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0:云舒有孕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下午三点,一众人吃完饭。

  孟佳妩总算被解放了,只觉得好像受了一场刑罚。

  江家规矩太多了。

  吃饭时虽然在说话,却也基本都轻声细语,每个人的坐姿都端正得不得了,严苛得快赶上军训了。

  尤其,这规矩还是自发性的。

  她也不想多留。

  三点半,就以出去订酒店为由,叫了江卓宁陪着她一起出门了。

  有风,天气便没有正午那么炎热了。

  江卓宁带着她在家附近的酒店里订了房间,送她上去,没一会就想走了。

  孟佳妩自然不让,看着他撇嘴道:“你真要把我一个人留在酒店里面?我不要,你陪我去外面玩吧,好不好?看看你们临江的夜景?”

  “听话点行吗?”江卓宁扶着她的肩膀,无奈道,“你没看见我爸妈的脸色吗?你先待在这,要是无聊了自己出去转转,我先回家看看,明天再出来带你玩。”

  “我不要。”孟佳妩一张脸顿时就垮了下来。

  江卓宁看着她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颇有点进退维谷的为难劲。

  孟佳妩就抱上他的腰了,声音轻轻地撒娇道:“我真的好想你,你都不知道,这两年我过的什么日子,没有你真得无聊透顶,陪陪我好不好,就一会会也行。”

  她声音低柔,仰着脸说话,江卓宁就有些心软了。

  两个人的回忆里也是有甜蜜的。

  哪怕孟佳妩大多时候都蛮横不讲理,可在两人关系很好的那段时间,她也有着挺柔和的一面,尤其撒娇的时候,总能让他觉得难得又受用。

  江卓宁叹口气,拍着她后背道:“我们这不和好了吗?你别多想。”

  “可是你爸妈明显喜欢那个白莲花!”孟佳妩闷声抱怨。

  真是受够了。

  她很愤怒,愤怒之余还有一点慌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许诺那样的,一看就是白莲花心机婊,等她一走,还不知道怎么在江家说她坏话呢,江卓宁这会还要回去,让她很没有安全感。

  孟佳妩抱着他的胳膊收紧再收紧,用着几乎将他勒断的力道。

  她这么使力,江卓宁自然心疼了,又小声哄她,“乖,你应该对我多一点信心,哪怕分手了,我这两年也根本没交女朋友,对不对?别瞎想。”

  “你爱我吗?”孟佳妩抖着声音问他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不要嗯,我要听你说。”孟佳妩看着他的眼睛,要求道。

  神色期待,看上去就非常楚楚可怜了。

  江卓宁用一个吻回答了她。

  他低下头,主动吻上她的唇,温柔地辗转流连,孟佳妩很快回应他,两个人就站在酒店房间中央,吻到了一起去,很快,呼吸都有些急促了。

  孟佳妩抬手去解他衬衫纽扣。

  江卓宁握住她的手,低声无奈道:“我真的不能久留。”

  “我不管,你不做不许走。”孟佳妩话音落地,一只手直接握紧了他皮带。

  江卓宁闷哼一声,被她带着跌倒在床上。

  少年初识情滋味,总是悸动难言。

  孟佳妩给过他许多痛苦,却又是他此生第一个女人,初吻初夜,都尽数给了她,尤其她又非常懂男人有技巧,江卓宁骗不了自己,这两年他不是没想过她年轻妩媚的身体。

  窗帘拉着,两个人在床上挥汗如雨。

  整整一小时。

  江卓宁穿了衣服,将床头开了封的安全套盒子扔在垃圾筒,剩下几个装进裤兜。

  抿着薄唇看了孟佳妩一眼。

  只觉得愧疚。

  在这样的时刻,他再回家,感觉起来着实过意不去。

  很古怪,还有种负罪感。

  孟佳妩躺了几分钟也穿上裙子了,跪坐在床边亲吻他脸颊,小声道:“我好爱你。”

  “对不起。”江卓宁闭了闭眼睛,声音微微哑,“你好好休息吧,我明天一早出来陪你,玩一天,我们星期一一起回云京。”

