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:两个办法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晏少卿回眸忍耐道:“放手。”

  “少卿。”晏真真直接扑进他怀里,不管不顾地搂紧他的腰,急切道,“你都不记得小时候那些事了吗?我们上学放学都是一起的,你教我做过手工,你……”

  “你闭嘴!”饱含怒意一道女声突然打断她说话。

  晏真真被晏少卿甩了一把,踉跄站稳,一抬眸就看到扶着门框的姜衿了。

  都被看见了?

  她这才回过神来,脑子转两下,连忙道:“衿衿你听我说。”

  “好。”姜衿冷笑一声。

  晏真真:“……”

  她能说什么,刚才字字句句意图那么明显了。

  当然没办法全盘否定。

  晏真真抬手在心口按一下,声音轻柔道:“我就上来拿几本书,不是有意纠缠少卿的。你别介意,我就是一时情不自禁,原谅我好吗?”

  “情不自禁?”姜衿一脸冷意,“情不自禁要当小三?”

  “不是,你别误会。”

  “那是情不自禁想爬少卿的床了,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?”

  “姜衿。”晏真真被她连讽带刺说了两句,脸色也变了,冷声道,“你不要得寸进尺了,我和少卿认识的时候你都没出生呢,不要以为老爷子宠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!”

  “我无法无天?”姜衿不可思议地看她一眼,“你敢让爷爷评理吗?”

  “你!”

  “怎么?”

  姜衿抿唇看一眼晏少卿。

  从两个人开始争辩,晏少卿一直未发一言。

  甚至——

  他趁着两个人说话的空闲,抬手理了一下被晏真真拉扯的外套。

  姜衿顿时觉得委屈了,抬头看着他,握拳就在他胸口重重地砸起来,眼泪迸出来。

  晏少卿任由她砸了两下,直接将她扯进怀里,一把抱起来,低笑着道:“好了,一会回房间再让你出气,小心再扭到脚了。”

  “少卿。”边上晏真真不甘心地唤了声。

  晏少卿侧头睨她一眼,淡声道:“我的女人就只有这一个。”

  话音落地,就抬步出书房了。

  走两步,步伐又略微顿了一下,冷淡道:“以后别过来了,免得脏了我妈的地方。”

  晏真真神色一愣,羞愤欲死。

  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。

  走廊里传来“砰”的一声响,晏少卿关了主卧门。

  晏真真连书也没拿了,脑海里一片空白,抬步就往出走,路过主卧的时候,又忍不住停了下来,隐隐约约地,就听到里面的说话声了。

  “你放我下来,我不喜欢你了。”

  “不放。”

  “放我下来,唔!”

  姜衿恼怒的声音消失了,替代它的,是门板突然震了一下。

  她都可以想象,里面此刻是怎么一番情景,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,一进门,就迫不及待地吻上别人了,压在门板上。

  晏真真脸色变了又变,实在听不下去,快步离开了。

  ——

  此刻,房间里。

  晏少卿浅尝辄止地吻了两下,站直了身子。

  姜衿还在他怀里,一只手撑着门板,只觉得晕乎乎,连忙又双手抱上晏少卿脖子了。

  晏少卿抱着她往大床边上走。

  姜衿扁着嘴嘀咕道:“原来她喜欢你。”

  晏少卿没回答。

  他在反思,觉得自己这一天实在是有些反常了。

  纯粹是被怀里这丫头气得失了理智,下意识地,他就垂眸看姜衿了。

  姜衿也正瞪着眼睛看他,埋怨道:“为什么你一开始不说?我还和她走的挺近了,简直想起来就恶心,还带我看中医,谁知道安了什么心思!”

  “没什么可说的。”晏少卿将她放在床上了,随口问,“和爷爷在楼下聊了什么?”

  “唔,”姜衿晃掉了鞋子,转身往床头爬,“没说什么,他就问了一下乔远的事情,我就说人还挺好的,再也没说什么。”

  “人还挺好的。”晏少卿边脱衣服边道,“你希望他和清绮在一起?”

