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9:一审判决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杀人?

  晏清绮吓了一大跳,猛地坐直了身子,“姜……姜晴姐。”

  她说话磕磕巴巴,连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咽着口水,大睁着眼睛,一副明显受到了莫大惊吓的样子,简直能取悦姜晴。

  姜晴忍不住就笑了,“我开个玩笑。”

  “我感觉你好像变了。”晏清绮抿抿唇,小声道。

  姜晴唇角耷拉一下,“被关在这种地方,能没有变化吗?”

  “你是不是在里面过得不好?”

  “……”姜晴抬眸看了她一眼。

  晏清绮晓得自己又说错话了,抱歉地看着她,声音低低道:“真对不起啊,我没办法帮你。你知道的,我在家里说不上什么话,尤其这件事还和姜衿有关,根本没人听我的。”

  “我明白,我都被她玩得团团转,更何况你呢。”姜晴无所谓地说了一句。

  晏清绮沉默了一会,又想起她刚才的话了,迟疑道:“你刚才说的第一点,为什么啊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晏清绮尴尬地笑了一下。

  “哦。”姜晴漫不经心地解释道,“很简单啊。乔远要是睡了你,肯定得负责啊。只要这件事被你爷爷他们知道了,可不就没办法了,你不嫁给他,还能嫁给谁。婚都结了,感情自然就来了。”

  “可我年龄不够,现在还不能结婚呢。”

  姜晴:“……”

  她只觉得晏清绮简直长了猪脑子。

  “不结婚订婚总可以吧?”姜晴朝她道,“以后再说结婚的事情。”

  “可我,”晏清绮为难道,“他看见我都没什么好脸色,我们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那个呢。”

  “方法很多,迷幻药什么的都行。你指望他清醒着要你估计没戏,我刚才前面那些话没开玩笑,他心里那个人是姜衿,为了她什么都能做。反正你自己想清楚了,哪怕你们俩在一起了,他还是不可能忘了姜衿的,你这一辈子都得活在姜衿的阴影里……”

  姜晴一番话,又让晏清绮无比懊恼了。

  她当真想不通,姜衿那样的,到底有什么好?

  不就长得漂亮点,白一点,现在又多了那么有钱的一个妈而已。

  自己那不近人情的哥哥喜欢她,乔远那样对女人都没什么好脸色的竟然也喜欢她?

  晏清绮蹙着眉,魂不守舍地出了看守所。

  她觉得姜晴说得对。

  她要是和乔远发生关系了,乔远肯定得娶她,别无选择。

  要是姜衿死了……

  第二点她想了一下就不敢再想了。

  给她一百个胆子,她都没办法做下杀人那种事,别说其他人了,她自己都会被自己吓死的,大白天的,晏清绮都硬生生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正神游呢,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晏清绮掏出手机看一眼,屏幕上显示,“妈。”

  她抿着唇接通了,轻唤,“妈。”

  “你在哪呢?!”云若岚的口气听上去并不怎么好。

  晏清绮声音低低道:“就在外面逛街。”

  “哪一块?”

  “潍城区这一块。”

  “没事了赶紧往回走。”云若岚警告她,“这次的事情就算过了,再有下一次我饶不了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清绮没说话。

  云若岚冷哼一声,直接挂断电话。

  晏清绮松了一口气,路边拦了辆出租车,报了家里地址。

  左思右想,才觉得刚才云若岚话里有话,她找了个舒服些的姿势靠着,拿手机上了微博,没一会,就找见原因了,神色一愣。

  乔远和其他女人约会了,还当着媒体的面大方承认两人在交往?

  怎么可能呢?

  晏清绮将那张照片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。

  仍旧觉得不敢置信。

  只经过了一晚上时间而已,他就突然找了个女朋友?

  刚才姜晴也说了,他心里那个人只可能是姜衿,怎么回事啊?

  晏清绮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和她相反——

  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,晏少卿等人都心明如镜。

  等晏清绮再回到家,所有人都默契地绝口不提起,就好像压根也不知道她心仪乔远的事情一般,对她来说,这件事暂时翻了过去。

  ——

  翌日,姜衿回了学校。

  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。

  很快,夏天到了。

  一个半月不曾下雨,阳光明晃晃地炙烤着大地,云京的气候一天热过一天。

  她从法院出来,站在最高的那级台阶上,忍不住抬手遮了一下太阳,眯起的视线里,亮光一道道,让她想起了普照的佛光。

  “赵律师,这样的结果您先前有没有准备?”

