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:有奖励吗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姜衿和童桐关系还好,赵安民又存心结交。

  再,方家父母十分好客。

  一众人度过了挺愉快的两个多小时,算得上宾主尽欢。

  晚上八点,晏少卿起身告辞了。

  赵安民也随之起身,笑着道:“那我们也走了,明天都得上班,就不过多叨扰了,伯父伯母早点休息,今天谢谢招待。”

  “这就走呀?”方母还有点不舍得,起身道。

  几个人都朝她笑了笑。

  方母虽然不舍,顾念着明天是周一,也就没多留,叮咛着开车小心,和方淮云舒一起,将四个人送到门外台阶下了。

  晏少卿和赵安民就没让继续送。

  眼见他们进门,才一起朝停车的地方走。

  赵安民揽着童桐,边走边道:“听童桐说你们也住在依云首府,还挺有缘分。这丫头一个人住我原本还觉得不放心,这下可好了,平时有个什么事,免不了烦劳你们关照一二。”

  “别这么客气。”晏少卿抿唇淡笑道。

  姜衿窝在他臂弯里,也探头笑着说,“我们是同学嘛,童桐要有事的话,打电话给我就行了。”

  “这丫头性子软。”赵安民语调里饱含爱怜。

  “那你平时就更不能欺负她了。”姜衿笑嘻嘻道。

  “喜欢都来不及了,哪谈得上欺负?”赵安民乐道,“这个绝对可以放心。”

  “恩恩。”姜衿点点头应了一下。

  几个人说话间就走到车边了。

  童桐坐了赵安民的车子过来,姜衿本来想着顺道带她回去呢,在晏少卿一个眼色之后收了想法。

  道别后,两个人先后坐上车了。

  姜衿忍不住嘀咕道:“其实不用赵律师专门跑一趟的。”

  晏少卿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淡声说,“他们俩这在一起才几天?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,自然需要独处,你连这一点脸色都没有?”

  “唔。”姜衿一愣,“我没想到。”

  “安全带。”晏少卿提醒她。

  姜衿连忙系上了安全带,靠在座位上叹气,“好吧,那我们走我们的。”

  晏少卿看着她笑一下,“困了?”

  “还好。”姜衿说话间打一个哈欠,出了小区,又侧侧身看着晏少卿的侧脸,若有所思道:“晏哥哥,你觉得不爱的两个人可以在一起吗?”

  “你又想问什么?”晏少卿头都没回。

  姜衿抿抿唇,“其实我也不知道。好奇怪的,我们星期五聚会的时候,我还觉得赵律师很适合童桐呢?可刚才在方家待了一会,我又觉得他们好像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合适。”

  “嗯。”晏少卿声音淡淡。

  “你也这么觉得吗?”姜衿眼见他应答,来了精神,坐起身问。

  “你那个同学,”晏少卿略微想想,都觉得自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童桐,半晌,只得话锋一转道,“合适不合适也难说,我并不了解他们。”

  “我觉得童桐挺拘谨的。”姜衿若有所思道,“感觉起来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。”

  晏少卿抿唇笑一下,淡声道:“想那么多干嘛?困了将座位放倒睡一觉,得一会才能到家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姜衿点点头,放倒了座位,侧靠着闭目养神了。

 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,淡笑一下,专心开车。

  ——

  周末晚上还挺堵。

  赵安民原本比他们晚点出小区,连着遇上两个红灯,更慢了。

  他索性也放慢了速度,笑着问童桐,“吃饱了没有?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点点头笑了一下,“方伯母做饭还挺好吃的,人也好好,感觉起来云舒姐就很幸福。”

  她说话间勾了唇角,脸颊一侧的酒窝越发显得深了,映着那无比真诚的一双眼睛,看上去完全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。

  赵安民定定看她一眼,无奈道:“你都没吃多少。”

