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:旧事重提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姜衿一愣,看着晏少卿,弯唇笑笑。

  晏少卿也看见童桐了,略微想了一下,朝姜衿道:“有什么话回家再说,很晚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抿着唇点点头。

  童桐也有点不好意思了,看着姜衿小声道:“耽误你时间了,对不起呀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姜衿挽着她手腕走到正路上,安慰道:“很晚了,你快点回去吧。洗个澡,好好睡一觉,明天醒来什么事都没了,太阳还会照常升起。”

  童桐一愣,看着她扬起的秀眉,抿唇道:“你和以前很不一样。”

  “人都是会变的。”姜衿耸耸肩。

  童桐点点头,朝晏少卿笑了笑,转身走了。

  晏少卿看一眼她的背影,目光重新落到姜衿身上,淡声道:“她也住这?”

  “嗯,她爸爸在这买了房给她。”

  “这样?”晏少卿了然地点点头,催促她开车回家了。

  姜衿开车自然速度快,越过童桐的时候和她打了声招呼,童桐也就注视着她离开了。

  心情难以言表。

  她答应赵安民的时候,字句发自肺腑。

  这一刻,却仍旧是无法避免心如刀绞的痛楚。

  暗恋的苦,品了整整七年。

  过往那些画面,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,慢慢地、一个场景接一个场景,出现在她的眼前,她好像能看到自己这七年时光,从十五岁到二十二岁,日日夜夜、岁岁年年、无止无休。

  她高一的时候已经有一百一十斤了,是个小胖妞。

  父母长辈疼爱她,说她可爱。

  她以为自己真的可爱,从未想过,那些善意的夸奖,都是因为疼爱。

  她原先不自卑也不软弱。

  都是因为江卓宁。

  她默默地喜欢着他,自然也知道,学校里有多少女生喜欢他,一个赛一个的漂亮,让她自惭形秽,晚上回家,躺在床上都忍不住要捏捏自己的脸蛋和小肚子。

  节食了一段时间,拿着手机偷偷查减肥办法,却不敢让父母担心。

  每次吃了可口丰盛的饭菜,再偷偷躲在洗手间里,抠着喉咙眼,将那些东西一点一点地吐出来。

  后来就得了厌食症,她的确瘦了,可同时,妈妈也病了,因为她发愁。

  两个人在寒假里一起住院,那个年都没过好,她体重恢复了一点,不敢节食了,又开始运动,每天早上跑步,晚上跑步,有时候会遇上江卓宁,也是跟陌生人一样。

  那样的四年时间呀,她因为他,一会变胖,一会变瘦,也就到最后,终于稳定在九十斤了。

  因为这个体重,她都兴奋得睡不着觉。

  爱他是一种习惯,供奉思念他也是一种习惯,这习惯,随着时间,好像都融入了她的骨血生命,怎么样,都根本无法剔除了。

  江卓宁就好像她生命里那道光。

  她为了追逐他,终于变成眼下这个样子了。

  她身高一米六四,体重只有四十四公斤,头发养护的长而柔顺,身体很健康,从里到外,从皮肤到血液,一丝丝的毛病都没有。

  干干净净,年轻完好。

  眼下——

  都要尝试着给赵大哥了吗?

  他已经二十八岁,她答应了他的追求,那,肯定没多久就要结婚的。

  像她曾经想过的那么一种可能性,她嫁给了别的男人,帮他生儿育女操持家务,将他的父母视为父母,将他的姐妹视为姐妹,成为他的女人。

  不是江卓宁,其实是谁又有什么区别呢。

  她只是觉得不忍心,还很难过。

  她最先离开了,在江卓宁还没有完完全全获得幸福的时候,她怎么可以最先离开呢?

  她没想过这辈子就得嫁做他的妻,可,她一直以为,自己会看着他收获幸福,看着他开心快乐,然后满足地离开,带着所有甜蜜又苦涩的回忆,度过余生。

  她才二十二,每每想到这些,却觉得一颗心都提前老去了。

  她放弃了他,是她先主动放弃他的。

  好像背弃了理想一样。

  这感觉,痛苦不堪,让她难以忍受。

  童桐走得很慢,好一会,才到家门口了,一抬眼,灯光明亮,很温馨。

  父母给她购置了房子车子,连厨师和阿姨都安排好了,照顾她饮食起居,无论她多晚回来,家里总是亮堂堂的,充满温情。

  可同时,时间太晚了,所以显得静悄悄。

  童桐进了大厅。

  “宝贝!”耳边突然一道声音将她狠狠吓一跳,猛地抬眼了。

  童桐妈对上她泪痕满布一张脸,神色一愣,也没有给她惊喜的那种心情了,连忙道:“宝贝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啊?”

