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3:姜衿归来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

  2013年8月3日,星期二。

  盛夏,正午。

  阳光明媚,天气晴好,姜衿仰头看天,天上连一朵云都没有。

  云京的八月,比她想象中还要炎热一些。

  “小姐,走不走?”

  出租车停在她边上,中年司机从落下的半扇车窗里看出来,大声问。

  姜衿一笑,“麻烦您开一下后备箱。”

  “好嘞。”司机爽快地应了一声,姜衿拉着行李箱到了车尾,提起来放进去,关上后备箱,绕到一侧车门,取下双肩包,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  司机侧头看一眼,爽朗道:“去哪?”

  “嗯,四院。”姜衿抿唇想一下,眼眸弯弯。

  司机将车子驶上正道,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皎洁清润的一张脸,忍不住笑着询问道:“怎么一下飞机就往医院里跑?家人在那边?”

  “嗯,想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  “真孝顺。”司机师傅由衷地叹了一声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回过神来,也就想到司机定然以为她有个医生爸爸,也就由着他去了。

  她和晏少卿、宁锦绣说好的回国日期都在两天后,原本是打算等一下江卓宁,和他一起回来,可,明天是七夕情人节,她思量再三,决定提前回来,可以给晏少卿一个惊喜。

  以至于——

  除了皮箱和背包,所有东西都扔在了姜皓那,惹了好一顿嫌弃。

  嫌弃就嫌弃呗,又不会掉肉。

  姜衿随意想着,眼角眉梢那笑意怎么也止不住,又低下头,掏出手机,看着屏幕照片发呆。

  照片是她两年前拍的,晏少卿的床照。

  原本一开始用了晏少卿在薰衣草花田拍的一张照片,后来快离开的时候,她又偷偷拍了好些晏少卿的照片,站着坐着、靠着躺着,各种姿势都有,最后还是选择了这一张做屏幕。

  两年时间,换了三个手机,这照片都没换过。

  照片里——

  晏少卿端正挺直的鼻端有一个黑圆点,白皙清俊的两边脸颊都有三条黑线,是她早上起来用眉笔画的,看上去就像猫儿一般,又萌又可爱。

  时至今日,她还记得当时晏少卿照镜子时僵化的脸色呢。

  想到那一幕,姜衿又忍不住弯唇笑起来。

  前面的司机又从后视镜里看到了,也有点被感染,笑着又问,“姑娘这是旅游回来了?”

  “没,上学回来了。”姜衿装了手机,抬眸答了一句。

  “国外上大学呀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真有出息。”

  司机喟叹一声,又扯到自己孩子的学习成绩了。

  姜衿间或应答两句,一路上两个多小时,两人从司机师傅孩子的学习成绩又扯到眼下国内的教育制度问题,又从教育制度问题扯到前几天出事的一辆超载校车,从幼儿园校车又扯到不久前的公交车爆炸新闻,再最后,又扯到国外的恐怖分子连环炸楼案,一路都没带停的。

  司机大叔聊得很尽兴,收费的时候爽快地给她抹掉了零头。

  姜衿取了行李箱,站在街边看一眼,走到天桥下的报亭边,笑道:“一瓶水,谢谢。”

  “两块。”

  姜衿递了钱,拧开盖子喝了两口,将剩下多半瓶装进背包里。

  拿手机给晏少卿发短信。

  “你在干嘛?”

  “上班。”晏少卿很快回复了两个字。

  她当然知道他在上班咯,姜衿有些郁闷地闷笑一声,又问,“门诊还是办公室呀?你今天都没有手术吗?”

  “办公室,明天在其他医院有个会,在做准备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姜衿回复了一个字,装了手机。

  还没走到医院里面呢,手机又响了,晏少卿问她,“今天起这么早?早饭吃了吗?”