  “我不住了。”孟佳妩抱着他胳膊道,“我要回家,你送我去机场吧。”

  “现在?”江卓宁一愣。

  孟佳妩点点头,“我是上午突然跑来的,我妈都不知道呢,我怕她晚上再找我,找不到又发火,还不如回去好了,反正在这里你也不陪我。”

  “我在家里待不了几天,尤其今天这情况,更是得回家向他们解释,不是不愿意陪你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孟佳妩捂住他的嘴,“你回去就是了,那你先送我去机场。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松了一口气。

  两个人退了房又去机场。

  孟佳妩正巧赶上了最后一班飞机。

  目送她进了登机口,江卓宁才转身往回走,黄昏里云霞漫天。

  他看着天边的云,突然就有点茫然,这感觉说不清道不明,让他突然间有点看不清楚自己的心,不确定,他们这感情最终会走到哪一步,他无法想象。

  孟佳妩足够漂亮,可今天这件事又一次提醒他,她多任性。

  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

  她似乎永远这样,随心所欲,做事情根本不晓得瞻前顾后,也基本上很难主动地去站在别人的立场去考虑,哪怕他说,她都不一定能理解领会,她为人处事自有自己的一套准则规矩,旁人得跟着她的脚步,一不留神,就被牵绊得分寸大乱。

  江卓宁叹口气,开车回家了。

  时至晚上七点半。

  他一进大厅,就对上自己父亲颇为难看的脸色。

  “爸。”江卓宁抿着唇。

  “四个小时。”江致远看一眼时间,语调严肃道,“你自己说说,今天这样子像话吗?哦,女朋友一来就恨不得给捧上天了,吃完饭打个招呼就走,临近晚上才回来,我以为你晚上不回来呢。”

  “您误会了。”江卓宁赔笑道,“她毕竟是女孩,在这里人不生地不熟的,我就陪了会,后来又送她去机场了,现在已经回去了。”

  “简直随便到了极点。”江致远拧眉道,“你怎么交了这么个女朋友?”

  “小妩她就是性子洒脱点。”

  “说的好听是洒脱,说得不好听就是不自爱了。”卓娅也从一楼舞蹈室里出来,看着他,一脸的不赞同,“小区门口就搂搂抱抱亲来亲去的,成何体统?”

  “……”江卓宁低了头没说话,无言以对。

  他从小的教养告诉他,这行为的确有点不雅观,引人诟病。

  毕竟——

  在他看来,亲密是两个人的事。

  学校里一路走过来,孟佳妩无数次挑战了他的底线,他到后来都有点麻木了,可,眼下站在父母苛责的目光里,那些羞耻感又全部卷土重来。

  江致远看着他的脸色,半晌,叹着气直接道:“进展到哪一步了?”

  江卓宁看他一眼,没吭声。

  “你和人家姑娘……发生关系了?”卓娅一愣,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发问道。

  眼下这社会风气开放她知道。

  可——

  她的儿子她了解,性子规矩冷静,根本不是那种轻佻浪荡的男生,他怎么就……学校里就和人家姑娘发生关系了,简直让她无法想象。

  江卓宁抿着唇看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我准备明年一毕业就娶她。”

  江致远:“……”

  卓娅:“……”

  夫妻俩对看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某种无奈的情绪。

  江卓宁又道:“我和许诺没可能的,这次带她去云京可以,不过后面不可能朝着情侣的关系发展,眼下我也有女朋友,和她往来过多也不好。”

  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卓娅点点头,柔声道,“你也累一天了,我炖了点汤,喝了就早点上去休息。”

