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6:诚实勇敢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

  江卓宁一笑,抬步进门了。

  童桐侧身让孟佳妩进去,抬步朝电梯口走去。

  孟佳妩回头看她一眼,唇角勾了似有若无一道笑弧,转身进屋了。

  她不喜欢童桐,如果说先前还只因为江卓宁的缘故,后来又多了许多其它的缘故,这两年下来,她偶尔想起,还觉得有点嫉妒她。

  说起来挺可笑的,她怎么可能嫉妒童桐呢。

  童桐个子没有她高,也就一米六三左右,身材没有她好,更提不上火辣妩媚了,脸蛋也没有她漂亮,顶多称得上清秀可爱,各方面和她都没什么可比性。

  可她又不得不承认,她的确嫉妒她。

  那样将她视若至宝的父母,唤起她从来都是宝贝、宝宝这样的称呼,家财万贯,夫妻俩却连个儿子都不要,甚至会为了谁和她多说几句话而在电话里争吵,可,就连争吵,也带着那么浓烈的幸福。

  就她那样的,怎么能有这么好的一双父母呢?

  孟佳妩想不通,只觉得上天不公。

  尤其——

  童桐明明是那样一副软弱无能的样子,却总能走运。

  扶个老太太而已,莫名其妙就成轰动网络的现代社会典型好青年了。

  她成绩算不上拔尖,却凭着这个荣誉,顺利进入华夏台少儿频道实习了,听说做得还不错,又听说帮她打官司的那个律师都追了她两年,还听说她可能定居云京,更甚至,她那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的暴发户爸爸,因为她不回去,在云京帮她购置了豪宅豪车,想干嘛?

  说白了,不就是因为还对江卓宁心存幻想吗?

  还有那个李敏,搞这么一出聚会,存的什么心思,以为她不明白?

  她又不是傻子,脚趾头想想也知道,今晚这个聚会对她来说就是鸿门宴,李敏指不定存着什么心思,十有*是为了帮童桐争取江卓宁。

  姜衿立场不明,她一会见招拆招好了。

  孟佳妩这样想着,抬步就坐到了江卓宁边上,江卓宁左边是姜衿。

  三个人坐一起颜值太高,立马就成了包厢里的焦点,很容易吸引人视线。

  姜衿左边是李敏,眼见他们两人坐下,正想招呼呢,隔了几个位子的杨阳突然扯了把她袖子,不满道:“班长边上怎么着也该是副班长,起开起开,我坐这个位子。”

  “我去!”李敏腾一下站起身,挑眉道,“有你这么重色轻友的没?”

  “男人本色。”杨阳话音落地,将她给挤到边上位子去了。

  李敏佯装生气地瞪他一眼,要求道:“一会罚三杯赔礼道歉,要不然,告诉我李鹏和他老婆是什么情况?”

  “噗!”

  她话音落地,边上坐着的其他几个同学都笑了。

  姜衿一愣,“李鹏是谁?”

  对面一个女生好心解释道:“国家篮球队主力,长得挺帅,半个脚踩在娱乐圈呢。”

  姜衿顿时了然,忍不住笑起来,“杨阳跑体育新闻啊?”

  “你不知道啊?”杨阳捂着心口夸张道,“我心好痛,好痛。”

  “去你的。”姜衿笑推了他一下。

  包厢门又从外面被推开了,几张脸一出现,李敏就兴奋地站起来,笑着欢迎道:“大明星能来真是不容易,快坐快坐。”

  王绫和楚婧宜出现在众人眼前了。

  王绫剪了碎发,先前只算清秀的五官便显出几分精致来,踩了恨天高,看上去比姜衿印象里瘦了些,罩杯却明显长了,穿一件吊带碎花裙,抿着唇角笑一下,眼尾却轻扬着,有那么点倨傲的劲。

  楚婧宜比她低调多了,素面朝天,一脸的胶原蛋白,皮肤透亮水灵,长发垂坠而下,一袭浅蓝色的单肩长裙,越发衬得身形高挑窈窕,婀娜多姿。

  两个人并肩而站,光彩照人得很。

  李敏招呼着两人先后坐在位子上去了,随后进门的童桐也坐了自己位子。

  刚才她下去正是去接王绫了。

  明星嘛,耍点大牌难免的,到了门外说是自己怕被人偷拍,非得要人下去给她打掩护。

  童桐收回思绪,视线又不由自主落到了江卓宁的方向。

  国外气候好,Y国年均温也比国内低好些,江卓宁白了些,眉眼看上去更显清冷,一张俊脸,棱角锐利,看上去也比以往更硬朗了许多,不说话,便显得冷静成熟,气质很迷人。

  七年时间,当年那个俊俏白皙的少年,已经长成沉默内敛的青年了。

  心情太复杂。

  童桐抿着唇低了头,指腹摩挲着眼前的小茶杯。

  手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。

  赵大哥?

