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7:我的公主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孟佳妩上了车。

  插了钥匙,一只手握着方向盘暂时没走,低头找照片。

  照片是刚才玩完游戏她随手拍的,画面里不仅有童桐,还有一脸笑意的李敏。

  孟佳妩定睛看了一会,稍微剪裁编辑了一下照片,留下了童桐一个人,保存了一下,上微信,点击发送给“四姐。”

  没一会,电话就来了。

  女人在那边问,“这不是新闻上那姑娘么?怎么得罪你了?”

  “她在华夏台少儿频道上班。”孟佳妩没答话,直接道,“照片的事情尽快,能行吗?”

  女人笑了一下,也就不多说了,懒懒道:“星期一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孟佳妩简短说完,挂了电话。

  又想起刚才包厢里发生的那些事了。

  玩游戏的时候,姜衿很明显偏帮了童桐,让她给赵安民打电话,真是呵呵了。

  至于江卓宁,应该不至于对童桐有什么感觉。

  李敏呢?

  孟佳妩胡思乱想着,只觉得李敏今晚似乎并没有撮合江卓宁和童桐的意思,所以,她发起这么一个聚会,到底所为何故?

  总不可能为了她?

  孟佳妩一时想不明白,不过,又觉得也都不怎么重要。

  眼下重要的是江卓宁,她得抓牢他,算起来也就两个危机,一是童桐,二是许辉。

  童桐那边应该已经万无一失了,许辉怎么办?

  保证烂在肚子里?

  她才不信呢,男人说话就跟放屁一样。

  应该怎么办?

  孟佳妩胡思乱想着,想好久也没什么头绪,抿紧唇,将车子驶出车位了。

  十点多,也就到家了。

  停了车进门。

  “小姐回来了。”大厅里正擦地的佣人看见她连忙说了一句,孟佳妩就听到沙发上淡而慵懒的一声,“小妩,过来一下。”

  孟佳妩抬步过去了。

  沙发上躺着她年过半百,仍旧风韵犹存的母亲。

  夏天热,刘樱穿了件深红的吊带真丝睡裙,侧身躺在沙发上,波浪卷的短发衬着仍旧白皙的一张脸,抬眸看见孟佳妩,她就抬手夹了嘴角的香烟,一挥手,赶走了原本帮她捶腿的小阿姨,坐起身了。

  “妈。”孟佳妩坐在她手边的单人沙发里。

  “干什么去了?”刘樱问她。

  孟佳妩漫不经心道:“同学聚会。”

  “有你喜欢的那个小白脸?”刘樱挑着美眸看了她一眼,笑意带着那么点嘲讽。

  孟佳妩脸色微变,不悦道:“江卓宁不是小白脸。”

  “哦?”刘樱夹着手里细长的香烟递到嘴边吸了口,淡淡道,“原来叫江卓宁,那就说说呗,家里什么情况?我听听。”

  孟佳妩抿抿唇,“他母亲是舞蹈家,父亲是考古学家,都在华南师范大学任职。”

  “老师?”

  “是教授。”孟佳妩更正。

  “呵呵。”刘樱忍不住笑道,“那还不是老师?”

  “妈!”

  “我不同意。”刘樱直接道,“听你这么说都不是云京本地人?趁早断了,前些年玩玩就行了,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,收收心,适合你的男人我这里多得是,别在一个穷小子身上浪费青春。”

  “他哪里穷了?”孟佳妩无语道。

  “怎么不穷?”刘樱吐一口烟圈,没好气道,“两个教授匠教一辈子书也赚不来几个钱,能有多少资产留给你,云京买套别墅都艰难吧?就你这样的,要跟着去住家属院单元楼?”

  孟佳妩:“……”

  江卓宁的家境?

  她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,可刘樱提出来还是让她非常不舒服。

  孟佳妩拧眉道:“我的事情你别管,我有分寸。”

  “你有分寸?”刘樱越发不满,没好气地看着她道,“你的分寸就是餐厅巡视的时候拿酒泼一下我的客人?我半辈子攒下的这点资产搁你手里早晚得败光,找不到一个能干的,你一分钱也别想要。”

  “我泼人?”孟佳妩气笑了,“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泼人?就他们那大腹便便的猪样子也想揩我油?我拿酒泼他是轻的,早知道一脚踹了他命根子,还找我茬?”

