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9:不速之客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江卓宁家乡在临江市。

  从云京坐飞机过去,也就一小时左右。

  十二点一刻,孟佳妩到了目的地。

  还没出机场呢,就给江卓宁发短信,问他,“你到家了吗?”

  “刚坐上车。”江卓宁回复她。

  孟佳妩又问,“对了,以前你说起过你们家,小区名字还挺好听的,叫紫薇什么来着?”

  “紫薇阳光花园。”

  孟佳妩直接朝司机师傅道:“临城区,紫薇阳光花园。”

  她话音刚落,司机师傅就开车走了。

  孟佳妩和江卓宁发了几条短信,还有点兴奋,靠在车座上,侧着头,去看临江风景。

  临江市依江而建,风景还是不错的,气温比云京市稍微低一些,开着窗户有风,很惬意,好像能让人一颗心都完全放松了。

  孟佳妩忍不住哼了两首歌,路上走了近一个小时,下午一点,下了车。

  抬眸环顾一周,感觉还不错。

  紫薇阳光花园坐落在高级住宅区,一眼望去,独栋小别墅掩映在成排的景观树里,绿化做得很好。

  发短信太麻烦,孟佳妩直接给江卓宁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江卓宁“喂”了一声。

  孟佳妩直接问,“你们家在哪呢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们家呀,不是紫薇阳光花园吗?几排几户?”

  江卓宁那边停顿了一两秒,反问她,“你人在哪呢?”

  “我就在你们这外面,街对面有个禅悦瑜伽会所,你快出来接我一下。”

  江卓宁:“……”

  略微想了一下,他朝着边上的年轻女人道:“表姐你先进吧,我去外面接个人。”

  “谁呀?”

  江卓宁唇一抿,“我女朋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江表姐也愣了一下,意外地笑起来,“在学校里都交女朋友了?去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点点头,转身就往外面走,朝着手机道,“你就站那等着我,我马上出来。”

  “那你快一点,好热的。”孟佳妩抱怨了一声。

  虽说临江市没有云京那么热吧,八月正午的太阳还是让人受不了,坐车上都没觉得呢,下了车可就了不得了,这会没有风,阳光照在皮肤上,火辣辣的。

  孟佳妩挂了电话,踱步到边上树荫下去了,等着江卓宁。

  江卓宁知道她从未来过临江,有点担心,自然很快就出来了,一抬眸就看见她站在树荫下,快步走了过去,问她,“你怎么跟来了?”

  “想来就来了。”孟佳妩神色定定地看了他一眼,突然笑着问,“你刚才在电话里说什么了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孟佳妩抿抿唇,“我听到‘我女朋友’这四个字了。”

  江卓宁脸色微微变了一下,半晌,无奈道:“你来都来了,我总不可能说是我同学。”

  “反正我们就是和好了。”孟佳妩乐得一把搂住他脖子,在他脸上蹭两下,撒起娇来,“你以后不许和我分手了,我要分手你也不能同意。”

  “快放开。”江卓宁忙不迭将她往出推。

  正值中午,小区外面原本没有多少人,可哪怕没多少,那也偶尔过去一两个,说不定还认识他,就这么拉拉扯扯像什么话,被看见总归不太好。

  孟佳妩却不依了,两年多没见,她想抱他。

  不仅想抱,还想亲。

  孟佳妩一侧头,就在江卓宁唇角亲了一口,眼见江卓宁还有点狼狈,她正想笑呢,就听到边上突然传来一道不敢置信的女声,“阿宁?”