  “嗯,吃了鸡蛋,两个。”姜衿拉着行李箱,一边走,一边回复短信,煞有其事地逗着晏少卿,就好像她仍旧在国外一样。

  很快,就走到住院部了。

  拉着行李箱走楼梯不方便,她在楼道口坐了电梯上去。

  越来越近,突然就有些紧张了。

  出国两年,她参加了好些社团活动,基本上也就寒暑假回来,算起来,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国了,而晏少卿有时间会过去看她,最近的一次也在三个月之前了。

  仔细算算,将近一百天没见面。

  冬天走了,春天过去了,夏天来了,他有没有什么变化?

  好想他。

  姜衿这样想着,站到了晏少卿办公室外面。

  差点撞上一个人。

  “小……”余承乾话音刚出口,姜衿扯着他的袖子拉到了边上,小声道,“干嘛啊,小声点。”

  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余承乾压低声音问,“不是说星期五回来吗?”

  “想给他一个惊喜嘛。”姜衿撇撇嘴,发问道,“晏哥哥现在在里面吧?”

  “在。”

  姜衿扯着他站到了边上去,偷偷往里面瞧了一眼,很快看到晏少卿呢,他端坐着,脊背挺直,神色专注,拿着钢笔写字,动作都非常流畅。

  她看着看着,都有点痴了。

  然后——

  晏少卿突然抬眸看向她,毫无预兆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神色也狠狠愣了一下,一只手握着钢笔,就那么停在半空,半晌,总算回过神了,目光依旧是盯着她,手指却是动了,套上了笔帽,将钢笔插在白大褂上面的口袋里。

  不等姜衿进去,他就抬步走了出来。

  姜衿站直了身子干笑,“下午好呀,晏医生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眼,迟疑道:“你这是,提前过来了?”

  “嗯啊。”姜衿搓搓手,“是不是很惊喜?”

  晏少卿薄唇抿了一个柔和弧度,带着那么点要笑不笑的意思,明亮锐利的黑眸盯着她,半晌,唇角那笑意就露了出来,朝她张开了手臂。

  姜衿直接扑过去抱紧他的腰,蹭一下,撒娇道:“好想你。”

  晏少卿抬手撩起她马尾看了眼,手心落到她后颈,揉弄了两下,好像安抚小动物。

  余承乾还在边上呢,姜衿不好意思抱太久,没一会就松开了他,仰着脸解释道:“明天不是七夕吗,我想回来和你过,就将所有东西扔姜皓那了,让他看着收拾。”

  她说话和以往有了些变化,语速略快,小嘴一开一合的,眼角眉梢,神采飞扬。

  晏少卿一直看着她。

  姜衿头发长了,没刘海,全部高高扎起在脑后,露出白嫩洁净的一张脸,看上去很精神,尤其脸上那一双眼睛,微微弯着,弧度柔和,好像会笑一般,盛满了璀璨的亮光。

  和以往柔弱堪怜的样子有了点区别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晏少卿觉得她个子也长高了点,快有一米七了。

  身材仍旧显瘦,可已经有了窈窕美妙的曲线弧度,上面一件简单的黑色圆领短袖T恤,勾勒出挺秀的胸型和纤细腰肢,下面一条浅蓝色九分窄腿牛仔裤,包裹着笔直修长两条腿,怎么看,都赏心悦目。

  长大了。

  晏少卿定睛看了半晌,都忍不住如此喟叹。

  出去长点见识总归是好的。

  眼下这样的姜衿,和他最初见到的那个敏感倔强的丫头相比,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了。

  脱胎换骨。

  晏少卿忍不住笑起来,捏捏她的脸,柔声道:“等我几分钟,我收拾一下东西,先带你回家。”

  “好。”姜衿忙不迭点点头。

  晏少卿转身又进去,挺拔清俊的背影修竹一般。

  姜衿呼出一口气,转过身,一只手努力地按着心口,傻笑。

  一抬眼就看见余承乾了,抑郁道:“余医生,你怎么还没走呢?”