  “不希望。”姜衿蹙眉道,“多尴尬,我不想整天和他见面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姜衿一愣,这才突然想到,她原本正生气着呢,怎么莫名其妙就和这人和好了呢,尤其他刚才还被晏真真抱了一下,好膈应。

  姜衿拿自己没受伤的那只脚蹬着晏少卿的腰,扁嘴道:“你别上我床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晏真真抱你了,洗澡去。”

  晏少卿无语地看了她一眼,“吃饭前洗过了,这会有点困。”

  “那她都抱上你了。”姜衿拧着柳眉,一脸不乐意,小嘴也能挂了一个油壶了。

  晏少卿一垂眸,大掌握了她小巧的脚丫,指尖轻轻地从她脚背上摩挲而过,声音缓缓地笑着问,“她就那么一下,你连床都不让我上了,那你扑到别人怀里这种事,我要怎么和你算账?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嘀咕道:“那不一样。”

  “怎么不一样?”晏少卿看着她问,“有没有下一次了?”

  “没有了。”姜衿缩回脚,主动趴到他怀里去,仰着头轻声道,“我知道了,以后不和他联系了,最起码不主动和他联系了,保持距离,你别让别的女人碰你,好嘛?”

  “我刚才不是故意的。”晏少卿搂了她的肩膀,解释道,“正想着你呢,没注意她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在外面?”姜衿突然道。

  晏少卿一愣,抿着唇低声笑起来,不说话了。

  “你怎么这么讨厌?”姜衿在他怀里胡乱蹭了两下,不满极了。

  晏少卿搂紧她,低语道:“就想让你尝尝我的心情。”

  姜衿闷哼一声。

  晏少卿又道:“是不是不好受?不好受的话以后就别让我受了,嗯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声音闷闷道,“那你别对我发火了。你一生气我心里好难受,晏哥哥,我真的好爱你的,一定一定相信我好吗,我只爱你。”

 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明亮的眼睛。

  姜衿攀着他肩膀,爬到他身上,小心翼翼地吻着他的唇角。

  晏少卿一只手扣在她柔软的后腰上。

  姜衿便主动闭了眼睛,两条胳膊搂着他脖子,慢慢地加深了那个吻。

  房间里温度越升越高了。

  身上的小人儿软和得烫手,晏少卿喉结滚动一下,翻个身,将她重重地压在了身下,随后,修长的一只手从她后腰往下移一寸,精准地扣住了她挺翘的弧线。

  姜衿瑟缩一下,咬紧了牙关。

  眼见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晏少卿只觉得好笑,比起以往更显百般温柔。

  ——

  翌日,上午。

  两个人吃了早餐,直接前往陵园。

  参加楚玉英的葬礼。

  其实也没有几个人,楚家那边一众人事先有姜煜打点过,知道她去世算不上什么光彩事,没哭没闹,献了花站了几分钟,陆陆续续就走光了。

  姜煜和宁锦绣一起来了,也没逗留,很快离开。

  从头站到尾的,也就唯有姜皓。

  姜衿抿着唇角看着他,只觉得这一幕好熟悉,曾经在她身上发生过,那是赵霞去世时的情景。

  想到赵霞,她免不了心痛,抬手在自己太阳穴上揉了揉。

  记忆里有些东西串不起来。

  姜衿看一眼边上陪着的晏少卿,小声劝姜皓,“事已至此,别伤心了,保重身体。”

  “姐。”姜皓朝她道,“没事,你和晏哥哥回去吧,我再待一会。”

  “不要我陪你吗?”姜衿轻声道。

  “还有我呢。”边上站着的柔儿小声道,“妈妈说让我陪着他待一会,反正我也没什么事,姐姐你脚还没好呢,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也没什么大碍了。”姜衿看着她叮咛道,“那辛苦你陪着他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柔儿点点头。

  姜衿叹口气,朝晏少卿轻声道:“我想去看看我养母。”

  “我陪你一起过去。”

  晏少卿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一下,打横抱起她,两个人一起往赵霞的墓碑方向去。

  正值中午,阳光非常好。

  姜衿站在墓碑前,没一会,小脸就晒红了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,正准备劝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他掏出来一看,往边上去一点,接通了。

  “晏少。”电话里传来客客气气一声讨好的男音,晏少卿淡声道,“赵所长,您好。”

  打电话的赵所长是潍城区看守所所长,王大志一众人还没判刑,从逮捕开始一直关押在潍城区看守所,晏少卿没带姜衿过去,自己却是亲自打过招呼的,有什么意外情况,赵所长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他。

  此刻,听着他声音一如既往平淡,赵所长也就开门见山询问道:“您妹妹过来了,非要探视姜晴,您看?”

  “妹妹?”晏少卿蹙眉道,“晏清绮?”

  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名字。”赵所长连忙道,“大早上就过来了,非要去看她。我说不让吧,人家说是晏云瀚的孙女,您看这确有其人是吧?我也很为难,这不就打电话问问您?”