  “中午吃的太饱了。”童桐解释。

  赵安民看着她笑了笑,也就没说话了。

  童桐舒了一口气,靠在座位上,侧身去看窗外的夜景。

  有点累,还有点茫然。

  中午她妈妈坐飞机回去以后,她就跟着赵安民出去了,行程排得很满,陀螺一样,忙忙碌碌地转了整整一天,勉强放松。

  说是放松了,其实还是没有彻底放松。

  头上的发箍挺紧,压着她的头发,感觉起来发箍两端下的头皮都有点疼,还盘了花苞头,她都没办法靠在位子上休息,只能侧头靠着休息。

  裙子也是,胸脯和腰部都勒得挺紧,端坐着,感觉起来总有点没办法呼吸。

  总归,挺疲惫的。

  女为悦己者容的道理她明白,可也没想到,谈个恋爱这么累。

  云京的夜晚很繁华,远超临江,她看着看着,却只觉得自己非常怀念临江的夜景,车子行驶在沿江大道上的时候,从江面吹拂而来的夜风,总是微凉的,能抚慰人烦躁的心。

  云京的夜晚没有那样的风,云京八月的夜晚,即便有风,风也是闷热的,让人很难舒服。

  江卓宁现在应该就在临江呢。

  多幸福,他可以感受着他们家乡的夜风。

  童桐一路胡思乱想。

  九点。

  两个人到了依云首府,赵安民直接将车开进去,送她到了家门口。

  车子一停稳,童桐便推开车门下去了。

  一转头,赵安民也熄了火,开门下车了,一只手按在车门上,看着她笑,“第一次过来,时间也早,都不请我进去喝杯茶?”

  上午他来接的时候,也根本没进家门。

  童桐没什么理由拒绝,也就笑笑道:“嗯,那你进去休息一会。”

  “好。”赵安民关上车门,揽着她进屋了。

  “小姐回来了。”两个人一进客厅,照顾她的阿姨就到了跟前,问候道,“吃过饭了没?要不要我做点宵夜,您和……这位先生一起用一点?”

  “不用,荣姨你去休息吧,赵大哥坐一会就走的。”

  童桐说话间换了鞋,将赵安民请进了大厅里,等他一坐下,就连忙翻柜子找茶叶了。

  家里的阿姨也没见过赵安民,又怕当了电灯泡影响两人,童桐让她去休息,犹豫了一下也就先下去了,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人。

  童桐又不喝茶,柜子里找了半天,又去多宝阁上找。

  赵安民看着她忙碌的背影,还有点忍俊不禁,笑着问,“找什么呢?”

  “茶叶啊。”童桐说话间转过身,就撞上他胸膛了。

  赵安民抿唇笑看着她,“你怎么这么老实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说进来喝杯茶,你就当真?”赵安民看着她略微懵懂的眼睛,心情更是愉悦了,捏了捏她的脸,笑道,“晚上了,不喝茶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童桐咬着唇看了他一眼。

  突然就有点无所适从了。

  赵安民神色定定地看着她,眼眸里盛满了温柔。

  尤其——

  他一张脸,距离她越来越近。

  薄薄的两片唇也是。

  童桐踉跄一步,背部就撞在了柜子上,她大睁着眼睛看向赵安民,退无可退。

  柔弱可欺的样子更是让赵安民情难自禁了。

  他看着近在眼前的粉嫩唇瓣,一凑近,一个吻落在了童桐的手背上。

  就在他差点吻上的时候,童桐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  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愣了。

  童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,半晌,声音低低道:“赵大哥,对……”

  “别说。”赵安民阻止了她,直起身,神色理解地笑了笑,“是我太心急了,应该给你时间准备,没事,别道歉。”

  “对不起。”童桐还是开口道歉了。

  除此之外,甚至不知道如何来表达自己刚才那一刻的拒绝。

  赵安民对她好,她是想着回报的,爱而不得的痛苦,付出却没有回应的心酸,她完全体会得到。

  可——

  她却根本做不到。

  感情的事情要怎么勉强呢?

