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4:各奔前路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阎寒和宁锦绣有生意往来,自然晓得她出国留学的事情。

  姜衿也不意外,耸肩笑笑,“刚回来。”

  “时间过得真快。”阎寒上下打量她一眼,喟叹道,“丫头片子长大了,和以往很不一样,刚才看见一个背影,都有点不敢认。”

  姜衿弯弯唇角笑一声,两个人进了一楼大厅。

  阎寒约了宁锦绣,前台那边自然有登记,眼见他进来,就主动刷了卡请两人进去。

  下午三点,正是上班时间。

  姜衿进了电梯,才发现就他们两个人一起上楼,还有点小尴尬。

  毕竟——

  她和阎寒先前有那么一件乌龙。

  阎寒似乎浑然不觉,问她,“开了晏少卿的车过来?”

  姜衿一愣,“嗯。”

  两个人一时间又陷入诡异的沉默了。

  宁锦绣办公室在顶层,坐电梯上去也得一会,姜衿看着箭头一路往上,总算要舒一口气的时候,神色一愣,脸色突然变了。

  亮起的按钮灯突然灭了。

  她下意识抬头一看,显示楼层的显示屏上跳出一行红色英文警示:/>

  故障,停止运行!

  姜衿一愣,回头刚对上阎寒的视线,电梯灯灭了。

  眼前漆黑一片。

  她轻呼一声,整个人晃动两下,电梯极速下坠带来的刺激感让她脑子一片空白,手臂就被人扯了一下,紧紧桎梏在怀里。

  阎寒抱紧了她,飞快侧身,靠在了电梯壁上。

  姜衿一颗心砰砰直跳,呼吸急促,腿一软,喉头突然发出一声哽咽,情绪有些崩溃了。

  “别怕。”

  阎寒低声说一句,抬手将楼层按钮全部按一遍。

  按钮闪一下,又停了。

  他正紧张,极速下坠的电梯突然停了。

  没落地。

  阎寒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勉强安定下来,他怀里的姜衿也惊魂未定地哆嗦了一下。

  短短的几秒钟,两个人上衣都被汗水浸湿了,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,都有些重,萦绕在小小一方空间里,好像两只在黑暗里挣扎的困兽。

  姜衿抬手在心口按了按,抖着声音问,“几楼啊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阎寒声音平静了下来。

  宁锦绣在顶层,刚才电梯上升到二十一楼突然往下掉,时间太快,他也完全计算不出大抵在几楼,总归没落地,肯定在半空中。

  随时都很危险。

  阎寒想到这又有点紧张了,沉着脸按了紧急按钮。

  姜衿侧头看着他按,一点光亮映着她的脸,惨白惨白的,一副被吓到的样子。

  “大白天的,很快就有人发现了,没事。”阎寒出声安抚她。

  姜衿点点头,伸手在裤兜里拿了手机,一格信号都没有,她怔怔看着,仍是不死心地拨了宁锦绣的号码,手机连个反应都没有。

  紧急按钮那边却有了反应。

  阎寒松口气,朝着外面大概说了下情况。

  一低头,目光就落在姜衿亮着的手机屏幕上,看到了晏少卿那张照片,神色一怔。

  姜衿感觉到,下意识仰起脸看了他一眼。

  两个人近在咫尺,阎寒的呼吸都能喷到她脸上,姜衿又连忙低下头去,抿着唇弄亮了手机的手电筒,动一下,要从阎寒怀里离开。

  阎寒一只胳膊环着她,没放手,反而朝着自己的方向压了一下,“别动。”