  “看你变化挺大的。”余承乾垂眸打量她一眼。

  姜衿眨眨眼,“头发长了嘛。”

  余承乾抿唇摇摇头,“不是这个,主要是气质,有范了。”

  “谢谢夸奖。”姜衿保持着捂着心口的动作,朝他侧身弯了一下腰,带着那么点俏丽神色。

  余承乾哈哈一笑,“我有事去院长办公室,先走了。”

  “去吧去吧。”姜衿朝他摆摆手,又侧过身去看晏少卿了。

  晏少卿将桌面收拾了一下,很快出来。

  一只手拎着包,拉着姜衿的行李箱,一只手自然而然地牵上了她的手。

  姜衿低头一看,将自己五根手指全部挤进他指缝里,换成一个十指紧扣的姿势,抬起手腕,在他眼前晃了晃,嘿嘿笑着。

  晏少卿压下了她的手,朝边上问好的小护士笑了一下。

  “她是谁呀?”姜衿歪头问。

  “不认识。”

  “那你干嘛对她笑?”

  “你没听见她在问候我?那是礼貌。”

  “晏医生真有礼貌。”

  “你以为呢?”晏少卿抿着唇角含笑看他。

  姜衿哼唧两声,拿脸蛋蹭着他胳膊,哼哼唧唧撒娇道:“嗯嗯嗯嗯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晏少卿好笑地推推她,“好好说话。”

  “有没有想我?”姜衿仰起脸看他一眼,又蹭,语带催促道,“快说快说,有没有想我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低低应了一声。

  “声音太小没听见啊。”

  “有。”晏少卿无奈地看她一眼,目光里的笑意却有点遮不住。

  两人说话间进了电梯。

  边上站着三五个人,姜衿一转身又扬起脸问他,“有多想啊。”

  “噗。”电梯里有人笑了。

  姜衿一愣,转过头看了那人一眼,发现是个医生,红着脸笑了笑,站好不说话了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,勾勾唇角,等两人一出电梯,就开口打趣道:“看样子还知道羞啊?”

  姜衿撇撇嘴,“那你到底有多想我?”

  晏少卿还是勾着唇没说话。

  姜衿哼哼唧唧又推他两下,大有非得催着他表白,不表白不罢休的架势。

  晏少卿被她闹得没办法了,索性停了一下,俯身凑近她耳边,声音低低道:“嗯,晚上让你知道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回过神来,一张脸就涨得通红,咬着唇瞪她一眼。

  晏少卿忍俊不禁,眼角眉梢都染了愉悦至极的笑意,握紧她手扯一下,使眼色道:“走啊。”

  姜衿亦步亦趋地跟着他,半晌,嘀咕道:“你这样周围同事知道吗?”

  “你知道就行了。”晏少卿对答如流。

  流氓!

  男人上了三十果真不能小觑。

  不过,她喜欢。

  嘿嘿。

  姜衿乐得在原地蹦一下,晏少卿开了后备箱,单手拎着她行李箱放了进去。

  两人一起坐上车,姜衿扣了安全带,侧头看着他问,“我们先去哪?”

  “吃饭了吗?”晏少卿略微想一下。

  “这会不饿,不吃了。”姜衿看着他英俊到过分的一张脸,鬼使神差道,“不过,要是吃你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,怎么……”

  她话音未落,晏少卿大手扣着她后脑勺,重重地吻了她两下。

  姜衿有点晕乎,就听见他在耳边说,“先去公寓,嗯?”

  说的是……医院旁边那个?

  姜衿咬着下嘴唇,忍不住笑,重重地点了两下头。

  晏少卿单手扣了安全带,一发动,干脆利落地从车位上驶了出去。

  很快,两个人就到了小区停车场。

  停了车,也没取行李,牵着手直接上了电梯。

  进了电梯就吻到一处,晏少卿用余光看一眼,按了楼层。

  叮……

  一声响落在耳边。

  两个人又暂时分开,到了家门口,晏少卿开了门,将她推进去,自己随后,砰一声响,干脆利落地关了门。

  大白天,屋里光线通透。

  晏少卿鞋子也没换,一只手撑在墙壁上,低头盯着她看。

  目光里都是*裸的侵占欲。

  姜衿咽咽口水,“你要先洗澡吗?我跑了一身汗,很……”