  江卓宁吻过她,到现在,她都能感觉到那一刻他的呼吸和温度。

  童桐神色间满是茫然。

  赵安民扣着她肩膀的手指就忍不住紧了紧,盯着她道: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童桐看着他,半晌,低声道:“我太紧张了,赵大哥,我还没有过。”

  那个吻是她心甘情愿,却是意外。

  她没做好迎接人生中第一个吻的准备,只觉得,跨过这道坎,可能很难,需要时间。

  童桐看着赵安民,情绪翻涌。

  赵安民也看着她,突然低了头,准确无误地覆上她的唇。

  “唔。”童桐一声轻呼被他的动作瞬间淹没了,赵安民有过女人,年近三十,在她张口的一瞬间舌尖就探了进去,不由分说地和她纠缠。

  其实还有点早,他知道。

  可——

 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才第三天,他却已经追了她两年时间。

  也不早了。

  就在刚才听见她说话的那瞬间,他突然就无法控制内心的渴望,童桐太被动,等她心甘情愿的那一天,不知道都猴年马月了。

  这种单纯又心软的女生,他得主动点,从身到心,一点点攻占。

  童桐骨子里非常传统,在爱情中,更是有着信徒般的忠贞,哪怕她曾经痴恋过江卓宁,那又如何?

  江卓宁和她接触少,她以后的生命,得和他纠缠了。

  她也许很难忘记江卓宁,却永远也不可能忘记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,会嫁给他,做他温柔体贴的妻子,一生永不背叛。

  这就是童桐,他了解至深,怜惜、心疼,打定主意把握。

  赵安民随意地想了两下,扣在童桐背上的一只手都下意识往下了,落在她腰间,揉捏着。

  他呼吸灼烫,一个吻用了技巧,童桐退无可退,根本没办法避开。

  尤其——

  她其实有点恼,这样的赵安民,和以往斯文有礼的那个大相径庭,让她难以接受。

  却,不得不接受。

  赵安民很明显在生气。

  两个人都是男女朋友了,他要吻她,这很正常。

  童桐一只手扣紧了身后的柜子,忍耐着,闭着眼睛,强迫自己不再躲闪,小心翼翼地回吻。

  可——

  赵安民一只手很快落到了她的臀上。

  她相貌算不上惊艳,身材也算不上火辣,时常包裹在款式规矩的衣裙里,其实也玲珑有致,胸不小,臀部曲线也翘,正是一般老人所说的那种,一看就好生养的女人。

  赵安民察觉到她的回应,有点难以克制。

  追了童桐两年,更进一步的亲密,他也想象过。

  “赵大哥。”童桐突然撇开头一声唤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  赵安民停了下来。

  童桐脸色涨红地看着他,咬着唇摇头,“不行的,我……真的太快了。”

  一个吻她都难以承受,更何况其他。

  赵安民的意图,着实让她不知所措了,而且,两个人根本也没结婚啊,怎么可以那样?

  她嘴唇还有点疼,低头道:“对不起,我,结婚前,不能这样。”

  赵安民笑了一下,一把将她搂进怀里。

  童桐正紧张呢,就听见他声音低柔道:“我知道,是我太心急了。你能回应我我很高兴,冲动了些,别紧张,我可以等。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松了一口气。

  赵安民抬起了她的下巴,看着她红彤彤一张脸,柔声道:“你今天真漂亮。”

  童桐抿抿唇,笑着没说话。

  赵安民就抬手腕看了眼时间,拍拍她的脸,“早点休息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我送你。”童桐忙不迭道。

  她将赵安民送到了门口,眼见他离开,转身回家。

  只觉得如释重负。

  一边往房间走,一边取下了头上紧箍咒似的发箍,又弄散了花苞头,让被束缚了一天的头发暂时得到了解放,进房间的时候,连裙子侧边的拉链也拉开了。

  她忍耐力很强,感情里,似乎从来都没办法主动果决,习惯性包容退让。

  赵大哥?

  童桐胡乱地想着,觉得赵安民其实挺适合她。

  他强势、精明、进退有度,偶尔让她为难,却基本能把握住底线。

  他是成年人,心智上,比她成熟许多。

  她其实很明白。

  童桐脱了裙子进浴室,很快,里面就传来哗哗的水声了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赵安民开车途中接了一个电话。

  那头女人柔声问,“出差了吗?你这周没过来。”

  “你在家?”赵安民直接道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现在过来。”

  “那好,等你。”