  “物业马上就来了。”姜衿低声道。

  “事急从权,安全第一。”阎寒声音强硬。

  姜衿其实还有点怕,也就不吭声了,一只手抓紧他衬衫袖子,抿唇靠着,听到了阎寒的心跳声。

  沉稳有力,速度略快。

  电梯里空间小,又在大夏天,很快就让人觉得闷热无比,也不晓得是不是心理作用,姜衿口干舌燥,感觉起来,自己很快就要窒息了。

  她其实不怎么怕热,可牛仔裤紧绷绷缠在腿上,极其不舒服。

  阎寒比她好不了多少。

  衬衫都被汗水浸湿了,却偏偏僵着身子都不怎么敢动。

  他从来不曾这么亲近地接触过女人,更何况,还是一个一直牵动他心绪的小人儿,两年未见,每每想起来,他都会觉得遗憾。

  眼下,竟是将她抱在怀里。

  阎寒不自在极了,闻到了姜衿身上的淡淡馨香。

  挺奇怪的。

  这种闷热的环境,她分明也出了不少汗,身上还有了香气。

  阎寒喉结滚动了一下,侧头将脸偏向一边了。

  电梯里突然亮了灯。

  黑暗回归光明,两个人都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阎寒握着姜衿的手臂,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动,很快,电梯重新运行起来,按着正常行驶速度,落到了一楼,门开了。

  外面赶来的物业看见两人平安无事,也都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“走吧。”阎寒一只手握着姜衿的胳膊,低声道。

  姜衿抿抿唇,一脸无奈,“可能需要你扶我出去,腿麻了。”

  她紧紧蹙着柳眉,一脸抑郁,阎寒看着她的窘样,忍不住低笑一声,一只手握着她胳膊,将她直接拎了出去。

  “阎总您没事吧,董事长正赶下来。”上台的前台小姐也连忙道。

  “没事。”阎寒回答了她,抬眸朝物业人员道,“里面应急灯刚才也有问题。”

  “让两位受惊了,真是抱歉,这部电梯是新装的,前些天刚刚检修过,按理说不该出问题,不过你们放心,这问题以后肯定不会出现,两位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?要是需要去医院检查的话随时联系我们,这是电话。该负责的我们一定负责。”穿着衬衫的物业人员额上都起了汗,忙不迭就掏出了名片。

  跟来的另外两人放了“电梯检修”的警示牌,就先一步查看起来。

  阎寒接了名片,收回视线,问姜衿,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我扶你走两步?”

  “这位小姐……”

  前台话刚出口,边上的电梯门突然开了。

  宁锦绣快步走出来,刚看了阎寒一眼,就意外道:“衿衿!”

  “妈。”姜衿苦着脸朝她笑了一下。

  “刚才是你和阎总一起上来?”宁锦绣连忙过去扶她,“你这孩子,怎么提前回来也不说一声?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没,就腿有点软,走不了路。”姜衿小声道。

  宁锦绣叹一声,“我扶你去那边沙发上坐。”

  姜衿点点头。

  宁锦绣扶着她先往大厅沙发处走去。

  前台小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忍不住问Amy,“那就是宁董的女儿呀?”

  “嗯。”Amy刚和物业经理说完话,淡淡应了一声。

  “好漂亮,仔细一看和董事长好像,我刚才怎么就没发现呢,还以为是阎总带了女,”前台话说半截,Amy神色间突然闪过一丝不悦,低声道,“回去工作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前台神色一愣,连忙笑着又想解释。

  Amy低声道:“跟着阎总过去那个就是他夫人,以后说话小心点。”

  “啊?”前台一愣,连忙抬眸看了过去。

  果然,阎寒身后不远处多了一个女人,个子挺高,可,穿的也有些太随意了。

  衬衫牛仔裤?

  他们整栋楼都没人这么穿。

  前台忍不住好奇,却到底连番犯错,不敢再多言,抬步回了自己地方。

  Amy看她一眼,也朝着沙发处走了过去。

  姜衿坐在沙发上,宁锦绣起身,亲自去边上给她倒了一杯水,折回去安慰道:“前今天更换了几辆电梯,检修过的,按理说不该出事,停电也就停了一分多钟……”

  宁锦绣正说着呢,住了话茬,侧头问边上的Amy,“确定其他电梯都没事了?”

  “就这一辆刚才出了问题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宁锦绣松了一口气,又问姜衿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没事了。”姜衿喝口温水才算彻底回神,叹气道,“刚才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  “看见你我都吓死了。”宁锦绣嗔怪地看她一眼,又朝阎寒道,“今天真是幸亏有你在,衿衿这孩子就是让人不省心,原本说好过两天才回来的。”

  “她没事就好。”阎寒笑了笑,略微想一下,又道,“既然这样,那您先陪着,给她压压惊,合同的事情也不着急,有时间我们再商谈一下细节,您让Amy随时联系荣洋就行。”

  Amy脸色微变,抿着红唇没说话。

  宁锦绣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笑了,朝阎寒道:“行,耽误你白跑了一天。”

  “原本在这附近还有点事,正好早点去。”阎寒话音落地,看一眼边上的陈昭昭,迟疑道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工作。”陈昭昭言简意赅。

  宁锦绣看她一眼,微笑着朝阎寒解释,“我过段时间有个访谈在经济频道。”

  “这样?”阎寒了然地点点头,又问陈昭昭,“完了吗?我办完事过去看我妈,你方便的话和我一起。”

  “差不多了。”陈昭昭看她一眼,朝宁锦绣略微弯了一下唇,“那我们后天上午见?”