  童桐神色一愣,拿着手机去外面打电话了。

  服务员刚好上菜,她便站远了些,浅笑着道:“赵大哥。”

  “回家了吗?”电话那边传来一道低沉柔和的男音,关怀备至。

  “学院里有聚会,在外面吃饭。”

  “那我一会过来接你?”男人开口发问,语调里却有那么点不容拒绝的强势。

  “不用,我们时间不定呢,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

  “我已经下班了。”男人道。

  “赵大哥……”

  “别说。”男人直接打断她,笑道,“上次不是已经说过了,有些话说多了就见外了。那你吃饭,我开车着呢。有空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
  “嗯,路上小心。”童桐挂了电话。

  神色怔怔地站了会,她长长舒了一口气,靠在墙壁上。

  江卓宁好像她的劫数。

  整整两年时间,她试图将他从心里赶出去,可,越不想去想他,越忍不住去想他。

  只不过埋得更深更深了而已。

  无论她如何说服自己,他都是她心中最最光芒万丈的那个人,他有魔力,对她而言,更好像一座遥不可及的灯塔,她所做的所有努力,都是因为他,感觉很累。

  江卓宁那么优秀,她怎么努力,都感觉不够,即将到极限了。

  胡乱想着,她一时间竟是没有再踏进那个房间的勇气。

  ——

  此时,包厢里。

  服务员将凉菜全部上齐了,一众人先后开动。

  童桐久去未归,孟佳妩就笑着问李敏,“童桐和那个律师在一起了呀?”

  “肯定嘛。”李敏乐道,“你看两人这黏糊劲,一下班就打电话,刚好上没多久,正蜜里调油呢。”

  “那律师还挺不错的。”班上另外一个女生接口道,“感觉起来追童桐好久了,她一直都没答应啊,要是我早答应了,好歹也是高富帅一个。”

  “童桐性子传统嘛,要考验的久一点。”李敏嘿嘿笑着又来了一句。

  话音落地,扭头朝门外看了眼。

  大学三年,她和童桐的关系算是日久弥深类型的。

  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,她当然是毫不犹豫地帮着赵安民追求童桐了。

  江卓宁不适合她。

  爱情就是这样,谁先动心谁输,谁认真谁输。

  这世界上的暗恋,能有多少修成正果?

  尤其江卓宁这种校草级别的男生,一般女生和他在一起,那都是众矢之的,需要承受莫大的压力,接受各种异样眼光,也就孟佳妩这样的,满不在乎。

  童桐不是孟佳妩,她爱的太卑微,太小心,太深,又累又受伤。

  她一直看着,都觉得不忍心了。

  赵安民多好啊,白手起家发展到现在,妥妥的业界精英,要长相有长相,要事业有事业,用情专一又浪漫,尤其还是云京本地人,一追就是两年,眼下社会上哪里还有这样的男人呀,再说人家已经二十八了,没多少时间能耽误,错过这个村,可就没这个店了。

  童桐性子软弱,作为朋友,她当然得帮着把握好这样的绝世好男人了。

  今天这聚会她起头,有点想让童桐认清现实的心思。

  李敏心思百转,包厢外突然又进来两个人,她一回头,还意外地愣了一下,笑道:“你们也来了呀,指定听说你们班长回来了,快坐。”

  “听说姜衿做东,肯定得跟着蹭一顿。”

  后来的两个男生是一班的,都是江卓宁舍友。

  两个人目光环视一周,正巧孟佳妩边上有两个空位,也都抬步走了过去。

  孟佳妩一只手握紧了手里的小茶杯,朝江卓宁笑道:“我们换一下,方便你们一起说话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站起身了。

  江卓宁原本就坐在她和姜衿中间,自然也同意,站起身,两个人换了位子。

  孟佳妩坐下没多久,又朝姜衿道:“你们先吃着,我去外面给我妈打个电话,怕她吃饭等我。”

