煜和宁锦绣眼前了。

  宁锦绣和姜煜原本正和班主任说着话呢,看见她齐齐愣了一下,发问道:“你的脚怎么了?”

  “不小心扭了一下,没事。”姜衿随意笑了笑,对上姜皓班主任的视线,柔声道,“老师您好,我是姜皓的姐姐,姜衿。”

  “快点坐着吧。”班主任提了把椅子给她。

  姜衿也没客气了,道了谢就坐下。

  班主任继续道:“孩子这段时间情绪不好是肯定的,学习倒没受到太大影响,名次一直在前面。就状态看上去挺令人担忧的,话少了,我找来聊了两次,他也是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,我也就不好勉强了。眼下距离高考就剩下一个多月,听他的意思考试还是参加的,我觉得你们做家长的还是应该和孩子多聊聊,给与孩子适当的关心和鼓励,纾解一下他心理压力。”

  “这些肯定了。”宁锦绣点点头,一脸认真道,“您的意思我都明白。主要孩子现在失踪了,您看能不能找几个同学过来,想一下他平时爱去哪些地方,我们先找到人再说。”

  “您稍等一下。”班主任说话间侧头看了眼课表,拿手机拨了一个电话。

  一接通,笑着道:“陈老师,麻烦您让赵柯和李程来一下我办公室,嗯,就现在,有点急事。”

  话说完,挂了电话,班主任点头笑了一下。

  她和宁锦绣又说了两句话,电话里提到的两个男孩就来了。

  问了老师好,目光都在姜衿身上多停了两秒。

  班主任轻咳了一嗓子,直接发问道:“你们回忆一下,姜皓平时课余喜欢去哪些地方,或者他最近有没有提到想去哪些地方?”

  “市图书馆吧。”两个男生给了一个答案。

  姜衿看了他们一眼,蹙着眉想想,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。

  上次打电话的时候,姜皓也说他在图书馆,可实际上,应该不是。

  她直觉里姜皓就在说谎呢。

  “还有其他地方吗?”姜衿仰头道,“酒吧、KTV之类比较能放松的地方,你们平时聚会玩的时候,常去的那些……”

  “没有。”两个男生条件反射道。

  姜衿看了眼班主任,神色间都有点尴尬了。

  “实话实说,别瞒着,姜皓这都不见人影了,找人要紧。”

  “真没有。”一个男生僵着脸道,“平时顶多去广场公园滑个旱冰,姜皓那家伙也不喜欢唱歌,哦,对了,他喜欢打游戏。”

  另一个男生直接反驳他,“可他也不去网吧那种地方,说是觉得脏。”

  班主任:“……”

  姜衿抬手在眉心里揉了揉。

  边上姜煜问,“他最近在学校里有没有走得特别近的其他朋友?”

  两个男生齐齐摇头。

  姜家的事情闹得都满城风雨了,姜皓最近别提多沉默了,别说最近,他从上学期开始就挺沉默了,不怎么喜欢说话,也是奇了怪了,抽屉那情书零食每天都塞得满满的。

  两个男孩站着又胡思乱想了,班主任眼看问不出个什么,挥挥手让两人回去了。

  姜衿和姜煜、宁锦绣只得出了学校。

  “要不报警吧?”宁锦绣建议道,“咱们这一筹莫展也没地方找,万一他出点什么事可就不得了了。”

  “先去图书馆看看。”姜煜看了她一眼,发了话。

  “翘课去图书馆?”宁锦绣蹙眉,“感觉起来这个不太可能。”

  “要不去酒吧找找?”姜衿自然想起他先前一次心情不好跑去酒吧了,抬眸朝姜煜道,“分开找稍微能快点,先找到人再说。”

  “就你这样子还能找人?”姜煜目光落在她脚上,“让小李送你回去休息。”

  他带回来的新助手叫李洹。

  此刻听见他开口,自然下意识抬眼看向姜衿了。

  姜衿摇摇头,抑郁道:“找不到他我也不放心,要不这样吧。”

  她看了姜煜一眼,建议道:“您和我妈开车去图书馆,小李哥陪我一起找,他还不认识人呢,对云京也不算熟悉,一个人没法找。”

  “你的脚没事?”宁锦绣也看一眼她的脚。

  姜衿摇摇头。

  “那行吧,就按你说的,分开找,电话联系。”姜煜做了决定。

  四个人兵分两路找姜皓了。

  班主任说他早上没来学校,姜衿也就顺着学校附近的酒吧往依云首府方向找,将近一个小时过去,还是根本一无所获。

  她和李洹又上了出租车。

  姜衿掏手机看一眼,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。

  姜皓可能去哪?