  “行,上午十点,就在我办公室。”

  几个人又客套地说了一番话,宁锦绣将两人送到了门口。

  眼见两人下了台阶,笑着问Amy,“你和那个荣洋,闹矛盾了?”

  “谁认识他呀。”Amy一脸不悦,翻白眼。

  宁锦绣笑意更深了,“年龄也不小了,有感觉了就好好谈,别蹉跎。”

  “我对他没感觉。”Amy又道。

  宁锦绣耸耸肩,“那行,就当我没说咯。”

  Amy看她一眼,张张嘴,半晌,脸色变了好几变,不说话。

  两个人到了姜衿跟前。

  陪着她坐了一会,宁锦绣柔声道:“好点没?要不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下。”

  “快别。”姜衿伸手挡停她说话,郁闷道,“我这几天都不想坐电梯了,缓缓再说。本来就专门过来看看你,现在人也见到了,我就不上去了。”

  “这孩子,还没说上几句话呢。”宁锦绣嗔怪。

  姜衿扁扁嘴,话锋一转道:“刚才那个记者……阎寒他老婆?”

  “嗯,年初的事,我不是和你提过嘛。”

  “嘿嘿。”姜衿耸耸肩,“有点印象,你没提我又忘了。不过那个记者我认识,她在华夏经济频道?”

  “眼下是,不过感觉……”

  “怎么?”

  “没事。”宁锦绣笑着坐到了她边上,“提前回来,为了和少卿过情人节呀?”

  “被你看穿了。”姜衿侧头靠在了她肩膀上,蹭了蹭。

  “我还不了解你。”宁锦绣没好气地伸手指戳了戳她额头,打趣道,“我今天上午还给Amy说呢,你这丫头长进了,情人节都没赶回来,呐,这还不到半天,你就给我打脸。”

  “也不全是为了他,也想早点见到你嘛。”姜衿抱着她胳膊,笑眯眯道。

  “我才不信呢,Amy你信吗?”宁锦绣一脸不悦,眼睛里柔和的笑意却有点藏不住。

  Amy忍不住笑一下,“为什么不信?衿衿要是不想见您,现在肯定在四院呢,怎么能和您坐在这,这心意不是明摆着?”

  “就是就是。”姜衿连连附和。

  宁锦绣看着她只觉得开心,笑着问,“晚上住哪?”

  “我开着晏哥哥的车呢,一会还得去接他下班。”姜衿声音顿时小了点。

  “得,知道了。”宁锦绣没好气道,“今天和他在一起也行,情人节嘛,明晚记得回来住,不然你爸该生气了,还有晏老爷子那边,明天起来就去看,陪着多说几句话,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知道,你就放心吧。”

  “工作的事情呢?”宁锦绣又问,“该实习了吧?想好去哪了没?”

  “朝阳网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“网站?”宁锦绣一愣,“怎么想起去网站了?我和你爸还想着你去电视台呢。”

  “我想去网站。”姜衿抿唇思量一下,话锋一转道,“这个不着急,我先好好想几天,过两天再说。你和我爸就别管了。”

  “你这孩子,”宁锦绣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,无奈道,“那你自己好好想想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一笑,“谢谢妈。”

  “你自己说不用我管,那我就不管了,到时候苦了累了可别找我。”

  “不找你不找你。”姜衿站起来走了两步,感觉腿脚都有劲了,侧身道,“那你和Amy姐上去忙吧,我就不上去了。”

  “这才几点?少卿还没下班呢。”宁锦绣也连忙站起来。

  “我去外面商场转转,买几件衣服。”

  “让Amy陪你去。”宁锦绣听说她要买衣服也挺高兴,上下打量她一眼,点头道,“大姑娘了,也该好好打扮打扮。”

