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5:和我有仇

作者:浮光锦 书名:豪门暖媳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  </>  快了?

  这答案模棱两可,晏少卿有点抑郁。

  略微想想,询问道:“要不我过来等你?”

  四院和朝阳网根本不在一个方向上,晏少卿找她太浪费时间。

  姜衿连忙反对,“不用。要不你先过去,我一下班就给你打电话,随后过来。”

  “……”晏少卿沉默了一小下,“那好。”

  “嗯,下班再说。”姜衿挂了电话。

  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,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声。

  陈昭昭临下班分配给她一堆事,和昨天还不一样,这一次是让她自己浏览微博,经过删选比较,找一下有价值的新闻线索,然后私信博主,取得联系,有价值的线索留在明天备用。

  这事情听起来简单,做起来就挺麻烦了。

  毕竟——

  第一,微博吐槽的那些事不一定是真相,第二,博主不可能随时能联系到。

  她得等。

  姜衿又等了十多分钟,关了电脑。

  抿着唇略微想想,抬步到了陈昭昭跟前,“陈姐。”

  话一出口,就有点抑郁了。

  陈昭昭在看节目,华夏台一档新闻调查节目。

  哪里不能看?

  分明是故意留着耗时间。

  此刻听见她唤,抬眸随意地看了她一眼,“有价值的线索,找到了?”

  “嗯。”姜衿点点头。

  “说一下明天上午的安排?”陈昭昭又道。

  “博主还没回复我。”

  “一个都没回复?”

  “我觉得有价值的几个,暂时都没回复我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陈昭昭将自己转向她的方向,“这么巧?你私信了多少人?”

  “二十多个。”

  陈昭昭一条胳膊搭在桌面上,屈起手指敲了敲,“太少了。找线索原本就是大海捞针一个事,既要敏锐又得细心,继续吧。”

  姜衿:“……”

  她着实有点忍无可忍了,淡声道:“我觉得这件事我回家了也可以做,不一定得待在办公室完成。而且晚上还有事,时间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记者这工作就是这样,作息很难规律,受不了你干嘛选择它,回家当大小姐挺好的?”

  姜衿一笑,看着她没说话,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挺复杂的情绪,继续道:“我选它是基于理想,当然做好了牺牲和奉献的准备,可这不代表着我需要以不必要的牺牲来做无谓的证明,其实没什么意义。”

  她一本正经地说着话,陈昭昭噎了一下,板着脸道:“确定了明天的采访主题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姜衿话音落地,转身走了。

  陈昭昭松了一口气,看着她的背影。

  熟料——

  姜衿拎了包,直接出去了。

  陈昭昭:“!”

  这人,听不懂她的意思吗?

  陈昭昭僵着脸咬了一下唇,直接将椅子转个方向,看着屏幕抑郁。

  其实她和阎寒许久不曾见面了,每天回家都是冰锅冷灶,结婚和没结婚根本没什么区别,看到姜衿,她当然打心眼里不爽,再加上,跳槽之后并不算非常顺心。

  一来是因为她尚且没能让社会版这些小年轻信服,二来是因为从华夏台落到朝阳网,并不好听。

  她迫切地想要有一番作为,自然焦虑,也因此,每天在办公室待的时间都挺长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这些年她都习惯了忙碌和加班。

  陈昭昭咬咬牙,关了网页,关了电脑,脸色很难看地收拾东西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姜衿已经下楼了,还在停车场遇见了一个人。

  李朝阳正准备上车呢,远远看见她都觉得意外,笑着问,“怎么这么晚?”

  按理说,没有轰动性新闻,一般记者基本上能在五点多下班的。

  实习生更别提了。

  没有记者证原本就很受桎梏,眼下国家对网络新闻这一块越发重视,实习记者很难单独出去采访,每天跟出去再回来,写完稿子一般也就三四点,哪里需要加班。

  待到七点多的还挺少见。

  李朝阳和陈昭昭不一样,男人嘛,讲究效率,更喜欢事半功倍。

  因此——

  没等姜衿回答,他又道:“刚开始别给自己太大压力,注意休息,不然没几天身体就吃不消了。”

  本来嘛,记者这一行,采访写稿费脑子,来回奔波又消耗体力,保持饱满的精神状态非常重要,哪能一开始就直接进入高压力的工作状态,循序渐进才行。

  姜衿这姑娘有点拼劲,他看得出来,自然以为她对自己要求过高了。

  姜衿晓得他误会,也没解释,笑着道:“谢谢关心,我知道。”

  两个人简单说了几句话,各自上车了。

  姜衿给晏少卿打了个电话,问了地址,将车子倒出了停车位。

  上微博查看了一下,私信回复多了三条,都是她先前挺看重的线索,其一,来京游客在微博吐槽出租车不好坐,拒载情况非常严重,他和某车牌的出租车司机理论,还被蹭了一下;其二,某市民在连锁餐厅吃饭期间,托盘里惊现了好几条蛆虫,她恶心到吐,还第一时间发了照片;其三,某市民在著名景点拍到了挺感人的一幕,一大爷背着他白发苍苍的母亲,上台阶看风景,据说,他母亲已经九十一岁,这是两人环游世界的第七个年头,华夏国是两个人到达的第十一个国家。