  江卓宁连忙将她从怀里推了出去,涨红着脸道:“妈。”

  这称呼将孟佳妩吓了一跳,她也连忙抬头看过去,正对上一双审视的眸子。

  不过——

  这眸子却不是在审视她,而是审视江卓宁。

  江卓宁唇角落了一个口红印。

  她们大三完了就开始实习,她基本上就在家里的餐厅里转悠,肯定会化妆,刚才亲了江卓宁一口,留了印子在他唇角也很正常,可,没想到这么巧就碰见江卓宁他妈了呀。

  江卓宁也有点懵。

  他从小就是父母眼里的乖孩子,老师眼中的好学生,说白了,就别人家那种小孩。

  一进大学就和孟佳妩谈了恋爱,时间还早,他自然没有告诉父母,后来两人分开,他又出国,自然更没提起这个事了,原本打算这次回家有机会提一下,让父母心中有数。

  可怎么着,也不该是眼下这种情况。

  他猝不及防,又尴尬得不得了,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  孟佳妩回过神笑了笑,“阿姨好。”

  问完了,又下意识看向了卓娅边上陪着的一个女孩,抿抿唇没说话。

  女孩看着她,倒是大方笑了一下,“你好,我是江卓宁的高中同学兼邻居,许诺,你叫我小诺就行了。”

  小诺?

  孟佳妩看着女孩没说话。

  这笑容、头发、身段、言行举止,活生生一个翻版楚婧宜啊!

  江卓宁的高中同学兼邻居?

  那不就青梅竹马嘛,她怎么都根本没听到江卓宁说起过?

  简直无法忍受!

  孟佳妩抬眸看向了江卓宁,后者总算回过神来,介绍道:“妈,这是我女朋友,孟佳妩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江卓宁的妈妈卓娅是舞蹈老师,个子高挑,已经五十多岁,身材仍旧保持的匀称苗条,穿了一条民族风的浅米色刺绣棉质长裙,乌发用一根白玉簪挽在脑后,气质很优雅,像兰花。

  勉强应了一声后,就朝着江卓宁淡声道:“小诺上午就过来,听说你今天回来,还准备显露一下厨艺呢,这不,和我一起去水产市场买了点鱼虾,你带了女朋友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?”

  江卓宁柔声解释道:“想给您和我爸一个惊喜呢。”

  喜没有,惊倒是惊着了。

  卓娅又看了孟佳妩一眼,怎么看,都很难生出好感了。

  而且——

  她都从来没想过,自己儿子会喜欢这一类型的女生,作风大胆,身材火辣。

  卓娅朝着许诺无奈地笑了一下。

  许诺这姑娘她其实也认识不算特别久,也就两年时间,两个人在晨跑时候认识的,聊天之后,才发现原来这姑娘是他们家阿宁高中同学,尤其两家买房买到了一处,还做了邻居。

  缘分深,自然就往来多了一些。

  他们夫妻俩也就江卓宁这么一个儿子,许诺放假回家偶尔也过来陪陪他们,她已经暗地里试探过两次,知道这姑娘原本就对他们儿子有意思,她也很满意,才把江卓宁的近况时不时透露给她。

  学习依旧很好呀,去了Y国当留学生,这几天就回来,准备去华夏台实习。将来要留在云京发展。

  她也是存了等江卓宁一回来就撮合两人的意思。

  哪曾想——

  江卓宁连女朋友都领回来了。

  卓娅不怎么喜悦,孟佳妩和江卓宁自然也没多高兴了,默默地一起往回走。

  许诺走在卓娅的边上,没一会,稍微退后了一点,从包里拿了张湿巾出来,抬手戳了戳江卓宁的后背。

  江卓宁扭头看她一眼,一脸疑惑。

  许诺抿唇笑着点了点自己唇角的位置,江卓宁突然就明白了,接过湿巾,也稍微落后一点,低着头去擦那个口红印。

  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

  许诺就低声道:“你女朋友还挺漂亮的,大学同学呀?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攥着湿巾,点点头。

  心里还是有点难以形容的尴尬,许诺是他高中时期同班同学,他们那一届校花级别的女生,高考前就被保送本市最好的大学了,也就比他高了一级,眼下应该已经大学毕业了。

  可——

  她成了他们邻居他倒是知道,怎么就不晓得她什么时候和自己母亲关系这么好了。

  江卓宁若有所思。

  孟佳妩侧头看了他一眼,心情可一下子跌到了谷底,咬着唇低声道:“她是你的青梅啊?”