  她蹙眉胡乱想着,突然想到了两个地方,殡仪馆和派出所。

  按着他的性子,会不会去看楚玉英和姜晴了?

  “师傅,先去长松殡仪馆吧。”姜衿抬眸朝开车的司机大叔说了一句。

  司机还没答话呢,她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乔远?

  姜衿低头看一眼,接通道:“喂?”

  “姜皓在我这。”乔远开门见山道,“你看你们家人谁方便,一会过来接一下。”

  姜衿愣半晌才回过神来,忙道:“我现在就过来,你们在哪呢?”

  “秘密之夜。”乔远报了地点。

  果然是一个酒吧。

  姜衿没好气地想了想,应声道:“他是不是喝醉了?那你看好她,我马上就过来,很快。”

  她语调里带着急迫,乔远也愣了一下,回过神无奈道:“他睡着了,你别担心,慢慢过来就行,路上注意安全,我看着呢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姜衿连声道。

  挂了电话就赶紧通知了姜煜和宁锦绣,人找到了。

  她距离乔远说的地方不远,很快就到了。

  小胖就在门口等着她呢,远远看见她下车,连忙招手唤了一声,“小衿姐。”

  话音落地,就看到姜衿柱起拐杖,神色一愣连忙跑过去,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就不小心扭了脚。”姜衿看一眼李洹,介绍道,“这是我朋友,李江,这是我爸的助手,呃,也姓李,你们还挺有缘的。”

  小胖嘿嘿笑了一声,和李洹打了招呼,就带她往进走了。

  中午十二点,酒吧几乎没什么人。

  很安静。

  没一会,三人转了两道弯,就停在一个包厢外面了。

  门口守了好几个保镖。

  眼见小胖叫着小衿姐,没忍住就多看了姜衿两眼。

  跟在乔远边上有一段时间了,他们自然各个晓得他心思,近些天姜家的事情又闹得沸沸扬扬的,不想关注都不太可能。

  保镖躬身打开门了。

  姜衿抬步进去,就看到乔远靠在沙发上笑。

  “衿衿姐姐!”孟婉清正在沙发上忸怩呢,眼见她进来,刺溜一下从沙发上窜下来,就跑到她跟前笑着喊,原本想抱她,看见她的拐杖就不敢动了,愣在原地,仰着头问,“你的脚怎么了啊?”

  姜衿这一天回答这个问题好些遍,无奈道:“不小心扭了一下。”

  “常年四季都带着伤。”乔远也从沙发上起来了,蹙眉道,“不方便你早说,我让人把他送回去就行了。”

  “也是着急的,他电话一直关机着,又没去学校,怕他出事,我们都找一早上了。”

  乔远:“……”

  他也是一早就被姜皓的电话吵醒,不得已带着他过来了。

  姜家的事情他很清楚,自然也晓得姜皓情绪不好,一开始也就没通知姜衿了。

  此刻知道她找了一早上,当然不会说出来招人恨了,话锋一转:“人在里面睡着呢,你是现在带他走,还是等他醒过来再说?”

  “我先看看他吧。”

  姜衿说完话,抬步就到里面去了。

  姜皓穿着制服衬衫和长裤,盖了一件外套,平躺在床上,脸颊微红,很安静,就像漫画里沉睡的美少年。

  “哎。”姜衿松了一口气。

  也跑累了,侧身坐在床边,定睛看着他。

  她看着姜皓,乔远就站在边上垂眸看着她了,半晌,突然道:“你和这小子关系还挺好的。”

  “姜皓是个好孩子。”

  乔远又皱眉了,“怎么你也没多大,说起话就这么老成呢。”

  他不喜欢听。

  自姜衿回了姜家以后,他一直觉得,她背负得太多了,偏偏犟得要死,又不肯听人劝,非得留着,受那些让他恼怒的委屈。

  前几天见一面,只觉得她心事重。

  今天又见到,他突然间就产生了一种感觉,他认识的姜衿,已经慢慢变了。

  也说不清哪里变了,总归就是和以前不一样,让他心疼。

  乔远蹙眉想很久,觉得是一个“忍”字。

  在学校里她和那些记者言语周旋,眼下为了姜皓着急慌张,应该是长大了吧,她懂了点人情世故,没有以前那么冷淡倔强,一身刺,碰了就得扎人。

  眼下她身上那些刺好像慢慢变软了,也许再过不久,就会慢慢从根部死掉,脱落。

  就和他一样。

  时间果真是最能改变人的。

  背负在意的多了,需要顾及的多了,人就没办法肆无忌惮了。

  乔远自顾自低头笑了一下。

  姜衿听见了,扭头看他一眼,抿着唇发问,“你最近还好吗?”

