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2:初来乍到 求月票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姜衿有点压力。

  转个身,就和匆匆而来的一个大男生打了照面。

  男生挺黑,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,看上去,姜衿觉得最多也就二十六七岁。

  大夏天,他上面穿一件军绿色大短袖,下面穿了纯黑色一条宽松七分裤,配一双球鞋,背一个大包,一只手拎着豆浆和包子,嘴里还咬着半个肉包,头发乱着,睡眼惺忪,感觉起来,嗯,姜衿想到了小胖在网吧熬个通宵的样子。

  随意邋遢,让人不忍直视。

  男生看见她也愣了一下,一只手拿着包子,朝着她笑了一下。

  “你好。”姜衿主动道,“你是朝阳网的吧?我是姜衿,过来面试实习记者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  “唔,实习生呀。”男生点点头,干脆利落道,“我叫凌波。”

  话音落地,一只手在裤兜里掏了卡开门,一边朝姜衿道:“你过来有点早了,按理说十点多过来就行,星期一嘛,大家一般都比较忙。”

  “约了九点半,怕迟到。”姜衿一笑。

  “嗯,那你先坐这里面等一下,九点前台就来了。”男生朝边上一指,看她一眼,背着自己的包,脚步匆匆就走远了。

  姜衿站在了一个玻璃隔间外面。

  开门进去。

  这空间真的小,就挨着前台,一张长桌,长桌两边各放了两张靠背椅,看上去就挺像接待面试者的地方,里面能看到外面,外面也能看到里面,挺透明公开。

  姜衿舒口气,抬眸往外面工作区看了一眼。

  工作区很大,她所看到的这个区域应该正巧是记者编辑的办公区。

  每一排都是两行桌子并列,两台电脑靠背,形成对面工作的一个状态,目之所及,一个延伸的弧度上,都是一排排桌子和电脑。

  每台电脑边上都放着盆栽绿植,以仙人掌和绿萝为主。

  另一边基本上都放着工作夹,里面报刊杂志书籍笔记本都有,完全不得章法。

  乱,几乎是姜衿的第一感觉了。

  尤其随着人越来越多,每一个都步履匆匆,网络媒体嘛,年轻人很多,大半还都在进门之后吃完了最后一口早餐,然后,目的性十足地走向自己座位,拉椅子、开电脑、放包、接水喝、打开网页,工作。

  不过二十分钟而已,原本空荡荡的工作区基本就坐满了。

  电脑都亮了起来,节奏感立马就来了。

  姜衿舒口气,正准备收回视线,又往工作区上面瞟了一眼。

  体育版、经济版、时政版、娱乐版、社会版……

  基本上两三排一划分,计算下来,每个版块里,大概也就二十人左右?

  朝阳网作为国内影响力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,想想也知道,竞争应该挺激烈,姜衿抬手在心口按了一下,出了玻璃隔间。

  前台已经来了,挺年轻一个姑娘。

  姜衿笑着道:“你好,我是姜衿,约好了九点半过来面试。”

  “哪个岗位?”女孩低头找着资料,头也没抬。

  “实习记者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女孩抽了张表格递给她,“在边上先填一下这个。”

  姜衿抬手接过,拿着表格又去了隔间。

  没两分钟女孩就跟了进来,将一杯水放在她手边,随口问,“寸照和简历带了吗?还有身份证复印件。”

  “谢谢,都带着。”姜衿找出来递过去。

  女孩又给她一张表,“这个也填一下,姓名、地址、联系方式,做个登记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女孩拿了东西又想走,目光落在她脸上,微带疑惑。

  出了门看眼她身份证,突然也回过神来,这不是姜衿么?

  今朝有酒?

  市长千金?

  传说中晏元帅他孙子的未婚妻?

  天呐。

  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简历,更是震惊了。

  就说这两年没什么消息,人家去Y国约翰逊大学留学了。

  这……

  这姑娘怎么就看上他们这单位了?

  应聘实习记者?

  不嫌累呀?