  “妈,你怎么来了?”童桐呆站着问了一句。

  “想你了呀,就坐飞机过来了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哭上了?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童桐朝她咧嘴笑了一下。

  “怎么可能没事?瞧瞧眼睛都哭肿了,到底谁欺负你了这是?简直岂有此理!”童桐妈是个急性子,看见她不说话,更是暴躁急了,一脸焦虑。

  童桐略微想了一下,索性笑着道:“我恋爱了,高兴的。”

  “恋爱了?”童桐妈也愣了一下,半晌,迟疑着发问,“是赵律师?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低声道。

  话音落地,侧过头换鞋了。

  母女俩一时间都没说话,屋里安静得不得了。

  童桐情绪不高,换完鞋就往楼上走了,童桐妈站边上看着她,突然柔声问,“那江卓宁呢?”

  “啊?”童桐猝不及防,停了步子,大睁着眼睛看她。

  对上了她妈妈温柔怜惜的眼眸,大脑在经历了短暂的空白之后,她眼眶里又忍不住蓄了泪水,那些泪水差点涌出来,却到底没出来,盛满了她弯起的眼睛,星光点点,好像夜晚泛光的海洋。

  原来妈妈也是知道的。

  童桐咬着唇看了她半晌,小声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呀?”

  “傻孩子。”童桐妈叹口气抱紧了她,柔声道,“哪个当妈妈的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呀,你高中那会偷偷减肥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肯定谈恋爱了,多了解一下就知道是那个男生了,还觉得你眼光很不错呢。”

  “妈!”童桐抱着她的腰,情绪突然就崩溃了。

  她妈妈又道:“你从小都没离开过我们,小时候写作文还说要和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呢,明明第一年都可以留在家乡上大学,非要复读,还要跑过来念书,当时我就不同意。还不是你爸,说什么闺女这样的肯定能把女婿拐回来,就像他当年一样,别人都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,他都有本事娶到我了,说是你像他,我还得相信你。”

  童桐埋头在她怀里泣不成声。

  半晌,声音低低道:“我没办法了,他爱上了别的女孩。”

  “那就算了,是他没福气。”

  “不是,他很好,是我,我一点用也没有。”

  “不说了不说了。”童桐妈将她从怀里扶起来,看着她眼睛柔声道,“赵律师人很好,妈妈就很喜欢他,你和他在一起也挺好的,时间长了感情就来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妈一脸认真地点点头。

  童桐舒了一口气,“那我先回房间洗漱去,你等我多久了?早点睡觉吧。”

  “要不要妈妈陪你睡?”

  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,”童桐破涕为笑,“我也不能每次出了事就找你,好没出息的。”

  “乖。”

  童桐妈笑着摸了一把她的脸。

  旅途劳顿,时间又很晚,她也没在大厅里多待,很快就回房间休息了。

  童桐也回房去。

  她住了这别墅里最大一个卧室,卧室里连着衣帽间、浴室、书房和阳台,面积很大,等她进房间开了灯,一片敞亮。

  很空。

  她进浴室洗了一个澡,再出来,根本全无睡意。

  赵安民到家后打了个电话给她,说晚安的时候柔情款款。

  她也笑着挂了电话。

  看一眼阳台外面静悄悄的夜色,童桐握着手机回了房间,静静站着,也不知道做什么好,半晌,目光落到了不远处的钢琴上。

  抬步过去,她一只手摸上了光亮冰凉的黑白键。

  流畅的一串音符从指尖流泻而出,像泉水叮咚,回荡在夜里,却只让人觉得寂寥又落寞。

  空气都被渲染得十分感伤。

  好像一首哀歌。

  ——

  翌日,上午。

  十点钟阳光明亮。

  晏少卿和姜衿带着晏少晖回了晏宅。

  两人刚抬步进了大厅,远远地,就听见一阵斥责声。

  晏老爷子拧着眉看向不远处站着的晏清绮,气急败坏道:“那是个什么人?你鬼迷心窍了跑去看她?简直岂有此理,是非不分,这还是我们晏家的孩子吗?啊!”