  “别瞎说。”江卓宁压低声音,还朝她递了个眼色。

  的确太突然了。

  从刚才接到孟佳妩电话开始,这一切都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
  尤其还被他母亲看到了那一幕,他的心情可真是无法形容了,难堪得不得了。

  四个人一路上也没说多少话。

  走了一会,才总算到了家门口了。

  晓得江卓宁就在后面,他表姐也就没关门,虚掩着,卓娅走在最前面,推门进去,后面三个人也就都跟了进去。

  一楼,客厅里。

  江致远正和江表姐说话呢,一抬眸就看到几人进了来。

  “爸。”江卓宁走两步到了茶几跟前,唤了江致远一声,抿唇淡笑着介绍道,“这是我女朋友,孟佳妩。”

  话音落地,又看了孟佳妩一眼,温声道:“我爸,我表姐。”

  “伯父好,表姐好。”孟佳妩连忙道。

  “来了别拘束。”江致远点点头,起身笑道,“快坐,就当自己家里一样。”

  江致远人到中年才得了一个儿子,平素也算是疼爱有加,可他性情板正庄重,又是桃李满天下的教授,哪怕头发花白,笑起来也没办法让人感觉到放松,还是挺严肃的。

  这严肃和孟庆的严肃还是挺不一样的。

  有点……

  孟佳妩胡思乱想着,突然就想到学院里那个古板的李教授了。

  江卓宁的父亲,和那古板的老头一样一样的。

  想到李教授,孟佳妩的心情一时间更是无比糟糕,要知道,李教授可是她和江卓宁分手的导火索。

  孟佳妩点点头,抿着唇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第一次来到江家的喜悦也没有了,江卓宁这样一双父母,让她心情无比烦躁。

  太正经太严肃了。

  虽说都是教授,可,高级知识分子都这么严肃啊?

  “阿宁你陪着小妩先坐着,一直等着你回来呢,我们午饭都没吃,我现在就去准备。”孟佳妩神游间就听到卓娅笑着开口了。

 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站着的许诺就微笑道:“阿姨我给你帮忙。”

  “你也是客人,坐着休息就行了。”卓娅笑着推拒了,抬眸朝江致远道,“厨房里有西瓜和葡萄呢,你去给孩子洗点端过来。”

  “我去就行了。”江卓宁的表姐说话间就起身了。

  卓娅也没推辞,朝着孟佳妩笑笑道:“今天午饭有点晚了,别介意,先吃点水果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孟佳妩勉强道,“阿姨你太客气了。”

  不仅客气,还生疏。

  偏偏,她根本不是那种八面玲珑的人。

  像许诺那种热乎劲,打死她,她也表现不出来。

  江卓宁自然看出她的尴尬了,也有点无奈,温声道:“去我房间看看吧,我上去放东西。”

  “好。”孟佳妩连忙站起来了。

  她跟着江卓宁先上楼了。

  江家的大厅接近于大圆形,屋顶挑高,上了楼梯之后走廊基本绕着外层一圈,她伸手去挽江卓宁的动作也就落在众人眼中了,眼见她进门口随手关了房门,江致远修长的眉都忍不住蹙了起来。

  卓娅笑道:“阿宁这女朋友还挺活泼的。”

  活泼?

  江致远看了她一眼,淡声道:“先做饭吧,孩子长途劳顿的,肯定饿了。”

  “那我先去。”

  “阿姨我陪您一起。”

  “说了你是客人,坐那看电视就行了。”

  “没事,在家里也天天帮着我妈做饭呢,她最近去旅游又不在,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。”许诺柔声笑着,跟着卓娅一路往厨房里走。

  卓娅也就没客气了,笑着和她聊天。

  江卓宁表姐端了果盘出去,看了江致远一眼,笑道:“阿宁这都实习了,谈个女朋友也正常,瞧您这脸色,快吃点西瓜降降火。”

  “哼。”江致远拿了片西瓜,声音淡淡,“工作还没找呢,女朋友先给我带回家了。”

  “那姑娘看上去还挺漂亮。”

  “漂亮能当饭吃?”江致远看她一眼,“到了家门口才让阿宁去接,诶,你见过这么不庄重的姑娘家?裙子穿成那样,言行举止都没小诺得体,这年龄也差不多吧?”

