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:我的印章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

  晏真真先前就在四院上班。

  出事以后辞职了,人脉关系却还是在的。

  带着姜衿在坐诊的老中医那看了一下,大约二十分钟,两个人再出来,直接下一楼,在窗口划价取了药,她便送姜衿去晏少卿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在住院部,两个人自然出了门诊楼。

  姜衿看了眼晏真真手里的塑料袋,好奇笑道:“听说中药很苦的。”

  “第一次喝?”晏真真侧头一笑。

  “是啊。”姜衿点头道,“现在喝中药的人很少吧。”

  “调理身体还是中药好一些。”晏真真说话间走慢了一些,拿出一袋塑封好的药包来,朝她叮咛道,“先给你拿了一周的量,回去放冰箱里,每天早晚一包,在热水里温一下再喝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,“我先试试能不能喝下去。”

  “李教授说你这情况得调养三五个月呢,一开始可能喝不惯,后面习惯了也就好了。”

  “但愿吧。”姜衿蹙着眉叹了一声,心事重重。

  主要刚才老教授说的严重了些,她还从来不晓得,大姨妈不准那么麻烦。

  正郁闷呢,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

  姜衿侧头看去,微微愣神道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话音刚落,自己又反应了过来,话锋一转,问他,“明宣醒了吗?”

  “还没有。”乔远神色间稍显疲惫。

  姜衿点点头,看着他道:“我跟你上去看看他?”

  “好。”乔远应了一声,抬眸看一眼扶着她的晏真真。

  晏真真一笑,“你好。”

  乔远神色淡淡地点了一下头。

  姜衿后知后觉地笑起来,给两人介绍了彼此。

  晏真真正出神了,乔远抬手接过了她手里的塑料袋,开口道:“我扶着她上去就行了。”

  “我也没什么事。”晏真真脱口而出。

  原来这人就是乔远,难得碰见,她自然想多观察一下两个人的关系,怎么愿意就这么离开了呢?

  岂料——

  姜衿侧头问她,“你不是说过来办手续?”

  “哦。”晏真真看着她点点头,笑道,“一直跟着你都把正事忘了。”

  姜衿抱歉道:“都十一点了,还来得及吗?”

  “没事。”晏真真朝乔远叮咛道,“那麻烦你一会送她去找少卿了,我还有点事,就先不陪着了。”

  “快去吧。”姜衿朝着她挥了一下手。

  晏真真也就走了。

  姜衿小心地拄着拐杖,乔远走在边上护着她,算上两个保镖,四个人往电梯口而去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晏真真与他们背道而走,门诊楼拐角处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。

  一抬眸两个人都愣了。

  “真真姐。”

  “清绮?”

  晏清绮和晏真真同时唤了一声。

  晏真真将自己头发拨了一下,抑郁道:“你怎么不上课跑医院里来了?”

  “一个朋友病了,我来看看。”晏清绮神色闪躲地说了一句。

  自孟庆和乔晞去世以后,她一直都关注着宁和集团的最新动态呢,昨天晚上就看到新闻了,知晓孟明宣出了车祸,眼下进了四院。

  早上上课都心不在焉,上了两节,她就翘了课。

  孟明宣会出事肯定不是意外啊,那接下来要出事的会不会是乔远。

  她想起来有些心疼。

  从小在云若岚的耳提面命下长大,她算是乖乖女类型的女生了,最起码学习和生活作风如此。

  第一眼看见乔远就喜欢他,算是一见钟情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想到乔远的现状她就担心。

  孟家那个样子,还根本不稳固,他会不会随时性命不保。

  晏清绮胡乱想着就着急起来,想走。

  晏真真算是从小看着她长大了,自然了解她,蹙眉道:“男朋友啊,你急成这个样子?”

  “不是。”晏清绮连忙反驳了一句。

  晏真真笑了,“你这都十八岁了,有什么好害羞的,谈了就谈了,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,放心,我不告诉给你妈。”

  “我说了我没谈。”晏清绮有点不耐烦了。

  晏真真却道:“恼羞成怒啊?”

