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5:有想我吗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她能想象李敏在电话那边挤眉弄眼的样子。

  站在街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李敏听着她笑,也晓得她心情应该不错,话锋一转,又随口问,“你都回来了,那江卓宁呢?怎么着也快回来了吧?”

  “应该是后天上午的飞机到。”

  “呀。”李敏顿时乐起来,“那你让他一起呗,班上同学也大都认识他,以后基本都在这个圈子了,聚一聚也是好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愣一下,“回头我问问他。”

  “行,交给你了。”李敏爽快道。

  姜衿和她又聊了两句,笑着挂了电话,一看时间,快五点了,又发短信给晏少卿,“我逛街耽误了一会,大概六点才能到。”

  晏少卿很快回复她,“七点半过来就行,我还没回医院。”

  七点半?

  姜衿略微想想,回复道:“那好。”

  时间又不紧张了,她站在路边纠结了一会,决定去对面的茶餐厅休息一会。

  阳光没有中午那么烈了,偏偏外面一丝风也没有,还是挺热。

  姜衿进了餐厅松口气,迎面快步而来一位穿工装的女服务生,笑着问她,“欢迎光临,您几位?”

  “一位,二楼有位置吗?”

  “有的,请跟我来。”服务生笑容浅浅,穿着黑色高跟鞋走在前面,一路引领她到了二楼,询问后安排了一个靠窗的安静位置。

  姜衿不算饿,点了杯柠檬红茶坐着消磨时间。

  正无聊呢,听到一阵有节奏的高跟鞋踩地声由远及近,她下意识看了过去。

  孟佳妩坐到了她对面的沙发上。

  姜衿愣一下,笑道:“好巧,你怎么在这?”

  孟佳妩还没说话呢,刚才的服务生又过来,站在她边上客气问,“小姐,您需要点什么?”

  “随便。”

  服务生:“……”

  愣神之后,站在她边上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  孟佳妩抬眸看她一眼,略微想一下,发话道:“和她一样就行了。”

  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服务生松口气,快步下去了。

  姜衿略微想想,目光环视一周,迟疑着问她,“这是你妈妈的餐厅?”

  她注意到孟佳妩的穿着了,里面一件质地轻薄的连身包臀裙,外面配了一件白色薄款中袖小西装,看上去稍微有那么点正式的感觉。

  尤其她还化了挺规矩一个淡妆。

  服务生很快将两杯红茶送过来,孟佳妩一只手转着吸管,问她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“昨天。”姜衿笑了笑。

  “嗯,江卓宁呢?”孟佳妩又问。

  姜衿咬着吸管看她一眼,暂时不喝了,回答道:“后天上午的飞机到。”

  孟佳妩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姜衿抿着唇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,笑笑道:“刚才还接了李敏的电话,说是后天晚上同学聚会,在朱雀会所,还想着我把江卓宁也叫去呢,你觉得怎么样?她现在性子好像比以前还活络,果真适合做娱乐新闻。”

  孟佳妩低头也笑了,“我知道,她刚才也打电话给我了。”

  “嗯?”姜衿语带问询。

  “星期五晚上也没什么事,我答应了。”孟佳妩看着她道,“不过她倒是没提起江卓宁的事情。”

  姜衿一只手摩挲着杯壁,若有所思。

  李敏性子外向热络,在宿舍里一向不和人起冲突,不过,从私交上来说,她绝对和童桐的关系更好些,眼下应该算得上闺蜜了。

  她叫了江卓宁,感觉起来好像要撮合他和童桐?

  眼下又叫了孟佳妩?

  什么意思?!

  姜衿还有点想不通,再仔细想想,又觉得自己会不会想太多了?

  李敏眼下跑娱乐新闻,当然需要人脉,也许就随口那么一说,或者压根没想到谁和谁和睦不和睦的问题,同学聚会嘛,人越多越热闹越好。

  姜衿蹙着柳眉,胡思乱想。

  孟佳妩看着她脸色,发问:“你叫江卓宁过来吗?”

