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4:不可取代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他就知道乔远是个不靠谱的。

  要不然,婉清跟着他怎么就从来不会出事呢?!

  顾启云拧着俊秀的眉,等电话一接通就开门见山道:“婉清呢?”

  “怎么?”

  乔远话音未落,就被他打断了,“婉清有没有事?”

  “……”乔远愣一下,“没事。”

  顾启云提起的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,耳听着他那边实在安静,又反问道:“那丫头现在人在哪呢?有没有和你在一起?”

  “没……”

  “Shit!”顾启云低咒一声,“她人呢?我现在去接她。”

  “依云首府,宁宅。”乔远也没含糊。

  顾启云直接挂了电话,抬步到了晏少卿跟前,打招呼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晏少卿正忙着,也没和他多说,略微点了一下头,又侧身和边上的医生说话了。

  顾启云找了自己车,直接去依云首府。

  孟婉清被乔远带回去其实也就前天的事情而已。

  他却觉得时间过了很久。

  想到那丫头,一颗心猫抓挠似的难受。

  真是栽了!

  话说,他怎么就冷不丁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小祖宗呢?

  一路唉声叹气的,车速反正不慢,三点多,顾启云就到依云首府了。

  被佣人领进大厅,抬眸就看见孟婉清了。

  其实还挺远。

  小丫头在落地窗外面,追着丞相玩呢,手里还拿着一个编织好的美丽花环。

  春日阳光明媚,她穿着一件下摆缀蕾丝的浅粉色T恤衫,配一条颜色略深的碎花紧身裤,怎么看怎么可爱,银铃般的笑声,隔老远,都落到他耳边了。

  “婉清!”顾启云语带笑意唤了声,大跨步就朝着她走过去。

  孟婉清一抬眸就看见他了,大喊一声“顾叔叔”,也不追丞相了,一扭头,飞快就朝着他跑过来。

  顾启云俯身张开手臂,她就一下子扑进他怀里,小身子拱了拱,小狗一样,表示了一下亲昵,仰头乐呵呵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衿衿姐姐家里?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小舅舅告诉你的对不对?”孟婉清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嘛?”

  “想不想我?”顾启云抱着她往室外走,含笑问。

  “想死你了都。”孟婉清埋头在他脖颈里蹭了蹭,吧唧一声落了一个吻。

  顾启云发出极为愉悦的一声笑,只觉得四肢百骸都舒畅了,再抬眸,看见了沙发上朝他招了一下手的姜衿,意外蹙眉道:“你这脚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,就扭了一下,有点疼,都没迎接你。”姜衿弯了弯唇角。

  “脚伤了就得好好休养。”

  顾启云侧身坐在了边上的一字型长沙发里,孟婉清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就蜷在他怀里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哭笑不得道:“婉清多大了?”

  “六岁半。”孟婉清眼睛也不眨一下,声音清脆。

  “过了暑假就上一年级了嘛。”

  “对哒。”

  “马上都要是小学生了,怎么动不动还要人抱,顾叔叔的裤子都给你蹭脏了。”姜衿朝她努努嘴,目光就落在顾启云熨帖的黑色西裤上了。

  孟婉清扭头看一眼,刺溜一下从他身上蹦了下去。

  顾启云这才发现自己裤子都被蹭脏了,无奈笑道:“我这都习惯了。”

  “也不能太惯着她了。”姜衿抬手扯了孟婉清的手腕,将她搂到自己怀里,浅笑道,“上了一年级可就是大孩子了,老窝在别人怀里可不行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孟婉清嘟嘴道,“那你把花环给我戴上。”

  姜衿笑着将花环给她戴在头上了。

  孟婉清抱着她胳膊又赖在她怀里,一脸期待地问顾启云,“漂亮吗?”

  “漂亮!”顾启云一本正经点点头。

  孟婉清咯咯笑道:“嘿嘿,我也举得这个花环好漂亮,衿衿姐姐编的,好喜欢。”

  顾启云:“……”

  花环?