  她的确在刻意激怒晏清绮,就想看看能不能抓到她什么把柄,攥在手里,以后有需要还可以用用她。

  晏清绮是最经不起刺激的,听见她这么说,更是直接反驳道:“都说了没有的,人家还没喜欢我呢,哪来的男朋友啊。”

  “呦!”晏真真更诧异了,“谁呀,我们晏家的小姐都看不上。”

  晏清绮抿着唇不吭声。

  晏真真看着她的脸色,脑海里突然浮现过一张脸,不敢置信道:“不会是乔远吧?”

  晏清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红着脸,“不是他。”

  “真是他啊?”晏真真语带试探道,“我刚才还见到了,长得的确帅,难怪能迷倒你这种小姑娘。”

  乔远相貌偏俊美邪气,一挑眉,一勾唇,都极能吸引晏清绮这种女孩。

  晏真真想通了这一点,就一脸遗憾道:“不过我说你喜欢谁不好,非得喜欢他。乔远对姜衿那不是一般的死心塌地,估计你是没戏了。”

  “姜衿?”晏清绮蹙眉道,“我知道他们是朋友。”

  “没那么简单。”晏真真嗤笑一声,“先前都惊动老爷子了,你不知道啊?”

  “知道一点,不说了是误会嘛,爷爷还挺生气的。”晏清绮若有所思道,“而且姜衿被逼的连检查都做了,她和乔远就是普通朋友。”

  “呵。”晏真真一笑,“这伎俩也就骗骗你这种小女孩。”

  晏清绮深深地拧着眉,不懂。

  晏真真解释道:“你妈让人请了姜衿过来,她就拿着检查单了,你觉得她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吗?事先知道老爷子和你爸妈怀疑她,直接都把检查给做了。”

  “你意思……”

  “肯定是假的啊。”晏真真晓得她笨,直接挑明道,“她和乔远关系复杂着呢。”

  “姜衿和少卿哥都已经结婚了。”晏清绮一脸不悦。

  “结婚了能说明什么?”晏真真漫不经心道,“刚才两个人当着我的面都眉来眼去的,眼下又一起去看孟明宣了,这还在医院呢。我说少卿也是心大,不计较这些,让某些人有恃无恐。”

  “这些也就是你的猜测。”

  “你是没看见乔远看她那个眼神,是个人都得溺死了,反正我是觉得肯定有问题。”

  晏清绮:“……”

  巧言善辩她比不过晏真真,索性抿着唇不说了。

  晏真真见效果也差不多了,拍拍她胳膊,“乔远那种人还是算了。他这辈子和姜衿牵扯不清的,青梅竹马嘛,一直也就那么不清不楚地过来了,你说你这条件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不行,想开点。”

  晏清绮咬着唇,也不理她,直接往住院部而去了。

  没几步就一脸怒意。

  太生气了,她简直从来没这么生气过。

  眼下再回想,就觉得乔远和姜衿哪哪都不对劲了。

  她第一次见到乔远是在姜衿的生日宴会上,乔远看姜衿的眼神其实就不对,太温柔了。

  和看自己的眼神根本不一样。

  他对上自己的时候,一贯冷漠、嘲讽、不耐烦。

  就像——

  那次在会所里,他说自己这辈子最讨厌姓晏的了。

  为什么?

  肯定是因为少卿哥。

  他喜欢姜衿,不对,爱姜衿,晏清绮很快就确定了。

  再想想姜衿对乔远的态度。

  在晏家吃饭的时候,自己不过要一个乔远的联系方式而已,她都不愿意给。

  为什么?

  莫非也是因为和乔远有牵扯,所以不愿意将他的联系方式透露给别人,真恶心,装着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骗人,实际上又一直脚踩两只船。

  她和乔远发生到哪一步了?

  要不然,其实她早都和乔远发生关系了。

  怕事发,所以先做了一个修复手术,又做了一个看上去证明了清白的检查?