  “姜晴姐很可怜的。”晏清绮抿着唇,小声辩驳。

  “她可怜!”老爷子气得拿起拐杖指过去,“我真想敲碎你的脑袋好好看看,里面是不是都是浆糊!”

  “爷爷……”

  “闭嘴,今天哪里也不许去,就在家里给我待着,好好反省反省。”

  晏清绮一时无话。

  云若岚拿眼瞪着她,“还不下去!”

  “爷爷怎么了?动这么大的气?”姜衿说话间到了几人近前,看着晏清绮,笑着道,“怎么惹爷爷生气了?快点道歉,爷爷可是最好说话的。”

  晏清绮抬眼看着她,脸色微变,咬着唇。

  姜衿出国两年,哪怕寒暑假回来,她们见面的时间也有限。

  眼下——

  老爷子更爱她了,她却更讨厌她。

  多半是因为姜晴的缘故。

  姜晴被判了四年,在监狱里日子自然过得很辛苦,她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去看她。

  勾引乔远的事情也做了,可是没成功,不但没成功,她还在乔远和叶凝月的结婚现场差点*,到最后,还是乔远差人将她直接送回了晏家。

  老爷子自然气得火冒三丈,云若岚更别提了,当场就甩了她两个耳刮子。

  她在晏家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。

  能不讨厌姜衿吗?

  姜衿是孙媳妇而已,既有晏少卿的宠爱,又有老爷子的疼爱,还有乔远的喜欢,她呢,分明是晏老爷子的亲孙女,晏家这一辈唯一的小姐,却一点也不得宠。

  尤其姜衿还这么虚伪。

  晏少卿看着她,脸色冷淡,不说话。

  姜衿就坐到老爷子跟前的一个单人沙发上去了,笑着哄道:“您也别生气,清绮和姜晴原本就是朋友,偶尔去看望一下也是人之常情,她也才刚满二十呢,您别太苛责了。”

  “交朋友也得擦亮眼睛了,哪种人该交往哪种人不该交往,这丫头一点脑子也没有。和一个罪犯交朋友,你说这我能不生气嘛。”老爷子看着姜衿,紧紧拧着眉,一脸不满。

  边上——

  晏清绮仍旧是咬唇看着她,只觉得姜晴说的实在对,姜衿就是虚伪至极。

  云若岚没想到姜衿这么主动地帮着晏清绮说话了,脸上堆着笑,眼眸里却满含狐疑和警惕。

  就连晏少卿,也有点意外。

  不过姜衿留学两年回来性子变了好些,活泼大方了许多。

  晏少卿抱着晏少晖坐到沙发上了,晏少晖咬着小拳头乖乖坐着,简直不能再听话了,乖巧的样子又惹得云若岚一阵不悦。

  姜衿抬眸看了眼晏清绮,继续安慰老爷子,“清绮还小,您就算不高兴也可以慢慢说嘛。而且能有一个真心朋友也是挺幸福的事情,您还记得我那个好朋友吗?”

  “哪个?”晏老爷子拧着眉略微想一下,迟疑道,“先前来过家里那一个?”

  “嗯,她两年前就死了。”姜衿道。

  大厅里经过了一瞬间的静默。

  毕竟——

  姜衿出了车祸,后来又忘了一点事,晏家人都知道。

  可她恢复记忆之后就出国了,两年里回来时间有限,她和晏少卿没说,也就没人提起这一茬。

  眼下她突然说起,自然令人措手不及。

  云若岚尤其不自在,特别是听到姜衿提起叶芹的事情后,一脸意外。

  老爷子也很意外,“死了?”

  “嗯,还是被几个地痞流氓欺负死的。”姜衿声音低了下去,咬唇道,“我先前把这件事给忘了,可最近常常梦见她,这几年都没交到那么好的朋友呢,爷爷你说我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?”

  “……”老爷子略微想了想,叹气道,“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姜衿若有所思道,“我就觉得心里难受,我想去监狱里见见那几个罪犯。”

  “啊?”