  眼下,前两条都已经在微博引起了广泛讨论,第一个讨论热点自然是首都司机素质问题,吐槽很严重,第二个讨论热点则是饮食安全问题,那家餐厅几乎成众矢之的了,第三个热度一般,尚未形成气候,原因也挺简单,这老大爷和他的母亲并非亚洲人,人家怎么旅游,距离普通民众有点远了。

  按着市民关心度来看,这三条新闻应当是第二条最热,第一条次之,第三条再次之。

  姜衿又依次回复了私信,希望和三个博主有更便捷的联系方式。

  回复完,她将车子开出了停车场。

  路上,途径电子商城,进去给自己又买了一个手机,办了张手机卡,作为工作用。

  下去开车这途中,她就将手机号码分别私信给三个微博当事人。

  继续往晚宴目的地而去。

  开着车,脑子反正也没停下。

  将三条线索又想了好几遍,她戴了耳机,给江卓宁拨了一个电话。

  电话响了好一会那边才接听,姜衿问,“你干嘛呢?这么久?”

  “整理东西。”江卓宁淡笑道,“手脏着呢,不得洗了手才能接电话,你有事?”

  “哦,有几个新闻线索你帮我参考一下。”

  “上班了?”

  “朝阳网,昨天去的,我们领导和我有仇。”

  江卓宁一愣,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你先听听这三条线索,觉得我追哪一条比较好。”姜衿懒得说陈昭昭,话锋一转。

  江卓宁嗯了一声。

  姜衿在电话里大概说了一下。

  江卓宁笑着道:“追第三条吧。”

  “你也这么觉得?”姜衿反问完,松口气道,“我在微博上联系了三个当事人,感觉第二个那人不怎么靠谱,第一个事情有点敏感,我又没记者证,很难深挖,倒是第三个,挺正面有趣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江卓宁听她说完,补充道,“第二条线索里那几张照片有问题,不足以采信,第一条线索我们这边准备做,结合前几天明阳市出租车司机拒载H国游客那个事,新闻落地形成专题追踪,你可以去追第三条,了解一下国外游客眼中的云京,又或者从生命不息,好几个方面都能入手。”

  他说完,姜衿就愣了一下,“你开始上班了?”

  “嗯,第一频道社会新闻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姜衿忍不住笑道,“我想追第三条就是担心前两个会做无用功,微博上都引起关注了,明天去追这两条的记者应该挺多,又得一窝蜂了。”

  “热点就是这样。”江卓宁说话间愣一下,“你这才第三天就单独采访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姜衿叹口气,无奈道,“我现在情况有点麻烦,我不能追太热的新闻。刚才不说了吗,我们领导和我有仇,要是我的目光落在热点线索上,那其他同事肯定也是,别人一提起我就不能再提了,这样一来不等于我又没线索了,我只能独辟蹊径,先准备着,到时候让她无话可说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江卓宁都难得地笑了一声,赞同道,“你有优势,这条线索估计没多少人能去追。”

  主要——

  那对母子并非亚洲人,语言差异,采访自然有难度。

  国内的记者,外语过关的应该不在少数,可,能毫无障碍和国际友人交流的就没多少了。

  很多人考试可以,口语基本不行,因为毕竟没处在那样一个语言环境里。

  姜衿刚回国,这方面自然没问题。

  尤其——

  江卓宁觉得她在这一方面还挺变态的。

  两个人在国外同校两年,姜衿其他方面不及他,学习各国语言这方面,却是让他有点叹为观止。

  他学习一向有目的性,也就熟练掌握了英语而已,用起来游刃有余。

  姜衿却花大把时间,熟练掌握了四国语言,约翰逊大学的华人学生里,她是出了名的朋友多,干嘛呢,就为了学人家说话,方言俚语都学,能不变态么,他反正觉得挺变态的。

  江卓宁当然不晓得她是为了和晏少卿看齐,每每想起这一点,都觉得有点想笑。

  毕竟——

  姜衿跟着那些学生,闹了不少语言笑话。

  有几个段子,在他们那个圈子里都挺出名的。

  江卓宁胡乱想着,就听到那边的姜衿又迟疑着发问,“对了,你刚说你整理东西,买房了?”

  两个人眼下挺熟悉,姜衿对江卓宁的底子也算挺清楚了。

  不说其他,他这几年在学校里各种奖金加起来,在云京买套房都完全没问题,尤其他有着定居云京的打算,先前也说起过回国挺迫切的几件事,是以,姜衿有此一问。

  江卓宁却笑了一下,“哪会那么快,正看呢,暂时住酒店。”

  “哦。”姜衿应一声,提醒道,“乔迁新居的时候记得请客。”

  江卓宁:“……”

  半晌,无语道:“忘了谁也不至于忘了你。”

  姜衿嘿嘿笑一声,突然又想起昨晚孟佳妩打电话的事情了,试探道:“你和孟佳妩在一起了?”