  前台反正想不通,心里却难免重视了几分,将资料复印好,就拿着她的身份证和简历重新回了隔间,笑着问,“有哪里不明白的可以问我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姜衿填着表,抬眸看了她一眼。

  前台笑着探头看她一眼,“想去跑社会新闻?那个挺累的。”

  “嗯,有准备。”

  前台抬手看一眼时间,“那行,我过去找一下主任,问一下面试的事情。”

  “好,有劳了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前台转个身又出去了。

  姜衿填完表,等了一会,隔间里进来个三十多岁的男人。

  她连忙站起身,“你好。”

  “别紧张,坐吧。”男人话音落地,顺势坐到她对面的椅子上,拿起她的简历看了眼,笑道:“简历挺漂亮,说说看,为什么想干记者,这都入选十大高危行业了。”

  他说话带着点自我调侃,进来也没有自报家门,形象上和她那会见到的男生更是大相径庭。

  虽然没打领带,却也是衬衫西裤皮鞋,一副坐办公室的样子。

  身材挺拔,随意地坐着显得很修长,面容俊朗,唇角抿了挺浅一道弧,似乎挺温和,一双波澜不兴的眸子却让人觉得他不若表面那么平易近人,而是胸中自有丘壑。

  姜衿略微想想,也不猜了,直接道:“为了说真话,让更多的人接近真相。”

  “哦?”男人一挑眉,又笑了,“可以去华夏台,华夏台的影响力在国内还是首屈一指,怎么就想着来网站了?你对朝阳网了解多少?”

  “我觉得在未来,电视的影响力肯定比不上网络。第一,电视节目审查严,新闻也是,相比之下,网络新闻更宽泛更自由,体现在,嗯,现在许多耸人听闻的事情,都是第一时间从网上曝出的;第二,从某种程度上,电视的普及程度远不及网络,比如说,每个家庭肯定会有一台电视,但同时,家庭里每个人却都会有手机,手机俨然成了现在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信息接收器,手机上网、上微博,甚至不用你主动搜索,每天玩手机的时候,都会被动看到许多热点新闻,这些新闻也大多来自网络,网络的影响力可见一斑;第三,相比电视新闻而言,网络上虚假新闻更多……”

  姜衿一笑,“当然也就更需要求真务实的记者,我想要挑战。”

  男人看着她,点点头,示意她继续。

  姜衿略微想想,“朝阳网是国内影响力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。”

  男人:“?”

  姜衿笑着不说话了,也就是她讲完的意思。

  男人微愣,“这一句,就是你对朝阳网的了解?”

  “不是。”姜衿笑了笑,“我只是觉得这一点,就足够支撑起我留在朝阳网的信念了。”

  男人屈起手指点着桌面,声音淡淡,“跑新闻挺累。记者这一行远不如人们想象中那么光鲜,办公室大伙私底下这样说‘女人当男人用,男人当牲口用’。吃苦受累风吹日晒,有了紧急新闻更是得随时出发,半夜都有可能,作息极度不稳定,再夸张一点,为了赶新闻,熬通宵有时候也正常,女孩挺不适合,尤其你这种娇滴滴的漂亮姑娘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神色间有点无奈,男人就笑了,继续道:“不过按着你的简历,过来实习完全不成问题。可该了解的我也乐意让你了解到,实习三个月转正,我们一般优先录用男性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姜衿点点头,“我能去社会版吗?”

  “欢迎。”男人勾唇一笑,站起身,“我是新闻编辑部主任,李朝阳。”

  “李主任好。”

  姜衿也随后起身,拿了桌上的简历和文件。

  两个人一起出了玻璃隔间,眼见姜衿把简历交到前台了,李朝阳淡笑道:“跟我来。”

  姜衿忙不迭跟上他的脚步了。

  主任一出现,还带着这么漂亮一姑娘,工作区域自然有点骚动。

  有人早就看到姜衿了,更是前后左右窃窃私语。

  “昭昭。”

  李朝阳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步调,在这忙碌到兵荒马乱的环境里着实有点格格不入,他停在了社会版外面,气定神闲地唤了一句。

  姜衿就看到陈昭昭了。

  陈昭昭一边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打电话,一边拉开手包,也不知道正在找什么东西,反正看起来挺忙。

  她对着电话那边又说了两句什么,暂时挂了电话,到了两人跟前。

  “给你们分一个实习生,认识一下,”李朝阳朝姜衿道,“这是社会版组长,陈昭昭,叫陈姐就行了,我们这没多少规矩,怎么舒服怎么来,以后你就跟着她。”

  “嗯,好的。”姜衿弯唇一笑,“陈姐,好巧啊。”

  陈昭昭看她一眼,淡笑,“嗯,我习惯公私分明,以后注意点。”

  姜衿:“?”

  注意什么?

  和她装作不认识的意思?