  包厢里柔亮的灯光笼着她的脸,乔远看着她,缓缓勾起唇角笑了起来,“很好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姜衿点点头,也就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没几分钟,姜煜和宁锦绣就到了。

  乔远让保镖抱着姜皓,一路出去,放到了他们车后座。

  宁锦绣和姜煜道了谢,先带着姜皓回去。

  他们就开了一辆车,自然坐不下,姜衿推却不过,和李洹一起坐了乔远的车,回依云首府。

  小胖开车,李洹在副驾驶,她和乔远连带着小婉清,三个人一起坐在后面。

  婉清长高了些,脸蛋更是比以往还要肉一些,很好动,坐在位子上也不怎么安生,扭来扭去的,嘻嘻笑着和两人撒着娇。

  姜衿看着她,只觉得哭笑不得。

  似乎——

  孟家出事以后,唯一没被改变的,也就这小丫头。

  念及此,姜衿就抬眸问乔远,“什么时候接婉清回来了?”

  “没多久。”

  “上次我遇到顾总了,他说是要一直养着婉清呢,男人的话果然不可信。”姜衿抬手揉着孟婉清的头发,嘀咕着开了一句玩笑。

  孟婉清却抬起一双大眼睛看着她,撇嘴道:“顾叔叔就是要养我一辈子的,他只是这几天生病了,我才和小舅舅回来了呀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衿衿姐姐你不相信我啊,顾叔叔就是生病了。”孟婉清强调。

  姜衿笑着看了乔远一样,“你好像失宠了。”

  乔远撇撇嘴,“你才发现啊?”

  “没有。”孟婉清转身就抱上他胳膊,笑着哄道,“我也很爱你的。”

  “那你是最爱你顾叔叔,还是最爱我?”乔远侧着身子,好整以暇地问她。

  孟婉清歪头抓着自己柔软的头发,闷声道:“那就最爱顾叔叔好了。”

  乔远:“……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孟婉清眼见两人一时都不说话了,连忙道:“顾叔叔最爱我,我当然就得最爱他了,他每天都给我买鸡腿吃,不但有吃的,还有看的呢,对了,还有项链。”

  孟婉清话音落地,抬手就从小衬衫里面掏出一个项链来。

  姜衿看一眼就乐了。

  手工编织的红绳底端是一个造型精巧的玉坠子。

  看上去应当是黄玉,颜色不算亮,却裹了一层油似的,有滑腻感,雕琢得就像一个小鸡腿,晃悠悠挂在那,底端肉最多的地方颜色略深,接近浅褐了,看起来都让人有食欲,就着实太小了些,胜在精巧可爱。

  当然——

  能弄出这么一个玉坠儿来,也是挺不容易的。

  顾启云那人……

  姜衿竟一时间无法形容了。

  不过——

  顾氏集团旗下有玉器珠宝行,他宠着孟婉清,自然想方设法讨小丫头开心了。

  难怪招人喜欢。

  姜衿都忍不住笑了,摸着孟婉清的脸蛋道:“你顾叔叔对你真好。”

  “那当然吖,他最爱我了。”

  “噗。”乔远都没忍住笑了,一脸无语。

  ——

  路上走了好一会。

  等一众人回到了依云首府,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。

  宁锦绣安顿好姜皓,自然留了乔远和孟婉清他们一起吃午饭。

  乔远是第一次来,孟婉清可不是,一来就追着丞相欺负,乐不思蜀,自然不愿意回去。

  乔远拿她没辙,还是宁锦绣哄着她吃了午饭。

  饭后——

  孟婉清仍是玩得不愿意走。

  乔远叫了两次都被无视,有些抑郁,也就坐在沙发上再等一会。

  反正闲来无事。

  姜衿刚打开电视,就听见他手机响了。

  拿着遥控将电视音量调小些。

  乔远接了电话,唤了声,“齐叔。”

  紧接着就没声了。

  姜衿下意识扭头看去,就对上他极为震惊难看的脸色,下一秒,乔远就腾一声站起身来,咬牙道:“明宣怎么样?人现在在哪?”