  她说话是疑问句,语气却笃定。

  江卓宁淡声道:“嗯。”

  “也挺好。”

  “你在开车?”

  江卓宁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刺耳的鸣笛声。

  “嗯,路上呢。”

  “那你专心开车。”江卓宁微微蹙着眉,叮咛道。

  “好,先挂了。”

  姜衿挂了电话,摘了耳机,略微想想,也就确定明天上午的打算了,专心开车。

  与此同时——

  江卓宁看着手机怔了一小会。

  自孟佳妩那天去过他家以后,眼下每每想起她,他都有一种无力感。

  他在感情上没什么经历,爱情这一块,就经历了一个孟佳妩,在学校里轰动到极致,感觉起来,挺刻骨铭心的,最起码,每次想到爱情,他就想起孟佳妩。

  娶她,应该是没错的。

  眼下孟佳妩见过了他的父母,最多半年,他肯定也应该拜访一下她的母亲。

  再不出意外,就和他原本想的一样,毕业就结婚。

  婚礼应该回临江举行。

  可——

  他在云京有车有房还是必须的。

  姜衿想的没错,这些对他自己来说都没什么难度,倒也并不只是因为大学期间所获得的奖金,他的绝大部分收益,来自于他另一个身份,江清月明。

  他是国内小有名气的作家、时评人,从中学起,文章就见诸于国内好些报刊杂志,大一那年,已经低调登上了国内作家富豪榜,不过因为名次并不十分靠前,并未引起过多关注。

  同时——

  他所在的圈子也并非网文圈可比,没有那些花团锦簇的热闹八卦,大多数人针砭时弊,很有深度,和前辈们相比,他自然更需要低调。

  江卓宁略微盘算了一下,去桌边开了电脑。

  手机响了。

  许诺发了一条微信给他。

  是一张照片。

  江卓宁看着照片,脸色变了,半天都回不过神来。

  照片上人挺多,吸引他视线的是孟佳妩和云昊,两个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,孟佳妩低头和云昊说着话,神色淡淡的,倒也没什么过分举动。

  他看着照片正出神,许诺又发了条信息,“你女朋友带我来参加一个慈善晚宴,嘿,感觉起来她边上这个好像是她前男友呢,也挺帅的。”

  江卓宁一只手握紧了手机,放到了桌面上,没理。

  心情有点复杂。

  孟佳妩好斗,尤其是遇上情敌,他明白。

  可——

  许诺压根还算不上情敌呢,她好端端地带着别人去什么晚宴?

  许诺还答应了?

  这两个女人在想什么,他简直摸不着头脑。

  江卓宁第一次觉得他应付不了女人,原本出国冷静了两年,他已经成熟稳重了许多,情绪也比以往更内敛克制,可,饶是如此,再遇到感情纠葛还是觉得疲于应对了。

  事实上——

  他和许诺一起来云京,路上已经说得挺清楚了。

  他和孟佳妩谈了好几年,预备明年就结婚,许诺是聪明人,自然明白他这话的言外之意。

  孟佳妩这不添乱么?

  江卓宁抬手在自己太阳穴上揉了揉,不想理会。

  许诺半天没等到他回复,抿着唇笑了笑,也就装了手机。

  孟佳妩和云昊说了两句话,心情也有点抑郁,侧头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先抿了一口酒。

  能不郁闷吗?

  本来她邀请了许诺过来,是存了两重心思。

  一来,云京的名流权贵云集,她想借机会给许诺提个醒,让她晓得,她们两个人根本没有可比性,也就是俗称的气场碾压了,就和在江家一样,她需要一个自己如鱼得水的场合,让许诺掂量清自己,二来,她等于给许诺创造了一个机会,让她主动离开江卓宁,趁早滚蛋。

  可——

  哪曾想,她一来就碰到云昊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亲们午安。

  推文:叶清欢【暖婚之佳妻有色】

  简介:

  男友和别的女人车震发生车祸,

  他无耻地让她献血给那个女人,被她无情拒绝后换来他的一个耳光,

  “如果她有不测,我会让你给她陪葬!”

  温柔的爱人瞬间杀气满身,并强迫她采血救人。

  当她献的血救的那位爷就是整个白京市的神话时,她懵了。

  他是尊荣显耀的名门贵胄,拥有倾城倾国的迷人风华,是所有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男神!

  她救了他,他给她一个机会提条件,

  她的唇角扬着恰好的弧度:“我要你娶我,互不干涉。以一年为约,到时你就自由了。”<"><"><;">


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看过《豪门暖媳》的书友还喜欢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打开书架 |返回首页 |返回目页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豪门暖媳185:和我有仇》加入书签,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