  一个脏字还没出来呢,晏少卿凑上去就封了她的唇,温凉的一只手直接从她T恤下摆伸进去,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先软了半截身子。

  姜衿也不多想了,两条胳膊抱紧他脖子。

  晏少卿扯下她背包扔在地板上,一只手扣着她弧度挺翘的臀,将她抱在怀里。

  边走边吻,一眨眼就到房间了。

  他将姜衿扔在了床上,姜衿打了滚坐起来,就见他扯了领带,又扯了皮带,一只手还解了衬衫纽扣,正解着呢,就倾身压住了她。

  一百天没见,着急成这样?

  姜衿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晏少卿,很想笑,笑意刚抵达唇角,就对上晏少卿幽深的眼睛了。

  “日日夜夜想你。”他说。

  姜衿一愣,泪花差点飚出来,“我也是。”

  晏少卿低下头去,她很快觉得疼了,他哪里是在吻,分明是在咬,透露出那么一股子凶狠劲,好像要分分钟将她吞入腹中。

  卧室窗帘拉着,房间里光线昏暗。

  大床很快晃动起来,夹杂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痛呼声。

  姜衿觉得自己又死了两遍。

  到最后再睁开眼,发现天都黑了,她还躺在晏少卿怀里,手指头都懒得动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,一脸餍足。

  姜衿抿抿唇角,嗔怪道:“哪有你这样的,我还想着晚上过去看我爸妈呢?”

  “嗯?”晏少卿大手还游走在她的曲线上,低声问,“那你怎么刚回来就跑来找我了?连行李都没来得及放,你不想?那你刚才……”

  他说到后面收了话茬,不说了,眼眸里的深意都让姜衿羞得蜷起脚趾来。

  半晌,转移话题道:“我们今晚回去吗?”

  晏少卿抬手腕看一眼时间,略微想了一下,淡声道:“九点了,在这边睡一晚好了,饿不饿?先出去吃饭,回来了再继续睡。”

  姜衿闷声道:“我不去,不想动,疼。”

  “一会洗个澡,我帮你抹点药?”晏少卿柔声询问。

  姜衿只得点点头。

  晏少卿略微想一下,又道:“家里没有外卖单,冰箱里倒还有点东西,熬点粥怎么样?”

  “好的。”姜衿抿着唇,赞同了。

  “那你先躺着。”晏少卿说话间起身去洗手间了。

  姜衿打个哈欠,又觉得困,没一会,眯着眼被晏少卿捞了起来,洗澡吃饭。

  ——

  翌日,清晨。

  晏少卿五点多醒来,没去跑步。

  六点多开始叫姜衿起床了,直到七点,姜衿才迷糊糊睁开眼睛。

  晏少卿无奈道:“困?”

  “我有时差。”姜衿嘀咕着说了一句,又睡了。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下午在其他医院有会要开,上午也不坐诊,他打了招呼没上班,下楼去给两人买了早餐,再回来,姜衿还是睡着,晕沉沉。

  他吃了饭觉得无聊,随意地看了点电视节目,九点,姜衿才从床上爬起来。

  他昨晚临睡前洗了她衣服挂在阳台晾晒,小人儿穿了他一件衬衫,光着腿就跑了出来,踩着拖鞋,去阳台上找自己衣服了。

  八月阳光充沛,九点已经热了起来。

  晏少卿透过窗户,眯着眼睛打量她,看两眼就忍不住笑了笑。

  姜衿不是第一次穿他衬衫了,以往也常穿,看上去青涩稚气,像个孩子,有段时间头发特别短,看上去简直像个假小子。

  可如今她头发长了许多,早上起来没扎,柔顺地披在肩头,随着她踮脚的动作在空中晃着优美的弧度,不知不觉中,就有了点小女人的韵味。

  二十三岁了。

  晏少卿随意想想,又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三十了。

  时间过得真快。

  姜衿取下了衣服,抱在怀里闻一下,朝他笑,“好香,谢谢晏哥哥。”

  “快去穿了吃饭。”晏少卿催促她一声。

  姜衿抿唇一笑,转身进了房间,几分钟后才出来。

  晏少卿将早餐在微波炉里稍微加热了一下,已经帮她放好在餐桌上,豆浆还冒着热气。

  姜衿抱着他脖子,在他下巴上印了一个吻,坐下就吃上了,一边吃,一边还侧头朝他道:“我厨艺进步得特别快,以后你有口福咯。”

  晏少卿嗤笑一声,“是吗?”