  “那赶紧去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孟佳妩出了包厢,一只手紧握着手机,左右看两眼,走到楼道最里面的公共洗手间外面了,咬着牙低头发了一个短信。

  过了一小会,包厢里许辉出来了。

  后到的两个男生之一,江卓宁的舍友。

  孟佳妩看他一眼,挑着眉不悦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这不是聚会嘛,反正也没事,在学院群里看见了,就来了。”许辉声音略低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孟佳妩定睛看了他半晌,警告道,“那晚的事情就是一个意外,我说过多少次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考虑你,你要是在江卓宁跟前多说一句,我要你好看。”

  “我没想对他说什么,我就怕你再喝醉,出了事怎么办,跟来看看而已。”

  “我喝不喝关你屁事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喜欢他,你放心,那件事我肯定烂在肚子里,这辈子也不可能让第三个人知道,真的,你不用顾忌担心我,我这么爱你……”

  “闭嘴啊你。”孟佳妩脸色都变了,一脸嫌恶。

  男生讪讪闭了嘴,看着她不敢说话了。

  “你先进去。”孟佳妩看着他,半晌,发话催促道。

  男生紧抿着唇,转身回包厢了。

  孟佳妩看着他的背影,只觉得烦不胜烦,一侧身,抬脚就在墙壁上猛踢了一下。

  整整两年,她跟着刘樱,时常出入商业酒会那种地方,却从来小心,也没有被任何人占到便宜,可,唯一在校门口餐馆里喝晕乎的一次,就碰到许辉了。

  简直倒了八辈子霉,她不就当初为了气江卓宁,在课堂上摸了一下他的手吗?

  这男生是有什么毛病,从江卓宁一离开就一直缠着她,简直变态。

  就他那根本不到一八零的身高,说话唯唯诺诺的那股劲,讨好卑微可怜兮兮那态度,要不是她喝了酒,说破天也不可能和他发生一星半点的关系。

  那晚的确喝的有点多,她给江卓宁打电话,江卓宁说是在上课,很快就挂了。

  她也是冲动了些,又生气又委屈,不明白这样的等待有什么意义,怀着半报复半放纵的心理,就有了那么一次,第二天醒来,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  孟佳妩握紧手,深深吸了一口气,正想进包厢呢,就对上从洗手间出来的童桐了。

  看着童桐紧咬唇的神色,她狠狠愣了一下。

  简直要死了。

  会所包厢里基本都有洗手间,公共洗手间就相当于一个摆设而已,鲜少有人用,她怎么就忘了,刚才童桐出来打电话了,一直都没回去。

  两个人面面相觑看了许久,孟佳妩僵着脸道:“你听到了?”

  “为什么?”童桐轻声道,一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  孟佳妩烦得不得了,“什么为什么?”

  “既然喜欢他,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别人纠缠不清呢,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他,孟佳妩,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他!”

  童桐最后一句话吼了出来,孟佳妩一愣,上前一步捂了她的嘴,侧身将她拖到洗手间里面角落了。

  童桐抬手去掰她的手。

  孟佳妩一松手放开她,冷声道:“你发什么神经?”

  童桐捂着嘴哽咽一声,靠墙蹲下,抱着膝盖就压低声音哭起来。

  她没出声了,哭得却厉害,肩膀一抖一抖的,落在孟佳妩眼中,她紧紧拧着眉,索性蹲下身开口道:“江卓宁离开的时候我们已经分手了,所以我没有背叛他,而且那件事是意外,意外你明白吗?”

  “意外。”童桐哽咽着笑起来,“呵呵,意外,意外。”

  她明白啊,她只是受不了。

  她供奉在心尖的那个男人,他怎么就惹上这么一个女生呢。

  瞎了眼吗?

  劫数吗?

  就和她一样,爱上他了,可能一辈子都得受这样的苦。

  童桐不说话,孟佳妩咬着唇想想,脸色变了几变,低声道:“你要聪明的话就忘了这件事,说了对谁都没好处,江卓宁也只会更痛苦而已,你不是爱他吗?那么爱,就别说让他痛苦的那些话,明白吗?”

