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7:做你女人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晏清绮嘴唇颤两下,说不出话来。

  云若岚连忙站起身来,一边朝着她的方向走,一边笑道:“好好的哭什么呢这是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不舒服了妈妈带你上去休息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已经走到了晏清绮边上。

  晏清绮避开了她的手。

  云若岚脸色倏然就变了,一只手握住她手腕,暗暗使力。

  “妈。”晏清绮仰着脸看她一眼。

  云若岚拿眼瞪她,警告威胁意味十足。

  晏清绮抿抿唇,也不敢再说话,站起来就要跟她走。

  老爷子看着两人的样子,一巴掌拍在桌上,声音沉沉道:“站住!”

  “爸。”云若岚转过身去,满脸堆笑。

  老爷子目光定定地看着晏清绮,威严十足,“怎么回事?说清楚再上去?好端端哭什么?”

  “爸。”

  “你住嘴!”老爷子不等云若岚再说话,直接打断她,朝晏清绮道,“你说。”

  “爷爷我,”晏清绮看着他,也有点怕,咬着唇站了半天,声音小小道,“我想谈恋爱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餐厅里所有人都愣了一下。

  老爷子拧着眉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喜欢上乔远了。”晏清绮一咬牙,红着脸道,“我想和他在一起。”

  老爷子面色铁青地看着她。

  良久,重重地舒了一口气,没说话。

  他对乔远有点印象。

  此刻看着晏清绮又委屈又倔强,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。

  “爸。”云若岚连忙打圆场道,“您别听这孩子瞎说,她就是一时鬼迷心窍,小孩子不懂事,我下去一定好好说她。”

  “嗯。”老爷子点点头,声音沉沉地应了一个字。

  “爷爷。”晏清绮突然挣脱了云若岚的手,飞快地跑到老爷子跟前去,握着他胳膊道,“答应我好不好?我真的喜欢他,真心想和他在一起的,您让妈妈不要这么管着我。”

  “你妈也是为了你好。”晏老爷子看着她,僵着脸道,“刚过十八岁谈什么恋爱?女孩子家一点矜持都没有?你喜欢他?人家喜欢你吗?”

  晏清绮神色一愣,说不出话来。

  老爷子都气笑了,“弄了半天是你一厢情愿?”

  “您帮帮我吧。”晏清绮失魂落魄。

  “我帮你?”晏老爷子又拧了眉,“孙女不招人喜欢,难不成我还得腆着老脸给人送过去?行了,这件事以后别提了,好好学习才是主要。”

  “爷爷!”

  “行了!”老爷子脸色一沉,“上去休息。”

  晏清绮一咬唇,再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胳膊拧不过大腿,这个家,老爷子发了话,那就跟圣旨似的。

  乔远不喜欢她,她一厢情愿。

  的确是她一厢情愿,就算两情相悦,老爷子都不一定乐意,更何况她上赶着往人家跟前凑?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晏清绮失魂落魄应一声,甩开了云若岚的手,哭着跑了。

  闹了这么一通,老爷子自然也没心情吃饭了,叹气道:“晏黎。”

  “我扶您去外面走走。”晏管家连忙上前道。

  老爷子应一声,垂眸朝姜衿道:“清绮那孩子从小任性,没事,你吃你的,别被她影响了。”

  姜衿抿着唇点点头。

  老爷子一笑,和晏管家一起出了餐厅。

  餐厅里一众人面面相觑。

  没一会,姜衿也搁下了筷子,晏少卿看她一眼,征询道:“回房休息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“先坐着,我去拿一下拐杖。”晏少卿话音落地,先去客厅了。

  姜衿抿唇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有点难受。

  “怎么了?”隔了两个位置,晏平春笑着问她,“是不是跟少卿闹别扭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姜衿摇摇头。

  “我看你们这脸色怎么都不对。”晏平春抱着晏少晖转了个方向,柔声笑道,“小夫妻拌个嘴正常,一人退一步也就过去了,少卿性子冷淡些,品性却是没话说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,姑姑您别担心了。”姜衿朝着她弯唇笑了一下。

  晏少卿很快回来了,和晏平春打了招呼,扶着姜衿也出了餐厅。

  “走,姑姑带你出去。”晏平春看一眼怀里的晏少晖,笑着舒了一口气。

  ——

  此时,大厅外。

  老爷子正踱步,远远地就看见晏少卿和姜衿了,略微想了想,让晏管家叫了两人到跟前。

  “爷爷。”

  “嗯。”老爷子看一眼姜衿,笑着朝晏少卿道,“我和这丫头说说话,你先上去。”

  姜衿神色一愣,看着晏少卿。

  晏少卿目光落在她脚上,建议道:“那边坐着说。”

  老爷子点点头,“对,坐着说,去那边沙发上,要不要喝点茶?”