  “哦,就你这忍耐力还想着接手餐厅呢,女人在生意场上本来就吃亏,要每个人都像你这样,商场上有个屁的女人。”

  “叨叨起来没完了,我睡觉去。”孟佳妩直接站起身。

  刘樱一把扯了她手腕又迫使她坐下,直接道:“你觉得云昊怎么样?”

  “他玩过多少女人你不知道?”孟佳妩一脸怒意反问。

  刘樱面色淡淡道:“你玩的男人也不少。”

  “我和他没可能,你想都别想,我就认准江卓宁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“我看着办?”刘樱好笑道,“我要你这么个女儿干什么吃的?生意生意去了给我捣乱,找个男人都不能给我长脸,你认准了?行行行,有骨气你给我滚出家去,我看你在外面能挨上几天。”

  “我干嘛滚?”孟佳妩甩开了她的手,“看我烦你当年别生我!”

  “臭丫头!”刘樱气得从沙发上坐了起来。

  孟佳妩不理她,抬步上楼,头也没回,一直都冷着脸。

  气呼呼一脚踹开了房间门。

  给江卓宁发短信,“你在干嘛?”

  没一会,江卓宁回复了一句,“准备洗澡。”

  孟佳妩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  江卓宁原本正拿着手机呢,很快接通了,轻声道:“到家了吗?”

  “嗯,刚才和我妈在楼下吵了一架。”

  江卓宁微愣一下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,她那人就那样,自己还过得一团乱老想对我指手画脚,不说她了,你明天几点走,我去送送你,好想你。”孟佳妩说到最后柔声撒起娇来。

  江卓宁那边停顿了一小会,无奈道:“一会下去和你妈道个歉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你不是小孩了,在家里别任性,你妈一个人拉扯你也不容易,别惹她生气。”

  “……”孟佳妩捂着电话愣一下,笑道:“好吧。听你的,你明天什么时候走呀?”

  “上午十一点的飞机。”

  “那我去送你。”

  江卓宁问她,“你都没事吗?”

  “你就是我的事。”孟佳声音低低道,“再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简短地应了一个字。

  孟佳妩忍不住笑一下,小声道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下去给我妈道歉,你先洗澡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江卓宁挂了电话。

  看着屏幕上的通话结束,心里觉得挺欣慰。

  将手机扔在酒店洁白的大床上,抬步去洗手间了。

  孟佳妩也扔了手机。

  无所事事。

  她和刘樱这么些年不就是这么相处的么,明天早上醒来该干嘛还是干嘛,哪里需要道歉。

  江卓宁就是想太多了。

  不过——

  孟佳妩蹬了鞋靠在床头,认真想着江卓宁这个人。

  这两年,她其实一直想着江卓宁,经常,想他,想两个人在一起的各种事。

  江卓宁和她在一起一开始的时候,肯定是不喜欢她的,可,最后两个人就那么在一起了,似乎是两个原因,她乐得对他好,温柔听话,江卓宁有那么点情结。

  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,他那么干净青涩的男生,大抵都是有这种情结的。

  他不可能忘掉自己,所谓的不爱,也是情绪克制而已。

  他答应分手,大抵又是觉得男人尊严被挑战了。

  这和一开始两人之间又不一样。

  当两个人在一起之后,他对被强迫这件事的容忍度降低了,他喜欢女孩听话温柔,顺着他点。

  既然如此,那就顺着他好了,她愿意顺着他,迁就他。

  只要他喜欢。

  孟佳妩胡思乱想着,忍不住又拿起手机了。

  发着呆。

  过一会,又想起童桐的事情了。

  心情很抑郁。

  她着实挺担心这个,童桐那样的性子,先不告诉江卓宁,会不会告诉给其他人呢,比如,李敏?

  李敏看见洗手间外面那一幕了,指不定聚会完就会问她?

  孟佳妩握着手机在床上坐了一会,索性给李敏打了个电话,看看情况。

  李敏看到她来电当然意外了,诧异道:“孟佳妩?”

  “是我。”孟佳妩声音淡淡道,“为今天的事情谢一下你。”

  “谢我?”

  “对啊,谢谢你玩游戏的时候撮合我和江卓宁,我们会再在一起,和你那几个要求有点关系。”

  “不用,我不是为了你。”李敏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淡。

  孟佳妩却放心了,招呼完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靠在床上继续玩手机。

  太无聊。

  浏览着通讯薄,又打电话给姜衿了。

  隔了好一会才接通,她就问,“你不会还没到家吧?”