  “真的啊。”姜衿大睁着眼睛看他,“尤其这半年,简直突飞猛进,不信你打电话问姜皓,他可舍不得我离开了,这会指定哭着呢。”

  “那边天还没亮呢。”晏少卿简直被她逗笑了。

  姜衿一愣,自顾自点点头,“好吧,反正他肯定会哭的。”

  晏少卿一脸纵容地看着她。

  姜衿吃饭一向快,初见的时候,怎么看都带着点拘束,眼下过去那些感觉也全然没有了,她脊背挺秀地坐在餐桌前,低头吃东西,不说话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声音,看上去还有那么点优雅气度。

  不知怎的,晏少卿突然想到宁锦绣了,看着她问,“你今天什么安排?”

  “你下午要上班吗?”姜衿问他。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点点头。

  “那你去上班,吃完饭我去找我妈,等你下班了再过来接你。”姜衿略微想一下,答话道。

  晏少卿一愣,“你接我?”

  “嗯啊。”姜衿点点头,看着他笑,“把你的宾利让我开走怎么样?这么热的天,不想坐地铁,坐出租还不如开车呢,反正都一样慢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突然才想到,她去年暑假出来都拿了驾照了。

  还是不放心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道:“行了吧,你还是坐出租,过几天再上路,安全第一。”

  “我寒假回来都可以上路了,而且我又不是第一次来,路线熟着呢,你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面。”姜衿收拾了碗筷,一边起身一边道,“而且我在国外还偷偷开过,嘿嘿,开同学的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他看着厨房方向,里面传来洗碗的水声。

  姜衿很快又出来了,一本正经朝他道:“你别不信呀,我技术很过关的,怎么样都能开。”

  “要不要去看电影?”晏少卿突然道。

  姜衿:“诶?”

  “不是说今天是七夕吗?”晏少卿一笑,“还有时间,我们去看个电影,车子让你开,我检验检验,看看你水平再说。”

  “一言为定。”姜衿勾着唇角笑一下。

  两个人准备出门。

  姜衿要去穿鞋,才瞅见自己的背包在地上,神色一愣,连忙将它给拎起来了。

  拉开拉链看了看。

  便携式相机在里面,好在还有一层防护包,没事。

  她松了一口气,又探手掏了掏,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来,笑眯眯地递给了晏少卿。

  “我的礼物?”晏少卿问她。

  “对啊。”姜衿眨眼笑笑,“看看喜欢吗?”

  晏少卿直接打开了,神色微愣,将里面的钥匙扣给勾了出来,是一个双面的照片钥匙扣,正对他的这一面就是他的照片,他在姜衿手机上看过了,小人儿用那张照片做了屏幕整整两年,他都懒得说了。

  晏少卿勾着钥匙扣转个方向,忍不住闷笑了一声。

  反面是姜衿。

  鼻子上画着黑点,两边脸颊都有三条黑线,和他那张造型一致,唯一不同的,姜衿分明是故意为之,眼睛睁得圆溜溜,嘟着嘴笑,看上去有点傻,却可爱的不得了。

  “好看吧?”姜衿凑近他,声音小小道,“嘿嘿,一人一个,不过这个才是礼物啦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又拿出一个长方形盒子,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  看一眼就知道是钢笔,他常用的那一款。

  晏少卿抬手拿了,打开看一眼,笑道:“这么有心,要不要奖励?”