  真真姐说得对,怎么那么巧?!

  她当然不晓得姜衿是因为先前面对了晏真真的逼问和质疑,她只是觉得,好端端一个女生,谁会去做那么屈辱的检查呢?

  姜衿肯定是故意的。

  就为了嫁给少卿哥,成为他们晏家的少夫人?

  简直可恨。

  ——

  此时,住院部五楼。

  姜衿和乔远看了一眼孟明宣,一起去找晏少卿。

  两个人走得很慢。

  姜衿拄着拐杖,怕碰到脚,基本上都是一蹦一蹦的,乔远只能小心护着她,觉得无语。

  没几步就蹙了眉,一只手握紧了她胳膊。

  姜衿一愣,僵着脸道:“你回去好了,我自己找他去就行了。”

  “害怕啊?”乔远神色复杂地问了她一句。

  姜衿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  乔远的目光落在她脚上,又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塑料袋,反问道:“你是要这么拄着拐,拎着药,蹦下去找他?姜衿你累不累?”

  姜衿糊里糊涂地看他一眼。

  乔远这才反应过来,以前的事情她都忘了。

 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他总归妥协道:“那你给他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接你。”

  “他上班着呢。”姜衿笑了笑,明显也不想打。

  她觉得这点小事没必要影响晏少卿工作,他被同事叫走了,空闲了肯定会主动找自己的。

  “快十二点了。”乔远掏手机看一眼时间,“也该下班了。”

  “诶?”姜衿也看了眼手机,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下班时间了,弯着唇角笑一下,点头道,“那好,我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一下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给晏少卿打电话了。

  动作不太方便。

  乔远拎着药,帮她拿着拐杖,一只手扶着她胳膊,耐心地等着。

  晏清绮上了楼正巧就看见这一幕了。

  她也是气急了,连电梯都没坐,一路问了两个护士,就喘着气跑到五楼了。

  哪能想这么巧就看到这两人了。

  姜衿也不知道在说什么,乔远低头看着她,侧身站着,好像就将她搂在怀里似的。

  可恶!

  晏清绮一腔怒火直接就往头上窜。

  她站得远,原本就有视线偏差,先前又有了晏真真的说辞,一下子就觉得这两人暧昧不清了,简直让人无法忍受,晏清绮一扭头,就往楼下跑。

  去找晏少卿。

  晏少卿的办公室她大概知道,还没到呢,远远就看见他迎面而来。

  西装笔挺,一副要下班的样子。

  晏清绮三两步就到他眼前了,咬牙道:“哥。”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晏少卿神色很淡。

  “我有事情给你说。”

  “我现在没空。”

  “你不听你会后悔的!”晏清绮气急败坏。

  晏少卿就住了步子,神色忍耐地看了她一眼,缓声道:“什么事明天回家再说。”

  “姜衿和乔远就在楼上你知道吗?”晏清绮突然道。

  晏少卿蹙眉看她一眼,抬步就走。

  “他们搂搂抱抱你也不介意?”晏清绮紧追一步,愤愤不平道,“她都和你结婚了还和其他男人卿卿我我暧昧不清的,你都无所谓吗?”

  “闭嘴!”晏少卿冷着脸看了她一眼。

  孟明宣在楼上住着,姜衿要是遇上乔远,肯定会上去看一眼。

  那丫头脚伤着呢,被扶一把很正常,怎么就变成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了,晏清绮倒好,周内也没在学校,跑医院里挑拨什么?

  晏少卿当然没有好脸色了。

  晏清绮平时就怕他,突然被训斥,下意识就哆嗦了一下。

  偏偏又觉得不服气,咬牙道:“你这么护着她,被戴绿帽子都无所谓吗?”

  晏少卿猛地住了步子,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他们两个认识那么多年,一直暧昧不清纠纠缠缠的,该发生的肯定早都已经发生了,姜衿还做那种检查呢,肯定就是故意为了蒙骗人,她看重的无非是我们晏家的门楣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晏少卿目光紧盯着她,“这些话别让我听到第二遍,明白吗?”