  话音落地,他就抬眸看向了晏管家。

  晏管家自然意会,扶着他坐在露天沙发上,点点头就走了。

  晏少卿安顿了姜衿,也走了。

  还没上楼呢,正巧碰见刚出来的晏平春了,晏平春及时叫住了他。

  “姑姑。”晏少卿住了步子。

  晏平春笑着问,“衿衿呢?”

  “爷爷留她说会话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平春若有所思点点头,半晌,试探问,“和衿衿闹矛盾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晏少卿也直接否认。

  晏平春无奈一笑,“你们这反应还真是如出一辙。那丫头比你小,说起来也还是个孩子呢,有什么事让着点,你看那肩膀给你咬的,像话吗?”

  “嗯,是我过了些。”晏少卿抿着薄唇。

  “晚上给人家道个歉,夫妻没有隔夜仇,知道吗?”

  “好。”晏少卿一笑,“让您费心了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“您也早点休息。”晏少卿话音落地,转身上楼了。

  晏平春看着他的背影,舒了一口气,又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“您笑什么呢?”

  身后一道柔和的女声突然传来,晏平春一回头就看见晏真真了,唇角轻勾,淡声道:“笑少卿呢。这么大的人了,还和衿衿那丫头一般计较,幼稚得跟个孩子似的。”

  “是挺让人意外的。”晏真真笑容有点勉强,点点头。

  “可见是真心喜欢了,就他那个性格,能生气到这一步也是少见,仔细想想还挺有意思。小夫妻其实这样也挺好的,斗斗嘴反而感情越好。”

  “嗯,可不就是您说的这个道理。”晏真真信服地点点头。

  晏平春又提醒她,“你这年龄也不小了,还没谈过?应该找个男朋友处处了。”

  “已经有了。”晏真真大方笑道,“有空了带回来您给把把关。”

  “那最好不过。”

  两个人客气寒暄了两句,晏平春抬步走了。

  晏真真看着她的背影,忍不住咬咬牙,一脸不满。难不成,晏平春晓得她心思了?

  说起话来,总让她觉得好像有些意有所指。

  不过——

  晏真真抬眸看了眼晏少卿离开的方向。

  攥了攥手指。

  这两个人吵架了,她理应跟上去关心一下吧?

  晏真真想一下,直接抬步进了楼门。

  ——

  夜风习习,微凉。

  姜衿看着一脸慈祥的老爷子,小声问,“爷爷是要问乔远的事情吗?”

  支走了晏管家,又支走了晏少卿,姜衿能想到的,似乎也就只有刚才餐桌上晏清绮的事情了。她认识乔远,老爷子可能是想打探一下他为人。

  事实上,也的确如她所想。

  老爷子笑一下,直接开口道:“被你这丫头给猜到了。”

  “很好猜。”姜衿耸耸肩。

  “那你给爷爷说说,这乔远为人怎么样。”老爷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。

  姜衿抿着唇沉思起来。

  乔远眼下的处境她看得非常清楚,单凭他和孟庆先前那些死忠手下,坐稳孟家似乎还是有难度。

  晏清绮喜欢他,这对他而言是个机会,只要他能获得老爷子认可,成为晏家的孙女婿,有了这么一个靠山,自然会轻松许多。

  可如此一来,他们就有许多机会见面了。

  感觉起来,人生如戏。

  姜衿一时间觉得为难了起来。

  乔远对她的心思她明白,两个人这样的身份,对他来讲,应该是一种折磨了,她希望他过得好,可,如果他们就在彼此近在咫尺的地方,乔远怎么可能过得好呢?

  私心里,她觉得晏清绮并不适合他。

  晏家人从上到下都对孟家人有成见,晏平阳和云若岚更是别提了,看看晚上餐厅里云若岚的表现,姜衿就知道,云若岚对这件事是一百八十个不乐意。

  乔远若当真为了孟明宣应允了晏清绮的心意,自然得受委屈。

  他那样的性子……

  姜衿抿抿唇,反问老爷子,“您觉得我怎么样啊?”

  “嗯?”老爷子一愣,“这还用说,当然是一等一的好。”

  姜衿就笑了,声音低柔道:“可是在有的人眼里,我一点也不好,就像前几天,网上骂我什么的都有。”

  老爷子看着她,愣神过后,若有所思。

  姜衿继续道:“我觉得乔远人挺好的。可是估计有更多人觉得他不怎么好,每个人好不好,其实不能听别人说的,得自己去了解、去相处,然后才能判断,爷爷您觉得呢?”