  “我答应李敏问一下他的意思。”姜衿抬起头笑着说,“不过感觉他多半不会来,你觉着呢,要是你介意,我就不通知他了。”

  孟佳妩这两年没交男朋友,姜衿一直知道,两个人联系的时候也偶尔说起江卓宁,距离产生美嘛,时间一长,彼此之间的那些隔阂也就淡了,关系倒是比出国前那会亲近了些。

  不过——

  时间最能让人成长了。

  没了隔阂不代表亲密无间,两个人说话也习惯了给彼此留余地,挺客气。

  “你通知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孟佳妩耸着肩膀笑一下,“云京就这么大,这圈子里也就这么多人,总有碰到的机会,没什么尴尬不尴尬的。再说了,两年都过去了,他和童桐那件事我也没什么好介意的,童桐都已经谈了男朋友,我不至于揪着一个吻这么长时间不放。”

  “男朋友?”姜衿一愣,“就那个律师?”

  “应该是吧,我在学校都碰到过好几次,要是没关系,不至于这样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笑着点点头。

  两个人一时无话,沉默了一会,孟佳妩问她,“想好去哪实习了吗?准备当记者?”

  “想去朝阳网,你呢,确定不做这一行?”

  “做不来,太苦了。”孟佳妩撇着嘴摇摇头,“整天背个相机东跑西窜的,也不适合我,到了明年拿个文凭就行了,我跟着我妈学做生意。”

  “感觉怎么样?”姜衿又问她。

  “挺无聊的。”孟佳妩叹了一口气,看着窗外道,“一天天的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  姜衿抿抿唇,一根手指在桌上画着圈圈,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  她不说话,孟佳妩朝窗外看了一会,又扭过头来,一本正经地问她,“你觉得我和江卓宁还有可能吗?他在国外这两年,有没有经常提起我?”

  姜衿咬咬吸管,半晌,回答道:“有提到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就前几天,我问他回国后有没有可能和你在一起,他说有。”姜衿略微想了想,据实已告。

  “你觉得他还爱不爱我?”孟佳妩又问。

  姜衿神色微愣,老实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她的确不知道。

  国外留学这两年,她挺忙的,这忙碌都有点江卓宁的原因。

  江卓宁太上进,除了专业课程之外,旁听了许多课,一学期出去,学校里许多教授都认得他,认识他的学生更是得用火车皮拉了。

  不但如此,他还拜访了好些国际上都颇有名气的前辈,课余时间上街道做义工,假期还想办法去学习拍摄纪录片,社团的活动也没落下,连马拉松比赛都有时间参加,反正整个就是一陀螺。

  两个人在学校里算不上天天见面,但是有国内学生的地方,都能听到他的名字。

  在这种影响下,她不努力都没脸见人。

  别说她了,同在一个学校读书,连姜皓都时常说起他。

  一开始总是,你那个姓江的同学又得什么什么奖了,我听说两个Y国美女因为你那个姓江的同学打架了。

  到最后,姜皓也认识江卓宁了,那话就变成,你一个女孩子做饭都比不过卓宁哥,卓宁哥做的那个水煮鱼是一绝呀,你没去简直太可惜了,你看看人家怎么怎么样,再看看你怎么怎么样……

  姜衿在姜皓的碎碎念里过了两年。

  以至于——

  拿了挺不错的成绩,学了摄影,参加了比赛,还学会了做饭。

  她虽然也挺上进,江卓宁的标杆作用也不可磨灭。

  他那么忙,聚会聊天的时候也很容易就成为中心人物,当然很少有机会谈到孟佳妩了,尤其,他对自己要求甚严,坦荡前途唾手可得,这种情况下,看上去,就给人一种没什么心思谈恋爱的感觉。

  姜衿只觉得,即便他回国,他也不是以往的江卓宁了。

  更优秀、更理智、更冷静、更成熟,他从一个男生,慢慢地成为了一个男人,还是一个抱负远大、事业心很强的男人。

  他和孟佳妩的感情有点不对等了。

  两年时间,他对感情越发无欲无求,孟佳妩和他刚好相反,能行吗?