  童桐紧紧咬着唇,眼眸通红地看着她,不吭声。

  “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做,童大善人。”孟佳妩喘着气说了最后一句,站起身来。

  还没走出去呢,又看见跑出来找人的李敏了。

  李敏睁大眼睛看她一眼,又看一眼哭着的童桐,气急败坏道:“你又欺负她了?”

  “什么叫又欺负她,好像我很喜欢欺负她。”孟佳妩淡声道,“你有被害妄想症吗?这受害者还不是你自己,真可笑。”

  “你!”李敏咬咬牙,弯腰去扶童桐,小声问,“没事吧。”

  童桐摇摇头。

  “洗把脸。”李敏扶着她到了盥洗台,拧了龙头。

  童桐低头洗了脸,又扯过边上纸巾擦干净,两个人看也没看她一眼,回包厢去了。

  孟佳妩还没回去,站在原地。

  脑子里思绪万千,飞快地转着。

  按着童桐那样的性格,这种事应该不至于对江卓宁多嘴,可,万一呢?

 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她傻里吧唧地爱着江卓宁,若是当真将这件事说出来,她该怎么办?口说无凭,江卓宁会不会相信?

  孟佳妩蹙眉想着,直觉告诉她,若是童桐说,江卓宁肯定会相信。

  该死的,她就是有这样的直觉。

  哪怕江卓宁不爱童桐,他相信童桐的可能性也很大,怎么办,她应该怎么办才好?

  孟佳妩握着手机胡思乱想,半晌,又觉得哪怕说,童桐也得做很久的精神斗争,她性子软弱,这种事更会犹豫来犹豫去,很难开口。

  那也还是有开口的可能性?

  孟佳妩咬咬牙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进了洗手间,拨了一个电话。

  “小妩,什么事?”那边是一道挺成熟慵懒的女声。

  “四姐,有个事你得帮帮我,就当还上次的人情了。”孟佳妩一本正经道。

  “呵,说吧。”电话那头女人道。

  “一会我给你发张照片,这女生在华夏台少儿频道上班,你找人想办法拍她几张裸照给我,不全裸也行,尽快,行吗?”

  “怎么惹你了这是?”

  “你就别管了,照片尽快给我。”

  “就拍个照片呀?”女人笑道,“行了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就拍照片,”孟佳妩略微想了想,低声叮咛道,“这件事找女人做,最好神不知鬼不觉,拍了照片就行,别做其他过分的,她男朋友是挺有名一律师,你别惹祸上身了。”

  “这样,知道了。”

  “那行,我还有事,先不和你说了。”

  “拜。”

  孟佳妩挂了电话,舒了一口气,抬步回包厢了。

  ——

  包厢里正热闹。

  围着大桌,看手机的、打电话的、聊天的、猜拳喝酒的,干什么的都有。

  姜衿和李敏一众人正在猜拳。

  孟佳妩抬步坐到位子上,也就知道几人在玩诚实勇敢了。

  眼见她坐下,李敏脸上也没有刚才的愠怒了,招呼道:“要加入吗?每次赢得那一个问输的那个一个问题,要求做事也可以,不想说不想做罚酒三杯,很简单。”

  “玩呗。”孟佳妩耸耸肩,笑着说了一句,下意识看了童桐一眼。

  童桐也正咬唇看着她。

  孟佳妩收回视线了,猜拳。

  一轮下来,李敏赢,姜衿输,李敏问她,“你和你们家那位,一晚上几次呀?”

  “噗!”

  杨阳一口饮料喷了出去。

  姜衿脸色也涨成了猪肝色,无语道:“什么啊,我还没选呢!”

  “你选勇敢啊?”李敏一挑眉。

  “勇敢。”

  “那好,出门往楼梯口走,对你看见的第一个男人说一句,‘先生,能加个微信好友吗?’”李敏哈哈一笑,“怎么样?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“你这太那啥了吧,为难人!”杨阳抱不平了。

  李敏撇撇嘴,“本来就为难人呀,诚实勇敢的乐趣不就在这嘛,要不还可以罚酒。”

  “我开车着呢。”姜衿无奈起身道,“微信就微信吧。”

  “爽快。”李敏打个响指,乐颠颠跟了出去。

  姜衿出了门,走两步就看到边上一个包厢里出来人了,硬着头皮道:“先生!”

  男人倏然止步,转身看了她一眼,神色微愣。

  姜衿也愣了,等反应过来这男人自己两年前在学校附近那超市里见过一面,更是觉得头皮发麻,耳听着李敏催促,只得无奈上前,一本正经道:“先生,能加个微信好友吗?”