  话音落地,宁锦绣朝着Amy道:“你帮她看着点,选几件好的。最好再量一下尺寸,做几件礼服备着,有需要了也不至于手忙脚乱。”

  “啊。”姜衿脸色倏然就变了变,“算了算了,我就随便转转,买两件平时穿的衣服而已。你们那些品牌不怎么适合我,我得穿休闲随意点,做事方便。”

  “休闲的她也可以陪你挑。”宁锦绣坚持道。

  Amy也笑着道:“是啊,不想穿裙子选择也很多,我陪你一起,逛街一个人怎么行。”

  “真不用。”姜衿摇了摇Amy的手臂,笑道,“你要上班呢,就在公司好好上班就行了,别让我影响你们,我就暂时不想开车,随便走走,也不是说非要买什么东西,浪费时间等于浪费生命嘛,别为我浪费生命。”

  Amy:“……”

  宁锦绣无奈地看她一眼,“就你能说。那你自己去,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。”

  “OK。”姜衿笑着比了个手势。

  宁锦绣叹一声,看着她走,和Amy也转身上楼去了。

  姜衿背着包到了外面,一路到了停车的地方,耳边突然传来按喇叭的声音。

  她一回头,阎寒的车窗落下半扇,问她,“这么快就走?”

  “你们还没走呀?”姜衿朝着副驾驶上的陈昭昭笑了笑,又想起刚才坐电梯的事情了,还有点惊魂未定,朝阎寒道,“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,刚才有点傻,都没好好跟你道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,你没事就好。”阎寒道。

  “嗯,那我就不影响你们了,”姜衿往后退了一步,“刚才听你说还有事要办,可不敢耽误了。”

  “没事,走了。”阎寒笑一下,升起了车窗。

  副驾驶的陈昭昭看他一眼,笃定道:“你喜欢她?”

  阎寒看她一眼,没说话。

  他的确喜欢姜衿,饶是现在,还时常想起军训时那点事,想起小丫头穿着迷彩精神抖擞的样子,可,似乎也只能想想了。

  他最喜欢姜衿穿迷彩的样子,感觉起来是他的人。

  不过——

  其实那只是一种错觉而已。

  从一开始,他就知道那丫头对晏少卿的感情有多深,不是吗?

  阎寒没回答她,话锋一转,问道:“宁董事长经济频道上访谈,怎么是你去?”

  陈昭昭忍不住笑了一下,语调里带着那么点生硬抑郁,“我的岗位都换了三个来月了,阎总百事缠身,没注意到很正常。”

  “你能好好说话吗?”阎寒车速很慢,不耐烦道,“我们结婚也就为了给我妈和你家一个交代,你不也心知肚明,说话没必要这么夹枪带棒,我不喜欢。”

  “你就喜欢刚才那种小姑娘?”

  “那是我的事。”阎寒抿着薄唇不悦地看她一眼,“与你无关。”

  “是,与我无关。”陈昭昭点点头,“那孩子的事情与我有关了,阎总给支支招,你妈那关怎么过?在一起一年,结婚也半年了,咱们这一点动静都没有,时间长了,别人以为我有问题呢。”

  她声音里带着冷讽和自嘲,阎寒看着她脸色,语调更冷淡,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?”

  两个人都是被长辈逼得烦不胜烦,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而已,结了也是各过各的,当然不可能有孩子,可,阎寒拧着眉看着陈昭昭,就不明白了,这人怎么时间一长这么麻烦,要孩子,怎么要,一点感情都没有,难不成他还得捐个精子给她?

  他的话也算戳到了陈昭昭的痛处。

  毕竟,她妹妹孩子都满月了。

  她这个姐姐呢,外人眼里算是嫁入豪门钓了个金龟婿,可实质上,阎寒这人脾气又臭又硬,和她一起回家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了,她虽然也不怎么回家,冷言冷语还是没少受。

  早知道还不如不结呢,结了,自己想要将这日子好好过下去,还碰上个压根不解风情的主。

  陈昭昭也没说话,黑着脸就去解安全带。

  阎寒一把握住她胳膊,“你干嘛!跳下去摔死了我不管你。”

  他拧着眉,语气也恶劣到了极致。

  结婚前只觉得陈昭昭这人脾气古怪冷淡点,结了婚才发现她其实是个神经病。

  女人好强也就算了,他不介意,可一言不合就摔门下车,还是从正开的车上就要往下跳,那不是神经病疯子是什么?