  “你到了?”姜衿问她。

  “是啊,专门给你说一声,以为你差不多也到了呢。”孟佳妩轻声道。

  “快了吧,我开车呢,先不和你说了哈。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孟佳妩握着电话坐起来,“我有点紧张怎么办?感觉起来挺激动的,刚才江卓宁说是同意我明天上午去送他,我觉得他还挺喜欢我的,是吧?你不是说他忙得跟陀螺一样,你说,嗯,他让自己那么忙,应该就是为了不想起我吧,是不是?”

  姜衿听着她说话,停下车了。

  突然就想到一开始,两个人在学校宿舍里那一幕。

  孟佳妩和江卓宁有了好进展,她心情不错,很晚也不睡,拉着她絮絮叨叨地说话。

  眼下这样,挺像的。

  她本性是挺自私的,可在江卓宁这件事上,就是因为爱情而已。

  爱会让人变得柔软、忧伤、脆弱、患得患失。

  这样急于求证的孟佳妩,和一般女孩其实也没什么两样,姜衿就笑了笑,“应该是吧,你不是说了吗?他说对你还有感情,接下来好好在一起就行了,别想太多。”

  “嗯,让你看笑话了,不过这心情也没个人说,你别见笑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姜衿淡淡笑道,“你能想明白我挺开心的,江卓宁很好,好好珍惜他。”

  “当然会。”孟佳妩应一声,话锋一转道,“不过你们一起留学两年,你说话他肯定或多或少听一点,下次再聊天了别忘了帮我说说好话……”

  姜衿愣一下,听着她带着点请求的话语只觉得意外。

  意外之余还有点心疼了,安慰道:“你也别想太多了,他当时留学前分手应该也是为了你们彼此考虑,两年时间毕竟也不短,变数会很多,他可能想趁机让你们彼此冷静一下,别太患得患失了。”

  孟佳妩沉默了一小会,“那你呢?”

  “诶?”

  “还当我是朋友吗?”孟佳妩问她,“你是更喜欢童桐吧?”

  “啊?”姜衿大脑一时间没转弯。

  孟佳妩声音浅浅道:“上次听谁说童桐住在依云首府了,我知道你和晏少卿也住那,想来肯定有时间碰上的,我就,嗯……”

  孟佳妩低笑道:“算了,没事。”

  姜衿略微想一下,若有所思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  “是不是让你很为难,毕竟你和我无亲无故的,我好像没权利要求你和谁做朋友。”

  “也不是那么回事。”姜衿淡笑道,“爱情这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,就算比先前熟一点,我也不会去左右江卓宁的想法,再说童桐都有男朋友了,你想太多了,他们两个没可能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我庸人自扰。”孟佳妩声音里带着那么一丝犹豫,“我先前不是这样的,从来不将童桐放在心上。可这两年我考虑了许多,可能也是因为无聊吧,经常胡思乱想,我觉得你当时那一番话挺对的,童桐虽然不算最好,却也好像比我适合江卓宁。”

  “不是那回事。”姜衿有点自责了,连忙道,“我当时说那些话就是为了刺激你。你总是那样逼着江卓宁也不行啊,课堂上非要接吻什么的,太过了。你高兴了,却基本都没顾忌他的心情,我就想要你有点危机感,多体谅一下她而已,真没有别的意思。爱情里也不是谈适合就可以的,最主要得有爱情,有了爱才能说其他。”

  孟佳妩一笑,“你真是为我考虑啊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松口气,“你别多想了,早点睡觉吧,我先回家。”

  “那行,路上小心。”

  “嗯,挂了。”

  姜衿挂了电话,松口气。

  手机还没放下呢,晏少卿电话就来了,问她,“还在路上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车子靠边。”

  “啊?”姜衿一愣,“我就在路边停着呢。”

  晏少卿也就放心了,问她,“你这才上路多久,开着车一直正在通话中,这么晚了都不能回家了再打?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小声笑笑,“就和一个同学多说了几句。”

  “到哪呢?要不我出来接你?”晏少卿问。

  姜衿忙道:“不用不用,快到了,大概十多分钟吧。”

  “那你开慢点,别再打电话了。”晏少卿声音低沉地又嘱咐了一遍。

  “哦。”姜衿连忙应一声,放了手机,继续开车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童桐被赵安民送到了依云首府了。

  车子还没住宅区呢,童桐突然道:“我就在这下车吧。”

  赵安民愣一下,“走起来得一会呢,我送你直接进去,天色也晚了。”

  “治安很好的。”童桐笑道,“我想走一会。”