  “他喜欢你?”老爷子突然道。

  姜衿一愣,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还没答话,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她掏出来看一眼,屏幕上显示,“乔远。”

  回过神来就想挂断,老爷子淡淡的声音落在耳边,“接吧。”

  姜衿一抿唇,接听了。

  那边没人说话,她只能听见不怎么均匀的呼吸声。

  “喂。”姜衿唤一声。

  乔远这才开口道:“我和晏清绮没关系。”

  姜衿看了眼老爷子,也不晓得他能不能听见,只得低声道,“我知道。”

  乔远又道:“我这辈子无论娶谁,也不会娶她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又低低应了一声。

  “你和晏少卿在一起?”乔远忽然问。

  “没。”姜衿笑笑道,“我和爷爷在一起说话呢。”

  爷爷?

  乔远一想,自然知道这爷爷是晏老爷子了,也就没再多说,挂了电话。

  他脸色冷硬地握了手机,边上齐盛就忍不住叹口气,沉声道:“我说你这是何必呢?人家已经结婚了,该放手就得放手。”

  “齐叔。”乔远喘口气唤他一声。

  齐盛倏然噤声了。

  乔远抬步坐到了身侧的长椅上,半晌,开口问他,“您说顾启云这是何意?”

  照片一上网他自然第一时间知晓了,暴跳如雷,齐盛能有什么办法,自然是想办法去了解原委了,到最后,也就大抵确定是顾启云的手笔了。

  齐盛略微沉吟了一下,迟疑道:“顾总不至于对付我们,依我看,莫不是想给咱们支个招?”

  “让我结婚啊?”乔远嗤笑一声。

  齐盛笑笑道:“这的确是个好主意,你现在根基不稳,明宣又是这个样子,外面多少人在观望呢,尽快稳定下来是好事。”

  “只怕不是顾启云了。”乔远突然又道。

  齐盛疑惑地看他一眼。

  乔远淡淡道:“顾启云长了千里眼顺风耳,知道晏清绮今天在医院?依我看,想让我结婚的怕是另有其人。”

  齐盛沉默了一下,看着他没说话。

  他也想到晏家那一位了,虽然说觉得意外,除了他,却是不做他人想。

  而且——

  确定了这件事是顾启云所为,他们也没费多少周折。

 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。

  晏家那一位,并不介意他们联想到他,这是在变着法子提醒呢。

  要说老婆被人觊觎,这事情放在谁身上也不会舒坦。

  齐盛叹了一口气,提醒道:“要我说甭管想让你结婚的人是谁,结了就对了。眼下稳定人心,这对我们来说才是重中之重,明宣如何暂且不论,你得让大伙看到你积极的态度,大伙才能对集团的未来有信心,不是?”

  “您说得对。”乔远舒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“想办法帮我约见叶凝月。”

  “谁?”齐盛拧着眉道,“叶委员那位千金啊?”

  “嗯。”乔远挑眉看着他,漫不经心道,“这样最省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齐盛无言以对了。

  叶家是宋家的政敌没错,要不然,他也不会一开始把视线投向叶委员那一位留学归来的千金了,可细心打探之后才晓得一个秘密,人家年近三十还没结婚,是因为压根对男人没兴趣。

  这乔远,非得找这么一个人结婚,省事倒是省事了,可,那也太不拿婚姻当回事了。

  哎!

  齐盛点点头,无奈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辛苦了。”乔远微微颔首,抬步进病房去看孟明宣了。

  ——

  此时,晏家。

  姜衿挂了电话,更觉得尴尬了。

  晏老爷子也没多问,和她说了一会话,笑着道:“爷爷耳朵不好。”

  “嗯?”姜衿疑惑一扬眉。

  待反应过来,就有些不好意思了,咬唇道:“爷爷!”

  “哈哈。”晏老爷子爽朗一笑,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,安慰道,“爷爷和你接触过,晓得你是个好孩子,不会怀疑你。被人喜欢是好事,这说明我们少卿眼光好,老头子我眼光也好,没什么好愧疚的。”

  “要是晏哥哥像您这么想就好了。”姜衿一时放松,脱口说了一句。

  “少卿那孩子不是小肚鸡肠的人,”晏老爷子笑了笑,看着她,眉目温和道,“家里这么多孩子,只有他从来不会为自己争取什么,也不会对人有要求。难得对你有要求了,那一定是过于看重你的缘故,你说是吧。别看他看起来冷淡又不爱说话,心肠最软不过了,你是女孩,撒个娇不就行了。”

  姜衿一时红了脸,咬咬唇没说话。

  “受了什么委屈都可以和爷爷说,爷爷帮你做主,明天就收拾他。”