  “让她回去。”晏少卿声音低沉。

  “那,”赵所长犹豫一下,“要不您和她说两句?”

  “她在你边上?”晏少卿微愣。

  “是啊。”赵所长连忙应一声,就将电话递给晏清绮了。

  晏清绮声音怯怯地唤了一声哥,晏少卿冷硬的声音就从电话那边传来了,“你去看守所看姜晴?”

  “我就想看看她情况。”晏清绮声音里都能听出僵硬来。

  毕竟——

  姜衿和姜晴势同水火,晏少卿的立场再明显不过了。

  可她有心事,实在不知道和谁说比较好。

  这一年多以来,姜晴一直充当着她身边类似于知心姐姐一样的一个角色。

  晏清绮抿唇听着,电话那头的晏少卿继续道:“没什么好看的。这段时间也不允许个人探望,你连这点常识都没有?呵,晏云瀚的孙女,你觉得搬出你爷爷就能在云京横着走了?以后改掉这个毛病,听见没?”

  “哥,你就让我见见姜晴姐吧。”晏清绮被训斥一通,还是硬着头皮请求。

  晏少卿声音里都染上怒气了,“我的忍耐有限度,你不是三岁孩子了,该有点基本辨别是非的能力,姜晴不是什么好姑娘,离她远一点。”

  “人都有犯错的时候,你也不能因为……”

  “尽早回家。”晏少卿一锤定音。

  晏清绮“哦”了一声,将电话还给了赵所长。

  赵所长又笑着对晏少卿保证了两句,笑容满面地将晏清绮送了出去。

  他们这就是小小一个看守所,这段时间动不动来尊大佛,实在有压力,连带着,一听见晏清绮搬出晏老爷子,他都不得不谨慎求证了。

  赵所长叹一声,回了办公室。

  晏清绮在看守所外面站了一会,犹豫不决。

  昨晚回了房,她锁了门,云若岚进不去,也不敢闹出太大动静来。

  可——

  早上一起来就扇了她一耳光,疾言厉色。

  她实在想找人支支招。

  她喜欢乔远,觉得自己都有点走火入魔了。

  这就好像小时候想要一个玩具一样,云若岚因为各种原因,不让她买,或者她上了中学,想要穿短裤,云若岚又因为各种原因,不许她穿,条条框框,将她限制得死死的。

  一开始要玩具,她年龄小,云若岚不行,她就缠着其他人要,反正总有人给她买。

  再到后来,她年龄大了脸皮薄,想要什么就得忍着。

  这一次就是不想忍。

  姜家遇到乔远,云若岚不许她起心思,她偏偏就对他动了心思。

  后面在碰到乔远,乔远越是对她不屑一顾,她越是想和他在一起,人都说强扭的瓜不甜,她就是一直觉得,越是难得到的东西,她就越是想得到。

  乔远对她就是如此,虽然他是活生生的人,她还是想得到。

  晏清绮胡思乱想着,咬咬唇,拿出了手机。

  翻到了晏程明的手机号,拨通。

  “清绮,怎么了?”

  晏程明从学校里出来就在晏平阳的环宇集团里上班,手中也有一点股份,算是晏平阳的左膀右臂了,对待她向来关照有加,很有耐心。

  “程明哥。”晏清绮好像有了主心骨一般,闷声道,“我有个事情求你帮忙。”

  “什么事儿,你说。”晏程明呵呵笑了一声。

  “就姜晴姐,她因为姜衿的事情被暂时关押在潍城区看守所呢,我想见她一面,和她聊聊天,你看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啊,找人给所长打声招呼,我就进去了。”

  “你看她做什么?”晏程明颇为意外道,“和那种人保持一点距离。”

  “我就想和她说说话,我有好多话,不知道和谁说,和她的案子没有关系,就让她陪我说说话而已,你就帮帮我吧。”

  晏程明笑起来,“怎么不找你真真姐?”

