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:一人一碗 附小剧场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姜衿缩在他身下颤抖了一下。

  只觉得眩晕。

  晏少卿情动的样子非常能迷惑人,不只是相貌,还有声音。

  沙哑性感,魅惑低沉,纵然听过许多次,她还是觉得悸动不已,那悸动震颤感,从耳朵脖颈下的血管里一直往下窜,让她尾巴骨都慢慢酥麻起来。

  姜衿实在没劲了,声音小小道:“晏哥哥。”

  晏少卿滚烫的吻又从她脊背往下了。

  姜衿抬手去抓他胳膊,声音颤巍巍好像断气,“别,不要了。”

  从两个人进房间他就开始了,来来回回折腾了两次,一会这样一会那样,上上下下地吻她撩拨她,眼下她从头到脚都觉得酸软,实在没法应付了。

  还咬她……

  姜衿无力地想着,只觉得今天晏少卿挺不正常的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背部一片红痕,眼眸眯了眯,翻个身躺在她边上了。

  姜衿就像纸糊的,身体很脆弱,每次亲密以后浑身上下免不得留下痕迹,夜里看起来还不明显,白天就分外清晰了,却有种动人心魄的美,很容易就激发出男人骨子里那种占有欲。

  他也是有些过分了,白天里都没忍住。

  晏少卿抬手臂将她小心地揽进自己怀里了,薄唇吻着她耳尖。

  “肩膀好疼。”姜衿动一下都觉得难受,抬起湿漉漉一双眸子看着他,好像控诉。

  晏少卿那一下着实狠了,牙印很深,血迹渗出来,染着她嫩白肌肤,就有点触目惊心了,他看在眼里,却有点失神,还用手指按压了一下。

  姜衿又低呼一声,鼻子都痛得皱了起来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委屈兮兮一张脸,若有所思道:“这痕迹,应该会留很久?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一头雾水,晏少卿探手扯了张纸巾,抿着唇将那血迹沾了沾。

  “你怎么了啊?”姜衿声音小小地问他。

  “疼吗?”晏少卿不答反问。

  姜衿咬唇看着他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看着她的眼睛,“不知道拿你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姜衿神色一怔。

  晏少卿一只手抚摸着她光裸的背,“别和乔远往来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不为什么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对上晏少卿的眼睛,半晌,抿唇道:“我不能答应你。”

  她实在有些不理解,晏少卿对乔远为何就有这么深的成见,上次也是,两个人吃个饭而已,他都能两三天就不理他了,这次又突然提出这个要求。

  莫非是因为上午在医院的事情?

  她看了孟明宣?

  姜衿忍不住就蹙眉了,小声抱怨道:“明宣那么严重,好歹上次也帮过我,我看他一眼都不行吗?你说不往来就不往来,我做不到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咬着唇不出声了。

  上次乔远来学校找她,两个人单独吃个饭而已。

  晏少卿不悦,两人闹了好几天矛盾。

  她已经顾及他的情绪了,从来不曾主动找过乔远,可即便这样,偶尔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碰上,总不可能连话也不说吧?

  见面了就得打招呼,怎么可能不往来呢?

  她没办法保证。

  姜衿柳眉紧蹙着,晏少卿看着她,俊秀的眉峰也忍不住蹙了起来。

  乔远就是他心上的一根刺。

  可偏偏——

  车祸以前那些事姜衿给忘完了。

  而她现在的态度,让他心情非常不悦,和上次也没什么差别。

  纵然上次两人讲和了,他也做了妥协,承诺在这件事上相信她,可相信是一回事,感受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他的女人,时常被别人惦记着,算怎么回事。

  尤其——

  人言可畏,现在资讯又这么发达。

  前几天闹了那么一通,姜衿现在算是进入了大众视野,已经等于是公众人物了。

  他不希望她因为名声问题被人诟病。

  这丫头却不以为然。

  晏少卿眉梢一挑,“做不到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瓮声瓮气应了,缩进被子里。

  又想起上次的不愉快了,晏少卿这人,说话的语气都不能软和一些么?

  她已经根本没主动找乔远的。

  他都看不见么?

  姜衿正想着,就听到晏少卿又道:“这是你的态度?”

  “是。”姜衿脾气也上来了,闷声道,“我从来都没让你和任何人断绝往来嘛,你干嘛非得在这件事管着我,我们认识十年了,总不可能见了面就装没看见啊,像什么话?”