  他的目光根本不在花环上面,他是觉得这丫头好看。

  不过——

  他养着的丫头,能不好看么?

  顾启云神色舒展地靠在了沙发上,抬手将领口松了松,仰头看着天上悠悠白云,只觉得轻松。

  孟婉清坐一会就坐不住了,又跑去追上丞相玩。

  眼见她跑远,顾启云才朝着姜衿开口道:“明宣出了车祸,我在医院里看见了,情况不容乐观,乔远应该没时间过来接这丫头了,我一会带她走。”

  姜衿一愣,“车祸?”

  “也不全是车祸受的伤。”顾启云蹙眉,边想边道,“看上去腹部好像中了一枪,脑袋也伤了,手臂和一只脚都骨折了,鲜血模糊的。”

  “有生命危险吗?”姜衿轻声问。

  “救护车送到医院那小子还醒着呢,我和表哥遇见了,他应该会参与手术,保命不成问题。”

  “保命?”姜衿咀嚼着他的话。

  “嗯。”顾启云点点头,“右脚粉碎性骨折。”

  姜衿心里咯噔一声,沉默了。

  脑海里浮现出上一次见到孟明宣的情景,只觉得难受。

  那样漂亮秀气的孩子,十二岁而已,已经背负起那样重的压力了,接下来,该怎么办?

  她胡乱想着,只觉得不忍心。

  没一会,顾启云就带着玩累了的孟婉清离开了。

  姜衿掏手机看一眼时间,打电话给乔远。

  乔远很快接听了,声音低沉地“喂”了一声,“有事?”

  “就问问你明宣怎么样了?”姜衿抿唇道。

  “做手术呢。”乔远声音还算平静,姜衿却感觉得到他压抑的愤怒,半晌,柔声安慰道,“吉人自有天相,明宣肯定没事的。”

  乔远叹口气,“顾启云接走婉清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好。”乔远沉默了。

  姜衿也不晓得这会说什么比较好,犹豫半天,开口道:“那你先忙。”

  “丫头?”乔远突然唤了她一声。

  姜衿神色一愣,握着电话,轻声道:“我还没挂断。”

  “要是,”乔远拧着眉,声音低沉缓慢,“要是我结婚了,你会不会和我断绝往来?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会吗?”乔远又问她。

  “你要结婚吗?没听你说起过。”姜衿状若轻松地笑了笑。

  “我爱你。”乔远语调低沉地说了三个字。

  姜衿仍旧握着电话,抿着唇没吭声。

  乔远一笑,“从你十一岁那年开始,我一直爱着你,此后也是,永远不变。这辈子不管有没有别的女人,会不会结婚,丫头,你在我心里是不可取代的,唯一的那一个。”

  “我不值得。”姜衿小声道。

  “你值得。”乔远舒出一口气,话锋一转道,“先这样吧,婉清走了你也能轻松点,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挂了电话。

  抬手装了手机,看着不远处一棵粉白的花树发呆。

  没一会就起风了,花瓣纷纷落。

  她看着看着,就想起以往在东辛庄的日子了。

  他们相识十年,乔远无孔不入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,那些以往纠缠牵绊的烦恼里,其实有几分温情的。

  她却一直没动心,据他于千里之外。

  这样心硬如铁的她,到底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,就爱上晏少卿的。

  感觉起来,好像一种本能。

  车祸后醒来的她,爱上他只需要一个对视的时间。

  以前呢?

  姜衿突然又非常想念晏少卿了。

  “汪汪!”丞相的叫声突然惊醒她,姜衿一低头,丞相正拉着脸一本正经地看她,眼睛里都带着几分脉脉温情,好像家人般给她抚慰。

  姜衿抬手揉了揉它的脑袋,起身去房间里看姜皓了。

  姜皓睡了好几个小时,还没醒。

  姜衿坐在床边瞧着,突然听见他开口道:“水。”

  渴了?