  “受害者当庭指认,您还是坚持认为您当事人无辜吗?”

  “你们会不会提起上诉?”

  “童桐,你有没有想到老太太会醒来?”

  “请简单说两句。”

  身后一道道质问声由远及近,尖利的声音又让她下意识拧了眉。

  姜衿侧身朝身后看过去。

  里面涌出的人越发多了,她往边上退,一众记者和围观群众拥着童桐等人出来了。

  将近两个月,童桐的案子才上了法庭,先前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关注,到了庭审阶段,连旁听席都坐得满满当当,就为了一个结果。

  可——

  一审判决结果实在出人意料。

  审理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一直昏迷的老太太突然被送到了法庭上。

  据陪护医生说,老太太早上刚醒来。

  姜衿当时就坐在旁听席前列,眼看着她抬手指向了童桐,并且在律师和法庭工作人员的再三确认下,认定了童桐就是当时撞了她的肇事者。

  几小时后,法官当庭宣判。

  一审判决结果:童桐赔偿老太太极家人各项费用共计六十七万。

  这转折,当然让人难以接受。

  宣判后法庭里就乱作一团,两方人差点打了起来。

  她帮不上忙,一直被旁听群众推来挤去,索性先出来了。

  此刻——

  一回头再看见纷纷扰扰这情况,只觉得头疼。

  何为公理正义,何为人情冷暖,似乎就在刚才那短短的一会,便震撼了她的心灵。

  人群又往出挤,姜衿下意识又后退了一步。

  视线里童桐一只手挡着眼睛,脸颊下巴上都是泪。

  “我没撞人,人不是我撞的,我根本没撞人,不是我撞的,相信我……”她的声音翻来覆去,断断续续,落在姜衿耳边,大抵也就是那么一个意思。

  “你是觉得老太太说谎吗?”

  “受害者突然醒来你是否觉得意外?”

  “你想过她还会醒来吗?”

  “你们会不会再次提起上诉?”

  “一审判决你赔偿六十七万,这结果,你先前有无心理准备?”

  话筒在眼前乱晃着,记者犀利的问话不绝如缕,姜衿都觉得耳朵疼,下意识抬手捂了一下。

  “我当事人现在情绪不好,见谅!”

  “我们当然会继续上诉!”

  “我女儿不会做下这种事!”

  “宝贝儿不会撞人,就算撞了也不可能不承认。”

  “借过借过借过一下!”

  童桐的父母和几个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一脸烦躁,情绪显然已经到了临界点,再被一直问下去,很可能就得当场崩溃爆发了。

  另一边——

  老太太和家人那边情况也差不多。

  热闹纷杂,却是一派喜气。

  “现在这大学生素质真是令人堪忧!”

  “看她是个小姑娘我们先前不想告上法庭的。”

  “我妈一口咬定就是她。”

  “幸亏我妈醒了,不然我们这段时间的委屈都白受了。”

  “就是就是,记者朋友们一定要好好报道报道这结果!”

  “六十七万我们勉强接受,我妈年龄这么大,谁知道这撞一下有多少后遗症!”

  “公道自在人心!”

  “法院就是讲理的地方!”

  “就是就是,法官总不至于胡乱宣判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姜衿抬手在眉心里揉了揉,收回了视线,不想看了,耳边又传来嘈杂的议论声。

  “你觉得到底是不是那女生撞的人?”

  “老太太那家人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  “不过我觉得那老太太看上去很老实,应该不至于撒谎!”

  “谁知道呢,指不定就是为了钱!”

  “就是就是,这种情况逮着谁就是谁了!”

  “好复杂我都看不懂。”

  “等后续吧,刚才那边律师不是说了嘛,还要再次上诉!”

  “哎。”

  旁听的一群学生议论完,也先后下了台阶。

  姜衿仍旧站在最高的那级台阶上,眼见一拨又一拨人陆续离去,抬手将背包带扯了扯,叹口气,学校里也暂时不想去,准备回家。

  “姜衿。”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女声让她停下了步子。

  孟佳妩走到她跟前了。

  适逢星期五,他们班上旁听的学生也不在少数,姜衿先前已经看见孟佳妩了。

  “你还是觉得不是童桐?”孟佳妩淡声问她。

  “她家里不缺钱,撞了人也不至于不承认。”姜衿同样淡声道。

  “指不定就是害怕呢。”孟佳妩边走边道,“你也不是不了解,她性子就那样,胆小怕事的,一开始没承认,后面事情闹大了又有人撑腰,自然更不会承认了,谁都有犯错的时候。”

  “也许吧。”姜衿淡淡一笑。

  “你这反应什么意思?”孟佳妩不悦道,“你觉得我在趁机抹黑她?”