  “谁让你见面装没看见了?”

  “你。”姜衿双眼圆瞪地看着他。

  “你觉得我不该管你?”晏少卿冷着脸坐起身来,“只是不要让你过从甚密。”

  “我没有。”

  “你没有担心他?”晏少卿眼眸紧盯着她。

  “担心朋友有错吗?”

  “需要动不动拥抱来安慰?不分时间地点场合?”晏少卿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实在有点多,一时间,克制隐忍的情绪就到了爆发的边缘。

  姜衿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她有印象的一次,也就在医院门口。

  乔家和孟家出事那一次。

  可——

  当时那种情况,她都不受自己控制了,她的确担心他,相识十年,她从来没有那么担心过乔远,不仅担心,还心疼难受,就是想给他安慰。

  当时晏少卿是怎么说的?

  他说:“你还有我,我会一辈子在你左右,不离开。”

  眼下这是秋后算账了?

  姜衿拿眼瞪着他,气急败坏道:“你真是不可理喻。”

  “谁不可理喻?”

  “你!”姜衿恨恨地咬了一下唇,“就你!没见过你这么记仇的。”

  晏少卿简直被她给气死了。

  他记仇?

  他承认,在乔远的事情上他有点无法释怀,可关键,这丫头从来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。

  上次她哭哭啼啼一撒娇,自己心软了,原本想说的也没说,可,长久下去如何可以,她就非得让乔远在她心里占上一席之地?

  简直……

  晏少卿无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。

  愤怒又生气,还嫉妒,似乎,这种情绪很早就有了。

  第一次在医院里看见两人花坛里纠缠,他还没有太多的不悦,却已经有了。

  后来姜衿的生日宴会他没能去,顾启云发了两人跳舞的照片。

  再后来——

  简直糟心透顶,晏少卿不想想象。

  却又觉得无能为力。

  他缺失了十七年,十七年和她毫无往来。

  在这之前的十年,一直都是另一个男人照顾陪伴她。

  甚至——

  他又想到乔远脖子上那一道齿痕了。

  那痕迹会陪他一辈子。

  那这十年的情谊,岂不是也会在姜衿的心里放上一辈子,刻入骨血了。

  她感情懵懂的时候,心里眼里那个人是谁?

  晏少卿觉得自己不该去想,可他又控制不住去想,胡乱想想,又想起姜衿先前说起过什么一百块的事情,什么一百块,他根本毫无印象。

  尤其可恨的,这丫头现在也忘了。

  先前她没出车祸的时候,对他的感情多深,多重,满得要溢出来。

  可现在呢?

  晏少卿只觉得不够,这不够的感觉,让他有点愤怒失控了。

  他竟然嫉妒乔远?

  简直可笑了,他干嘛嫉妒他?

  晏少卿猛一下掀开被子,转身就去洗手间了。

  他想洗个澡冷静一下,免得一会再说出什么丧失风度的话来,惹了这丫头生气,也让他更生气。

  可——

  他这样的态度,姜衿更生气了。

  干嘛啊。

  说话都不能好好说,还给她甩脸色。

  先前还咬她?!

  她低头看一眼肩头,被他咬的那一处都红肿起来了,齿印深深的,出了血,能不疼吗?

  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好几圈,姜衿一翻身,咬着唇睡觉了。

  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两下,气的很。

 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好久也没停,她听着听着,又觉得困,浑身酸软,迷迷糊糊就给睡了过去,这一睡,就睡了好久,醒来房间里一片昏暗。

  晏少卿不在,浴室里没有声音了。

  厚重的窗帘拉着,几乎将光线全部隔绝在外,安静极了。

  姜衿抱着被子坐了起来。

  她肩头那个伤口好像被抹了点药,在慢慢消肿。

  还算有点良心……

  她咬着唇嘀咕了一声,小心地下床了。

  拉开窗帘。

  夕阳的余晖映照在窗户上,正是春日午后,楼下花园里一片繁花盛景。

  她静静看了一会,又觉得感伤了。

  好像就是这样的,黄昏里一个人睡醒了,就觉得难受。

  很孤单的一种感受。

  上午在医院看过,这一天下来基本没走路,脚腕也没先前那么疼了。

  姜衿拄着拐杖小心地蹦下楼。

  ——

  大厅里。

  晏家好些人都在。

  “几点了?”晏老爷子侧头问边上的晏管家。

  “六点十分。”晏管家躬身笑道,“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老爷子点点头,看向一边的晏少卿,温声征询道,“衿衿那丫头午睡到现在都没醒?你上去看看,晚饭怎么用。”

  晏少卿应了一声,直接站起身来。

  刚走两步,就看到姜衿慢步进了大厅。

  连忙过去扶。

  扶上了,就低着头小声征询,“醒了怎么也不打电话?我上去接你。”

  姜衿抬眸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先前两个人还吵着呢,他怎么一下来又没事人的样子?