  姜衿侧身坐在床头,一只手扶着他后颈,拿过床头的水杯,小心喂他。

  姜皓喝了点水,就清醒了。

  “姐?”他侧头看到姜衿,如坠梦境,小声轻唤。

  “感觉怎么样?”姜衿放下水杯,叹气道,“你都睡了好几个小时了,饿不饿?我让师傅熬点粥给你?喝那么些酒,胃里会不会不舒服?”

  姜皓侧身抱住了她的腰,突然就发出一阵呜咽声。

  姜衿拍了拍他的肩膀,柔声哄道:“好了好了,都多大的人呢,还哭呢。”

  “我去找乔远哥了。”姜皓闷声道。

  “我知道,我们找了你半天,他最后给我打电话了,我们才接了你回来。”

  “爸有没有很生气?”

  “没有。”姜衿抬手揉揉他头发,“就是挺担心你的,最近事情太多了,大家心情也都不怎么好,没能关心到你是不是,抱歉了。”

  “别这么说……”

  姜皓坐起身在床上,话还没出口呢,就问道:“你这脚怎么了?”

  “扭了一下,不要紧。”

  “那你还找我呢。”

  “你是我弟弟,我不找你谁找你。”姜衿看他一眼,略微想一想,低声道,“你妈说,让我好好照顾你呢,像个亲姐姐一样爱你。”

  “我妈?”姜皓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王大志他们绑架了姜衿,在他想来,肯定也有楚玉英的原因的。

  他觉得羞愧,没脸面对姜衿。

  先前姜衿说楚玉英为了护着她死的,他晓得这话并不真实。

  他了解楚玉英,也了解姜晴,她们都是自私到极点,只为自己盘算的人,又都不喜欢姜衿,怎么可能为姜衿做一星半点的事情。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头道,“她是不希望自己成为罪犯,让你蒙羞,所以放我走的,没想到被王大志发现了,失手用酒瓶子砸了她……”

  姜皓抿着唇,沉默了一下。

  半晌,小声道:“她星期六下葬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陪我去吗?”姜皓问。

  “去。”姜衿点点头,拍着他胳膊道,“快别多想了,起床坐院子里休息一下,我让师傅熬点粥给你。”

  “我自己去吧。”姜皓听话地下床了,顺带扶着她起身,边走边道,“其实你不用为我担心,照顾好自己就行了,三天两头都带点伤。”

  姜衿笑了笑,听着他训。

  姜皓平时挺独立的,醒来也就不用她管了。

  姜衿看了下时间,给晏少卿发了个短信,说自己在依云首府。

  之后——

  她去书房里上电脑。

  差不多一个月时间过去,她的《老板娘》已经写完了一半多,前几天给上弦月打了个招呼,承诺尽快把初稿发一些给他看。

  这几天忙碌纷扰,也就忘了。

  胡乱想着,姜衿很快就打开了电脑,给上弦月发了文件。

  上弦月刚好在,眼见她出现,很快回复了一句,【你总算出现了,我还正想着要不要给你打电话。】

  姜衿回复,【这几天事情比较多。】

  上弦月,【理解。】

  【这是前面三万字,你看一下,没问题的话我把剩下的给你,差不多三万字可以完稿了。】姜衿边想边回复。

  上弦月,【下月初行吗?争取暑期上市。】

  姜衿发了个“Ok”的手势符号。

  上弦月去看稿了,她将自己的文档调出来,继续写完剩下的故事。

  房间里慢慢暗下来。

  姜衿中途开了一次灯,对话框就闪了起来。

  上弦月——

  【棒。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,有时间吗?咱们聊聊。】

  今朝有酒——

  【嗯?】

  上弦月——

  【才刚知道宁天王是你舅舅,这多好的资源,搁别人那,估计早都给用烂了。】

  今朝有酒——

  【你想说什么?可以直白点。】

  上弦月——

  今朝有酒——

  【没想着将来做导演。】

  上弦月——

  今朝有酒——

  【所以?】

  上弦月——

  【咳咳。你有没有转风格的想法,写一下现代言情?市场对这方面需求还是相对比较大,这几年传统武侠没落了,更别提拍电视电影了,很难。现代会很容易,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。】