  “谢谢妈。”江卓宁松了一口气。

  卓娅抬手在江致远肩膀上拍一下,给他递了个眼色,后者也就不多说了。

  三个人去餐厅吃晚饭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孟佳妩也已经下了飞机。

  机场外面取了车,就一路回家去。

  夜幕垂了下来,云京的夜晚还和以往每个夜晚一样,霓虹闪烁,灯火辉煌。

  她开着车,脑海里还回想着白天在姜家的那些事。

  江卓宁的父母不喜欢她,其实也无所谓,结了婚不和他们住在一起就好了嘛,反正江卓宁要在云京发展事业,他父母近些年肯定还留在临江市的,一年能见几次面啊,谁也碍不着谁。

  让她恶心的是许诺。

  长发飘飘、柔声细语的这一类女生,简直是她的天敌。

  几乎从中学时期开始,她就讨厌这一个类型的,也就是俗称的女神型女孩。

  每个学校总有那么一两个。

  学习优异、身材窈窕、相貌出挑、喜欢笑、人缘还不错,长发飘飘地走在校园里,当自己跟个仙女似的,吸引着旁人的注意力。

  和她完全在两个极端上。

  就像楚婧宜那样,每每遇到一个,她都恶心。

  还让江卓宁带着她来云京?

  简直让人倒胃口。

  尤其——

  江卓宁已经在饭桌上答应她了,肯定又会办到。

  神烦。

  孟佳妩胡思乱想着,只觉得许诺比童桐棘手多了,童桐虽然也对江卓宁有意思,可,她那样的性子,根本不可能翻出什么大风浪,她根本不担心。

  倒是许诺这样的,明里暗里给她下套,说个话都意有所指,难缠的很。

  她要是借着需要帮助的名头,成天找江卓宁,她该如何是好?

  她是挺相信江卓宁的,可她不相信许诺,那种心机婊,有了机会铁定会和江卓宁搞出事情来,防不胜防。

  她该怎么治治她才好?

  孟佳妩一路想着,没一会,也就到家了。

  晚上九点。

  刘樱还没睡,和昨天一样,躺在沙发上等着她。

  “小妩!”眼见她进门,刘樱就沉着脸招了一下手,“过来。”

  孟佳妩抬步走了过去。

  刘樱直接将一份邀请函扔在了桌上。

  “什么啊?”孟佳妩拿起来看一眼,不耐烦道。

  刘樱道:“顾氏旗下的慈善晚宴,时间在星期二,你到时候记得去。”

  “我去?”孟佳妩将邀请函重新扔在了沙发上,“我对这些事没兴趣,而且就我们现在这种情况,还搞慈善啊?顾好自己得了,别打肿脸充胖子。”

  “我是让你去搞慈善了吗?”刘樱没好气道,“你去了留意留意,有没有合适的……”

  她话未说完,孟佳妩直接打断道:“男人啊?”

  “你这什么态度?”刘樱不满地从沙发上坐起来,“我让你去相看相看怎么了?哦,你这后半辈子难不成就指望那穷小子了?再说了,我也没让你去傍上国内首富不是?你在这跟我叫嚷什么?不是我说你,你连婉清那臭丫头都不如!”

  孟佳妩一愣,“我和她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?”刘樱嗤笑道,“顾启云都快把她捧上天了!”

  孟佳妩:“……”

  孟婉清的事情她当然知道,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

  刘樱眼见她暂时没说话,恨恨道:“乔晞那个贱人死了还不得安生,生个女儿都能成精了。那顾启云什么人,从不吃亏的主,放眼全国都没几个人敢惹他。话说回来,要是你比得上那臭丫头一星半点,我需要为你操心?我做梦都能给笑醒了!”

  “你能不能别提她?”孟佳妩烦不胜烦道,“你有本事怎么不见孟庆宠着你呢?你都不行,你生的女儿自然也不行了,乔晞有本事降得住孟庆,她女儿降住顾启云也不在话下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刘樱突然道。

  孟佳妩一头雾水。

  刘樱紧盯着她的眼睛,愣了半晌,若有所思道:“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茬?”

  “……”孟佳妩着实有点不明白。

  刘樱一只手摸着另一只手上硕大的红宝石戒指,声音古怪,好像自言自语道:“你觉得,这孟婉清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乔晞?”

  孟佳妩:“?”