  做给老爷子看?

  怕他担心?

  姜衿想想也是,到了老爷子跟前笑着道:“爷爷好。”

  问完了,又问了晏平春,朝着其他人笑了一下。

  “脚怎么样了?”晏老爷子看她一眼,蹙眉道,“怎么看你没精打彩的?是不是不舒服?不舒服了可得及时说,别因为年轻就不拿身体当回事。”

  “没有不舒服。”姜衿弯着唇角笑了笑,“可能睡太久了吧。”

  晏少卿大白天折腾了两次,能不累吗,她浑身都酸着呢,可这些怎么好意思对老爷子讲?

  自然只能粉饰太平了。

  老爷子还有点不信,目光狐疑地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姜衿这小脸煞白的,眉眼间都是疲倦,怎么看都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。

  家里人多,老爷子也就不问了。

  晏少卿扶着她,坐在了手边的沙发上。

  老爷子就朝着晏管家开口道:“让准备开饭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晏管家朝着边上一个阿姨递了眼色,后者自然意会,下去让准备了。

  晏平春怀里坐着晏少晖,看见姜衿就高兴了,颤巍巍起身朝着她的方向走,笑着喊“衿衿,衿衿。”

  姜衿脚不方便,胳膊又没事。

  晏平春也没管,姜衿就连忙侧身去接晏少晖了。

  哪曾想——

  小家伙在沙发上绊了一跤,小手一抓,就扯了她T恤袖子。

  姜衿下来穿了件挺宽松的蓝色T恤,被他这么一扯,大半个肩头都露了出来。

  她愣神的工夫,晏平春下意识轻呼了一声。

  晏真真和晏清绮也都第一时间看见了。

  姜衿连忙将衣领拉了上去。

  老爷子方向不对,这意外也就在一瞬间,自然没看见了。

  姜衿有点脸红。

  晏平春连忙将晏少晖抱了回去。

  抬眸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晏少卿自然也第一时间察觉了,回过神来,就抬手搂着姜衿,脸色却也稍微变了一下,有点不自在。

  他性子内敛,夫妻两人之间的这些事,自然是不乐意被人窥见了。

  尤其还是三个女人。

  晏平春也就看了他一眼,目光里闪过一丝不赞同,没事人一样就移开了。

  晏真真和晏清绮却都受了点震撼。

  毕竟——

  晏少卿平时看上去很冷静淡漠。

  尤其脸上都没什么表情,情绪很少外露。

  私底下这么疯狂?

  晏清绮第一时间就想到中午那一遭了,一联想,觉得自己好像窥见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  自个这哥哥,应该是吃醋了吧?

  姜衿白嫩的肩头上留了好几道痕迹,指痕吻痕和齿痕,她都觉得自己眼花了。

  晏真真受到的震颤更是比她多得多。

  晏真真不知道晏清绮找了他,只觉得晏少卿完全变了一个似的。

  按着他的性子,怎么可能大白天这么胡闹呢?

  他有这么炙热的感情吗?

  她从来没想到,他也有这么一天,为了一个女人神魂颠倒,失去风度和冷静。

  他在床上到底什么样子?

  晏真真胡乱想着,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都忍不住握成拳了。

  她好不容易和姜衿关系亲密些,又心念一动说服她用中药调理身体,原本已经想好了,在第二周开始,就帮她换掉药,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她绝了怀孕的可能性。

  事情一成,她再慢慢谋划,来日方长。

  可——

  这简直太考验忍耐力了。

  姜衿简直就是她的眼中钉,一日不除,她都饱受煎熬。

  身后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  晏真真回过神来,就看见云若岚领着晏少瑄进来了,绷着一张脸。

  “爸,姐。”

  云若岚笑着先对老爷子打了声招呼,问候了晏平春。

  老爷子点点头。

  晏平春微笑起来,“正准备开饭了。”

  “带他去洗手。”云若岚将晏少瑄交给了边上的佣人,吊着眼睛瞪了晏清绮一眼,隐忍怒气。

  今天星期五,她专门去学校里接晏少瑄了。

  哪曾想——

  回来路上就知道晏清绮闹出事了。

  这丫头周内不好好上课,竟是和乔远那种人搅合在一起?