  “我不想和家里人说。”晏清绮语气十分委屈。

  “同学呢?什么话没有她还不行了。”

  “还不是我妈啊。”晏清绮抱怨道,“不让我和这个交朋友,不让我和那个交朋友的,我烦得很,在学校里就没什么朋友了,而且有些事和她们也说不到一块去。”

  晏程明无奈一笑,“心情不好可以去逛逛街买东西,那种地方,也不是你该去的。”

  “求求你了程明哥,你就帮帮我吧,我就说一会话就行了,十几分钟都可以啊,这对你来说肯定很容易,打两个电话的事情,你要是不帮我,我都不知道找谁才好……”

  晏清绮委委屈屈说了一长串,晏程明听着都觉得头大,无奈道:“行行行,帮你就是了。那可说好了,就聊聊心事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清绮连忙保证。

  “那你稍等两分钟,我托个人给你说一声。”晏程明提醒。

  “嗯,谢谢程明哥。”晏清绮放心地挂了电话。

  也就等了三五分钟的工夫,晏程明就回了电话,让她直接进去。

  赵所长神色古怪地看她一眼,让人领着她去看姜晴了,心里还觉得郁闷,转念一想,既然人家说了就是小姑娘想见朋友了聊聊天,应该也没什么大碍。

  这案子算是证据确凿,目前口供也都有了,接下来就走一下正常程序而已。

  那个晏少爷不许自己这妹妹进去,肯定也是为了她好。

  可——

  豪门大户里这些孩子嘛,从小娇生惯养的,最爱跟人反着来了,他总不好拿这么一件事三番五次去烦人了。

  没了这个,指不定这姑娘再找一下别人,他还是得应允。

  赵所长也就没给晏少卿打电话了,安心去忙自己的。

  ——

  晏清绮在房间里等了一会。

  姜晴便被人带了出来,扣着手铐,面无表情。

  “姜晴姐。”晏清绮看见她就想哭,按捺着心情坐在凳子上,抿唇唤了她一声,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,小声道,“你在里面有没有受欺负?”

  “你来找我什么事?”姜晴看着她,声音很淡。

  从她被关押在看守所以后,也就晏少卿最开始看过她一次。

  眼神淡漠地和所长说话,从头到尾连个正眼都没给她,好像她是轻贱的蝼蚁一般。

  她算是看明白了,牢狱之灾免不了,有点万念俱灰,在里面又时常被欺负,这么些天过去,她对什么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了。

  没什么心情应付晏清绮。

  “我最近很烦,有些话也不知道和谁说,就想来看看你。”晏清绮声音小小道。

  姜晴不可思议地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笑了。

  她笑起来古里古怪的,晏清绮突然觉得有点怕,反应过来又觉得自己说话太直接了,人家都成这样了,哪有心情和自己说话啊。

  可她犯了罪,犯罪就得伏法,她也爱莫能助。

  晏清绮苦恼地叹口气,声音低低道:“我是不是不该来烦你?其实我也想来看看你的,你们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你就算不满意,也不该找人强暴姜衿的,还绑架她。”

  “我找人强暴她?”姜晴咬牙道,“你怎么不说说她对我做了什么?”

  晏清绮一愣。

  “就生日宴会那一天,她就设计让赵玉成那下流胚子毁了我的清白,我能不报复她吗?是,我是找人想强暴她来着,可她有事吗?她根本没事,不但没事,还让晏少卿给学校施压,让我退学了。这根本也是她事先设计好的圈套而已。看上去清纯无辜的,其实就是个贱人,一边勾搭晏少卿一边勾搭乔远,晏少卿帮她整我,乔远更是不用说了,我还怀着孩子呢,他都找了好几个流氓凌辱我,简直应该千刀万剐!”姜晴咬牙切齿地说着,一个字一个字从唇齿间往出蹦,只听得晏清绮瞠目结舌。

  好久才回过神来,她结结巴巴道:“你说什么,乔……哪个乔远?”

  “就你知道那个乔远!”姜晴没好气看了她一眼。

  晏清绮咬着唇,“他怎么可能为姜衿做那种事呢,我不信。”

  “信不信由你。”姜晴没所谓说一句,看着她脸色,心里突然就闪过一个念头,迟疑道,“你不会对乔远有意思吧?”

  晏清绮和她在电话里提起过乔远,却从未表明过。

  不过——

  想到她当时的语气,姜晴忍不住就笑了,“你真对他有意思啊?”

  “我好像就是喜欢上他了,我想和他在一起,可是我妈不让,爷爷也不同意。”

  “乔远还不喜欢你。”姜晴补了一句。

  晏清绮脸色倏然就变了,看着她良久,苦恼道:“我不知道怎么让他喜欢上我。”

  姜晴咬着唇,朝她道:“耳朵过来。”

  “嗯?”晏清绮一愣,低了一下头。

  姜晴声音低低道:“很简单,要不让他睡了你,要不你先杀了姜衿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二更来了。

  求个月票。(⊙o⊙)…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8:两个办法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