  “咳咳。”江表姐干笑道,“现在这裙子都这样,露半边肩膀很正常。”

  江致远看她一眼,也就没说话了。

  一双眸子里满满都是不悦。

  孟佳妩穿了件浅蓝色单肩及膝裙,对她来说,款式算不上性感暴露。

  可——

  耐不住身材好,紧身裙穿着,自然曲线毕露。

  江卓宁的表姐也还不到三十,可以接受,江致远却已经年过花甲,审美从来没变过,对温柔知礼的女孩最为欣赏,对奔放热情的都有点接受无能,更何况火辣性感的那一类。

  而且,他也从来没想过,自己儿子会领回来这么一个女朋友。

  江致远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江卓宁的房门。

  两个人在里面待了十多分钟。

  江卓宁放了东西,看一眼床上躺着的孟佳妩,站在床边问,“你怎么也不提前和我商量一下?”

  “我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。”

  “……”江卓宁无奈地抿抿唇,“行了,起来吧,别在房间里待太久。”

  “我不想下去。”孟佳妩苦着脸看他,“你爸妈看起来很不好说话的样子,我不自在,咱们等会再下去。我发现你的床挺舒服啊,软乎乎的。”

  “你来的这么突然,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。”江卓宁微微蹙着眉。

  心里有点烦。

  孟佳妩这么突然来到,打乱他原本所有计划了,这第一次上门简直糟糕透顶。

  连带着,他都有点措手不及。

  更何况他父母呢。

  孟佳妩从床上坐起来了,仰头道:“我很好说话啊,在你家也不会挑三拣四的,需要准备什么啊?”

  江卓宁:“……”

  他看了孟佳妩一眼,着实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  两个人简直鸡同鸭讲。

  略微想一下,他决定也先不下去了,语重心长道:“不是你挑不挑的问题,明白吗?我爸妈性子都比较传统,从小对我要求也严格,他们理想的未来儿媳妇,应该是挺端庄规矩的那一种……”

  江卓宁话未说完,孟佳妩就直接打断他,“许诺那种?”

  “……”江卓宁叹口气,“算是吧。”

  许诺的事情他也挺意外,不过眼下时间紧迫,他也没时间和孟佳妩绕来绕去的,只得简短道:“许诺就是我高中同学而已。恰好家里也买房在这一块了,我和她没什么关系,你不用多想。不过你一会下楼去总得稍微注意点,尤其在我爸妈面前,别和我太亲密,规矩点。”

  “我是你女朋友好吧,我不和你亲密,让那白莲花和你亲密呀?这不搞笑么?”

  “你对人家这称呼一会千万别出来。”江卓宁又拧了眉。

  孟佳妩也不满了,“咱们在房间里,你干嘛还要帮她说话?”

  “我没有帮她说话。”江卓宁无奈道,“我父母喜欢她这是事实,再说她也没做什么错事,大家都在呢,你能针对人家吗?”

  “她对你有意思。”

  江卓宁一愣,“你相信我就行了。”

  “我相信你啊,可是我不相信她,她对你有意思,这都登堂入室了,难不成我还要对她笑脸相迎?”

  “我们还没结婚呢。”江卓宁长吁一口气,“你这才第一次来我家,而且我不说了吗?我爸妈喜欢她,她是我同学不错,可她也是我们家邻居,我总不可能把人赶出去?”

  “所以就得我受委屈了?”孟佳妩看着他。

  “就当你为我受点委屈好了,行吗?”

