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3:有心针对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八个人兵分四路,每两人负责一个区。

  姜衿要写的稿子其实不长,几百字而已,没一会就搞定了。

  凌波处理了照片,检查完录音,也就四点钟。

  陈昭昭回来了。

  凌波没来得及和姜衿多说,自己将稿子检查完修改好,直接汇总给她,最后面署了两个人的名字:记者,凌波,实习记者,姜衿。

  陈昭昭浏览了一下稿件,并未多说。

  姜衿松了一口气。

  几百字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写好,她速度算挺慢的,可,质量其实不错。

  她有注意到,凌波只改动了几个字而已。

  姜衿坐在电脑前浏览网页了,同时,也注意到,今天一起跑新闻的其他记者基本上也都进入了挺轻松的状态,浏览网页等下班。

  朝阳网正常上下班时间是,朝九晚五。

  “姜衿,过来一下。”

  耳边陈昭昭的声音突然传来,姜衿一愣,起身走了过去。

  “打这个电话。”

  陈昭昭还在整理他们交上去的新闻稿,顺手给了她一张小广告,头也没回。

  姜衿一头雾水,抬手接了。

  陈昭昭侧个身看着她,淡声道:“这是福满多超市的招聘广告,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,大街上贴的到处都是,你现在打下面这两个招聘电话,看看这件事是否属实。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基本上也就明白,陈昭昭怀疑这个是以招聘为由的诈骗广告,意在澄清,提醒群众警惕暑期招工骗术。

  不过——

  想着时间,她看了陈昭昭一眼,“这个新闻是今天要上?”

  陈昭昭一愣,“让你去你就去,怎么废话那么多?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硬着头皮又确认,“打了电话我自己写稿?”

  “难不成我帮你?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姜衿转个身回自己位置了。

  边上一个女生看她一眼,小声道:“你怎么一来就得罪她了?”

  姜衿随意笑笑,“不知道。”

  话音落地,又觉得即将下班,办公区挺躁动,又拿了电话去隔间里打电话了。

  一拨通就按了录音。

  联系电话总共两个,一男一女。

  姜衿先拨通了男人电话,开门见山说自己是记者,第二句还没出来,就被直接挂了电话,再打就无人接听,如实记录,毕竟,态度就能说明一切。

  不管对象说不说话,记者总是有话说的。

  她紧接着打了第二个电话,是个年轻女人接的。

  和上次不一样,这次姜衿扮演了求职者,对面女人说了半天,竭力邀请她去某某大厦某某室面试,其他的什么也不肯多说,基本上绕过问题,只愿意见面谈,等最后,姜衿再表明身份,无人接听。

  综上述两点,姜衿回座位上写了稿子。

  大意——

  记者跑街,发现暑假期间街上小广告很多,为此打电话求证。

  招聘宣传单上两个电话都有问题,她如实一一说明,最后,得出结论,现代社会骗术多,想兼职打工的年轻人需谨慎,避免上当受骗。

  同时,她整理了几条暑期打工注意事项作为参考。

  署名——

  记者,陈昭昭,实习记者,姜衿。

  此外——

  由于没有亲自跑街,她拍了宣传单的照片,作为配图。

  全部弄完,多半个小时又过去。

  五点四十分,工作区大部分人都已经下班了。

  姜衿侧头看了一眼陈昭昭,她还在。

  深吸一口气,姜衿把稿子、图片、录音全部检查了一遍,传给陈昭昭,没等她叫,主动走过去,淡笑道:“陈姐,稿子和照片我刚才都发给你了。”

  “打电话录音了吗?”陈昭昭问。

  姜衿点点头,“录了。”

  陈昭昭点开了对话框,收了稿子和图片,看一眼,笑了,问她,“骗子?你确定?”

  姜衿一本正经,“电话录音就能说明问题了。”

  “也许人家就是认为这事情没什么好谈的呢?或者单纯讨厌记者?”陈昭昭将椅子往后面拖了一下,屈起手指敲着桌子,一脸严肃。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抿抿唇,一时间没说话。

  毕竟,她人脉有限,线索有限,这么短时间,也就能做到这一步。

  姜衿有点懵。

  陈昭昭看着她沉默的脸色,略微想想,顺手拿过桌上的手机,状若随意道:“让我找找,嗯,记一下这个,福满多超市王经理的电话,再去打电话。”

  姜衿看着她,咬咬唇。

  分明有电话不是,早干嘛去了?

  她严重怀疑陈昭昭在估计作践戏弄她,简直莫名其妙。

  可——

  人在屋檐下。

  姜衿点点头,记了电话,“好。”

  又回去打电话了,整个过程花了二十多分钟,很快,六点多了。

  她和王经理聊得还挺好。

  王经理再三保证,他们超市是国内连锁超市,很正规,绝对不可能以张贴野广告的方式去招聘,提醒广大求职者,一定谨慎,防止上当受骗。

  想着应该再没什么问题,姜衿又回去写稿了。

  六点四十,将稿子修整好,一个错别字都不可能有。

  又去找陈昭昭。

  陈昭昭也不知道正和谁打电话,只朝她说了句,“先过去,等会再说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好吧,只能回去等着。

  很快到了七点,晏少卿的电话就来了。

  姜衿握着电话去了电梯口,低声道:“我还在加班呢?”