  两个人三言两语交谈完,赵安民挂了电话。

  星期五童桐答应了他的追求,星期六他有点事也挺忙,一来二去,竟是忘了解决这点麻烦。

  年近三十,年轻多金,他算是云京市挺典型的那种单身贵族,平时工作忙,没时间过多地去应付女人,又爱惜名声不怎么去外面玩,有一个固定床伴。

  女人年轻漂亮,是他出外应酬主动贴上来的,高级会所里一个服务生。

  两个人之间当然没有感情,只谈金钱。

  他一个月偶尔找她两三次,基本上都是在周末。

  眼下——

  自然得解决了。

  赵安民很快开车到了女人居住的小区,上楼按了门铃。

  年轻女人穿着吊带睡衣就来开门了,一开门,就亲昵地挽上他胳膊,撒娇道:“怎么不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,我挺想你的。”

  赵安民一笑,“这两天有点事。”

  “理解啦,你先去洗澡?”女人问他。

  赵安民垂眸看了她一眼。

  跟了他两年,这女人无疑是风情万种的,身材好,只穿着睡衣,长卷发也打理过,带着馨香。

  这一刻却让他没什么兴趣。

  他眼下一门心思在童桐身上,得到她,娶了她,才是心愿。

  童桐不用香水,在他感觉,却比周围任何一个精致打扮的女人都要香。

  赵安民收回了视线,抽了手臂,淡声道:“不用了,明天还有工作,我坐一会就走。”

  “啊?”女人明显愣了一下。

  赵安民抬步坐到沙发上,在公文包里翻找了一下,掏出笔,很快写了张支票递给她,言简意赅道:“我准备结婚了,咱们好聚好散,这是我一点心意,满意吗?”

  女人一愣,细长的手指拿过支票看一眼,笑了,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大方。”

  “删了我的电话,以后见面就当不认识,当然,非要打官司了可以找我。”赵安民一笑,“不过惹上官司都不是什么舒心事,还是别找我的好。”

  赵安民为人挺精明,做事也从不拖泥带水,女人挺了解,也看着他直接笑起来,“还不到十一点,要不要去洗个澡,嗯,就当庆祝结束单身?”

  “不用了,我不喜欢给自己惹麻烦。”赵安民笑着站起身了。

 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他自然明白。

  而且——

  他习惯性处事不留尾巴,童桐的事情上他很认真,自然不会因为一时冲动,造成未来可能性无法弥补的遗憾。

  女人也就不强迫他了,送他到门口,若有所思道:“我挺好奇的,你的结婚对象是哪种女人?”

  哪种女人,能让精明如他,也这么忌惮。

  赵安民淡笑着看了她一眼,“晚安,早点睡。”

  女人:“……”

  赵安民点点头,转身去了电梯口。

  电梯缓缓而下的时候,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。

  童桐是哪种女人?

  他觉得,应当是那种,他可以算计,却也必须得到的人生伴侣。

  他爱她,毋庸置疑。

  ——

  翌日,清晨。

  姜衿五点钟就醒了。

  主要在夏天,昨晚她和晏少卿又睡得很早。

  她今天要去朝阳网面试,晏少卿怕她累,两人回家洗了澡就休息了。

  感念他的体贴,姜衿忍不住笑了一下,转个身去看他。

  晏少卿睡眠挺浅,从小就有晨跑的习惯,早上一般都醒得早,姜衿原本就被他抱在怀里,翻个身,自然很容易就将他弄醒了。

  晨光熹微,房间里蒙蒙亮,两个人四目相对。

  “早。”晏少卿一笑,抬手在姜衿头发上揉了揉,眉眼温和宠溺。

  姜衿一只胳膊还缠着他的腰,软糯糯地哼唧了一声,睡眼惺忪,看上去懒得不得了。

  晏少卿好笑不已,手肘撑着靠在床头上,柔声问她,“时间还早呢?要不你再睡会,一会早饭好了叫你?”

  “怎么不叫我去跑步?”姜衿突然问。

  晏少卿一愣。

  姜衿道:“以前刚住在一起的时候,你早上肯定叫我起来跑步的,现在怎么不叫了?”