  “嗯。”孟佳妩挑着眼尾想了想,笑道,“那你今晚和我住酒店。”

  江卓宁:“……”

  “我好不容易来一次,你总不可能让我下午就回去吧。我要玩几天,你们家这样我也不想在你们家住了,我住酒店,你陪我。”孟佳妩要求道。

  “不行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行啊?”

  “我半年没回来,突然带你回来已经让他们很意外了,怎么可能在外面过夜?”

  “那你爸妈这样,我肯定不能留在你们家过夜。”孟佳妩扁着唇角看他,“你干嘛呀,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,那你说怎么办?不可能让我一个人住外面吧,哪有这样当东道主的,我以前去找别人玩……”

  孟佳妩看着他脸色,话音突然戛然而止了。

  江卓宁淡淡道:“吃了饭再说吧。”

  他当然明白孟佳妩的意思,可,时至今日,自然不能像在学校那般顺着她。

  父母的眼光是无形的枷锁,他压力很大。

  尤其——

  他本来就是独生子,从小到大都让父母引以为傲。

  他习惯了让他们省心,骨子里,更是尊敬爱戴他们,他们既是父母,也在他生命里扮演了导师一样的角色,他不想违逆,更不想让他们失望。

  这种感情,孟佳妩一时半会体会不来。

  他其实能包容。

  两个人最亲密的时候,孟佳妩过往所有事都告诉给他了。

  他当然是心疼的,虽然他很不赞同她自暴自弃的行为作风,可,他一直都觉得那是环境所致,没人教她,她不晓得怎么和别人相处,凡事为自己考虑,难免自私。

  他能容忍她在感情里自私点,却不能容忍她对自己父母不尊重。

  学校里上课那一次,他其实当了逃兵。

  李教授提醒了他,想到和他观念相近的父母,他有点无所适从,想着冷静一下,后来又出国,自然更不可能随意给孟佳妩许诺了。

  这两年的确忙,两国之间又有时差问题,两个人联系自然少。

  孟佳妩能改变他很欣慰。

  可——

  眼下他又突然意识到,孟佳妩会在他跟前变得听话点,是因为喜欢,其他人就未必了。

  她的家庭环境复杂,似乎从小没有尊师重道、孝敬长辈这样的意识,她爱他,所以在他跟前收敛锋芒,能稍微柔和些,可她又不爱他父母,处处忍让迁就都不太可能,甚至还会不耐烦甚至暴躁。

  胡思乱想着,江卓宁突然就觉得累。

  自己和孟佳妩以前认识的那些男人不一样,更何况他所处的这个环境了。

  他的父母、叔伯、兄弟姐妹,大部分都在这样一个文化氛围特别浓郁的圈子里,从政的有那么一两个,从商的基本没有,多半都属于挺传统严谨那种人。

  孟佳妩要怎么融入?

  他要承担压力,作为她,更要承担压力,学会改变。

  孟佳妩愿意为了他改变吗?

  或者说——

  她能为他改变吗?

  江卓宁看着她,心神百转,只觉得无力。

  他以前觉得好的爱情是彼此对等,并肩而立,不为对方改变,而是保持独立性,这是爱情的尊严。

  可——

  他深深觉得孟佳妩不改变不行。

  人是社会的动物,无规矩不成方圆,她太过随心所欲了。

  江卓宁叹口气,也不多说了,无奈道:“走,我们先下去吃饭,你也不用紧张,就我刚才说的,别在我爸妈面前太随意就行了,剩下的事情咱们慢慢说。”

  “嗯嗯嗯。”孟佳妩自觉前面失言,也不和他争辩了,起身道,“我都听你的。”

  江卓宁帮她整理了一下裙子。

  孟佳妩看着他,抿抿唇,两条胳膊突然环住了他的脖子,覆上他的唇,辗转吻起来。

  江卓宁一愣,就听到她小声请求道:“吻我,别推开我。”