  “这么晚?”晏少卿蹙眉道,“晚饭吃了吗?第一天实习就这么忙?”

  “没,临时有个新闻。”

  “那好。”晏少卿无奈道,“我也加了会班,还没到家,你开车回来小心,注意安全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姜衿挂了电话,回了座位。

  正想去找陈昭昭呢,她又接了一个电话。

  “您好您好。”

  “嗨,新来的实习生不怎么懂事儿。”

  “我明白,声誉重要。”

  “您放心。”

  “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,不用客气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陈昭昭这个电话又打了二十多分钟,等打完,七点半了。

  姜衿等她打完就到了她跟前,目光落在她手机屏幕上,愣了一下,屏幕上显示,王经理,通话结束。

  “好了?”陈昭昭问她。

  姜衿:“嗯。”

  陈昭昭一笑,“下班吧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抿着唇深呼吸了一下,她笑道:“稿子我发你QQ了。”

  “算不上什么大新闻,不用发了。”陈昭昭一边关电脑一边道,“时间也不早了,你早点回家,路上小心。”

  她说话这过程没看姜衿,甚至,连她的稿子都没接收,直接关了QQ。

  姜衿紧咬了一下唇。

  转了身,回自己位子上去了。

  整个办公区就留下了几个值夜班的编辑,安静得不得了。

  她斜对面是个年轻男生,看了她半天,流露出一个充满同情的笑意。

  姜衿关了电脑背上包,直接去电梯口。

  电梯间也没有人了,想到他们在十几楼,她顿时有点犹豫了,不想一个人坐电梯。

  等待的这工夫,陈昭昭就来了。

  还在打电话。

  “你真是太客气了,的确不用。”

  “算不上什么大事情。”

  “明白,这个当然明白了,谁上班都不容易,您放心。”

  “没让发,我这都已经下班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一句接一句,声音回荡在电梯间里,姜衿似乎都能听见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,好像是……王经理?

  刚才在里面没打完,这才过了几分钟,又打给她?

  随意想想,也晓得什么事了。

  姜衿心情不好。

  陈昭昭一直在打电话,她也没等,眼见电梯显示“上”,她直接进去,跟着电梯上去接了人,又才往下走,和陈昭昭没有再碰面,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  有点想爆发了。

  如果这下还感觉不到陈昭昭在针对她,她就是傻子。

  尤其是这种她辛辛苦苦几个小时,结果人家连看一眼都不看,直接毙掉,转个身,再去给那个所谓什么经理回话保证的感觉,实在太糟心了。

  诚然,就像她所说,这个新闻价值不大。

  可——

  有这样二话不说,直接将她下班时间延迟三个多小时的人吗?

  原本算认识,眼下她倒宁愿不认识。

  被穿小鞋的感觉自然不好。

  姜衿几乎是咬着牙出了电梯,取车的时候又遇到陈昭昭了。

  她看着陈昭昭笑一下,“陈姐。”

  “嗯。”陈昭昭点点头,看一眼她的车,淡声道,“刚上班就开奥迪了?”

  姜衿:“嗯。”

  话音落地,她直接招手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了,再见。”

  “拜。”陈昭昭勉强说了一句。

  眼看着姜衿将车子驶出了停车区,神色挺冷淡。

  她入行六七年,在单位里一向力争上游,属于不怎么会为人类型的,主要性子冲、有干劲,好些事情看不惯,轻易都不让同事舒服。

  可,她在单位以外还是自有一套处事策略的,最起码懂得维护人脉,三教九流都能尊重。

  这一天的确刻意针对了姜衿,这感觉还不怎么好。

  主要——

  她刚才一个人在电梯里想许久,觉得她之所以明显针对她,竟然是因为阎寒。

  她陈昭昭,也有这么一天,就因为一个男人?

  想想就让人觉得抑郁。

  陈昭昭也取了车,神色淡漠地往回赶。

  ——

  晚上十点,姜衿到了家。

  只觉得又累又饿。

  事实上,从中午一点开始,她就喝了一杯水。

  想起陈昭昭,她难免又觉得糟心了。

  姜衿打着哈欠往里走,刚进大厅,丞相就从里面扑了出来,被她抱了一个满怀。

  “乖。”姜衿抬手在它头上揉了揉,舒口气站起身,就和沙发上站起来的一个人四目相对了,愣神过后,她意外道,“童桐?”

  “嗯,你回来啦?”童桐朝着她抿唇笑了一下。

  姜衿看着她,才发现她额头还带着伤了,更云里雾绕了。

  她抬步走过去,问她,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话音落地,又抬眸环视一周,“晏哥哥和李婶他们呢?”