  “你有准备礼物给我呀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可惜了,没放在这边。”晏少卿耸耸肩,脸上带着点遗憾,逗她。

  姜衿握拳捶他一下,拉着他起身,“那就回去了再给我,我们现在去看电影,一会时间来不及了,你下午还上班呢。”

  “走了。”晏少卿将两样东西装在包里,顺手也拎了她的包,揽着她出门。

  很快到了负一层停车场。

  姜衿拿钥匙开了门,坐进了驾驶座。

  晏少卿先没坐,站在外边看她将车子从车位上开出来。

  还有点意外。

  她很熟练。

  姜衿落下车窗看着他,脸上带着点邀功般的讨好笑容,“怎么样呀?过关吗?”

  “这会下结论为时过早。”晏少卿放心地坐进了副驾驶,给自己扣上安全带,抬眸道,“走吧。”

  “遵命。”姜衿收回视线,专心开车了。

  她对这一块其实挺熟悉,也摸过晏少卿的车了,不算很紧张,开起来却还是慢,慢归慢,却挺稳的,两个人驶上正路,晏少卿也就放心了。

  看了眼窗外的景色,又忍不住看她一眼,笑道:“前面左拐就有电影院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姜衿头也没回地答话。

  晏少卿一抿唇,“紧张啊?”

  “没呀。”姜衿舒口气看着他,耸肩叹气道,“就车子有点多,我这不怕磕到蹭到么。”

  “安全第一。”晏少卿又叮咛。

  姜衿朝着他皱了一下鼻子。

  没一会——

  两人就到了商场楼下,姜衿依着管理员的手势将车子停好在车位上,长松一口气。

  “给你八十分。”晏少卿也松了一口气。

  两个人坐电梯上了楼。

  虽然是暑假,可大抵因为天气热,还在上午,大厅里买票的人也不算多,谭青青的新片《情人扣》场次最多,姜衿扫一圈,也就买了两张票,和晏少卿直接进场。

  电影已经开始五分钟了。

  VIP厅坐了小部分人,有点黑,两个人直接走到了最后面,挑了中间位置坐下。

  屏幕里正巧是谭青青淡雅秀美一张脸,乌黑的长发垂坠在脑后,她穿了质地柔软一条素白长裙,站在车站目送男人离开,一脸忧伤。

  基调唯美,一看就知道是文艺爱情片了。

  姜衿将手机调了静音,下意识上网搜了一下,想看看片子是怎么个结局。

  要是悲剧,多不应景啊。

  结果——

  这片子今天刚上映,还没有影评出来呢。

  姜衿收了手机,再一抬眸,眼睛都顿时睁大了,情不自禁脱口道:“王绫。”

  “什么?”晏少卿一愣。

  “这是女二号嘛?刚才在外面都没注意看,我同学诶,”眼见晏少卿疑惑,她继续解释道,“她和我一个宿舍,同班,我出国前,接拍了网络剧,哦对了,咳咳,就那个《攻心美人三十六计》。”

  “和她保持距离。”晏少卿回过神来,声音淡淡。

  他不怎么看电视,对娱乐八卦也是根本没有兴趣,可,还是知道王绫的。

  《攻心美人》在网上火了足足小半年,粗制滥造的布景道具、狗血随意的剧情,以及里面大尺度的各种激情戏,都被网友各种调侃吐槽,同时,作为第一次涉足影视圈的女主角,王绫自然顺理成章地火了起来。

  先前床照的事情也被扒了出来,她名气有段时间很高,上了一档综艺节目。

  结果——

  节目上一通哭诉又红了。

  他们办公室那几个年轻医生偶尔闲谈说起,他听得多了,都知道王绫有个绰号,“小白花。”

  总归,网上说什么的都有,讨厌她的人比喜欢她的多得多。

  偏偏——

  被骂得越惨了,她露面机会更多了。

  两年时间,他这样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人,都知道她。

  名声差到那种程度,晏少卿当然不希望姜衿和她过多往来了。

  想到她,又免不得想到那个楚婧宜。

  晏少卿略微想了想,低声道:“还有你们宿舍那个楚婧宜,也保持点距离。”

  “楚婧宜?”