  “难怪听说顾夫人最近一直帮着他相看女人,还要收那臭丫头做干女儿自己养,想来也是联想到她那狐狸精似的妈了。”

  刘樱声音里饱含讥诮,孟佳妩却是第一时间听明白了。

  顾启云宠着孟婉清,这事情在圈子里已经算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了。

  可——

  碍于种种原因,根本没人敢说什么。

  孟婉清还不到十岁呢。

  她也从来没多想。

  眼下刘樱的话却是突然提醒了她,只觉得,乔晞能嫁给大她二十多岁的孟庆,她这女儿,指不定就嫁给大她十九岁的顾启云了?

  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。

  刘樱也已经想到了,看着她叹一声,“可惜你这样的入不了顾启云的眼。”

  “你说够了没?”孟佳妩已经到爆发的边缘了。

  刘樱一笑,“听说顾夫人现在对未来儿媳妇的要求都低的不能再低了,相貌端庄家世清白就行了,也是奇怪,就九岁一小孩,都能让她忌惮担心成这样。”

  孟佳妩没再理她,站起身就想上楼休息。

  “邀请函拿着。”刘樱提醒她。

  孟佳妩僵着脸拿了邀请函,一言不发,就往楼上走。

  边走边想。

  刘樱提到了顾启云,让她很快就想到楚婧宜了。

  顾启云这么些年眼光似乎一直没变,就喜欢楚婧宜那一型的女人,换言之,许诺那一型的女人。

  眼下——

  既然许诺要来云京,她何不想办法将她踢给顾启云,也就省的烦她了。

  本来嘛,许诺和童桐不一样,贸然采取过激的方式对付她,谁能想到会出什么事,要是她反过来将纠葛全部向江卓宁挑明了,再给她惹上一身骚。

  与其看着她纠缠江卓宁,不如让她另寻下家。

  那种看起来心高气傲的女孩,顾启云当然比江卓宁更有吸引力了。

  顾氏集团总裁夫人?

  单单这一头衔,就有多少女人趋之若鹜,更别提这总裁外形条件还无可挑剔。

  而且——

  她也清楚,许诺那样的,顾启云顶多玩玩而已。

  就让他们两人玩去呗。

  要是成了,她不费吹灰之力,也就解决了江卓宁这一朵烂桃花,一了百了。

  孟佳妩捏紧了手里的邀请函,上楼了。

  ——

  翌日,周末。

  晏家大宅。

  陪着老爷子吃了午饭,晏少卿和姜衿一起回依云首府。

  路上,晏少卿电话响了。

  “方律师。”姜衿正拿着他手机,看着来电,朝他提醒道。

  “你接吧,问问什么事?”晏少卿开车中一般不怎么拨打电话,声音淡淡。

  姜衿也就接通了,笑着道:“方大哥,我是姜衿。”

  “回国了呀?”方淮愣一下,笑着说一句。

  “嗯。”姜衿应一声,“晏哥哥开车呢。”

  “你们要去哪?”

  “刚陪着爷爷吃了午饭,现在准备去依云首府呢,没什么事。”

  “这样……”方淮语气还有些迟疑。

  姜衿略微想想,就笑着道:“那你还是和晏哥哥说吧,我把电话给他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方淮连忙道,“你就告诉他,云舒,嗯,有了身孕,我爸妈太高兴了,买了大堆食材晚上要做菜,问问他,要不要过我家来吃饭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自己先笑道:“真的呀,恭喜你们。”

  方淮在电话里笑起来。

  姜衿握着手机朝晏少卿道:“方大哥说云舒姐怀孕了,家里准备了好多吃的,问我们晚上要不要过去?”