  还被狗仔偷拍上网了?

  简直岂有此理,她的脸都给丢光了。

  云若岚气急败坏,碍着老爷子在场,却根本没办法发作,只能忍着。

  老爷子年事已高,这几年有些事家里人都默契地瞒着他,或者说,在他知道之前,能解决的就全部解决干净,谁惹恼了他,那就得承担后果,万一他身体出个好歹,也没人担当得起。

  因此——

  即便已经气得心口疼,云若岚还是忍着。

  很快,晏管家就扶着老爷子去餐厅了。

  晏少卿也扶着姜衿过去。

  晏清绮看了云若岚的眼神就知道她已经得了消息,有些紧张,紧跟着晏真真就要走。

  云若岚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“妈。”晏清绮吓得哆嗦了一下,胆战心惊。

  她是真的怕。

  先前无意中知道云若岚找人轮J弄死了姜衿的朋友,她就对自己这妈妈生出了恐惧。

  毕竟,她杀人了啊。

  还用那么云淡风轻的语气打电话,简直就好像捏死一只蚂蚁。

  再者——

  她是云若岚进门前就怀上的,又是女孩,原本就没有弟弟晏少瑄得宠,晏少瑄又是个小霸王,她从小到大看似光鲜,受的委屈也不少。

  要不然,也不会因为姜晴对她好,就和她那么亲近了。

  可眼下姜晴都进监狱了。

  姜晴要害姜衿,姜衿却没事,还将她直接给送进了监狱,楚玉英听说都死了。

  她这日子就过得越发战战兢兢了。

  她想不通,怎么这才几个月时间,身边就死了好几个人呢。

  能不害怕么?

  “你跟我来。”云若岚拽着她的胳膊,就将她带到了一楼洗手间。

  关了门就在她腰上拧了一把。

  “妈。”晏清绮僵着脸唤她一声。

  云若岚一巴掌挥过去,硬生生停在了她脸上,没响。

  她生气归生气,马上要吃饭了,这点分寸还是有的,不至于让孩子脸上带伤。

  可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。

  云若岚又在她腰上拧了一把,瞪眼道:“你和乔远怎么回事?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他骚扰你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晏清绮连忙否认。

  她按着晏少卿说的去找了乔远,也没做什么,就想办法凑近他说了一会话而已。

  也没想到照片拍出来就挺暧昧了。

  说什么孟明宣住院了,她一直陪着乔远安慰他云云,两个人地下恋情有一段时间了,郎才女貌很登对之类的,她虽然看了脸红心跳,其实也还是怕的,一直六神无主。

  此刻对上云若岚,又第一时间想到乔远的安危了,连忙强调,“不是他,他没有骚扰我。”

  “你看上他了?”云若岚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,突然间就想起先前两人在姜家那一次了,咬着牙又掐了她一把,恨声道,“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不要脸的东西。”

  晏清绮紧紧抿了唇,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。

  她就喜欢一个人,有错吗?

  乔远本来就看不上她,回家还要担惊受怕,战战兢兢。

  再说了——

  自己这妈妈,怎么进门的她也知道,凭什么就这么限制她?

  从小到大耳提面命,她学习、生活、交友、打扮,每一项都要按着她的安排来,甚至,都十八岁了,一个能谈心的好朋友都没有。

  云若岚觉得她是公主,她也觉得她是公主。

  可别的人不拿她当公主啊。

  她现在觉得,自己比姜衿都差远了。

  尤其是乔远,压根不拿正眼看她,好像她连烂泥都不如。

  晏清绮眼泪一瞬间就掉了下来。

  “哭什么?!”云若岚看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,咬牙道,“先吃饭,晚上再收拾你。眼泪给我擦干了,让老爷子看见,给我小心点。”

  “妈。”晏清绮一把扯住她衣袖,小声道,“我真的喜欢他,您别管我行吗?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云若岚脸都气白了。

  晏清绮一愣,又连忙松开她衣袖了,后退一步。

  云若岚下手也不客气,她觉得自己腰肯定都被掐肿了。

  晏清绮不敢说话了。

  云若岚一根手指戳着她额头,一字一顿道:“你是什么身份,他是什么身份,孟家眼下怎么个情况你不知道?喜欢他?”