  好吧。

  她看着陈昭昭点点头,同样淡笑,“知道了。”

  李朝阳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一圈,朝陈昭昭道:“那就这样,你安排一下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李朝阳转身走了。

  陈昭昭指了指最边上一个空位,“你就坐这吧,先上我们网站了解一下,有不懂的随时问人,一会跟大家一起开会。”

  “好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陈昭昭也没多话,转身走了。

  姜衿拉开椅子坐下。

  陈昭昭给她安排的位子应该有几天没人坐了,桌上落了灰。

  姜衿拿湿巾稍微擦了一下,开了电脑,也没磨叽,就直接开始浏览网页。

  也就五分钟时间,边上一众人突然拿着纸笔起身了,凌波路过她边上的时候,提醒道:“开会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抿抿唇,跟着一众人前往会议室。

  陈昭昭走在最前面,一进去就随意地找了位子坐,眼见人差不多了,直接道:“说一下今天的安排,陈宏、许乐、宋嘉,你们三个人继续跑街找新闻,剩下所有人今天和我一起跑黑网吧这条线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云里雾里。

  “东西南北四个方向,我们兵分四路,跑四个区就行,每个区两个人,有问题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会议室一众人齐齐道。

  陈昭昭点点头,“录音笔别忘了,照相统一用手机,争取每个区都有图有真相,环境安全、未成年,这两个是重点,其他的,嗯,各自参考一下早上那个微博,微博评论也可以留意一下,有什么想法自由发挥,赶下午三点回来,五点发稿,注意时间。”

  “好。”一众人又齐齐应了一声。

  陈昭昭起身道:“那行,就这样,对了,李主任给我们组分了个实习生,凌波,你带一下她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凌波应一声,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姜衿身上,还都有点古怪。

  陈昭昭根本没有介绍她的意思,姜衿只得主动站起身,笑道:“大家好,我是姜衿,很高兴有机会一起共事,请多多指教。”

  “你好你好。”

  “小美女。”

  “我们组还有女生肯来,好难得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会议室里除了姜衿和陈昭昭外,十多人,也就还有两个女生而已,许是因为经常跑新闻,皮肤都是健康的小麦色,穿着T恤七分裤,很是简单随意。

  相比之下,姜衿的穿着打扮着实有点太出挑了。

  就好像一群杂草里突然冒出一朵小白花,还是弱不禁风的那一种。

  可——

  说好的过来面试而已。

  她根本没想到,第一天就直接上阵暗访了。

  她是城中村长大的,自然晓得,她眼下这幅样子,进去就四个字,格格不入。

  哎。

  姜衿叹口气,其他人已经三三两两出去了。

  凌波和她落在最后面,叹气道:“灭绝就这样,别往心里去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半晌,回过神道:“你说陈姐啊?”

  “咳咳。”凌波闷笑道,“我们私底下叫她灭绝呢,非同一般的无情,来了好几天也都没一个笑脸,训斥人是常事,习惯了就好。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姜衿笑了笑。

  她就是隐隐有一种感觉,陈昭昭对她有点不喜。

  究其原因……

  难道是阎寒?

  姜衿只想着都觉得头大,索性也不去想,到了位子,就赶紧收拾东西,准备和凌波一起出去跑新闻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整个工作区已经空了一半。

  朝阳网不同于别的小网站,流量大,许多新闻都是第一手资讯,而不是说编辑坐位子上,浏览其他网站,转发共享这么简单。

  朝阳网和一般网站的最大区别在于,记者比编辑还多。

  姜衿看着空了一半的工作区,背着包,很快就追上凌波的步子,一起下楼了。

  凌波一下楼就直接拦了辆出租车。

  姜衿犹豫了一下,也就没说她开着车的事情,两个人上了出租。

  “你微信多少?”凌波坐稳了就问。

  姜衿拿出手机点开了微信,凌波扫了下二维码,很快,将她拉进了工作群“社会版。”

  姜衿很快备注了群名片。

  凌波又已经开始看微博讯息了,自己看完,朝姜衿道:“你先看看这个,就是我们今天的新闻线索,大清早曝上网的一条消息,宁继区一个中学生在网吧打游戏突然昏迷,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,他妈妈和医院发生了纠纷,这条微博就是他们家家属发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拿着他手机快速浏览了一遍,发问道,“那医院这条线呢?”