  姜衿胡乱想想,都觉得头疼了。

  孟佳妩看着她神色,半晌,无奈笑笑,“连你都不知道,看来也就他自己知道了。”

  “我们见面机会也有限,他忙得跟陀螺似的,而且你也了解他,又不是那种感情外露的人,他不主动说,我也没办法总问起。”姜衿轻声安慰道。

  “我明白。”孟佳妩点点头,笑一下,“那你先坐着,我去那边看看。”

  “你忙你的。”姜衿点点头,舒了一口气。

  餐厅里坐了多半个小时,她和孟佳妩道了别,下楼去取车,一边走,看着时间给江卓宁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电话响了好几遍接通,江卓宁道:“我正想等会给你打电话呢。”

  “有事呀?”姜衿愣一下。

  “你那个朋友,就叫黛米那个,托我带礼物给你,说是你走的太急了。我回来就在云京待一天,你要是有空的话我给你送过去。”

  “你是后天上午到?”

  “十一点左右。”江卓宁确认了一下时间。

  姜衿略微想一下,也直接问他,“后天晚上学院里有个聚会,大家都还想见你一面呢,说是都实习了,联络联络感情,让我问你的意思,要去吗?”

  “学院里?”江卓宁若有所思,反问。

  “当然主要是我们班,”姜衿笑笑道,“我们宿舍那个李敏当娱乐记者了,她发起的,估摸着肯定也有别的班认识的同学,联谊嘛,谁有时间谁去。”

  江卓宁那边安静了一小会,淡声道:“那我知道了,到时候你把时间地点发给我,我顺便将礼物带给你,也就不用专门找你了。”

  “那一言为定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姜衿挂了电话,松口气装了手机。

  六点刚过,她取了车,路上有点堵,一个多小时到了四院,晏少卿刚好下班。

  姜衿累得不行,司机的任务交给他了。

  晏少卿开车上了正道,抬眸瞥了眼后视镜,笑道:“逛街了?”

  “就买了几件衣服。”

  “和你妈一起?”

  “就我自己。”姜衿回答完突然想起宁锦绣的话了,朝他道,“我妈说让我明天一早去看爷爷,你觉得行吗?你明天上班吗?”

  “明天?”晏少卿略微想一下,“星期六吧,我们带少晖一起回去,明天我上班。”

  “可是我后天晚上有同学聚会。”姜衿看着他。

  “同学聚会?”晏少卿开车速度慢了点,边想边道,“同学聚会和这个也不冲突,你酒量不行,参加聚会注意不要喝酒就行了,我们午饭前回去就行。”

  “也是,那好吧。”姜衿点点头,算作答应了。

  适逢晚高峰,路上挺堵。

  车子行驶了一会,姜衿就困了,歪在座位上眯瞪了一会,再醒来,发现还离家挺远,一时郁闷,捂着嘴打个哈欠,又窝回了位子上,却没什么睡意了。

  想着下午和孟佳妩的见面,她若有所思问晏少卿,“晏哥哥,你觉得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比较容易产生感情,还是脾性相近的两个人,更容易产生感情?”

  晏少卿一愣,“你这问题太笼统了,没办法回答。”

  “就孟佳妩和江卓宁,”姜衿索性直接道,“站在你男人的立场,你觉得他们有可能吗?”

  晏少卿一笑,“这种猜测没什么意思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好吧,她都忘了,晏少卿是话题终结者,不怎么会聊天。

  姜衿把座位调低了一些,两手贴合放在耳边,看着他的侧脸,发呆。

  晏少卿被她看了好一会,板正的脸色温和了许多,声音低缓道:“爱情易婚姻难。爱情就需要两个人,组建家庭却影响两家人,性格志趣各方面都不一样的两个人在初识很可能互相吸引,激情冷却下去却也最容易分道扬镳,爱情是碰撞,婚姻是磨合,按着你以往的说法,他们俩个性都强,步入婚姻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  “你这么觉得?”姜衿又突然坐起来看着他。

  “你不是问我的看法吗?”