  云若岚气得冷哼一声,“再让我听见这句话,我撕烂你的嘴。”

  “妈。”

  “脸洗干净出来。”云若岚话音落地,开门出去了。

  晏清绮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。

  半晌,喘了一口气,连忙洗了一把脸,跟了出去。

  ——

  此刻,餐厅里。

  一众人已经开饭了。

  晏清绮抬步坐到了姜衿手边的空位上。

  “三少夫人,小心烫。”有阿姨端着汤碗放到了姜衿手边。

  姜衿看着她愣了一下。

  老爷子呵呵笑道:“你和少卿难得回来一次,我让厨房专门给你们炖的汤,两个人都好好补补。”

  他话音落地,姜衿就瞧见有人给晏少卿那边也搁了一碗汤。

  就他们两人比较特殊。

  姜衿有点尴尬地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晏少卿神色古怪。

  姜衿只得笑着朝老爷子道:“谢谢爷爷了。”

  “谢什么?快喝快喝。”老爷子一脸慈爱地看着她,笑得很开怀。

  姜衿就低头喝了一口,只觉得味道怪怪的,感觉起来里面好像有中草药成分似的,不过汤汁清透,倒也算不上难喝,喝完了喉咙口滑滑的,很舒服。

  “少卿!”老爷子又唤了一声晏少卿。

  晏少卿无奈地嗯了一声,也面无表情地低头喝汤了。

  姜衿喝什么他不晓得。

  他的这一份他自然一清二楚了。

  杜仲、党参、乳鸽,补肾壮阳,强健筋骨。

  自个这爷爷,能不这么搞笑吗?

  简直了。

  晏少卿喝完脸都红了,老爷子自然满意得不得了,朝着边上的阿姨道:“快去,给少卿再盛一碗,多喝点。”

  “爷爷。”晏少卿没好气地唤了他一声。

  “爷爷这都是为你好,强身健体,生了重孙儿也才健康。”

  “咳!”

  姜衿猝不及防就呛了一口,连忙扯了张纸巾捂了嘴。

  小脸都涨红了。

  她就说晏少卿脸色古怪呢,弄半天老爷子差人给他们炖了大补汤?

  晏少卿那身体……需要补吗?

  姜衿只想想,都觉得身上又疼了,坐在椅子上都不自在,稍微侧了一下身子,就对上晏清绮了。

  免不得神色一愣。

  晏清绮低着头,一滴泪,落到小碗里了。

  姜衿呆呆地看着她,半晌,小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  不问不要紧,她一问,晏清绮的眼泪突然就止不住了,发出哽咽的声音来。

  自然惊动了旁的人。

  老爷子抬眸看过来,沉声道:“清绮怎么了?哭什么?”

  “没怎么。”晏清绮连忙抹了一把泪。

  慌乱地一抬眸,就对上云若岚冷意重重的眸子了。

  “没怎么就哭成这样了?”老爷子拧着眉放下筷子,“有什么事说出来,我听听。”

  “爷爷。”晏清绮泪眼斑斑看着他。

  “清绮。”云若岚连忙一唤,朝老爷子笑道,“这丫头能有什么事,鸡毛蒜皮一些小事,您就别烦心呢,我下去问她。”

  “我在问孩子。”老爷子看她一眼,朝晏清绮道,“怎么了?你说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晏老爷子:一人一碗,补补补。

  晏少卿:不想补。

  姜衿:别让他补。

  晏仲宁:快补。

  晏仲灵:哥哥坏,不知道心疼麻麻,不爱你了。

  姜衿:阿锦,能打个商量不,先让我女儿出来,小混蛋不想要。

  晏少卿:加一。

  晏仲宁:~(>_<)~阿锦姨姨,~(>_<)~

  阿锦:乖,就我说了算,咱不怕。

  晏仲宁:傲娇脸。

  姜衿:……

  晏少卿:……

  晏仲灵:(⊙o⊙)…

  小剧场求月票啦,吼吼吼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6:一人一碗 附小剧场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