  那头很快说了什么。

  “我马上过来。”乔远阴着脸挂了电话。

  姜衿回过神来,忙问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明宣出了点事。”乔远一只手按着太阳穴,定定神,朝她道,“让婉清先待在这吧,你帮我看一会,我现在去医院,小胖!”

  乔远朝院子里正和孟婉清玩着的小胖喊了一声。

  姜衿看着他脸色就知道不好,点点头道:“我会看着婉清的,你开车小心。”

  “嗯。”乔远突然跨一步到了她跟前,抬手重重揉了一下她头发,声音低沉道,“又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不麻烦。”姜衿摇摇头,抬手握了一下他胳膊。

  乔远目光深深看她一眼,转个身大跨步就走了。

  一出门,速度很快上了车。

  小胖也连忙进了驾驶座,一边发动一边道:“怎么回事啊四哥?”

  “明宣出了车祸,直接去四院,快一点。”

  小胖一愣,“那些个都是死人吗?”

  “他身边应当是有内鬼。”乔远一只手紧握成拳,抵着膝盖,说话的声音极阴冷低沉,听得小胖都觉得脊背发凉了。

  前面有齐叔和先前孟庆好些得力属下相护,孟明宣这位子才算是稍微坐稳了一点,也就刚安生了两天而已。

  眼下却——

  小胖不敢深想,一个劲提速,车子行驶在宽阔的大道上,好像离弦的箭,窜得飞快。

  ——

  此时,四院门口。

  晏少卿正和顾启云往里走。

  下午刚上班,周围人来人往,各个行色匆匆。

  晏少卿侧头看了顾启云一眼,发问道:“你身体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顾启云勾唇笑笑,漫不经心道,“不都说了,工作压力太大了,过来看看心理医生,调节一下情绪,没什么事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工作压力太大了?

  骗鬼呢?

  他神色淡淡地瞥了顾启云一眼,也不问了。

  顾启云无奈道:“真的。你也不是不知道,今年这大环境不好,生意难做啊,底下什么东西都卖不动,那些个销售总监,各个都愁白头发了……”

  “你打住!”晏少卿不想听他胡扯。

  顾启云一笑,给了个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”的表情。

  晏少卿懒得理他。

  顾启云握了握手里的车钥匙,在心里无声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他的确有病,还真是心理疾病。

  不过——

  和工作没关系倒是真的。

  是因为孟婉清。

  从那晚和楚婧宜发生关系,被她无意撞见,自己那方面就有些问题了。

  倒也不是就突然不行了。

  而是有点障碍。

  他当然不找楚婧宜了,之后找了别的女人,可,每次正做着,总能突然想到小丫头惊惧万分那双大眼睛,然后,他就突然没什么兴致了。

  被人伺候着草草了事。

  这种事就得有兴致才行,他正是好年龄,又没什么其他不良嗜好,就在女人这问题上,挑剔些,换得勤,其实也根本不算玩得狠的。

  每周才一两次,这在认识的其他老板中间,算克制禁欲型了。

  当然,和他这变态禁欲型的表哥没法比。

  可现在,就这点兴趣还产生问题了。

  他能不郁闷嘛。

  这种事都不好意思和人说,自己到医院里找医生来聊聊。

  哪能想——

  中午看病的时候,就碰到晏少卿了呢。

  其实不该来四院。

  晏少卿午饭间就旁敲侧击问了一次,被他给绕开话题了,眼下又问,这人不会对自己关心过度,回头再去找医生吧?

  顾启云觉得这种可能性还不是没有,正想试探他一下,就被一阵刺耳的鸣笛声惊醒了。

  一抬眼,救护车呼啸着停到了两人不远处。

  车门发出沉重的一声响,移动担架被几个人抬着落到了地上。

  紧接着——

  后面又有一辆救护车呼啸着停了下来。

  四周顿时嘈杂忙乱了。

  顾启云甚少接触这样的场面,连忙往边上退了两步。

  晏少卿却上前了。

  他视线精准地落在一处,早已经发现第一个担架上的患者头部有伤,血都顺着担架床流下来了。

  “晏医生!”