  “哥!”

  “别叫我。”晏少卿耐心告罄,“从哪来滚哪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这些话你不想听,可眼睛嘴巴都长在别人身上,乔远和她一直纠扯不清地往来着,我不说还有别人说,再说了,他们要是清白的话,那……旁的人也不可能说什么啊……”

  晏清绮声音越来越小了。

  晏少卿目光冷冷地看着她,突然若有所思道:“你看上乔远了?”

  晏清绮连忙摇头。

  晏少卿自然了然了,神色微愣之后,也不知怎的,耸着唇角轻嗤了一下。

  晏清绮想说的也说完了,抿着唇不敢再吭声。

  一副神色忐忑的样子。

  晏少卿垂在身侧的一只手蜷了蜷,淡声问,“想和他在一起?”

  晏清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不明所以。

  “说话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晏少卿点点头,“那按着我说的做。”

  晏清绮傻了一般地看着他。

  这意思?

  他要给自己帮忙?

  怎么可能呢,她看着晏少卿,完全不敢相信。

  晏少卿却懒得计较她心里到底怎么想,略微沉吟了一下,声音淡淡地说了两句话。

  晏清绮一愣,“我这样?”

  “对。”晏少卿面无表情,“有问题?”

  “没有。”晏清绮条件反射地摇摇头,仍旧有点傻。

  晏少卿看她一眼,也就直接抬步走了,走两步,速度又慢了下来,拿手机给顾启云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顾启云在电话里笑起来。

  晏少卿听着他笑。

  顾启云自己笑两下也就没意思了,轻咳道:“我说,你这和谁置气呢?”

  “事情有问题吗?”晏少卿淡声问他。

  “当然没问题,多小一个事啊,你都不用打电话给我,自己不就办了吗,三言两语而已。”

  “我不想插手。”

  顾启云:“……”

  有这种人么?

  气定神闲地挑事,完了还一副我什么都没做的样子?

  丫的比他还黑。

  不过——

  他转念一想,又觉得这事情对乔远来说也不算坏事,沉吟问,“你这算是变相帮他?”

  乔远眼下的处境他自然明白的,因着孟婉清的缘故,也有点帮他的意思,再怎么说,那也是小丫头的舅舅,除了眼下半死不活的孟明宣,可就等于小丫头在世的唯一亲人了。

  要是他有了晏家孙女婿这身份,可就不一样了。

  虚虚实实、真真假假有什么关系?

  反正是个人动他就会掂量一下,到时候自己再暗地里扶一把,让他先把宁和集团拿稳了。

  顾启云随意想想,倒是一时对这事情上了心。

  还觉得有点解气。

  老爷子对孟家是不怎么喜爱没错,可事实上他对晏清绮也没有那么多关注,这件事要是最终成了,最糟心的自然是云若岚了。

  那老巫婆,气死好了。

  顾启云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,听着晏少卿没说话,又道:“要不来点劲爆的?”

  “什么?”晏少卿愣一下。

  “媒体造个谣那算什么事呀,乔远要是不愿意,辟个谣澄清一下就完了,没意思。”顾启云一只手搭着椅子背,转身朝向落地窗了,漫不经心道,“想办法让两人拍个床照呀什么的,关系直接落实了不就得了。哈哈,想来你后妈那张脸肯定好看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提醒道:“乔远怎么做是他的事,你别给我过分了。”

  床照?

  亏他想得出来?

  他是想着给乔远眼前摆一道选择题,还没打算就此直接赔上晏清绮。

  她在一厢情愿,是个人都晓得。

  媒体渲染造谣一下两人的关系,后面怎么走,其实选择权完全还在他们自己,与人无尤。

  顾启云这上赶着搅合什么呢?