  “我相信我的感觉,你相信你的感觉,无所谓抹黑不抹黑,就观点不太一样。”

  “人家老太太都当庭指认她了。”孟佳妩蹙眉道,“你总不至于连受害人都不相信吧,法庭是讲理的地方,法官都宣判她输了,她肯定有问题。”

  姜衿叹口气,看她一眼,轻声道:“再讨论也没什么意义,我先回家了。”

  “哎你!”孟佳妩一脸郁闷地看着她。

  姜衿转身走了。

  孟佳妩咬唇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憋了一口气,闷得很。

  原地站了一会,就等到江卓宁了。

  江卓宁下了庭一直在和里面一个工作人员聊天,出来的比其他人都晚。

  孟佳妩看见他就走过去,开门见山道:“你不是最相信公理正义吗?你觉得这件事是不是童桐的错?难不成法官判错了?”

  “这还算不上最终结果,下结论未免有点早。”江卓宁看她一眼。

  “老太太都当庭指认了,难道你也觉得童桐没错?”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?”

  孟佳妩一时间沉默了下来,扭头不说话了。

  江卓宁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,淡淡道:“如果抛开法官的判决结果,我自然是相信童桐,刚才你也看见了,她父母,包括她亲朋好友,都是爽朗真诚的人,相比于她撒谎逃避,我更相信她乐于助人。”

  “是人都会犯错的,也许她一时慌张,撒个谎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如果事先不认识她,我可能也会像你这么想。”

  “就算我对她有偏见,你们何尝不是先入为主?”孟佳妩突然笑一下,无奈道,“老太太都当庭指认了,你们还都在帮着她说话,这意思,难不成老太太在撒谎?”

  “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”江卓宁点点头。

  孟佳妩一时语塞,不敢置信地看着他,好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。

  江卓宁看着她解释道:“老太太醒来的时候,除了医生,她身边也就她女儿在。她的那些子女你也看到了,家庭状况糟糕,这段时间一直让老太太住在医院里,就是咬准了童桐他们,老太太面临的压力很大。作为一个历经世事的老人,她当然会权衡利弊,不是没有撒谎的可能性。”

  “呵,呵呵。”孟佳妩都被他逗笑了,“反正你就是相信童桐。”

  “在这件事情上,是。”

  “你!”孟佳妩看着他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江卓宁舒了一口气,声音低缓道:“你也没必要一直盯着童桐,我关心这个案子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案子本身,和童桐没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你会喜欢她吗?”孟佳妩问。

  “她是挺好一女孩。”江卓宁淡笑一下。

  孟佳妩看着他的笑,只觉得心口堵得慌,又问,“那你以后会不会爱上她?”

  “未来的事情说不准。”

  “江卓宁!”孟佳妩被这样云淡风轻的答案激怒了,站定在比他高一级的台阶上,一字一顿道,“你这么回答什么意思,你能不能好好说话?”

  “我没什么意思。”江卓宁也停下脚步了,“你不用觉得我在和你置气。事实上,我的确没有和你置气,你直来直往,从头到尾,我也没和你拐弯抹角过。”

  “你不爱我了?我不相信。”孟佳妩一把扯住他手腕,“你敢发誓吗?说你不爱我了。”

  “我应该爱过你。”江卓宁抽回了自己手腕,定定地看着她眼睛道,“你给的那些感受和体验我先前从未有过,这辈子也不一定再有。不过爱情不会是我生命的全部,永远不会。孟佳妩,人得往前看,我不可能每天从早到晚和你闹,很累,真的,这样的感情看起来热烈,却也消耗人,我的确不想继续了。”

  “我们都再没可能性了吗?”孟佳妩突然上前抱住他的腰,“我可以改。我可以改变的,你别这样好吗,你这样我心里真的没底。”

  江卓宁叹口气,将她从怀里推了出去,淡声道:“我去Y国的事情基本定下来了,我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再承诺你什么,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要求你什么。”

  “我会等你的。”孟佳妩又扯住他袖子,“江卓宁,我会等你。”

  “我对你的感觉的确淡了。”江卓宁抿抿唇角,苦笑,“人冷静下来其实也挺可怕的,我们的爱情给我的痛苦大于甜蜜,如果再来一次,我应该不会选择开始。”

  “你在后悔吗?”