  他心里叹口气,一只手就落在她后腰上了,轻轻闭了眼睛,回吻着她。

  这个吻让孟佳妩安心了。

  可——

  还是不够的。

  孟佳妩突然就想到许辉了。

  说是爱她,所以有那么疯狂急迫的激情。

  江卓宁以前好像也有过,可,也就是在两个人的第一次而已,他一贯理智克制,男女之事上墨守成规,两个人相爱以后,亲热的时候都很温柔,每次吻她,都柔和轻缓,好像怕吓到她似的。

  她以前还挺开心的,觉得他喜欢她,对她好,和其他男人都不一样。

  现在想法又变了。

  江卓宁这样,是不是因为他其实没有那么狂热的爱。

  她想被他不顾一切地占有,而不是这样,两个人规规矩矩的,接个吻还得偷偷摸摸。

  孟佳妩胡思乱想着,就将他推到了墙壁上,顺着他脖颈吻起来,江卓宁呼吸紊乱间,感觉到她突然吮吸了一下,大惊,连忙推开她。

  孟佳妩一愣,“怎么了?”

  江卓宁看她一眼,抬步就到洗手间去了。

  脖颈偏下的部位多了个吻痕。

  真是……

  他简直无法形容他这一刻的心情了,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,就那么看向了孟佳妩。

  孟佳妩朝着他笑了一下。

  江卓宁就没说话了。

  抬步出了洗手间,去衣柜里翻找了一下,换了件衬衫。

  孟佳妩就站在两步开外打量着他,眼见他衣领将吻痕给遮住了,抿抿唇,眼眸里也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  江卓宁抬手系着衬衫纽扣,抿唇问她,“你故意的?”

  疑问句,语气却笃定。

  孟佳妩看着他,抿抿唇就上前抱住他的腰,撒娇道:“我就宣示一下所有权。”

  江卓宁深呼吸了一下,“下楼吧,先吃饭。”

  “好。”孟佳妩点点头笑了一下。

  两个人一起下楼了。

  江卓宁这过程换了件衬衫,自然有点古怪,可,他总不能顶着吻痕就出来了。

  ——

  餐厅里。

  一众人一起吃饭。

  江家有食不言的规矩,饭桌上基本很少聊天。

  气氛自然有点尴尬了。

  卓娅主动打破了沉默的氛围,笑着招呼道:“这个糖醋带鱼是小诺做的,过程还挺麻烦,不过味道不错,阿宁你给小妩多夹几块。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夹了块带鱼放在孟佳妩边上的碟子里,淡笑道,“尝尝。”

  孟佳妩看了他一眼,“最近减肥呢,不吃肉。”

  江卓宁:“……”

  他脸色没变,又夹了蒜蓉油麦菜给她,“那你多吃点青菜。”

  许诺看着两人笑了笑,神色间还带着点歉意道:“炒油麦菜的时候好像盐放的有点重,我爸妈吃菜味道重,平时习惯了,顺手就给放多了。不过阿姨做的蛋花汤味道很好,淡淡的,正好配着喝。”

  她说话柔和带笑,很让人舒服,偏偏孟佳妩就不舒服。

  许诺和楚婧宜太像了,她怎么看怎么讨厌。

  偏偏——

  这不是在云京,也没在学校宿舍,她来了临江市,还在江卓宁家里,人家的地盘。

  孟佳妩朝着许诺一笑,“我们家佣人做菜口味偏淡,那我就多喝点蛋花汤好了,看着就很有食欲,谢谢阿姨。”

  “你喜欢就多喝点。”卓娅脸色有点僵。

  孟佳妩突然就回过神了。

  她只想着刺激一下许诺而已,做菜这种事基本都佣人代劳。

  可——

  一不留神就将江卓宁他妈给带进去了。

  孟佳妩抿抿唇,脑子飞快地转两下,低头喝了汤,就小声道:“阿姨做的汤味道真不错,我妈妈可从来不下厨的,我爸去得早,她一个人又得打理生意又要照顾我,可能太忙了,从来不下厨,也不让我下厨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话音落地,正吃饭的其他人都愣了一下。