  晏少卿也愣了一下,“电话给我。”

  姜衿将电话递给他了。

  晏少卿将车子靠边,笑着道:“恭喜。伯父伯母总算如愿以偿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,我妈乐得不行,家里都快被她买的东西塞满了,云舒也被禁足哪都去不了,我这不想着让你们过来坐坐,衿衿那丫头还能陪着她解解闷。”

  “那我们下午过来。”晏少卿没怎么犹豫,直接答应了。

  “行。”方淮爽快道,“那你先开车,快到了打电话。”

  “好。”晏少卿挂了电话。

  车子重新上路,他想了想,也就朝姜衿道:“那先不回家了,我们去商场买点东西,完了直接去方家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“都听你的。”姜衿朝着他弯唇一笑。

  晏少卿低笑一声,一只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在她头发上胡乱揉了两下。

  天气热,姜衿午饭后洗了澡才离开,头发还没干,自然也就没扎马尾,被他胡乱揉两下,顿时就乱了,抑郁道:“我没带梳子。”

  “这样披着也挺好看的。”晏少卿看她一眼,笑道。

  姜衿抬手将两边头发都拢到耳后了,“那你觉得我长发好看还是短发好看呀?”

  晏少卿捏捏她鼻子,“都挺好。”

  “哪种更漂亮?”姜衿不依不饶地问他。

  “都很漂亮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这话听起来,怎么就这么敷衍了事呢?

  她撇撇嘴,也就不理晏少卿了,坐在位子上,自己拨弄头发。

  晏少卿余光扫到她无聊的样子,唇角都忍不住轻轻勾着,眼睛里似乎也盛满了笑意。

  下午三点半。

  两个人到了商场。

  花了多半个小时转了一圈,采购了好些礼物,去方家。

  五点钟就到了。

  晏少卿下车拨了一个电话,方淮就出来接了,眼见两人手上拎满了东西,登时就有点哭笑不得,“不是说让你们过来吃饭,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?”

  “就一点心意。”晏少卿淡笑道。

  姜衿也歪着头道:“是呀,那些是给伯父伯母的,这些是给云舒姐和小宝贝的,没有你的份。”

  方淮:“……”

  晏少卿没好气看她一眼,“怎么说话呢,没大没小的。”

  “我就和方大哥开个玩笑。”姜衿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,扁着嘴看了他一眼。

  两个人这样子又将方淮给逗笑了,伸手接了姜衿手里的东西,他边走边道:“知道你们是夫妻还好,不知道的怎么看都更像兄妹。”

  姜衿抱怨道:“晏哥哥喜欢训人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方淮忍不住笑道,“这都结婚了还叫晏哥哥呢,也不见你改改称呼。”

  改称呼?

  姜衿愣神后,看了晏少卿一眼。

  晏少卿也正巧看着她呢。

  姜衿一张脸就红了,蹭到晏少卿边上,抱着他胳膊小声道:“我叫晏哥哥不好吗?”

  “挺好的。”晏少卿抿着唇笑。

  “我改不过来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晏少卿仍旧笑意浅。

  别说她改不过来,就是他听着也已经习惯了,感觉也不赖。

  他将两只手上所有东西拎在一只手上了,另外一只手牵着姜衿,两个人往里走。

  ——

  一楼,大厅里。

  云舒也知道两个人过来,准备了果盘刚放在茶几上,就听到脚步声了。

  “云舒姐。”姜衿看见她就唤了一声。

  这一唤,方母也从厨房里出来了,笑着道:“热坏了吧,这几天太阳毒得很,快去沙发上做,云舒刚切的水果,吃着降降温。”

  “谢谢伯母。”

  “恭喜您心想事成。”

  姜衿和晏少卿先后问了一句,方母更笑得合不拢嘴了,可着劲得将云舒夸了一通。

  云舒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等她去了厨房,红着脸招呼姜衿,“快坐吧,说是我不能吹空调,也就没开了,不过屋里其实还挺凉快,歇一会就不觉得热了。”

  “我去洗个手。”眼看姜衿坐下,晏少卿抬步去洗手间了。

  方淮将两人带的东西收拾了,也就坐在沙发上陪着,还没坐稳呢,手机又响了。

  他接通简短说了两句,笑着朝姜衿道:“你先坐,和你云舒姐聊着,我出去再接个朋友。”

  “恩恩。”姜衿连忙应一声。

  等他抬步离开,好奇道:“方大哥这是要在家里办聚会?”