  推着担架的医生流了一脸汗,看见他连忙唤了一声。

  “什么情况?”晏少卿低声问了句。

  “车祸,两死七伤。这孩子情况最严重,应该要立刻手术,可……”

  医生脸色难看极了,踮着脚,声音低低道:“脑出血,左胳膊骨折,右脚粉碎性骨折,腹部还中了一枪,宁和集团已故董事长那个……”

  他话未说完,晏少卿就垂眸朝担架上看了过去。

  人还醒着?

  晏少卿狠狠愣一下,对上孟明宣漆黑明亮到几乎发光的眼睛。

  这孩子,额头的汗水都珠子一样往下淌了。

  饶是他,都觉得于心难忍。

  晏少卿薄唇动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说话,垂在身侧的手腕突然被人抠紧了。

  孟明宣显然认出了他,紧绷隐忍的神色略微松动了一些,抠着他手腕的力气却奇大无比,他的指甲简直能掐进晏少卿肉里去,小小的少年,颤动着他已经咬出血的唇,一字一顿恳求道:“拜托您了,别让我死。”

  话音落地,那双漆黑的眼睛更是执拗地紧盯着晏少卿。

  晏少卿薄唇抿着,和他对视。

  他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  孟明宣抠着他的那只手便直接砸落下去,晕了。

  “失血太多了。”他一晕,边上的医生好像都顿时松了一口气,飞快道,“救护车到的时候这孩子好像都不行了,身子都被血染红了,一直忍着呢,问话也咬着唇不吭声。晏医生,他是宁和集团已故董事长那个儿子,据说好像有黑道背景,伤成这样了,这手术……”

  谁做手术谁倒霉啊,一不小心就摊上事了。

  医生自然着急了。

  尤其晏少卿的身份在医院里都是公开的秘密了,他能不为人家着想吗?

  脑外科医生也不少,这手术也不一定非得他参与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他一眼,“联系家属了吗?”

  “应该在……”

  “路上”两个字又没说出来,一众人身后又是一阵骚动,摩托车轿车停下好几辆,一群人高马大的男人就脚步飞快地走过来了。

  当先一个人正是齐盛,自然认识晏少卿的,顿了步子,低声道:“晏少。”

  晏少卿点点头算作回应。

  齐盛的目光就落在了孟明宣的身上。

  倒吸了一口气。

  医生都做了急救,这孩子身下的担架都染红了,从胳膊到脚都是鲜血模糊。

  齐盛心里咯噔了一下,看一眼晏少卿,唇角都颤了起来。

  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孟家家主的位子从来不传女,他们全力护着孟明宣,一来因为孟庆的遗嘱,二来,按着身份,他的确是目前唯一有资格继承家业的男丁了。

  眼下——

  明明家主遗嘱里说的清楚,没有孟明宣,就是乔远。

  那些人还是对一个孩子下手了。

  可见有恃无恐,也是对乔远的变相警告了。

  明宣一旦出事了,下一个,那指定就轮到乔远了。

  齐盛心神百转,额头都冒出些汗水来,就听到晏少卿声音冷静地朝着边上几个护士发话,大抵也就是分工去做术前准备那些意思。

  他下意识朝晏少卿看了过去。

  还没问话呢,边上突然有男人到了他边上,沉声问,“乔远呢?你们家小姐呢?”

  齐盛一回头,就对上顾启云阴云深重的一张脸了。

  “阿远正赶来。”齐盛忙道。

  “婉清呢!”顾启云声音猛地拔高了一度。

  “这……不清楚,应该和阿远在一起。”

  “Shit!”顾启云咬牙咒骂一声,直接去边上给乔远打电话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求月票求月票,吼吼。

  昨天的票票涨得好好,阿锦数着票票那个心情啊,激动,感谢小天使们支持,么么哒,保住咱们的名次啊。

  然后,今天征文票最后一天投票。

  还没投票的亲,请一定给力一点,投了票的亲,也请帮阿锦拉拉票,这是《暖媳》的荣誉。

  投票方式:书院网页版首页,大图推荐下方的公告栏,第一行第二个【现言征文投票】,请亲们登陆进去,给咱们《豪门暖媳》投一票,位置在倒数第四排最末!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3:别让我死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