  贺景琛好笑地看着她,半晌,低声问,“你们在玩游戏?”

  姜衿给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。

  贺景琛低头掏出手机摆弄了一下,朝她道:“扫一下吧。”

  姜衿硬着头皮扫了他二维码,加了好友。

  贺景琛含笑看她一眼,收了手机,似乎还想说话呢,包厢里又出来一个男人,唤他道,“景琛。”

  贺景琛侧身和男人说话了。

  姜衿松口气,朝着李敏翻了一个白眼,快步回包厢了。

  李敏笑得一脸灿烂,随后跟进去,大喇叭道:“一出门就碰见一帅哥啊,简直太他妈正了。那脸、那五官、那身段、那气质,哎,他怎么没混娱乐圈啊!”

  杨阳看她一眼,“你魔怔了吧,能不能暂时别提你的娱乐圈啊!”

  “不行啊,”李敏应一声,又直接坐直了,看着姜衿道,“那男人看着不好接近啊,竟然那么好说话,我简直给你跪了。美女就是不一样啊,要……”

  “我们认识。”姜衿无语地看了她一眼,笑道。

  “啊?”

  姜衿抿抿唇,简单解释道:“以前在超市里碰到过,我帮他抓小偷来着,算认识。”

  “你帮人抓小偷?”杨阳神色夸张地看着她。

  姜衿也看他一眼,不满道:“你这什么表情啊,我不能抓小偷?”

  “能啊,你想干什么都成。”

  包厢里一众人又爆发出哄笑声,姜衿脸都红了,没好气低声朝杨阳道:“你干嘛啊,都不能好好说话。”

  杨阳:“嘿嘿,好久没见,激动嘛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一众人又开始第二轮猜拳了。

  楚婧宜赢,王绫输,楚婧宜问她,“你整容隆胸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包厢里一众人齐齐愣了,鸦雀无声。

  王绫举起酒杯笑一下,“让你失望了,没有。”

  楚婧宜冷笑着看了她一眼。

  王绫不理她,挥着拳头朝众人道:“来吧,继续。”

  第三轮,江卓宁输,李敏赢,李敏笑着看他一眼,八卦道:“江校草,采访一下,你还爱孟佳妩吗?”

  江卓宁一愣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。

  他抿唇笑了一下,举起桌上的酒杯道:“我罚酒,三杯。”

  李敏抑郁道:“还可以这样啊。”

  “谁让你强人所难呢。”姜衿用余光扫了眼身侧的孟佳妩和江卓宁,招呼道,“继续继续,第四轮,争取把李敏给问趴下。”

  一众人哈哈笑着又继续了。

  童桐赢,江卓宁又输了,童桐抿唇看着他。

  四目相对,江卓宁淡笑道:“选勇敢吧。你们这问题我扛不住。”

  童桐也勉强笑了,抬眸示意道:“西湖牛肉羹,喝一碗。”

  江卓宁愣了一下。

  李敏没好气哼唧道:“你这放水也太严重了!”

  她以为,好不容易有了这种机会,这人怎么着也该索要一个拥抱吧,亲吻都行,玩嘛。

  喝粥!

  她玩了这么多次诚实勇敢,还没人这么放水的。

  李敏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童桐一眼,又抬眸看向江卓宁了。

  江卓宁站起身,拿着小碗盛了一碗西湖牛肉羹放在自己面前,低头喝起来了。

  进了包厢后一直陪人说话,他原本也没吃多少东西,刚才三杯酒下肚,也正好有些难受,却因为心情也不怎么样,坐着滴水未进。

  童桐让他喝粥?

  江卓宁心里也有些喟叹,很快一整碗都喝了。

  游戏继续。

  姜衿赢,童桐输了。

  姜衿笑看她一眼,“你选什么?”

  “勇敢吧。”童桐略微想了一下,笑笑道。

  姜衿也想想,开口道:“给赵律师开免提打电话,让他一会过来接送你回家。”

  “咳咳。”

  正喝汤的李敏给呛了一下。

  童桐也愣了,一头雾水地看着她,“啊?”