  “陈姐去跟了。”凌波略微想想,道,“这事情后续陈姐那边负责,我们主要就暗访黑网吧这一块,一会要去的基本上都是城中村,环境不好,你有点心理准备。”

  姜衿一笑,“我就是城中村长大的。”

  凌波:“……”

  半晌,突然笑道:“对,网上说,咳咳,你先前走丢过好些年。”

  姜衿笑了一下没说话。

  当时姜家的事情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,作为圈子里最接近新闻的人,这些同事认识她不足为奇,说不定还有人扒过她的背景,她有心理准备,也没过藏着掖着。

  “以前写过新闻稿没?”凌波又问她。

  姜衿耸耸肩,“就学校里写过,我没什么经验。”

  “学校里写过就行。写新闻和写小说不一样,说简单挺简单的,时间地点人物,起因经过结果,讲清楚就行,关键都得真,假信息都算新闻事故,不过我们今天算是合作暗访,负责好一小块就行,也不难,一会回来了你试着写一下,我帮你看。”

  “好。”姜衿简短地应了一声。

  凌波从包里掏出个车钥匙给她,“一会用这个录音。”

  车钥匙是假的,不仔细看可以以假乱真,算是个挺隐蔽的录音工具。

  姜衿摆弄了两下,问他,“手机不行?”

  “你可以做两手准备,两个都录着。”凌波看她一眼,解释道,“我一会负责拍照,录音这一块就交给你,用手机最方便,不过容易出意外,谁打个电话什么的,免不了干扰你,不过陈姐他们每个人都有两三个手机倒是,我是个穷*,每个月日子过得紧巴巴,手机就一个。”

  “……”姜衿笑一下,也就没说话了。

  凌波性子爽朗,心直口快,看上去也没什么心眼,有什么说什么。

  姜衿和他坐一路也觉得轻。

  半个多小时,两人就到陈昭昭分配的暗访地点了。

  整个过程,姜衿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状况百出。

  她虽然是在东辛庄长大的,可,基本上也没去过其他的城中村,凌波也没去过,两个人进了巷子七拐八绕的,愣是没找到黑网吧。

  不得已,两个人在挺显眼的那种网吧转了两圈,得,也没找到未成年,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。

  随便找一家面馆吃了饭,只觉得热。

  不但热,还累得慌。

  吃过饭都十二点多了,两个人又在村子里转悠了半天,姜衿灵机一动。

  问了两个勾肩搭背的小男孩,还花了两块钱,才被两个小男孩带到了村子里网吧的地点。

  然后——

  凌波拍照片的时候被逮了个正着。

  手机差点给摔了。

  争执半晌,眼见他删了所有照片,两个人才被放走。

  郁闷之后很艰难地找见了第二家小网吧,以没拿身份证没处上网为由,凌波办了一张卡,去里面上网了,一边上网一边找机会拍照,姜衿假装他女朋友在外面等,和网吧的年轻老板闲话家常。

  两点半,才算是成功拍到了照片。

  姜衿累瘫了。

  眼见时间也不早了,两个人才匆匆赶回了单位。

  除了陈昭昭,其他人基本上都回来了,姜衿一坐下,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,开始写稿。

  凌波帮她倒了一杯水,在边上提醒道:“网吧老板那些话,一定要全部按照录音里面来,一个字都别差,暗访这种最麻烦,容易出事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姜衿点点头,一边听录音,一边敲键盘。

  不时看看电脑桌面右下方的时间,只觉得紧张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月票奖励,请关注评论区置顶,获得奖励的亲,及时冒泡哈,(づ ̄3 ̄)づ╭?~

  下午陪家人动手术,一直心神不宁,今天更新略少,亲们见谅哈。

  说一下文文的问题,的确,因为种种原因,阿锦的主角一般暖宠无虐,但一路写宠,会腻、累,阿锦想表达的,也不只是这个,所以只能通过其他方面调节,比如,形形色色的配角和事业线,亲们看文,提意见的基本都在这些方面,但是阿锦有自己的坚持。当然,阿锦不能做到让每个人都满意,但是阿锦会争取让大多数亲满意,达到平衡,阿锦不是不听意见的人。

  这个文最大的争议,估计在江卓宁这条线了,主配从孟调整到江,阿锦觉得这也是一种突破,写文中,我一直琢磨着,希望在思考中进步,感谢依旧陪伴的你们。

  新的一月,求月票么么哒。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82:初来乍到 求月票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