  有人这么用生命开玩笑的?

  爱活不活,要死就死,后果直接摊别人身上免不了让人生厌。

  阎寒握着她胳膊,那手劲跟钢筋似的的,陈昭昭自然受不了了,冷脸道:“你放手。”

  “还下去不?”阎寒头也没回,手没松。

  “行了行了我知道了,可以放开了吧。”陈昭昭抑郁了。

  阎寒放了手,声音冷淡,“生命只有一次,你这么大年龄,不懂这个道理?”

  这么大年龄?

  陈昭昭又憋了一口气。

  她今年才二十九,比阎寒还小了两岁呢。

  果真男人其实没几个好东西,都喜欢老牛吃嫩草,哦,刚才那个小姑娘就顺眼了,估摸着也就二十出头,电梯出个故障脸都吓白了,娇弱成一朵花了。

  陈昭昭臭着个脸。

  阎寒将车子又开了一会,问她,“新岗位不喜欢?”

  “准备跳槽了。”陈昭昭淡声道。

  “哪?”阎寒随口问了句。

  “朝阳网。”

  “怎么想起去网站了?”阎寒愣一下,多问了一句。

  “那边运营总监找了我好几次,要是没意外,最多半个月我就过去。”陈昭昭语调也平缓了些,心情还是有点难以言表的抑郁。

  她一毕业就进了华夏台,从一个实习记者爬上去,小组长也才当了几天,就下台了。

  这年头什么都得讲人情脸面,华夏台多得是精英,不缺她一个,偏偏她性子耿直,容易得罪人,得罪了还不愿意低头,这不,遭人恨了。

  半年里岗位调了三次,眼下这工作干的不如意,眼看着都有被裁风险了。

  新闻行业向来竞争激烈,台里各部门都一直实行末位淘汰制。

  她不是没能力,就放错了位置而已。

  陈昭昭胡乱想着,唇角勾了一抹自嘲的笑,侧头看窗外风景去了,没一会,就有点想通了,决定应下朝阳网运营总监的邀请。

  作为国内影响力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,朝阳网这几年势头正劲,她不愁没作为。

  ——

  姜衿没取车,站在路口等着过马路。

  也不晓得,无形中就招惹了自己未来的顶头上司。

  此刻的她心情还不错。

  电梯里虚惊一场,那一刻的确将她吓了个半死,只担心自己英年早逝,一条小命就那么直接交代在电梯里面了,眼下出来,倒好像重获新生了一般。

  她看着对面高大林立的各种建筑,都觉得喜悦,看着急匆匆来往的路人,也觉得喜悦。

  这世间最幸福的事,莫过于活着了。

  活着,才是一切的希望。

  过了马路,她勾起唇角笑了笑,脚步轻快地进了街边一家商场。

  Y国年均温比国内低好多,她需要添几件单薄点的夏衣,一楼大厅里扫了两眼商场区域示意图,姜衿直接乘扶梯到了四楼女装区。

  带着目的而来,买衣服自然也快。

  不到一小时,她选了两条休闲长裙,一件短袖两件薄衬衫,两条布裤子,感觉就差不多了,一边想一边下电梯,又看到了鞋子。

  姜衿停在一楼选了双球鞋。

  宁锦绣两年前就让她训练穿高跟鞋了,每次拿回家给她的基本都是高跟,最起码也是坡跟。

  她有点接受无能。

  虽然眼下的生活和以前比起来简直算得上翻天覆地,可其实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变,她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,平底鞋会让她觉得安全踏实,高跟鞋让她不自在。

  而且,就她想要选择的这一个行业,也不适合高跟鞋。

  和精致比起来,她更喜欢舒适。

  导购员帮她装了鞋子,姜衿又顺带把几个袋子整理了一下,夏天衣服薄,每件都挺小,她把四个袋子合成了两个,扔了空袋子,才觉得利落许多。

  “你是今朝有酒吧?”边上同样试鞋子的一个女孩突然问。

  姜衿一愣,笑道:“是啊。”

  “我好喜欢你哦。”女孩得了肯定,一张脸顿时布满喜悦,快语道,“你本人好漂亮啊,比网上的照片还漂亮,我看你是长头发,都有点不敢认,我好喜欢你的《白马镇》,哎呀,其他的其实也都喜欢,你能给我签个名吗?”