  今朝有酒——

  【白眼白眼白眼。】

  上弦月——

  【笑脸笑脸笑脸。】

  今朝有酒——

  【说那些感觉有点早。等我先写完这个吧,就按你说的时间,争取暑假,暑假以后我不一定在国内了。】

  上弦月——

  【震惊。】

  今朝有酒——

  【准备申请交换生名额,出去留学。】

  上弦月——

  【好吧,这算好事,心想事成。】

  今朝有酒——

  【笑脸。】

  对话框很快暗了下去。

  姜衿心无旁骛地写了一会,看一眼时间,关电脑出去了。

  宁锦城在大厅里。

  这段时间他去Y国参加了一个电影节,刚回来,自然知道了宁锦绣和姜衿这段时间的事情,一下飞机,第一时间就赶了回来。

  和宁锦绣正说话,抬眸就看见姜衿了,挑眉道:“你这脚又怎么了?”

  姜衿无奈道:“崴了一下,今天被问好多遍了。”

  抬步过去坐到了宁锦绣跟前,“我爸和姜皓呢?”

  “去楚家了。”宁锦绣语调淡淡。

  她说的楚家,自然是楚玉英父母家了,想来是因为楚玉英下葬的一些事,姜衿自然能想到,点点头算作了解。

  宁锦绣也就不多说了,话锋一转,问她,“明天有课吗?”

  “上午两节必修,下午三节选修。”

  “不重要的话请个假。”宁锦绣的目光落在她脚上,蹙眉道,“今天一天跑来跑去的,我估计你这脚又得肿了,吃完饭再看着抹点药,不行的话得上医院,一点小伤也不能拖着,拖着拖着就成大伤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“嗯。”宁锦绣略微想想,又道,“这学期课业怎么样?英语呢?需不需要我请两个辅导老师过来,到时候考试心理也有点底。”

  “早了点。”姜衿朝她道,“你别担心,考试强训的话下个月比较好,完了也能很快参加考试。”

  “嗯,那你自己拿主意。”

  “知道的。”姜衿笑了笑,“你现在越来越唠叨了。”

  宁锦绣:“……”

  她唠叨吗?

  她蹙着柳眉看了宁锦城一眼,抱怨道:“我就说了三句话,这孩子就抱怨我唠叨了。”

  宁锦城爽朗一笑,“可不是唠叨么。”

  “不和你们聊了,我去切点水果来。”宁锦绣没好气说了一声,起身去厨房了。

  姜衿看了宁锦城一眼,弯着眼睛道:“舅舅?”

  “无事献殷勤。”宁锦城看着她晶亮的眼眸,纵容笑道,“什么事?说吧。”

  “你在娱乐圈几十年,认识的导演肯定很多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宁锦城神色自若地靠在沙发上,“没有一百也有几十。”

  话音落地,他挑眉看着姜衿,静待下文。

  姜衿往他边上挪了一下,小声道:“我写了一个新故事,准备出版来着,刚好编辑提到了这几年小说改编影视剧的事情,我想让你帮我投递一下,看看有没有希望。”

  “什么故事?”宁锦城若有所思道,“传统武侠这几年好像没有拍电视剧的。”

  “就武侠,古装喜剧。”姜衿抿唇说,“也不一定非得电视剧,电影也行,还有那些网络剧什么的,我是觉得自己对这个故事还挺有信心的,你也不用帮我说好话,行就行,不行也不勉强,如何?”

  宁锦城被她的语气逗笑了,好奇道:“怎么突然这么积极了?”