  “还不是心疼你?”晏少卿勾唇笑笑,“不想睡你也可以起来。”

  “以前不心疼?”姜衿却蹙了眉。

  晏少卿耐心解释,“刚住来那会你身体素质太差,多锻炼会有好处。现在身体能好点,上了班多得是机会四处跑,多休息点也好。”

  “这样?”姜衿煞有其事地点点头,话锋一转,“可我不想跑步,也不想睡觉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就直接爬到了他的身上,抬手摸着他的脸,笑眯眯道:“我想吃你,现在。”

  晏少卿眼睛眯了眯。

  身上的小人儿又拿手指点着他的胸膛,一副不知羞的样子。

  晏少卿扯了被子,抱着她翻了个身,声音低低道:“我看你是不想上班了?”

  “你可以温柔点。”姜衿抿抿唇一脸期待。

  晏少卿低头吻上她唇角,声音含笑,“哪一次不温柔了?嗯?”

  姜衿的小手都已经游走到他背上。

  两个人亲密的次数很多了,怀里这小丫头自然没有最初那么被动,有时候情绪激动了,两个人纠缠起来跟打架似的,其实的确没那么温柔。

  晏少卿却自动忽略了,他就记得每次一开始自己的样子。

  如果说后面有变,都是这丫头片子咎由自取。

  不过——

  身下这丫头早上还得面试呢。

  晏少卿自然比以往温柔克制许多,两个人在床上缠绵了近一个小时。

  姜衿还是累瘫了。

  晏少卿身体素质太好,她就属于没事找虐型的。

  每次一开始兴致高涨,只想着一会这样那样,非得让晏少卿求她一次不可,可,事实上,每次受不了求饶的那个人都是她,无一例外。

  姜衿叹口气,也就收了思绪。

  身上很酸,难受。

  晏少卿揉一揉她的肩头,掀开被子,抱着她去浴室里洗漱。

  两个人洗了澡收拾完,六点半了。

  姜衿又开始在衣帽间折腾。

  她约好了早上九点半去朝阳网面试,提前也准备好了衣服。

  一件荷叶领的雪纺长袖白衬衣,一条纯黑色休闲窄腿裤,再加一双鱼嘴鞋,衬衫衣摆全部掖进裤子里,看上去清爽又干练,却也不失学生气,怎么看都像一个粉嫩嫩的职场小新人。

  应该就差不多了吧?

  姜衿穿好衣服,出了衣帽间,问晏少卿,“我穿成这样行吗?”

  晏少卿正打领带,看见她神色一愣。

  姜衿低头又看了眼自己的穿着,“会不会太正式?网站记者好像都穿得比较随意。”

  晏少卿还是没说话。

  这丫头第一次做这种打扮,挺惊艳的。

  这惊艳不单是长相,主要在气质,姜衿相貌古典娟秀,气质属于清新纯净类型的,黑白色调简直将这种感觉展现到极致了,尤其这种偏向轻熟女的打扮,兼有女人的清静柔美和女孩的青涩朝气,很令人赏心悦目。

  不过——

  晏少卿略微想想,觉得她这打扮似乎有点过于亮眼。

  可漂亮女孩就是这样,放哪都引人注目。

  尤其她今天并不是上班,面试而已,面试穿得正式点,也是为了显示尊重。

  职业和年龄在那摆着,她穿正装也难免老气横秋。

  晏少卿点点头,“可以了。”

  姜衿松口气,踱步到他眼前,扯着他领带晃了晃,促狭道:“老实交代,刚才是不是被我迷倒了?”

  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,“想太多。”

  话音落地,他整理着自己领带,转个身就出卧室了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晏哥哥这人吧,各方面都挺好,就是嘴硬。

  没迷倒,刚才一直盯着她看?

  呵呵。

  姜衿勾起唇角也笑笑,紧跟着他出了卧室,抬手在丞相脑袋上拍一下,笑道:“走,吃饭了。”

  丞相拉着脸,乖乖跟上。

  两个人到了餐厅。

  晏少晖已经起来了,照顾他的阿姨在哄着他吃早餐。

  一抬眼看见两人到跟前,小家伙咧嘴憨笑道:“哥哥,衿衿。”

  他昨天没和两人一起从晏宅离开,在那边玩到了下午被刘伯带回来,看上去倒显得活泼了些。

  晏少卿抬手摸摸他头顶,“乖乖吃饭。”