  “也没,就叫了你们,还有和他合开事务所的伙伴,”云舒笑着道,“本来想请大家出去吃饭呢,可我这两天没办法出去,就请你们过来坐坐。”

  “你不能出去呀?”姜衿声音小小道,“方伯母不让?好夸张。”

  “医生说前三个月得小心点,老人家不放心,也就算了,工作的事暂时交给别人代劳了,生了宝宝再说吧。”云舒笑一下,眉眼柔和,一副温柔恬淡的样子。

  姜衿看着她,心里还有点艳羡,目光就落在她小腹上了,嘀咕道:“根本看不出来怀孕了。”

  “这才五十天,当然看不出来了。”云舒忍不住笑道,“最少也得三五个月才显怀呢,到最后肚子大了,可能走路都困难,所以其实现在算是轻松的。”

  “你有反应吗?”姜衿眼见她脸色红润,看上去还比以往丰满些,若有所思道,“听说刚怀孕最难受了,会吐得都没办法吃饭呢。”

  “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吧,我还好,基本上都没反应。”

  “那肯定是个乖宝宝了。”姜衿乐得不得了,一只手还忍不住隔着她柔软的裙子摸上她小腹,什么感觉都没有。

  晏少卿出了洗手间都看见她这幅样子。

  一脸好奇,小心翼翼地伸手过去碰人家肚子,眉开眼笑的。

  这丫头……

  晏少卿抬步走到她边上,忍着笑道:“这才哪跟哪呢,你是不是太心急了?”

  “我就是好奇。”姜衿扭头,嘿嘿笑了一声。

  再抬眸,愣了。

  视线里出现了赵安民和童桐。

  她后知后觉地想:赵安民就是方淮的合伙人?世界真小。

  童桐周末也没什么事,她妈过来了多半天,想着她明天得上班,又觉得无聊了,午饭后就买了机票飞回去,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。

  闲着也是闲着,她还喜欢胡思乱想,赵安民打电话,她也就应了下来。

  然后——

  两个人在外面吃了饭,赵安民就带着她逛了一会街。

  顺便,将她从头到脚改造了一通。

  齐刘海用细细一个黑色发箍卡了上去,长发剪了点,修了层次,在脑后绾成一个稍显蓬松的花苞头,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白嫩脖颈,配了一条浅米色高腰及膝裙,再加上一双坡跟鞋,显得亭亭玉立。

  她皮肤原本好,整张脸露出来弧度很柔和,眼睛挺大,不自觉地弯着眼角,看上去显得腼腆安静,脸颊一个酒窝又增添了点童真的感觉,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姜衿看着她,又看看边上揽着她肩膀的赵安民,心情还有点复杂。

  佛靠金装,人靠衣装。

  这话可真是一点没错的。

  她看着眼前改头换面的童桐,不知怎的,联想到刚进姜家被迫改变的那个自己。

  可——

  改变她的,是楚玉英。

  改变童桐的,却是赵安民。

  她遇到人生中那样一个改变,见到了晏少卿。

  童桐却远离了原本的期待。

  她越变越好了,却距离江卓宁越来越远了,这一切的改变,都是因为另一个男人。

  爱情到底是什么呢?

  姜衿只觉得唏嘘,边上的晏少卿已经和赵安民握了手,笑道:“幸会。”

  赵安民也点头一笑,“久仰。”

  晏少卿不认识他,他却是知道晏少卿的,不仅知道他,也因为网上先前沸沸扬扬那些事,知道姜衿,自然也知道两人的关系了。

  甚至——

  因为李敏的缘故,他事先就知道周五晚上那一场同学聚会。

  到了先结账,一来固然是因为童桐的缘故,二来,也是希望在姜衿那落一个好感,方便结交他们夫妻俩。

  倒是不曾想,机会这么快就来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唔,这几天一直在顶锅盖,没好意思要月票。

  但是还是发现好多小天使都主动投票给阿锦了,真是好爱你们。

  今天三十号了,这个月马上完咯,咱们的榜单貌似还是掉了一个名次嗷,亲爱的们攒着票的,都别藏着啦,打打鸡血愉快的地方就来了。

  (* ̄3)(ε ̄*)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80:云舒有孕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