  “快呀快呀,这个主意好,打电话嘛,坐等秀恩爱。”边上没玩的几个同学都跟着起哄了,毕竟童桐脸皮薄,谈个恋爱也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,开免提打电话也很好玩嘛,有看头。

  童桐却涨红着脸看姜衿,“他应该已经回家了,还是算了吧,换一下。”

  “那就亲江卓宁一下咯,和过去告别。”稍远处有女生突然起哄起来了。

  她说完,全场哈哈大笑着。

  有人还不晓得童桐先前暗恋江卓宁,恍然大悟之后,一个两个都笑着起哄催促了。

  “对对对,亲校草一下,一尝夙愿。”

  “姜衿的要求很宽容了。”

  “要吻呢,还是要被接回家呢?”

  “哈哈。”

  嘈杂吵闹的声音落在耳边,童桐紧抿着下唇,看了江卓宁一眼。

  江卓宁也恰好看着她,眼见她脸色涨红,打圆场道:“童桐脸皮薄,你们就别欺负她了,让人家好好打个电话都不成?”

  他难得说话,包厢里又是一阵前俯后仰的笑声。

  童桐抿了抿唇角,“那我打电话吧。”

  “打电话打电话!”李敏松了一口气,第一个继续催起来。

  童桐给赵安民打电话了。

  “喂?”那边传来一道颇有磁性的低沉男音,很柔和。

  童桐一时间结巴起来,“赵……赵大哥?”

  “嗯,怎么了这是?”赵安民轻笑一声,“遇到什么事了,说话都结巴上了?”

  “没。”童桐深吸一口气,抖着声音道,“我喝了一点酒,你方便不方便,一会过来朱雀会所接一下我,送我回家?不方便就……”

  “很方便。”赵安民不等她说完就打断她,问,“几点?”

  “九点多。”李敏朝着电话里大喊了一声。

  赵安民自然听见了,颇为爽快地笑着道:“那行,我知道了,你都没喝过酒吧,少喝点,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童桐忙不迭道,“那先再见了。”

  “一会见。”赵安民一笑。

  童桐挂了电话,一脸窘迫,看了姜衿一眼。

  姜衿边上的杨阳第一个笑了,“呦呦呦,你说再见,人家说一会见,这成熟男人就是不一样呀,说起话来那叫一个得体,必须得跟着好好学学。”

  他一笑,包厢里所有人也忍不住笑了,江卓宁都露出了进来后最愉悦的一个笑。

  游戏又继续了。

  第六轮,李敏赢,孟佳妩输了。

  李敏余光扫了眼童桐,看着孟佳妩,抿唇道:“勇敢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孟佳妩笑意很淡。

  李敏道:“亲江卓宁一下,嘴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全场一秒钟的寂静之后,所有人再一次喷笑了。

  笑完了,一个个好整以暇。

  姜衿看着李敏愣了一下,都忍不住侧头看了过去。

  江卓宁也愣了,看着李敏,都有点无奈了,淡笑着道:“这位同学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你今天这情况不对呀,有点欺负我吧?”

  “谁欺负你了呀?”李敏看着江卓宁的笑,玩笑着翻了一个白眼。

  难怪童桐喜欢呢?

  这样的男生,俊秀礼貌,气质卓绝,说话都时常给人留三分余地,搁谁谁不喜欢呀。

  哎。

  李敏心情还有点复杂了,话锋一转道:“不想被亲也行,撑地做十个俯卧撑,单手,这一关就等于你帮着孟佳妩给挡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江卓宁话刚出口,嘴唇被人给堵了。

  孟佳妩一只手扯着他袖子,扳过他肩膀,在他唇上印了一个吻。

  一片寂静中又分开。

  全场爆笑,有男生都没忍住敲桌子了,打趣道:“这一幕似曾相识,有没有?”

  “哈哈。”

  其他人也都看热闹不嫌事大,一个两个笑得很欢。

  江卓宁回过神来,薄唇抿了抿,看孟佳妩一眼,也就没说话了。

  两年时间不见,他能感觉到孟佳妩的变化,最起码与人相处上进退有据了,要放在以前,刚才别人让童桐亲他那一下,都该爆发的。

  却没有,安安静静地等了他两年,回来也不吵不闹。

  他这两年很忙,不算经常想起她,忙碌的间隙却难免想起她,感情自然还是有的。

  他没谈过恋爱,经过了姜衿以后,也觉得自己可能以前的认知有偏差,受到家里的影响太大了,孟佳妩是第一个,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女朋友,除了她,他不晓得自己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,他算不上多情的人,却善良,感情曾经发展到那种状况,长情就难免了。