  也就突然有点明白了。

  这孩子被妈妈一个人拉扯大的,母亲既然忙着做生意,难以疏于管教。

  难怪了。

  卓娅想起来还有点于心不忍,朝着江卓宁道:“小妩的口味我们也不清楚,你这个做男朋友的应该有点了解,看看她喜欢吃什么,多顾着点,别到了家还没让人吃好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江卓宁也松口气,点点头。

  正吃饭的江致远脸色也略微缓和了,开口道:“小妩也不胖,减什么肥呢,健康最重要。”

  “女孩子都喜欢瘦一点的。”孟佳妩看一眼许诺,有点艳羡道,“我就羡慕许诺这样的,清清瘦瘦的,看着没什么肉才好,穿衣服也好看。”

  许诺浅笑一下,正好在吃饭,也就没说话了。

  孟佳妩眼神里那意思,不就说她身材一般,骨感吗?

  人还挺厉害,难怪能把握住江卓宁了。

  不过——

  孟佳妩咄咄逼人,她却不是。

  听着江卓宁父母和孟佳妩说话,她全程也没插嘴,只等到几个人说话告一段落,才笑着问江卓宁,“你什么时候去云京?”

  “嗯?”江卓宁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我想着跟你一块去呢,”许诺笑道,“我学的广告专业,感觉在那边发展更好些,网上已经面试了两家公司,都通过了,可我在那边不太熟,而且我还有点路痴,想着跟你一起去安全点,毕竟你在那边上学嘛,同学朋友也多,找房子什么的帮帮我,也省的我爸妈担心了。”

  江卓宁:“……”

  这请求,在他们家饭桌上提出来,他有点没办法拒绝。

  不但他没办法拒绝,他父母都没办法拒绝。

  卓娅第一个笑道:“当然了,邻里之间就应该互帮互助,而且你们先前也一起念过书,这些都不算什么大事,到时候让阿宁带着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那就谢谢阿姨了,我妈走之前还在家里念叨呢,这两天电话里也总念叨着。”

  “说什么谢不谢的。”卓娅笑着摇摇头。

  说完了,又看了眼孟佳妩,发问道:“小妩是云京人?”

  “嗯。”孟佳妩脸色已经冷了,点点头。

  她实在无法接受,江卓宁的父母这是个什么意思,左右逢源?在她和许诺中间挑挑拣拣?选择儿媳妇吗?

  什么人啊?

  她是江卓宁的正牌女友好吧,许诺对江卓宁有意思,他妈看不出来吗?

  还答应她这种事,给他们创造机会?

  简直无法忍受。

  孟佳妩一只手握着筷子,唇角连笑意都没有了。

  卓娅自然看见了,却也不以为然。

  在她看来,自己儿子纵然不能选择许诺,两家也是邻居关系,做不成夫妻可以做朋友,既然一起去云京发展,互帮互助在情理之中。

  不过——

  她原本是想说,孟佳妩是江卓宁女朋友,到时候可以和他一起去,算是接待一下许诺。

  眼看着孟佳妩的脸色,也就什么话都懒得说了。

  这女孩作风随意,她原本就不满意,听到她单亲,算作理解,可到底还是不怎么满意,单亲家庭的孩子缺少关爱,性情也会略微偏执些,很明显对他儿子有很强的占有欲,她看在眼里,更是不满意了。

  同情不同情的都是后话。

  做母亲的,总是一门心思替自己孩子着想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(⊙o⊙)…

  写完了发现,怎么都没把男女主给拉出来,汗滴滴。

  先顶个锅盖,再弱弱说一句,阿锦实在太喜欢阿宁了,感觉起来,仅次于晏哥哥了,这诡异的感觉呀,江的设定,已经完全脱离了女主的男配和女主朋友的CP,变成女主的朋友了,也就是……女配?

  (⊙o⊙)…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79:不速之客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