  姜衿这两年都没怎么听到楚婧宜的消息,只偶尔和班上同学联系,知道她在模特圈不温不火,此刻听见晏少卿突然提起,愣一下小声问,“她和顾启云还没断?”

  难不成……奉子逼婚了?

  晏少卿侧头瞥她一眼,“不是,和启云没关系。她介入了叶逸之叶总的家庭。”

  叶逸之?

  电商巨头。

  姜衿很快想到他了,更意外道:“他四十多岁了。”

  晏少卿:“嗯。”

  姜衿顿时也没话好说了。

  叶逸之在依云首府也有住宅,晏少卿和他走得不远不近,按着他淡漠的性子,都能知道这种八卦,可见肯定闹得不小,而且确有其事。

  姜衿点点头,“好吧,我和她们的关系本来就一般。”

  晏少卿原本也就是提醒而已,听见她这样说还是觉得欣慰,握了她一只手在手心揉弄。

  《情人扣》是圆满结局,可从头到尾都有一种挺忧伤的基调,姜衿顾着和晏少卿说话,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只记住了一幕王绫勾引男主角的暧昧戏,哭笑不得。

  十二点刚过,影片结束了。

  灯光亮起来,她和晏少卿一起出去,比其他人稍微慢了几步,落在后面。

  走到了出口,迎面而来一个年轻姑娘,抱着一大捧玫瑰花。

  当真是好大一捧,边上来往的顾客都频频回头,发出艳羡的低呼声,姜衿的目光也落在那捧花上了,然后,女孩停到了晏少卿跟前。

  “是晏先生吧,您的花。”

  年轻姑娘笑得很礼貌,将花递给晏少卿,姜衿便看到她胸前的工牌了。

  “谢谢。”晏少卿接了花,卡片上签了字,递回给她。

  姑娘看一眼就笑着离开了。

  姜衿有点傻。

  晏少卿拥了她一下,将整束花放进了她怀里,含笑道:“节日快乐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姜衿仍旧是傻乎乎的。

  晏少卿抬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,“走,先去吃饭。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要的玫瑰花?”姜衿低头看一眼,发现是二十七朵,心里更是甜滋滋的,灌了蜜一样,红着脸好奇问他。

  “你那会买票的时候。”晏少卿垂眸看着她,瞧见她红扑扑的脸蛋,心情也非常愉悦。

  楼下就有好些餐厅。

  两个人吃了饭,晏少卿时间就有点赶了。

  姜衿开车送他到了医院门口,十字路口转个弯,去找宁锦绣了。

  路上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。

  她将车子停在了集团楼下,左右后视镜看了看,熄了火放心下车。

  还没走几步呢,就听到略微诧异的一道男音,“姜衿?”

  姜衿转头看了过去,也有点意外,笑笑道:“下午好,教官。”

  阎寒一笑,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这么叫?”

  “总不可能直呼你名字吧,”姜衿也有点无奈,“叫阎总你也不怎么高兴,那我叫什么?”

  “真是长进了,”阎寒建议道,“你可以叫我阎大哥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神色有点无辜,阎寒多看了两眼,索性话锋一转问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亲们午安。

  昨天那一章最后有个小问题,有亲反映姜爸爸升的太快了,还在QQ上私戳阿锦,和阿锦专门探讨了这个问题,阿锦意识到自己先前的确表述有点小错误,想让姜爸爸做的是中央委员那种职位,写了政治局常委,这个是最后最后才升的,会回头改一下,谢谢慕容羽霏亲爱的,还有亲爱的管家尘尘和小猫0529这个亲,爱你们。

  各种资料性问题出错的,亲们可以尽管指出,帮助阿锦改正哈。

  然后,阿锦又脑补了。

  在晏仲灵小朋友长大以后,别人介绍他,会不会是“主席外孙?”

  ⊙﹏⊙b汗,如果用姜爸爸写个男频小说,应该是《进击的市长》(⊙o⊙)…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73:姜衿归来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