  “晏医生刚接了个电话,好像谈到什么手术了,应该去房间了吧,李婶和阿姨带着,嗯,你弟弟睡觉去了,刘伯刚才还在这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点点头,又问,“你额头怎么回事?”

  童桐抿抿唇,神色间还有点惊魂未定。

  姜衿小声问,“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点头道,“就下午下班的时候,我今天下班有点晚,打了车回来,就天刚黑的时候,在小区门口被几个男人缠上了,非要我跟他们上车,恰好晏医生经过,帮了我。”

  童桐说的挺简单,姜衿却有点弄明白了,若有所思道:“你争执中受伤了?”

  “有点不敢回家。”童桐看着她道,“你也知道,我爸妈特别紧张我。我就手指划伤一道家里阿姨都会告诉他们,不想他们担心,我就……”

  童桐问她,“我能在你家借住一晚吗?”

  姜衿点点头,“可以啊,你给晏哥哥说过了吧?”

  “嗯。”童桐轻声道,“也没说几句话,他回来了就一直在打电话说工作上的事情,刚才刘伯在这呢,我就说先等你回来。”

  “晚饭吃了吗?”

  “不怎么饿。”童桐勉强笑了一下,情绪不高。

  姜衿拍拍她胳膊,“没事,你就安心住一晚好了,先吃饭吧,我好饿。”

  “你怎么这么晚回来?”

  “别提了,说多了都是泪。”

  童桐忍不住笑一下,“这行业节奏挺快的,我也不怎么喜欢。”

  “诶?”姜衿已经放了包,和她一起往餐厅方向走,听见她这么说只觉得意外,笑着问,“不喜欢?我觉得你还挺适合少儿频道的,你不应该挺喜欢小孩子吗?”

  “我是挺喜欢小孩。”童桐苦笑,“可是我也不是少儿频道主持人,我就后台一实习编导而已,每天在那也就打打下手,和你想象中不是一回事。”

  姜衿静默了片刻。

  她晓得,童桐选这个专业也并非因为喜欢,只是因为江卓宁。

  眼下她和江卓宁又不在一起上班,她等于做了一个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专业。

  当然无力了。

  姜衿叹口气,轻声问,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考公务员吧。”童桐略微想了想,一脸认真道,“等实习结束我应该不做这个,要是决定留在云京的话,我想报考警察那一类,实在不行文职也行,想来想去,我喜欢那种环境,电视台太复杂了,实在不喜欢。”

  “警察?”姜衿笑着道,“你还挺适合的其实。”

  “嗯,边走边看,眼下就先实习完。”童桐也笑了起来。

  两个人说话间到了餐厅。

  李婶刚出来,将留着的晚餐给姜衿端了出来。

  时间已经很晚了,她纵然饿,也没能多吃,和童桐一起吃了点,给她安排了住处,也就回房了。

  晏少卿不在。

  姜衿便去书房里找,发现他在打电话,神色认真,好像仍旧在交流公事。

  姜衿也就没打扰,给他比划了一下,回卧室洗澡了。

  温热的水流冲刷了一天的疲惫,等她洗完澡裹了浴巾再出来,时间都过了十二点。

  晏少卿已经靠在床头了。

  眼见她出来,放下了手中捧着的医学辞典,问她,“今天怎么回事?”

  姜衿踢了拖鞋爬上床,隔着被子搂他脖子,“好累,不想说了,三言两语也说不完,你呢,怎么好像也很忙的样子?”

  “嗯,明天下午有个会诊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点点头,掀了被子趴在他胸膛上,用力地抱了一下,笑道,“那我给你力量。”

  晏少卿一笑,“这话该我说?能适应吗?”

  “还好。”姜衿脑子里想着陈昭昭冷淡那张脸,也懒得说出来影响情绪,笑笑道,“就组长,觉得我写稿能力挺好估计,快下班又请我帮了点忙,一不留神就晚了。”

  她话音落地吐吐舌头,一脸俏皮。

  晏少卿抿唇笑笑,捏着她鼻子道:“没事就行。明天还得早起,快睡吧。”

  “都没个晚安吻吗?”姜衿扁着嘴道,“而且我这算顺利上岗吧,快来亲我一下。”

  晏少卿看着她,无奈地笑了笑。

  眉眼愉悦,低头凑过去,在她左边脸颊印了一个吻。

  “这边。”姜衿又点点右边。

  晏少卿只得换了方向,又亲了一下她右脸。

  薄唇还没离开呢,姜衿的唇瓣已经堵了他的唇瓣,灵巧的小舌勾住他的,打了一个响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呼呼,应该没晚,群么么。

  月底交宋哥出版稿,纠结再三,接下来给评论区投入时间缩减,可能不能及时地回复全部评论了,亲们见谅,群么么,晚安。(づ ̄3 ̄)づ╭?~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83:有心针对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