  “觉得编辑说话也没错,多方面发展比较好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宁锦城点点头,直接道,“回头你将电子版发我邮箱,我找几个导演看看。”

  “谢谢舅舅了。”姜衿笑了一下。

  宁锦城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,怜惜疼爱溢于言表。

  ——

  解决了这件事,姜衿自然高兴。

  陪着宁锦绣和宁锦城兴致不错地聊了一会天,晏少卿就回来了。

  宁锦绣留他吃了晚饭。

  饭后——

  晏少卿帮姜衿检查了一下脚伤,直接拧了眉。

  姜衿坐在沙发上看着他,神色间就带着两分讨好道:“今天走的路比较多。”

  “哦,那就不要脚了。”晏少卿抬眸瞥了她一眼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小声嘀咕道:“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你再这么不爱惜自己,以后出事我就不管了。”晏少卿一边帮她上药,一边冷着脸说话,看上去着实有点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  姜衿被他训着,也晓得是自己不对的,乖乖听着训。

  没一会——

  晏少卿给她缠好绷带,说明天带她去医院再看看,拍个片。

  姜衿脚腕肿成萝卜了,宁锦绣自然赞同。

  眼看时间晚了,两个人在宁宅也没有多做停留,姜衿不太方便,晏少卿就打横抱起她,往回走。

  外面路灯已经亮了。

  夜空是墨蓝色,稀疏的星斗已经显露出来。

  静谧又美好。

  姜衿两只手搂着晏少卿的脖子,小声问他,“明宣不要紧吧?”

  “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“我听顾启云说他右脚粉碎性骨折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会留下残疾吗?”

  “应该。”

  姜衿抿着唇看他一眼,叹气道:“希望他没事。”

  “别太担心了。”晏少卿说话间就抱着她进了家门,和李婶刘伯打了招呼,两人就直接回房了。

  姜衿不方便,晏少卿扶着她先洗漱了一下,自己去洗澡。

  再出来,晚上十点了。

  大床上被子鼓起来软软的一团,姜衿已经睡了。

  整个人蜷在一起,小猫一样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,一颗心倏然柔软,留了床头灯,上床抱着她睡觉。

  姜衿两只手就往他睡袍里钻。

  这丫头在床上属于黏人型,每晚非得抱着他的腰才肯睡,偏偏小手还喜欢乱摸,好几次,他原本没想着做什么,最后都忍不住做了点什么。

  晏少卿就着柔和的灯光打量她。

  姜衿头发又长了点,光泽柔亮微褐,他忍不住抬手揉弄了两下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姜衿发出极为舒服地一声轻哼,懒洋洋的。

  晏少卿那股子火倏然间就被挑了起来,想着她明天也不上学,也就没什么顾忌了,一只手将她吊带背心的肩带顺着一侧肩膀往下挑。

  姜衿跑了一天,肯定累,迷迷糊糊间就觉得难受。

  电流全身上下跑,她还觉得空虚。

  下意识就弓着身子去找寻晏少卿了,反正在梦里,动作都大胆得很,一味地将自己送出去。

  到底还是醒了,还是被自己的尖叫声弄醒的。

  一醒来,就对上晏少卿紧绷的神色了。

  “小不点。”晏少卿咬牙唤着她,素来冰凉的手指都有了温度,大力揉搓着她。

  姜衿只觉得眩晕。

  哼哼唧唧地回应他,脑袋拨浪鼓一样地摇着,到最后,大脑都空白了。

  蜷在他怀里颤了好半天,才勉强平复了心情。

  “好了吗?”晏少卿轻声问她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握着拳就在他胸膛砸了一下,抱怨道:“干嘛趁着我睡觉?”

  “不舍得叫醒你。”晏少卿握了她拳头,凑到唇角,笑着亲了一口。

  “那你还把我弄醒了!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搂着她,又在被子里低低地笑开了。

  “我发现你越来越讨厌了。”姜衿声音低低地说了一句,唇角却忍不住翘了一个弧度。

  “那你喜欢吗?”晏少卿罕见地来了兴致,陪着她说情话。

  “唔。”姜衿蹙着眉胡乱想想,突然抬眸道,“要是我去留学了怎么办?我要去整整两年哦,你会不会觉得很难过啊?”