  “唔。”晏少晖扁扁嘴,低着头,乖乖吃饭了。

  发烧损伤了智力,其实也不算特别严重,在他身上表现出来,也就比同龄孩子反应迟钝些,却很乖,不哭不闹的,看上去总让人觉得憨憨的,挺好欺负。

  老爷子马上一百岁,平时休息时间很长,记性也不好,并不可能时刻顾及他。

  一不留神,晏少瑄就会偷偷欺负他。

  晏少卿也是无意中发现了这一点,才做主将他接到了依云首府。

  时间一长,也算是有点感情了。

  晏少晖挺依赖他,姜衿自然也发现了,坐在位子上,一边吃饭一边说,“少晖的幼儿园还没看呢?想好让他在哪上吗?”

  “这边就有,开学了直接送去就行。”

  “我怎么没发现?”

  晏少卿抬眸看着她,“可能你平时没注意,出门往北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她的确没怎么注意,咳咳,也没孩子嘛。

  想到孩子又顿时想到云舒了,怀孕感觉起来也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嘛。

  就后期……

  姜衿脑补了一下云舒大肚子的模样,又没忍住脑补了一下自己大肚子的模样,觉得实在接受无能,摇摇头,排遣思绪,专心吃了早餐。

  七点半,两个人一起出门了。

  上班地方不在一个方向,各走各的。

  姜衿拿钥匙开了锁,踮起脚在晏少卿下巴上亲了一下,笑道:“工作顺利。”

  晏少卿掐了掐她的脸,“预祝你顺利上岗。”

  “上班了有奖励嘛?”姜衿笑眯眯看着他,发问。

  “你想要什么?”

  “天上的星星可以咩?”

  晏少卿:“……”

  “嘿嘿,我就开个玩笑。”姜衿耸耸肩,“你给什么我都爱。”

  “少贫点,路上小心。”晏少卿拍拍她的脸,忍俊不禁。

  姜衿可怜巴巴地看了他一眼,上车先走了。

  眼见她开走,晏少卿才上了车,两个人在岔路口分别,他握着方向盘,蹙着眉若有所思。

  天上的星星?

  姜衿这话当然是玩笑话。

  可——

  就算她是玩笑,他也想最大程度地满足她。

  云京最高的建筑是什么?

  晏少卿手指无意识地点着方向盘,很快,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。

  华夏广播电视塔,距地面271米,要是他没记错,上面有一间三百六十度旋转餐厅,餐厅最上面的观景台,到了夜晚,应该有会当凌绝顶的视觉效果。

  天上的星星,想起来也是触手可及的。

  足以取悦她了。

  打定了主意,晏少卿也就收回思绪专心开车了。

  ——

  姜衿出发早。

  八点多就到了目的地。

  盛景大厦。

  朝阳网办公地址在大厦十七层,挺高。

  姜衿找位置停了车,拎着包进了一楼大厅,时间还早,大厅里也没什么人,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,等到八点半,有人坐电梯了,才跟着一起上去。

  叮一声,电梯停到了十七楼。

  电梯外的走道很安静,她一抬眼,正对上装裱好竖着的一行字,“令你恐惧的事情,就是你必须去做的事情。”

  警示标语?

  她胡乱想了想,眼见不远处两边玻璃门都紧闭着,她也没卡,目光又落到了其他几行字上。

  “要成为有道德的新闻记者,你必须永葆慈悲之心。”

  “一个记者,必须永远对职业、价值观和读者(或者听众和观众)负责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舒了一口气,走两步到了玻璃门面前。

  透过玻璃门,又看见一句,“让故事本身说话。如果你抓住一个形容词,就杀了它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本月最后一天啦,求月票吼吼。

  然后,一二月投月票的亲,有月票奖励的,阿锦一直忙得抽不开身,今天开始奖励。

  名单已经有了,等下午弄在留言区置顶评论,下午三点,亲们可以开始查看。

  有实体礼物和520小说币奖励,获奖的亲,记得及时留言,获得实体礼物的亲进群,把联系方式私戳给修修哈,么么哒。

  本文验证群【】,提交截图给管理,进正版群。(づ ̄3 ̄)づ╭?~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81:有奖励吗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