  晏少卿蹙眉想想,突然道:“启云。”

  “诶?”顾启云被他这突然唤一声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连忙保证道,“我就说说而已,你放心好了,我从来不会强迫人上床的……”

  晏少卿懒得和他胡扯,低声提醒道:“你对孟婉清关心过甚了。”

  他想着让云若岚堵心还能有什么原因,除了上次孟婉清被掐了几下,不作他想。

  就那一个小意外记仇到现在了?

  晏少卿觉得自己还算了解顾启云,他这人虽然有点睚眦必报,倒……不至于就到这种地步?

  那小丫头和他无亲无故的,眼下都快被他宠上天了。

 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晏少卿抬手在自己眉心里揉了揉,有点抑郁。

  那头顾启云就毫无所谓地笑起来,“关心过甚?我还嫌关心得不够呢,好了好了,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,我又不是三岁孩子,我有分寸。”

  “呵。”晏少卿嗤笑一声,挂了电话。

  顾启云听着里面传来嘟嘟的忙音,拿开了手机。

  屏幕上就是孟婉清的笑脸。

  小丫头扎了两个蓬松的麻花辫,垂在圆润粉白的肩头,嘟着嘴卖萌,别提多可爱了。

  关心过甚怎么了,他喜欢他乐意!

  “真乖!”

  顾启云一低头,给了手机响亮一个吻。

  办公室外就有人敲门了。

  “进!”

  他椅子又转了一个方向,面对办公桌了。

  桌上也放着孟婉清的照片,这一张他最喜欢,也是他抓拍的。

  当时小丫头啃着鸡腿呢,正啃着就想和他说话,张着小嘴笑着,一只手还拿着鸡腿在半空里挥舞,差点给挥到他脸上了。

  看上去不怎么雅观,可主要可爱呀,可爱死了。

  “老板?!”

  边上赵钦说话说半天了,眼见他愣是连个反应也没有,无奈地唤了一声。

  顾启云这才回神,一本正经点点头,“嗯。”

  嗯?

  赵钦欲哭无泪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嗯什么啊?

  这到底是听见他前面一串话了,还是没听见?

  他也下意识看了眼桌上的琉璃相框,有点无力吐槽。

  人家老板桌上放什么?

  不是和这个领导的合影,就是和那个领导的合影,最不济的,也摆放一下全家福之类的,当然也有摆女儿照片的,可人家那是亲闺女啊。

  自个这老板倒是好了,莫名其妙给自己找了一小祖宗,天天供着。

  赵钦弯唇笑道:“小丫头越长越可爱了。”

  顾启云漂亮的桃花眼挑了一下,很明显,被取悦了。

  赵钦又无力吐槽了。

  以前总觉得自己这老板挺精明的,看上去常年满面春风,那整人的时候也从来不含糊,眼睛一眯,你就压根猜不到他的心思。

  现在呢,取悦他很简单。

  “婉清真乖”、“婉清真棒”、“婉清真可爱”、“婉清又长高了”、“婉清真漂亮”……

  得,随便夸一下孟婉清就行了。

  这算什么事啊。

  哎!

  赵钦在心里无声地叹了一声,就听见顾启云淡声吩咐道:“找几个娱乐记者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环宇董事长千金和宁和集团乔总在一起了,让好好宣传宣传。”

  赵钦:“……”

  晏清绮和乔远,这两人八竿子打不着啊?

  顾启云抬眸看他一眼,淡声道:“眼下两人都在四院,让记者过去守着就行了,拿了照片立刻发,怎么热闹怎么炒,明白吗?”

  “……”赵钦看他一眼,点头道,“明白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顾启云发了话。

  ——

  此时,医院里。

  晏少卿上楼接了姜衿,抱着她直接下楼。

  医院里人来人往,姜衿窝在他怀里,只觉得羞窘难当,小声道:“你扶着我走就行了。”

  晏少卿看一眼她手里拎着的药,“医生怎么说?”

  “就说不规律就要调理,给了中药,说是要喝三五个月呢,时间短了没效果。”

  “哪里拿的药?”