  赵安民停下车了,侧头定睛看着她,柔声问,“眼睛红红的,晚上哭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童桐抿抿唇,“这几天工作太累,老熬夜呢。”

  赵安民也就没有戳穿她了,淡淡笑。

  童桐没再说话,低头解开了安全带,下了车。

  赵安民连忙跟了下去。

  眼见她要走,一把扯住她手腕,突然道:“等一下。”

  童桐一侧身,看着他愣了一下,声音低低道:“对不起啊赵大哥,晚上其实是和同学们玩游戏,被要求打电话给你的,耽误你休息真的过意不去,我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赵安民打断她,“猜到你们在玩游戏了,电话里有笑声。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赵安民看着她的眼睛,好一会,问询道:“可是这样我还是来了,你明白为什么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你听我说,”赵安民再一次打断她,柔声道,“我知道你心里有其他人,也已经知道挺久了。可爱情这件事一厢情愿没什么成效,就像你对那个男生。”

  赵安民笑一下,“当然,也像我对你这样。”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别说对不起。”赵安民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一下,“你从头到尾没有对不起任何人。今天我们不说爱情,说一下婚姻的事情。不是所有爱情都能走进婚姻的,你这么聪明,肯定心里知道的。你和那个男生没有可能,可你总归还是需要结婚的。结婚这件事,你可以考虑我。我今年二十八岁,家世清白事业小有所成,既没有不良嗜好,也没有纠扯不清的男女关系,当然,身体还很健康,尤其你爸妈还喜欢我,你说对不对?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抿着唇点点头。

  “你家人喜欢接受我,我家人喜欢接受你,父母这方面等于没有任何问题了,对我来说,你是理想的妻子,对你来说,我哪怕不是一直期待的那个人,也应该是挺适合丈夫这一角色,对不对?”

  童桐抿着唇没说话。

  赵安民循循善诱,“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。既然如此,我们为何不在一起试试?”

  他话音落地,一只手就挑起她的下巴了,神色专注地看着她。

  “童桐,”赵安民俯身轻声道,“和我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,行吗?”

  “赵大哥。”

  “先别回答,回去好好想想我的这些话,”赵安民苦笑一下,“实在不想再被拒绝了,你让我缓缓,现在不要给答案。”

  他神色有点受伤,童桐一时间也就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赵安民追了她两年,她拒绝过很多次,他却根本不介意,仍旧主动地对她好。

  她心里很愧疚。

  也经常想李敏的话,想要和他在一起。

  可偏偏——

  她不忍心,觉得这也是对他的一种伤害。

  江卓宁仍旧单身,她就不能谈恋爱,这好像是一种契约。

  她愿意为他单着,在单着的同时努力变得更好,保持合理健康的饮食作息,养成晨跑锻炼的好习惯,努力学习,从内到外,不断进步。

  就为了那也许万分之一的可能性。

  也许江卓宁过尽千帆,回头还能看见她呢。

  他虽然是个男人,可,也免不了在爱情里受伤,她愿意做那样一个人,随时被需要,就能随时陪伴安慰他,所以,她必须保持单身,她单身,才有这种可能性,她不想连这种可能性也失去了。