  老爷子诧异地看着她,边上围着的几个人也一样。

  云若岚笑着道:“过去的事情就算了,你见到他们又能怎么样?徒增伤心。”

  “妈您误会了。”姜衿看她一眼,朝着老爷子解释道,“当初她出事的时候,就因为穿得清凉点,还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了,说是她作风不好,所有人都在抨击她,记者也是,后来事情澄清了那些网民又道歉。您知道我学新闻专业,也准备当记者了,我就觉得现在社会发展了,网络普及了,很多人反而浮躁了,尤其新闻舆论这方面,盲从跟风很严重,媒体和公众都应该引以为戒。我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也觉得这现象挺严重,毕业论文就准备从这一方面入手呢,可能会走访这两年热点网络事件的很多人,我就想到这个事了,觉得挺典型,还和他说起这个案例了,他可能会去近一步了解当时的情况,也可能还有姜晴写书的这个案例,可您也知道,这事情做起来也挺辛苦的,为了求真求实,都得掌握到第一手的资料,他在云京人脉不够,我给他帮帮忙,就想着应该也会见到这几个罪犯了。”

  姜衿话音落地,抬眸看了眼云若岚。

  云若岚也正巧看着她,不动声色,脸色却实在算不上好。

  姜衿想干什么?

  叶芹的事情都过去多久了,她竟然想翻出来?

  冲着自己来的吗?

  云若岚蹙着眉,看着她清亮漆黑的一双眸子,又觉得自己想多了。

  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,那几个罪犯可是连钱都拿了,应该不会再出任何纰漏,偏偏姜衿这一番话又让她眼皮突突地跳个不停。

  云若岚心神百转,没吭声。

  姜衿又看了眼晏清绮。

  晏清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下了,抱着茶几上一个杯子在喝茶,不声不响地,指关节却紧扣着杯壁,一副紧张恍惚的样子。

  姜衿也就收回视线了。

  先前才上大一,她觉得这事情根本无力回天。

  可眼下——

  越是深入地去想,越是觉得找出真相并非全无可能。

  姜晴知情,晏清绮知情,云若岚也知情,谁花钱谁买凶,钱财的走向肯定是有迹可循的,那几个罪犯也不可能全无破绽,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

  假以时日,她一定能将云若岚绳之以法。

  还得感谢江卓宁了。

  她可以趁着江卓宁做毕业论文的这个时机,借一点姜煜的人脉,光明正大地去了解当年的事情,顺便,打草惊蛇,观察一下云若岚,会不会有动作。

  姜衿也端了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,暗暗思量着。

  她秀丽白皙一张脸小巧精致,微微低着头,安安静静地喝着茶,自有一种泰然自若的气质。

  云若岚看着她,一双眉拧得更紧了。

  先前只觉得姜衿讨厌,这姑娘性子又臭又拧,不好拿捏,两年过去,又觉得眼下这个她看上去越发棘手了,不说话,看上去显得沉稳冷静很多,让她都有点琢磨不透了。

  云若岚正出神,姜衿的手机铃音突然响起,将她吓了一大跳。

  姜衿拿手机看了眼,是短信。

  孟佳妩问她,“你觉得要是我今天偷偷跟着江卓宁回家,他会不会生气?”

  跟他回家?

  姜衿愣一下,回复道:“你在哪?”

  “机场。”

  姜衿有点不会了,略微想一想,无奈道:“这个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好吧,我就是有点紧张。没事了,你忙你的吧,我自己拿主意。”孟佳妩回复了挺长一段话。

  姜衿多看了两眼,也就没回复了。

  ——

  此时,云京机场。

  孟佳妩装了手机,在大厅里来回踱着步。

  她其实已经买好票了,刚才送江卓宁进去之前,就已经买好了。

  还在犹豫。

  她从来没去过江卓宁的家乡,事实上,在大一那个寒假,她就想去玩一玩,顺便看一看江卓宁从小长大的地方,这念头昨晚被刘樱勾起来了。

  江卓宁父母都是大学教授,又在行业里颇有名气,应该算家境不错。

  可——

  他们的家乡也就是二线城市。

  她挺好奇江卓宁他们家是什么样,以及,他父母都是什么样?

  了解清楚了,才能想接下来到底怎么办。

  刘樱的脾气她了解,认定的事情基本上不会怎么改,尤其她属于那种学历不高,却挺精明的人,已经明显表示了对江卓宁不喜欢,接下来肯定会想办法各种阻拦她和江卓宁来往。

  糟糕就糟糕在这里了。

  她不能任性地和自己这妈妈决裂,因为她没钱。

  刘樱要是想治她,冻结她名下所有银行卡就行了,简直不能再简单,她必须想办法。

  领证结婚这一关有点行不通,江卓宁应该不会瞒着家人领证结婚,那,她就得先想办法去他们家,趁着他还犹豫的时候,先获得他父母的喜爱,过了这一关?

  孟佳妩这样想着,也就将原本的一些顾虑先抛诸脑后,登机去了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78:旧事重提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