  “啊?”姜衿都被她逗笑了,“没问题,拍个照也行。”

  “真得啊?”

  “比珍珠还真。”

  “好棒!”女孩拖着试到一半的鞋子就坐到了她边上,拿出自己手机,给两人自拍了,她是个圆脸,和姜衿凑一起显脸大,神色间就有点小郁闷了。

  姜衿看她一眼,笑道:“我头发好像没弄好,重来吧。”

  女孩一笑,她主动拿了手机,稍微侧了一下身,给两人重新拍了一张。

  她身子靠前,女孩侧着脸带着点羞涩,画面很和谐,姜衿也就满意了,将手机递回去,拿笔给她签了个名,才离开。

  也没想到,身后女孩兴高采烈地就发微博了,“哇咔咔,今天在商场买鞋遇到了今朝有酒,开心开心,她竟然是长头发,激动激动,不过本人绝对比照片还漂亮啊,爱心爱心,不但漂亮还好好说话,合影还照顾了我的角度,小圆脸顿时变美丽了有木有,好喜欢她,嘤嘤嘤!”

  这女孩是个明星控,微博粉丝也不少,一有动态当然被好些朋友关注到。

  李敏很快就看到姜衿的照片了。

  以至于——

  姜衿才出了商场没几分钟,就接到了她的电话。

  还有点意外,姜衿笑着唤了她一声。

  李敏在电话里也笑着问,“我听杨阳说你过几天才回来呢,怎么提前就回来了,也没见你在班级群里说一下,我们好给你接风洗尘啊。”

  “你不都实习了吗?”姜衿笑着道。

  “就算怀孕了也得给你接风洗尘嘛,”李敏嘿嘿笑道,“你舅舅最近怎么样?吃饭睡觉的照片给我来一发啊,实习很惨的,你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噗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

  姜衿和班上同学偶尔联系,知道李敏一放暑假就找了个娱乐记者的职位实习去了,童桐比她还好点,去了华夏台少儿频道实习。

  宿舍里六个人,好像就孟佳妩没有进入这个圈子。

  两个人也一直保持联系,姜衿知道她毕业了准备跟着她妈妈经营家里生意。

  此刻突然想到她,就一时跑神了。

  李敏在那边道:“那就说好了,后台晚上在朱雀会所,我们给你接风洗尘,班上留在云京实习的人还挺多,我把大家都叫来,一起热闹热闹哈。”

  “朱雀会所?”姜衿诧异地笑了一下,“你做东啊?”

  “去去去。”李敏没好气道,“我是蹭吃蹭喝型的,让童桐做东,她老爹太壕了,晓得她要留在云京,托人在依云首府给她买了栋小别墅哇,说是嫁妆,简直不能忍,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壕气一个老爹呢!”

  “依云首府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可不是嘛,顶级平层别墅区,低调的奢华呀简直,听说还费了好一番周折。”

  姜衿忍不住笑起来,应声道:“好吧,周五晚上,大家应该也都有时间,那就朱雀会所,我做东。”

  “就等你这句话呢,别忘了咱舅舅的床照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午安,群么么。

  两件事,咳咳,求个月票推个文。

  今天着重说一下第二件呀,(*^__^*),推荐【牛肉香菜饺子】的新文【妻约婚色之赖上俏前妻】

  贴一点小简介:

  他,天煞孤星,老太爷就帮他和八字娶妻。

  她,命盘绝好,却不能做主的嫁入豪门。

  **

  “我不是故意救你的。”

  青晨二十二岁那年算了一卦,便嫁给了龙城人人仰望的辰家少爷,即使对方只给了她一个冷到骨髓的眼神。

  二十三岁那年,她和辰池婚后依旧形同陌路,终于在辰池点头后离婚,获得自由身。

  二十六岁这年,做了电视台主播,已经与辰池毫无瓜葛的她,在电视台举办的酒会上被人推了一把,阴差阳错为辰池挡了一刀。

  从此,她才真正的走进了辰池的世界里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74:各奔前路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