  “一辈子长着呢。”

  “这种事就年轻的时候才做。”

  “谁说的?”晏少卿微微眯着眼睛,好笑地看她。

  姜衿一愣,他又抬手指挑起她下巴,一低头,去品尝她微微红肿的唇了。

  姜衿唇舌都又痛又麻,偏偏又沦陷进他的温柔里。

  ——

  翌日,上午。

  八点四十,两个人到了医院。

  晏少卿带着姜衿给脚踝拍了片,因为情况不算严重,也就在药房里拿了点药。

  正要一起出门诊楼,就碰到进医院的晏真真了。

  晏真真愣了一秒,上前一步,一脸关切道:“你这脚怎么了?”

  “就扭了一下,过来拍个片看看。”

  “不要紧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晏真真点点头,略微想一想,柔声笑道:“我还正想着哪天找你呢,上次不是说你那个不准,找医生看看呢,正巧遇上,要不要进去问问?”

  “现在啊?”姜衿愣一下,扭头看向晏少卿。

  晏少卿还没开口,晏真真又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嘛,来都已经来了,现在时间还早,问问那个也花不了多长时间,正巧我过来办手续,陪你一起上去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点点头,朝晏少卿道,“要不你先回办公室吧?”

  女生这些挺私密的问题,让晏少卿陪着好像有点怪怪的,她先前也和晏真真说好了。

  此刻遇上,顺道检查一下的确花不了多久。

  “晏医生。”

  边上一道男声突然传到几人耳边。

  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松口气,笑笑道:“正准备找您呢,就我那外甥女,前天动了脑瘤手术的那个,好像刚才醒了一下,得麻烦您过去看看。”

  晏少卿点点头,“行,我这就过去。”

  话音落地,抬眸朝晏真真道:“她脚腕有伤,你得扶着点。”

  “放心吧,知道。”晏真真一笑,主动搀了姜衿胳膊,“我们乘电梯去二楼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笑着应了一声。

  晏真真扶着她,朝扶梯那边走去了。

  两个人一上去,晏真真一侧头,目光落在一处,就愣了一下。

  姜衿上身穿一件薄衬衫,第一个扣子没系,她一垂眸,就看见一个挺明显的吻痕,落在她白嫩的肌肤上。

  晏真真有点晃神了。

  姜衿对上她视线,愣一下,不自在地侧了一下身。

  晏真真抿唇笑一下,打趣道:“少卿平时看上去一本正经的,想不到也有这么一面。”

  她说得直白,姜衿脸蛋微红,抿着唇没吭声。

  “一晚上几次?”

  “啊?”

  姜衿对上她打趣神色,更是闹了个大红脸。

  “不好意思说呀。”晏真真的目光又落在她浅粉的唇上,调笑道,“嘴唇都吻肿了,估摸着最起码也有了两三次了。”

  “真真姐。”姜衿僵着脸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被我说准了?”晏真真又笑。

  姜衿咬咬唇,问她,“应该去妇科门诊吧?还是中医门诊?”

  晏真真低头一笑,耸耸肩道:“中医吧,我扶你过去,看看谁坐诊,先问问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眼见她总算转了话题,松了一口气。

  晏真真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攥了攥,却恨不得将指甲攥紧肉里去。

  只觉得嫉妒难言。

  她眼下年龄也不小了,男女方面那种事自然幻想过,每一次幻想,和她热烈纠缠的那个人肯定也是晏少卿的,可,眼下突然看见那么一个吻痕,她才意识到自己可笑了。

  晏少卿并非没有激情,只是,那激情从来不曾给她分上丝毫而已。

  都给这么一个丫头片子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捂脸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4:不可取代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