  江卓宁没看她,也没答话。

  “不许后悔。”孟佳妩紧紧咬了一下唇,“别后悔,我真的会为你改变。”

  “再说吧。”江卓宁神色淡淡。

  孟佳妩问他,“你不相信我?”

  江卓宁定定地看她一眼,“不说这些了,行吗?”

  他说话间蹙了眉,孟佳妩张张嘴,对上他视线,哑口无言。

  ——

  姜衿坐车回了依云首府。

  宁宅。

  宁锦城难得回来一趟,穿着家居服,靠在大厅沙发上休息。

  姜衿走近了才看见他,笑着问候道:“舅舅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“早上下了飞机。”宁锦城扭头看她一眼,拍拍自己边上的沙发,笑笑道,“过来坐,舅舅正巧有话和你说呢,就你那个小说的事情。”

  “《老板娘》啊?”姜衿一笑,抬步坐到了他边上。

  宁锦城勾唇道:“李睿导演看上了,预备改编成剧本筹拍电影,算不算一个好消息?”

  “李睿?”姜衿一愣,“不会是香江那个?”

  “就是他,说是好几年没拍过武侠了,痒得很,你的故事不错,基调轻松,还挺适合现在的市场的。”

  姜衿忍不住搓搓手,“那需要我做些什么吗?”

  “改编剧本应该不要你,是他的御用编剧来做,不过我事先打过招呼了,不能给弄得面目全非了,进度告知你,你意下如何?”

  “李导的御用编辑,是……文泽?”姜衿晕乎乎又问一句。

  宁锦城点点头,“没错。”

  姜衿倒吸一口气,脸都红了,“我绝对相信他,舅舅你真是太棒了。”

  “我外甥女也很棒。”宁锦城哈哈笑一声。

  宁锦绣抬步过来就看见两人在互相吹捧,也忍不住笑了,“你们俩可真是够够的,不过衿衿的故事能拍电影是好事,妈妈都想好了,给剧组多投资点,场面撑起来。”

  “妈。”姜衿好笑地看了她一眼,“人家那古装剧,你们可没法植入广告的。”

  “去去去。”宁锦绣没好气道,“我是为了那个吗?鬼丫头。”

  “那你说到时候要是没人看怎么办?”姜衿胡乱想想,又突然忍不住发愁道,“李导的实力我当然相信,可这几年武侠市场不好,万一票房惨败怎么办?”

  “呸呸呸。”宁锦绣更无语了,“你都不能想点好的?”

  “哈哈。”宁锦城乐道,“这个你就别担心了。后期宣传跟上,再惨能惨到哪去?李导和文编听见你这话都得哭死了,这点信心都没有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姜衿耸耸肩膀,也不怎么担心了。

  脸上的神色却仍是忐忑。

  宁锦城笑着在她肩膀上拍了拍,安慰道:“说了没什么可担心的。你妈一个人就能把票房给你撑起来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宁锦绣扑哧笑一声,话锋一转,又问她,“面试结果出来了吗?”

  “应该没什么问题吧。”姜衿小声嘀咕道。

  “但愿,眼下就等成绩。”宁锦绣边想边道,“面试结果和雅思成绩一出来,这事情基本就能确定了,想起来还有点不舍得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不回来了。”姜衿闷声道。

  她其实也不舍得,尤其想到要和晏少卿分离,更是觉得难受。

  毕竟——

  别说踏出国门了,落脚云京以后,她和赵霞连云京市都再没有出去过。

  姜衿舒口气,正想着,手机突然响。

  是童桐。

  她定定神,接通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“姜衿?”童桐声音稍微有点哑,问她,“你还在学校吗?”

  “没,我直接回家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童桐应一声,突然沉默了下去。

  姜衿柔声道:“官司的事情别多想了,好好睡一觉,剩下的事情交给律师。”

  “我真的没有撞她。”童桐一说起就忍不住哽咽了。

  “我相信你。”

  “嗯,谢谢。”童桐轻喘一下,问她,“我就问问你上次申请回家住的事情,需要办什么手续吗?”

  “你要出去住?”姜衿诧异地扬了一下眉。

  “嗯。”童桐轻声道,“没几天要期末考试了,我爸妈担心我在学校受影响,想着让我在外面住几天,其他事下学期再说。”

  “你直接去找导员就行了,他应该会批。”

  “那好。”

  童桐道了谢,挂了电话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~(>_<)~

  可能又得二更,心好累,不会爱了……

  如果更的话就在下午七八点,阿锦今天有点事要出门,也不敢保证,亲们可以在七点关注一下评论区。

  群么么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69:一审判决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