  姜衿“唔”一声,若有所思,沉默着也不说话了。

  ——

  路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。

  晚上九点,两个人总算到家了。

  晏少卿停了车,侧头看一眼副驾驶上的姜衿,她睡着了。

  半路上就将座位放低下去,小人儿侧身蜷在位子上,两只手压在脸颊下,眼眸紧闭,看上去要多安静有多安静,乖得不像话。

  晏少卿也就暂时没下车了,静静看她。

  慢慢地,他唇角抿起一个弧度,柔和得不可思议,他注视着她,就好像注视一件这世间绝无仅有的珍宝,眼角眉梢都满含柔情。

  姜衿迷糊糊醒来,就对上他这样一双眸子。

  神色一愣,她迟疑道:“几点了?”

  “九点多。”晏少卿低声笑着说,“看你睡得香,就没叫你。”

  “啊?”姜衿顿时有些过意不去了,起身道,“到家了也可以继续睡啊,你还没吃饭呢?”

  “我也不饿。”晏少卿说话间就下了车,绕到了副驾驶。

  姜衿解了安全带推开门,顺势抱着了他的胳膊,挂在他身上进屋。

  刚到客厅,两个人就听到一阵柔声哄劝声。

  “少晖怎么还没睡?”

  “哥哥!”

  他话音落地,站在茶几前发呆的晏少晖迈着小腿跑了过去,一把抱住他大腿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年多没见晏少晖,她有点愣神。

  这工夫,丞相就踱步到她跟前了,仰着头和她大眼瞪小眼。

  姜衿弯腰揉揉它脑袋,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丞相走一步,拿身子在她腿上蹭了蹭,一副温柔得不得了的样子。

  晏少卿牵着晏少晖的手往屋里走,刚忙完的李婶迎上前道:“这孩子说是等你回来才睡,晚饭也没好好吃,一直等着呢。”

  话音落地,又笑着看姜衿一眼,“衿衿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。”

  “不走了。”姜衿开心地晃了晃。

  李婶点点头又道:“少卿说加班,看样子都没吃晚饭是不是?我刚看着时间准备了点夜宵,用一点?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叮咛道,“别弄太多了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李婶笑一下转身走了。

  晏少卿牵着晏少晖到了沙发边,看一眼正收拾积木的刘伯,淡声道:“放那吧,他明天起来还得玩,时间也不早了,都早点休息。”

  “拿出来其实没怎么玩,就心情不好了拨弄两下。”刘伯叹一声,正准备和姜衿说话呢,就见她“呀”一声说道,“我的行李箱还在车后面,忘了拿下来。”

  “当什么事呢。”刘伯看她一眼,温声笑道,“我去取。”

  “那麻烦您了。”姜衿也没客气,“钥匙就在玄关那柜子上面放着呢,行李在后备箱里,跑一天好累,我不想动了。”

  “坐沙发上歇着吧,快去。”刘伯话音落地,抬步出去了。

  姜衿又揉揉丞相脑袋,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晏少晖靠在晏少卿腿上,大睁着眼睛看她一眼,半晌,咧开嘴憨憨地笑了一下。

  “叫姐姐?”姜衿试探道。

  晏少晖扁着个嘴,仰起小脑袋,一脸疑惑地看着晏少卿。

  晏少卿摸着他的头,低笑道:“这是姐姐。”

  “唔。”晏少晖哼唧一声直往他怀里钻,一副既怕羞又怕生的样子。

  姜衿就有些无奈了,叹气道:“医生怎么说呀?”

  “智力受了点影响。”

  “没办法了吗?”