  可现在——

  想到晚上那些事仍旧心痛。

  从来没有这么累的时候,她觉得,江卓宁应该是不需要她的。

  七年,整整七年时间。

  童桐站在原地,眼睛里带着茫然和迟疑。

  赵安民看着她,只觉得怎么看都不够,童桐很耐看。

  两年前他遇到童桐的时候,只觉得她脸蛋圆圆的,说话声音小小,还有点爱哭,笑起来却有很深的一个酒窝,还挺可爱。

  时间慢慢过去两年,这姑娘瘦了挺多,从来不化妆,皮肤却很好,白白嫩嫩的,一脸的胶原蛋白,看上去十分让人舒服,只是不自信。

  无论是谁,缺少那么点自信,看起来总是不够出挑的。

  童桐的发型这两年都没变化,齐刘海盖着额头,脑后扎一个简单的马尾。

  刘海太长,偶尔都会遮眼睛。

  可其实她眼睛挺大,清亮纯澈,带着点茫然,就好像林间迷路的小鹿了,一副无措的样子。

  赵安民有点想吻她。

  他见过的美女也不少,二十八岁,以前也有过两个女人,都挺漂亮。

  可他就是觉得,童桐更好看。

  她像一块未经雕琢打磨的璞玉,假以时日,才能在岁月里散发出柔和温润的光辉来。

  比江卓宁边上那个孟佳妩强多了。

  这世界上老得最快的是什么?女人的容颜而已。

  孟佳妩那种外放的漂亮,能在第一时间惊艳年轻男孩的眼睛,却很难被成熟男人选为人生伴侣,其实和生活作风都没什么关系,太美丽招摇的女人,总归是让人不那么放心。

  更何况,这美丽招摇,还随时都有败落的可能性,她那种女人,圈子里不胜枚举。

  女人像酒,经得起时光的,才是极品。

  亲手酿起来,更是充满乐趣。

  童桐喜欢的那男生,到底还经历太少,年轻了点,也嫩了点。

  赵安民眯着眼睛想了想,唇角都忍不住勾了若有似无一抹笑,松口气,朝童桐道:“时间很晚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抿着唇点点头,转身往里面走。

  赵安民就站在车边看着她。

  童桐走了十多步,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赵安民还在原地。

  她就有点走不动了,站在原地,也看着他,天人交战。

  该下决定吗?

  应该吗?

  她其实已经想了一整晚。

  赵安民朝着她挥了一下手,“快点回吧,别想太多,到家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“赵大哥。”童桐突然大声道。

  赵安民愣了一下。

  童桐站在原地看着他,咬咬唇,飞快喊道:“我愿意,和你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安静地站在原地了。

  赵安民也站在原地。

  幸福来得这么突然,他觉得不可思议,唇一勾就笑了。

  “我愿意。”童桐又道,一字一顿,“和你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,努力忘了他,努力喜欢你。”

  赵安民大跨步走到了她跟前,一把抱紧她。

  男人的怀抱宽厚温暖,童桐嘴唇颤两下,闭着眼睛滑下两行泪。

  赵安民扣着她的肩膀将她从怀里扶起来,抬手帮她擦了眼泪,顺带将刘海往边上拨了拨,露出她年轻饱满一张脸,清亮水灵却情绪涌动一双眼。

  “真动听。”他忍不住低头笑一下,“最后五个字,能重复一遍吗?”

  童桐看着他,“努力喜欢你。”

  “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赵大哥……”

  “好了不说了。”赵安民略带薄茧的大手捧着她光滑细嫩一张脸,指腹摩挲两下,柔声道,“我有点激动,挺没出息的。”

  “我会学着做一个好女朋友的。”童桐看着他保证,很认真。

  “不用。”赵安民说,“你学着做一个公主就好了,我的公主。”

  他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眸柔情宠溺,带着那么些成熟男人独有的自信笃定,童桐愣一下,抿着唇角,笑了,重重点一下头。

  赵安民也笑了,拿手指戳了戳她的酒窝。

  童桐猝不及防,一只手很快伸上去,捂着她那边脸颊,还有点窘迫。

  赵安民在她额头上印了一个吻。

  童桐又紧张了,一只手捂着脸,抿着唇,仰起头看着他。

  花瓣一般粉嫩的一双唇就在眼底,赵安民用目光吻了一遍她的唇,却没有什么实际行动,拍拍她的脸,笑道:“很晚了,快回去睡觉吧。”

  “嗯,晚安。”童桐松了一口气。

  挥挥手,转身走了。

  赵安民看着她,眼见她进了小区,也转身上了车。

  没多远,错过了姜衿的车。

  姜衿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他的车,很快收回视线,一路往家里开。

  进了住宅区,自然也就开得慢了些。

  还没到家了呢,隐隐看见不远处河边站着一个人,瘦瘦小小的,好像是……童桐?

  她一愣,很快将车子停在边上了。

  姜衿下了车,喊道:“童桐。”

  童桐回过头来,看着她,也明显一愣,路灯映着她平淡无波的一张脸,让她整个人显得安静极了,却也没有姜衿想象中想要寻短见的意思。

  姜衿松口气到了她边上,看一眼河中月光,笑道:“你在这做什么呢?很晚了。”

  “你也住在这呀?”童桐也看着河面,轻声问她。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童桐了然地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我没事,就没什么睡意,想点事。”

  “那也可以回家想,站河边多危险。”

  “我和赵大哥在一起了。”

  “啊?”姜衿一愣,笑着道,“赵律师人挺好的。”

  “是很好。”童桐也道。

  姜衿看着她,一时间就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童桐没看她,目光仍旧是落在波光粼粼一片水面上,声音浅得像夜里的风,“你知道吗?今天是2013年8月6日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姜衿话一出口,觉得她好像其实在自言自语。

  “我认识江卓宁整整七年了。”童桐突然笑一下,原本平静的声音慢慢波动起来,“七年前这一天,我才十五岁,在公交车上遇到江卓宁的。”

  “公车?”姜衿意外地看了她一眼,迟疑道,“不是在学校啊?”