  接下来一颗心得奔着工作去,要稳定,孟佳妩是他第一选择。

  一个收敛锋芒懂忍让的孟佳妩,挺好的。

  江卓宁随意想想,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,眉眼温和,不动声色。

  童桐在众人的嬉闹中看了他一眼,视线偏移,就看到孟佳妩勾着唇的神色了。

  带着那么点刺眼的得意,胜券在握。

  是啊。

  江卓宁会主动拒绝让她亲一下,却没能拒绝她更亲密的一个吻。

  已经说明问题了。

  他刚才出言维护她,她很开心,可这开心,转个眼,又因为他们这简单的一个接触,落入低谷了。

  他应该还爱着孟佳妩吧,她该怎么办?

  想到刚才外面孟佳妩那几句话,童桐忍不住蜷了蜷手指,碰到了手边一杯酒。

  李敏眼疾手快扶住了,低声道:“还是赵安民适合你吧,江卓宁这样的男生,忘了就算了,桃花太多,根本不适合你。”

  “你说得对。”童桐笑着点点头。

  话音落地,端起手边的酒杯喝了两口,压了压翻涌的情绪。

  赵安民说错了,她不是没喝过酒,她只是在外面从来不喝酒,尤其在男人面前。

  她爸爸喜欢喝酒,白酒啤酒红酒都喜欢,她每样都能喝一些,白酒差不多都有半斤的量了,可,她只是在家里才喝,哄老爸高兴,也只有家,才是可以随意喝酒不计后果的地方,哪怕醉了,顶多也就睡一觉,还有爸爸宽厚的怀抱和妈妈温柔的呢喃。

  这样的时刻,她怎么突然就那么想他们呢。

  童桐小喝了两口,朝李敏道:“我吃菜,不玩了,你们玩吧。”

  李敏又招呼着其他人继续玩了会。

  ——

  时至九点半。

  聚会进行到尾声了。

  包厢里一小半人都喝高了,打电话让各种人过来接。

  童桐拿手机看了眼时间,心神不定间,赵安民的电话又来了,一接通就温声问,“朱雀会所,你们在几楼,哪个房间?”

  “三楼,”童桐略微想了想,“302,雅趣阁,上电梯左拐一直往里面走,房间正对着一个小走廊。”

  “那行,我就上来。”赵安民话音落地挂了电话。

  童桐:“……”

  抿着唇略微想了想,也就没回拨了,装了手机。

  赵安民过了小会才上来。

  姜衿抬眼就看见了。

  赵安民看上去没有晏少卿那么高,却也接近一米八了,大夏天,穿一件质地精良的银灰色衬衫,短发利落黑亮,没打领带,下面配着笔挺的西裤,皮鞋锃亮,一副职场精英范。

  五官端正俊朗,在男人里不惊艳,却耐看,鼻梁上架一副无框眼镜,越发显得斯文,眼眸深邃。

  姜衿两年前就见过,笑了一下算作打招呼。

  赵安民抬眸巡视一周,和包厢里尚且清醒的人都示意性招呼了一下,抬步到了童桐跟前,声音低柔地问她,“没喝多吧?”

  “没。”童桐站起身,脸蛋有些红,一双眼睛却清亮,“其实就喝了两口。”

  “都不能喝,两口就行了。”赵安民看着她就笑了。

  因着官司的缘故,童桐的舍友同学他见了不少,相貌漂亮惊艳的很多,可再让人过目难忘的相貌,在他心里,也比不得眼前这女孩的万分之一好。

  一开始只是因为官司,接触过多。

  到后来,越是了解她,越是能发现她的可爱珍贵之处。

  他是律师,从业至今见到过各种事情数不胜数,最爱计较的是利益,最爱权衡的是得失。当时要不是童桐父母直接找到他们律师事务所,开高价请他,他说什么,也不会接下这种原本胜算不多的案子。