  “高烧损伤了脑神经。”晏少卿看她一眼,柔声道,“也没太大事情,你别为这个担心,先吃饭。”

  他说话间站起身,一只手抱了晏少晖,一只手去牵她。

  姜衿一愣,仰头笑嘻嘻问他,“你觉得我们像不像一家三口?就这样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抬手在她额头上先敲了一下,没好气道:“别胡说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抬手揉了揉额头,眼见晏少晖始终一脸好奇地看着他,觉得他一点儿也不傻,犹豫着问,“都四岁了,按理说应该上幼儿园了吧。”

  晏少卿略微想一下,“九月份开学送去试试。”

  他声音淡淡的,脸色虽然也淡漠,说话间眼睛里却是透露出温和柔情的光,姜衿侧头看着,咬咬唇,忍不住就抱住他胳膊了,小声憧憬道:“其实这样也挺好的。等我们孩子一出生,就有人陪他一起玩了嘛。”

  这话就把晏少卿逗笑了,抿着薄唇看了她一眼。

  他们孩子?

  晏少卿笑道:“那就争取生个女儿。”

  “为什么啊?”姜衿撅撅嘴,“我要个龙凤胎,一次到位。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他看着她笑,一幅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。

  姜衿也笑了,脸颊就往他怀里钻,哼哼唧唧道:“我们加油,你这么……恩恩,反正肯定可以的。”

  晏少卿无言以对,抱着晏少晖坐到了餐桌边。

  三个人用了点宵夜。

  晏少晖四岁,晏少卿在主卧边上给他腾了间婴儿房,专门请了阿姨照顾他,晏少晖是因为两天没见到他有点不乖,眼下人回来了,好像也就放心了似的,很乖。

  晏少卿和姜衿在边上陪了一会,小家伙就闭着眼睛睡去了。

  姜衿累了一天,也跟着晏少卿回房休息。

  ——

  翌日,晏少卿上班。

  说好了周六回去看老爷子,姜衿睡了个自然醒。

  醒来陪着晏少晖玩了会,下午回了姜家,顺带在姜家过了一夜。

  一眨眼就到周五了。

  晚上有同学聚会,她午睡起来洗了个澡,刚出了浴室,就听到手机在响。

  宋大哥?

  姜衿笑着接起来,“喂?”

  “在家吗?”宋铭温若春风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了。

  “在呢。”姜衿侧身擦着头发,笑着问他,“你找我有事呀?”

  “嗯,马上到你家,你要在的话出来一下,有个惊喜。”宋铭笑着补充道,“你爸给你送了礼物。”

  礼物?

  姜衿略微想想,也就爽快应了。

  将头发擦到半干,衣帽间找了条裙子穿上,下楼了。

  宋铭已经到了大厅,宁锦绣和姜煜都不在,家里的阿姨吴妈正招待他,眼见姜衿下楼,笑着说,“还想着要不要上去叫你呢,宋先生说他打过电话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笑一下到了宋铭跟前,好奇道,“我爸送了什么给我啊,自己带回来不就好了。”

  “他晚上有个饭局,我下班早了点,先去帮你弄了过来。”宋铭一笑,起身上下打量她一眼,弯着眼睛道,“两年没见,头发都长这么长了。”

  “有没有变淑女?”姜衿笑眯眯开着玩笑。

  宋铭抿唇低笑一下,“有那么点意思。”

  话音落地,做了个邀请的手势,极绅士道:“请吧。”

  姜衿眼眸弯弯,也就没客气,抬步往大厅外走,边走边道:“得去外面看,不会送了辆车给我吧?”

  “……”宋铭看她一眼,“你还挺聪明。”

  “真的呀?”

  “钥匙。”宋铭直接将车钥匙交到她手上了。

  姜衿低头一看,“奥迪呀?”

  说话间两人就出了屋子,车子就停在台阶下花坛边,一辆白色的奥迪TT,线条流畅优美,崭新崭新的,夕阳下看起来越发显得漂亮。

  姜衿抿着唇绕车子转了两圈,乐道:“谢谢宋大哥。”

  “主要谢谢你爸。”

  “谢谢我爸。”姜衿抬眸又看两眼,问他,“唔,你开这个过来,那怎么回去?我送你?”