  “晏哥哥没欺负我。”姜衿连忙说了一句,抬眸看见老爷子一脸打趣,声音又略微低了一些,辩解道,“晏哥哥对我很好的。”

  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老爷子抬手递给边上的晏管家,“时间不早了,快上去休息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老爷子这才看见她手边的拐杖,连忙提醒道:“坐着等会,给少卿打个电话,让他下来接你上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的,爷爷晚安。”姜衿弯起唇角笑了笑。

  目送老爷子走远了,她才掏出手机来,想了想,又将手机放了回去,看了看自己的脚。

  感觉起来消了肿,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了。

  她先前和晏少卿在斗嘴,那人,也不知道是到底消气了,还是没消气?

  姜衿叹口气,拄着拐杖自己回去。

  她和晏少卿每次回来都住在这座独栋小楼里,白天偶尔有人进来打扫,到了晚上,无比安静,拐杖陷进地毯里,也是根本一点声音都没有的。

  姜衿走得很慢,到了卧室门口,就听见女人的说话声了。

  声音从大书房里传来。

  她侧耳辨识了一下,觉得似乎是晏真真的声音,也就抬步过去了。

  ——

  此刻,书房里。

  晏真真将几本书都放在书桌上,笑道:“总算找齐了,谢谢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晏少卿抬手腕看一眼时间,淡声道,“时间不早了,我送你下去。”

  姜衿还在楼下呢,这一会,该说的话应该也说完了,他自然得去接一下。晏少卿这么想着,抬步就往书房门口走了。

  “少卿。”晏真真突然开口唤住了他。

  晏少卿蹙眉,“还有事?”

  先前她上来说是找几本书,自己在书房里找了半天没找见,又麻烦他帮着找一下。

  举手之劳,他自然没有推辞的道理。

  多余的话却是懒得说。

  岂料——

  怕什么来什么,晏真真问他,“你和衿衿闹矛盾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晏少卿不欲和她多说,余光瞥到书房门口,却突然愣了一下。

  一小节拐杖缩了回去。

  姜衿那丫头,说完话自己上来了?

  晏少卿眸光微动,站在原地,暂时没出去了。

  晏真真柔声道:“衿衿年纪还小呢,有什么事你多让着她一点,夫妻嘛,床头吵架床尾和,没什么过不去的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晏少卿淡笑道,“我太过了点。”

  “是过了。”晏真真笑起来,“没想到你也有那么一面。”

  她这话听起来暧昧了,晏少卿微微蹙眉,看着她,声音淡淡道:“我是成年人,那些事很正常。”

  两个人第一次说到这么*的话题,晏真真神色定定地看着他,突然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出国吗?”

  晏少卿一挑眉,没说话。

  晏真真索性先没有拿书了,抿唇道:“我和王大勇的事情是意外。”

  “过去了就算了。”

  “我过不去。”晏真真一脸无奈地看着他,“你明知道我喜欢的那个人是你。我想给的那个男人,也一直都是你,不是王大勇,也不是凌浩,我和凌浩其实就刚认识而已,不是情侣关系,我就想看看你的反应,可是你,你为什么对我就这么铁石心肠?”

  “我结婚了。”晏少卿提醒她。

  “我不在乎。”晏真真上前一步扯住他衣袖,渴求道,“我真的不在乎。让我一直陪着你好吗?我没想过取代衿衿,我就想……”

  晏真真一咬牙,目光定定地看着他,轻声道:“让我做你的女人吧。”

  晏少卿目光幽深地看她一眼,转身就往门外走。

  只觉得,前所未有的恶心。

  晏真真却再一次被他的态度刺伤了,扯着他袖子的一只手怎么也不肯放开,上前一步,就要贴上他的背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哎,下午二更,七点。(⊙o⊙)…

  推荐好朋友一个文:四四暮云遮《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》

  简介:

  他与她缠绵,激烈粗俗下流的几乎要了她半条命。

  西装裤一穿,这男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装君子。

  世人都道陈家四少陈漠北只钟情于一个女人,并为她守身如玉。

  可程诺知道,那都是放屁!苏城陈家有四少,老大从政老二从教老三从商只四少陈漠北真实信息外界知之甚少!

  一场豪赌,让程诺彻底认识了陈漠北,她冷汗直冒,“我这手不值钱,就是煮了也没几量肉!四少你高抬贵手!”

  “手太贵了抬不起来!”男人精致面容透着邪气,“伤了我的人想全身而退从来没有先例!”

  程诺欲哭无泪,“你要剁了你就赔大了!”

  “我赔得起!”

  草泥马,我赔不起!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7:做你女人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