  尤其,到最后还是输了。

  可——

  世界上这事情,就是这么峰回路转。

  他认识了这么善良单纯一女孩,如果说一开始追求他还看中了她富甲一方的父亲,两年下来,早已经心无杂念了,只为娶她。

  这件事家里人差不多也都知道,全数赞同。

  尤其他那迷信的奶奶最关心,说什么已经请大师算过了,他正追求的这姑娘能旺夫,得之是福,就追起来不太容易,得循序渐进,还不能操之过急。

  “江卓宁你晚上住哪?”耳边一道问话声突然打断了他的走神。

  赵安民下意识看了过去,唇角的笑意淡了些。

  他追童桐,李敏在边上一直帮着他,时间越长,越积极热心。

  他自然知道这个名字。

  李敏说了不少,印象最深的,是童桐告诉她的一句原话,“在我眼里,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光芒万丈的那个人,他给我一点点阳光,我就能心情好很久很久,可是我不能靠他太近了,靠近他,就像夸父逐日,我觉得自己可能早晚有一天会累死在路上。”

  童桐不是话多的人,和人交往更显得腼腆内敛,尤其和男人,客气得不得了。

  他从来都没想过,她也能说出这么感性的话来。

  难怪人说呢,陷入爱情的男女,都是诗人。

  两年前一开始他还不知道江卓宁,眼下才算第一次见到真人,不可否认,绝对是他们同龄人之中那种鹤立鸡群的优秀男生。

  童桐眼光还挺好。

  赵安民若无其事收回视线,和众人一起下楼了。

  姜衿到了收银台,收银员问了两句,就告知她,“刚才有个戴眼镜的先生已经买过单了。”

  赵安民?

  姜衿很快想到他,也就作罢,和后面下来的一众同学一起出去。

  童桐和赵安民已经走了。

  神志清醒的几个同学也都走了。

  喝醉了的勾肩搭背等着家人朋友过来接。

  姜衿视线扫一圈,看见孟佳妩和江卓宁站在边上说话呢,时间也不早了,吃饭的时候晏少卿已经打了两个电话,她就想着先告辞了。

  杨阳凑到她边上道:“路上小心。”

  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姜衿看着他愣了一下。

  “江卓宁让我等他,说是晚上去我家凑合一宿。”

  “去你家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是啊,他刚才在楼上这么说,可我觉得大概就是个托词吧,可能不想和孟佳妩走,说是明天上午坐飞机回家去呢,具体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那边江卓宁和孟佳妩也说完话了,江卓宁抬步过来,取了东西给她,和杨阳一起离开了。

  姜衿和孟佳妩一起去取车。

  走两步,孟佳妩随口问,“花了多少?”

  “什么?”姜衿一愣。

  “吃饭呀,不是说你做东吗?”孟佳妩随意笑笑,淡声道,“以后别这么大方了,也没必要,刚才在包厢里就李敏活跃,那么爱聚会,以后让她请得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还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没掏钱,赵律师可能上来前就把账结了。”

  “他?”孟佳妩若有所思笑笑,“条件还不错。”

  “精英嘛。”姜衿耸肩笑笑,看着她,问话道,“你和江卓宁怎么样了?看他那个样子,应该对你还有感情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孟佳妩笑着点点头,“说是明天要回家,过几天再来云京。也说了他心里还有我,等确定实习单位以后,好好聊聊呢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姜衿松口气,“两年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你们也挺不容易的,在一起就好好的呀,他估计这次奔着结婚去,你就别跟以前那么作了,到头来谁都没落好。”

  “知道知道,结了婚的都像你这么唠叨呀。”孟佳妩没好气推她一下,笑着挥手道,“我车在那呢,不多说了,你开车小心点。”

  “知道,你也是。”姜衿挥挥手,看着她的背影,也拿钥匙开了锁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亲们早安。

  阿锦家里出点事,昨晚一直写,今天多更了些,明天还是十二点,字数就不保证了,尽量多更。

  最近家庭状况太多,说多了头疼,咱们说一下文的事。

  有两点请求:

  第一,评论自由,个人观点不一,现在评论区出现了留言盖楼的新功能,阿锦希望所有亲,留言之余,不要去回复自己不喜欢的别的读者的评论,在那争论不休,既然各持己见,不如彼此谅解。

  第二,亲们看见不喜欢的评论,控制不住激动发火,换位思考,阿锦每天接收微博、评论区、QQ、微信,四方意见,这些意见还多半各执一词,很为难,真的。我看重你们意见的心从未改变,但我不希望,有朝一日,是因为评论严重影响写文,而不得不逼着自己不再看评,小说就像人生,千姿百态,理智看待。么么。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76:诚实勇敢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