  “药房。”

  晏少卿点点头,也就没说什么了。

  姜衿见他眉峰轻皱着,小声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按理说应该没什么问题,晏少卿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,毕竟,以往晏真真也不是热情的性子,眼下突然这么热心体贴,还是对姜衿?

  他正想着呢,一抬眸就看到晏真真了。

  晏真真和一个男人走一起,看样子也是要取车离开。

  很快也看见他和姜衿了,停下步子笑着问,“你们这准备去哪呢?”

  “回家。”晏少卿言简意赅。

  “依云首府?”

  “老爷子那边。”晏少卿淡声道。

  晏真真点点头,不好意思地笑起来,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,凌浩。”

  男朋友?

  晏少卿和姜衿齐齐愣了一下,对视一眼。

  晏真真笑着挽上了凌浩的胳膊,柔声解释,“国外散心的时候遇上的,也才刚在一起没多久,就没告诉大家了,我哥都还不知道呢。”

  “你们好。”凌浩爽朗地笑了一下,打招呼。

  他身高接近一米八,不及晏少卿,相貌偏属于浓眉大眼类型,穿着休闲裤和黑色T恤,肌肉健美紧绷,看上去……有点像健身教练?

  姜衿笑着看了他一眼,胡乱猜测了一下。

  晏真真好像能看懂她心思似的,继续介绍道:“凌浩是运动员。”

  “幸会。”晏少卿点点头,客气地打了个招呼。

  凌浩就笑着问晏真真,“难得遇到你朋友,要不一起吃个饭?”

  “我也有这个意思,”晏真真抬眸问晏少卿,“要不一起吃个饭?这么巧碰见。”

  “改天吧。”晏少卿垂眸看了姜衿一眼,解释道,“这丫头脚伤着,先回去休息着比较好,下次再遇见了,一起吃饭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晏真真理解地点点头,“脚伤了就别乱跑了,真遗憾。”

  “来日方长嘛。”凌浩打了个圆场。

  晏少卿笑一下,抱着姜衿,先一步走了。

  晏真真和凌浩暂时没上车,眼见晏少卿开车离开,还笑着挥手,目送了好一会。

  眼见车子都驶出医院门口了,晏真真才收回视线,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,多了些失落沮丧。

  “你不愿意接受我,就是因为那个男人?”凌浩问她。

  “嗯。”晏真真苦笑道,“我从小就喜欢他了,一直喜欢了很多年,他就是我说的那个男人,要不是他,我也不可能出国散心了,说起来也不会认识你。”

  “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他?”凌浩古怪地笑了一下。

  他是在休假散心的时候遇上晏真真的,当时在桥上,晏真真看上去好像想寻死,他着急之下扯了她一把。

  两个人就此认识了。

  他也就晓得了晏真真的故事。

  晏真真没撒谎。

  她说自己是富贵人家管家的女儿,从小喜欢上了家里的少爷,为了他,学了同样的专业,一暗恋就是许多年,可少爷对她无动于衷,还喜欢上了别人。

  她一时迷茫下,想献身,却不想意外地和家里的保镖发生了关系。

  怀孕、辞职、流产,短短两个月,看透人生了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异国他乡想到这些,那一刻她当真是有了一了百了的念头。

  所以没说假话。

  可——

  她没想到,这样的故事竟然会打动人,凌浩说爱上了她,还对她展开了追求。

  简直是意外。

  她静下心来想了想,就觉得,也许在外人眼里,她的那件丑闻也不算什么,不就和人上床闹得沸沸扬扬么,总有时过境迁的一天。

  晏真真胡乱想想,咬咬牙,转身就上车去。

  凌浩一把握住她手腕,抑郁道:“和我在一起。”

  晏真真唇角勾了一个笑,“我刚才就开个玩笑,你不用当真。”

  “他都有女朋友了。”

  “那又怎样?”