  “在公交上。”童桐声音小小道,“那一天很热,我想出去找一个同学,刚好家里几辆车都没在,我等了好久也没见到出租车,我们那又没有地铁,我就只能坐公交去找她了。天很热,真的,公交车上就跟桑拿房似的,一上去就出汗了,薄T恤黏在身上,很难受。人也很多,我被挤来挤去的,还被踩了好几下,都快忍不住想下车的时候,后面突然又挤了一个男人,整个身子都压在我背上,我根本没办法动弹,很尴尬,我就不停地往边上去,可他就一直挨着我,到后来,就借着机会在我身上蹭来蹭去,你遇到过那种情况没,我当时特别害怕,又羞耻又害怕,想喊,可我连回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,我怕万一我误会了人怎么办,毕竟车上那么挤。可最后,他……”

  童桐似乎有点难以启齿,小声道:“我能感觉到他起反应了,可当时反正不怎么懂,就是觉得又害怕又无助,江卓宁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。他当时也就十五六岁,可是他很高,车子晃来晃去的时候,他就突然站到我后面了,低声说了句‘别害怕,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尽快下车’。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刻,我余光能看到他的脸,那么好看那么干净,他离我很近,说话声音低低的,感觉呼吸就喷在我脸上,我心跳快得不像话,却很狼狈,连一句谢谢都没说,还很紧张,紧张到都不敢和他多待,还没到我同学家里呢,我就下车了,他护着我到车后门口,还抿唇对我笑了一下……”

  童桐声音哽咽起来,后面也不知道说了点什么,不太清楚。

  姜衿看着她一脸泪,突然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半晌,声音低低,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他长得帅呢。”

  “我开学后就在学校遇见他了,一直想道谢,可是了解他以后就不敢了,他是全校第一,我学习又不怎么样,从小爸妈对我没什么要求,我很爱玩的,也就勉强考上那所高中而已。而且我当时挺胖的,一百斤呢,虽然没到明显胖的那一类,可站在他面前,我真的自惭形秽,很长时间,根本不敢和他说话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姜衿将视线偏到一边去了。

  童桐重重地喘了一下,抬手捂了嘴,在哭。

  好一会,总算停了。

  姜衿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,问她,“江卓宁都没能认出你吗?”

  “嗯,我那几天脸蛋有点过敏,我们那那几天气候也不好,我出门戴了一次性口罩……”

  “感情这事情,”姜衿也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低声道,“我不知道怎么说。太晚了,童桐,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,你原本可能有机会的,四年时间,真的,你稍微勇敢点,可能最起码也是江卓宁一个好朋友,你怎么,现在都这样了,说这些都晚了。”

  “暗恋的那种感觉,像你这样条件,怎么可能明白呢。”童桐抬手擦了眼泪,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“我爱他整整七年,后面这几年实在太苦了。说出来就好了,没事了。”

  “你能放下他吗?”姜衿看着她,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。

  童桐扯动唇角笑一下,看着她一脸认真道:“我努力。不是有句话吗?忘记一段恋情的最好方法,就是开始一段新感情,等我爱上赵大哥了,肯定就放下他了。”

  “嗯。加油。”姜衿也笑了笑,一转头,就看到路边晏少卿抿着唇角不怎么愉悦的脸色了。

  他怀里抱着晏少晖,晏少晖咬着小拳头,一脸无辜地看着她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~(>_<)~菊花不保,跪求月票!

  其实孟江这种感情吧,灵感来自阿锦学生时期一对校友,不说人品,我指的是这个轰轰烈烈和爱恨痴缠。

  曾经觉得他们死都不会分手。

  但是其实呢,纠葛了六年还是分手了,我还无意中知道,恋爱期间两个人都曾经出轨,所以……

  感情这事说不准,阿锦三观很正,亲们无需担心过多。

  推荐公子齐好文,《名门千金狠大牌》

  整个A城无人不知夏明月登堂入室,鸠占鹊巢,是最会逆袭的私生女。自私,刻薄,毒舌又狡诈。可是倾国倾城,引得无数男人竞折腰。

  识伯乐者都很清楚韩霁风并非池中物,夏家招作上门女婿那是在养虎为患。

  当大牌千金遇上金牌上门女婿,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?

  天雷勾地火,双贱合壁!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77:我的公主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