  “不是说你晚上有同学聚会么?”宋铭提醒道,“顺便带我过去就行。”

  “那好。”姜衿点点头,“时间也差不多了,你等我上去拿下包,我们这就走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姜衿转身回去拿包了。

  宋铭等着,她当然也没耽误,很快拿了包,开车出去。

  ——

  晚上七点。

  姜衿到了目的地,朱雀会所。

  约定的时间在七点半,她停了车,拎着包就往里走,事先定好的包厢在三楼,她也没坐电梯,在服务生指引下直接上了三楼。

  还没进门呢,就听到一阵笑闹声。

  杨阳一抬眸就看见她了,连忙起身道:“姜衿来了。”

  “可算来了呀,我六点四十就到了。”李敏扭过头就从椅子上蹦到她跟前,朝她挤眉弄眼道,“咱舅舅的床照没忘吧?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耸耸肩膀道,“我回来还没见到他呢。”

  “嗷。”李敏崩溃了,“那可怎么办?”

  “没事没事。”姜衿笑着安抚道,“我一会帮你要几个八卦消息。”

  “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。”李敏变脸简直比变天还快,眼泪还没掉下来,就换成了大大的笑脸。

  早到的几个人都忍不住哄笑起来。

  正闹着,姜衿的电话就响了,是孟佳妩。

  她接通了直接道:“电梯上三楼左拐,一直往里走,倒数第二个包厢就是了。”

  “行。”孟佳妩也没多说,挂了电话。

  她刚挂断,江卓宁的电话又来了,姜衿同样说了位置。

  楼下——

  江卓宁挂了电话,快走两步按了电梯,抬步进去,神色一愣。

  孟佳妩也愣了,看着他,半晌,笑着道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点点头笑一下,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电梯缓缓上升,不大的空间里两个人并排而立,许是因为没想到这么快遇上,一时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,电梯叮一声,停在了三楼。

  两个人都没动,江卓宁侧头看了她一眼,“走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孟佳妩点点头,笑一下,跟着他抬步走了出去。

  两年不见,江卓宁比原先稍微白了点,身形仍旧清瘦,可走起路来步伐很有力,看上去就显得越发挺拔有劲了,再简单不过的白色短袖T恤配着牛仔裤,肩头还背了挺大一个包,头发理的很短,干干净净,书卷气还在,偏偏,孟佳妩就是觉得他哪里不一样了。

  她抿着唇角随意问,“你包里背着什么,那么鼓?”

  “姜衿一个朋友给她带的礼物,她回来太着急了,就拜托我带着了。”江卓宁淡声道。

  他声音也比以往低沉了些许,听起来显得成熟而有磁性,很迷人。

  孟佳妩突然就有点紧张了。

  她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变小了,还是江卓宁突然间变大了。

  两年过去,他不像一个男生了,不是自己记忆中那个很容易就被激怒的男生,他确确实实,成长成一个沉默坚韧的男人。

  这感觉这么突然,让她猝不及防,还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“过得好吗?”江卓宁突然问。

  孟佳妩看着他幽深黑亮的眼睛,淡笑道:“还好。你呢?”

  江卓宁眼睛弯了一下,“也还行,就挺忙的。”

  “有想我吗?”两个人已经走到包厢门口了,孟佳妩突然从侧边抱住他的腰,声音轻问,“两年时间,你有经常想我吗?江卓宁。”

  她话音落地,包厢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。

  童桐脸色愣了一秒,意外地笑起来,“你回来了呀?”

  说完话,侧头又看见他边上的孟佳妩,犹豫了一下,笑着道:“快进来吧,姜衿她们都到了,指派我下去接其他人呢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午安。月底求月票啦。

  今天要去送公婆出远门,提前更一会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75:有想我吗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