  “你应该醒醒,过新的生活。”

  “我这辈子就要做他的女人,有没有名分都无所谓,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。”晏真真看他一眼,“我这种感情你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
  凌浩深深地舒了一口气,拧着粗眉道:“你这说得好听是痴情,难听点就是犯贱。”

  “我就是犯贱。”晏真真冷笑,“你不用喜欢我。”

  “我就喜欢你这股子劲。”凌浩一低头,突然就扣住她下巴,直接吻了上去。

  他喜欢挑战,征服女人就是一种挑战。

  尤其是晏真真这种,眼睛里没有他,偏偏还有点执拗有点傻过头有点虚伪又有点坏的女人,看上去一本正经像个烈女,骨子里却有着挺放浪形骸的一面。

  他有兴趣。

  凌浩吻起来很大力,简直好像有施虐倾向。

  晏真真推不开,气急败坏地抬脚重重踩了他一下,才从他怀里离开了。

  嘴唇都被咬破了。

  她气急败坏地摸了一把,愤怒道:“你有病啊。”

  “你可以利用我。”凌浩一笑,“我当然得收点报酬了,要不然多亏。”

  晏真真咬咬牙,凌浩突然道:“晚上约会?”

  “不可理喻。”晏真真扭头就走。

  凌浩亦步亦趋,“男欢女爱太正常不过了,他心思也不在你身上,难不成你要为他守身,着实不划算,有韵味的女人懂得怎么吸引男人,却也从来不会委屈自己。”

  晏真真看他一眼,上了车。

  凌浩勾勾唇,绕过车头去了驾驶座,发动了车子,侧头道:“考虑好了吗?”

  “我觉得你好像突然变了。”晏真真看着他。

  在国外的时候他虽然也有明显的想和她亲热的意思,可那也就局限于眼神挑逗,从来没说得这么露骨过,却突然让她有点想了。

  她心里郁结着一团火。

  这一天假意惺惺地一直笑着,又看见了姜衿脖颈上的吻痕。

  她分分秒秒都想着,都快疯了。

  凌浩说得对,她没必要为晏少卿守身,最起码,在得到他之前,没必要。

  他能激情热烈地对别人,她为何要受这锥心之苦?

  晏真真冷声道:“去酒店。”

  凌浩一笑,看她一眼,直接提了车速。

  ——

  晏少卿带着姜衿回了晏宅。

  已经下午一点多。

  老爷子一众人已经吃过饭了,厨房里也就给两个人重新做了午饭。

  饭后——

  晏少卿抱着姜衿回房午睡去。

  整层楼里也就住了他们两个人,外面的阳光明晃晃的,晏少卿连窗帘也没拉,姜衿大汗淋漓间,一抬眸,就看到枝头的鸟儿一闪而过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她咬着枕巾又发出一声闷哼了。

  晏少卿探手绕过她肩头,扯了枕巾,手心捂着她的嘴,薄唇就落在她汗水满布的后颈上。

  姜衿只觉得一座大山压着她,喘息都难。

  晏少卿也不说话。

  许久之后——

  张口在她肩头上重重地咬了一口,好像惩罚。

  那一块很快就肿了,渗出血来,姜衿痛呼一声,晏少卿手心捂上去,不想看见。

  “痛。”姜衿终于能说话了,咬着唇抱怨。

  “这是我的印章。”晏少卿薄唇落在她耳边,声音低而哑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亲爱们午安,捂脸求月票O(∩_∩)O

  推荐个朋友的首推文:

  【唐家姑娘】傅少诱爱重生小妻

  楚家最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与傅家传闻相貌丑陋的大少订婚了!

  只是

  剧本并没有按照众人希望的发展!

  当傅大少搂着爱妻、牵着萌宝出现时,众人惊呆了!

  娇妻美艳,萌宝可爱,是克妻命的男人能有的嘛?

  当傅大少秀恩爱、刷头条、晒靓照时,媒体打脸了!

  面容俊逸,清冷高贵,是哪个瞎子说他长相奇丑?

  书荒的妹纸们可以去逛逛哈,群么么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5:我的印章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